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37:15 来源:网络 []
书名: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
第1章 重生

  明霞山的悬崖高的惊人,凛冽的山风在耳边呼啸,打着旋激起清脆的响声。163女人网

  邢雨菀被缚着双手反绑在身后,轻轻一动,脚下沙土淅淅沥沥的掉下悬崖,顿时不见了踪影,也不知是被山风吹成了粉末,还是坠落下去一点声音都不留。

  不远处,她的庶妹,如今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贵妃娘娘邢雨薇身穿一身流光溢彩的牡丹织锦长裙,裙角飘扬,站在高高的马车上,脸上美丽的妆容美艳而高贵。

  “四姐,到了那边记得跟阎王说,下辈子别再跟雨薇投身同一家了,否则还是会落得跟今生一样的下场。”

  邢雨菀已经习惯了大狱中不见天日的黑暗,猛地被带到山顶,眼睛被刺的睁不开。她明白,邢雨薇是不会留她到明日了。

  琉璃金甲包裹着的纤纤玉手轻轻一挥,身旁的两个小太监冲着她肩膀和腰腹就是一脚。

  “啊——”

  邢雨菀从梦中惊醒,呼呼的山风似乎还犹在耳畔,眼前却是另一番光景。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小小的一处卧房,桃红色的锦缎背面,鹅黄色的绸子将床和外界隔绝出一方天地,床位处还趴着一只只吃不吐的貔貅,嘴里呼呼的吐着龙脑香。

  外间还有几个小丫头嘻嘻哈哈的打闹声,好像是在讨论谁的花样子才是京城时兴的牡丹点翠。这一切,还是当时她未出嫁之时闺阁的模样。

  “菀儿,昨夜可休息好了?”

  床帘被撩开,映入一个三十出头的美妇人的脸庞,她的发丝如墨般盘在脑后,带着一支简单的翠玉步摇,却仍然显得雍容华贵。

  邢雨菀记得,她被邢雨薇使人推下悬崖之前,还曾在宫中见过母亲一面,那时她因为参与谋反,被皇上判了斩立决,母亲一夜白头,在太皇太后殿前跪了七天七夜,方才到了冷宫来见她一面。

  母亲一头秀发是京城出了名的美,一头白发却依旧美的惊人。她拉着自己的手,告诫她:“菀儿,别怕,母亲在,明儿个母亲跟外公来救你。原文163nvren.com

  然后呢?

  邢雨薇使人把她带出了宫,来到了京郊的明霞山。

  她虽是庶女,但已经位居贵妃高位,邢雨菀的外公是骠骑大将军,统领着北部幽州五十万兵马,他的动向这位贵妃娘娘怎会不知?

  “四姐,”邢雨薇由丫鬟搀扶着,踩着小太监的背仪态万千的下了马车,一袭上供的牡丹织锦衬得她整个人气势逼人,“二伯母恐怕已经联合了骠骑大将军明天要来劫法场了吧?妹妹辛苦筹谋了十余载,恐怕等不及明日了,今日迫不及待来送四姐上路。”

  彼时,邢雨菀被几个小太监反扭了双手摁的跪在地上,抬起眼看她:“六妹,我自认没有对不起你。”

  “唔,四姐这话可不对,”邢雨薇挥了挥手,一干丫鬟和太监躬身退去,只余她姐妹二人。邢雨薇微微弯腰,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眼尾斜挑向上的远山黛高高扬起,随着她微微眯起的眼睛显得更加锐利:“我们姐妹两个本没有谁对不起谁,只是姐姐幼时便独占了长辈宠爱,皇上来府上小住又对姐姐一见钟情非卿不娶,生的美便有如此优待?雨薇虽是庶女,却也不甘一辈子唯唯诺诺。姐姐死了,我便是皇后的最佳人选,你说皇上在看到我的时候,会不会再想起四姐你?”邢雨薇抚着广袖上金丝织成的金凤凰,笑了笑接着说:“皇上对姐姐情深,恐怕是忘不了的。然则伊人已逝,只怕对她的妹妹更多了怜惜与补偿之意,四姐你最了解皇上了,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姐姐你的名头,妹妹我用着甚好。《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邢雨菀狠狠咬牙,只恨当初看她父亲残疾无甚功名,小心翼翼的在邢府谨言慎行的生活着,便不自觉多了些怜惜,没想到却养虎为患。

  明儿的法场上,外公拼死救出的人不是自己,母亲又该怎么活?

