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良神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40:28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无良神医
第001章:地痞乎?庸医乎?

“罗奉同学,上课时应该看黑板,你看哪了?起立!”班主任刘大伟生气地嚷嚷着。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报告刘老师,我见小翠同学面色潮红,准头有微汗。我估计她可能因阴虚火旺导致月经过多,并似有痛经可能。所以我在观测一下其量是否多,好帮她处理嘛!医者父母心,父母关心子女不算不道德吧?”我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收回射向小翠裤子内的目光,转向黑板方向。

  “啊。”小翠的面当即红得更利害。

  “地痞,流氓!”班上的女孩子当即加上这句她们认为最适当不过的评语。

  “哗……”班上的男孩也加上这个含有丰富感情的评语,有期待的,有羡慕的,有疾妒的,有仇恨的……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们的目光也由黑板以极速集中到我身上。来自http://www.163nvren.com/但我不怕,厚面皮是我本能,无耻是我优点!

  “就你能,你小贫嘴。下课后到教务处找我!现在到门口站着。”

  “门内还是门外?”

  “门外走廊处,站直不许乱动!”

  “大伟老真伟大,我这优秀学生就可以不用上课了。”我小声地呻吟着。

  “拿上你的数学书,翻开第179页,待在门口,面向黑板。”

  “老师您别这么生气嘛,怒伤肝,你得肝癌可没工伤的呀!”我边走边向“伟大”老师投以同情的目光……

  ……

  “铃……”

  好不容易待到下课,站着的这32分钟我跟本没听到什么数学知识。脑子里满都是该怎样治月经过多?脉象如何?怎样才可以准确的分别不同虚实的症状?

  “跟我到教务处!”班主任拿着书本边走向教务处边说。版权http://www.163nvren.com/随之而来的我就少不免被教务处的老师们的一顿漫骂及我的一番唇枪舌剑的“回礼”了。除了在自己档案中多加了一个不良纪录外,我什么也没得到,什么也没失去。教务处里除少了水2升、一个水杯盖及半块玻璃,老师们的口袋中少了几粒心痛定、*、硝苯地平外,也没什么损失。

  回到课室后,几个哥们立即围了上来问:“怎样?”

  “什么怎样?”

  “当然是颜色啦,你忘记了你作为赌局的公证人呀!快说,什么色?”谢风说。

  “哦,纯黑!都说她来红了,还能穿什么色?纯黑无花棉质的。郭奇胜了!”

  “嘿,哥们,快给钱!谢风、张志军、黄大成每人100,其他几个每人10元。快!”郭奇一边催促其他参与这场赌局的人赔款一边将一张一百圆的钞票塞进我的手中,道:“这是公证费,兄弟,谢了!”

  “谢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唉,你们他妈的有钱。为条内裤都赌上几百大圆。难为我每个月才丁点的零花钱。”

  “这也没什么了,郭公子他老子有的是钱,要不然也不会做庄开局了。”谢风边赔钱边说:“我们几个家里有的是钱,花这点钱知道咱校花今天穿什么内裤也值。哈哈!”

  “就是,我们家跟你不同,你只靠你老子一个人种那几亩地供你读书也不容易。要不咱们也不会只要你公证了,而不叫你赌啦。原文163nvren.com”张志军挺着他那大肚子说着:“这不,今天又有人请客,你也不要去吃食堂了,跟哥们几去客云来酒家吃香喝辣的。”

  “小成,你他妈的刚才的借口也太牛了吧,难道你真的会看相不成?”黄大成见其他人纷纷赔款,他也不好意思赖账。

  “不是会看相,我祖父是中医,小时候跟祖父学过点皮毛。中医诊证望、闻、问、切。这只是望诊而尔。”

  “哥们走吧,上客云来去。”郭奇大方地说。版权163nvren.com

  “谁都可以走,罗奉这小子不能走。他妈的敢偷窥我孙峰的女朋友裙底,欠打了?”

  “哟,以为是哪家孙子口气这么冲,原来是高三的孙峰。他以为咱们高二的会怕他不成?”张志军轻轻的跟大伙说。

  “怎么着?是我郭奇叫他做的,你这孙子想咋的?”郭奇大声冲着门外那孙峰大叫。

  “什么时候咱们的校花小翠成了你这孙子的女朋友了?”谢风也跟着喊道:“罗奉是我谢风的兄弟,你想难为他得先过我无影手谢风的关!打蠃我再说。”

  “小翠是不是我女朋友不关你谢风的事,虽然论打架你谢风也算叫得上号的人,但我孙峰不一定会输给你。郭奇你这小子不就靠着家里两个臭钱,有本事咱俩单挑!”

  “我窥小翠又怎么着,人家喜欢让我窥你又管得着?什么时候轮到你这外人管咱班的内务了?”

  “现在什么年代了,还单挑?猪才跟你挑。我郭奇只管花钱,就可以叫你这孙子在医院乖乖在待上个把月,你信不?”

