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狼性老公,玩刺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5: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狼性老公,玩刺激!

第1章  衣服被撕

C市!

酒吧一条街,灯红酒绿,妖孽横生,满是穿着不三不四的青年,也有表里不一的男男女女,穿得西装革履,笑容却是藏不住的猥~琐,看到有美女穿着短裙经过,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酒吧后巷,穆景甜大步流星的走着,十分着急,眼看就要到酒吧后门,身后突然跑出来一个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

她下意识的后退,但男人虽然全身是血力气依旧大的惊人,抓着她死死不放。

“姑娘麻烦帮我保管,一定不要让它落入穆……”

穆景甜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倒在地上,而她的手中却多了一个带血的U盘,正在她发愣时远处传来了声音。

“给我找他已经中枪了,跑不了多远。”男人的声音十分阴狠。

穆景甜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再看看手中的U盘,刚想弯腰将男人扶起来,却见男人睁开眼看着她嘴里说了一个字。

“走……”

她扭头一看,那帮人已经快走过来,她焦急的看了地上出气多于进气的男人,站起身子大步流星般跑进了最后一家酒吧的后门。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刚刚进门就听到方姐不满的声音传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迟到,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赶快去准备,趴在门上看什么呢?”

穆景甜没空跟方姐解释,眼睛眨也不眨的透过猫眼看着外面,只见后面那帮人上来便冲着已经倒在地上的男人开了一枪,打在心脏的位置。

她倒吸一口冷气,不由的用手捂住了嘴巴,眼睁睁的看着那帮人在男人的身上搜东西,她慌忙转身,心有余悸。

“怎么了?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惊一炸的。”方姐上前,透过猫眼看去,不由的咂舌,“看看这些人,天天都要弄死个人,行了快走吧,一会该你出场了你衣服还没换呢。”

穆景甜在惊魂未定中被方姐拉了出去,带到了化妆间,一边给她拿着衣服,一边唠叨着,“你快点今天周四,来的人很多呢。”

“恩,好的方姐。”她终于找回了一丝丝自己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手中带血的U盘,她忙找纸将U盘擦干净,然后用纸包了起来,塞进了文胸内,一会她要上台演出没有口袋装是一方面,那个人用性命换来的东西,肯定是十分重要的,放在包里她不放心,“方姐我去个卫生间。《狼性老公,玩刺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她需要去将自己手上的血迹洗干净。

“你快点,一会时间来不及了。”

“知道了。”穆景甜应了一句,便出门快速的朝卫生间走去,幸亏……化妆间离卫生间不远,刚刚进了卫生间她便听到了外面有动静。

“给我找,东西肯定被那个女人拿走了。”

刚才那个男人,穆景甜一下便听出了声音,忙打开隔断走了进去,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待几个离开之后,她这才慌慌张张的从隔断走了出去,在洗手台子上将手上的血迹洗干净,小心翼翼的出了卫生间,快速跑回了化妆间。

刚刚一进门就被方姐拖去换衣服,化妆,然后上台。163女人网

这个酒吧是酒吧一条街最靠里面的一个,也是最不起眼的酒吧,不过此刻酒吧早已人满为患。

酒吧高台上,穆景甜戴着狐狸面具深情的唱着一首英文歌,身穿大红色长裙,红色的面具,头发高高的挽起,活脱脱的像个精灵。

有人听得入迷,有人在一边交头接耳说着属于他们的悄悄话,有人则色眯眯的看着台上的人,有种想将她吃掉的冲动。

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当然什么人都有,有人只是想想,有人便敢大胆的去做。

两个身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人面无表情,一脸冷俊,看也不多看一眼便打算越过人群往包房走去。

而后面的男人则笑嘻嘻的左看右看,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看似在好奇的打看,但其实什么也没有入他的眼。

台上穆景甜看到那两个男人一愣,有片刻失神,但就在她失神的时候一个面泛油光的男人冲上了台,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扯开了穆景甜的长裙,嘴里还大大咧咧的叫嚣着:“都已经站在这里了,还装什么装,快把裙子撕开给老子看看你的大白腿。163女人网

