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代孕娇妻:总裁求婚请排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38:29 来源:网络 []
书名:代孕娇妻:总裁求婚请排队
第一章 你的心里是不是只有他

神圣的教堂,洁白的婚纱,一对天造地设的璧人互相宣誓,坚定这忠贞不渝的爱情。说明163nvren.com

这场婚礼美好的就像童话般,而柳溪就是这场婚礼的主角之一。

两人从相识相知相恋到今日真正的拥有彼此经历了漫长的八年。

柳溪从一个天真烂漫,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长成如今温婉贤淑的女人,全身心的付出只为了这一个人——张生,自己在神父面前宣誓,即使生老病死也不能舍弃的丈夫。

张生是柳溪初恋,能和初恋结婚对于很多人来说绝对是值得羡慕的事情。

再加上张生年纪轻轻事业有成,又是一个长情且专情的好男人!

这点就更加令人羡慕。

不过,柳溪这个女人这些年为自己付出了多少,张生心中是了然的。

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多年,也只有她一直不离不弃的陪在自己身边,从心底来说,张生觉得自己对柳溪的感激之情是超过爱情的。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所以在与柳溪相处的这些年,除了亲吻拥抱这些动作,他并未做出更多越界之举,只因每每动作稍微过火,柳溪就会身体僵硬如一具尸体,自己也会兴致全无。

“等到新婚之夜,我一定把自己完全交给你。”这是柳溪对张生的承诺。

两个人的婚礼,来了很多位高权重的人,张生作为生意人的圆滑和机警,在业界是出了名的,他利用这次婚礼广发喜帖,业内的富商巨贾和上层领导,统统都在贵宾名单内。

婚礼后的宴席,张生就未闲下来,满面春风地周旋在来宾当中,觥筹交错,推杯换盏,中间还定下来了几笔不错的生意。

柳溪一直跟随丈夫招待贵客,看着丈夫帮自己挡下了所有酒还把自己默默保护在后面,内心更是甜蜜不已。

幸福过度的柳溪不小心撞到了旁边的服务生,服务生手中的一杯红酒,一滴不漏的撒在了她的婚纱上。《代孕娇妻:总裁求婚请排队》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张生很贴心的把柳溪送进了休息室,安慰了两句,然后找人帮忙处理衣服,自己则匆匆忙忙的回到宴会上。

匆忙回到宴会的张生,发现宴会的氛围发生了变化。

在此之前,这场婚宴的焦点无疑是美丽的新娘和帅气新郎。

但是,现在所有人的眼神,无疑都锁定在一个面容冷峻的男人,和他身边四五岁的小男孩身上。

“这不是莫氏总裁吗?张先生还真是面子大,居然连莫氏总裁都能请来,那个小孩子是莫总的儿子吧,长的真好看。”人群里有人开始小声议论着。

“咦,你看这小孩长的居然跟张生老婆四五分像,尤其是那眼睛。163女人网

“还别说,真是有几分呢,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嘘,小点声吧,不要说了,今天毕竟是张生大喜的日子。”

亲戚朋友的话,哪怕说的再小,还是落到了张生的耳朵里面。

张生心里一沉,面色凝重的同时,同样看了过去。

确实有几分像。

至于宾客口中所说的想起了什么,这同样让张生想起了一些事情。

只不过,正如宾客说的,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两个人终于走到了一块,有些事情,他放不下,但是在这种情况下,也必须得放下。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张生闭上眼睛,似乎是在回忆,过了许久,这才换上了一副尊荣,开始招待亲戚朋友……

喝的有点多。163女人网

迷迷糊糊中,张生送走了客人。

婚房内,柳溪坐在床上,娇羞的等待着将从宴会归来的丈夫,想到晚上两人将即将发生的事情,柳溪心情激动又有些复杂。

带着酒意,带着一些情绪的张生,回到新房,便看到新婚妻子把自己当粽子一样,团团包裹住,心下沉积的郁气一下便挥发掉了。

“你回来了,累不累啊?你先去洗个澡吧。”笨拙的样子肯定让他看去了,当下柳溪又羞又恼,通红着脸强硬的转移话题。

张生看了眼满脸通红的妻子,不再调笑,老老实实的去洗了个澡,然而自己光、裸着的上半身,让自己害羞的小娇妻脸上又多了几片红霞。

张生眼底的欲望很明显,长臂一伸直接将毫无准备的柳溪拥进了怀里。推荐163nvren.com

“溪溪,今晚是我们的新婚之夜,让我们好好度过这一晚好吗?”张生语调暧昧,眼神更是充斥着欲、望,一双粗粝的大手,略显急躁抚摸上她的光滑的脸颊,手上嫩滑的触感让张生彻底失控。

今晚两人的第一次肯定非常美妙!

