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少爷不懂事》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3:05:37 来源:网络 []

小说:少爷不懂事

第一章 你把衣服都脱了

我叫陈锋,是一个倒霉的大学毕业生。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大学刚刚毕业,没有找到工作不说,家里老爸还出车祸被车撞了,肇事司机没钱,虽然人已经被拘留了,但我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急需钱救治。

  我出门借了一天的钱,但遗憾的是,分文没有到手。

  回到了租住的房中,我跌坐在沙发上,很是头痛。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东边卧室里传来‘嗯嗯啊啊’的声音。

  东边卧室是姚筱的,她是跟我合租的女租客,自称是某企业的会计,可现在这个时间才下午四点,她该上班才是。

  悄悄的搬了把凳子,我站在凳子上,透过门上边的缝隙往姚筱屋里看去。

  屋内,姚筱正跪在床上面对我,满脸的痛苦神情,而且身上还一丝不挂,将她那玲珑饱满的身材彻底显露出来。网站163nvren.com而在姚筱的身后是一个老男人,大腹便便,现在正跪在她的娇躯身后,狠狠耸动着身体。

  我大吃一惊,可更为吃惊的是,屋内竟然还有另外一个男人的身影,那是个秃瓢。在老男人完事后,秃瓢又趴了上去,而且姚筱竟然没有拒绝!!!

  姚筱的模样很美,身材也很魅惑,那叫声简直如同天籁,让我口干舌燥。

  可是我还是不能相信,自称做白领的她,竟然会同时跟两个男人做那种事情!

  直至秃瓢也完事后,老男人丢出一把钱砸了姚筱的脸上,我才意识到她真正的工作什么。

  连忙搬着凳子蹑手蹑脚的离开,我躲到了隔壁的卧室中,把门给轻轻闭上。

  直至听到两人离开后,姚筱进入了卫生间洗澡,我这才敢回到客厅,装作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

  姚筱洗完澡出来后,看了我一眼,“不用装了,我刚才透过门缝看到你了。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她的话,让我很尴尬。

  不过姚筱并没有就此再多说什么,喝了一杯水手,抚弄着她湿漉漉的头发,问道:“你爸怎么样了,借到钱了吗?”

  我摇头,将情况大概告诉她。

  姚筱沉默了一会儿,随后坐在了我旁边。

  “我有个办法,虽然有点……但好歹是个办法。”

  然后她就告诉我说,可以把她老板介绍我认识,我去向她老板借钱,然后用身子还账。说白了,也就是去做少爷。

  嗅着姚筱身上的香味,透过她身上薄薄的睡裙看到那朦胧的胴体,让我不禁有些口干舌燥。163女人网

  “可是我没有做过那种事情,一次都没有,人家需要技巧,我不会,我什么姿势都不会……”

  说着说着,我都不好意思说下去了,都能感觉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

  姚筱却是大为惊奇,“你还是个雏儿啊?雏儿更值钱,根本不需要技巧。早知道你是雏儿,我还不如先吞掉呢!”

  姚筱的话,让我脸更红了,心里七上八下的忐忑着,不知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手机铃声响起,是医院打来的电话,医生告诉我说,让我尽快筹钱,不然老爸的双腿不仅保不住,连性命都会有危险。

  这个电话,坚定了我的信心,于是我答应了姚筱,请她帮我联系她的老板。

  很快,姚筱的老板张红舞就来了,她是个很漂亮的女人,而且画的妆看起来很妖。

  她上上下下地打量了我一番,然后故意骚弄着胸前的饱满,直把我看得脸红耳赤,下面都不由自主起了反应。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还真是个雏儿,条件也不错,张姐收你了。”

  然后,张红舞就从包里掏出了手机,一个接一个的打着电话,开口王老板闭口孙口的。

  好一通电话后,张红舞就把手机塞回了包里,吩咐我跟她走。

  下楼上了张红舞的汽车,然后她就拉着我走了,也不知道要去哪。

  路上,她给了我两个药片,说是在稍后伺候贵宾之前吃下去。

  我不认识那药片是什么,但上面的英文我知道,万艾可,也就是伟哥。

  看着这俩药片子,我琢磨着,稍后可能要遇到个需求很大的老女人,可是为了钱,我认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不多会儿,张红舞就把我拉到了一个五星级酒店的房间里,她让我等会儿。

