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鬼夫夜夜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2:31:51 来源:网络 []
小说:鬼夫夜夜撩
第一章 梦魇

额上沁出细细的汗珠,我不安地扭动着身体,可身体难以动弹。推荐163nvren.com

在迷糊与燥热之间,两瓣冰凉轻轻点在了我的额上,又游走过眼角,鼻梁,嘴唇,最后停在了我的耳垂,慢慢地吸吮,舔舐……

“嗯……”顿时全身酥麻,我不禁哼出了声。

“吴怡,吴怡。”低沉的声音一遍一遍响在我的耳边。

“嗯。”我回应着。

紧接着我便感到重物压在我身上,唇舌缠绕之间,一双同样冰凉的大手试图解开我的上衣,我靠着意识与本能一手护着自己,一手握住了那双冰凉。

可不一会儿,头脑缺氧,这种零距离的接触让我飞入云端,火热的身体碰到的凉爽格外舒服,我不禁伸手抱住了冰凉,直到下面的痛感将我拉回现实。《鬼夫夜夜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费力地睁开眼睛,可除了风吹动的窗帘,什么也没有……

我坐起身来,缓了好一会儿了。又做这种难以启齿的春梦了,难道是高三的压力太大了?

我叫吴怡,无父无母,从小和奶奶生活在一起,如今已十八年。

爸爸妈妈对于我来说就是个没有情感的词汇,每每提到这,奶奶像是怕我伤心,总是念叨着“过去的就不提了”,其实我也并不觉得难过。

奶奶懂一点阴阳秘术,村里有的人叫奶奶“菩萨”,每逢遇病遭难,都会找她化劫。

也有的人又叫奶奶“罗刹”,每次化劫的人,都得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与奶奶交换。

可能是遗传的原因,我也总是遇见一些匪夷所思的怪事,房梁上的红尸,井口边的女子,夜晚耳边的惊呼声,窗外的吊死鬼……

他们每次都好像是盯着我贪婪地看,凶神恶煞,想要向人索命。可又好像是在犹豫着躲避什么。网站163nvren.com

这些鬼怪在我身边从没有靠近,又从没有远离。

我也是习以为常了。

迷迷糊糊地起身,迅速地洗漱后出门。

好友蔡琳已在路口了,我拉了拉包,快步冲上去。

学校与村子一道石桥相连,三年,四周的景物一点儿没变,正在我这样想着,跨过石桥,映入眼帘的竟是阴气森森的坟场,灰色的墓碑一排接着一排矗立在那儿,哪儿还有学校的影子。

我扭过头,可身后的石桥也不见了。

顿时像有一道雷电劈在了我的身上,从头到脚,一阵发麻,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深吸一口气,四下望了望,竟没有一处是熟悉的。《鬼夫夜夜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和蔡琳都小心翼翼地挪着步子,穿梭在坟场的枯枝败叶中。

突然,我注意到其中一个墓碑——

奶奶!

我奶奶的照片为什么会出现在墓碑上?

不仅是奶奶的,村里所有人的照片都在!

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顿时感觉身边的空气都骤降了两度。

一路走着,沿道两排都是墓碑。我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这不是村子的后山吗?

我们从村里出来一直往出村的方向走,可为什么我们竟到了村子的后山!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蔡琳突然声音颤抖地喊了起来。

“吴……吴怡,你看。”沿着蔡琳指的方向。

枝桠上滴着血,血迹从远处到此还没断,一直向前,我沿着血迹一路望了过去,也没有什么发现。《鬼夫夜夜撩》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我沾起一滴血,是新鲜的。凑到鼻前闻了闻,除了一股腥味儿,一无所获。

我屏住呼吸。

几声婴孩的啼哭传入耳中,而且是从血迹的尽头传出来的。

“过去看看。”我压低了声音。

大气都不敢喘,一步一步唯恐踩碎了枯枝,惊动了前方的不明物体。163女人网

啼哭声越来越近了,好像就在前面,心像是被揪了起来,我迅速拉起蔡琳蹲了下来,以墓碑为掩体。

竟是黄皮子!