  “罗奉你这小子等着,总有一天让你好过的。咱们走。”说着孙峰就带着四五个高三的人气冲冲的走了。

  大伙见孙峰等人散去,就下楼向客云来酒家走去了。当大伙走到学校门口时,只见小翠一个人待在那里,象是在等什么人似的。

  “哟,小成,要债的来了,这会咱可帮不上你了,呵呵。”

  “大成,你怎知她是等我的?难道她等别人不成?要不赌一把,有庄没?”

  “省了吧,你每月才花几钱?我不忍看你饿肚皮。再说,平时放学她就跑得没影,今天怎在这等了?要不为今天那事,你说她为啥?”

  “谁知她为啥!反正不会等咱的,放学被老师训了不少时间,加再高三那孙峰过来搞局也扫了兴,我肚子饿得快不成了,咱快走吧!”我说着就加快了脚步走出门口。

  “罗奉,你站住!”小翠走到我身边轻声的说:“难道你觉得不应该向我道歉吗?”

  “靠,真的是要债的来呀,大成那张臭嘴真的说中了?”我心想。

  “我没说错吧,小成。咱先走,到那边等你,你快点了。”黄大成说完就跟大伙加快步走开了。望着他们走远了,我心里真不是滋味。怎么说也不是我的主意,这歉也不应该只我一个人道吧。这邦家伙也真仗义,说打架谁也会冲前头,但同女生道歉每次都是我来,唉,我招谁了我?没办法了,只好硬着上呗,反正无耻是我强顶,谁怕谁!

  “哦,对不起了我的宝贝小翠同学。今天的事是我的错,我不应该在那种场合这么做的,如果有机会,我会在只咱们俩的时候才做。现在我诚心向你道歉,希望你愿谅!”

  “这样就算道歉吗?别说没诚意,还占人家便宜。有你这样道歉的吗?”

  “那您想怎样?要不我让你窥我的内裤咱算平了怎样?”我说着就准备解皮带。心想这回定把你吓跑了省心。

  “臭美!谁想看你那了?你真的会看病?”小翠说着,面上也红了起来。连头也低得很低,双眼象是在地上找什么似的。

  哈哈有戏了,这回应该可以轻松过关。“呃,怎么说呢?中医有望闻问切四诊,望是望面色、气色、肤色等;闻包括嗅其体味、汗水、身体各种分泌物的气味、听其呼吸、说话的声量大小等;问就是通过对话问题了解病者身体的自我感觉情况;切就是号脉了,通过脉象辨断病者的病情。今天见你面色及皮肤比往常的要红些,估计是有热症,但你的精神也与往常差不多,只是面部表情往往有些难受,估计可能有痛呗。”

  “那你怎知人家来月事了?”

  “我不是看见了吗?呵……”

  “你……”

  “其实没看之前我猜也是了,只是看到就更加证实罢了。”

  “那……”

  “是血腥味!走近了我可以嗅得出来。一般是不可嗅到的,但你的比较多,所以可以嗅到。根据这些情况我开张药方给你参考一下吧,作为道歉怎样?”说着我就从书包取出笔记本在上边比划着:初辨,面色潮红,微汗,经血量多,有痛。症:阴虚火旺,血受热而量多,汗者有肺热,痛者气滞。处“保阴煎加减”方。生地、熟地、芍药各15克、山药、续断、黄芩、黄柏各10克、甘草8克、麦冬、酸枣仁各12克。水煎饭后一小时温服。

  “给。但我并不是医师,而且只是望诊不一定可作准。行经期间禁食燥热之物。”说完,将笔记本刚才所写的那页交给了小翠后,快步走向客云来酒家方向。

  席间无话。

  第二天上课时,在抽屉中发现一张小纸条,写着:“昨晚按方服了一剂,现觉得血量小了,痛感也不怎觉了。我接受你的道歉。谢谢!”

  看完字条,随手将它撕得粉碎,转头望着小翠,刚好这时她也看向这边。俩人四目相对,唯有付之一笑作罢。但刚才那一举动刚好被郭奇这家伙看到,就走过来问:“你个家伙怎了,这么快就摆平咱们的校花了?难度昨晚饭后去将咱们的校花给破了?太牛了吧!”

  “去去,想哪去了?我只说那事不关我事。她就没再问下去了,可能女孩子害羞不好意思再说了吧。甭提好了。”

  “你这小子不会将咱给卖了吧?重色轻友这不是你的作风呀。话又说回来,来红时也不能做,这我比你清楚了。”

  “鬼知道,我昨晚只是说如果你要我道歉我会拒绝,如果你觉得亏的话最多我让你窥一回我的内裤就是了。未说完她就吓跑了。呵。”

  “靠,罗奉,你今天成了学校的名人了!学校公告栏内将你老人家昨天的光荣事迹贴了出来。你将来会得到全校女生的注目了。”来人正是张志军。

  “不会吧,老子的光辉事迹这么快就上榜了!”