歌声同音乐声戛然而止……众人皆将目光移到了女人的身上。

穆景甜的失神只是片刻,因为她想起来,自己此刻是戴着面具的,就算是穆家大少爷穆凌峰肯定也是认不出她来的,没了顾忌她回头冷冷的瞪着面泛油光的男人,轻轻一拽,只听见裙子撕裂的声音,‘滋啦……’一声全场哗然。

闻声,要穿过人群笑嘻嘻的男人拽住了面容冷俊的男人,嘴里饶有兴趣的说:“凌峰有好戏看。”

穆凌峰回头丹凤眼冷冷的瞪了韩俊丰一眼,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愣篆…台上的女人好眼熟。

裙子被撕到大腿根,台上男人的眼珠子都直了,狠不得此刻就将她扒光,油光男伸手上去便想摸。

穆景甜狠狠的打开了他的手,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咸猪手,话筒送到嘴边,看着男人似笑非笑的说:“难得今天晚上这位先生有雅兴,那么我就和这位先生做一个游戏,请在场所有的朋友帮我们做一个见证,大家觉得可以嘛?”

现场立刻有人喊到可以,这样的场合起哄的人自然不少。

她轻轻抬手,台下众人禁声,扭头看向此刻正色眯眯看着自己的男人问:“不知这位先生意下如何?”

“可以,美人要玩游戏,我一定奉陪到底。163女人网”油光男此刻酒精上脑,说话都不带过脑子的。

“那么我先说一下游戏规则,这位先生想脱下我的裙子,我想完成他的心愿,游戏很简单,我当着大家的面脱下身上的裙子,就让这位先生包下今天晚上在场所有朋友的开销,对了……还有包房里的。”女人看着油光男带着浅浅的笑容。

然而大家却只能看到她的嘴角微翘,和明亮的眸子,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油光男一愣,酒精上脑的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思考,而是直接应了下来,现在他就想扒下面前这个女人的衣服。

“好。”他想也没想的答应。

第2章 愿赌服输

这样的时刻总有好事的人想出来抢个风头,见此情形台上立刻有人喊道,“如果你自己脱不下自己的裙子呢?”

“那……今天晚上谁能为大家买单我就跟谁走如何?”穆景甜更加是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此刻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话语中带着一种坚定和自信。

台下有人吹起了口哨,更有人嚣张的说让女人别脱了跟他走吧。

韩俊丰兴奋的回头看着穆凌峰说:“要不你来买单让她跟你走?”

穆凌峰回头一记冷眼,韩俊丰立刻禁了声,这位爷生气那可不是吹的,至少现在他可不想殃及无辜呀。

两人皆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静静的站在人群中看着事态发展。

“脱……脱……脱……脱……”台下一声声很有节奏的喊着。

穆景甜在大家的注视下,两手慢慢放到了自己的衣领处,妩媚一笑,在众人的期待中,轻轻一拽裙子破碎,她双手高举被撕碎的裙子,动作很暴力……确很刺激。

大家期待中的一幕没出现,只见女人身上还穿着一个小背心,下身穿着短裤,腰的位置露出十厘米,肚脐露在外面。

这种穿着很常见,跑步的时候,练瑜伽的时候,做体操的时候,女人不都是这样的穿法吗?

