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狼性老公,玩刺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2 2:15: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狼性老公,玩刺激!

第1章  衣服被撕

C市!

酒吧一条街,灯红酒绿,妖孽横生,满是穿着不三不四的青年,也有表里不一的男男女女,穿得西装革履,笑容却是藏不住的猥~琐,看到有美女穿着短裙经过,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酒吧后巷,穆景甜大步流星的走着,十分着急,眼看就要到酒吧后门,身后突然跑出来一个男人,一把抓住她的手。

她下意识的后退,但男人虽然全身是血力气依旧大的惊人,抓着她死死不放。

“姑娘麻烦帮我保管,一定不要让它落入穆……”

穆景甜眼睁睁的看着男人倒在地上,而她的手中却多了一个带血的U盘,正在她发愣时远处传来了声音。

“给我找他已经中枪了,跑不了多远。”男人的声音十分阴狠。

穆景甜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男人,再看看手中的U盘,刚想弯腰将男人扶起来,却见男人睁开眼看着她嘴里说了一个字。

“走……”

她扭头一看,那帮人已经快走过来,她焦急的看了地上出气多于进气的男人,站起身子大步流星般跑进了最后一家酒吧的后门。163女人网

刚刚进门就听到方姐不满的声音传来,“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迟到,都什么时候了你还不赶快去准备,趴在门上看什么呢?”

穆景甜没空跟方姐解释,眼睛眨也不眨的透过猫眼看着外面,只见后面那帮人上来便冲着已经倒在地上的男人开了一枪,打在心脏的位置。

她倒吸一口冷气,不由的用手捂住了嘴巴,眼睁睁的看着那帮人在男人的身上搜东西,她慌忙转身,心有余悸。

“怎么了?外面发生什么事情了一惊一炸的。”方姐上前,透过猫眼看去,不由的咂舌,“看看这些人,天天都要弄死个人,行了快走吧,一会该你出场了你衣服还没换呢。”

穆景甜在惊魂未定中被方姐拉了出去,带到了化妆间,一边给她拿着衣服,一边唠叨着,“你快点今天周四,来的人很多呢。”

“恩,好的方姐。”她终于找回了一丝丝自己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手中带血的U盘,她忙找纸将U盘擦干净,然后用纸包了起来,塞进了文胸内,一会她要上台演出没有口袋装是一方面,那个人用性命换来的东西,肯定是十分重要的,放在包里她不放心,“方姐我去个卫生间。《狼性老公,玩刺激!》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她需要去将自己手上的血迹洗干净。

“你快点,一会时间来不及了。”

“知道了。”穆景甜应了一句,便出门快速的朝卫生间走去,幸亏……化妆间离卫生间不远,刚刚进了卫生间她便听到了外面有动静。

“给我找,东西肯定被那个女人拿走了。”

刚才那个男人,穆景甜一下便听出了声音,忙打开隔断走了进去,静静听着外面的动静,待几个离开之后,她这才慌慌张张的从隔断走了出去,在洗手台子上将手上的血迹洗干净,小心翼翼的出了卫生间,快速跑回了化妆间。

刚刚一进门就被方姐拖去换衣服,化妆,然后上台。163女人网

这个酒吧是酒吧一条街最靠里面的一个,也是最不起眼的酒吧,不过此刻酒吧早已人满为患。

酒吧高台上,穆景甜戴着狐狸面具深情的唱着一首英文歌,身穿大红色长裙,红色的面具,头发高高的挽起,活脱脱的像个精灵。

有人听得入迷,有人在一边交头接耳说着属于他们的悄悄话,有人则色眯眯的看着台上的人,有种想将她吃掉的冲动。

这个鱼龙混杂的地方,当然什么人都有,有人只是想想,有人便敢大胆的去做。

两个身着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走在前面的人面无表情,一脸冷俊,看也不多看一眼便打算越过人群往包房走去。

而后面的男人则笑嘻嘻的左看右看,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他看似在好奇的打看,但其实什么也没有入他的眼。

台上穆景甜看到那两个男人一愣,有片刻失神,但就在她失神的时候一个面泛油光的男人冲上了台,在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扯开了穆景甜的长裙,嘴里还大大咧咧的叫嚣着:“都已经站在这里了,还装什么装,快把裙子撕开给老子看看你的大白腿。原文163nvren.com

