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55: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
第一章 被人卖了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S城威尔士大酒店。

  叶晓晓穿着礼服,跌跌撞撞走出电梯,不过是喝了两杯红酒,感觉头昏沉沉的,身上就像几千只蚂蚁在爬,痛痒难耐。

  这样的红酒她平时也喝过,从来没有如此的不胜酒力。

  今天是她和未婚夫柳言订婚的日子,为了不在客人们面前失了礼,她想先回客房去休息会。

  摇晃着来到1819号房,摸出房卡在门禁上刷了下。

  突然,一个满脸横肉、身材粗壮的肥猪男窜了出来,将她拦腰抱住,“小宝贝,你终于来了,我等你很久了!”

  叶晓晓被这横空跳出来的男子吓了一大跳,大脑中一片混乱,这是怎么回事?这人又是谁?为什么会出现在她和柳言的房间?

  惊恐的回过头想看清楚这人的脸,却被他死死抱住,不由分说就把她往房间拖去。

  不远处,一只照相机正对着这一幕,咔擦几声,很清晰的记录了下来。《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叶晓晓只觉口干舌燥,浑身炙热,一股强烈的欲望在身子中蔓延开来。

  “干什么?一会你就知道了,哈哈,你现在应该欲火焚身了吧?告诉你吧,你中药了!放心吧,一会我就用我的身体好好的帮你解开!哈哈哈!”

  肥猪男口吐脏话死死拽住她,满身的酒气,鼻子中、口中吐出一股股恶臭让她想吐。

  “你别乱来啊,我是柳言的未婚妻,你要是敢动我,他不会放过你的!”

  叶晓晓拼命的挣扎,拼命的呼喊,希望柳言能听到了来救她。

  肥猪男发出几声狰狞的讪笑,“柳言?哈哈,你真是幼稚,就是他让我来的,告诉你吧,他早就不想要你了,不过是你们叶家死缠着他不肯退亲,他没办法才和你订婚的,你以为你是谁啊?你不过是叶家的一个野种!在叶家,你连条狗还不如……”

  “你说什么?不可能!不可能!柳言他不会这么做的,不会……”

  叶晓晓双手抱头,感觉自己像是要燃烧了似的,头很沉、很晕,努力的挣脱着,想逃离这,却是使不出一点力气。

  ……

  突然,砰地一声,虚掩着的房门被一脚踹开。

  一个身形高大、长相极其俊朗的男子闯入房间,像一座山一样立在他们面前,眼中扫过几缕寒光,冷冷的吼了声,“放开她!”

  肥猪男有些始料未及,懊恼的喊了句,“你哪来的?敢坏老子的好事?知道我是……”

  话没说完,就被一双大手给拽了过去,脸上挨了重重的一拳,一个趔趄跌落在地上,鼻子、嘴角都有鲜血渗出,趴地上嗷嗷叫唤。

  “滚!”男子吼道,拽起肥猪男将他一脚踢回到走廊上。说明163nvren.com

  “柳言哥,是你吗?柳言哥?是你来了吗?”叶晓晓迷迷糊糊的叫着,她觉得,这个时候能闯过来救她的,一定是她的未婚夫!

  她不能说有多爱柳言,但此时,他就是她的救命稻草。

  叶晓晓死死拉住这人的手,往他身上靠了过去,浑身炙热,衣服就像针一样,扎的她身上很痛、很痒。

  “热,好热,柳言哥,你别走,别走,救我,我难受,我中了那种药……”

  叶晓晓双手撕扯着身上的礼服,嘴里碎碎念着,本就姣好的容颜,在酒精和药物的作用下,更加的妩媚,就像一朵娇艳欲滴的花朵。

  男子抱住她的双手收紧了些,低下头默默的看着她,十年过去,这张脸几乎没什么变化,还是那么的清纯、美丽,让人看的心醉。

  没想到他和她在这样的情景下相遇了?更没想到,在她订婚当天,竟然闯入了他的怀中……

  是天意、还是缘分?还是真的人生如戏?