它的嘴里竟然叼着一个血淋淋的娃,一双血红的眼透露着凶光警惕地环视着。

在排除了危险之后,将嘴里的猎物放下,紧接着从石洞中又走出了好几只,其中一只体格大得惊人,像成年的藏獒。

它们围成一个圈,将婴儿围在中间,像是在商议着什么。

是在商量着要先吃哪部分吗?我不寒而栗。

紧接着它们便围着孩子转起圈来。

现在的局面可以说是进退两难。别说去救孩子了,自己都可能成为腹中之物。

突然那几只黄皮子停住了动作,转过头来望向我们这边,我心里暗道不好,可也抱着侥幸没有动弹。

他们只是没有目标地望着,应该很快就会回过头继续他们的仪式了。

我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冷汗划过我的背脊,没有注意到我们吧。

突然蔡琳大叫:“快跑!”

啊,这一下彻底暴露了目标,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将背上的书包一丢,转头就跑。

可蔡琳还保持着蹲着的姿势,与黄皮子对视着,我心里不禁咆哮,黄皮子都要追上来了,还在那里呆着干啥?

“蔡琳!”我大叫了一声,示意她快跟上。

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被吓蒙了吧。

我回过头来,拉起蔡琳的手臂就往后拖。

忽然我的手臂反被箍住,是蔡琳!

她的力气出奇的大,拉起我就往地上扳,我重心不稳,直接摔在了地上,又一把将我按住,翻身坐在了我的腰上,将我的两只手固定在头顶上,我瞬间动弹不得。

耳畔传来沙沙声,那几只黄皮子用之前的阵势将我们围了起来,都是一双双猩红的眼,油亮的皮毛。

此时的我头皮发麻,双手还被紧箍着,一点力都使不出。

我绝望地看着蔡琳,她却一脸冷漠回望着我。

蔡琳到底怎么了!或者说……她是不是蔡琳?

突然,我脖颈被湿乎乎的舌头舔舐着,我费力地转头,是那只大如藏獒的黄皮子,它每舔一口,都享受得卷一下舌头,仿佛尝到了人间美味,淌出的口水已经打湿了我的衣领。

第二章 鬼上身

黄皮子像是酝酿了很久,终于张开大嘴,露出满嘴尖牙,我紧紧地闭上眼,咬紧牙关,清楚的感觉到全身都在不停地颤抖。

“噗!”

我还能清楚地听到尖锐刺穿肉体的声音,湿热的液体喷在了我的脸上,眼睛闭得太紧,竟是挤出了眼泪。

液体顺着我的脸滑到了耳际,耳边传来黄皮子“嗷嗷”的惨叫声,这才发现脖颈处并没有想象中的痛感。

睁开眼,看到的竟是倒地抽搐的黄皮子,腹部的热血汩汩地冒着,脚抽搐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了。

见此状,其余的黄皮子都垂着尾巴,呲着牙,发出“呜呜”声,群龙无首,再也嚣张不起来,转身逃窜了。

此时紧紧箍住我的手臂也松了,失去知觉的双手瞬间有了阵阵麻意,蔡琳软软地瘫在了我身上。

“蔡琳,蔡琳……”我抱着她,尽管用力地摇着,她也没有半点反应。

“她受了邪,只是暂时晕倒,莫要管她。”这时我才看到对面站着的男人,身体高壮,穿着一身奇特的道服,手中执着一把木剑。

“贫道陈猛,路过此地,发现这里被人施了法,你们是被迷了心智呀。敢问你们平时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我细细数着,这十八年来,我的圈子之小,平日待人也诚诚恳恳,从来没有对人恶语相向过,更别说得罪了谁。

我摇了摇头。

突然,陈猛一个飞身,跳入了旁边平地,对,孩子!

我转身望过去,陈猛一手将孩子托起,另一只手试探着孩子的鼻息。

陈猛把孩子给我抱着,蹲身拉起了蔡琳的手搭在自己的肩上,一个起身将蔡琳背起,又提起了旁边的黄皮子,“走,我送你们下山。”

霎时感觉自己安全了很多,我谨慎地跟在陈猛身后。

一路上走着,我也了解了很多。

陈猛是茅山的道士,而对于黄皮子,他说,他们本就是有灵性的生物,最能为恶人所利用,村子后面的山被他们茅山道士叫做黄皮子山,而这些东西竟然敢去村子里叼小孩,陈猛笃定村子里绝对有人在养黄皮子。

我突然想到了,前些天村子里有人家鸡舍遭到了洗劫,鸡的死法不仅残忍还一致,完整的尸骨,腹部却有一个大大的血窟窿,里边的内脏全都不见了,从最柔软的腹部下手。

当时便有很多人猜测是黄皮子干的,可平日里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又不太确定,消失的内脏就变成了迷一般的存在。

陈猛又说,黄皮子不仅偷袭家禽,最可恨的就是它还能附在人体身上,俗称为“撞客”。

前些日子,那个得癔病的妇女,明明自己的孩子在襁褓中,可就是吵着闹着要孩子,后来才知道,这个妇女的丈夫在山上砍柴的时候,掏了一窝小黄皮子回家,剥了皮吃掉了,那皮毛就摊开摆在了院子里。

难道是黄皮子回去复仇了?