  我老老实实的等着,心里很忐忑。

  很快,张红舞就带着贵宾来了,吩咐我好好招待后,她就离开了房间。

  被带进门的贵宾衣着很华贵,酒红色的长发,还戴着一副遮住半张脸的大墨镜。当她把墨镜摘下来后,我心里忍不住一颤,她很漂亮,真的很好看,好看到让我心脏砰砰砰砰的加速跳动着,我就没看到过这么好看的女人。而且看她的模样,也就才比我大几岁而已。

  把第一次交给这么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有钱赚,我知足了,不亏,我愿意!

  她手拿大墨镜,漂亮的小嘴含住了眼镜腿儿,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我好一会儿,然后让我开始。

  “开始什么?”

  我懵了,我根本不知道她让我开始什么。

  然后她就笑了,吐出眼镜腿儿,她说,“你把衣服都脱了。”

  我这才回过神儿来,愣怔着把衣服脱掉。可是在脱的过程中,不小心把张红舞给的那俩药片给掉了。

  “张红舞说让我伺候你前先把这俩药片子吃了,我忘了……”

  我很尴尬,我想找水赶紧把药片子吃掉,但她根本不给我机会,直接就用高跟鞋把俩药片给一一碾碎,然后就笑着丢给我一件衣服,让我穿上。

  那是件皮衣,连身子带腿的,穿着很别扭,只有两只手和下面露着。

  我刚刚穿上,然后她走到了我后面。

  下一瞬,我就感觉有高跟鞋顶在了我后脊梁杆子上,同时皮衣上那些绳绳索索的就被狠狠的拽紧了,把我给绑得像个粽子似的。

  伴随着高跟鞋触地的‘嗒嗒’声,她坐到了旁边的床上,把银色的高跟鞋脱掉,露出了她那只包裹在黑色丝袜里的小脚丫。

  我发誓,我从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脚丫,这脚丫子比许多姑娘的脸都白,都好看。

  白白的,嫩嫩的,而且几个指甲还都染成大红色的,看起来特别的性感。

  透过黑色的薄丝袜,我都能看到那小脚丫上一点死皮都没有,特别干净,特别嫩,真的很美。

  我正沉浸在她的美脚上时,她突然对我开口了,声音很好听,好像天籁,可话中意思却是让我大吃一惊。

  “你爬过来,用舌头给我舔脚。”

 

第二章 他竟然想睡我

虽然她的脚很美,但我还是感觉到了屈辱。

  只是,想想姚筱,再看看眼前这个美人的模样,我忍了,也认了。

  费了老劲好不容易的爬到她身前,我抬起头来,然后我就得以更近距离的去欣赏那只脚。

  脚真的很白,而且上面一点纹络都没有,就跟玉雕的一样。足心红嫩红嫩的,而且随着距离的靠近,我还嗅到了一股淡淡的芳香气息。很难想像,脚竟然会有香的味道。

  “你傻愣着干什么?”

  她突然间的开口,将我从迷幻中唤醒,以至于让我大为尴尬。

  “对、对不起,你的脚太好看了,而且还很香,所以我走神了……”

  我感觉到很害羞,竟然让一只脚就给迷幻了,脸上火辣辣的。

  我本以为她会生气,却没想到话刚说完,她就咯咯的娇笑着,笑的很开心。

  突然,她目光向我望来,吓得我连忙低头。

  下一瞬,那只包裹在黑丝袜中的小脚丫就挑起了我的下巴。

  她问我,“我的脚好看,我的胸好不好看?”

  “对不起,我刚才没忍住,以后不看了。”

  我怕惹到她生气,连忙道歉,可没想到,她竟然又笑了,而且笑的比刚才更厉害,整个人都歪倒在了床上。

  足足笑了一分多钟后,她才捂着腮帮子坐起身来,脸都笑红了,不过也显得更好看了。

  她站起身来,穿上鞋子,然后走到了我的身后。

  “你傻的很可爱啊!”