歌声同音乐声戛然而止……众人皆将目光移到了女人的身上。

穆景甜的失神只是片刻,因为她想起来,自己此刻是戴着面具的,就算是穆家大少爷穆凌峰肯定也是认不出她来的,没了顾忌她回头冷冷的瞪着面泛油光的男人,轻轻一拽,只听见裙子撕裂的声音,‘滋啦……’一声全场哗然。

闻声,要穿过人群笑嘻嘻的男人拽住了面容冷俊的男人,嘴里饶有兴趣的说:“凌峰有好戏看。”

穆凌峰回头丹凤眼冷冷的瞪了韩俊丰一眼,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愣篆…台上的女人好眼熟。

裙子被撕到大腿根,台上男人的眼珠子都直了,狠不得此刻就将她扒光,油光男伸手上去便想摸。

穆景甜狠狠的打开了他的手,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咸猪手,话筒送到嘴边,看着男人似笑非笑的说:“难得今天晚上这位先生有雅兴,那么我就和这位先生做一个游戏,请在场所有的朋友帮我们做一个见证,大家觉得可以嘛?”

现场立刻有人喊到可以,这样的场合起哄的人自然不少。

她轻轻抬手,台下众人禁声,扭头看向此刻正色眯眯看着自己的男人问:“不知这位先生意下如何?”

“可以,美人要玩游戏,我一定奉陪到底。推荐163nvren.com”油光男此刻酒精上脑,说话都不带过脑子的。

“那么我先说一下游戏规则,这位先生想脱下我的裙子,我想完成他的心愿,游戏很简单,我当着大家的面脱下身上的裙子,就让这位先生包下今天晚上在场所有朋友的开销,对了……还有包房里的。”女人看着油光男带着浅浅的笑容。

然而大家却只能看到她的嘴角微翘,和明亮的眸子,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油光男一愣,酒精上脑的他已经没有太多的思考,而是直接应了下来,现在他就想扒下面前这个女人的衣服。

“好。”他想也没想的答应。

第2章 愿赌服输

这样的时刻总有好事的人想出来抢个风头,见此情形台上立刻有人喊道,“如果你自己脱不下自己的裙子呢?”

“那……今天晚上谁能为大家买单我就跟谁走如何?”穆景甜更加是想也不想的回答道,此刻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的话语中带着一种坚定和自信。

台下有人吹起了口哨,更有人嚣张的说让女人别脱了跟他走吧。

韩俊丰兴奋的回头看着穆凌峰说:“要不你来买单让她跟你走?”

穆凌峰回头一记冷眼,韩俊丰立刻禁了声,这位爷生气那可不是吹的,至少现在他可不想殃及无辜呀。

两人皆没有要走的意思,而是静静的站在人群中看着事态发展。

“脱……脱……脱……脱……”台下一声声很有节奏的喊着。

穆景甜在大家的注视下,两手慢慢放到了自己的衣领处,妩媚一笑,在众人的期待中,轻轻一拽裙子破碎,她双手高举被撕碎的裙子,动作很暴力……确很刺激。

大家期待中的一幕没出现,只见女人身上还穿着一个小背心,下身穿着短裤,腰的位置露出十厘米,肚脐露在外面。

这种穿着很常见,跑步的时候,练瑜伽的时候,做体操的时候,女人不都是这样的穿法吗?

全场再次沸腾起来,面泛油光的男人傻眼了,脱下裙子之后的情形他想像的可不是这样的,然而由不得他说话,有人比他更快。

“愿赌服输,接下来大家便可感谢这位先生的大方。”穆景甜说完后,便下台向后面走去。

早就站在一角的管事人方姐,给酒吧里的其他女人一个眼神,女人们立刻心领神会的一涌而上,将男人包围了起来,男人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台下众人早已疯狂起来,有人买单,大家都是玩了命的点。

韩俊丰一手摸着下巴,兴趣正浓,没了刚才笑嘻嘻的样子,更是多了一分认真,似自言自语道:“这小妞有意思,我要将她收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穆凌峰淡淡的回头扫了一眼正在算计的韩俊丰,抬腿就走。

转身之后,穆凌峰俊眉拧起,刚才台上的女人……和一个人很像。

……

转弯处穆景甜就被人大力拽了进去。

“你这丫头玩上瘾了?要不是我刚才让她们上去,我看你怎么收常”方姐责备道,景甜从来到酒吧后一直都是跟着她,她心疼这个姑娘一直当她是妹妹一般,说话自然也是带上了教训的口吻。

