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超级黄金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20:27:08 来源:网络 []

小说:超级黄金戒

第一章 有种宝贝叫做戒指
状元府后面的老巷子古牟街最近着实热闹了一阵子,事情的起源却是一件众人喜闻乐见但是也招人羡慕嫉妒恨的事情。163女人网
  事情的经过很简单,房东顾大姐家的一位租户,竟然在巷子里一家准备迁移扩建的饭店里淘到一只猫眼石三脚金蟾!!
  这事要不是一位中年游客亲眼确定,并且愿意出三万高价买下,这事或许还有人怀疑是假的呢!
  而被众人羡慕嫉妒恨的捡漏子青年,此时却大包小包的拎着行李,搬进了环境更加现代的的皇冠小区。
  任长生撸起袖子将房间来一个大扫除之后,这才将自己的东西归档安置好。
  只是在打开背包的时候,动作却轻柔起来,背包里只有一件被无数件衣服仔细包裹保护手肘大小的玩意。当任长生把一件件衣服仔细的打开之后,终于露出里面的庐山真面目,赫然是那只被人出价三万的猫眼石三脚金蟾!!!
  三脚金蟾看起来只是普通的木雕三脚金蟾,唯独那双眼睛颇为囧囧有神活脱脱的就是一对立瞳蟾眸。这赫然是使得这只三脚金蟾价格飙升的所在——一对罕见的等同大小的金绿猫眼!
  但是这一刻,任长生的目光却从猫眼上飘忽到左手食指上一枚玉质简约戒指上。就在他左手靠近三脚金蟾的时候,这枚戒指忽然闪烁其一层淡淡的绿芒,这绿芒来的突兀而飘渺。
  即使已经摸索出这戒指的功效,但是任长生此时看到戒指漂浮起来的绿芒,内心还是忍不住一阵激荡。推荐http://www.163nvren.com/他知道这绿芒只有他能看见,这是他发神经故意得瑟请人观看三脚金蟾仔细观察出来的结论,否则他也犯不着搬家啊,怕的就是遭贼。
  任长生小心的将三脚金蟾放在茶几上,整个人蜷缩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戒指,眼中释放出一股浓郁光彩,拳头豁然攥紧。
  ‘青青,我会证明你的眼光是错的,好好等着,等着!’
  “叮叮叮!”一阵急促的铃声打断了任长生的念想,来电的正是三脚金蟾的买家。
  “喂,没打扰到小兄弟吧?老弟那三脚金蟾保护的还好吧?”电话中传来爽朗的招呼声。
  “商老板客气了,这三脚金蟾保证一点漆都没碰掉。”经历过人情世故的任长生,说话早就没了以前的孤僻。
  “那就好啊,小兄弟我也不瞒你,我请的人正巧今儿有时间,你看方便过来吗?”商老板客气的道。阅读163nvren.com
  任长生听到这话,自然欣然应允,约定好时间地点之后就挂了电话。
  这个商老板就是那个开价三万的豪商,但是因为任长生的犹豫,这才没有立即交易。
  这商老板也是光明磊落之人,知道既然猫眼石出现在这木雕之上,那么这木雕来历定然也是不凡,自己出价那三万多少有些占便宜嫌疑。这才约定一个私人时间,由他找业内人士品鉴,最终商讨出一个合理的价格。
  任长生接到这个电话之后,就立即找来一条干净毛巾,将三脚金蟾包裹塞进背包中,这才匆匆离开还没捂热的新家。
  ……
  “商老板你这么急匆匆的把我请过来,我跟你说这次的物品要是让我不满意了,下次想要请我可就难喽!”白胡子花花的廖老,一脸笑吟吟的道。
  商老板小沏一口香茗道:“哈哈,我商忠国眼光什么时候让廖老失望过?只不过这次我还真的差点走眼了,要不是那小子独独买下那玩意,我还不会在意呢!”