  身后刚传来她天籁一般的声音,然后我就感觉到了束缚我的绳索被解开。

  “你可以穿衣服了。”

  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什么,但还是按她的话去做了,脱掉皮衣穿上自己的衣服。

  然后,我就看到她打开了带来的那个高档皮包,从里面取出一个长条形的小本本,拿笔在上面快速写着些什么。

  下一刻,她写完后就撕下来,交给了我。

  我接过来一看,竟然是一张支票,而且数了数零,竟然是三万,整整三万!

  “姐,你写错数了,好像多写了好几个零……”

  她又笑了,越笑越好看,越好看我就越不敢看,脸上火辣辣的,她实在太美了。

  “就冲你这句话,我也没写错,就是三万,给你的,你把电话留给我。”

  我都懵了,啥事也没干,就赚了三万,这钱赚的也太容易了!

  接过递过来的纸笔,我留了自己的手机号码给她,然后她就放进了包内。

  下一瞬,她抬起了白皙的嫩手,轻轻挑起了我的下巴,就好像是在调戏我似的。

  那火辣辣的眼神,直看得我心中忐忑不安,眼睛都不敢看她,连忙闭上。

  “睁开你的眼睛,看看我美不美。”

  我强忍着心中慌乱,慢慢睁开了眼睛,细细打量着她,水汪汪的大眼睛,秀气的蛾眉,玲珑的琼鼻,猩红的小嘴,白嫩的皮肤,尖尖的下巴……

  “我美吗?”

  “美,哪都美,我没见过比你还美的女人,电视里的大明星都没有你好看。”

  在她魅惑如天籁的声音中,我也不知道怎么的了,就把心里想的话全都给一五一十的说出来。

  然后,她就抬起那只玉嫩的小手,在我脸上给摸了一把,很光滑,很温暖,很让我享受。

  ‘啪’的一记耳光直接就把我给打懵了,从那种享受中给一巴掌扇了出来。

  “我当然美,这种废话还用你说?!”

  她转身就走了,咯咯的娇笑声远离。

  我都不知道她到底是怒了还是怎么的,完全摸不透她的情绪。

  临出房门前,她站身回眸,如同仙女青睐,“小傻瓜,我会再给你电话的,记住姐的话,随叫随到,哪怕凌晨也是!”

  然后,她就袅娜娉婷的走了,‘嗒嗒’的高跟鞋触地声愈行愈远,直至彻底消失。

  漂亮女人走后不多久,张红舞就进来了。

  她话都没有说一句,走到我面前直接就伸出了手。

  我知道她要钱,但我没给她,“我凭什么给你钱,我借的钱你都还没有给我。”

  张红舞笑了,百媚丛生,好似吃人不吐骨头的妖精,“再帮我接三个活,三个活的钱就算是押金了,然后我就可以借钱给你。”

  “可是我爸还在医院里,他急等着钱救命!”

  “你爸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张红舞的话,让我感觉到很生气,于是我抬腿就走。

  只是我刚刚走出没几步,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巴掌拍动声。

  下一瞬,门外有四个混混闯了进来,进门二话不说,直接动手就打。

  起初我还有还手,可他们个个身高马大力气壮,而且又占据人数优势,直接就把我给打翻了。

  足足打了五六分钟后,在张红舞的示意下,他们这才狞笑着收手。

  张红舞蹲下身子,从我口袋里把那张三万块的支票给取走。

  看了眼数额,她脸上挂起满意的微笑,“你只是干着少爷的活而已,可不是真的请你当少爷来了,人贵有自知之明。愿意干你就得按着我的规矩来,不愿意干……我会让你按着我规矩来的。”

  张红舞很漂亮,很妖,可现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儿在我眼中看来,只有邪恶。

  不过,由于趴在地上的角度问题,我看到了她短裙内的那双肉丝美腿,以及更深处的隐隐约约。那种风光,让我心神激荡,有种本能想要将她扑倒的冲动。

  张红舞显然发现了我的举动,但她不仅没有羞怒的并拢,反倒把双腿给猛地劈了开来。

  这个举动,让我大羞不已,根本承受不住这种火辣的惊艳刺激。

  张红舞嗤笑不已,“就这么点能耐,还敢幻想睡我?”