陈猛把我们送到家中,“就此别过……正是微凉好夜色,山上该出来活动的都出来了,我还得上山。”他握了握别在腰间的木剑。

直到天色黑尽,奶奶才从外边回来,我将自己的遭遇从头至尾地给她讲述了一遍。

奶奶并不惊讶,微微叹了一口气:“你能够看到常人不能看到的东西,那是一种天赋,又是一种负担。如今你已经成年了,这种能力没有随着时间消逝,反而增强了,竟然让你莫名走入后山。是时候抑制这种能力了。”

第三章 相亲

“嗯?那有什么办法吗?”我往奶奶身边蹭了蹭,认真地听她讲。

“世间万事有因有果,有动有静,阴阳相合而万物又生。”奶奶一脸淡然,我却在旁边听得一脸茫然。

“也就是说,现在的你缺少平衡点,需要找一个相生之人。”

想到了村里时常有大人带着小孩来找奶奶,奶奶会根据孩子的生辰八字找到对应的人选作为孩子的干爹。

“是认个干爹啥的吗?”

奶奶没有说话,眼神复杂地看着我。

“过几日,你就去见他吧,我给你约个地点。”

我点点头答应了。

隔日,来到指定地点,是一条狭窄又阴森的小巷子,巷子里一个人也没有。

家瑜巷144号。

是一家简约的咖啡馆。

我局促地坐在位置上,毕竟对方还是未曾见过面的人,掏出包里的镜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呼。”深吸一口气,不过只是建立一个关系而已,没必要这么紧张。

我对着镜子,看着自己微微笑了一下,“你好,我叫吴怡。”

在对着镜子自言自语的间隙,从镜子里瞥见一双眼带着一抹笑意一直看着我,瞬间觉得尴尬。

收回了镜子,转过头。

诶?人呢?可咖啡馆里只有我一个人呀。

应该只是错觉。

我挑起一小勺奶泡,慢慢地抿了一口,挺顺滑的,口感不错。

又继续搅了起来。

“玛奇朵一口喝会感觉更好。”桌前撒下一片黑影,抬头,对上了一双孤独与深沉交织的眼,皮肤很好,长得也很帅。

就从这年轻的模样来看,应该不是我要等的人。

他是在搭讪吗?我没有说话,埋下头继续搅拌。

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去五分钟了,我等的人并没有如约而至。

“在等人吗?”男人并没有离开,而是说着便拉过凳子坐了下来。

“嗯……”我心里不禁暗叫,说了在等人,为什么还要坐下来。

“在等谁呀?”我一直埋着头,余光瞥见他白皙的手随意地搭在桌上。

“干爹。”脱口而出,我能明显地感觉到对方僵硬了一下。

沉默,安静。以至于勺子碰到陶瓷的声音都显得格外的大。

不想理会他复杂的眼神,

“我打个电话。”说罢我便走出店铺。

“你好,我是吴怡,请问你是百里赦吗?”

“嗯。”从来没有通过电话,感觉声音挺低沉的。

“我现在在咖啡厅靠右边的橱窗,请问你……”

“我到咖啡厅了,靠右边的橱窗。”

嗯?

我转过头,看着刚才的小伙子,坐着正在打电话。

我一时无语凝噎,直接僵在了门口。

不该是按照生辰八字来认干爹吗?这……

相生之人……

奶奶这是让我来相亲呀!

他一直拿着电话看着我,我慢慢挪步过去。

“你……如果要找干爹的话,我想我不合适。”男人带着一丝冷意。

这下误会大了……可……虽然帅但也不能对人一脸藐视啊!

我严重地感受到他对我的嫌弃。

我内心不禁涌起愤怒,直视他的双眼:“如果你是来找媳妇的,我也不合适。”

对方两眼复杂,注视着我,我霎时感觉全身阴冷,是由内而外的一阵寒气。

“我可能需要回去喝口热水,再见。”今天的见面十分不愉快,我连来的目的都不确定,真是恼羞成怒啊。

我起身,转过店门口,用余光瞥见男人仍然一动不动地坐在凳上。

呵,阴冷,古怪。

当我生完闷气之后才发现我忘记带包了,再回头时,只剩下阴冷潮湿的小巷子,哪儿还有刚才的咖啡馆。

刚才的位置只有一面泛旧的老墙,用红漆映着斗大的数字,“144”。

再拨打百里赦的电话,已然成了空号,徒留我一人在这阴冷的巷子打寒战!