  在他的印象中,她就是一个从天而降的小天使,纯洁的不染纤尘,曾经恰到好处的降临在他身边,让他的整个青春都因为有了她而美丽。

  可这会,她却无下限的挑战着他的底线……

  “喂,你没事吧?”男子抱着她,将她摇晃几下,他不想伤害她,更不想趁人之危。

  可她这动作……这不是在引诱他犯错误吗?

  男子喉咙滑动几下,身体中的男性荷尔蒙正渐渐爆发……她的每一个动作和嘴里的呻吟都能让他失去理智。163女人网

  “柳言哥……”叶晓晓嘴里喃喃自语,伸手去撕扯他身上的衣服。

  柳言?男子一怔,心中涌起一丝苦涩,对了,在她的心目中,柳言才是她最爱的人吧?

  她的这一句句‘柳言哥’,让男子心潮澎湃的心多了几分惆怅,更多了几分痛楚,一狠心,用力将她推出自己的怀抱,压到墙上,双手撑着她两只手臂,不让她再靠过来。

  他不想成为谁的替身,也不想伤害她。

  叶晓晓睁着一双迷离的双眼盯着他,身体中的炙热和欲望让她根本停不下来,又往他身上靠了过去,“抱我、抱紧我!”

  ……

  迷迷糊糊中,叶晓晓做了一个梦。

  在梦里,她被人拖到了洗手间,塞到浴缸中,冰冷的水从她头上浇下,她就像掉进了一个冰窟……

  叶晓晓睁开眼睛的时候,天已经亮了,她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浑身发冷、脑袋发晕,大床的旁边,坐着一个男子,正盯着她看。

  男子长的非常好看,就是、稍微冷了点,眼眶有些泛红,大概是没休息好。

  叶晓晓以为自己还在梦中,怎么会是他?这么说来,昨晚上和她在一起的男人,就是他?

  怎么能是他呢?她如此的狼狈,怎么能偏偏遇上他?

  叶晓晓惊醒过来,掀开被子一看,她正穿着睡袍,天哪!这到底怎么了?是他给她换的衣服?还有,是他把她拖到浴缸中的?

  “你醒了?”男子声音平淡,眼神中带着点少有的温和。163女人网

第2章 居然遇上了他!

  “白、白夜寒?你、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

  叶晓晓心中猛的一颤,像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击打了一下,羞的面红耳赤,她怎么能以这么一个形象出现在他的面前?

  男子眉心蹙了蹙,有些许失落,他出现在她的房间,她很失望吧?“这是我的房间。”

  语调清冽,犹如寒风掠过,让人听的心里发冷,几年不见,他依然还是那么的冷酷,让人不敢靠近。

  “你的房间?我怎么会在你的房间?”叶晓晓一脸蒙圈,想起了一些事,“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白夜寒起身,把她的礼服拿了过来,衣服很干净,他已经让酒店的服务员拿去洗过,烘干了。

  “把衣服换上!你可以走了。”

  “什么?”叶晓晓还没反应过来,男子已经转过身去了浴室,特意给她留下一个空间。

  叶晓晓坐起身,感觉浑身都冷,他到底对她做过什么?对了!是冷水,他给自己冲了好多好多冷水。昨天是她和柳言订婚的日子,她一整晚没回去,柳言一定急疯了吧?

  叶晓晓慌忙换好衣服,走下床,路过浴室时,推开虚掩着的门往里看了看。163女人网

  男子正趴在洗手盆边,对着镜子发呆,感觉到有人看他,眉心蹙了蹙,扭过头,眼中扫过一缕寒光。

  叶晓晓吓了一跳,愣愣的看着他,张开嘴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总之,昨晚上糗大了,恐怕这辈子都没脸再见他了吧?心头堵得难受,低下头,神情失落,往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男子淡漠而清冽的声音,“以后小心点,别让人给设计了。”

  “什么?”叶晓晓猛的回过头,什么意思?被人设计?她知道昨晚上她喝的那杯红酒,肯定有问题!