  我恼羞成怒,“张红舞,我一定会睡你的,狠狠的,让你求饶!!!”

  “啧啧啧,真是个伟大的目标呢,人家好期待这一天的到来。那么,请你加油吧!”

  张红舞挥手拍了拍我的脸,然后收好支票站起身来,在四个混混的追随下离开。

  “他竟然还想睡我?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啊……”

  门外走廊中,传来了张红舞的声音,其内的嗤笑丝毫不加掩饰。

 

第三章 你自找的

鼻青脸肿的回到住处后,姚筱连忙把我给搀扶到了沙发上,急声询问我发生了什么。

  我把事情经过大概告诉了她,然后她显得非常生气,“张红舞怎么能这样,这是要救命的钱!”

  下一刻,她直接走进了卧室内,取出电话给张红舞拨了过去。

  “红舞姐,陈锋他爸确实出车祸,你能不能……”

  “姚筱,你先把自己屁股擦干净再说,每天赚的钱都还不够还我利息的!”

  然后,电话中就响起了‘嘟嘟’的断线盲音。

  看得出,姚筱很尴尬。

  她坐到我身边,低声道:“对不起,陈锋,我本来觉得这好歹是条出路,能救急,没想到张红舞竟然是那种人,连救命钱都不放过,真的很对不起。”

  我示意姚筱这并没有什么,况且她也是出于好心。

  忽地,我记起了刚才张红舞所说的姚筱屁股都还没擦干净,还有利息什么的,于是问她,她又是怎么回事。

  姚筱苦笑,“能有怎么回事,被人给坑了而已。”

  然后,她就讲了起她的往事。

  据姚筱所说,她确实曾经是一个企业的会计,不过后来认识一个男朋友。

  男朋友提议让她挪动公司资金炒股,她当然不干!

  可后来耐不住男朋友的鼓吹和甜言蜜语,以及虚构出的美好未来生活,她答应了。

  再之后发生的事情就悲催了,挪动公款炒股的钱血本无归,而公司又催着她交账。

  于是,她男朋友带她找到了张红舞,鼓动她借高利贷。

  五十万的本金,三天后要还六十万,姚筱当然不干。

  可她男朋友说,家里已经在凑钱了,很快就可以凑齐,让她不用担心。加之公司催得紧,于是她就借了。

  然而借完钱后她才发现,男朋友不见了,消失的无影无踪,而张红舞还逼迫她还钱,不然就把她扒光了衣服丢进乞丐堆里去,甚至还拍果照威胁她,要一夜之间贴遍她老家全村。

  没办法,姚筱这才走出了这一步,陷入泥潭中,而且愈陷愈深,难以自拔。

  我见识少,可我不傻,听完姚筱的话,我就知道姚筱进套了,而且这个套肯定是她男朋友和张红舞给联手做的。张红舞借给她的钱,分明就是她挪用的公款。

  “说白了,你的钱根本就没有炒股,直接就进了张红舞的手里,然后她再换你一张欠条,压着你逼迫你帮她赚钱,成为她的摇钱树。”

  姚筱想了想,顿时想通了,大为气愤,直言要去找张红舞算账。

  我一把就把她给拽住了,“你跟她算账,即便她承认了,你拿她有什么办法吗?”

  姚筱哭了,越哭越伤心,越哭越无奈,随后更是趴在了我的肩膀上,哭的一塌糊涂。

  她胸前的饱满,紧紧贴在了我的身上,很温暖,很柔软,让我忍不住有种想动手去揉搓的念头,可终究还是没有下手,她哭的太伤心了。

  我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想说些什么劝慰她,可是又有谁来劝慰我呢?

  许久,姚筱从我怀中离开,轻轻擦拭着眼泪,对我说谢谢。

  这一夜,我跟她都很失望,各有各的失望,但都觉得前途一片黯淡,仿佛走进了深渊。

  第二天清晨,一大早我就赶去了医院,去探望父亲。

  只是刚进医院大厅门口的,我就遇到了昨天那个给我三万块钱的美女。

  “了不得,还是只战斗鸭啊,大清早的就跟人干架,鼻青脸肿的干来医院了?”

