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恶魔总裁的宠儿》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3:33:40 来源:网络 []
小说:恶魔总裁的宠儿
1 体检

  “脱掉衣服,躺到床上,把腿叉开!”身着白大褂的医生吩咐道。说明163nvren.com

  蓝色的手术床单上,纤弱美丽的女子屈辱的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如薄而轻盈的蝶翅,不动亦美极,娇艳欲滴的红唇,微微抿起,嘴角弥散着悲伤的弧度。

  苦涩的滋味弥漫胸臆,十七岁的萧荷荷屈辱的听从医生的吩咐,麻木的褪去衣服,躺在手术床单上等候医生的检查。

  萧荷荷似乎感觉到中年女医生的那充满讽刺意味的眼神了,她一定觉得她是爱慕虚荣的女孩子。

  这是第一次,萧荷荷在人前脱光了自己。

  阳光好强烈的穿透检查室纱帘,灿亮得使人睁不开眼。可是她的心却一片黑暗,因为她接受了一件被这个社会所不齿的工作----代理孕妇。

  她才十七岁。163女人网/t

  医生检查了她的下体,然后,萧荷荷听道她冷淡说道:“好了,穿上衣服吧!”

  萧荷荷开始穿上衣服,长长的吁了口气,这一关终于过了,过了这一关,她就可以拿到那笔钱的一半了。

  她有张白净的脸,黑色的头发垂放在身后,宽大的T恤罩住她细瘦的肩膀,那怯弱的模样,看起来单薄又无助。

  门口等候着一个西装男,看到萧荷荷被医生送出来,然后他扫了眼萧荷荷,低声问道:“李医生,检查结果如何?”

  “毛先生放心吧,是处女,没有妇科病!”李医生没有避讳,直言道。

  萧荷荷的脸顿时红成一片,不敢看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只知道他是要找她做孕妇的那人的代理人,至于那个人什么样子,萧荷荷一点都不知道,是高是矮是胖是瘦一概不知,只知道那人出了五百万找人代孕。毫无疑问,那是个神秘的人物。

  “萧小姐,走吧!”毛之言在和李医生说了几句话后带着萧荷荷上了一辆车,然后车子进了青云山的别墅。

  “萧小姐,今日起,到怀孕之前,为了保证孩子的纯正,雇主吩咐您不能再离开别墅一步,直到受孕后,雇主会给您一笔可观的费用,萧小姐不用担心令弟的病情了,那笔钱今日就会到账。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萧荷荷吁了口气,“我,不出去的话我可以打电话吗?”

  “当然!”毛之言态度温和的说道。“萧小姐,并不是限制您的自由,但雇主出了这么高的费用,您当然要对他负责了,是不是!”

  “嗯!”萧荷荷不安的小手交握。

  “萧小姐,楼上房间里有衣服,全部的生活用品,以后每日我都会来送食物,萧小姐,手续律师都办好了,只要你签字就行。”

  “哦!”萧荷荷一愣,为了弟弟,她签了。

  当笔迹落在纸上的时候,萧荷荷的心也跟着凌乱不堪,她不知道未来在哪里,她这样笔落下去,等于把自己的一生都毁了,可是,没有办法了!弟弟等着手术费,她含泪签了字,递给毛之言。“毛先生,那,那今晚他,他就要来吗?”

  “是的,他今晚会来。”

  “萧小姐,我先回去了,这是合同,你自己的这份收好!”毛之言转身离开了别墅。网站163nvren.com

  偌大的别墅,只剩下萧荷荷一人。她在惶恐的等待着夜晚的来临,她就要把自己给卖了,不,已经卖了。

  她忽然有些紧张,不知道雇主会是怎样一个人?

  打开二楼卧房的门,立刻被里面的布置惊呆了,简洁的设计,黑白的装饰,大气而肃穆,就连床单也是白色,洁白的让人感到心虚,萧荷荷想,那个人是不是有洁癖?

  白色组合的女生家具,像是给她准备的。偌大的双人床和床头柜,打开柜子,里面清一色的新衣服,都是她没见过的,但一看就是名牌。

  她对那个没有兴趣,她只想快一点结束这场契约,早日回到学校,继续她的学业。洗澡换好衣服,等待金主的到来。

  晚上十点钟,一辆没有牌照的黑色宾利出现在别墅的院子里。版权163nvren.com

  萧荷荷的心立刻紧张的跳个不停,他来了,那个人来了!

  她深呼吸一口,站在楼下大厅的门口,皮鞋踏着大理石地面的声响由远而近,脚步声在门口稍作停顿,而后便一步一步朝她靠近,她的心几乎要跳出喉咙口。

  忽然,门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个高大的身影,铮亮的皮鞋,笔直的西裤。再往上看,身材修长,比例合适,没有发福,只是,他的脸上戴了一张化妆舞会上常用的狐狸面罩。

  萧荷荷心咚咚的跳着,一阵眩晕,险些站不稳。

  男子锐利的视线扫过萧荷荷局促不安的小脸,开口了。“你叫萧荷荷?”