  男子走出浴室,一手撑在浴室门边上,淡淡的看着她,眉心紧蹙,看似犹豫了几秒钟,才说道,“没事了,你走吧。”

  叶晓晓不敢多问,拉开门,来到门口望了眼门牌号,1820?原来就在他们隔壁!难怪他能这么及时的出现!刚好救下了她。

  叶晓晓心情沉重,把门关上,走到隔壁房间。

  房卡找不到了,叶晓晓只好敲了敲门,也不知道柳言怎么样了?他回来了没有?

  几秒钟后,门开了。

  柳言就站在房门口,愣愣的看着她,眼眶有些红,脸上写满了焦虑,这几个小时对他来说,就像是过了几个世纪般那么漫长。

  “柳言哥?”叶晓晓低声喊了句,眼眸垂下,心中满是愧疚。

  柳言将她拉回房间,紧紧抱住,在她耳边碎碎念着,“晓晓,你跑哪去了?手机也不带上,知道吗,我都快要急疯了!”

  “柳言哥,我……”

  叶晓晓轻轻将他推开,柳言的热情和紧张,让她心碎,她才刚刚从另外一个男人的房间走出来,怎么可能又心安理得的投入到他的怀抱?

  “你怎么了,晓晓?”柳言惶恐不安的看着她,他不敢去想象这一晚上发生过什么。

  晚宴后,送走了客人,他便回了房间,却没看到她。

  他找遍了整个酒店,也没找到,他不敢告诉别人,毕竟订婚宴上新娘子失踪并不是一件什么光彩的事。

  他只能回到房间来等,现在她终于回来了,却像是变了一个人,让他觉得陌生。

  “柳言哥,对不起,我……”叶晓晓满心愧疚,在他面前,她再难抬起头。

  柳家和叶家在十年前就定了亲,两人小时候经常在一起玩,从那时起,柳言就一直保护着叶晓晓,定亲的时候,叶家两姐妹都在,叶晓晓是柳言自己选中的。

  但在叶晓晓心中,柳言更像是一个大哥哥,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嫁给他,只是迫于家里的压力,不得已才答应的,她喜欢的人,从来就不是柳言,可惜,那个人……

  柳言对她却有着不一样的情感,他喜欢她,是真心喜欢,这场婚礼是他所期待的,他不喜欢她说对不起,他也不敢去猜测这三个字背后到底隐藏着什么。

  只是紧紧的将她抱住,眉头紧锁,“好了,什么都别说了,现在还早,你先休息会,一会我们再回去。”

  叶晓晓没心情再睡,靠在床上,眼中一片迷茫,脑中模模糊糊的想起了一些事,白夜寒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唉,有些事一旦发生了就再也没法挽回,她不敢去想,今后要怎么跟柳言一起生活?

  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她喝的红酒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

  隔壁的1820号房间。

  白夜寒身穿睡袍,站立在落地窗前,点燃了一根烟,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带着自嘲的微笑。

  这个女人,居然就这么阴差阳错的又让他给遇上了?是缘分、还是天意弄人?

  敲门声响起,一个俊朗的年轻人走进房间,毕恭毕敬的站在他面前,这是他的助理兼保镖、兼司机秦莫北。

  “白总,都问清楚了,叶晓晓喝的红酒被叶晓雯下了药,叶晓雯就是叶晓晓那同父异母的妹妹,”

  “那个男人也是叶晓雯花钱雇来的,说是让他和叶晓晓先圆房,还有,躲在暗处拍照的那个小伙子,也是叶晓雯找来的,是狗仔队的,说是让他拍几张柳家未来少奶奶的不雅照,明天准能上头条。”

  “相机我已经毁了,不会留下照片,也警告过狗仔队那帮人。”

  “对了,那个男的要怎么处置?”

  白夜寒坐回到椅子上,口中吐出几圈烟雾,眼中扫过一缕寒光,“你看着办,得让他吃点苦头,哼!”

  “是。”秦莫北应了声,转身退出了他的房间,心中有些不解,他们的白大少,怎么突然对一个女人有了兴趣?