全场再次沸腾起来,面泛油光的男人傻眼了,脱下裙子之后的情形他想像的可不是这样的,然而由不得他说话,有人比他更快。

“愿赌服输,接下来大家便可感谢这位先生的大方。”穆景甜说完后,便下台向后面走去。

早就站在一角的管事人方姐,给酒吧里的其他女人一个眼神,女人们立刻心领神会的一涌而上,将男人包围了起来,男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台下众人早已疯狂起来,有人买单,大家都是玩了命的点。

韩俊丰一手摸着下巴,兴趣正浓,没了刚才笑嘻嘻的样子,更是多了一分认真,似自言自语道:“这小妞有意思,我要将她收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穆凌峰淡淡的回头扫了一眼正在算计的韩俊丰,抬腿就走。

转身之后,穆凌峰俊眉拧起,刚才台上的女人……和一个人很像。

……

转弯处穆景甜就被人大力拽了进去。

“你这丫头玩上瘾了?要不是我刚才让她们上去,我看你怎么收常”方姐责备道,景甜从来到酒吧后一直都是跟着她,她心疼这个姑娘一直当她是妹妹一般,说话自然也是带上了教训的口吻。

穆景甜一见是方姐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方姐你真是要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色狼呢。”

“色狼?谁敢色你呀,不被你坑就不错了。”方姐笑呵呵的说道。

穆景甜见四下无人,拿下了碍事的面具,甜甜一笑,俏皮的说:“方姐你真是说笑了,我怎么会坑人呢?我可是良好公民,刚才那是一个游戏说好了愿赌服输的,你都不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撕衣服的,不然今天晚上我的清白就毁了。”

“你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方姐笑骂道,这丫头就是有让人喜欢的本事。

两人说话说的正起劲,谁也没有注意到拐角处有人路过时,在那里愣了几秒才离开。

……

穆凌峰冷着一张俊脸进了他们四人常约的包房,身后传来韩俊丰的叫声,“等等我呀凌峰,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包房里早到的两人,白天伟与叶辰齐齐抬头看向门口,便看到韩俊丰冷着脸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急急赶进来的韩俊丰。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穆凌峰没有说话,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随手点燃了一支烟。

韩俊丰没有看到穆凌峰的脸色,而是直接冲过去对着白天伟与叶辰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们两个来得早真是太可惜了,都没有看到刚才外面精彩的一幕。”不等两人回答,他又接着说道:“我终于知道这些年为什么一直身在花丛中,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为谁停下来,今天晚上见过她之后,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心跳,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得到手。”

“你们玩吧,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穆凌峰将手中未抽完的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便离开了。

白天伟与叶辰两人相视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凌峰你刚来还没有坐呢,这就走了?”叶辰在身后喊道,而穆凌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房。

唯有韩俊丰心心念念的还想着刚才的女人,没有缓过劲来

……

清晨

穆家主宅。

“穆景甜你站祝”一个趾高气扬极为不满的声音从二楼传出。

穆景甜按在别墅大门门把上的手一顿,十分无奈,特别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从小到大一直欺负她的姐姐穆凌华,穆家唯一的正牌千金。

她转身低头慢慢走到了二楼楼梯口,似头也不敢抬的轻声叫道:“姐……姐姐。”

穆凌华慢悠悠的下楼,眼神中透过一丝阴狠,待还有两个台阶时,直接将一个四皆纸大小的相框砸到穆景甜头上,嘴里喋喋不休的说道:“穆景甜还真是没想到,你这个小贱~人竟然有这种本事,我们学校王子白天阳给你的,他竟然给你画素描,我们两个人的学校可以横跨整个C市了,肯定是你跑去勾引他的。”

穆凌华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吃痛的后退一后,低头看着已经摔到地上玻璃茬子四处溅的相框,让她一阵阵莫名其妙。

白天阳是谁?她认识吗?别人画,她都没有去要侵犯肖像权的钱,就被穆凌华打了,这个仇她记下了。

穆凌华站在台阶上狠狠的瞪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穆景甜早已被她千刀万刮,“说话呀,你以为你低着头承认错误就没事了吗?”