  很好听的声音,低沉,磁性,带有一点点性感的迷蒙,很适合做播音员,听声音也好年轻。

  萧荷荷后退一步,紧张的小声道:“是!”

  说完,萧荷荷偷偷抬起小脸,却看到他唇角紧抿,双眸中的阴戾一闪而过,唇边扯出毫不掩饰的讥讽。原文http://www.163nvren.com/“你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吗?”

  萧荷荷直觉得,他是个严厉的男人,她一时吓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怎么?你很害羞?”随着他的薄唇微启,他的手快速地轻轻的嵌住她的下巴。“抬起头来了!”

  萧荷荷被迫抬起头来望着他的眼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

  “嗯,你长得还可以,洗澡了吗?”

  萧荷荷心跳如鼓。“洗,洗了!”

  “走吧!去卧房!”男子的声音依旧低沉,磁性,撞击着萧荷荷的耳膜。

  “是!”她很温顺,她知道弟弟的这笔救命钱她必须立刻赚到。

  “怕吗?”他又问,语气不再那么尖锐。

  “……”萧荷荷无语,她是很怕,可是她不敢说。

  男人蓦然转身,下一秒,她双脚离地,落入一个怀抱,温热宽厚,浓烈的男人的气息将他包围,她再度感到头晕目眩,脸红得像熟透的桃子,“先生,我,我自己能走!”

  他却不语,嘴角上扬,抱起她直奔二楼的卧房。“萧荷荷,今天起,合约开始生效了,你后悔吗?我给你几分钟的时间考虑!”

2 纯真失去

  “我不后悔!”她心虚却又坚定的说道,为了弟弟,为了萧家,她甘愿付出自己。

  面具后冰冷的目光突然柔和下来,依然静静地凝视着她,低声道:“你确定你知道接下来的事情?”

  萧荷荷被他抱进了卧室里的大床上,而他解开了西装,放在一旁的沙发上,没有一丝褶皱。

  萧荷荷看着他的动作,她笃定,这个男人有洁癖。

  “我知道!”依然是那么的坚定,毫不退缩,只要弟弟好起来,一切都值了。

  突然,她感觉她的胸部被一双大手握住,握的好痛,他的力道之大让她想哭,透过迷濛的泪雾,她看到他的嘴角紧抿,似乎带着不悦。“你真是不知羞耻,居然出卖自己的身体,这样很赚钱吗?”

  心一痛,萧荷荷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她怎么能不知羞耻?

  她是真的没有办法了,她不能看着弟弟死啊!

  可是,她不打算解释什么,毕竟她是为了钱才做代理孕妇的。

  看她不语,男子似乎有些不悦一只手探入她的睡衣内,握住她柔软的部位,很不温柔地开始揉捏起来,一边冷笑:“这里没人碰过吧?”

  突然间,身子一阵寒凉,她不由微微一颤,男子的唇滑落在她的锁骨处。

  胸口处炙热的触感让她又怒又羞,从未经过人事的她本能地开始闪躲,往床的另一边滚去。

  脑中甚至有了想逃的冲动,可是,逃避了,钱怎么办?

  男人一把摁住她,扯开她的睡衣,露出她姣好的身段。低头吻上刚刚手握过的地方,不忘冷声道:“你不是想要钱吗?嗯?干嘛还要逃?逃了钱就没了!”

  “不!我们可不可以明天再?!”萧荷荷惊慌失措地大叫着,推打着他的身子,挣扎着滚向床的另一边。

  她怕了,真的怕了!这个男人太恐怖了。

  “你不要钱了吗?那好,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了!”男子松开她,冷哼一声。

  萧荷荷顿时一愣,她在做什么呀!看着他狐狸面具在她的眼前晃过,她突然急切而懦弱的抱住他的胳膊,小声的颤抖道:“我不躲了!”

  男人勾起唇角,覆上来,伸出手,再度握住她的小胸口,身上的睡衣如数被扯去,洁白的身躯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冰凉冰凉,被他压住的部位却是燥热一片。

  她吓得咬住红唇,瞪着惊恐的双眼。

  他的吻探入她的口中,带着一点的酒精味,狂猛的索取着,而萧荷荷却瞪大了双眼,瞪着眼前的男人,狐狸的图像在她眼前闪烁,在未来的几年里,只怕她的梦里都抹不去这个图像了。

  原本停留在下巴的手指逐渐下滑,携着一抹酒精味的滚烫在她皮肤上激起涟漪,她微微颤抖,小手抓紧了床单。

  只听“哧拉”一声,她的小内裤一分为二,阵阵凉意袭来,她尖叫一声,慌忙用手去遮盖。

  “不!”她咬紧唇瓣,下意识抓的更紧。

  “拿开手!”他的眼神幽深起来。

  “我……”她要出口的话,在他接下来的动作中结束,只发出一声尖锐的叫声。“啊-------”

  身体首次被人这般侵犯,她痛,痛得浑身颤抖。而他早已穿透一切阻碍,强占她,倾刻间将她变为一个女人,他的女人!