  白夜寒,百仕集团首席CEO,商界奇才、股市杀手,外界传言,此人杀伐果断、冷酷无情,不近女色,黑白两道都对他尊之惧之。

  公司产业涉及金融、房地产、酒店、医院、影视等多个行业,甚至在政界、军队都有一定的影响力,这几年在他的经营下,百仕集团越来越壮大,几乎无人能及。

第3章 娱乐版头条

  叶晓晓没法再睡,换了套衣服,走出房间。

  柳言坐在外面的沙发上,愁眉不展,神情凝重,茶几上的烟灰缸里,满满的全是烟头。

  “起来了?”柳言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一番,仅仅一个晚上,她和他,已经有了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

  叶晓晓点点头,有些不安,“柳言哥,订婚宴后续的事情都结束了吧。”

  柳言长叹一声,盯着她深看几眼,欲言又止,摇头,安慰她,“恩,可以退房了。”

  两人收拾了下,走出房间。

  路过隔壁的1820号房间时,叶晓晓特意回头深看一眼,昨晚的事历历在目,心跳加速,有些特别的感情。

  她在想,不知道白夜寒走了没有?

  电梯里遇上了几个昨天来参加订婚宴的宾客,每个人都拿着手机在看,见到她的时候,一脸讶异,眼神怪怪的,像是看着一个怪物。

  有年长者特意在柳言肩头拍了拍,重重的叹息声,带着怜悯和无奈。

  柳言一脸沉重,沉默不语。

  回到车上,叶晓晓终于忍不住怯怯的问了句,“发生什么事了吗?大家的眼神好奇怪。”

  柳言只顾开车,半响才说了句,“没什么,先回去吧。”

  两人先回了叶家,屋里人很多,大家都在,就连柳言的爸妈也来了。

  每个人脸色都不太好,有种山雨欲来的征兆。

  叶晓晓定了定神,正想打招呼,却见叶凌峰怒气冲冲的奔过来,不由分说狠狠的甩了她一个耳光,打的她眼冒金星,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上。

  “你这不知羞耻的东西!我今天非打死你不可!”叶凌峰就像一头发怒的猛兽,将她拽起,挥起手想继续打。

  柳言慌忙跑过去拦住他,“叶叔叔,你这是做什么?有话好好说,你这样会打死晓晓的!”

  叶凌峰压制住怒火,从柳言的反应来看,他感觉要么是还没看到今早的新闻,要么就是、这事还有转圜的余地!

  “柳言啊,我们叶家对不起你!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败坏门风、败坏门风啊!”

  叶晓晓一手捂住被打的红肿的脸,她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用那种充满仇恨和蔑视的眼神看着她?“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姐,你还不知道吗?昨晚上的事都曝光了,你、你上了娱乐版头条!”叶晓雯唯恐天下不乱的拿着一份报纸送到她手中。

  “什么、头条?”叶晓晓的目光落到报纸上,标题很醒目:叶家大小姐私生活紊乱,订婚之日和不明身份男子在酒店开房。

  上面还有配有几张照片,她被那肥猪男紧紧搂住,在药力的作用下,面色潮红,神情看似很享受。

  她的脸拍的很清晰,让人一眼就能认出来。

  在走廊上的,进房间的,还有进门以后的,有图有真相,角度选的很好,无懈可击,每一张都让她无法辩解。

  “怎么会这样?”叶晓晓蒙了,报纸在她手中滑落,“不是这样的,事情不是这样的……”

  她想解释,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这些都是事实,她确实和一个男人在一起待了一夜,唯一不同的就是,这人不是那个丑陋的肥猪男。

  叶晓雯继续添油加醋,“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和那样的男人一起去开房呢?你这么做怎么对得起柳言哥?”

  叶晓晓跌坐在地上,这一整个过程都像是有人精心设置好的,到底是谁给她下的药,又给她安排了这一切?

  柳言的爸爸柳程远冷哼几声,喊了句,“柳言,回家!以后,你和叶家再无任何瓜葛!”

  “爸,我、我和晓晓已经订婚了,她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我不能丢下她!”

  这则新闻柳言一早就在手机网页上看过了,他也很想知道到底发生过什么,叶晓晓那几个小时跑哪去了?真的是和那个男人去开房了吗?