穆景甜一见是方姐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方姐你真是要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色狼呢。”

“色狼?谁敢色你呀,不被你坑就不错了。”方姐笑呵呵的说道。

穆景甜见四下无人,拿下了碍事的面具,甜甜一笑,俏皮的说:“方姐你真是说笑了,我怎么会坑人呢?我可是良好公民,刚才那是一个游戏说好了愿赌服输的,你都不知道我是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决定撕衣服的,不然今天晚上我的清白就毁了。”

“你这是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方姐笑骂道,这丫头就是有让人喜欢的本事。

两人说话说的正起劲,谁也没有注意到拐角处有人路过时,在那里愣了几秒才离开。

……

穆凌峰冷着一张俊脸进了他们四人常约的包房,身后传来韩俊丰的叫声,“等等我呀凌峰,你走这么快干什么?”

包房里早到的两人,白天伟与叶辰齐齐抬头看向门口,便看到韩俊丰冷着脸走了进来,身后跟着急急赶进来的韩俊丰。

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来,穆凌峰没有说话,走过去坐在了沙发上,随手点燃了一支烟。

韩俊丰没有看到穆凌峰的脸色,而是直接冲过去对着白天伟与叶辰讲述刚才发生的事情。

“你们两个来得早真是太可惜了,都没有看到刚才外面精彩的一幕。”不等两人回答,他又接着说道:“我终于知道这些年为什么一直身在花丛中,却从来没有想过要为谁停下来,今天晚上见过她之后,我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心跳,她就是我心中的女神,这个女人我一定要得到手。”

“你们玩吧,我还有点事,先回去了。”穆凌峰将手中未抽完的摁灭在烟灰缸里,起身便离开了。

白天伟与叶辰两人相视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凌峰你刚来还没有坐呢,这就走了?”叶辰在身后喊道,而穆凌峰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包房。

唯有韩俊丰心心念念的还想着刚才的女人,没有缓过劲来

……

清晨

穆家主宅。

“穆景甜你站祝”一个趾高气扬极为不满的声音从二楼传出。

穆景甜按在别墅大门门把上的手一顿,十分无奈,特别不想听到这个声音,从小到大一直欺负她的姐姐穆凌华,穆家唯一的正牌千金。

她转身低头慢慢走到了二楼楼梯口,似头也不敢抬的轻声叫道:“姐……姐姐。”

穆凌华慢悠悠的下楼,眼神中透过一丝阴狠,待还有两个台阶时,直接将一个四皆纸大小的相框砸到穆景甜头上,嘴里喋喋不休的说道:“穆景甜还真是没想到,你这个小贱~人竟然有这种本事,我们学校王子白天阳给你的,他竟然给你画素描,我们两个人的学校可以横跨整个C市了,肯定是你跑去勾引他的。”

穆凌华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她吃痛的后退一后,低头看着已经摔到地上玻璃茬子四处溅的相框,让她一阵阵莫名其妙。

白天阳是谁?她认识吗?别人画,她都没有去要侵犯肖像权的钱,就被穆凌华打了,这个仇她记下了。

穆凌华站在台阶上狠狠的瞪着她,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穆景甜早已被她千刀万刮,“说话呀,你以为你低着头承认错误就没事了吗?”

至始止终穆景甜都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喘一个,静静的站在一边等着姐姐穆凌华的责骂……

这便是她,在穆家人面前,任打任骂,软弱可欺的穆景甜。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在楼下响起。

第3章 生吞活剥

穆志成与老婆孙曼文从三楼下来,两人都冷冷的看着这一切,谁也没有上前去阻止。

穆景甜忍受着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疼,今天又要去医院花钱看脸了,不然晚上的演出就没戏了……

“你倒是说话呀,你用的什么手段勾引的白天阳?”见穆景甜一直都没有说话,好似无声的承认了这一切,穆凌华便更加生气,恨不能生吞活剥了她。

“姐……我……我没……”

“凌华你这是干什么,大清早的生这么大的气,大家闺秀就要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不要动不动就对什么阿猫阿狗都生气,有失你的身份。”孙曼文走到女儿身边,连声劝道。