  “谁是罗奉?”

  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陌生的面孔。鼻梁上架着副眼镜,穿着咱们学校的校服,身高170左右,中等身材的男子站在课室门外,手上拿着似是信封的东西高举过头。“这上咱峰哥给罗奉的战书,你这小子不是孬种就出来接信!”

  “哈,什么年代了,还有战书这种做法。”我说着走了出去接过战书拆开看了起来。几个哥们也随即围了上来看信。

  “罗奉你这家伙胆敢调戏我女朋友,仕可忍孰不可忍。今日中午放学后,学校宿舍后小山一战,不敢来的就是孬种。孙峰。”

 

第002章: 架,应该是这样打的

“靠,他妈的孙子成心找茬。去,我们和你一起去。”

  “对,我就不信那孙子能打得过我谢风。”

  “去当然要去,要不然他妈的还以为咱高二没人!但为防万一,你们分别到其它班叫人。有什么问题的说是我郭公子搬的,相信其它班的老大都会赏光的。”

  “另外,大成你到高三找人探一下,找找孙峰有什么仇家,也叫到咱这边来。我记得隔班有个叫陈媚的,以前好象是孙峰的女友,后来不知怎的分了。我去问问看,看看孙峰那孙子的什么坏名声会招女孩子讨厌,防止他用这次这件事扇动女孩子的势力来对付咱们。”

  “那我去问问小翠,孙峰与她是什么关系。我们班的事也到他来管了。”我说着就走到小翠桌子前坐下。“我想问一下,你怎么认识高三的孙峰的?他说你是他女朋友,是这么一回事不?”说着就将刚才孙峰那战书递给小翠。

  “孙峰我是在图书馆认识的,个把月前我在图书馆找些物理科的参考资料时见到他。因为当时我有几个问题搞不懂,而他也主动过来教我。随后每有物理科方面问题我都有找他,就联系过几次。我根本就不是他所说的什么女朋友。”

  “哦,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小成,陈媚的情况我已经知道了,是这么一回事……”郭奇如此这般地说了个大概。

  当上课铃响起了,除大成外,其他人也回到了课室。老师与往常一样没什么分别,而我们也跟其它时候没什么不同,三五成群地小型会议照开不误。只是我们哥们几个就没议什么,不知是大战前的沉静还是要养精促锐,人人都很自觉地扒在桌子上睡觉。直到下课后大成才回来。哥们几个围了过来如此这般一番后就各自回到自己的课桌继续自己的黄良美梦。

  直到上午放学,同学也走得差不多了,咱们几个哥们才迈步向学生宿舍楼后边那小山走去。一路上也遇到了高二其他班的老大带着他们的三五个“骨干”成员加入我们的小队中,就连高三两个比较瘦弱的男生也加了进来。这两个应该是孙峰在高三的仇家了吧!但如此瘦弱别说打架了,就怕风再大一点都会吹起。他们一看就是那种书吊子,怎么与孙峰有什么仇恨?定必被孙峰欺负过的人了。

  其中一个高个子的高三瘦弱男生走过来说,他不是孙峰同一个班的,以前他与同班的一个女生来往得比较好。但孙峰看上了那个女生,成天老缠着人家,他为那女生出头与孙峰理论,结果被修了一顿,而那女生后来被迫转校了。因为当时他与那女生虽然来往得好,但还没确立成男女朋友关系,就在他住院期间那女生转校,后来也没有联系了。

  另外一个较矮小的男生过来说,他是被孙峰迫交“保护费”。因为他家并不富裕,常常没得交而被孙峰欺负。

  聊着聊着就到了那小山附近,远看就见孙峰带着二十多号人在好那边等着,旁边还有七八个女生。而刚才送战书的那个“四眼仔”身旁也站着个女的。

  当走近了才认得那些是什么人。

  “哟,今次有些辣手了,那群女的是咱高二的‘女权社’的人。领头的是‘女权社’的第二号人物副社长樊敏。据说樊敏的哥哥樊刚是道上的人,搞不好有点麻烦。咱们毕竟只是学生,如果同道上的人有什么磨擦就不太好收拾了。”

  “放心好了,谢风。我与樊敏有过点小接触,她应该不会对我罗奉怎么样的。”

  “我认得‘四眼仔’身边那个女的。上学期被罗奉你在操场上抓了把乳房的女孩子就是她们班的。”黄大成也揍了过来说。

  “原来她们是同班的,呵呵,我想我知道是怎么会事了。”

  “罗奉你个小子还真敢来,怎么带了这么多人了?你做那些不道德的事时怎不带这么多人呀!大丈夫敢做敢当,怕你哥哥我吃了你不成?”孙峰大老远就大声地嚷嚷着。

  “呵呵,孙兄不也带了不少人嘛。我的兄弟不放心我一个人来见你这种小人,跟着来评个理罢了,不必大惊小怪的。”

  说着走着,两伙人就在相距约15米处停下来。

  “怎么着?孙兄你要单挑还是群殴?群殴的话我怕孙兄你那二十多号人不够咱们这边的五十多人塞牙缝吧!”