  再然后,就是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

  而此时,眼前的母亲年轻了十岁,鬓发乌黑,皮肤细腻,端着一碗她出嫁前最喜欢的牛乳银耳汤,一边念叨着她贪睡,一边心疼她昨夜抄佛经抄到子夜。

  “菀儿,你祖母也是存着磨一磨你性子的心,娘知道你自小聪慧,可是女孩子太过锋芒毕露了终究不是好事,来,娘给你熬了牛乳银耳,快起来梳洗一下,我让当归给你热着。”

  邢雨菀伸出手看了看,一双十二三岁女童的柔嫩小手映在眼前,就连跟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小丫鬟当归也不过十一二岁的年纪。

  抄佛经的事情她记得,她十二岁的时候因一首《黄花吟》名噪京城,正志得意满的时候却被她祖母邢老太太罚跪了一夜,抄完了一整本金刚经。

  她重生了,重生到了一切的起点。《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这一世,她绝不会再重蹈覆辙。

  邢雨菀脆生生的应了一声:“娘亲,菀儿饿。”

  “都多大年纪了还跟个小孩子似的,过了年估计就有人来府里提亲了,以后嫁了婆家,这幅小馋猫样可要被夫君和婆婆笑话死了。”母亲樊氏数落她,招呼当归和白芷两个小丫头来帮她穿戴。

  邢雨菀张开双臂,方便两个小丫头把祖母给她新制的夹袄穿上,小人儿规规矩矩的搬个小杌子坐在母亲脚边,樊氏轻柔的把小姑娘披散的秀发总成两个角,留下些发丝披在脑后绕过耳朵垂在脸侧,衬得两个小脸蛋肉嘟嘟可爱的紧。

  邢家是怀庆府有名望的药材商人,皇家御用的药材采购商。到了邢雨菀的父辈,共有兄弟三人,邢雨菀的父亲邢克俭行二,跳出了商贾出身考上了功名,一跃成为邢家最受敬仰的人,与大哥一官一商,怀庆府内人人说起花湖巷的邢家,人人都竖大拇哥。阅读163nvren.com

  邢克俭生的一表人才,芝兰玉树,还带着文人与生俱来的风骨,殿试时在京城巧遇骠骑大将军之女明阳郡主樊氏,两人一见钟情暗生情愫,考取功名后两人结为伉俪,这才有了腹中的嫡女邢雨菀,次年,又生了嫡子邢雨嘉。

  邢雨嘉掀开门帘子进来的时候,看到母亲正在给姐姐梳头,不满的嘟了嘟嘴:“母亲偏爱姐姐,都不管嘉儿。”

第2章 恶毒三婶

  樊氏正好帮邢雨菀梳好了头,笑吟吟的招手示意小儿子来近前,丈夫为官清正廉洁颇受百姓爱戴,大女儿聪慧异常颇有她父亲当年的风采,小儿子则是个调皮捣蛋的,一会不察觉就要闯祸,别的都还好,就是特别爱制作个小弹弓啦小弓箭啦,打的邢宅方圆五里之内都没有麻雀赶来吃食。

  “怎么会呢,走吧,跟娘一起去给祖母请安。”樊氏一手牵着一个,由小丫鬟们簇拥着一起到了邢老太太的院子。

  刚进门,就听一个女声调子扬的高高的:“老太太,您也不管教管教,到底是官宦人家的夫人和子女,不比我们商贾人家,架子委实拿捏的大,都这会了还不见来给您见安,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想要跟我们商贾之家撇清关系。”

  邢雨菀眉头一皱,这个声音她死都忘不了。

  说话的人是她的三婶李氏,也是邢雨薇的母亲,当然,是名义上的。

  邢雨薇的亲生母亲是家里的一个粗使丫鬟,生了邢雨薇就死了,后来李氏进门,所幸前后离的也不远,干脆把年纪少报了一岁,记在李氏的名下。

  当年她远离家乡嫁入宫中,距离远不说,母亲又总是报喜不报忧,她甚至不知道李氏竟然在父亲去世后把母亲软禁在了下人房里,一直到她出事,母亲拼死入宫一夜白头。

  甚至,连父亲当年被诬陷贪墨下狱,她的三叔和三婶都功不可没。

  母亲樊氏虽为骠骑大将军的女儿,却生的文弱秀气,嫁给邢克俭之后恭敬的伺候公婆,照管儿女,还帮着大嫂孟氏持家管理府中大小事务,一点都没有将门虎女的气势,反倒像个养在深闺教养的大家闺秀。