穆志成见到这样的场景早已无动于衷,视而不见,直接越过几人去了餐厅。

穆景甜垂在两侧的手紧了又紧,唇紧紧的抿成了一条线,这种难听的话在穆家她听到的早已不是一次二次了,所以深呼吸……深呼吸,她还能忍,还能忍……

再给她一点点时间,再给她一点点时间,在穆家忍了十几年,不能因为眼前的这两个人就放弃爸妈正真的死因。

穆凌华弯腰从地上捡起相框里的那张纸,递到孙曼文面前,不满的撒娇道:“妈~你看看,你看看嘛,这是天阳亲手画的,竟然是送给这个小贱~人的,他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打听到的,知道了景甜是我妹妹,就非要让我把这个东西拿回来给景甜,而且还让我跟景甜说,他喜欢她,你说……你说这口气我怎么咽的下去嘛,我对天阳的感情你也不是不知道。”说着她回头指着穆景甜十分笃定的又补充了一句,“肯定是这个小贱~人对我们家不所不满,所以才跑去勾引天阳的,咱家谁不知道我喜欢天阳。”

孙曼文接过女儿手中的画像,只是看了一眼便扔了,将所有的矛头都指向了穆景甜,冷声问:“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妈……我没有,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穆景甜十分委屈的说道,她微微抬头,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看着孙曼文与穆凌华的眼神,她便知道今天这两个人不会善罢甘休。

“不知道怎么回事?那这个怎么解释?”孙曼文一手指着地上的画像,随后佯装苦口婆心的说:“景甜我给你学费和生活费不是让你去学校玩的,而是让你去学校上学,学东西的,你看看你这,刚上大一没几天就整了这么一出,不然这大学我看就别上了,等到了年龄,妈给你找个好人,这段时间你就在家里做做家务什么的,没事也不要出去乱晃了。”

“妈我看这样挺好的,就让她……”

“夫人,老爷让您和小姐去餐厅,大少爷昨天来了,我现在上楼去请大少爷与二小姐下来吃饭。”穆凌华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穆管家打断了。

一听穆家大少爷穆凌峰昨天晚上回家住了,孙曼文与穆凌华都如见鬼一般,脸色变了又变。

穆凌华忙转身拉着孙曼文的胳膊,一脸焦急不安的表情,轻声撒娇道:“妈~他怎么……”

“闭嘴,这里是说话的地方嘛。”孙曼文临危不乱,小声呵斥自家不长眼的女儿,这才收了收情绪,大声说道:“凌华这件事情就算了吧,景甜再怎么说也是你妹妹,走吧你爸爸叫呢,我们去餐厅。”

“哼。”穆凌华气得直跺脚,但也不敢太放肆,狠狠的瞪了穆景甜一眼,只好乖乖先跟着孙曼文去餐厅。

管家也没有出声,而是直接去二楼请穆凌峰吃饭。

早就已经站在二楼拐角处了穆凌峰,看完了一出戏,眼神还在穆景甜身上,丹凤眼微眯,深邃的目光看不到任何情绪,见管家上来,他这才走了出来。

穆景甜依旧低头站在原地,默默的悲哀两声,真倒霉,一想到穆凌峰回家住,她也是十分惊悚。

在她的记忆里,穆凌峰从二十岁搬出穆家后,从来没有回来住过,就算是穆家的家庭聚餐日,或者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忙到半夜,他都不会留下来。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无论多晚,穆家对他来说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地方,而外面他的公寓才是真正的家。

听到均匀的脚步声,穆景甜忙低头,将地上的大玻璃茬子飞快的捡了捡,转身从楼梯下回了自己房间拿清洁用具,她需要将穆凌华制造出来的垃圾清理干净,不然一会又是事,另一方面她不想见到穆凌峰。

穆凌峰看着匆匆捡了大玻璃茬子,慌忙离开的穆景甜,微微挑眉,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那张画像,不动声色的去了餐厅。

穆景甜飞快的收拾了穆凌华制造的残局,将垃圾收起来,再次回自己房间,一手拿着双肩背一手拿着垃圾准备悄悄的出门时穆管家走了过来。

“大叔……”她殷勤一笑,穆管家此刻能出现在她的房间门口,无非就是一个事……来传达穆家人的指意。

穆管家从她五岁进了穆家开始,虽然他很少去帮助自己,但也从来没有在背地里害过自己,总之是一碗水端平,拿她和其他的下人一样,只要不犯错一切都好说,但毕竟自己名义上也是穆家的二小姐,所以他更多的是对自己的视而不见。

“二小姐,老爷请您去餐厅吃早饭。”

“碍…”穆景甜十分惊讶,不过她心中倒是祈求穆家人同往常一样不用管她就好,今天穆凌峰那个冷面大少爷回来了,真心不想去吃饭,她怕消化不良……

但问题是,这些人真有这么好心叫她去吃饭?