“等等……”

就在张生上身接近赤、裸的时候,柳溪慌忙喊了暂停,并且一把推开了身上的男人道,“我……我还没洗澡,我先去洗个澡吧。”

没敢看突然被打断的丈夫是什么表情,柳溪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躲进了厕所,为什么丈夫的碰触还是让自己觉得恶心难以接受,性冷淡的自己他真的能接受吗?

柳溪很想咬咬牙克服这可怕的心里障碍,跟丈夫安稳的度过这一晚,更想老老实实与丈夫坦白自己“性冷淡”这件事。

但是……无论哪一种可能,她都没有胆子去尝试!

“嘭~溪溪你好了吗……”浴室外的张生敲了敲门,他有点担心妻子的情况,更多的是他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

还未听到浴室里人的回到,张生便直接推门进去了。

浴室里的妻子穿着完好,明显没有在洗澡的样子。

张生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变了变,而后一言不发的、将脸色惨白的柳溪压在了洗手台上,强制亲吻和暴力的撕扯。

突如其来的举动让柳溪措手不及,几乎没有经过任何思考,狠狠的一巴掌便甩在了张生的脸上。

张生瞬间脑袋有些空白起来。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张生,你,你没事吧。”柳溪颤抖着手一脸不可置信。

婚宴上男人的羞辱,人们背后偷偷的议论和指指点点,自己新婚妻子拒之门外,还有这一巴掌,滔天的怒火已经焚烧掉了张生所有的理智。

浴室内的空气像是凝固住了似的,沉重的让人有些无法呼吸。

相隔不远的俩人,能互相听到对方粗重的呼吸声,这似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柳溪害怕的看了眼丈夫,但是丈夫脸上的表情阴沉的吓人,让柳溪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现在跟我装贞洁烈妇?还是在为那个男人守身如玉?柳溪啊柳溪,你还真是不要脸,你要搞清楚,现在我才是你的丈夫。”不怒反笑的张生,和那残忍至极的言辞,让柳溪脑袋一嗡,完全呆在原地。

最后一道防线被彻底击碎,眼泪悄无声息的滑落下来。

“张生,我……”

“你什么你,今天是我们的新婚夜,看看你是怎么对我的?”

“代孕的事情,我不提了,孩子的事情,我也不提了,但是现在呢?”

“柳溪,你就是这样对我的是吧!你的心里是不是只有那个男人!”

第二章 陌生男人

“柳溪,这么多年了,果然还是这样。”

“我的心里是过不去这道坎,可是你呢,是怎么对我的。”

“柳溪,你既然这样,又为什么要选择和我结婚啊。”

张生现在已经被怒火烧理智全无,回到卧室内拿起俩人甜蜜的婚纱照砸了个稀巴烂,而这一刻,柳溪也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柳溪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游荡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代孕。

孩子。

丈夫张生的话,里面的几个关键词,反复的出现在柳溪的脑海中。

这么多年过去了。

柳溪本以为一切都可以过去,毕竟当年那件事情是为了丈夫。

可是现在。

在这新婚夜,自己因为性冷淡拒绝了丈夫,做出了一些过激的行为,可是张生呢,竟然如此粗暴的对待自己。

这么多年,柳溪还是第一次看到张生如此。

委屈。

懊恼。

柳溪从来没有想过,这么爱她的张生,竟然心里一直有这个芥蒂。

夜凉如水,孤冷凄清丈夫肆意的辱骂言犹在耳,羞辱之情亦令柳溪肝肠寸断,自己满腹委屈无处诉说,这就是她期待已久的新婚之夜么?

与其留下来被丈夫羞辱,她宁愿“滚”出家门流落街头。

但是……

她现在又能去哪里呢?

