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后妃心计》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9:43:3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后妃心计

第1章 前序

“啊……”

皇后一声惨叫,皇后的轿子被摔在了地上,周围所有的轿夫都被滑到了,不仅如此,前面的轿子一摔倒,紧跟着的皇贵妃的轿子也被绊倒了,接二连三,整个大婚的仪仗队被弄得是瞬间人仰马翻了。版权163nvren.com

皇贵妃好不容易挣扎着走到了皇后的轿辇之前,扶着皇后从里面爬了出来。

“你们这几个狗奴才,会抬轿吗?蠢货一群……”

皇贵妃开口就大骂不止。

后面跟着的嫔妃们便都从轿子里探出头来,像看着怪物一样的看着皇贵妃。

“哎呦,这么尊贵的身份,怎么能说出来脏话呢?太过分了……简直不能入耳呢……”

沐嫔对着身边熙嫔说道。

熙嫔忍俊不禁的连忙缩回脖子,对着同轿辇的沐嫔说道:“我敢说,她们这样的水准,实在是做不久皇后和皇贵妃,你信吗?”

沐嫔笑着点点头。

“我们打赌,看看她们到底能支持到多久……我赌一年……”

熙嫔歪着头,说道。

沐嫔听着,转转眼珠子,冷笑的说道:“我看呀,半年吧……呵呵……”

……

“够了,凌慈,大喜的日子,你还是不知道检点呢?快点儿招呼大家收拾收拾吧……哪里有功夫去责骂呢?马上吉时就到了……”

皇后压低声音,对着皇贵妃说道。版权163nvren.com

皇贵妃强压住怒火,扶着皇后起来了。

皇后扶着自己摔疼了的腰,缓缓的走进了被大家整理好的轿辇之上了。

……

吉时到了,但是皇后的队伍还是迟迟没有到。

皇上便先是到了,百无聊赖。

“皇上,您里面请……”

这时候,一位嬷嬷进来,对皇上说道。

皇上愣住了,紧皱着眉头,说道:“里面请什么?不是说好了吗?这里只是行大礼,成婚之夜在永寿宫完成,朕不去里面的……里面,谁都不能去的……”

嬷嬷舔着脸,说道:“皇上,雪天路滑,您也看到了外面的雪下得有多大,老佛爷吩咐了,这坤宁宫本来就是大婚用的地方……不用再回去永寿宫了……”

皇上不耐烦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说道:“那就不用皇后过来了,朕直接过去永寿宫就好……”

嬷嬷连忙弓着腰站在了皇上的面前,说道:“皇上,您可千万别跟老奴开玩笑,咱们这皇上和皇后的大婚,向来是在坤宁宫举行的,哪里有回去偏殿的道理呢……”

皇上双手背后,对着老嬷嬷说道:“让开,给朕让开……”

嬷嬷跪在地上,知道皇上生气了而且十分的认真,便委屈的说道:“皇上,这是老佛爷交给奴才的任务,皇上,别为难奴婢,千万不要惹得老佛爷不开心呢……”

皇上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一脚踢翻了身边的火炉子,大声的说道:“老佛爷不开心,朕还不开心呢……哼……”

说着,皇上就往外走。

老嬷嬷连忙抱着皇上的腿。163女人网

皇上还是一脚把她给踹了出去几步之外。

这时候,坤宁宫的大门一开,身穿凤冠霞帔的皇后的玉脚刚刚迈进来。与皇上撞了个满怀。

皇上并不理会,还是要往前面走。

皇贵妃无所顾忌的拽着皇上的手,说道:“皇上,您这是要去哪里呢?”

皇上甩开皇贵妃的手,说道:“好个皇贵妃呀,真有气魄,见到朕,都不知道下跪的吗?你竟然这样跟朕说话?朕这就去问问老佛爷,在盛京都没有好好的教训你们的吗?”

盖着盖头的皇后很是识时务的跪在皇后的脚下,说道:“参见皇上……”

皇贵妃不情愿的也跪在了地上了,不再说话了。

皇上并不理会,还是往前面走。

皇后从红盖头之下看着皇上的脚步,连忙说道:“皇上,今天是大婚之夜,您这是要去哪里……”

皇上转过头来,瞥着皇后,冷冷的说道:“你管得着吗?”

说完,皇上还是坚持要走。阅读163nvren.com

皇后一把拽开了头上的红盖头,含着眼泪,说道:“皇上,新婚之夜,您不为臣妾揭开盖头吗?您要臣妾成为整个紫禁城的笑话吗?”

吓了身边的皇贵妃一跳,她心里念叨着:怎么就是不听话呢,不能自己掀开盖头的……

皇上突然冷笑了一声,直接往外走着,说道:“还掀什么盖头,你不是已经自己掀开了吗?哈啊哈……”

皇后的眼泪堕落了,她摇着头,她不敢相信,她如此伤痛的时候,皇上竟然可以笑得如此开怀不已。

皇贵妃站起来就要去追皇上。

皇后一把抓住了皇贵妃,说道:“没有用的,本宫相信,老佛爷,会让他回来的……”

老嬷嬷把皇后从地上扶起来,给她盖上红盖头,说道:“皇后娘娘,您先进去吧……老奴这就去慈宁宫回禀……您放心,皇上只是回到慈宁宫,问老佛爷一件事,很快就回来了……您且等等……还请皇贵妃陪着咱们皇后娘娘……”