  他喜欢叶晓晓,觉得一定有什么隐情,不想就这么断送了这段姻缘。

  “订婚?这个婚不算数!叶家不要脸,我们柳家还要脸面,这样的女人,我们决不能要!你和叶家的婚事我已经退了,以后,不许你再踏进叶家半步!还有,叶家的人,也别再踏入我们柳家!”

  柳程远的话句句带刺,拉起柳言便走。

  柳言挣脱开来,蹲下身子,双手紧紧拽着叶晓晓,“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对吗?这不是真的!这只是个误会,是不是?昨晚上到底怎么了?”

  叶晓晓心如刀割,留下两行热泪,昨晚的事历历在目,白夜寒的出现,彻底扰乱了她的头绪。

  “晓晓,你说话啊!”柳言忍了一早上又忍了一路,他想知道又害怕知道,他是宁愿相信她的,但这些年她去了国外读书,和他接触的不多,她是不是真的变了?这会,他必须问清楚。

  “对不起……”叶晓晓脑中一片空白,能说的依然只有这三个字,她不想解释,任何解释在此刻看起来都会成为掩饰。

  柳程远更加的愤怒,她的话无疑已经认定了这事,不由分说,将柳言拉走了。

  直到他们走出门口,叶晓晓才无力的喊了句,“柳言哥,事情不是那样的,不是……”

  叶凌峰追到门口,好话说尽也没能挽回什么,柳家态度很坚决,坚持要退婚,没有商量的余地。

  叶凌峰走回屋里,看什么都不顺眼,他费了那么大劲和柳家联姻,都快生米煮成熟饭了,到头来,还是一场空。

  不只是这样,叶家大小姐弄的声名狼藉,对叶氏集团也有一定的影响。

  从开盘到现在,叶氏集团的股票一路下挫,原本以为和柳家联姻,至少能拉上几个涨停板,给近期来公司的低落增添点动力,没想到全都被叶晓晓给毁了。

  一直没发话的苏美茹怒视着叶晓晓,“瞧你做的好事!今后我们叶家还怎么在社会上立足?叶家的脸都让你丢尽了!以后,干脆我也不出门了,免得被人说三道四、戳我的脊梁骨!”

第4章 我是来讨债的

  “妈,你别说的这么可怕,也许,我姐真有什么不得已的苦衷吧?”叶晓雯得意的笑,还好她留了一手,不然,昨晚就前功尽弃,让叶晓晓给逃过一劫了。

  真没想到关键时刻会跑出两个男子来,彻底打乱了她的计划,幸亏苏美茹提醒,让她亲自过去看看,偷怕下了那些照片。

  后来的事,她就不得而知了。

  “苦衷?能有什么苦衷需要在大婚之日背着未婚夫和一个不三不四的男人去开房?”

  母女两个一唱一和,把戏做的很足。

  “够了!还嫌不够乱吗?”叶凌峰大吼一句,转身看向叶晓晓,长叹一声,“我这是做了什么孽?怎么会生了你这么个不知羞耻的东西!”

  叶晓晓呆坐在地上,一夜之间,什么都改变了,她成了千夫所指的浪女,世界这么大,恐怕再无她的容身之所。

  她本来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她的出生就是原罪。

  苏美茹恨她,叶晓雯恨她,就连叶凌峰也讨厌她。

  她没法和叶凌峰解释,她是被人下了药,被人设计陷害的,在叶凌峰心中,她同样是他的污点,是他和苏美茹夫妻生活中一道无法抹去的阴影。

  今天的事,苏美茹很满意、很痛快,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

  柳言本是她所认定的女婿人选,定亲那天,他却选择了叶晓晓,现在就让他看看,他所选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门铃响了,一直站在一旁看热闹的佣人王阿姨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董事长、夫人,是一个男子,说是二小姐欠了他的钱,来找二小姐要钱的。”

  叶晓雯面色一凛,紧张的看着苏美茹。

  苏美茹定了定神,怒道,“胡说,我们晓雯会欠人什么钱?把他赶走就是!”