  “哦?竟然还有如此俊杰,不知道有何来历啊?”廖老大奇。《超级黄金戒》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哈哈,我就知道廖老会对这小子干兴趣。不过,老实说这小子我还真没看透。若说他一窍不通吧,偏偏就能先我之前发现那玩意的不凡之处,而且面对高价露出踌躇之色,显然知道那东西另有价值;若说他行内之人吧,偏偏一问三不知,嘿嘿,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藏拙。”
  商老板脸上露出一丝奇色,他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才要请来廖老好好品鉴一番,同时试试这小子的底子,现在能让他感兴趣的人不多了。
  廖老闻言,刚要说法突然瞥到佣人匆匆赶过来,不动声色的闭上了嘴巴。
  “先生,外面有一位自称任长生的年轻人找您。”佣人恭敬的对商忠国道。163女人网
  “说曹操,曹操到啊,请他进来吧!”商忠国笑呵呵的道,突然将桌子上一只熏炉向沙发的一侧推了推。
  廖老见此,笑而不语。
  任长生很快就跨进了这间古色古香的客厅,充满民国复古风格的客厅中,檀香雕琢,瓷器摆件,百宝阁层叠,一派悠然典雅姿态。
  任长生何曾来过这种环境,手脚一时间都有些拘束,不过一想到自己的戒指,任长生心中蓦然生出莫大的自信,在这种地方自己迟早也能买得起!
  “小兄弟快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乃是业内鼎鼎有名的廖教授,你称呼廖老就好了。廖老,这位就是任长生小兄弟。”商老板爽朗的坐在沙发上,直接介绍道。
  这种看似失礼的举动,却丝毫不惹人讨厌,反而觉得商老板果然是爽朗之人。阅读163nvren.com
  任长生受宠若惊的向廖老打了声招呼,这才略微拘谨的坐在了沙发上,将背包解下抱在大腿上。
  “这背包中之物,应该就是商老板所说的神秘东西了吧?赶紧打开来瞧瞧。”这廖老遇到古玩顿时就变成了急性子。
第二章 三脚金蟾
任长生看了一眼商老板,这才打开背包,将被毛巾包裹的三脚金蟾取了出来。
  “三脚金蟾!!我说商老板怎么这么在乎这东西,原来是件招财宝贝啊。”廖老在看到的一瞬间,顿时恍然大悟的叫出声来。
  任长生也不耽搁,麻利的将金蟾掏出来放置在桌子上。
  只是就在这时,任长生的瞳孔陡然一缩,目光诧异的盯着桌子上的熏炉,没人看到扣在左手上的戒指此时正散发着外人看不见的耀眼的金芒。
  商老板可以说一直在观察任长生,见到任长生脸上闪过的诧异,眼中精芒一闪,沉默了一下,压下心中开口相问的欲望,不言不语。
  廖老似乎没见到任长生的诧异伸手从口袋中摸出素净的白手套,摸出一枚高倍放大镜,仔细观察起这只民间自古流传的招财瑞兽三脚金蟾。
  任长生目光从熏炉中收回,目露紧张的看着廖老,纵使他对于面前这老者身份一无所知,但是看人家这副专业的模样就知道这老者将决定这只金蟾的最终价格。
  最重要的是,老者的判断将成为他摸索戒指的重要指标之一。
  良久,老者摘掉老花镜,神色古怪的砸了咂嘴道:“好东西啊,可惜了可惜了!”
  “可惜”一词一出,顿时任长生身体陡然一僵,心中一紧,要不是老者之前还吐出“好东西”作为前缀,恐怕任长生此时情绪都有种崩溃的感觉。
  老者慢条斯理的将高倍放大镜包好放进随身盒子中,这才幽幽的道:“商老板不用焦急,这金蟾立瞳的确是珍贵的金绿猫眼,我感叹可惜的是这金蟾本身。”
  此言一出,任长生顿时长长出了一口气,心中有些幽怨的瞥了一眼这老者,这不是吓人玩吗?
  “这话怎讲?”商老板似乎也知道这金蟾有古怪之处,对此毫不怀疑。
  “这金蟾如果我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明朝洪武之物,看这金蟾坐下铜钱雕琢之字可以判断一二。不过,这金蟾恐怕只能算作是民国之物了。可惜就可惜在这金蟾已经被重新上了漆,这新漆最多不过五十年,可惜了啊,我算是明白商老板为什么差点走眼了。”