  三婶李氏却不然,或许是因为丈夫天生残疾的原因,性子泼辣口齿伶俐,而且出身乃是怀庆府外几十里的山中农户,说出的话总像是冷冰冰的冰溜子,直戳人心窝。上一世,她和母亲一样,在三嫂手下吃了不少哑巴亏。

  邢雨菀扬高了调子,还没进门就甜丝丝的叫了一声:“祖母,听说爹爹就要回来啦,可是真的?”

  邢老太太听着她的声音,也顾不得搭理老三媳妇,忙应道:“菀姐儿只惦记着你父亲,可是要忘了祖母?这可不行,年下的封红也没你的份了。”

  临近年下,在京城供职的父亲也要归家,上一世父亲被诬陷下狱去得早,邢雨菀每每思及父亲总是后悔不已,恨不能早些看透三叔三婶的诡计,如今,她定要护的父母双亲和弟弟周全一世。

  樊氏牵着两个孩子进了门,礼数周全的下拜:“母亲,菀姐儿昨晚抄佛经实在是晚了些,天气冷小孩子不禁冻,染了点风寒,今儿早上睡得沉了些。来迟了是儿媳的不是,请母亲责罚。”

  邢老太太挥挥手,示意丫鬟看座:“罢了罢了,昨儿也是我心狠了,菀姐儿身子单薄,女儿家不比嘉哥儿壮实,小牛犊一样,到底是我思虑不周。菀姐儿今儿个可好些了?”

  樊氏连忙站起来回话:“回母亲的话,好多了,劳母亲记挂。”

  邢老太太还没说什么,老三媳妇李氏皮笑肉不笑的开口了:“哟,菀姐儿可真真是大官的女儿到底娇贵些。不比我的薇姐儿,父亲是个不中用的,别说抄佛经了,怕是跪一晚祠堂也没怎的。”

  “胡闹,有你这么说自己个儿丈夫的么?亏你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这话当着孩子们的面说,也不怕孩子们长大了笑话!”邢老太太皱着眉说道。

  李氏是个泼辣的主,婆婆的面子半点不卖,嚯的一下站起来,指着邢老太太的鼻子说道:“母亲的心长得偏,老大做生意有钱,老二当京官有权,合着老三就不是您亲生的?大哥有仁哥儿,二哥有嘉哥儿,都欺负我们三房没儿子是不是?”

  邢老太太气得不轻,这个三儿媳妇的脾气像个炮仗一样,偏生自己的三儿子是个天生残疾,发起病来的样子自己看着都可怖,虽说邢家家财颇丰,但是怀庆府里适龄的女儿家谁愿意跟一个病怏怏的残疾人过一辈子?媒婆说破了嘴,最后才在远郊的农户家说了个女儿,邢家给了足足十万两银子,才肯嫁给老三邢克德。

  这些年来邢老大大话都不敢说的太重,生怕三儿媳妇一气之下带着三个女儿回了娘家,委实没了婆婆的谱儿。

  最后还是当家大奶奶孟氏打着圆场:“三弟妹,三房的三个姐儿各个可爱的紧,母亲疼爱都来不及呢,每年的封红哪次不是给三个姐儿最多的?大年下的莫要置气了,母亲年岁大了,快跟母亲陪个不是。”

  樊氏也柔柔的帮腔到:“是啊三弟妹,都是一家人,哪里分的哪一房有儿子哪一房没有儿子,都是邢家的儿孙,将来也是要孝敬他三叔三婶的。”

  樊氏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李氏气势更嚣张了,刚坐下的屁股又抬了起来,婆婆她不敢骂,大嫂长着中馈,以后女儿的嫁妆得从公中出,也是不敢得罪,但是同是儿媳妇的樊氏她拿捏起来就顺手的多了。