看着穆管家离开的背影,穆景甜十分无奈的将垃圾放到垃圾桶里,将包放回自己的床上,这才极不情愿的去了餐厅。

此刻餐厅里四人早已落坐,穆志成身为一家之主,自然坐在主位上,而孙曼文穆家的女主人却坐在穆志成的右手边,左边的位置俨然是被穆志成疼爱到骨子里的穆凌峰占了,穆凌华自然是跟着孙曼文,坐在孙曼文的下首。

第4章   听我解释

穆景甜看了一眼,不仅不慢的走到了穆凌峰的下首边,战战兢兢的坐下,每次穆凌峰回来孙曼文母女三人没有一个人敢和他坐在一起,而她这个被穆家勉强收养的养女自然就成了这个顶雷的。

她刚刚坐下便感受到来自左边的冷气,现在虽然是夏天,天气炎热,可是穆家的别墅里早就开了空调,这空调的冷气已经够足,现在再加上穆冷峰自带的冷气,她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她一直低着头看着桌沿,左边的男人动了,手里似乎拿着一张纸在十分认真的看着,让人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

“画得真不错。”穆凌峰冷冷的口气中,听不出喜怒哀乐,但说这样的话真不像他的风格。

穆景甜微微抬头便看到穆凌峰手中的那张画像,如同被吓到一般,一下子站了起来,脸色发白,连身体都不由的颤抖起来,嘴里颤颤巍巍的叫道:“大……大哥……您……听我解释。”

她似一个被吓破胆的柔弱小姑娘一般,站在一边勉强说了一句话,就没下文了。

而她内心真真的独白是……

白天阳你到底是哪个煞星呀,老娘到底哪里得罪你了,你没事画什么画像呀,这下惨了,刚刚被穆凌华那个疯婆子打了一下,这下又被穆凌峰这个脾气怪异的家伙提起来,总让人有种要被临时处死的感觉呀。

这幸亏穆凌诗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女人还没有下来,这万一她要是下来了,三个女人一台戏,外加穆凌华,她……她不得被玩死呀。

“干什么呀,这么大清早的,吃什么饭……”穆凌诗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半眯着眼睛,边走边打着哈欠极不情愿的说着,但当她迷迷糊糊看到穆凌峰时,整个人一个激灵,立刻清醒了,默默的站在门口像小孩子一般喊了一声,“大哥。”

“嗯。”穆凌峰淡淡的应道,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赏给穆凌诗,此刻他只专心致志的看着手中的画。

一桌子人面面相觑不知道穆凌峰什么意思。

穆凌峰在穆家可谓就是一家之主,因为穆志成只有这一个儿子,并且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所生,所以对穆凌峰,穆志成可谓是……儿子要头绝对不给心的那种。

穆景甜被吓得站在一边,低着头,就同小学生犯了错一般,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而最后来的穆凌诗看也没看穆景甜一眼,只能默默的走过去坐在了自家姐姐穆凌华的身边,观察着这一切。

“峰儿怎么了?”穆志成一脸疑惑的开口问道。

“没事。”穆凌峰冰冷的脸上一丝丝表情都没有,反而看着穆凌华说道:“凌华这是你的东西吧,掉地上了。”

穆凌华疑惑的看着穆凌峰,一时间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好在孙曼文眼明手快笑呵呵的接过了那张穆景甜的素描画。

“凌华你大哥给你的,赶紧接着。”孙曼文冲穆凌华摆眼,将那张画像放到了穆凌华的手中。

穆景甜站在一边,因用力过度指甲陷进肉也丝毫没感觉到疼,果然穆家没有一个好东西,穆凌峰一把柴火加的,穆凌华还不得把她生吞活剥了?