  “今天要你来就是要知道你做了那些不道德行为将要付出沉痛的代价。我那些弟兄只过来学习学习我孙峰是怎样像美利坚那样做世界警察,维护着道德和正义的齿轮正常运转的。”

  “那么说,孙兄是想以个人的实力来给我‘觉悟’的机会了?”

  “不错,对付你这黄毛小子,我孙峰一个人的战力足够了。”

  “那这样好吧,我跟你单挑。不过你既然说是要维护‘正义’,那你总得让我知道我有哪些地方不‘正义’对吧。如果你说得有理,我就站着让你‘教育’而不还手。相对,你也应该让我们对你的‘正义’加以分辨对不?”

  “那好。你上学期在操场上公然抓一个女孩子的乳房,是有这回事吧,那女孩的同班同学现在学在这。”

  “我那次帮她检查有没有乳腺增生,是检查,不是调戏,懂……。”正说着,他妈的孙峰说一拳撞上我胸口。只觉胸口一闷,好像有一股热流在体内乱串,气头一紧就说不下去。

  “胡说,我同学根本就没什么乳腺增生。你这流氓在公共场所调戏我同学还强词夺理。”‘四眼仔’身边的那个女生生气地站出来说。

  “学期初时,你在教学楼的楼梯里模一个你们高二的女生屁股,是有这回事吧,而这女生现在就在这里。”

  我还没开口,樊敏就走上前“对,那个人就是我。但那次他只是帮了我的忙。”

  “呼!”心已提到嗓子眼的谢风似乎松了口气。

  “多谢您上次帮的忙,在此我代表‘女权社’欢迎您随时到咱们处做客。”樊敏走到我面前,伸出了她右手以示友好。然后又将面靠了过来,在我耳边轻声说“我那痔疮再也没出现了,多谢你的处方。”说完就带着‘女权社’的七八个‘骨干’站在一边不远处。

  “靠,太牛了吧小成,这么轻松就摆平‘女权社’,以后一定要带我谢风到她们那边混混。听说她们有不少美女呢!”

  休息了几分钟,感觉好多了。

  “孙兄还记得你以前的女朋友吧,还记得你们是怎样分开的吧。忘了也不要紧,我帮你说说吧。本来都是成年人,这也没什么好说的,但你总不该把人骗上c欢g,还要拍片子吧。被人家识破后同你分手,总不应该随处谈论你们的私生活吧。”说着就一拳打到孙峰的面门上。

  “砰”

  “靠,这家伙也太强了吧,这张老面这么硬。”心想这回够呛了,打人反而自己更痛。

  “这位同学你还认得吧,人家不给你‘保护费’你不保护人家就算啦,反而主动去欺负人家。”又是一拳中孙峰小腹。

  “这个同学的‘女朋友’还记得吧,你老缠着人家。这同学跟你理论,你就送他去医院休养,还迫得他‘女朋友’转校。”

  ……

  如是这我们‘大战’了几十回合,孙峰的‘正义’形象给切底破坏了。当然,这些在他们那群狐朋狗党心中早已是公开的事实。而我双手双脚却因打他而被反作用力弄得红肿起来。最后又由单挑变成了群殴,被咱的哥们给‘塞牙缝’了。

  而经此一战,我的形象‘光辉’了不少,最起码就是结了‘女权社’。用谢风的一句话说“蠃得‘女权社’的友谊,就是蠃得美女们的爱。”

  “下次要是再有这种事,打死我也选择械斗。他妈的孙峰这家伙也太强了吧,我打他反而自己的手都肿起来。”

  “罗奉你也太逊了吧,一米八的个儿,体重也不轻呀,怎么打那孙子像是没吃饭似的没点力。”

  “不就是打了他被他反震得手疼呀。你以为是你‘谢大侠’呀,打起架来有招有式,还有个什么‘无影手’的号呀。”

  “那都是家里老头子怕我被别人欺负,请个武术教练给训的。还好,训得老子能在学校混出个号。”

  “唉,先别说这些,谁帮我去药店搞几个跌打丸来,双手肿得连笔都拿不了。下午的化学测验怕做不了。”

  “要不下午咱们到‘女权社’她们的宿舍去,反下樊敏说过欢迎你随时去她们那。你就带哥们几个去溜溜怎样。”

  “也好,反正下午也上不了课。不知樊敏她们下午的课怎样,要是担误了就不太好了。”

  “先去了再说吧,随机应变就是啦,反正她们去上课我们也可以待在她们的宿舍吧。我知道她们是哪间房,我带你们走。”谢风说得象一个饥饿已久的人面对着五星级酒店的晚餐那样。

  随即张志军就出了学校去买药,郭奇与其他班的老大说了些什么就跟着我们几个走向女生宿舍。

 