  “哟,二嫂,你这话就不对了。将来邢家偌大的家财可都是哥儿们才能分的,我的三个女儿嫁得好还好,若是嫁的不好,娘家连个撑腰的都没有。说是上头有两个哥哥,可是大家伙一问,不是一母同胞的,还是叔伯哥哥。仁哥儿还在这怀庆府里承着大哥的产业,嘉哥儿将来可是要考功名的,听说二哥还让嘉哥儿入宫去给皇子们伴读?妹子们受了气,还得一路去京城寻人呀?”李氏一贯看樊氏不顺眼,此时更是不给好脸子看,父亲长着兵权怎么啦?她一没犯法二没从军,兵再多还能那她怎的?“要我说,过了年二哥带了嘉哥儿进京里,不若把薇姐儿也带上,上京城见见世面,也好让她二伯给看着能不能在王子皇孙里面择个贵婿,以后我们娘几个也好有个依靠。”

第3章 打脸庶妹

  伯伯领着侄女儿上京择婿?

  先不说父亲肯不肯,就算肯,脸面也是丢光了的。

  樊氏也知道这个理,但是碍于李氏的气势,也不敢太过直接的拒绝,只能呜呜咽咽的说道:“这,怕是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李氏柳眉倒竖两手叉腰:“伯伯照顾侄女儿的婚事又怎么碍着二嫂的事了?还是二嫂打心底里就不想我们薇姐儿嫁个好人家?”

  这一顶帽子扣得大了,樊氏被顶的一窒,半天说不出话来,老半天才吞吞吐吐的说出一句:“我没有......”

  邢老太太给樊氏使眼色,示意她先假意应承下来,等老二回来了再说不迟。李氏在后宅横着走惯了,唯独对当官的怕得不行,老二一瞪眼睛李氏就蔫儿巴了,也不知是什么毛病。

  樊氏会意,刚想点头,一个童声插进话来:“三婶好一番道理,莞儿也觉得是。”

  邢雨嘉看不惯李氏久了,闻言扯了扯邢雨菀的袖口:“姐......”

  回了弟弟一个安抚的眼神,邢雨菀乖乖坐在母亲脚边,继续说道:“轮年岁刘妹妹只比嘉哥儿小一岁,如今也有十岁了,是该着紧着些。我看三婶的主意不错,父亲身为太傅,教习的也都是王孙公子,替六妹妹择个婿还真是没怎的。”

  这话一出,嘉哥儿就笑眯眯的冲她眨了眨眼。这话明着是赞同李氏,可是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这意味就不一样了。

  若是邢老太太或者樊氏说的,那这事情估计就板上钉钉八九不离十了。可是偏偏邢雨菀自己还是个待字闺中的姐儿,年岁比邢雨薇还长两岁,父亲连自己女儿的婚事都不愿出面,还能替侄女儿费劲心思的择婿?怕是有什么隐情嫁不出去,只能拖了伯父帮忙吧!

  女儿家的隐情?左不过相貌丑陋,或者清誉有损。

  李氏虽是农户之女,可好歹在邢家也生活了这么些年,好话坏话还是能听的出来的。邢雨菀这话堵得她再也张不开口提这桩事,偏生的邢雨菀还是个小一辈的,她也不好太过跟一个小孩子计较,只能咬着牙说道:“罢了,我的薇姐儿生的貌美,待过两年自有媒婆踏破门槛,也不必刻意的去寻个劳什子王孙公子,怀庆府里的大家族还不是随着我们薇姐儿挑么!”

  倒是邢雨薇听出母亲话中的不妥,连忙说道:“母亲可别这么说,上头三个姐姐哪个不比薇儿貌美些?快别这么说了,薇儿还小,现在说这些事情臊的慌。”

  邢雨菀瞥了一眼上座,邢老太太听了邢雨薇的话微微点了点头,母亲是个不省心的,教养出的女儿还算知进退,到底是邢家的姐儿,还是有邢家的风采在的。

  二门里传来管事邢伟的声音:“二爷,您回来了!一路辛劳,老太太正念叨您了,先去正屋还是?”