  廖老语言不多,但是所言却令任长生商老板浑身一震,商老板心中疑惑顿时豁然开朗。
  而任长生却流露出浓浓的佩服之色,在他得到这金蟾的时候,可是也曾绞尽脑汁的搜索过一番资料,最多也就查出这玩意应该不止值钱在那对猫眼石上,更是因为它本身就是一枚古董。但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没料到这金蟾竟然被人重新上了漆。
  廖老说完这话,突然话风一转道:“小伙子,你是如何发现这金蟾特殊之处的?”
  任长生闻言一愣,好在早有准备,略显生涩的道:“我其实只是发觉这对猫眼比较特殊,这才买下。随后转念一想,既然有人将如此珍贵的猫眼镶嵌在这木雕上,想来这木雕即使不是什么古玩之物,也应该是出自大师之手,所以这才拒绝商老板的报价的。”
  任长生这番解释合情合理,说得廖老点头不已。
  就在这时商老板开了口:“那廖老你看这金蟾价值几何?”说完这句话,商老板对任长生道:“按理说买你的东西,应该咨询你的价格。不过,大家都是明白人,我就敞开天窗说亮化,这金蟾价值几何还是廖老最有发言权,以廖老的身份别说这一只明代金蟾,就是青铜重器,廖老都不会有丝毫徇私之情的。”
  任长生点了点头,十分干脆的道:“信誉重于金钱这个道理小子还是懂的,金蟾就按廖老给出的价格交易。”
  廖老很显然久经这种场面,丝毫没有怯场以及推辞直接开口道:“既然商老板这么说,我就献丑了。这金蟾不论本身价值,单论这对应该有1.5克拉的金绿猫眼石就价值四万。再说这金蟾本身虽属明朝,奈何被上了新漆,我保守估价五万。”
  说到这廖老顿了顿,笑道:“所谓宝剑配英雄,这三脚金蟾纳入商老板之手可谓是宝剑之于英雄,所以这三脚金蟾最终估价11万人民币!”
  此言一出,任长生拳头蓦然攥紧,而商老板则露出一副哭笑不得的笑容,摇了摇头。只是那神色中的得意却怎么也遮掩不住,对于这金蟾的意义他可是相当看中的。
  “什么东西价值十一万?爸你不是又淘到什么宝贝了吧?”一声娇俏的声音未见其人的传了过来。
  随即,在百宝格一侧露出一张宜喜宜嗔娇憨媚人的十七八岁的女生,只见这女孩一身宝石绿长裙,素面朝天,脚蹬粉嘟嘟的拖鞋就这般大刺刺的闯荡了进来。
  任长生呆住了,他不是没见过美女,甚至可以说岛国妹子、艳星海报早就熟记于心,但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仿若不染尘埃的人间仙子,素净的仿若一朵娇嗔的海棠花。
第三章 商之语
“疯丫头,早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教养!教养!没看到我这还在招待贵客吗?”别看商老板在任长生面前一副和蔼儒商模样,但是一见到宝贝女儿,老脸顿时一板,活脱脱就是一副严父形象。
  “爸,人家这不是不知道你在招待贵客嘛!不要生气啦,我跟你说啊……”说着这女孩趴在商老板的耳畔,低低细语几句,商老板原本冷峻的面孔顿时融化了几分。
  “哦对了,爸,什么东西十一万啊?”女孩说完悄悄话,思维极为活跃的再次转到之前的话题上。
  也不知道这女孩说了什么,商老板脸色缓和了很多,道:“疯丫头,先给你廖爷爷问好。”
  女孩嘟着嘴巴,跟廖老撒娇式的问好之后,黑溜溜的眼睛顿时注意到一身朴素,神色带着一丝拘谨的任长生身上。
  商老板的话语适时的介绍过来:“这是任长生,比你年长,以后遇到要叫大哥。任长生啊,这是我女儿商之语你认识一下。”
  任长生有些羞涩的冲商之语点了点头。
  “至于那十一万之物,就是桌子上这三脚金蟾。这金蟾我当初还走眼了呢,要不是任长生买下,我还不会注意到呢!”
  随后商老板又介绍了一番这金蟾的来历以及价值,顿时说的商之语美眸异彩连连的看着任长生,开口道:“这么说,你等于捡了漏子喽?”