柳溪迷茫的游荡在街头,路灯下被拉长的身影倍感凄凉。

本以为自己离开,张生会追出来,或者来寻找她,可是……

已是深夜,街道上冷冷清清,只有两排的路灯泻下一丝温暖。

不远处24小时便利店的彩灯忽闪忽现,像是为迷茫之人指引方向。

失魂落魄的柳溪像是被指引般走进了这家店,深夜的便利店,还有三三两两的人在选购物品,店员看了她一眼,便埋头继续手中的工作。

柳溪选了一个靠角落的座位坐了下来,现在的她思绪非常混乱,整个人都有点不受控制。

今晚发生的一切几乎把柳溪给击垮,与丈夫相处了八年,丈夫第一次对自己说出这样混账的话,还用自己的屈辱来唾弃自己,当年自己的委曲求全换回的竟是这般对待?

柳溪想至此处,心脏犹如刀割般疼痛,眼泪更是止不住的流淌下来。

“小姐,喝杯奶茶心情可能会好一点。”泪流满面的柳溪还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之中,手臂却被人轻碰了一下。

柳溪侧过脸,看到身穿制服的便利店店员,手里端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奶茶,就站在自己旁边。

被所爱之人伤透心却被一个陌生人温暖对待,此刻柳溪心中五味杂陈,百感交集。

见柳溪没有动作,店员便将奶茶放在了桌上,看了她一眼,没说其他便转身回了收银台。

不知道坐了多久,眼前的奶茶还冒着丝丝热气,柳溪看了眼便利店外,还是一片漆黑。

这夜,真的很漫长!

柳溪脸色依旧苍白,稍稍收拾了心情,准备离开前先跟店员道声谢。

收银台前已经空无一人,柳溪苍白的一张脸向店员表示感谢,但是店员却尴尬的摆了摆手说:“误会误会,东西是那边带着小孩的先生让我给你送过去的,应该是你的家人吧,他们挺担心你的,这么晚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家吧”

顺着店员手指的方向,柳溪看到了便利店另一边的休息区内,有一位西装革履的男人背对着自己坐着,怀里还抱着一个可能已经睡着了的孩子。

深夜一对父子在便利店里出现着实让人有些奇怪,但是柳溪觉得这对父子没准与自己一样也是被迫流落街头了。

“这位先生,非常感谢你的奶茶。”

没有多想,柳溪上前向背对着自己的男人道了声谢,眼神无意识的扫到了男人怀中已经熟睡的小孩。

小孩四五岁的大样子,脸上肉嘟嘟的十分可爱,可能是被男人抱在怀里睡得不太舒坦,小小的身子不断蠕动着,想要找个舒适的姿势。

男人听到柳溪的声音,身形一动,缓缓转过了身子。

看清眼前男人的脸令柳溪脸色大变,身子控制不住的颤动,双脚更是连连看后退。

“是你……你,你在这里做什么?我们的合同已经彻底结束了,你现在找来……”柳溪彻底乱了阵脚,整个人似是崩溃般朝着眼前的男人怒吼。

男人默不作声,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看着眼前沉默不语的男人,柳溪突然一脸震惊,满眼的不可置信,该不会……

“你你今天是不是去了婚礼现场?我丈夫是不是看到了你?”柳溪颤抖的双唇追问眼前的男人。

丈夫突如其来的的怒气和指责,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的拒绝?

无缘无故的提及当年的事,也并非一时之气?

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眼前这个男人!

柳溪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强烈的刺激让她呼吸变得十分急促,思绪却一片清明。

男人一言不发,幽深的双眼满含复杂的情绪。

“唔……爸爸,我怕……”孩子软糯的声音,拉回了男人的视线。

这时柳溪的视线也挪到了小孩身上,本来剑拔弩张她,在看到小孩那双明亮漆黑的眼睛后,彻底失了魂。

这孩子的眼睛……竟像足了自己!

“是翎儿想看看你!”男人突然说了一句,声音低沉磁性,却像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了柳溪心坎里。

柳溪嘴唇嗫嚅不止,本来磅礴的气势如今一、泻千里。

“合同终止我们的关系就结束了,我已经结婚有了自己的家庭,请你们不要再出现了,离我和我的家人远一点。”

柳溪说完紧咬着下唇,逼着自己不再去看这两人,踩着慌乱的步伐快速的离开了便利店。

待柳溪彻底消失在夜色里,男人才起身带着小孩子离去……

第三章 自责和关心

陈甜甜此时正做着难得的美梦,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她从梦中彻底惊醒了。

“谁啊……大半夜的,吵我睡觉小心我要你狗头……”陈甜甜骂骂咧咧的从床上起来,烦躁的打开了大门,一看到外面的来人,立刻惊讶道,“溪溪……你这大半夜的……我是不是还在做梦。”

陈甜甜打开门看到柳溪的那一刻就懵逼了,这白天不是才参加完她的婚礼,怎么大晚上的,她就出现在了自家门口?