至始止终穆景甜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静静的站在一边等着姐姐穆凌华的责骂……

这便是她,在穆家人面前,任打任骂,软弱可欺的穆景甜。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在楼下响起。

第3章 生吞活剥

穆志成与老婆孙曼文从三楼下来,两人都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谁也没有上前去阻止。

穆景甜忍受着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今天又要去医院花钱看脸了,不然晚上的演出就没戏了……

“你倒是说话呀,你用的什么手段勾引的白天阳?”见穆景甜一直都没有说话,好似无声的承认了这一切,穆凌华便更加生气,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她。

“姐……我……我没……”

“凌华你这是干什么,大清早的生这么大的气,大家闺秀就要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不要动不动就对什么阿猫阿狗都生气,有失你的身份。”孙曼文走到女儿身边,连声劝道。

穆志成见到这样的场景早已无动于衷,视而不见,直接越过几人去了餐厅。

穆景甜垂在两侧的手紧了又紧,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这种难听的话在穆家她听到的早已不是一次二次了,所以深呼吸……深呼吸,她还能忍,还能忍……

再给她一点点时间,再给她一点点时间,在穆家忍了十几年,不能因为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放弃爸妈正真的死因。

穆凌华弯腰从地上捡起相框里的那张纸,递到孙曼文面前,不满的撒娇道:“妈~你看看,你看看嘛,这是天阳亲手画的,竟然是送给这个小贱~人的,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打听到的,知道了景甜是我妹妹,就非要让我把这个东西拿回来给景甜,而且还让我跟景甜说,他喜欢她,你说……你说这口气我怎么咽的下去嘛,我对天阳的感情你也不是不知道。”说着她回头指着穆景甜十分笃定的又补充了一句,“肯定是这个小贱~人对我们家不所不满,所以才跑去勾引天阳的,咱家谁不知道我喜欢天阳。”

孙曼文接过女儿手中的画像,只是看了一眼便扔了,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穆景甜,冷声问:“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妈……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穆景甜十分委屈的说道,她微微抬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看着孙曼文与穆凌华的眼神,她便知道今天这两个人不会善罢甘休。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这个怎么解释?”孙曼文一手指着地上的画像,随后佯装苦口婆心的说:“景甜我给你学费和生活费不是让你去学校玩的,而是让你去学校上学,学东西的,你看看你这,刚上大一没几天就整了这么一出,不然这大学我看就别上了,等到了年龄,妈给你找个好人,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做做家务什么的,没事也不要出去乱晃了。”

“妈我看这样挺好的,就让她……”

“夫人,老爷让您和小姐去餐厅,大少爷昨天来了,我现在上楼去请大少爷与二小姐下来吃饭。”穆凌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穆管家打断了。

一听穆家大少爷穆凌峰昨天晚上回家住了,孙曼文与穆凌华都如见鬼一般,脸色变了又变。

穆凌华忙转身拉着孙曼文的胳膊,一脸焦急不安的表情,轻声撒娇道:“妈~他怎么……”

“闭嘴,这里是说话的地方嘛。”孙曼文临危不乱,小声呵斥自家不长眼的女儿,这才收了收情绪,大声说道:“凌华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景甜再怎么说也是你妹妹,走吧你爸爸叫呢,我们去餐厅。”

“哼。”穆凌华气得直跺脚,但也不敢太放肆,狠狠的瞪了穆景甜一眼,只好乖乖先跟着孙曼文去餐厅。

管家也没有出声,而是直接去二楼请穆凌峰吃饭。

早就已经站在二楼拐角处了穆凌峰,看完了一出戏,眼神还在穆景甜身上,丹凤眼微眯,深邃的目光看不到任何情绪,见管家上来,他这才走了出来。

穆景甜依旧低头站在原地,默默的悲哀两声,真倒霉,一想到穆凌峰回家住,她也是十分惊悚。

在她的记忆里,穆凌峰从二十岁搬出穆家后,从来没有回来住过,就算是穆家的家庭聚餐日,或者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忙到半夜,他都不会留下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无论多晚,穆家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地方,而外面他的公寓才是真正的家。

听到均匀的脚步声,穆景甜忙低头,将地上的大玻璃茬子飞快的捡了捡,转身从楼梯下回了自己房间拿清洁用具,她需要将穆凌华制造出来的垃圾清理干净,不然一会又是事,另一方面她不想见到穆凌峰。