第003章: 又当了一回庸医

来到女生宿舍楼时,大楼的管理大嫂认得郭奇,也没怎么阻拦就放我们上楼了。很快就到了‘女权社’的房间,见樊敏连同几个‘女权社’骨干成员坐在一张床边,面带愁容,床上平躺着一个少女。

  “庸医罗奉,郭公子郭奇,无影手谢风,师爷黄大成特来拜访。”我学着武侠小说的语气对屋子里边喊了一声。

  樊敏见到我们,开始也点惊讶,后来又转成惊喜:“哟,什么时候我们这成了江湖了?快快进来,我们正在说你。”

  “呀?!虽然我高大威猛,人也长得帅,为人仗义大方。但也未必会您樊小姐心中的偶像吧。”

  “你小贫嘴,我们想你帮个忙。”说着她就对身边几个女孩子去了个眼色。然后那三个女生就起来去将谢风他们拖到隔壁的房间去。而她也靠近床上的少女耳边叨唠了几句,只见床上那少女点了点头。

  “床上的是我们‘女权社’的社长,前些日子交了社会上的一个男朋友,感情一直都不错。但前几天她知道自己有孕了,就因这事才知道原来那家伙一直都是玩弄咱们大姐,说什么有孕就打丢,他不会负责的。大姐一气之下与他分了手,但又怕家里人知道有孕的事,所以不敢到大医院做人流手术,只找了家小诊所做了。本以为没什么事的,但术后几天就出现问题了。时不时有出血的情况,肚子又觉得闷痛,还有恶心想吐,不想吃东西的现象。还有点点发烧。”

  “可不可以给我看看你们大姐所出的血,因这样可以通过查看血色增加辨症的准成度。”

  说着我伸手去探‘大姐’的额头,只觉得有点点低烧。又番了番她的眼睛,轻轻按了按小腹,模了几下她的手心及脚腕,张开她的口看了看舌头,察看了她的脸色。然后再帮她号脉。这时有个女生不知从哪里找来一张卫生巾,上面满是瘀血。

  就在这时候,张志军喘着大气地跑到门口“罗奉,我跑了几家药店都没‘跌打丸’,店员说如果跌打的用‘生化汤丸’也行,所以……所以就买了些回来。没问题吧?”

  “哈哈,来得正好呢,你这小子做得最对就是这次了!”

  接过他买来的‘生化汤丸’时,手上那卫生巾还被我拿在手中,刚好也被他见到。

  “去去去,我他妈的你个罗奉,我好心帮你去买药,你却拿这‘红巾’害我。邪呀,我今年都别想赌了,唉,惨啦……”

  “无心之失,无心之失呀。对不起呀。刚才手头有点事得处理一时忘了。”边说边与樊敏交了个眼色。樊敏立即会意,让另一个女生拖着张志军走过隔壁房间。

  “敏,你们这里有酒没?”

  “这边没有,但隔壁有个女生喜欢做菜,她那边会有料酒。”

  “那就找人去把料酒拿来,将这个‘生化汤丸’用料酒溶化开来,给你们大姐服用。”说着我就打开了‘生化汤丸’的蜡壳,将一个丸放进口里咀了起来。

  “你不是说用酒化开给咱大姐服用的吗?怎么你自己吃了?”

  “呵,不就是刚才那场架。那个孙峰太强了,我打他打到我的手都肿了起来。所以我叫志军帮我去药店买几个‘跌打丸’吃,用来消肿。不知是你大姐幸运还是我倒霉,‘跌打丸’没买着,反而买了些‘生化汤丸’回来。如果是跌打损伤,生化汤丸不及跌打丸好的,但你大姐的情况反而生化汤丸更好。同样都有活血化瘀的功效。所以我才服呀。”

  “对了,等你大姐服了药后,估计那些瘀血排得差不多的时候,得换药方了。你现在先记下那药方打人去配药。我估计你们大姐等回服一丸,明天再服一丸,瘀血应该排得差不多了。明晚应该可以换药方服药了。”

  “好,我现在找纸笔记下你的药方。”樊敏说完就起身去找纸笔。这时刚才去拿料酒的女孩也回来了。

  “你用个碗装大约15毫升的料酒将这个丸溶化丢。慢慢的喂你大姐服用吧。明天早上再给她服一次,下午这个时候她*内的瘀血应该排得差不多的了,到时再换药给她服。我现在开方给你们。”

  “纸笔来了,你说吧,我记下。”樊敏正拿着纸笔前来。

  “初辨:心腹闷痛,恶心呕吐,四肢厥冷,不能纳食,舌淡苔白,脉象沉迟。症:失血过多,阳气虚损。处‘九蜜煎’方。

  “当归、熟地各30克,芍药酒炒焦、茯苓各15克,干姜、肉桂、细辛各10克,吴茱萸5克水煎服。”

  “先服两三服吧,过几天我再来看看。如果要再换药方得到时再察了。”

  “好的,劳烦你了。要不为了大姐的名声,我们早就送她到医院了。你可能不知道吧,咱大姐的父母都是政府的高官,但咱们大姐为人低调,一般不一定知道。但如果去医院,那些医生呀什么的就一定会认出来。”

  “放心吧,虽然我算不上什么好人,但还算得上是有口德的,我们间的事不也就没人知道呀。”

  “你们有没有人知我也不清楚,反正‘女权社’的人都知了。要不然你以为你模了我这个副社长的屁股,我们会放过你?”