  她想喊他停下,可是她又确实是需要他的,她需要孕育他的孩子,从而赚取她弟弟的医药费,她早已无从选择了。

  他挑弄着她,体内的情欲同时被撩高,她还是个女孩,好紧。

  在他穿透她身体的那一刻,萧荷荷便安静了,双手紧紧地抓住两旁的床单,除了流泪她动作也没有了。

  男人在驰骋了许久后,终于惭惭地停下了,趴在她身上重重地喘着粗气。他感觉到了身下的人儿微微颤抖,而惭惭平静下来的他开始对她升起一阵怜悯……

  “好了,不要哭了!”他伸手,将她抱进怀里,温柔的亲吻着她脸上的泪水。“想要钱,就必须经历这一关,我会加倍给你钱的!”

  他的话,在她心上狠狠的刺了一刀,她猛然推开他,“够了,今晚够了吧?”

  “你有资格拒绝吗?再来一次!”他暴躁的宣布,忽略她脸颊上的泪。虽然她是第一次,但是他就是不想放过她,多久了,没有这样的感觉了!

  再度覆上来,萧荷荷抽噎着,想哭却哭不出来,再一次,她痛得死去活来。这一次,他比前一次更加粗暴,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命活下去。

  她忍不住挣扎着,却怎么也挣不开身上如泰山压身般的重量,挣不开他一次又一次的掠夺。“你放开我!放……开……我!”

  声音因为痛苦而支离破碎般的响起,断断续续。

  男子却一只手抬起她的下颌,凝视着她冷声道:“这就受不了了吗?你不要钱了?”

  说完,奋力地在她的体内驰骋起来,好久之后,他才终于松开她,而萧荷荷,觉得自己的双腿间,流出了一股温热的液体,不知道是血迹,还是别的什么……

  屋里好安静,男人去沐浴,萧荷荷如木偶般躺在大床上,眼角流出两行清泪……

  电话,在这一时刻响起,打破了一室的宁静。

  男人很快的冲完澡出来,打开电话,用一种很温柔很温柔的语气轻声道:“蓝影,怎么还没睡?”

  他的语气好轻柔,好轻柔,轻柔的像在跟情人诉说情话般,萧荷荷苦涩一笑,男人真会做戏,刚刚疯狂要了她两次,此刻却又如此情意绵绵的安慰另外一个女人。“好,我马上回家,你不要等我,早点睡,乖!”

  男子挂了电话,开始擦干净身上的水珠,而狐狸面具,依然在他的脸上戴着,遮住了容颜,萧荷荷的视线望着天花板,不去看他,男人穿好衣服,视线扫了眼床单上的血迹,心里被什么东西触动了一下,狂乱的冷声说道:“起来去沐浴,明日换了床单,不要让我看到别的东西在床单上!”

  他刚刚要了一个十七岁的小女孩,干净的让他心颤,也让他疯狂。

  萧荷荷没有动,眼泪流的更急,这个男人果真有洁癖。

  他穿好衣服,站在她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她,“你只是个代理孕妇,做好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你的钱!”萧荷荷木讷的说道。“你可以走了!”

  而此时,萧荷荷的电话也响了,她飞快的下床,不顾自己浑身赤裸着,也管不了他在眼前,因为唯一打她电话的人,只有萧潇,她的弟弟,她唯一的亲人。

  男人看她急切的接着电话的动作,眼中闪过一抹怒气,本来要走的,却停了下来。

3 失去弟弟

  “喂!萧潇吗?你哪里难受?”萧荷荷着急的问道。

  那端却传来陌生的声音,“萧小姐,我是萧潇的主治医生,很抱歉,您的弟弟去世了!今天下午,他因为找不到你,一着急,就再也没醒过来,萧小姐,你知道心脏病人,经不起刺激,我们也很抱歉!”

  “你说什么?”萧荷荷把五个手指塞进了嘴里,眼泪霹雳哗啦的落下来。“不……不可能,萧潇不会死的,不会…….”

  男人讶异的回转身,望着萧荷荷那流线很美且光裸的后背颤抖着,他的心微微一顿,死了人了?

  他走过去,坐在她对面,看到她嘴角渗出血来,四个手指在嘴里都被咬破了,微微皱眉,这张小脸,处处透着可怜。

  “我马上过去,马上过去!”萧荷荷突然放下电话,站起来,却因为腿间太痛,差点跌倒,男子伸出手,扶住她。

  “发生了什么事情?”