穆凌峰看着匆匆捡了大玻璃茬子,慌忙离开的穆景甜,微微挑眉,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那张画像,不动声色的去了餐厅。

穆景甜飞快的收拾了穆凌华制造的残局,将垃圾收起来,再次回自己房间,一手拿着双肩背一手拿着垃圾准备悄悄的出门时穆管家走了过来。

“大叔……”她殷勤一笑,穆管家此刻能出现在她的房间门口,无非就是一个事……来传达穆家人的指意。

穆管家从她五岁进了穆家开始,虽然他很少去帮助自己,但也从来没有在背地里害过自己,总之是一碗水端平,拿她和其他的下人一样,只要不犯错一切都好说,但毕竟自己名义上也是穆家的二小姐,所以他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视而不见。

“二小姐,老爷请您去餐厅吃早饭。”

“碍…”穆景甜十分惊讶,不过她心中倒是祈求穆家人同往常一样不用管她就好,今天穆凌峰那个冷面大少爷回来了,真心不想去吃饭,她怕消化不良……

但问题是,这些人真有这么好心叫她去吃饭?

看着穆管家离开的背影,穆景甜十分无奈的将垃圾放到垃圾桶里,将包放回自己的床上,这才极不情愿的去了餐厅。

此刻餐厅里四人早已落坐,穆志成身为一家之主,自然坐在主位上,而孙曼文穆家的女主人却坐在穆志成的右手边,左边的位置俨然是被穆志成疼爱到骨子里的穆凌峰占了,穆凌华自然是跟着孙曼文,坐在孙曼文的下首。

第4章   听我解释

穆景甜看了一眼,不仅不慢的走到了穆凌峰的下首边,战战兢兢的坐下,每次穆凌峰回来孙曼文母女三人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坐在一起,而她这个被穆家勉强收养的养女自然就成了这个顶雷的。

她刚刚坐下便感受到来自左边的冷气,现在虽然是夏天,天气炎热,可是穆家的别墅里早就开了空调,这空调的冷气已经够足,现在再加上穆冷峰自带的冷气,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她一直低着头看着桌沿,左边的男人动了,手里似乎拿着一张纸在十分认真的看着,让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画得真不错。”穆凌峰冷冷的口气中,听不出喜怒哀乐,但说这样的话真不像他的风格。

穆景甜微微抬头便看到穆凌峰手中的那张画像,如同被吓到一般,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发白,连身体都不由的颤抖起来,嘴里颤颤巍巍的叫道:“大……大哥……您……听我解释。”

她似一个被吓破胆的柔弱小姑娘一般,站在一边勉强说了一句话,就没下文了。

而她内心真真的独白是……

白天阳你到底是哪个煞星呀,老娘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没事画什么画像呀,这下惨了,刚刚被穆凌华那个疯婆子打了一下,这下又被穆凌峰这个脾气怪异的家伙提起来,总让人有种要被临时处死的感觉呀。

这幸亏穆凌诗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还没有下来,这万一她要是下来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外加穆凌华,她……她不得被玩死呀。

“干什么呀,这么大清早的,吃什么饭……”穆凌诗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半眯着眼睛,边走边打着哈欠极不情愿的说着,但当她迷迷糊糊看到穆凌峰时,整个人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默默的站在门口像小孩子一般喊了一声,“大哥。”

“嗯。”穆凌峰淡淡的应道,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穆凌诗,此刻他只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画。

一桌子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穆凌峰什么意思。

穆凌峰在穆家可谓就是一家之主,因为穆志成只有这一个儿子,并且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所生,所以对穆凌峰,穆志成可谓是……儿子要头绝对不给心的那种。

穆景甜被吓得站在一边,低着头,就同小学生犯了错一般,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而最后来的穆凌诗看也没看穆景甜一眼,只能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了自家姐姐穆凌华的身边,观察着这一切。