夜晚。

夜晚,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难以入眠,突然一阵冷风吹来,撩起了我的窗帘,可我清楚地记得窗户被我关得严严实实的。

我不禁内心阵阵发凉。

忽的自己就这样躺着动弹不得了,我害怕地闭上了眼睛。

身边的被子被掀起了一角,紧接着我感觉,有人躺到了身边!

一处冰凉碰到了手臂,我小心地眯着眼,模糊间一个男人正侧着身子背着我。

再睁开眼时,百里赦的脸出现在我眼前。

太多疑惑正想说,百里赦却将食指放在自己的唇上,霎时到嘴边的话怎么也说不出了。

他的脸慢慢凑近,我的心也跟着“砰砰”剧烈跳动了起来。

他轻轻地含着我的耳垂,低声说道,“过几日,我来娶你。从今往后你就是我百里赦的人了。”说完便消失了。

早晨起床,我都分辨不出,昨晚是如梦的真实,还是真实的梦?

可在穿衣服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书桌上昨日忘记的包。

还有在右手虎口处的红色花纹,难道是压出的红印?我用力搓了搓,可花纹不仅没有褪掉,反而更加清晰,我仔细看了看,是一株血红的花,如纹身一般。

第四章 灵女

当我把手上的印记给奶奶看的时候,奶奶对着印记反反复复看了很久,告诉我,这是舍子花,开在冥府三途河边,通往幽冥之狱,而这对于我来说是成年的标志。

我还是一头雾水,不太明了,阵阵追问着。

奶奶叹了一口气:“你是灵女的后人。”

传说女娲补天之时需要炼就有天地人三性的五彩石,而光是吸收天地灵气,日月精华远远不够,就差人的灵气。

一个姑娘知道了女娲的难处,在炼石的那天,女孩纵身跃进了火塘。

女孩是跳火自杀的,她的魂灵坠入了炼狱,而炼狱的鬼王不忍看到这女孩再受煎熬,就将她纳入府邸,从生死薄上化除姓名,停止轮回。

灵女就是专门贡献给鬼王当小老婆的,很不幸,我就是其中一个!

当一个人告诉我这样的事时,我简直觉得荒唐可笑,可这是奶奶给我说的,怎么可能跟我开那种愚蠢的玩笑!

但我还是不敢轻易地相信。

我就像被判了死刑,绝望地等待着自己的命运被主宰,每一日我都会想这是一个死缓囚徒最后的自由,每一夜我都会想这是在家里睡的最后一夜。

可正当我准备着接受将要到来的一切时,却过了几天寻常日子,如往常一样和蔡琳一起上学,放学。不过就是在这期间,我清楚地感觉到,我被黄皮子跟踪了。

它们黄色的身影无时无刻地都跟着我,出没在我的身后。

又到了村口的石桥,可还没上桥,我就看到了迎面扑来的浓浓雾气,虽然村子靠山,平日里经常会有起雾的情况,但从来没有像这样大过,能见度不过五米。

我止步不敢向前,总感觉迷雾里藏着些不干净的东西。

“嗯……怎么不走了?”

“你……没有看到什么不对吗?”我瞪大眼睛看着蔡琳。

蔡琳也一脸茫然地看着我,反问道,“有什么不对吗?”

与其让她和我一起害怕,还不如不告诉她。

我摇了摇头,拉着她的手,走向迷雾。

村子里空荡荡的,竟一个人也没有,只有偶尔的风吹起某家门前的纸灯笼,扬起些许尘土。

明明是五月份的天,此刻却是给人阵阵寒意。

在交叉口与蔡琳分别,我匆匆往家里跑。可一路上就是没有人,没有买卖的小贩,没有孩提的喧闹,没有妇女的饶舌,没有耕作的男人……

心中涌起不好的预感,突然想到了那日在山上看到的墓碑,我如脚底生风,跑得越来越快,耳膜随着剧烈的心跳鼓胀着,我重重地喘着粗气,把门推开。

“奶奶!”没有回答。

所有的房间一切也如平常,并没有什么不同。

我甩开背包,冲向后院。

奶奶的尸体!