  萧荷荷没有抬头,眼泪横流,萧潇死了,她什么都没了,唯一的亲人都没了,她要去找萧潇,“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我不要钱,我们的合约解除,我不要钱了!”

  “你确定?”男人皱眉。

  萧荷荷挣脱他,拿起自己的衣服,穿好,不管身后的男人视线有多错愕,她背起小包,只拿了自己的东西,就要离去。

  男子却一把抓住她。“晚上这里没有下山的车,发生了什么事?”

  萧荷荷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我要下山!”

  男子不再多言,深邃的眼神眯起,“我送你下山!”

  一路上,萧荷荷的眼泪不停的流着,而身边开车的男人却沉默不言,直接将她载到医院。“如果你不想做了,我也不会勉强!一半的费用算作补偿你的初夜吧!”

  萧荷荷顿了顿身子,径直的下了车,没有说任何话。

  望着她飞快的跑进医院的身影,握住方向盘的修长手指骨节泛白,烦躁的拿下面具,露出一张俊美如潘安般的容颜,只是眉宇紧紧的蹙着,一丝愁绪染上了眉眼……

  萧荷荷赶到病房的时候,护士刚用白色的床单盖住萧潇的身体。

  “我弟弟呢?我弟弟呢?”她像个疯子般的见人就问。

  “萧小姐,对不起,已经没有办法了!”主治医生歉疚的跟萧荷荷道歉,病号死去虽然是很平常的事情,他身为医生已经见怪不怪,但是这个孩子才十五岁,死了确实很可惜。

  病床上,看着被床单盖住的瘦弱身体,萧荷荷发出一声尖锐的嘶吼:“不---”

  “萧小姐,节哀!”医生和护士都很同情的劝她。

  只发出一声嘶吼,她颤抖着手掀开床单,看到萧潇灰白的脸,青紫的唇,她的眼泪扑簌而下。

  最最撕心裂肺的那一刹那,也只是泪流满面,拼尽了全部的力气不让自己发出任何声音:“萧潇,萧潇啊……”

  仿佛只要在心底那样拼命呼喊,他就会回到她的身边。

  一个半月后。

  昏昏沉沉的萧荷荷终于接受了萧潇离世的事实。而这个时候她也发现自己怀孕了。

  只有一夜,她便中招了!

  错愕,呆滞,懊恼,继而惊喜,这将是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了,一条新生命正在她的肚子里孕育着。

  走出妇产科的门,萧荷荷手握化验单看着上面的加号,露出一个多月来难有的笑容。

  想到那个雇主,她果真没在来找她!

  如果被他知道的话,她不知道会怎样,想到此,萧荷荷慌乱起来,不行,她要逃走,立刻逃到没有人认识她的地方去。

  疾步向前走去,走廊里,行色匆匆的萧荷荷迎面撞进了一个宽阔的怀抱里,“呃!对不起!”

  本能的抬头,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黑色的西装裹住他结实的身子,身形愈发颀长,瘦削却刚毅的脸庞带着冬雪般的寒冷,深邃而漆黑瞳孔像是落下漫天的星辰,闪烁着夺目的光辉,隐隐约约却好似含着一抹阴郁之色,挺直如古希腊雕塑的鼻,棱角分明的薄唇不带任何感情的抿紧。

  “先生,对不起!”萧荷荷再度的道歉。莫名的感觉这个人有些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个男人只是低下头,在看到萧荷荷时,错愕一愣,继而点了点头。“没关系!”

  低沉冷漠的嗓音如同三九寒冰般冰冷,萧荷荷莫名打了个激灵,微微的鞠躬,转身离去。

  男人并没有阻拦,而是回头看了眼仓惶离去的单薄身影,眼神深邃而高深莫测。

  一低头,发现地上掉落了一张化验报告,捡起来,在看到写着萧荷荷名字结果是加号明确标注已怀孕的字样时,男人的眼睛眯了起来,再度回头看了眼离去的女子,危险的眼神如蛰居的豹子看到猎物般精准骇人……

  “仲寒,你怎么来了?不是说不让你来了吗?”突然的,委婉的女子的声音传来,秦仲寒竟飞快的将报告放进了西装的兜里,嘴角勾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蓝影,我不放心,所以来了,怎样?”

  一如声音一般,女子长得也很委婉,生的极美,勾画的极其精致的柳叶眉秀娥微蹙,一张白皙柔嫩的脸上镶嵌着一双明亮的大眼,樱唇微勾,可惜带着一丝愁绪。“仲寒,没有办法了,医生说要做手术,或许这辈子我都不会再有孩子了!亲伯伯不会让我嫁到秦家的!”

  “蓝影,不要担心,我们会去美国看!”秦仲寒安慰地拍了下莫蓝影的肩头。“走吧,我们回家!”