  “不急”一个清俊的男声说道:“年下有客人到府里做客,寻人先收拾三间上房出来给三位公子,记得一应用品都要用最好的,千万不可怠慢。”

  “是,二爷您放心,小的这就吩咐下去。”

  邢克俭在马车边拱着手道:“太子殿下,燕王殿下,孟公子,寒舍简陋,委屈三位了。”

  站在最前面的一位公子身穿金黄色的暗纹缎袍,手上摇着一柄写着“风雅青竹”的水墨画折扇,通体贵气逼人,看起来只有十七八岁年纪,身量却以跟三十出头的邢克俭差不多高。少年公子轻摇折扇,恭敬的还了礼道:“太傅不必自谦,此行父皇让我带着两位弟弟到民间体味百姓生活,是我们多有叨扰才是。”

  “太子知礼行谦,不必自谦,臣自当鼎力辅佐,怀庆府不必京城人多热闹,外头冷得紧,快些进屋吧。”邢克俭引路,太子走在最前面,后头两位同样仪表堂堂的公子随后,一步都不越了太子去。

  行至正院刚越过照壁,邢老太太率着一众女眷已经迎了出来,见着人连忙下跪:“恭迎太子殿下、燕王殿下,老身邢孟氏,参加二位殿下。”

  太子连忙扶起邢老太太说道:“老太太不必多礼,是景誉要打扰贵府过年了。”

  “哪里哪里,”邢老太太说着,指着身后立着的妇人们一个个介绍道:“这些是我们邢府的后宅妇孺,大儿媳孟氏,也是你身后这位孟公子的姑母。”

  孟公子忙上前做了个揖,笑嘻嘻的道:“文辰拜见姑母。”

  孟氏娘家单薄,只有一个哥哥,也只得这一个侄子,心疼的紧,“快别拜了,过年再拜不迟,你看看你这泼皮样子,也不怕两位皇子笑话。”

  太子冲孟氏点了点头,他的身份,着实不用跟孟文辰一样作揖。

  “这位是我二儿媳樊氏,二位皇子应是认得的。”

  樊氏可是皇上破例封的明阳郡主,算起来皇子们还得叫她一声表姑姑。然而现在出嫁了自然以夫家的关系排在前面,三位楚楚公子哥儿都作了揖道:“师母。”

  樊氏教养极好,早先收到邢克俭的家书,知晓了三位贵公子要来府上小住,一早备好了封红,递给三个人道:“景誉跟景谦也算是我看着长大的,文辰这些年也常来邢府走动,时间仓库也没来得及给你们备见面礼,封红俗气了些,但也算讨了个喜气。”

  三位公子恭敬的接过,一一道了谢。太子萧景誉把封红递给一旁的小厮,连忙说道:“表姑姑离了京城,反倒成了景誉的师母,只是上次见到表姑姑还是您出嫁的时候,算来也有十几年了吧?”

  樊氏含着笑,得体的说:“是啊,上次见你还是个刚会下地跑的孩子呢,如今长成了芝兰玉树的俊俏公子哥,也不知要迷了多少女儿家去,景誉你可得给弟弟们留一点呀,别把整个京城的好女儿一网打尽了。”

  “哪儿能啊!”太子笑道:“要是论受女儿家喜欢,我可是半分及不上景谦的。师母你是不在京中不知道,京中现在流传着一句俗语,‘景然兮,谦君子’可不是形容我们景谦的么!说出来不怕师母笑话,景誉现在还在愁媳妇呢,京中女子的梦郎可都是她们的谦郎啊!”

第4章 前世夫君

  众人被太子的玩笑话逗的一乐,樊氏笑啐道:“景誉你莫要胡闹,你堂堂太子殿下还能愁媳妇?”

  萧景誉把扇子一收,合在一起“啪”的一声:“那可不,师母您还别不信,愁得我哟,书都看不下去了,前儿个出宫的时候还被父皇数落呢。我的好师母,你可得替我相看相看,哪家的闺秀蕙质兰心的,先替景誉定下来。对了,听闻太傅与师母的女儿菀姐儿可是承了师傅的才华,不知哪一个是莞儿妹妹?”