  我苦笑,“哪有,是张红舞的人。”

  随后,我把昨天张红舞抢钱打我的事告诉了她。

  听完,她浅声娇笑,“你自找的,爱跟她沾边。”

  我知道她误会了,但我终究也没有说什么。

  一同走进电梯后,我直接按到了8楼的骨科。

  她有些疑惑,“你被打的也没多么厉害,不该去看外科吗?”

  我摇头,“不是来看病的,是来看我爸,我爸出车祸被撞了,在八楼住院。”

  她微愣,随即轻轻点头,不再言语。

  直至到电梯来到八楼停止后,她突然开口道:“你找张红舞借钱,是因为你爸?”

  我应了一声,然后就迈步走出了电梯,跟她示意再见。

  来到病房后,我看望了我爸,我妈眼睛通红,显然没少哭。

  安慰了几句后,我找到了当值的医生,医生告诉我说,性命已经无忧,但必须筹钱马上手术,不然双腿就保不住了,只能截肢。

  我很着急,可是却没有半点办法,家里都是些穷亲戚,每人凑个万八千的还勉强,可几十万的医疗费用,这点也根本不够干什么。

  正在我焦急的时候,张红舞的电话打了过来。

  我刚接通电话,都还没来得及说话的,张红舞就直接冒出了一句‘医院大厅门口等我’,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张红舞来了,什么也没有说,直接拉着我就到了缴费窗口,刷卡帮我垫付了几十万的手术费。

  “怎么,你张姐我帮你垫付了几十万的手续费,你不该表现的感激涕零一点吗?”

  张红舞打趣着我,我只是淡淡的说了句‘谢谢’,然后就要去帮我爸联系动手术的事情。

  只是刚转过身,她就一把把我给拽住了。

  “好好伺候好昨天那位大美人,你不会吃亏的。”

  说完,张红舞还故意挺了挺她胸前傲然的饱满,媚眼如丝。

  “只要你伺候好了,没准哪天张姐我一高兴,还真让你睡一次也难说哦,小家伙!”

 

第四章 羞愧的聚会

在医院,我整整待了一天,从早上到傍晚,连午饭都没吃。

  但我很高兴,手术已经做完了,很成功。

  傍晚的时候,我接到了一个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很熟悉,虽然我不知道她的名字,但我确定就是那个美人。

  “在哪?”

  “我还在医院。”

  “等我,陪我出去趟。”

  然后,电话就被挂断了,我连跟她道谢都来不及。

  大约半个小时后,她拎着果篮来到了我爸的病房,自称是我的朋友。我都没法给我爸我妈介绍,万幸她自我介绍,说她叫羽婷。

  稍微聊了几分钟后,羽婷就走了,我跟家人说了声,然后就跟她出去。

  上车后,羽婷直接开车拉我去商场。

  路上,我向她表示感谢。

  羽婷说道:“你应该埋怨我,而不是感谢,你应该埋怨我为什么不直接给你钱,让你爸做手术。”

  我摇头,“你又不欠我的,肯帮忙让张红舞借我钱,我就已经很感激你了。”

  开着车的羽婷回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继续转头开车,也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到商场后,羽婷直接带我来到了男装区域,我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她一路溜眼,然后调转过头,直接点指了五套服装,然后让我去换上。

  逐一换上后,羽婷挑选了一套,然后把剩余四套也给包了起来。

  随后,她又给我选了三双鞋子。

  选装、试穿、开票、刷卡、走人,从我进入商场起到离开商场止,十五分钟,从这方面看羽婷应该是个雷厉风行的女人。

  随后,她又带我去了一个发型工作室,将我从头到脚的都给狠狠收拾了一顿,可以说是焕然一新,那气质、那风采,看的我自己都不敢相信镜子中的人竟然会是我。

  “我带你去参加一个聚会,能不说话尽量不说话,全程只要保持微笑即可。”

  开车的途中,羽婷这样对我说道,我点点头,没有开口。

  当来到偏僻郊区的一座大院中后,车子停了下来。

  羽婷下车,示意我走到她身前,然后,她伸出纤纤玉手,帮我收拾衣领,随即更是贴心的拍了拍衣服上微微的皱褶。

  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我,随后她点头,“不错,很帅气,至少比那些韩-国娘男强得多。”