  走出医院大门的萧荷荷仓惶中打了一辆车,直到上车后,才发现自己的化验单不见了,一定是刚才撞到那位先生时不小心弄丢了。

  计程车上正在播报新闻:“各位听众,本台刚刚收到消息,先前传言秦氏执行总裁秦仲寒先生与莫氏大小姐莫蓝影的婚期将到,却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秦陵航董事长出面声明婚约取消,秦仲寒短时间内不会结婚!”

  萧荷荷愣了下,脑海里浮现刚才那个身影,呃!对了,那个人就是秦氏执行总裁啊,她在杂志上看到过的。

  有钱人的世界,有有钱人的烦恼,没钱人的世界,同样有着没钱人的烦恼。人生无常,冷暖自知!她的手再度抚上小腹,这里将会孕育一个她的亲人!

4 失去孩子

  7个月后。

  医院妇产科。

  “米格,我怕!”一脸痛苦满头大汗的萧荷荷紧握住好友米格的手,忍不住尖叫:“啊---好痛啊!”

  “荷荷,你撑着点啊,医生说孩子马上就会生下来了,不要怕,我在外面等你!你想想会有很可爱的宝宝,你要勇敢啊,宝宝还在等着你这个妈妈快点把他生下来呢!嗯?”米格担忧的和护士一起把她推进产房。

  一个小时后,终于听到了产房里传来一阵洪亮的婴儿的啼哭声,米格双手合十,祈祷道:“啊!终于平安降生了!”

  产房的门打开,医生摘下口罩,“母子平安,是个男孩,七斤六两!”

  “谢谢你医生!”米格感动的鞠躬,替荷荷感激医生。“谢谢……”

  “去看看你朋友吧,她很坚强!”医生微笑着离开。

  被推到病房的萧荷荷苍白着一张脸,眼中含泪。“米格,是个儿子对不对?我又有亲人了!”

  “是的,荷荷,你有儿子了,好漂亮的小家伙,等你能下床了,我们去看他!”

  “我现在就想去,刚才在产房看了一眼,好可爱啊!”说着,萧荷荷的脸上盈满了慈祥。

  “想好名字了吗?叫什么?”米格笑问。“先说好啊,这是我的干儿子!”

  “呵呵,好呀,你的干儿子,我的儿子!”两人说笑着,场面很是温馨。“嗯,他叫萧承,小名盛盛好吗?”

  “嗯,好名字,承前启后啊,呵呵,不错!我的干儿子叫盛盛!”米格含笑点头。

  可是,就在此刻,护士突然慌慌张张的跑来,对两人道:“萧小姐,你的孩子不见了!”

  “什么?”犹如一道响雷,萧荷荷惊得无以复加。“我的孩子怎么会不见!”

  “刚才来了四个黑衣人,他们留下了这个,说萧小姐知道为什么!”护士说着就把信封递过来。

  “啊---”刚颤抖着手,萧荷荷接过信封,打开,发现是一张支票,上面的数额好是五百万,另外夹着一封打印的信函,她看了一眼信,整张脸更加的苍白,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不------”

  米格接过信,错愕着,“怎么会这样?”

  “他还是找来了,米格,我的孩子,我要我的孩子啊!”萧荷荷满脸是泪,已经承受不住的瘫软下去。

  “荷荷,我帮你找,我们去找他!”米格抱紧她,想给她安慰,却发现她手脚冰凉。“荷荷啊,你要坚强啊,别吓姐姐好不好?”

  “我要我的孩子啊,我不要钱,我只要我的盛盛,我的孩子啊!”撕心裂肺的哭喊着,终于渐渐的转为悲恸的哀鸣,像只受伤的小猫,萧荷荷蜷缩在病床上,哀伤无助……

  五年后。

  “妈咪,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到米格阿姨家?盛盛好想米格阿姨哦!”

  飞机上,年轻女子的身边,坐着一个粉嫩嫩的五岁男娃娃,仰着一张唇红齿白的小脸望着身边美丽的萧荷荷。

  “很快就到了,盛盛乖,米格阿姨会来接盛盛的,我们很快就可以见到她了,坐好!”萧荷荷温柔的笑着,看着儿子乖巧的容颜,萧荷荷的心里很不是滋味,眼神也跟着空洞起来,仿佛想透过这张稚嫩的容颜,去幻想另外一张稚嫩的却只有一面之缘的脸,她的亲生儿子啊,现在又在何方?

  原谅妈咪,妈咪真的不知道你在哪里,对不起!

  一滴泪滑下脸庞,每每想到被抢走的孩子,她的心里就一阵悲凉,对那个戴着狐狸面具的男人的恨就回入骨三分,他怎的如此残忍啊!叫他们骨肉分离!

  “妈咪,你哭了!”小小的手伸过来,帮妈咪抹着眼泪。“妈咪不哭,盛盛乖,盛盛会保护妈咪!”