  “呵呵,我那边没人知。就连谢风刚才见到你在孙峰那边的时候,他也说问题辣手呢。据我所知,那小子在学校没什么怕的人。可能因你哥的关系,他不想与你们有什么磨擦。”

  “嘻嘻,还好我哥不知道你这家伙模了人家屁股,要不然你就够受了。”樊敏说着说着那脸蛋也微微红了起来。

  “对了,孙峰那家伙盯上了我们班的小翠。我们怕他以后会对小翠不利,想你们‘女权社’出面关照她一下。有什么问题不?”

  “不说你开口叫我们关照,这种事也合乎咱们‘女权社’的创办目的。这件事我可以说了算。小翠的事,咱‘女权社’包了。”

  “最好是你们去跟小翠谈谈,但别说我希望你们这样做,免得她乱想。”

  “你放心好了,这种事咱们社也不是第一次做的。而且,我也不想有太多对手。”

  “轰……怎么我觉得有些不好的感觉。”我心想。

  “走去看看你们大姐吧。她服了药排瘀血时可能会有点痛。”

  “看来她好点了,让她好好休息吧。不知郭公子他们与你们‘女权社’的美女们聊些什么了?咱去看看吧。”

  “还好你还知道咱‘女权社’有美女。走,咱们到隔壁去吧。赵芳你留下照顾咱们大姐吧”

  当和樊敏走到隔壁房间门前,见到里边的人也正聊得火热。

  “呵呵,郭公子,你们聊些什么了,别欺负咱‘女权社’的姐妹们呀。”樊敏说着就带我走进那间房间。

 

第004章: 母亲的遗物

“哦,也没什么。只是与美女们聊聊珠宝首饰什么之类的事。反正她们喜欢听,而我也懂一点。”答话的正是郭奇。“咱家老头子对这方面的兴趣,而且家族也有这方面的生意。可能他想我接手这方面的生意吧,所以十岁那年开始就同我恶补这方面的知识。而我又不大感兴趣,所以也只懂点皮毛。”

  “你们俩怎这么久才过来的?小成刚才你说与樊小姐以前有过小接触,今天总不会进行了‘深入’接触了吧!”谢风正得意地说道,结果就遭到身边几个美女的白眼,也不再说下去了。但就在他说到‘深入’接触的时候,我发觉身边的樊敏心跳及呼吸有些加速,很明显处兴奋状态。好在谢风被白眼之后收声,她也很快回复了平静。

  我也很快将谢风的话题引开:“郭公子对珠宝首饰有所研究?那是否可以帮我说说这个链坠的情况呢?”说着我就从颈上解下那个链坠交给郭奇。

  “据我家老爷子说,这是我外公传给我娘,而我娘在生我的时候因为难产而死了,所以这链坠就一直挂在我身上。但我也不知它是什么东东?”

  “这东西通体漆黑,有着像玉器那样的油脂光泽,但重量又比玉器要重些,而且正面及背面都有三个小孔。这些小孔不很大,但排列得很有规律。正面这三个孔如果用直线连起来就成了一个等边三角型,背面那三个孔也一样是一个等边三角型。但正反两的两个三角型如果在同一平面重合,正好就像是一个西方的‘六芒星阵’。整体看上去象是只戒指,但它却更象是一条圆柱体围一卷接合成,就象中国古代用来连接两条带中的带扣。似环,但又不是环。因为古代的环是扃平的,即切面是个方型,而这个东西的切面是个圆型。而且这东西正背两面都无其它的刻纹,很难从纹饰方面分辨它的年代。”郭奇说着又从腰间拿出两件东西,一件象是修理钟表时所戴的放大镜,另一件则是一把小型三色强光电筒。见他将放大镜套上右眼,打亮强光电筒用光照到链坠上,认真地观察起来。

  “这东西不透光,那些小孔里边好象是有金属的接触点,但也说不准。因为那些孔太小,而这东西又不透光,光线跟本照不到小孔的全部,只是开口的位置有点反光感觉似乎是金属,又似乎是它本身的材料的反光。通过紫外线观察,它没有任何莹光及变色反应。通过X射线观察,X射线也不能穿透。根本就搞不清它的材料是什么。要知道我这套家伙,多波段滤光放大镜及三色强光电筒可帮我分辨世上大部分宝石的真伪。”

  “听你这么说就更增加这东西的神秘感了。其实它是什么材料我也不在乎。只是我母亲唯一的遗物,我想了解它更多一些罢了。”