  任长生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算是承认。
  “是你捡了漏子就大方承认嘛,跟小姑娘似的。嗯,看你模样看来很精通古玩鉴赏啊,不如我考考你吧!”商之语瞥了一眼桌子上的熏炉,古灵精怪的道。
  任长生听到这话,哪里肯同意,连忙摆手道:“哪里哪里,我只是瞎猫碰到死耗子而已,古玩鉴赏者方面我可不懂。”
  “还谦虚,你要知道过度的谦虚就是骄傲,你这是骄傲你知道吗?骄傲是不好的!爸,你说对不对?我不就是考考你嘛,又不是要吃了你,怕什么?”商之语嘟着小嘴,一屁股坐在沙发扶手上,晃荡着让人眼晕的小白腿,那股刁蛮劲儿让廖老闻言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任长生无语的看着商之语,发现心中的女神形象轰然倒塌,这哪里是小仙女,明明就是蛊惑众生的小恶魔嘛!!!
  任长生为难的瞥了一眼笑而不语的商老板,不知道是不是被那雪白小腿晃花了眼睛,还是出于男人的自尊心,任长生咬咬牙道:“好吧,你考吧。不过,我真的不懂,说错了你不要笑话我。”
  商之语咯咯笑了起来:“咯咯,看你跟上刑场似的,我有这么可怕么?”
  说着,一只脚丫甩掉了拖鞋,细嫩而光滑的脚趾指向桌子上的熏炉道:“我也不为难你了,你就说说这熏炉是不是古董吧?”
  此言一出,商老板以及廖老眼中同时闪过一道亮光,笑容玩味的看向任长生。
  如果商之语考较任长生任何关于古玩方面的知识,任长生恐怕都得捉瞎,凭借经验随便瞎说几句,但是商之语偏偏问这件熏炉是不是古玩?
  任长生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突然有种仰天长笑的冲动。
  任长生强压着心中的兴奋,刚想做出胸有成竹风流倜傥的模样说上几句之时,他下意识的瞥了一眼在座的廖老,心中突然一怔。
  瞥向廖老是出于一种自卑心理的自我保护,担心自己的夸夸其谈被廖老嘲笑,但是廖老的肃穆中略带一丝思考考较的神色,却令他心中一冷,决定还是自己观察观察再说。
  在获得商老板的允许后,任长生将熏炉拿在手中仔细的观察着,这一次他左手上戒指不出意料的再次亮了起来。
  按照任长生的经验这应该就是一件古董,而且年份不浅,同样的光芒任长生只在博物馆一尊南宋青铜鼎上见过。
  就在这时,任长生脸上闪过一次诧异,他突然诡异的发现戒指的光芒随着他转动熏炉的时候,隐晦的明暗闪烁了一下,那种感觉就像戒指突然离开感应了位置一般。
  任长生的脸色严肃了起来,突然开口道:“廖老,您那放大镜能借我用用吗?”
  廖老脸色诧异了起来,点了点头,将装在盒子中完全由水晶打磨的高倍放大镜递了过去。
  此时商老板后背也离开了靠背,脸色由玩味转为严肃,心中暗道,难不成这小子发现其中猫腻之处了?
  坐在扶手上的商之语似乎也感受到一股严肃的气氛,不在悠闲的晃着小腿,看着任长生仔细的神色,心中暗道这个小子认真起来还是蛮帅的嘛!
  任长生拿着放大镜,仔细的观察着熏炉,不厌其烦的观察每一个细节,许久才神色古怪的幽幽吐出一口粗气,放下了熏炉,恭敬的将放大镜放回盒子中。
  “喂,结果怎么样了?”商之语迫不及待的问道。
第四章 青眼
任长生扫视了一眼众人,神色古怪而有些不确定的道:“我觉得这熏炉……应该是真的……也是假的!或者说半真半假。”说完这句话的任长生见到众人越发古怪的神色,心中一跳赶紧解释道:“那个,可能是我看错了。”
  “小伙子不要这么急着否定自己嘛,就算是犯了错误,也应该知道错误是出在哪里。既然你认为这熏炉是半真半假的,不知道理由是什么?”廖老神色严肃的道,似乎不太满意任长生最后自我否定的话语。