平日里奶奶也是俯身在这里喂兔子的,几只兔子也正围在奶奶的身旁,一滩血液在奶奶身边玫瑰花似的在地上蔓延开来,几只白兔的毛已被染红。

胸口传来阵阵痛意,泪水早已抑制不住,我痛叫出声。

脑子发蒙,鼻涕不停地淌,随意地用手抹着,我双腿无力地跪倒在奶奶身旁,伏在奶奶身上,双肩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浑身瘫软,无力地握起奶奶的双手,已经冰凉,忽的,我注意到,一张黄色的牛皮纸从奶奶的手中滑落在了旁边的血泊中。

我立刻警觉了起来,奶奶死前握着这张纸,说不定是留下的什么线索!

双手颤抖着将沾有血迹的牛皮纸慢慢展开。

熟悉的墨迹,这种墨汁是每次奶奶占卜算命时才用的,难道是奶奶算出了什么?

鬼夫夜夜撩》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夫夜夜撩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妖孽残王毒宠妃7章(第7章 真话)

    原标题:妖孽残王毒宠妃7章(第7章真话)小说名字:妖孽残王毒宠妃第7章真话这问题问的仲景文的脸色更尴尬了,叶倾城也不为难他,不等他回答,直接说:“王妃得的,是不干净的病。如果王爷行过夫妻之礼,就要小心自己是否也被传染了。”“放肆!”仲景文心中一惊,第一反应就是不相信叶倾城的话。“我是一个医生,会对自己的话负责。在王爷看来,我有什么理由骗你吗?我不相信太医殿的太医们连这个病因都看不出来,王爷不信,可以去找他们问话。”叶倾城的话让仲景文想起了那些太医们欲言又止的样子,但是潜意识里,他还是不敢相信顾婉

  • 九魂龙帝7章(第7章 解丹毒)

    原标题:九魂龙帝7章(第7章解丹毒)书名:九魂龙帝第7章解丹毒“白会长,这……是什么意思?”三人见来人是白清风,急忙收敛了气息,即便他们此刻拥有滔天怒火,在白清风面前,也得强忍着,因为这个人,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不说修为,仅仅是那一个三品中级炼丹师的身份,就足以让他们压的喘不过气来了。“没什么意思啊,我不能看着我徒弟死在这里不管吧。”白清风随意道。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白清风的徒弟,楚天辰竟然是白清风的徒弟,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刹那间,人们好像理清了思绪,怪不得楚天辰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原

  • 超品风水师7章(第7章 回城)

    原标题:超品风水师7章(第7章回城)书名:超品风水师第7章回城左非白眉眼含笑的走向倒在地上的小丽,不过那笑容令人看起来牙齿发冷。“道长,神仙,你饶了我好不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有眼无珠,狗眼看人低……您大人有大量,不要与我计较……”小丽吓得口齿不清,连连求饶。左非白笑嘻嘻道:“小道可不是什么道长,更不是什么神仙,只是个杂毛小道士而已,不过小道我不打女人,就略施惩戒吧。”左非白走到了小丽跟前,小丽双腿连蹬,坐着向后退,左非白道袍袍袖一卷,裹住右手,“唰唰”两下,在小丽脸上扫过。小丽尖叫一声,以为自

  • 妖神相公逆天妻7章(第7章 唇枪舌剑战渣姐)

    原标题:妖神相公逆天妻7章(第7章唇枪舌剑战渣姐)小说:妖神相公逆天妻第7章唇枪舌剑战渣姐“三姐姐,你觉得四姐姐是不是太过分了?”见月轻舞脸色比月轻霞更难看,眼神也狠狠的盯着自己,月轻颜话锋一转,毫不示弱的对上她的目光,嘲讽的问:“或许三姐姐还有什么见教?”月轻舞恨不得一鞭子抽花那娇美清丽的小脸,气极大吼道:“她是你四姐姐!再怎么着也轮不到你来教训她!”又瞥向月轻霞,见她还是被月轻颜这贱丫头给震住了,脸上溢满了委屈不甘,却是没有丝毫动作,月轻舞在心里啐了一口,这个没用的东西!连一个没用的废物都压

  • 九阳神王7章(第7章 皇子之战)