  “那么等我回家帮你番番咱家老头子的书吧,我相信只要是这世上的东西,他的书就一定会有所记录。一定可以查到它更详细的资料的。”

  “罗奉,刚才听你说你那链坠是你外公传给你娘的,那你外公是什么人你知不?”郭奇问了一下,想从则面去了解这链坠的来历。

  “别说我,就连我家老爷子也没见过我外公。他说我娘十多岁时我外公就死了,而我娘是二十多岁才认识他,差不多三十岁才有了我。而我娘也从来没说过我外公是什么人。他也从来没问过。他只知道这链坠是外公临死时交给我娘,我娘死后就挂在我身上。他也不知这是否链坠,只是我娘是作链坠挂在颈上,他也就这样挂在我的颈上。”我接过链坠重新挂回颈上。

  “因为我娘死于难产,所以我祖父就对妇科有些研究,我从小受祖父的影响,对妇科病有所了解。而我从小就没有娘,所以同女性交往大都象男性一样交往。很多场合不太会注意她们的感受,当然,随着年纪增长,慢慢也知道了一些。”

  此时樊敏轻轻的把头靠过来,在我耳边轻声地说:“怪不得你这家伙敢在人来人往的楼梯里模本小姐屁股,原来有这一回事。”

  “其实当时我也没在意你的感受,当时我只是嗅到你身上有点点血醒味,而你身体的其它特征也不象是来月经,所以我估计你可能是痔疮出血。因为我嗅到那血醒味从你屁股发出,忍不住就想证实一下自己的辨断。要是当时知道你是‘女权社’副社长,打死我也不敢模了。”我也靠到她的耳边小声说。

  “现在你知道我身份了,我要是让你模你还敢不敢模?”

  “轰……又有一种不详的感受,满身不自在。”心正想着,好在不知谁引开了我的注意力。“喟喟,你们俩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得这样说呀,我们都是公开地说,你们这样对咱们不公平。”

  “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妇科病你们知道多少?人家女孩子总不会公开大声告诉你们这些男生这此吧?”呵呵,应该可以蒙过了。

  “要不罗奉你现就与樊小姐到隔壁没人的房间去,帮她‘检查’一下怎么着?”谢风借机又将话题转到他最喜欢的不文话题上。

  “去去,本小姐只是咨询一下相关知识,真要检查也轮不到他这个‘王六’啊!”

  “对对,樊副社长要检查也会到正规医院作检查的。根本不会给咱们这些庸医处理的。”我随即付和了起来。

  “不过他看起来还有几分帅气,也懂点点医理,作为平时保健调理还是有点作用的。免强可以列入本小姐的男朋友候选人选中。”樊敏面带几分骄气地说。

  “咦……良种又让副社长独占了,咱们姐妹又没希望了。”‘女权社’的几个女孩子也跟着付和起来。

  “有没有搞错,这边的几个大大的良种你们怎没看到呀?”谢风、郭奇他们也跟随着起哄了。随即也跟身边的几个女孩子一起大笑了起来。

  “当”但我的心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不自然感觉将随之而来……

 