果然……

如果穆景甜想象的一样,有了穆凌峰的默许,孙曼文带着穆凌华与穆凌诗三人轮番上阵,真是吃不到狐狸还惹了一身的骚……

早饭没吃饭,反而让孙曼文有机可趁,表示让她以后学做饭,以后每天放学不许在学校里逗留必须回家做饭。

这都哪里跟哪里呀,这还不算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穆凌峰脑子是不是起泡了,竟然说最近一段时间都要回家来祝

这可把穆志成高兴坏了,然而其他三人……皮笑肉不笑,明明不欢迎但也没办法只能笑脸相迎,而她这个小小炮灰便成了几人的出气筒。

今天原本计划是先去学校,然后看看有没有什么活可以接的,这么一来她便窝在家里一整天哪里都没有去,一直在头疼晚上做饭的事情,现在做饭真的是头等大事。

她可是发过誓的,能吃到她亲手做的饭的男人一定要是她特别爱的男人才可以,所以今天这顿饭她是做定了,只是有什么办法让她们不吃呢???

纠结郁闷了一整天的她,下午四点便进了厨房,一个人在里面做,谁也不知道她在里面做什么,连给一个给她打下手的都没有,这些原因都要归功于……孙曼文女士,美名其曰为,为了锻炼穆景甜的独立性,所以以后做饭只能是她自己做。

六点半穆家开饭,所有人都已经齐坐一桌,就连穆凌峰都早早回来坐在一边,等着开饭。

穆凌身回家穆志成十分开心,冲一旁管家说道:“管家上菜吧。”

“是老爷。”管家默默的走向厨房,今天下午二小姐从进了厨房还没有出来过,也不知道饭做的怎么样了。

“叩叩叩……二小姐饭好了吗?老爷已经让开饭了。”管家低声喊道,生怕餐厅里的人听到。

穆景甜扭头看了一眼放在厨台上的菜,长叹一口气,勉强带着一抹微笑打开了门,“管家好了。”

管家朝穆景甜的身后看了一眼,果然放了好几个菜,不过每个菜都已经用盖子盖上,并且……厨房弄的是一团糟,这从来没下过厨的二小姐,突然让她下厨真是有点为难了。

“好吧,那就赶紧上菜吧。”管家催促道。

穆景甜忙转身端着菜走出去,看到餐桌上的人,她微微蹙眉,这些人都是来看笑话的吧,就连平时从来不在晚饭桌上出现的穆凌诗都坐在那里等了,真是天要亡她呀。

认命的将菜放到桌上,转身正欲去厨房将剩下的菜端上了,就看见管家带着佣人给端了上来,她只能一个个去打开。

穆志成看着穆景甜倒是十分赞赏的点点头,连语气都变得好了起来,“没想到景甜还有这种才华,做饭都难不到你,一下还真能做出这么多菜。”

狼性老公,玩刺激!》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狼性老公 或 玩刺激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念念不忘》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念念不忘》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念念不忘001嫁入陆家1“你有本事的话就自己去赚钱啊,这个家上上下下不都是我在打点嘛,要是没有我,你一个人可以支撑起那么大一个家?”一道尖锐的声音传来,让刚回到家中的苏向晚眉头轻蹙,脚停在门口,还没踏进去,就可以感觉到家中火药味十足的气氛。听到脚步声突然停下,一道中年男音响起,语气里带着几分的讨好:“秦蕙,向晚马上就回来了,你别说的那么大声!”“怎么?有本事做没本事说?苏振然,要不是你判断失误,公司怎么会亏损三百万,你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武破乾坤》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武破乾坤第001章战龙之力人人皆可练武,可聚内气便为武者,气可凝海,便是武师。传闻,若能以武入道,便可成为武中之仙,获得悠久无比的寿元,与天齐寿,与日月同辉。天地间的万物生灵皆都试图追求长生,故此武道昌盛。只要拥有了悠久的寿元,长生同样也代表着强大无比的实力,便可坐拥权利,金钱,美女,万里江山,掌握亿万生灵的生与死!在九阳大陆,在武道上能够拥有一番成就,决定着每一个人的命运。在体内凝聚出一丝内气成为武者的那一刻,有些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保安之王》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保安之王第一章神秘的年轻人南海的夏天,空气沉闷,天气炎热。银行里,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无聊的等待着办理业务。今天是周末,来银行取钱存钱的人特别多,一个两岁的男孩跟着妈妈来取钱,他大大的眼睛,疑惑的盯着不远处一个年轻的叔叔,因为他发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现象。“妈妈,那个叔叔是奥特曼。”小男孩不断扯着妈妈的裙子,嚷道。“叔叔不是奥特曼。”妈妈微笑。“不是奥特曼,那叔叔为什么会飞?”闻言,妈妈一怔,看着站在不远处那个年轻人。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落沉沦》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爱落沉沦第1章不要离开我男人温热的唇落在我的后颈,我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还不知道,自己的人生即将坠入深渊。我叫林悦,今年二十八岁,被我弟称为黄金剩斗士。而今晚,我即将结束二十八年的单身生活。身后的这个男人,是我觊觎已久的“精子库”。只要过了今晚,我未来的孩子就能拥有最完美的基因,而我单身一辈子的愿望也终于要实现了。“雅茹,不要离开我……”男人低沉醇厚的声音在我耳畔响起,雅茹,应该是这个男人的女朋友吧!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许你一世温柔》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许你一世温柔第1章我如何信你“不要!”一声凄惨的叫声在偌大的房间里响起,席梦思大床上是两具纠缠的身躯。“顾城,不要这样对我,我怀孕了?”“呵呵,怀孕?”顾城冷笑一声,手毫不怜惜的撕开许安然身上寥寥无几的衣服。“阿城,不要……我求你……”许安然惊恐的抱着双手,想要往后退去却发现身子早已被死死的压住,不动分毫。“许安然,现在再来求我会不会晚了些?“许安然,现在才知道错了,才知道疼,是不是晚了些?你再疼,能比得上我失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爱已成陌路》第1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书名:爱已成陌路第1章许寂贤,我们离婚吧夜深,如同潜伏在角落的野兽,伺机出动像是要吞噬了什么一样,恐惧油然而生。“唔...疼...许寂贤...你放开...你”苏舒终于忍不住呼出声,许寂贤满身酒气的闯进来,直接把她被强迫的压在太师椅上,木头抵在她的背后,抽疼。“呵,受不了了?”男人的声音沙哑低沉,在这沉浸黝黑的夜晚响起。许寂贤还没等话说完,苏舒的手被握住,整个人直接悬空,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整个人以一种屈辱的姿势被按在椅背上