“峰儿怎么了?”穆志成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没事。”穆凌峰冰冷的脸上一丝丝表情都没有,反而看着穆凌华说道:“凌华这是你的东西吧,掉地上了。”

穆凌华疑惑的看着穆凌峰,一时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好在孙曼文眼明手快笑呵呵的接过了那张穆景甜的素描画。

“凌华你大哥给你的,赶紧接着。”孙曼文冲穆凌华摆眼,将那张画像放到了穆凌华的手中。

穆景甜站在一边,因用力过度指甲陷进肉也丝毫没感觉到疼,果然穆家没有一个好东西,穆凌峰一把柴火加的,穆凌华还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果然……

如果穆景甜想象的一样,有了穆凌峰的默许,孙曼文带着穆凌华与穆凌诗三人轮番上阵,真是吃不到狐狸还惹了一身的骚……

早饭没吃饭,反而让孙曼文有机可趁,表示让她以后学做饭,以后每天放学不许在学校里逗留必须回家做饭。

这都哪里跟哪里呀,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穆凌峰脑子是不是起泡了,竟然说最近一段时间都要回家来祝

这可把穆志成高兴坏了,然而其他三人……皮笑肉不笑,明明不欢迎但也没办法只能笑脸相迎,而她这个小小炮灰便成了几人的出气筒。

今天原本计划是先去学校,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可以接的,这么一来她便窝在家里一整天哪里都没有去,一直在头疼晚上做饭的事情,现在做饭真的是头等大事。

她可是发过誓的,能吃到她亲手做的饭的男人一定要是她特别爱的男人才可以,所以今天这顿饭她是做定了,只是有什么办法让她们不吃呢???

纠结郁闷了一整天的她,下午四点便进了厨房,一个人在里面做,谁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做什么,连给一个给她打下手的都没有,这些原因都要归功于……孙曼文女士,美名其曰为,为了锻炼穆景甜的独立性,所以以后做饭只能是她自己做。

六点半穆家开饭,所有人都已经齐坐一桌,就连穆凌峰都早早回来坐在一边,等着开饭。

穆凌身回家穆志成十分开心,冲一旁管家说道:“管家上菜吧。”

“是老爷。”管家默默的走向厨房,今天下午二小姐从进了厨房还没有出来过,也不知道饭做的怎么样了。

“叩叩叩……二小姐饭好了吗?老爷已经让开饭了。”管家低声喊道,生怕餐厅里的人听到。

穆景甜扭头看了一眼放在厨台上的菜,长叹一口气,勉强带着一抹微笑打开了门,“管家好了。”

管家朝穆景甜的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放了好几个菜,不过每个菜都已经用盖子盖上,并且……厨房弄的是一团糟,这从来没下过厨的二小姐,突然让她下厨真是有点为难了。

“好吧,那就赶紧上菜吧。”管家催促道。

穆景甜忙转身端着菜走出去,看到餐桌上的人,她微微蹙眉,这些人都是来看笑话的吧,就连平时从来不在晚饭桌上出现的穆凌诗都坐在那里等了,真是天要亡她呀。

认命的将菜放到桌上,转身正欲去厨房将剩下的菜端上了,就看见管家带着佣人给端了上来,她只能一个个去打开。

穆志成看着穆景甜倒是十分赞赏的点点头,连语气都变得好了起来,“没想到景甜还有这种才华,做饭都难不到你,一下还真能做出这么多菜。”

狼性老公,玩刺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狼性老公 或 玩刺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总裁的绯闻娇妻》《总裁的绯闻娇妻》

    原标题:《总裁的绯闻娇妻》《总裁的绯闻娇妻》书名:总裁的绯闻娇妻第001章:礼物宋灿笔直的站在一扇虚掩的房门前,透过门光观赏着一男一女,聆听那甜蜜又粗鄙的谈话内容。“谦,嗯……你说……你说说,我跟我姐姐,你更喜欢谁?”女人微喘着气,娇声问道。“当然是宝贝你了!你可比你姐姐听话多了!”男人的语气显得有些急迫,同样喘着粗气。明明是三伏天,宋灿却有一种透心凉,心飞扬的感觉,并且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这房间是她的,里面的所有的东西,包括现在躺在床上的男人,也是她的!至于那个女人,正好是她的亲妹妹。这时,他