  “是。”王阿姨关了门禁,不敢开门。

  屋外传来一个男子大声的喊叫,“叶晓雯,欠债还钱,你别以为躲着不出来,我就拿你没办法!”

  叶凌峰心烦意乱,今天的事还真多!

  为了不让邻居们听到,只好让王阿姨把门打开。

  叶晓晓认出来了,他就是昨晚那个肥猪男!

  他是来找叶晓雯的?也就是说,他和叶晓雯是认识的!那昨晚的事?

  叶晓晓一怔,其实,她早就该想到,在这世上最想让她身败名裂的恐怕就是眼前这对母女吧?

  她处处忍让、处处迁就,没想到她们居然如此的恶毒!如此的算计!这还是人吗?

  “你、你来做什么?”叶晓雯脸色煞白,明明已经付清了,这人怎么还找上门来了?

  肥猪男低着头,脸上青一块紫一块,一瘸一拐的,一只胳膊缠着绷带吊在脖子上,神情痛苦和无奈,“叶小姐,你以为我想来啊?”

  要不是被秦莫北要挟,他才不想跑这来!昨晚已经被人生生痛打了一番,还差点废了一只手。

  “叶小姐,你让我做的我都做了,你说了,事成之后给我付清剩下的钱,”

  “我、我不是都给你了吗?”叶晓雯惊恐不已,生怕他再往下说。

  苏美茹慌忙说道,“你赶紧走吧,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肥猪男发出几声讪笑,“好啊,你最好是报警,让大家都知道,昨晚到底是谁给叶晓晓下了药,又是谁把我带到柳言的房间,让我演一出戏,还有那个狗仔队的,他就在外面,要不要一起叫进来?我们做了这么多,头条也给你上了,你不能赖账啊!”

  白夜寒今早得知消息,昨晚的事还是给上了头条,秦莫北调取了酒店的监控录像,这才知道,照片是叶晓雯拍的,也是她给报社爆料的。

  想必今天叶家和柳家将上演一出大戏,他特意让秦莫北把那肥猪男找了过来,让他去叶家澄清。

  “叶小姐,你说你自己都亲自去拍了照片,干嘛还把狗仔队的找来?”

  “你说什么呢?”叶晓雯脸上红一阵白一阵,极力想辩解,她发现叶凌峰脸色开始变了,正怒视着她。

  苏美茹显得镇定自若,“你是叶晓晓找来的吧?知道今天出事了,过来给她诡辩?还想拉我们家晓雯下水?我告诉你,你这伎俩骗不了我!”

  肥猪男脸上有伤,说话不是那么利索,“你、你可以不、相信,我这有酒店的监控视频,还有和叶晓雯小姐的通话记录、短信记录、付款记录,叶董事长、叶夫人,你们要不要看看?”

  叶凌峰再怎么蠢他也听明白了,所有的事,都是叶晓雯设计的!他平时是宠爱叶晓雯,但和柳家联姻是关乎到整个叶家和叶氏集团的大事!

  挥起一巴掌正要打过去,却听到啪的一声,叶晓雯脸上已经挨了一巴掌,声音清脆而响亮。

  这一巴掌是苏美茹打的,她知道躲不过去,只能使出苦肉计,先保住她自己,才能保住叶晓雯。

  “你怎么能对自己的姐姐做出这样的事?你疯了吗?她是你姐姐!”

  叶晓雯被打的晕头转向,这一切不都是苏美茹设计出来的吗?

  苏美茹不停的给她使眼色,母女连心,她很快就弄明白了,哭喊着,“她不是我姐姐!自从她出现,我们家就全乱了,她就是一祸害,和她那个妈一个样!”

  叶凌峰挥起的巴掌落了下来,变成拳头,紧紧握住,半响才骂了句,“回头我再收拾你!”

  确实,在他心目中,叶晓雯才是他最宝贝的女儿。

  叶晓晓算是看明白了,苏美茹母女不过是演了一出戏,这么完美的计划,又岂是叶晓雯能想出来的?