  邢雨菀听得心里咯噔一声。

  上一世,她与邢雨薇一同嫁了萧景誉。原是她锋芒太露,惹的京城已经知道了太傅有个才华了不得的女儿,这才引起了萧景誉的兴趣,特地来邢府想一睹真容。她那时是真的豆蔻年华,情窦初开,萧景誉又生的高大潇洒,对她甚是殷勤,渐渐的父亲母亲也就默许了她跟萧景誉的婚事。

  可是出嫁的那一天,邢雨薇扑通一下子跪在她面前,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的跌在地上:“四姐,我有了景誉的孩子,薇儿不想坏了四姐和太子殿下的姻缘,只求四姐能将薇儿带在身边一起上京,也好让孩子不至于一出生便没了父亲。”

  她那时心里是真的爱着萧景誉的,却不想在大婚当夜,得知未婚夫与妹妹有染,还珠胎暗结。母亲那时怎么说的?哦对了,母亲握着她的手,看着她穿着红嫁衣却失魂落魄的样子,道:“莞儿,景誉他是太子,将来是皇帝。哪个皇帝一生只娶一个人的?薇姐儿好歹是邢家的女儿,比起外人到底跟你亲些,你们姐妹俩一起进宫,也算有个依靠。”

  然后呢?皇上顾念邢雨薇腹中的孩子乃是第一个孙辈,下令让太子萧景誉将邢雨薇也纳入了太子府。

  后来邢雨薇跟三叔三婶合谋诬陷爹爹贪墨,爹爹被下了大狱死的时候瘦成了一把骨头架子,胃里都是棉被里头的棉絮。再后来,萧景誉继位,外公手中的兵权成了帝王的眼中钉。她被捆在殿上判了谋反,只为推上刑场等外公来劫狱,好扣上一个谋反的罪名处死收归兵权。她在狱中听到狱卒喝醉了的呓语才明白,原来一切的一切,邢府中的柔情蜜意,都只是太子殿下再为今后的继位做铺垫而已。

  邢雨菀闭了闭眼,那些噩梦一般的回忆,都始于自己那一篇《黄花吟》,都始于眼前这个人。

  而这个人,现在正在跟母亲询问她。

  樊氏牵着邢雨菀出来,说道:“莞儿,快来见过你景誉哥哥。”

  母亲至死都认为她看着长大的萧景誉是真心爱慕自己的女儿,称呼都不是太子殿下而是景誉哥哥。

  邢雨菀在心里一声冷笑,面上却装的乖巧:“莞儿见过景誉哥哥,景谦哥哥,文辰哥哥。”

  既然要见礼,那就都见了吧。

  太子还没说话,身后的孟文辰盗率先开口了:“几年没见,莞儿出落得这么清丽了,才华也是女儿家中难得的出挑。师母你却不知,景谦曾言,要娶就得娶个才貌都出色的,可让京里那些尊奉‘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大小姐们发奋了不少,书馆的生意一下子好的不得了。莞儿那篇《黄花吟》我跟景谦景誉都看过,连景谦都说‘妙极’,我还从没看过他称赞谁的文采,莞儿可是第一个啊。要我看,这普天之下,唯一可能让我们逍遥的七皇子景谦倾心了,也就只有莞儿了。”说罢他还促狭的用手肘碰了碰萧景谦,调皮的眨眼:“是不是啊景谦?”

  邢雨菀这才留意到太子身后身穿一身纯白长袍的男子,袍角还画着一支遒劲的老梅,树干粗壮有力,花瓣却纷纷扬扬向右后侧飘着,就好像有一阵风从左侧吹入一样。行走处花瓣若隐若现,使得整幅画作都变得好似动了起来,绵绵的花瓣雨随风飘洒,好一个绝妙的立意!

  再看萧景谦本人,邢雨菀看的心中暗暗点头,刚刚萧景誉说的京都里的女儿家都瞧上萧景谦的话估计有七八分真。此人身材颀长,比哥哥萧景誉还要高出半个头,眉目如画眼尾微挑,薄唇轻轻抿着,头发不似其他两人工工整整的束好发冠,只用一段雪白的缎带轻柔的在脑后束着,却更显得气质出尘脱俗。

  他就是燕王?邢雨菀回忆着,上一世她应当是没见过这个传说中的闲散王爷的,据说他沉醉于山水歌舞,四处云游,有时候连过年过节都不回京都,神龙见首不见尾的。

  不对,她掉下悬崖的那一瞬间,好像看到有一个人骑着高头大马急奔而来,她那时心思不在这上面,没有留意那人的面容。不过......好像依稀看到了一个袍角,她又仔仔细细挖掘着脑海中那贫乏的一眼记忆,怎么越看越像是......燕王殿下今日所穿的这身白袍呢?