  “对啊对啊,还是廖爷爷说话有道理。先不说这正确答案,你先说说你的判断是怎么回事吧?”商之语从沙发扶手上下来,老实的坐在旁白沙发上,露出葱白的手肘,支着脑袋,一脸期待的看着任长生。
  不知道是廖老的话语,还是商之语的态度。任长生心中陡然生出一股自信,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就说说我的看法。”
  “老实说,我并不懂这青铜器,不过我游玩过博物馆,这熏炉给我的感觉很像博物馆中那些拥有历史沉淀气息之物。我感觉这熏炉至少在宋朝前后年间。不过,这熏炉虽然有这份历史沧桑感,但是给我的感觉还是有些古怪。”
  “我仔细的观察过,这熏炉一个花纹角落有一丝奇怪的裂缝,当然这可能是历史腐蚀或者长期燃烧香料造成的。不过,受到金蟾重新上新漆的启发,我认为这熏炉有一部分是后补上去了,所以我才说半真半假的。”
  任长生洋洋洒洒一口气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话语中自然隐去戒指。但是这浑然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语,却令廖老以及商老板的眉头皱了起来。
  而商之语的目光却陡然亮了起来,半晌从香唇中吐出一个词汇:“酷哦!”
  忐忑不安等待审判的任长生突然听到这话,神色顿时一愣,眼睛亮了起来,感激的看向商之语。
  只是眼神触碰到商之语的时候,老脸不知道怎么的微微一红,触电般的又低下了头。
  商之语与任长生目光碰撞的这一瞬间,也仿佛触电了一般,俏脸陡然酡红起来,微微低下了脑袋,神态娇憨的看着可爱的兔兔拖鞋。
  这一幕陷入沉思的商老板倒是没注意到,好一会才苦笑的摇了摇头,这话简直和当初和他解释如何发现金蟾的话语如出一辙,听起来似乎头头是道,其实都是些很虚幻的东西。
  这种看起来很唯心主义的解释,大概也只有商之语这种女孩子会大赞一声:酷哦!
  “任长生啊,你的解释听起来虽然很是牵强,不过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没错。刚刚语儿进来就是告诉我这件熏炉的检测结果的,根据采集结果,这件熏炉的确有百分之三十的面积是后天修补的。”
  商老板语气沉稳的道,眼中却想起之前任长生第一次见到熏炉时候的异常神色。
  任长生闻言,眼睛顿时一亮,拳头蓦然攥紧,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猜错,戒指果然不会出错的。嘴上却谦虚的连称侥幸。
  廖老笑而不语,自始自终没有说任何话。
  “好啦,猜对了就猜对了,谦虚什么,你这就是骄傲,简直比赵麟哥还要骄傲!”商之语娇嗔一声。
  此时,商老板已经从怀中摸出支票簿,潇洒随意的签下十一万人民币的现金支票,然后将支票推了过去。
  任长生没有虚伪客气,大方的直接接过支票,心中满是激动。十一万人民币啊,按照之前自己的薪金标准,这可是两年才能赚到的钱啊。
  眼看交易成功的任长生,瞥了一眼神色淡然饮茶的商老板,心中一突,心中想起“端茶送客”的典故,神色不变,心中却苦涩一笑。
  自己能够坐进如此奢侈富丽堂皇的客厅,不过是沾了三脚金蟾的光而已。别看商老板对自己如此客气,或许这只是他们商人和气生财的处世之道而已,其实骨子里已经傲然凌天了吧!
  此时,是该告辞了!任长生别无留恋,却轻轻扫过一眼商之语,将她的形象牢牢的记在心中,这才起身告辞。
  果然商老板也没有挽留,只是微笑颔首。
  任长生心中微微一叹,冲着廖老鞠了一躬,大步离去。总有一天,这种富商就是想请自己,也要看自己的心情!!!
  任长生拳头攥紧,在佣人的注视下,离开了的奢华的别墅。
  “等一等!”一声仿若银铃般的呼喊,突兀而惊喜的在任长生的耳畔响起。