无良神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无良神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绝色冥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绝色冥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绝色冥妻目录预览:第1章女尸第2章送尸归山第3章重现第1章女尸在这几天,我们家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家族里德高望重的姥爷去世了。曾经姥爷说风是雨,现在变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整个人躺在那座早已经定制好的棺材里一动不动,皮肤灰白,就是一具没有活力的雕塑样。但是我却根本哭不出来,因为我仍然不相信,姥爷就这么去世了。一个大家族的顶梁柱去世了,必然引起一大家子来争夺遗产,姥姥整天都对着灵位发呆,也顾不上亲戚们各个都心怀鬼胎。我年龄小,不懂事,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帝少的甜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帝少的甜妻》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帝少的甜妻目录预览:第1章今晚,要让你身败名裂第2章那个人,自己还不知道是谁第3章执行权,什么时候给我第1章今晚,要让你身败名裂索亚国际酒店,西港市唯一一家七星级酒店,隶属贺一帝国旗下酒店。酒店的餐饮部豪华包间里,一群年轻人在参加同学聚会。程诺看着周围的同学都在三三两两地围在一起聊天,心里有说不出的喜悦,自己美好的青春年华里,有这帮人的参与。“程诺,来,喝一杯酒。”这时,程杉杉端着两杯红酒走过来,将左手中的红酒递给程诺。程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官途之性感人妻》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官途之性感人妻》在线全文阅读书名:官途之性感人妻目录预览:玉鸾湖秘闻副市长和美少妇的秘密素雅归来玉鸾湖秘闻玉鸾湖的湖是静的,宛如明镜一般,清晰地映出蓝的天,白的云,红的花,绿的树。湖的对岸有一座大山,山体高耸入云,树木繁盛,映衬着玉鸾湖的湖水,显得宁静而优美,有些时候玉鸾湖的湖面上会泛着一片青烟似的薄雾,远望微山,只隐约辨出灰朦的山影,似真似幻好不真实,给这一方美地增添了一份神秘如斯的色彩。“姚润泽,你说我都等你这么多年了,你就不能从了我嘛?”一个长相秀美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乡野春色:我的好色小姨》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乡野春色:我的好色小姨》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乡野春色:我的好色小姨目录预览:,野性难羁,偷看嫂嫂洗澡,嫂嫂的身子真是好,野性难羁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全国涌现改革开放的浪潮,于是“外出打工”便成为这个年代的特有的词汇。在大陆中部的一个小乡村,葛家坂便是其中的一个代表。葛家坂世代务农,据说,在明朝的时候,葛氏出了一个大官,因为政治问题葛高祖带着三个儿子来到这块缈无人烟的地方避难,于是在这里繁衍,逐渐形成了一个村庄:葛家坂,分上、中、下三坂,分别是三位先祖各自的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性感嫂子》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性感嫂子》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性感嫂子目录预览:路边野花盛开嫂子,不要啊泼妇路边野花盛开盛夏午后的天气显得异常沉闷,这样的天气就连知了都懒得叫唤,李子牧此刻却满头大汗的站在玉米地里,摇晃着身子,给身边的庄稼施着天然肥料。李子牧原本只想着在家里睡大觉,但嫂子王春梅中午跟车去镇上交粮时,交代李子牧下午要是变天就给她送把伞过去,李子牧眼看西边的天已经压上黑云,只能徒步前往镇上接自己那个美艳无比的寡妇嫂子回来。李子牧打小便被李家收养,干爹早早的去世了,唯一的干哥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沸腾英雄血》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沸腾英雄血》在线全文阅读书名:沸腾英雄血目录预览:001章仙人跳?002章虎刃!003章最美女校长!001章仙人跳?‘吱......’监狱大门狠狠地关上。‘呼......’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感受着空气的冰凉,心中咆哮,‘出来了,老子我终于出来了!’我叫陆言,十五岁那年黑仔砍了人,我自告奋勇替黑仔扛了这件事,那天晚上,孔慈哭了一个晚上,说她会恨我一辈子......相隔五年,我总算是再次看见了阳光,我依然记得监狱里面老大摸着我的脑袋说:“小八啊,出去之后老大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秘密规则》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秘密规则》在线全文阅读小说:秘密规则目录预览:1、赌博,是一场人生的赎罪2、青姐带我入行3、是三十九号吗?1、赌博,是一场人生的赎罪我叫张海龙,就读广州某三本院校,大学学的是推拿专业,推拿因为保健行业每个地方都会有,而且从来不缺生意,所以我找工作比较容易。但休闲场所大家都知道,里面有小姐和男公关,说难听点就是鸡和鸭,在别人看来,这是一个很污的行业,谁要是去做这个,就是给家里人丢脸,因为这样,我一直隐瞒着家里人,告诉他们我只是在酒店上班。当然我的工作不是做鸭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美人如鸩》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美人如鸩》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美人如鸩目录预览:第1章:向死而生,我要活着第2章: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第3章:新的生活,上学第一天第1章:向死而生,我要活着8岁那年夏天,我妈得肺癌没了,尸体还在停尸房,我爸就给我找了个后妈。后妈叫冯晴晴,26岁,长了一张狐狸精脸,身材高挑腿修长,听村里人说冯晴晴在县城给人当过小三。她脾气暴戾,经常拿皮鞭抽我,不给我吃饭,还让我给她洗衣服,连内衣袜子都让我洗。我家房子是简易二楼,她和我爸一人一个房间,我睡客厅。她不跟我爸睡一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至尊小市民》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至尊小市民》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至尊小市民目录预览:出山了美女拍客包夜?出山了炎黄国境内。在一处钟灵毓秀的山川地区,青山排开,绿树层林,郁郁葱葱,风景极美。青山层林周围,聊无人烟,看起来好似远离尘嚣,无人问津。而就在这神秘山林的最中心地带,则有一群青石茅盖的建筑,清净闲适,宛如是归隐山林的术士们居住。而就是在这种仙风道骨的精密之地,却是传来了这样的对话:“臭小子,你他妈的一定得出去!”一声苍老的声音,却人十分硬朗的感觉。“给我个理由!”进而,一声纨绔的少年

  • 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妻子的秘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618推荐小说之《妻子的秘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妻子的秘密目录预览:第一章猜忌第二章微信第三章爱情事业第一章猜忌宏兵,宏兵!起来上班了!轻柔的声音将我从睡梦中唤醒,我睡眼朦胧的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人儿,长发垂肩肌肤胜雪,一双美眸带着一丝温和,嘴角勾起微笑,温柔的盯着我,这是我的妻子林雪,看着他娇柔的身躯,不由的令我回想起前几日的那段视频,以及那个微信。当今社会出轨是很常见的事情,可我认为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的几率几乎为零,打脸的是一顶硕大的绿帽扣在我头上!我妻子貌似出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