  她不禁又打量了两眼,看到那双薄唇轻轻开口:“文采斐然,姿容出众,女之冠者也。不过女子貌美太过或才华太盛终究要活的累些,古有西施貂蝉,又或庄姜班昭,皆不能随自己心意而活,不若我自逍遥自在。”

  他说话时,自有一股风韵,让人移不开目光。邢雨菀重活一世,年龄早已过了天真烂漫的时期,如今看到这样年纪的公子,只觉得赞赏而已,别无他意。只能从他的话里面却咂摸出了一丝别的味儿来。

  这个燕王殿下不经意的装作整理袖口,却是指了指前方的太子殿下,冲她摆了摆手。

  这是暗示她太子不可倾心?亦或是让她收敛锋芒?

  不管怎的,人家都是好意。邢雨菀微微颔首表示感谢,忙说道:“文辰哥哥可别寒掺我了,我也就是幼时贪玩去父亲书房溜达了两圈而已,哪里就称得上才华出众了。文辰哥哥你是不知道,昨夜祖母还罚我抄了一夜的佛经练字呢,左不过是嫌弃我字丑。”

  邢老太太失笑骂道:“鬼灵精,就你伶俐。你父亲母亲都是沉稳温婉的人儿,怎么就生出你跟嘉哥儿两个泼皮!”转头道:“房间应该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三位公子一路舟车劳顿,不若稍事休息,晚间我们定当摆酒为三位公子洗尘。”

夫人在上:王爷请自重》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夫人在上 或 王爷请自重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强势攻婚:总裁大人爱无上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强势攻婚:总裁大人爱无上限》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强势攻婚:总裁大人爱无上限目录预览:第1章撕裂的婚纱第2章坐在汽车上的男人第3章指着她说,就选她第4章我看不见,不会对你怎么样第5章跟她只是一个游戏第6章她就是木头,不解风情第1章撕裂的婚纱陆浅浅穿着一身婚纱,慢慢走出韩家的别墅。她抬起通红的眸子,慢慢扫过面前神色各异的人群。早上嫁进来,晚上被赶出去。整个黎水市,她是开天辟地的第一人吧?轰隆隆……几声闷雷在盛夏之夜炸响,大雨倾盆而至,没几秒就把她浇了个透湿。雪色婚纱变得沉重不堪

  • 《虐恋情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虐恋情深》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虐恋情深目录预览:第1章十分钟前和十年前都发生了什么第2章一个世界三个任务第3章都来捏捏这个软柿子第4章软柿子好捏吗第5章完成了三分之一第6章彻底完成了第1章十分钟前和十年前都发生了什么正方形的白色房间里,四面墙壁和天花板、地板都是一片纯白色,仿佛是刚刚用白漆粉刷过的新房,只是房子主人爱好别致,偏爱白色。整个房间里没有任何家具,仅在墙壁角落里有个微微散发着柔光的小球。在这颗光球挨着的那面墙壁,如同电影幕布般连续播放着画面。颜沁卿嘴角噙着冷笑站在

  • 《盛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盛华》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盛华目录预览:第一章一个算计第二章一个盟友第三章破家灭门第四章转运使第五章李老爷的小傲骨第六章罗帅司的到来第一章一个算计李太后站在萱宁宫前,仰头看着匾额上‘萱宁宫’三个龙飞凤舞的镏金大字。一眨眼,这宫门已经封闭十年了。两个内侍用力推开宫门,一股陈腐的味道扑面而来,李太后心里不由一酸。宫门封闭了十年,太皇太后大行,已经十年了。都说她睿智慈悲,她不过是处处学着太皇太后罢了……宫门里,到处都积着厚厚一层尘土,这是整整十年的光阴。李太后踩着尘土,一步一个脚印

  • 《盛世红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盛世红妆》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盛世红妆目录预览:第一章喜从天降第二章白捡的夫君第三章夫妻见面第四章苦命鸳鸯第五章抱在一起第六章双双归家第一章喜从天降夕阳的余晖落在季嫣然的肩膀上,季嫣然嘴角忍不住泛起了笑容。这些年她过的太舒坦了,办了自己的画展,在市话剧团客串临时演员,每年排几场话剧,生活可谓多姿多彩。今天她作为专家,又帮市局破了个大案。季嫣然望着不远处那西装革履的男人,这将是他最后一次享受自由。谁能相信这个大名鼎鼎的慈善家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罪犯。当她利用摄像头里他留下的那模糊