超级黄金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超级黄金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 最新章节

    原标题: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最新章节小说名称:守婚如玉:敬前夫一杯酒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第二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2第三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3第四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4第五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5第一章一别两宽各生欢喜1“下车!”陆泽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搭在方向盘上,有一搭没一搭的敲着,淡淡的开口,情绪太浅,看不出悲喜。我看了一眼四周,有些害怕,这四周都是荒山野岭,在这里下车?恐怕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泽笙.........”求情的话没有说出来,他的手机就响了。“.......嗯,在回城的路

  • 错惹霸道总裁 最新章节

    原标题:错惹霸道总裁最新章节小说名称:错惹霸道总裁目录预览:第1章他的宠物(1)第2章他的宠物(2)第3章给她去火第4章挨打第5章为什么偏偏是我第1章他的宠物(1)“小姐,少爷要回来了。”柳妈敲门说道。正看得起劲的安若心里面一惊,赶紧的将言情小说全部都给藏到了床底下面,当然还有那些一大堆的杂志,只因为那上面有男模裸上身健壮身材照片。安若将“罪证”全部都藏好以后,这才赶紧的溜到浴室里面去。其实最好的选择是完全的毁灭掉,但是安若舍不得。在浴室里面清一色的都是牛奶香气的沐浴品,就算是护肤品也是。她脱光

  • 重生之豪门影后 最新章节

    原标题:重生之豪门影后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重生之豪门影后目录预览: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第二章:演技这么好第三章:碰瓷的第四章:什么鬼第五章:总裁的绯闻男友第一章:遇见狗血一幕窗外一弯浅浅的上玄月悬挂天空。月色如水,夜色清凉。淡白的月光透过窗户落在凌乱散落一地的衣服上,勾出一个暧昧旖旎的轮廓。“唔……”一声浅吟在静谧的房间里轻轻的响起,随之而来的是一阵更为剧烈的呻.吟.声伴随着粗重的喘息声如潮水般起起伏伏。一浪高过一浪。房间里,偌大的床上,二具炙热的身体正忘情的交缠在一起,交织出一幅绵缠诱惑的香艳画

  • 灵魂摆渡 最新章节

    原标题:灵魂摆渡最新章节书名:灵魂摆渡目录预览:第001章:内衣失窃第002章:冥婚仪式第003章:屋子里有鬼第004章:做个替死鬼第005章:半夜遇险第001章:内衣失窃我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女学生,因为欠了学校一大笔学费,没办法只好出去打零工还债,因为回寝室的时间太晚,所以就在外面租了一个便宜房子,房子很大就是有点旧,当时我图便宜就没多想,住了下来,却没有想到住了没几天我的东西居然接二连三的丢了。你肯定想我丢了什么东西?说起来有点难以启齿,因为我的内.衣丢了,不管是晾阳台上的还是放衣柜里面的内.

  • 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 最新章节

    原标题: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最新章节小说名:冥婚:妃子不从君,君奈我何?目录预览:文案:001、穿成痴傻公主002青楼捉奸003捻花楼里的秘密004四皇妹变了文案:那一日,他为她休掉满院皇妃。逼她成了他的帝后。那一夜,他伏击三千里,活生生剐下她的皮,只为将她弃在深山里。那一战,她飞身落在他的马背之上,手中弯刀勾住了他的脖子,挑眉问他,你,还敢与我一站吗?当国破家亡,当前世今生的前仇旧恨累计,当痴傻公主翻身会武术,她要他,以死偿罪!以命还情!楔子:冥婚,姻缘前定当今天下,群雄逐鹿,诸侯争霸