  • 《错把深情付流年》《错把深情付流年》

    原标题:《错把深情付流年》《错把深情付流年》小说:错把深情付流年1.现世安稳9月13号下午2:35分这原本是一个平常的日子,而我之所以印象这样深刻,是因为那一天我的车被人追尾了。那天我下了车抱着胸站在我的别克车屁股旁。从另一辆车上的下来的一个大约三十来岁的少妇此时正弯腰检查着我的车屁股。她那虔诚的姿态让我心中的火灭了一大半。“姐姐!”她终于抬头,这一喊又把我火气喊上来了,姐什么姐,谁是她姐呢?我挑着眉看她,不说话。“我仔细检查过了,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你看,警察同志和保险公司的朋友们也忙,咱能不能

  • 《婚床上的流浪》《婚床上的流浪》

    原标题:《婚床上的流浪》《婚床上的流浪》小说:婚床上的流浪第一章放荡不羁的男人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轻薄而柔和的洒在宋悦心的脸上,让她面部的轮廓更为立体,如果,她不戴那副老旧的黑框眼镜,会漂亮许多。但,她习惯了将真实的自己隐藏,这样,才有安全感。墨玉般的黑眼仁即便是有厚厚的镜片遮挡,依然闪闪发亮,其中的灵动的光芒被她敛在了低眉顺眼的那一刻,旁人看得到的,只有木讷和冷漠。宋悦心从LV大挎包里取出一把点缀了粉色蝴蝶结缎带的钥匙,打开别墅的大门,换上拖鞋,就像在自己家中一般随意,直奔主人的卧室。厚

  • 《我的午夜阳光》《我的午夜阳光》

    原标题:《我的午夜阳光》《我的午夜阳光》小说名:我的午夜阳光第1章她就是我的新欢阳光正好从街角的对面斜照过来,整面透明的玻璃墙,没有窗帘的遮挡直直晒到夏薇薇身上。明明不是炎热的天气,却让夏薇薇的额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自从母亲的病情加重之后,夏薇薇就开始了辍学打工生涯。她白天在这家餐厅里面做服务员,晚上还要兼职家教。夏薇薇觉得两份兼职对她来说,收入还是太少,她每天都把自己忙的筋疲力尽,但是却远远不够母亲的治疗费。夏薇薇知道,自己不能放弃,她必须努力,才能让母亲安心治疗。离开学校是无奈的选择,只是涉

  • 《诡闻异案》《诡闻异案》

    原标题:《诡闻异案》《诡闻异案》小说:诡闻异案第1章卷语:如果这个世界有悬案,那只能说明,你遗漏了什么……恐惧的双眸之中,充满了血丝,扭曲的脸庞上,满是痛苦与折磨的神情。一把锋利的壁纸刀顺势割下,他的脑袋无力的垂在了脖颈前,他痛苦的想要嚎啕,却只能发出犹如风中鬼吼一样的呜呜声……“哎……”一声叹息,仿佛是失望,又仿佛是可怜,随后,那恐惧的双眸中,倒映出一个人影,随之,寒光一闪,他的记忆,永远的定格在了那最后的画面……“西城区东胜路333号……呃,应该就是这里吧?”韩蕊穿着一身清爽的连衣裙,饱满挺