  • 《爱似毒药,见你封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爱似毒药,见你封喉》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爱似毒药,见你封喉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卖身第2章快让我亲亲第3章劫色了第4章爽死了第5章好久不见第6章你懂的第1章我不卖身“陌千许,身高168,体重46公斤,体型匀称,皮肤白皙,面容姣好,无遗传病史……”医生拿着报告,轻蔑的瞥了眼陌千许,“还剩下一项处女膜检查,你进去把裤子脱了,躺下,腿分开。”在医生不耐烦的催促下,陌千许进了内室,颤巍巍脱下裤子,躺下,耻辱的分开腿,闭着眼睛等医生进来。半晌,耳边响起脚步声,她只当是医生进来了。谁知道

  • 《空姐前规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空姐前规则》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称:空姐前规则目录预览:第一章酒吧买醉第二章被空姐捡回家第三章空姐的卧室第四章无法摆脱第五章不穿高跟鞋的女人没有未来第六章跳进黄河也洗不清第一章酒吧买醉七月的北京酷热难耐,哪怕到了晚上,夜风中也透着炎炎的热气,使得人躁动不安。我坐在三里屯其中的一家酒吧里,看着穿着暴露的姑娘们像展品般在街上摇曳生姿般的媚态,感觉是她们给炎热的夏日带来了几分凉意。三里屯是一个灯红酒绿的迷幻世界,来这里的人目的性都很强,他们关注的都是女孩漂亮不漂亮,但至于是真漂亮还是

  • 《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我和女同学的荒岛生涯目录预览:第1章我和校花第2章杜蕾斯的妙招第3章酥酥麻麻的感觉第4章肺都气炸了第5章窝棚里的幸福第6章暴风雨第1章我和校花我瘫软在沙滩上,身后冰冷的海水不停的拍打着沙滩,我到现在还是不能相信,老子竟然遇到了海难!他吗的上船的时候,船长不是说这艘游轮绝对安全的吗?也不知道王老师和其他同学怎么样了,哎,希望他们也能活下来!我朝四周看了一下,到处黑乎乎的,我也不知道这个荒岛在什么地方,会不会有什么其他猛兽。我想吸根烟壮壮胆

  • 《素颜相伴醉了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素颜相伴醉了谁》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名:素颜相伴醉了谁目录预览:第一章是开始,也是结束第二章只怪你没魅力第三章给你的买药钱第四章祸不单行第五章走入绝境第六章负债第一章是开始,也是结束我和贺子华的第一次见面是在床上。哦,不对,准确的说他第一次见我是在床上。而我在我们坦诚相对之前,已经跟踪了他近一个月。我不是跟踪狂,我会跟踪他是因为一个月前,我发现我的未婚夫赵彦出轨了。我憋着这股恨劲儿,暗中跟踪了赵彦的出轨对象贺子敏。原本是打算像新闻中常看到的那样,原配当街手撕小三、教训她一番的,结

  • 《恰似爱如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恰似爱如潮》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恰似爱如潮目录预览:第一章:重口味第二章:只有你才能救妈妈第三章:勾引?第四章:警方处理第五章:排挤第六章:三哥订婚第一章:重口味“我姐还是处-子,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的,你看她那身材,那脸蛋,都是极品。”“条件的确很不错。”男人猥琐的声音淫笑道,“但我们要玩深水炸弹,俄罗斯方盘,S-M游戏……她什么都不懂,怕会被我们玩死吧?”“别下手太狠,死了会很麻烦。”“放心吧,这种尤物我还不舍的一次就搞残呢。”“那你答应我的事情……”“得啦,模特大赛的冠军一

  • 《我与空姐那些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原标题:《我与空姐那些事》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小说书名:我与空姐那些事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了第二章回家!第三章江思颖上门第四章炼药第五章摆摊卖药第六章重返学院第一章重生了楚云浩睁开眼睛,发现眼前很亮,自己躺在一间看起来很古怪的房间内。“咦!我不是刚被师姐一个掌心雷给劈中,然后晕了过去,怎么出现在这里?”楚云浩有些吃惊。“哥……你醒了……”一个长的很是清纯的女孩印入楚云浩的眼帘。“哥……你叫我哥?我是谁……?”楚云浩有些吃惊的看着眼前的女孩。“哥你……你怎么了?你叫楚云浩……我是你妹妹陈瑶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