  “乖儿子,妈咪不哭!妈咪只是开心,我们终于又回来了!”萧荷荷抹去眼泪,亲了下儿子的脸。

  这个她当初心灰意冷在江边捡到的孩子,想不到他如此的贴心,陪伴她走过了五年,给她带来了巨大的快乐,仿若她的孩子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

  “妈咪,我想尿尿!”小家伙皱着眉头喊道。

  “那好,妈咪带你去!”

  “不要!要自己,盛盛是男孩子,妈咪是女生!”萧承坚决的摇头,解下安全带。

  “可是你自己能行吗?”

  “盛盛是男子汉!”小家伙已经滑过萧荷荷身边,朝着后面的卫生间跑去。

  而萧荷荷后面第三排的一个高大男子也刚好站起来,男子微眯深邃的双眼,浑身散发出来的凛冽气势令机舱里的其他人都不敢看一眼,抬手看了眼手腕上的钻石手表,眉宇紧皱,男子朝卫生间走去。

  几个大步就走到了卫生间门口,推门要进,萧承却抬起头仰望着这个叔叔。“叔叔,盛盛先来的!盛盛先尿!叔叔排队!”

  “呃!”一低头,这才发现身边还有个五岁左右的孩子,秦仲寒挑眉,“一起!”

  盛盛也挑眉,学着他的样子。“叔叔在我尿不出来!叔叔请先出去!”

  莫名的,秦仲寒看着这个不到自己裤袋高的孩子,竟觉得几分熟悉,几分亲切,这张小脸,这双眼睛,在哪里见过?

  “叔叔请先出去!”盛盛非常有礼貌且很客气的说道。

  “小鬼,你再不解飞机马上就要到了!咱们都没得尿!”秦仲寒说着就解开了自己的皮带,真是好笑,这便池这么大,小鬼居然敢跟他抢!

  “叔叔好坏,当着别人的面脱裤子!老师说这是不对的!咦?叔叔,你的小鸟好大呀,盛盛的小鸟好小吆!”

  错愕着,秦仲寒傻了!这小鬼他在扯什么啊?

  低头看着自己的,萧承皱着眉,很是懊恼。“为什么叔叔的和盛盛的不一样?”

  飞机很快就到了,萧承一直在皱眉。

  直到下了飞机,萧荷荷还是不解,为什么儿子去了一趟飞机上的洗手间一直在沉思。

  “盛盛,怎么了?”

  “妈咪,喏!就是那个叔叔呀!”萧承指着前面一个高大的身影,对萧荷荷说道:“那个叔叔的小鸟好大呀,盛盛的好小!”

  “小鸟?”萧荷荷一时没明白过来。

  “就是尿尿的小鸟呀,那个叔叔还和我抢,害我都差点尿不出来!”

  呃!

  萧荷荷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被儿子的话弄的哭笑不得,很是尴尬,下意识的望了眼离去的背影,人群中,无疑,那个男人是出众的,只是一个背影,却鹤立鸡群,修长的身影精干而结实,剪裁合适的西装一看就是上好的面料,眼看着那个男人消失在候机楼的转角处,看起来形色匆匆!

  “叔叔不遵守纪律,不懂礼貌!”萧承还在讲,“尿完了还不冲马桶,是盛盛帮叔叔冲的哦!”

  “嗯,盛盛最乖了!”萧荷荷窘迫地蹲下身子亲了亲儿子的脸。“我们快走吧,米格阿姨一定等急了!”

  “嗷!要见到米格阿姨了,妈咪快点!”萧承急急的喊道,已经拉着萧荷荷往门口跑去。

  “啊!盛盛!”接机口,一身紧身窄裙脚踩一双金色细高跟皮鞋的女子夸张的大叫着扑来,一把抱起萧承。“乖儿子,想干妈了没有?来,亲一个!”

  “米格阿姨,盛盛好想你啊,你又漂亮了哦,是不是最近有很多叔叔追你啊?”萧承搂住米格的脖子,在她白皙的脸上使劲献上了一个香吻。

  “嗯!乖儿子,给干妈的吻就是这么香!来干妈也给成成一个大香吻!”说着,米格凑近火红的唇,把自己的红唇印印在了盛盛粉嫩的脸上。

  萧荷荷看着儿子那张脸,被印上口红印,无奈的笑着。“好了,盛盛,下来,再不下来你米格阿姨要走光了!”

  “妈咪,走光是不是被人看光的意思啊?那盛盛刚才也走光了,被叔叔看到了盛盛的小鸟哦!”说着,萧承又开始懊恼起来,似乎很是纠结。

  米格错愕,把盛盛放下来,牵着手,拍了下萧荷荷的肩膀,“行呀!荷荷啊,你怎么教的咱儿子,人小鬼大呀!这么屁点都知道走光了!”