柳溪的脸色很难看,额头上更是冒着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整个人的状态明显很差。

陈甜甜从开门就发现了柳溪的不对劲,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天呐,怎么这么烫,这是发高烧了吧。

“溪溪,你先躺下,我去拿冰袋帮你降降温。”现在柳溪觉得脑袋里像压着一个铅块,沉甸甸的,陈甜甜的话她压根就听不进去。

看到自己说话对方完全没有反应,陈甜甜赶紧从冰箱里拿了冰袋,敷在了柳溪额头。

但是,效果并不是很明显,柳溪开始哭闹说着胡话,甜甜看到情况不太好,赶紧打了120向医院求救。

之后便是一阵兵荒马乱,陈甜甜手忙脚乱的和医护人员一起将柳溪送上了救护车,而此时的柳溪已经彻底晕迷了过去。

医院病房内,陈甜甜边削着苹果嘴里边念叨着,柳溪全身酸软的半躺在病床上,气色比昨天明显好了许多。

“好了好了,我的好姐妹,我知道你是担心我,我发誓,以后有什么事情绝对一定立马给你打电话。”

陈甜甜的喋喋不休实在是让柳溪有些招架不住了,从她早上醒过来的那一刻开始,眼前人的嘴就没有停下过。

虽然知道甜甜是在担心自己,但是也请暂时放过她这个病人吧。

“溪溪,你昨天晚上跟张生怎么了?是不是他对你不好?怎么这么久他一个电话都没打过来?”甜甜开口质问柳溪。

但是,柳溪似乎不太想被提及这块,眼神闪躲了几下没有作声。

陈甜甜也没有逼她,两人做了这么久的朋友,深知彼此的性格,柳溪不想回答的问题,就算是你死逼着她,她也不会吐露只言半语。

本来陈甜甜请了一天假准备留在医院照顾柳溪,但是柳溪上午就醒了过来,医生检查后也说身体无大碍,陈甜甜立马销了半天假回去上班了。

反正会有人过来照顾她的好姐妹得。这时病房里就只剩下柳溪一个人,她静静躺在床上,手背上插着吊针输着液。

张生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大中午了,他是凌晨才迷迷糊糊睡着的,直到中午才醒过来。

起床看来下手机,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是妻子最好的朋友陈甜甜发过来的。

上面写着:“溪溪现在市医院,你赶紧过去吧,不然有你后悔的!”

陈甜甜是故意这样发给张生的,这样模糊的一句话肯定会吓张生一跳,也算是给好姐妹出了口气。

收到信息的张生急急忙忙给柳溪打了个电话,电话是通了,但是并没有人接听。

张生没再多想,换了身衣服马上驱车前往医院。

虽然陈甜甜告诉了张生柳溪在哪家医院,但是并没有告诉他具体的科室和病床。

来到医院的张生,不得不一个个科室询问,最后,他终于在急诊室找到了正在输液的柳溪。

但是……

看到病床上妻子的那一刻,张生却犹豫了。

昨天晚上的一幕幕赫然呈现在眼前。

他现在应该如何面对柳溪?喝多了的他在新婚之夜肆意羞辱新婚妻子,还将她半夜赶了出去,张生并不认为自己如此恶劣的行为,还能被柳溪原谅。

偷偷瞄了一眼病床上的柳溪,瘦弱的妻子苍白着脸躺在病床上,身为丈夫的自己却……

这一刻,张生陷入深深自我唾弃。

“你是病人家属吧,杵在门口做什么,进去吧,里面是你媳妇吧,现在才来还在磨磨蹭蹭。”