  只有叶凌峰才看不明白,也不知道是看不明白还是故意装糊涂。

  他相信了苏美茹,这一切,只是叶晓雯在耍小孩子脾气。

  叶晓晓握着的拳头收紧了些,这笔账,迟早要和她们讨回来!

  肥猪男没忘了自己的使命,捂住伤口,大声喊道,“喂,我的钱呢?赶紧给我啊?”

  “滚!”叶凌峰大吼一声,警告着,“你要是敢再乱叫,我保证你活不到明天!”

闪婚厚爱:帝少宠妻成瘾》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闪婚厚爱 或 帝少宠妻成瘾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精彩看点 | 广东音乐联谊会举办盛会

    点击上面视频重温当天活动精彩广东省广东音乐联谊会13日在东莞召开了第一届第七次常务理事扩大会议暨新春交流会。此次会议由广东省广东音乐联谊会主办,东莞广东音乐活动中心协办。冯仲儒会长、黄金成名誉会长等活动中心负责人以及广大粤乐爱好者共61人出席了会议。会议由邝国如常务副会长、秘书长主持,开场前首先就逐一介绍了现场参会人员,大大促进了彼此的认识和了解。其次,会议回顾了联谊会2017年重点工作。尤值一提的是,会议增加了互动研讨环节,全国著名笛子演奏大师、星海音乐学院教授黄金成分享了广东音乐传承和继承的

  • 韵味岭南 | 南派粤剧艺术:火爆刚烈、硬桥硬马、勇猛逼真、委婉柔情

    2018年1月19日20:00-21:00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华夏之声(频率:FM104.9/AM1215)《韵味岭南》节目节目主持人晓华联手广东电台主持人伟斌专访吴川粤剧团团长郑永健分享南派粤剧的“刚”与“柔”说起南派粤剧,相信不少人会感到陌生。现今的粤剧大多以文戏为主,风格偏向委婉柔情,而南派粤剧可以说得上是其中的一股“清流”,“南派粤剧的舞台场面气氛激昂,以武戏见长。”郑永健介绍道,“火爆刚烈,硬桥硬马,勇猛逼真,委婉柔情”这十六个字便是对南派粤剧艺术特点的形象概括。南派粤剧中的武功是以少林武

  • 与舍利弗尊者有关的经典

    舍利弗尊者所说的经典,涵盖了与梵行相关的广泛题材,从简单的道德行为到最深奥的法义及禅修经验,下文将列出这些经典及各经的简要说明。巴利三藏的编排并没有显示出说法年代的先后次序,但是有些经典所提及的事件,使我们能够确定是发生在佛陀一生中的某个时代,《教给孤独经》(AnathapindikaSutta)就是一个例子,此部经是在这位伟大的佛弟子临终时讲的。小编注:👉http://agama.buddhason.org/index.htm《中部》(MajjhimaNikaya)No.3《法嗣经》(Dha

  • 母亲跟女儿借1000,借条上却多加两个零,3个月女儿傻了

    王大娘有两儿一女,两个儿子不太是东西,女儿却很孝顺。王大娘身体逐渐不行了,卧病在床,两个儿子躲得远远的。女儿得知情况后,跟女婿商量,让母亲一个人在家也不是个办法,既然两个哥哥不管,那我就回娘家照顾母亲吧。女婿通情达理,说赡养照顾老人是我们应该做的,你回去吧,家里的事我来管。图片来源于网络,图文无关女儿回了娘家,一心一意照顾母亲。母亲生病吃药需要钱,女儿大哥去要,大哥就一句话:没钱!女儿又去找二哥,二哥说:你先回去等,等我有钱了给你送去。可后来二哥根本没来,只是把妹妹支走了。女儿家里不富裕,但还是

  • 建盏怎么养出七彩光?建盏五养!