    原标题:九阳神王7章(第7章皇子之战)小说书名:九阳神王第7章皇子之战“秦云,你如果真是武体四重的武者,定能成为华灵武院的学生!”杨诗月的声音虽然清冷,却非常好听。“你将内气放出来,武体四重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内气外溢如荧光。”秦云点了点头,深吸一口气后,就运转内气,然后摊开手掌,将内气从掌心逼出来。大家凝视他的掌心,只见一丝儿晶莹气雾,如草芽般缓缓出现。瞧见这如萤丝般的微弱气雾,众人顿时哄然大笑起来。“这是什么呀?我放屁蹦出来的内气都比这强。”“就这点屁大的内气,还是回家再练十年八年吧。”“需要

  • 绝世邪尊7章(第7章 不灭圣体)

    原标题:绝世邪尊7章(第7章不灭圣体)小说:绝世邪尊第7章不灭圣体伤口不大,仅仅是皮外伤罢了,赤金色的鲜血溢出少许后,伤口瞬间愈合。这一刻,齐长老站了起来,神色激动。“不灭圣体!”齐长老双目之中精芒闪烁,那模样似要将叶邪给活吞了一般,有些恐怖。叶邪更是全身发凉,齐长老若是要对他动手,他只有受死的份。“不好意思,激动了。”好在齐长老反映了过来,老脸一红,有些尴尬。恢复镇定后的齐长老,神色之中还是显露着激动之意。叶邪之前被齐长老的举动吓了一跳,现在看到齐长老镇定下来了,不由问道:“齐长老,不灭圣体是

  • 总统大人禽难自禁7章(第7章 刻骨的危险)

    原标题:总统大人禽难自禁7章(第7章刻骨的危险)书名:总统大人禽难自禁第7章刻骨的危险萧景琛那个臭小子一定是在整她,故意装着没有听见她按门铃的声音,肯定在忙着跟那个惹火大明星翻云覆雨。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天际开始下起了雨来。裴悠然并未叫自己躲到屋檐下避雨,她心里实在是太生气了,径直站在原地,叫冰冷的雨水将她全身都淋了个彻彻底底。林媚只穿着一件单薄的露背睡衣,倚靠在窗边看着外面的裴悠然,烈焰红唇勾起一抹笑容,魅惑无比。“萧少,只要你今天整整这小丫头片子,我就告诉你那个王处长的所有事情……”她手

  • 美女养成系统7章(第7章 秦氏药莊)

    原标题:美女养成系统7章(第7章秦氏药莊)小说名:美女养成系统第7章秦氏药莊秦氏药莊。作为东海市最大的中药批发市场,正好因为这两年中药使用量的兴起,在东海市,俨然成为了中医药材首选,天字号第一家!而在这里坐镇的中医药大学士关卫民,是一个年近花甲,头发胡子全白了的老人,在业界,享有很高的声誉。所有来这里买药材的,都冲着关卫民的面子来的,而所有世家进购药材,也都只有关卫民亲手开的种类,才能放心。此人的能量之大,可想而知。“您好先生,哦,苏小姐啊……”林凡也是世家子弟,可是没有几个人认识,倒是苏沐颜,

  • 逆天仙尊7章(第7章 寻寒精草)

    原标题:逆天仙尊7章(第7章寻寒精草)小说名称:逆天仙尊第7章寻寒精草时间就这样分秒流失,对于杨真而言,他感觉不到任何不同,反而杨箐立即扬起意外之色:“不知为何真儿你的经脉比化功之前深邃一倍,体内诸多气脉本是闭塞,需要不断突破去打通这些经脉,可你……现在全身经脉都是畅通的,就是娘亲也没有这种畅通状态,感觉是有巨头为你洗髓,全身经脉通畅,这就让体内力量时时刻刻处于运行状态……看来我儿是得到了大机遇。”“是吗?”全身经脉畅通?不可能!就是化元境,全身也有三分之二的经脉处于闭塞,修士修炼气功就是打通这

  • 绝世幻武7章(第一卷 未来世界第7章 精神测试)

    原标题:绝世幻武7章(第一卷未来世界第7章精神测试)小说名字:绝世幻武第一卷未来世界第7章精神测试雾霾袭击之后,全球的各大基地几乎没有了联络,只能依靠卫星通讯来传递信息。毕竟距离太远,路上全是雾霾,那凶险程度跟下地狱几乎没什么两样。空中陆地都是被封锁,海里面那就更不用想了……商会代表是一个印度人,名叫易普拉,棕色的皮肤,长得有些精瘦,手中玩弄着一滴水,坐在座位上说道:“刚才那个玩小刀的小子看起来不错,还没有武者测试就懂得一些皮毛控制。这就是有精神天赋的那个小子吧。”在来之前,各大势力都将这个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