女护士讽刺着说了句,然后不满的看了一眼张生,先一步走了进去,张生满脸尴尬的,也跟着走了进来。

早在女护士讽刺张生的时候,柳溪就醒了,但是她也不知道经过昨晚之后,现在应该如何面对自己的丈夫,索性闭上眼睛继续装睡。

女护士换了药,嘱咐了张生一声便出去了,还贴心的关上了病房门。

张生看着柳溪还在熟睡,这才放心的走到病床旁,看着床上憔悴不堪,心里既自责又心疼。

“溪溪,我昨天真的是喝多才会说出那样的话,做出那样的事,对不起对不起……”张生双手紧握着柳溪没有输液的那只手,像是对待珍宝一样细细摩擦,嘴唇一点点的轻吻。

“我不求能得到你的原谅,但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我以后一定会好好对你的,溪溪。”张生还在一点一点的说着。

因为他知道柳溪是能听见的,柳溪的隐藏能力一向不高明,虽然她紧闭着双眼,看上去一副熟睡的样子,但是越来越不平稳的呼吸声却出卖了她。

张生说了很多,柳溪全部都听了进去,而且全部听进了心里!

在昨天发现丈夫发怒的真相后,柳溪心里其实已经原谅了丈夫一大半。

但是,那些已经说出口的话,已经发生过的事,还是让她无法彻底释怀。

张生买了碗养胃粥回到病房的时候,柳溪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手上的针头也已经拔掉了,只留下一个小小的针孔和一块淤青。

“溪溪,身体好点了么?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张生放下手中的粥,来到柳溪的身边关切的问道。

柳溪手指紧绞着床单,默不作声,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

张生心中有愧,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叹息了一声,便起身,将刚买的粥端过来,准备喂柳溪吃。

一上午未进食的柳溪,也确实是饿了,但是张生喂过来的粥,她却并没有配合的张开口。

一时间,张生高举着勺子的手显得有些尴尬。

“现在还有点烫,等粥凉一点再吃吧,我刚刚问了医生,说你的身体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等下吃完粥我们就先回去。晚上再给你做点好吃补补身子。”

张生几乎是一个人在自说自话,柳溪没有半点配合她的意思。

但是,他知道,柳溪的内心早已动摇!因为那碗粥,她已经乖乖的吃完。

下午回到家,柳溪就进了次卧休息,本来张生是想抱着她去主卧的。但是柳溪明显的排斥,张生只好将她安置在了次卧,帮她盖好被子方才离开。

第四章 婆婆的照顾

回到主卧的张生无比庆幸,地上破碎的婚纱照,满室的狼藉,这要是让妻子看到,昨天的阴影肯定会再次笼罩。

掏出手机,张生打了一通电话,不过半个小时张生请的钟点工就上门开始打扫了,房间瞬间干干净净,破碎的婚纱照也被他小心收了起来藏在角落。

晚上柳溪是被饿醒的,除了中午那碗粥,她就没有再吃过任何东西,到这个时候也应该饿了。

张生像是一直关注着柳溪似的,她刚醒来就敲门进来了,手上还端着餐盘,里面是热腾腾的饭菜。

饭菜的香味让柳溪食指大动,口水更是忍不住的咽了几次。

“这是今天忙活了一下午的成效,我的厨艺一向不好,溪溪不要嫌弃就好。”张生为柳溪在床上架了一个小餐桌,将饭菜一一摆在了餐桌上,一脸期待的等待柳溪开动。

这个时候柳溪实在是矜持不住了,控制着自己急切的情绪,慢悠悠的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

真好喝~饿极了的柳溪觉得这桌饭菜简直美味到不行,而且……还是丈夫亲手为自己下厨……

“很好吃……”柳溪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听在张生耳里却格外动听。

这顿饭菜能让妻子主动跟自己说话,张生觉得很满意。

柳溪在房里狼吞虎咽,张生却来到客厅通了个电话。

“你们这个钟点工的厨艺还不错,明天让她再过来一次,等我电话通知再悄悄过来……”

“溪溪,来,先把这碗鸡汤喝了。”丈夫又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出现在了自己面前,柳溪心底一阵哀怨。

虽然心里有点抗拒,柳溪还是接了过来,慢慢喝完了整碗汤。

这鸡汤柳溪已经喝了整整五天,从回家休养开始,丈夫默默承包了家里所有的家务,每天坚持给自己煲鸡汤,在如此无微不至的照料之下柳溪的心结慢慢被打开。

只是两人的关系一下子还不能恢复到之前那么融洽。

晚上睡觉的两人都是同床共枕的,但是除了相拥而眠外却没有更多的举动。

张生还在顾及着妻子心里和身体上的不适,不想再次刺激她。

而柳溪心里是真正的无法接受!