    一只盏,握在手中,可以把玩,可以品性。盏与人之间,可以感受到心的呵护;与盏对话,可以缓解人世的冷暖和淡漠,可以调剂生活的苦辣酸甜,可以领略到来自心灵之外的豁达与自由。建盏看似没有生命,其实经过主人的泡养与悉心呵护,它会以温润有神或七彩宝光来回报主人,换个角度思考,这其实就是人与盏之间的一种情感互动,其中乐趣,只有用心才可体会,茶靠泡,盏靠养,平时看似养的是盏,其实养的却是自己。1、建盏养神《黄帝内经》说:“静则神藏,躁则消亡”。建盏可以静心神、修身性。现代社会生活节奏加快,使人们感到压力越来越大

  • 清 张之洞楷书《百字文》欣赏

    张之洞,是清末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和洋务派代表人物。清道光十七年八月初三生于贵州。咸丰二年(1852年)顺天府解元,十八岁中举人,廿六岁中进士。同治二年(1863年)探花,庶吉士,历任翰林院编修、教习、侍读、侍讲学士及内阁学士等职,一度是清流派健将,后期转化为洋务派的主要代表人物,大力倡导“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张之洞与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并成为晚清“四大名臣”。

  • 道伟法师:万法归一,一归何处?

    我们的禅七进入了第四个夜晚,在唐宋时期,打七的第四天正是禅家冷静功夫用到极致,此夜要彻夜晓天坐禅,克期取证。今天我们的禅堂,为适应四众弟子共同和合修行用功,课程的设置是三根普被,利钝全收。想当年在唐宋时期,祖师禅风接引的都是高等英才,所谓“茶逢知己饮,诗向会人吟”。唐末五代有一位著名的禅师叫贯休,进入禅门修行以前,是一位文人,是一位画家,自然他会摆文弄墨。有两句流传千古的很著名的诗,是他与钱镠的对话。一般江南的文人墨客、高官都与吴越王钱镠有非常深的交情,有一次钱镠过生日的时候,贯休禅师递上两句诗

  • 原创:盘点2017微博之夜那些明星饰品搭配,黄晓明竟让没有跟他老婆一起走红毯

    今天是2018年1月18日。也是微博之夜的盛典。盘点正当红的那些明星和商家大咖。为什么要定在今天,看数字就知道了、18年1月18日,谐音就是18118:要发要要发!这个很符合马老板的气质,当然,马老板不差钱!就是要个好彩头!马老板今年的小目标:1艺术。2运动。3看书。言归正转:说说2017微博之夜的现场盛典:都有哪些商界大咖和明星:这个阵容已经很强大了,基本上这些人都喜欢玩微博而且有一定的影响力。下面咱们就一起来看看这些人的品味和所穿戴的那些饰品。在没有开场之前蔡依林的微博就已经拍出来她的饰品的

  • 当代水墨画名家郑忠的艺术之路之二十明月沧海王雪峰

    与王雪峰的相识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仿佛于崇山峻岭茫茫原野艰难前行的旅途,日暮苍山,天路隐约,忽然路随山转,豁然开朗,终于走到一座烽火台“2012《美术报》艺术节中国水墨现场大展”2012年11月25日在甘肃省兰州市美术馆正中的大厅中央,陈列了三幅作品,中间一幅是甘肃省画院院长的作品,旁边两侧则是郑忠的当代水墨画《谷音系列》,与展厅中一百多幅大都呈传统气息的作品完全不同的风格与气场,又陈列于这显要的位置,说明了策展人的独具慧眼与良苦用心。而这个时候在一群嘉宾中一个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俊秀青年对郑

  • 满旗人的传统节日:走百病、添仓节、领神节

    编者注:我们的民俗专家富察晨枫先生上期发表吉林省满语地名,因为富察晨枫先生年岁很大,不熟悉使用电脑,就用手机书写,每篇写大约三十到四十个地名,已经分十二次发完。1月9日发的文章《黑龙江满语地名》。1月10日发《东北地区以动物命名的满语地名》。1月11日发了文章《东北地区以动物命名的满语地名(续)》。最近几天,作者富察晨枫先生流感沾染,吃药打针已近一周。身体不适,仍坚持给我们写文章,很让人感动。今天开始发满洲人传统节日,系列文章,估计四至六期。不周之地,望大家指正,请多多支持为盼。1月12日已经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