  “荷荷,你们娘俩就住这里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用交房租,不用过意不去,实在觉得过意不去,就在姐姐没人请的时候给姐煮饭吃!OK?”

  “米格,我真的很感谢你,这些年没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活下来!”萧荷荷看了眼这套二室一厅的公寓,心中甚是感激。

  “你呀,别逞强,为什么不用那笔钱?”米格到现在也不懂为什么荷荷一直不肯用那五百万,那是她失去儿子换来的啊!

  “我不想用卖儿子的钱,我已经对不起他了,到现在不知道他在何方,我如果再用那笔钱,我会一生良心不安的!”萧荷荷苦涩一笑。

  那是她一生埋藏最深最深的痛,她永远无法忘却的痛!

  “好吧,别多想了,不用就不用吧,不过盛盛可是越长越像你,除了眼睛,之外,他的脸蛋,他的小鼻子,小嘴,都很像你!真是缘分啊,这个孩子你没白捡!”米格是越来越觉得盛盛像极了萧荷荷,如果不是知道内情,没有人会怀疑这孩子不是萧荷荷的。

  “是啊,这孩子跟我有缘!”萧荷荷似乎只有在谈到儿子萧承时,才会露出由衷的笑意,这些年,她背负了太多,好不容易大学毕业,把盛盛带大!

  “得了,明日去秦氏应聘,准备一下吧!”米格回头看了眼沙发上睡着的盛盛。“明天我负责把盛盛安排到新幼稚园,你放心去应聘,秦氏是大公司,你要是能应聘成功,那你和盛盛的日子就会立刻得到改善!”

  “谢谢你,米格!”

  “跟我还客气?”习惯性的拍拍她的肩膀。“好了,我走了,早睡!”

  “嗯!”萧荷荷点头。

  翌日。

  秦氏总部。

  “寒,听说昨日你乘坐了经济舱回来的?”身着一身修剪的合身的黑色西装的男子斜依在沙发上,眼神戏谑的打量了一下坐在老板桌后面的人。

  “头等舱没座了!”低低的男音雍懒的向起,喷吐而出的白色烟圈弥漫在他四周,飘渺的烟雾倒让人看不清楚他此刻脸上的表情,只是那一双狭长的鹰眼却在黯淡里射出犀利的光芒。

  不然就赶不上今日的面试了!

  连续南下出差一星期,签了几份漂亮的合约凯旋归来,秦仲寒没有休息就坐镇公司,亲自招聘新进员工。

  “没有见到她吗?”

  “曾离!”突然一道冰冷而低沉的男音袭来,低低的,有些警告的意味,简单的两个字里看似听不出一丝的表情,可是曾离却知道他怒了。

  “好吧,当我没说!”伴随着一阵低沉的笑声响起,曾离掐着香烟的手似乎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我出去了,看看今日有没有什么上等美色!顺便猎艳一番!”

  吞了一口烟雾,秦仲寒脸上阴暗不明,让他的表情似乎更加的诡谲。

恶魔总裁的宠儿》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最新原创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最新原创小说)或者(xiaoshuo3456),关注后回复 恶魔总裁的宠儿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凉风何处去第七章送她去死听到这个消息,温凉以为会从穆城脸上看到欣喜,或者震惊,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情绪,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冷静地,让她觉得他是在看一个死人,让她觉得寒凉刻骨。“我才碰过你几次,你就怀孕了?”“你什么意思?”温凉微怔,“你怀疑我骗你?”“小凉,事到如今,不要撒谎了!”“我撒谎?”温凉看着面色冷凝的穆城和痛心疾首的温母,只觉无比可笑。她真是傻了才会认为穆城会喜欢这个孩子,她真是傻了才会认为温家会欢迎孩子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田野爱情生活第七章携美购物“这会打扰到紫经理吗?”黄羿道,他现在虽然很有能力,但在紫玫瑰面前还是感觉到一股压力。“现在下班了,没有什么紫经理,你应该才二十五岁吧,你可以叫我玫瑰姐。”紫玫瑰道,“上车吧,别婆婆妈妈的。”“谢谢!”黄羿上车,他还是第一次坐宝马车,觉得很舒服,心想以后也要买一辆。和紫玫瑰聊天,才发现这美女很平易近人,并不像他在酒店所见到的那样盛气凌人。“玫瑰姐,你好厉害,那么年轻就当上紫云轩酒店的总经理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逆凰医妃惊天下007威胁,皇后忘恩“凤轻尘?”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不会死了吧?”东陵子洛担心,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止,亲自上前查看。东陵子洛低下头,准备去探查凤轻尘的鼻息,可就在这一刻。凤轻尘突然睁开双眼,盯着东陵子洛……“你……”东陵子洛吓了一跳,这种眼神他见过,他母后想要弄死哪个妃子时,就会显露出这样的眼神。这是杀人眼神。“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