  然后,她让我背过身去,她自己又进入到了车里,也不知到在鼓捣些什么。

  不过当她出来后,我当时就被她的美给惊呆了。

  一件银色的抹胸短裙加身,外面套着件淡粉色的垂地纱裙,双臂裸-露在外,白嫩柔嫩,胸前的饱满在抹胸的包裹下恰好好处的傲然着,很美,很惊艳,如同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漂亮公主,倾世倾国。

  尤其是那双嵌钻高跟内的白皙小脚,简直将她衬托的完美无瑕。

  “好看?”

  “好看,走红毯的电影明星也没有你好看。你去的话,她们只能沦为配角。”

  羽婷巧笑嫣然,使得她整个人更美了,“看来你并不像我想的那么老实,至少嘴很甜。”

  我很尴尬,甚至隐隐感觉到脸上有些个火辣辣的。

  “我、我说的是实话。”

  羽婷微微侧腰施礼,像是个古代的宫廷女子那般,“你的实话很让我喜欢。”

  然后,她就让我挎住她的臂弯,走进了院内的大屋,然后直接坐上升降机,到了地下。

  直至进入地下我才发现,这里竟然别有洞天,里面收拾的金碧辉煌,灯光璀璨,就如同进入了皇宫一般。一群英俊的服务生在来回穿梭着,或食物或香槟,很忙碌。

  此刻,地下皇宫内已经有很多人,女的雍容华贵,男的个个气宇轩昂、高大威猛。

  我没敢更多的观看,唯恐自己露怯,被人发现什么也不懂,被说没见识。

  随着羽婷,我往人群深处走去。

  渐渐的,有越来越多的妇人跟羽婷打招呼,或是称呼羽总,或是称呼小婷。

  不过我没关注这个,我关注的更多的是,打招呼的人都是女人,而她们身边的那些男人,显然都只是配角。

  下一刻,我忽的明白过来,这应该是一个贵妇们的聚会,而那些男的,不是情人就是少爷。而我,显然也只是其中一个!

  很尴尬,在我印象中,聚会应该是以男人为主导才是,眼前这种以女人为主导、男人为附属品的聚会,让我感觉到羞耻,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被狠狠遭受到了践踏。

  更为羞辱可耻的是,我竟然还得保持微笑!

  “呦,羽婷,这个小男人不错嘛!”

  有个貌美的少妇走上前来,她身后跟着一个高大威猛的男人,看起来好像健身房的教练。

  羽婷含笑,“你的这位也很棒,我记得没错的话应该是健身教练吧?你的需要可是越来越重了,小心一个男人满足不了你。”

  “他还行吧,两片万艾可,勉强可以满足我。不过如果换成羽婷你的话,不吃药怕是你这小身板也受不了呢,万一再向他求饶,那可就丢人啦!”

  边说着,少妇边朝我走来,媚眼如丝,口中更是嘤咛声不绝,就像是正在被爱抚似的。

  看着那她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胸前随其步伐走动而颤颤的饱满,我脸上顿时就热乎乎的。

  “呦,小男人,你该不会还是个雏儿吧?见到姐姐竟然羞成这样,好可爱呀!”

  我很紧张,根本没经历过这种阵仗,都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只好以眼神向羽婷求救。可羽婷只是笑,根本不给我任何的回应。

  下一刻,美艳少妇就走到了我的身后。

  突然,我感觉到屁-股后面被狠狠的一顶,那种感觉,就像是男人去顶女人的屁-股一样,让我大为羞愧,脸上更是火烧火燎的。

  美艳少妇双手搭在我的肩头,然后脑袋从背后伸到了前面,用舌头去舔舐我的面颊。

  “哇额,好烫啊,他真的害羞了,姐妹们快来看呀,极品的小处-男呀,快来快来!”