  • 总裁,雨露均沾 最新章节

    原标题:总裁,雨露均沾最新章节书名:总裁,雨露均沾目录预览:第1章他爱你?你脑袋坏了吧!第2章左拥右抱,爽!第3章后宫三千,总裁威武!第4章女人抬头,长的真寒碜!第5章夫妻恩爱第1章他爱你?你脑袋坏了吧!乔樱坐在咖啡厅的落地窗旁,讽刺的打量面前小白兔一样楚楚可怜的女人,一双大而迷人的眼睛,因为含泪更加的惹人怜爱了,难怪安志辰最近一段时间对着这个小妖精流连忘返。如果她是男人肯定会拥这小妖精入怀好好的宠爱一番,只可惜她是个有些冷血心肠的女人,看见她这要哭不哭的样子,真想给她一巴掌看着她痛快的哭出来。

  • 我的奇妙男友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奇妙男友最新章节小说名字:我的奇妙男友目录预览:第一章诡异婚礼第二章鬼缠身第三章背后的眼睛第四章下一个死的人是我第五章天煞孤星第一章诡异婚礼我一直觉得,闺蜜比亲人还亲,所以我用脚趾头都没有想到,我最好的闺蜜笑着把我推进了火坑。我叫江笑笑,是大四的一名学生。论文答辩前,我收到了闺蜜的喜帖,闺蜜和相爱多年的男票修成正果,我真挺为她高兴的,谁知,参加完她婚礼的第二天,我就听到了她的死讯。闺蜜死后,我经常梦到她,不管我跟她说什么,她都总是一脸怨毒地看着我,看得我浑身发毛,好像我对她做了什么天

  • 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 最新章节

    原标题: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最新章节书名:独家替身:景爷的霸宠甜妻目录预览:第001章先生,借个吻第002章一块钱劳务费第003章被逮到了第004章男神穆枫第005章床照满天飞第001章先生,借个吻“快快,那个死丫头在那儿!”季筱拧着眉,脑袋昏昏沉沉的,只记得要往前拼命地跑着,身后是几个凶狠的保镖在追着她跑。她怎么也没想过就因为自己拿不出重量级的新闻消息,主编宋青就将自己带出来陪那个老秃驴喝酒,就为了换一个丑闻可以将杂志社的销量冲上去。娱乐圈还真是脏地够彻底的,哪怕她只是一个拍照片的实习生都

  • 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 最新章节

    原标题: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最新章节小说名字:隐婚蜜宠:恶魔老公轻点爱目录预览:第1章送上门的猎物第2章他不会放过她第3章回去慢慢算账第4章不要惹我发怒第5章第5章你以为自己是谁!第1章送上门的猎物顾瑾夕静静的坐在黑暗中,像等待死刑的囚犯,刚才,她的父亲亲手将她送进了这座“囚笼”——华亚集团总裁萧景晟专养情人的地方,全市最豪华的酒店。父亲说:“瑾夕,你姐姐不能去,她会被萧景晟毁了的,为了家族的存亡,爸爸求你了。”顾瑾夕静静望着窗外,花园里樱花花瓣随风飘舞。被舍弃了啊,被宋谦舍弃了,被爸爸舍弃

  • 情深不抵陈年恨 最新章节

    原标题:情深不抵陈年恨最新章节小说名:情深不抵陈年恨目录预览:第1章一不留神被睡了第2章婚礼第3章她却不是主角第4章坐到他身边第5章你眼光和我一样第1章一不留神被睡了晚上十一点。圣彼特大酒店的总统套房内,女人雪白的长腿在双人大床上蹭动着,没过一会儿,一双小麦色的大手从大腿根滑落至脚踝处,将它们盘在了腰间。随着一个迅猛的挺腰,昏暗的房间里响起了女人疑似哭泣的呻吟声,断断续续的持续到了半夜。……酒醉后的头昏欲裂让唐菱不得已的醒过来,坐起来的瞬间,身体上的酸痛让她失手滑倒,后脑勺狠撞在了一堵硬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