  • 《眉上砂》《眉上砂》

    原标题:《眉上砂》《眉上砂》小说名字:眉上砂第1章秋风袭袭,平日里炎热得叫人生不出半丝欢愉的大漠终于有了些许凉意,正是一年中最难得的舒爽之际。而与温度适宜的大漠相比,隔了几千里的洛阳城却似染上了寒疾般,凛冽的大雪纷飞不止,纵使洛阳城里娇滴滴的贵人们披上了裘袄,抱起了暖炉,却依旧冷得瑟瑟发抖。于是乎,打着贵人、公主们避寒的名头,大汉的先遣军队已于七日前驻扎到了玉门关城内。此消息一传到西域三十六国,诸国的议事厅便顿时炸开了锅。汉武帝开通西域道路,列四郡之时,玉门关随之设立。丝绸之路中断以前数十载,玉

  • 《嗨,豆芽小姐》《嗨,豆芽小姐》

    原标题:《嗨,豆芽小姐》《嗨,豆芽小姐》小说名:嗨,豆芽小姐第1章认识窦芽小姐如茵的草地上,一场婚礼正在举行。身穿洁白婚纱的新娘子美不胜收,巧笑倩兮,不由得让人眼前一亮。而新郎就有些相形见拙了,正值盛夏,身形微胖的新郎穿着西装,热得大汗淋漓,衬衫的衣领都被汗水浸透了,变得软沓沓的。台上,临时转换角色扮演神父的司仪一本正经的问道:“宋翊龙先生,你愿意娶你身边的窦芽小姐为妻,无论富裕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都对她不离不弃,直到永远吗?”或许是太过紧张的缘故,新郎说话都有些结结巴巴,“我……我……

  • 《曾有少年荏苒时光》《曾有少年荏苒时光》

    原标题:《曾有少年荏苒时光》《曾有少年荏苒时光》小说:曾有少年荏苒时光第1章你好陌生人(1)虽然已经是初夏,但是连日的阴雨,让入夜的天台还是有点微凉。徐六月试探地伸出一只脚,探出头瞄了一眼遥远的地面,只是看了一眼,心肝就扑通扑通地开始乱跳。她双手下意识抓紧了栏杆,仍然下不了那必死的决心——这可是七楼,跳下去就真的没命了!天色微暗,学校里已经空无一人了,教学楼里也是空荡荡的,徐六月上来的时候一个人都没见到。学校顶楼的锁形同虚设,用发卡轻轻一撬便开了。这一路没有什么阻挡住徐六月,徐六月才顿悟要离开一

  • 《重生之嫁给大明星》《重生之嫁给大明星》

    原标题:《重生之嫁给大明星》《重生之嫁给大明星》小说书名:重生之嫁给大明星第一章北京晚高峰的地铁简直是地狱模式,姚梓言在排队的时候就感到包里手机提示音响个不停,一直到被人群涌进地铁,找到个角落壁虎一样贴在车厢上,头发散乱狼狈不堪,才敢松了一口气,从抱在胸前的包里把手机摸了出来,一看见贴吧微博微信群QQ群各处蹦出来那些提醒信息,顿时头都大了。“我去!你们是不是傻!这种时候安静如鸡就好了嘛,还真情实感地往上冲!”她费劲地发出去一条微信,被背后挤得一口气没上来,差点连舌头都上去帮着打字。顿时又一大波消

  • 《亲亲老婆:宠你没商量》《亲亲老婆:宠你没商量》

    原标题:《亲亲老婆:宠你没商量》《亲亲老婆:宠你没商量》小说名:亲亲老婆:宠你没商量第一章新婚浓郁的香气扑鼻,玫瑰色的大床,被刷成玫瑰色的墙以及紫色纱帘。相当艳丽以至于有些俗气的婚房。一个挺拔的身影摇摇晃晃地走到门口,灯啪的一声被熄灭了。林梦琪是跟在唐梓晨身后走进来的,她穿着白色的婚纱,听到灯灭的声音纯净的水眸一颤,心头亦是一惊:这男人,怎么刚进屋就把灯熄了?他有这么讨厌自己吗?瞬间暗下的环境让她不太适应,她扶着墙壁,小心摸索着来到卧室北面的小床边。唐梓晨关了灯就直接走到床边,枕着交叉的双手躺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