新婚的一周两人相处还算甜蜜愉快,之后丈夫因为工作的关系不得不回去上班,只能留下柳溪一人在家。

本来张生提议给家里请个保姆,随时可以照顾柳溪,但是却被柳溪拒绝了。

家里就自己一个人,没必要专门请个保姆照料自己,家里有个陌生人自己还会不自在。

听到柳溪这么说,张生便不再坚持,吃完早餐和柳溪稍稍缠、绵便开车去了公司。

柳溪目送丈夫离开,然后回到屋子准备收拾早餐的餐具。

丈夫离开后,偌大的家只剩下她一个人,柳溪突然觉得家里空荡荡的,好不习惯。

想着做点事时间能过得快点,柳溪便将家里上上下下全都给打扫了一遍,打扫完后柳溪发现自己一身酸痛,果然身体太差!

就在柳溪准备躺在沙发上休息一会得时候,门铃响了起来以为是丈夫回来的柳溪赶紧起身开门,但是门后映入她眼帘的并不是丈夫,而是……丈夫的母亲,自己的婆婆。

“妈,您怎么现在过来了,快进来。”柳溪来不及诧异,连忙将婆婆迎进屋里。

柳溪对于婆婆的突然来访表现得有些手足无措,虽然跟丈夫交往了八年,但是她真正与张都家人接触的时间并不是很多,但是在柳溪的印象中,婆婆对自己的态度还是挺和善的。

“溪溪啊,我听张生说,这几天你身体不大好,一直在家修养,所以我才匆忙过来看看你。刚好张生这几天公司也很忙,我就留下来帮衬帮衬。”张母进屋后遍拉着柳溪的手,态度和蔼可亲。

“前几天发烧有点严重,现在烧已经退了,身体好的差不都了,您不用担心。”柳溪耐心的跟婆婆解释,说话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那就好那就好,这两天你就多休息,我给你煲点汤,你好好养养身子,你看你啊就是太瘦弱了才容易生病的。”婆婆关心的话语,让柳溪瞬间放松了许多,心里也不再忐忑不安。

本来中餐应该是柳溪来准备的,但是婆婆以柳溪身体不好为由,将她逐出了厨房,无事可做的柳溪,便提前将婆婆晚上要睡的次卧给收拾出来。

这时,柳溪却接到了远在公司的丈夫的电话。

“妈今天过来了吧。”张生用的是肯定的语气。

“是你让妈过来照顾我的?”柳溪稍稍一想能明白其中缘由。

“真聪明,昨天妈打电话过来,问我们怎么这几天没回老家去,我就提了下你身体的情况,她就担心说要过来照顾你,婆婆照顾儿媳天经地义,所以你不要有任何压力啊。”

丈夫理所当然的语气,让柳溪有点哭笑不得,这还真是有了媳妇忘了娘。

两人又腻歪了几句,柳溪便听到外面婆婆叫自己吃饭,不再与丈夫多说,柳溪挂了电话赶紧出去。

“溪溪,来吃饭吧!”婆婆对着柳溪说道。

“好,我洗完手马上过来。”柳溪说完,马上去洗手吃饭。餐桌上的氛围很不错,婆婆一直跟柳溪说着丈夫小时候的趣事,餐桌上笑声不断,一顿饭吃下来,柳溪觉得还是挺愉快的。

饭后,柳溪主动收拾碗筷,让婆婆休息下,毕竟,这顿饭前前后后都是婆婆一人操持的。

“溪溪,你们俩在家是谁做饭啊?”婆婆突然对柳溪说。

“这几天都是张生做的饭菜,他现在做饭技术好得很,等晚上回来让他给妈也做一顿。”柳溪跟婆婆相处的很好,所以婆婆什么都一一回答。

“哦……”婆婆小声的应了一下便不再说话。

柳溪收拾完厨房,回到客厅给婆婆削了一盘水果,两人家长里短的又聊了一会,之后婆婆说有些累了,柳溪就让婆婆去刚刚收拾好的次卧躺一会,自己则在客厅里消磨时光。

等到张生到家的时候,家里两个人女人已经准备好饭菜等着他回来了。

“妈,溪溪,我回来了。”张生在门口喊了一声,正在唠嗑的两个女人马上迎了出来。

“快去洗手吃饭,妈今天准备了好多你喜欢吃的菜。”柳溪接过张生手中的公文包,将张生推到洗手间洗手。

等到张生出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坐着等他过来一起吃饭了。

代孕娇妻:总裁求婚请排队》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代孕娇妻 或 总裁求婚请排队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腹黑老公强势撩妻5章(第5章 妈妈的怒火)