  美艳少妇惊声尖叫,其内充满了猎奇的欣喜,就好像是独守空闺的女人寂寞了数年,好不容易逮到个男人似的。

  下一刻,随着她的尖叫,无数贵妇们向我这里走来。

  随即,美艳少妇就像是表演似的,拿我当钢管舞跳动着。

  那婀娜的身材,那妖媚的容颜,简直就是一副强烈的春-药。

  尤为过分的是,她还时不时的拿胸前饱满故意蹭我,且同时口中还会不时发出勾魂的嘤咛声。

  然后,所有女人目光就都投向了我的下面。

  那一刻,我脸上火辣辣的,羞得要死,因为我可耻的有了本能反应,怎么压也压不住……

 

少爷不懂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少爷不懂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我的老公是罪犯3章(003 我的无奈)

    原标题:我的老公是罪犯3章(003我的无奈)小说名字:我的老公是罪犯003我的无奈齐文轩从萧翰的手中扯出自己领带,心里很清楚萧翰是在那他开涮,“都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齐文轩整理着自己的领带,:“那女的挺固执的,想要从她身上直接突破很难,时间也不允许我们拖着,我已经给你想了别的办法,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回来了。”萧翰将腿放下,从椅子上站立起来,脚步踱到了窗边,透过窗户上的栅栏,正看见局子的大门口。萧翰夹着香烟的手指,指了指树荫下的萧楠,“那女人坐那干什么呢?”齐文轩走到萧翰的身边,“应该是没地

  • 黄泉探案3章(第三章 损兵折将)

    原标题:黄泉探案3章(第三章损兵折将)小说名字:黄泉探案第三章损兵折将我们几人同时退后数步,恍然大悟,由于光线太暗,而我又鬼使神差的挡住其他人的视线,尸王尖长的牙齿,正咬在午阳的肩膀上。午阳不知是死是活,脸色苍白,双目紧闭,胸口不见起伏,我吓得冷汗直流,尸王嘴里叼着午阳,二人基本上与山壁形成一色。尸王身上和脸上,都沾满灰尘,瘦耳嘬腮,就好像一副骨架上披了一张人皮。七叔当即发号施令,“铁头,想办法把午阳救出来。”铁头是个急脾气,话音未落,就已经动身,朝着尸王蹿了上去,对着它的脑袋,就是一拳,尸王干

  • 邪咒鬼探3章(第三章 庄杰道长)

    原标题:邪咒鬼探3章(第三章庄杰道长)小说名称:邪咒鬼探第三章庄杰道长我感觉一股冷气从脚底蹿上头顶,下意识转头看了看左右,没见有人啊!我父母一脸慌乱地看着这个阴阳先生的背影消失后,父亲回头拉着我,叫我赶紧收拾东西,今晚先搬到镇上住一夜。发生这种事情,完全颠覆了我的世界观,我在也不敢相信世界上没鬼没怪一事了,和母亲一起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父亲是个老实巴交的庄家汉,心地比母亲还淳朴,我们忙活之际,他已经开始打电话通知村里人搬走一事。可最终没人相信,就连林雪儿的父母,也死活不走,他们抱着侥幸心理。夜里

  • 诡案七宗罪3章(第三章 :红衣女孩)

    原标题:诡案七宗罪3章(第三章:红衣女孩)书名:诡案七宗罪第三章:红衣女孩随着距离的不断拉近,我隐约中从那湿漉漉的头发中,看到了一个丑陋的面庞。那是一个人的面容。“呼”的一声!可还没等我近一步反应过来,突然之间,一团黑色的东西从白色身影的手中向我飞了过来。看着飞来的物品,我做出了本能的反应,向着一侧多去。飞来的东西,撞击在墙上,“砰”的一声发出了金属的碰撞声。而那道白色的身影,居然在此刻飞奔起来,“咚”的一声打开了房门就向着楼下跑去。稍微愣了一下神之后,我看见了落在地上的东西。那是一个带着污泥的

  • 凶案现场3章(第三章 ‘专业’会所)

    原标题:凶案现场3章(第三章‘专业’会所)小说:凶案现场第三章‘专业’会所原因有三。1:天都市并不发达,这种娱乐场所少之又少,‘狼穴’的地理位置距离现场最近,剩下的几家夜店或夜场,最少路程都在60公里以上(抛尸位置没有经过刻意隐藏,如果不是‘狼穴’显然是脱裤子放屁。)2:‘狼穴’不仅是夜场,还包含多种娱乐项目,酒吧、DISCO、会所于一身,服务项目多种多样。3:此夜场曾受到多次群众举报,里面内容,肮脏杂乱,警方不止一次的突击搜查,抓获许多不法分子,但,狼穴仍没有倒闭。经久不衰,自然有它的道理,不