  • 黄佟佟: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

    京戏《追鱼》的结尾有这么一段对话,观世音问鲤鱼:“不知你愿大隐还是小隐?”鲤鱼回问:“大隐怎的,小隐何来?”观世音回道:“大隐拔鱼鳞三片,打入凡间受苦,小隐随吾南海修炼,五百年后,得道登仙。”听到这一段,内心无比震动,我们都以为随菩萨修行是修行,其实比随菩萨修行级别更高的修行是在人间修行。确实,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可能要经历上千亿年的机缘,你才终于可以来人间一趟,可是你闭上双眼,合上双耳,不修不行,随波逐流,生命荒芜一片,多么让人伤感的选择。

  • 红梅精神传书香,春城少年祭英灵,“书香春城·诵读经典公益行”走进黑龙潭

    在梅花盛开之际,由云南儿童网策划执行,云南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指导,云南儿童网联合昆明市文明办、昆明市教育局、昆明市园林局、昆明市文化广播电视体育局共同主办,昆明市黑龙潭公园协办的“书香春城·经典诵读公益行”2017昆明市青少经典诵读系列活动(四)以“红梅赞”为主题走入昆明市黑龙潭公园。梅花被誉为花中四君子之一,自古便为文人雅士所称颂,因其高洁雅素、傲骨铮铮,因在百花凋零之际,唯有梅花傲雪挺立,正如那一位位英豪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用生命与鲜血救国救民于水火。今天,600余名来自武成小学国福校区

  • 你以为大牌只在限定款上作妖?老外的中国风魔爪已伸向衣食住行

    ▼农历狗年快要到了各大外国品牌又在比赛出中国新年限定了文字君看着这些蜜汁画风的狗东西们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这些歪果仁到底对中国风有什么误解呢?不只是新年限定穿衣吃饭盖房子只要涉及中国风总能让你眼前一黑并只想喝二两的设计下面就跟文字君一起来看看他们的脑洞吧▼首先来看的是施华洛世奇的狗年摆件哪位少年买了这个送女朋友女朋友是肯定不会留他过年了耐克AirForce#I狗年限定过年就一定要这么喜庆吗?鞋帮上还假装有文化写了个「獒」字这大花大朵披红戴绿的画风下一步必须得是脱鞋盘腿上炕了!T恤作为男女不限

  • 读睡古诗词欣赏 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配图|网络《寒流》文/紫枫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霜染西窗芳影上,冰沉睡兀塞翁孤。《渔舟唱晚》文/木棉谁饮越城曲,唱酬兰棹章。香山升玉镜,峭屼托星光。榕树千秋岁,磐岩万里长。竹风霜露起,平仄聚寒房。《行香子年味》文/菩提树梅送红颜。雪缀群山。望天空、鹊燕鸣欢。南坡悄绿,北埝还闲。晓春将到,运将好,志将坚。千家万户,祥光瑞气。接新年、笑意酣然。憨童最乐,放炮言欢。看恋人牵,老人悦,国人圆。《江南春·花事了》文/唱枫林晚花事了,落红残。凌波堤上柳,轻钓一江烟。桃英流水香销暗

  • 粘住了时光的美味长啥样?他亲切的称它为软糯乡情

  • 宋朝的高奢食物,一般人都不敢吃!

    一句“无人知是荔枝来”,使得大唐王朝顶级高奢水果“荔枝”家喻户晓,到了宋朝,梁山好汉的“大块吃肉”又让牛肉成为行走江湖的标配,其实宋朝的美食还有很多。比如面食,就有《水浒传》中记载的,山洞梅花包子、馉蚀,还有武大郎倾情代言的“炊饼”。武大郎“每日仍旧挑卖炊饼”中的“炊饼”,就是“蒸饼”,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馒头。蒸饼就蒸饼吧,干嘛又叫炊饼呢?因为宋仁宗名赵祯,祯与蒸谐音,为避讳“祯”字,称“蒸饼”为“炊饼”。施耐庵的《水浒传》成书于元末明初,那时炊饼已经叫了半个多世纪了。炊饼在宋朝是平民食品,卖炊饼

  • [美文茶舍]寂寞,却如此让人心动

    在寂寥的时光深处打坐,寻一条心路,通往净土。禅音如清泉缓缓流淌。清空内心,清静如莲。或许生命就是一场修行,活着就是活着,就这么简单。合上眼,关上耳,摒弃红尘所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参禅悟道,让心灵得到解脱,其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寂寞是如此让人心动,我爱寂寞,更爱独处。人生其实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刺猬,抱着取暖,却伤了彼此。也许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如果不能做一枝遗世的梅,做一朵菊也好,在疏篱下独自幽香。不为等人,不为爱恋,只在寂寥的时光里,宠辱不惊,慵懒开败。一切都会静水流深,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