    原标题:腹黑老公强势撩妻5章(第5章妈妈的怒火)小说名:腹黑老公强势撩妻第5章妈妈的怒火她的脚腕被赵庭一把攥住,顾以笙猛地回过神,狠狠一脚踩在了赵庭的手腕上,同时伴随着赵庭的惨叫。“我们离婚吧,再继续下去也没意思了。”顾以笙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开口。她早就想不要这段婚姻了,渴望自由的心一天比一天强烈。今天的事,只是加速离婚的催化剂而已。赵庭面目扭曲,可能是痛的也可能是气的:“顾以笙,我告诉你你背叛了我,想轻松离婚,没门,就你那一副肮脏不堪的身子,也就是我赵庭肯要你,你以为,离开了我,会有男人娶你吗

  • 为你,在劫难逃5章(第五章 好友相害)

    原标题:为你,在劫难逃5章(第五章好友相害)小说名字:为你,在劫难逃第五章好友相害你给我的感情像假币,看似珍贵实则毫无价值。——苏晚情一晃,一个月过去了,除了最初的不同,一切都和前世一样发展着。此时,秦雨诗已经成为了冷夜冥的助理。他们每天同进同出,感情在日复一日的相处中也隐隐有了质的改变。苏晚情坐在花园的摇椅上看着手机里监控器传来的画面,眼里滑过笑意,秦雨诗果然行动了。苏晚情站起来,理了理衣服,拿着手机往自己房间走去……秦雨诗正做着最后的部署,她关好苏晚情的衣柜门,正要往外走。“咔哒。”房门被打

  • 此爱至死方休5章(第五章 惨遭陷害)

    原标题:此爱至死方休5章(第五章惨遭陷害)小说名字:此爱至死方休第五章惨遭陷害慕芊语无声的把她扶起来,眼泪就像打开的水龙头一样,关也关不住。“呵呵……顾亦寒,我们离婚吧!以命抵命,我爸已经被你折磨死了。”慕芊雪无力的说着,心脏就像被人戳了一个洞,鲜血直流,疼痛难抵。她是真的累了,他不问事情的经过,就可以毫不留情的扇她两个耳光,只因他对欧雅珍的宠爱。“想以离婚来解脱?休想!我说过会让你们生不如死!”顾亦寒说完就拉着欧雅珍离去,看到如此平静的慕芊雪,他心里就堵的慌,听到她提出离婚,烦闷更甚,她休想以

  • 亲爱的,我们不回头5章(第5章 被陷害)

    原标题:亲爱的,我们不回头5章(第5章被陷害)小说名:亲爱的,我们不回头第5章被陷害苏子墨刚从别墅走出,就碰到了寻来的张雅静。“子墨,你要出去?”“雅静?”苏子墨眸光一闪,刚站定,张雅静就直接扑入他怀中。“子墨,刚才我碰到夏亦初了,她竟然……”张雅静吱吱呜呜故作委屈说不清。而屋内夏亦初稍加擦拭了下掌心就追了出去,正好看到两人依偎在一起,眼底满是涩意:“张雅静,你敢说你不是怀了别人的孩子……”“哇……”的一声,夏亦初的话还没说完,苏雅静就嚎啕大哭起来。“夏亦初,你再敢胡言乱语,信不信我现在就撕烂你

  • 爱是痛的醒悟5章(第五章 一个都不会放过!)