  • 徒罪3章(第三章 分岔路)

    原标题:徒罪3章(第三章分岔路)小说名称:徒罪第三章分岔路我询问她事情是否如我猜想的一样,她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不过立马又做出了一个很大的反应:“我当时的确特别激动,有想要杀死她的冲动,她说得话实在太过分了...”我看着她惊恐的表情,突然又笑了起来,让我内心一抖,我使劲地眯了一下眼睛,才发现刚才应该是我的错觉,她现在正低头抽泣。我回过神来递了纸巾给她擦拭,她抬起头的时候我还特地注意了她泪眼婆娑的双眼,整个脸都红了。“她当时说了什么话,导致你有杀意,你真的推倒了她?”我不知自己怎么了,突然变得有些迷

  • 殄官3章(003.噩梦连连)

    原标题:殄官3章(003.噩梦连连)小说:殄官003.噩梦连连三天后龙嫣的尸体出现在医院的太平间,没有人不知道是谁送去的,无论是谁也搬不走那尸体,最后请来了本地比较有名的道士,道士说他也请不走尸体,只能把尸体封印在冰柜里头,警告院方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得打开那冰柜。当天陈叔以前的搭档辞职不干了,这事闹的众所周知谁也不敢去应聘那工种。院方请动老法医找到我,给我整了一大堆好处,譬如月薪八千,转为正式工,除了没有假期之外,享受一切医院该有的福利,还送一套两房一厅的经济适用房。想想也不错,便答应下来。我

  • 鬼魂的名义3章(第三章 你经历过绝望吗)

    原标题:鬼魂的名义3章(第三章你经历过绝望吗)小说名:鬼魂的名义第三章你经历过绝望吗等我走近后才发现原来她并不是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而是在低声的抽泣,我这个人什么都不怕就是怕女人哭,顿时也没了对她下手的欲望!“喂,你哭什么?该哭的人好像是我吧!”我拍拍她的肩说道。但她并没有理我,而是继续把头埋在双膝之间小声的哭泣,见她不理我我也不想自作多情,便准备找个地方离她远一点,省的我见了心烦!可是环顾四周这间黑屋也就不到五平方米,跟个牢房差不多,看来躲是躲不掉了,干脆席地而坐,靠在墙上想起逃出去的办法来。

  • 魍生殿3章(第三章 诡异噩梦)

    原标题:魍生殿3章(第三章诡异噩梦)书名:魍生殿第三章诡异噩梦门外一片漆黑。只有微弱凄冷的月光透过落地窗散在地上,在微冷的秋风吹动下透着冰冷的寒光。我看见地上有一件青色旗袍以及散落在地的女人的内衣,我走过去,认出了这件旗袍。这件旗袍就是今天早上美少妇穿的那件,我放在面前闻了一下,旗袍很柔软,上面还残留着美少妇的体香。我的男孩中不由的浮现美少妇那如同美人蛇一般的身材,让我不禁翩翩遐想。不过也只是想,面对这一地衣服,我有点不知所措,正准备要不要去问问美少妇的时候,我不经意瞟了一下楼梯口,我看见一道黑

  • 凶宅笔录3章(第0003章 鬼脚印)

    原标题:凶宅笔录3章(第0003章鬼脚印)小说名称:凶宅笔录第0003章鬼脚印这家中介公司表面上帮人买卖房子,不过现在出事的宅子太多,如果是好房子根本不愁卖,人家也不会花冤枉钱找人帮忙,这年头谁都不傻,按照何伟的说法,那些来中介公司的,要么是房子有问题,要么急着出手没有门路。“那和香有啥关系?”我还是没弄明白这里面的玄机,何伟看了看时间,然后给我讲了一段他经历过的事。何伟刚进公司那会,和我一样,啥也不懂,当时是老鬼带着他,正好赶上有人要卖房子,虽然他不懂,不过一看就看出来,就这笔买卖肯定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