  • 13个暗恋故事,里面是否也有你的影子? | 三明治

    你在图书馆的“假装偶遇”,在篮球场外的徘徊,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一封又一封写到没墨的情书,在内心里有过的春江水暖和翻江倒海。我们已经坐好了。准备好成为你的树洞,递给你纸巾和话筒,陪你笑陪你哭。最终,你没有成功讲出的那一次告白,就让我们替你来。上周发布暗恋故事征集活动之后,三明治陆陆续续收到了很多感人的小故事,有的令人唏嘘,有的让人莞尔。我们整理了其中的一部分。在他们的故事里,你是否也看到了你的影子?初一时发现全班只有我俩读过并且疯狂崇拜《哈利·波特》,每天最开心的是传纸条,看对方为下部编写的剧情。

  • 投资艺术 | 视频 · 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拍中国近现代书画撼世之作——齐白石《山水十二屏》

    2017年12月17日晚,落槌的北京保利十二周年秋季拍卖会书画夜场,无疑改写了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史。备受瞩目的齐白石一生中最伟大最重要的画作《山水十二条屏》自4.5亿起拍,经过多轮竞逐,以9.315亿元成交(约合1.41亿美元),刷新全球中国艺术品的拍卖纪录和齐白石个人作品的拍卖记录,并成为首件进入“1亿美元俱乐部”的中国艺术品!齐白石《山水十二条屏》,每条屏纵180厘米,横47厘米,形制划齐规一,创作时间1925年,时年62岁,也是他“衰年变法”第四个年头里创作的山水作品,可以说是白石老人风格

  • 一堆不起眼的木头疙瘩 却能创造出百万 千万的财富......

    海南黄花梨作为一种稀缺的木料,至明清以后,就扮演着炙手可热的角色。并且黄花梨的价格从2002年不断“疯狂”上涨,创造了价格狂翻400多倍的世间“神话”!瞬间黄花梨的身价暴涨,而且现今大块料的海南黄花梨木在市场上比较少见了,像一些比较小型的海南黄花梨木家具,价格也是非常昂贵,而更大更好的海南黄花梨木价格,可能会达到上万元一斤。海南黄花梨亦称“降压木”,《本草纲目》中叫降香,其木屑泡水可降血压,血脂,做枕头可舒经活血。黄花梨极易成活,但极难成材,一棵碗口粗的树可用材仅擀面杖大小,真正成材需要成百上千

  • 城市画报:市政广场雕塑

    (琼海在线摄影论坛运河摄于琼海市政广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