    原标题:爱是痛的醒悟5章(第五章一个都不会放过!)书名:爱是痛的醒悟第五章一个都不会放过!许清珂倏地扭过头来看向孟佳佳,她没有想到孟佳佳竟然会直接说出这一切,纵然,这确实是事实!“如果少夫人现在把解药给我,倒还可以全身而退,但要是少夫人依旧执迷不悟,以后的日子会发生什么,可就不是我能预料的了。”话里的威胁之意再明显不过。许清珂听到这样的话,眼里溢出一丝凄凉,她要是执意不给,司逸谦又会如何?没有再出声,许清珂沉默的离开了画室。孟佳佳在她身后眼神变得有些阴狠,许清珂,我给了机会,既然你不要,就不要怪

  • 我以温柔献深情5章(第五章 冰凉的孩子)

    原标题:我以温柔献深情5章(第五章冰凉的孩子)小说名字:我以温柔献深情第五章冰凉的孩子伴随着痛感再次醒来,许安然发现自己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睁开眼,入眸的是沈家保姆欢嫂担心的脸。腹部传来一阵阵密密麻麻的绞痛,许安然立马回过神来,她慌忙的坐直身子,捂着自己已经平坦的肚子:“欢嫂,我的孩子,我的孩子呢?”“太太,对不起……”欢嫂眉头紧皱,心疼的看着病床上苍白的许安然,及其不情愿的说出残酷的现实:“昨天我和朱管家送你来医院的时候,您羊水已经破了,孩子……孩子窒息死了!”死了……两个绝望无情的字,回

  • 只予你的温柔5章(第5章)

    原标题:只予你的温柔5章(第5章)小说名称:只予你的温柔第5章“刺啦”一声,我仿佛听见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撕开了一样,我忍不住问了对面的人是谁,可是对方却传来一道哈哈大笑的声音,随后就传来宋归一声嗔怨:“顾总我都说了不要随便开玩笑,手机还给我。”紧接着就是老公的声音传了过来:“怎么?想我了?刚刚是顾芳顾总在开玩笑,我们公司几个人在聚会,你也认识的。我给你视频一下,你跟他们打声招呼吧。”宋归说完就要挂掉电话开视频,我连忙阻止了,我知道宋归这是变相的在和我解释,顾芳是宋归公司一个不小的客户,年纪都有四

  • 往昔繁华变成落寞5章(第五章:是谁为你翩翩起舞?)

    原标题:往昔繁华变成落寞5章(第五章:是谁为你翩翩起舞?)小说:往昔繁华变成落寞第五章:是谁为你翩翩起舞?长寿宫里,午膳过后,上官雪儿娇羞地靠在萧定远怀里。想到白九儿跪在御花园里受罚,上官雪儿就忍不住开心。“皇上,臣妾真的好害怕,好害怕失去您……”萧定远宽厚手掌温柔地摩挲着上官雪儿的后背,“雪儿放心,朕心里除了你之外,再也容不下别的女人!”当初南征北战、十年苦寒,每当午夜萧定远都会梦见穿着一身茜素红的衣裙女子为他翩翩起舞。萧定远他认为出现在他梦中的女人是上官雪儿,他第一次见上官雪儿,她穿的正是一

  • 再见依然我爱你5章(005爱的一直不是你)

    原标题:再见依然我爱你5章(005爱的一直不是你)小说名:再见依然我爱你005爱的一直不是你“先生,孩子不吃奶瓶……”周嫂看到站在门口的男人,一边哄着大哭不停的孩子,一边小声道,“很多孩子天生只吃母乳,不吃奶瓶……可怜的孩子……”苏静瞧了一眼一脸沉静的男人,忙讨好地过去要抱孩子,“周嫂,让我来吧,我是他小姨,他应该会让我喂的……”傅斯琛拧眉不悦地道,“别让他吵了!去把苏夏叫来,让她给孩子喂奶!”周嫂眼前一亮,连连点头,“好的,先生,我现在就去联系苏夏小姐!”言落,不着痕迹地拿开苏静的手,抱着孩子

  • 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5章(第五章 温暖)

    原标题: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5章(第五章温暖)小说名字:妈咪驾到:爹地,请接招!第五章温暖看着自己目前感情真挚的简梦琪,叶芷巧的心里涌动着一种无法言说的感觉。其实自己和简梦琪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家庭环境温柔,父母相爱到老,一个家庭环境恶劣,母亲离世,后母入门。一个有权有钱,掌上明珠,一个无权无势还备受欺凌,但是不管怎么样的背景悬殊,从两人认识的第一天起,简梦琪就一直在用自己的力量保护着自己,甚至在国外这五年,简梦琪更是一有机会就飞过去看自己,不是送吃的就是送用的,也是简梦琪最能轻易的波动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