皇贵妃便坐在了皇后的身边,看着这张床,用手去触摸上面的花生和枣子,说道:“当年,太子和太子妃大婚的时候,不也是这样的场景吗?当时,你我还羡慕不已呢,现在好了,姐姐,你美梦成真了……终于嫁给你的好表弟,为了他,你这么大的年纪都没有嫁人,多亏了那个钮祜禄,要不然……”

皇后盖着盖头,对身边的皇贵妃说道:“你能不能安静一点儿……”

皇贵妃觉得无趣,只好靠在门框之上,陪着姐姐等待了。

……

第2章 恋菲儿

“皇上,老佛爷在休息呢……皇上……”

老佛爷身边的伊芬嬷嬷看着皇上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了慈宁宫,便连忙悄悄的跟着皇上的身边,回禀且阻止到。

“休息?老佛爷还真的是心宽呀,孙儿大婚,她老人家也睡得着?”

皇上说着,根本不顾伊芬嬷嬷的阻碍,直接冲了进去了老佛爷的寝殿了。

“皇上,您留步呀……”

“好了,伊芬,让卢浩进来吧……”

老佛爷在帷帐之中,有些沙哑的说道。

伊芬便连忙进去,为老佛爷整理一下,扶着她出来了。163女人网

“大喜的日子,你不去陪着你的皇后,来哀家这里干什么?”

老佛爷缓缓的走到了主位之上,说道。

“老佛爷,坤宁宫是朕与太子妃大婚的时候住的地方,任何人都不能再那里面跟朕成婚的……孙儿请求老佛爷答应,朕与皇后行礼之后,去永寿宫休息……”

老佛爷扶着自己的头,揉着太阳穴,冷冷一笑,说道:“哼,哀家的好孙儿,你这是演戏给谁看呢?太子妃,你还记得她?你当初是怎么对她的?你毁了她的青春,送给卢琪,哀家容忍了,你却又杀了卢琪,又把她抢回来,哀家又容忍你了,可是,没想到,就在哀家从盛京急匆匆的往紫禁城赶过来的时候,竟然听说了太子妃被行刑了?你知道吗?哀家走在荒野之路上,看着满天的雪花儿,哀家哭的有痛苦吗?哀家知道,那大雪是菲儿的冤枉,连老天都替她鸣不平……”

老佛爷说着,激动的从椅子上缓缓的站起来,指着天空,颤抖的说道。

卢浩听着,浑身瘫软,心痛不已,跪在了老佛爷的脚下,说道:“既然,老佛爷如此的心疼太子妃,您为什么要孙儿跟其他的人在坤宁宫大婚呢?”

老佛爷抬起头,抑制住自己的眼泪,说道:“人都不在了,你做给谁看?给哀家看吗?没有必要……那个西域的公主不是也在那里完成婚礼了吗?……好了,如果是一定要哀家看看你多么的想念陆菲,哀家已经看到了,你回去吧,完成你的婚礼……”

老佛爷说着,就要往里面走着。

卢浩哭着,伏在地上,给老佛爷磕头,说道:“皇祖母,孙儿是真的爱菲儿,之所以宠爱凌仁,是因为她身上有着菲儿的影子……求求皇祖母,收回成命,不要折磨孙儿了……”

老佛爷老泪纵横,哭泣,说道:“是你折磨着哀家,你知道每个晚上,哀家的噩梦里都是菲儿流血的样子……卢浩,你怎么狠下的心……呜呜……”

这时候,卢浩的心里疼痛不已,他知道那股凉血又感知到了他的痛苦,雪上加霜。

卢浩的头砸在慈宁宫冰凉的地板上,若有若无的说道:“孙儿错了……求老佛爷原谅……孙儿,也疼……”

说完,卢浩便失去了支撑,躺在了地板上了。

老佛爷惊慌了,连忙踉踉跄跄的跑过去,抱着卢浩的脸,看着他苍白的样子,感受着他冰凉的身体,吓得不知所措:“来人呀……叫御医……救救哀家的孙儿……”

……

坐在坤宁宫里的皇后不知道慈宁宫里发生的一切,她一个人呆呆的坐着,盖着红盖头。

身边的皇贵妃早就横七竖八的躺倒在了卧榻之上,打着浅浅的鼾声了。《后妃心计》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皇后的眼泪从盖头里一滴滴的落下来。

她等了卢浩一辈子,而卢浩就像刚才离开一样,从来都没有回过头来看她一眼。她抓紧自己的拳头,心里说道:“卢浩,我佟佳氏端睿,再等你最后一次,如果,你今天晚上没有来,我就再也不等你了……到时候,你不要怪我……因为,那时候,一切的悲剧,都是你一手造成的……”

慈宁宫这里,御医们都忙手忙脚的照顾着昏迷之中的皇上,老佛爷虽然恨皇上,却也心急如焚,早就忘记了坤宁宫里痴痴地等着的皇后。

……

“怎么样?皇上醒了没有?”

老佛爷站在帷帐之外,看着忙碌的太医,抓着刘凌问道。

“回老佛爷的话,这种情况,恐怕只有一个人能救皇上了……”

刘凌有些迟疑的说道。

老佛爷焦急的说道:“既然有人,还不快去请……”

刘凌便领了命令,连忙招呼外面的同样着急的钊华去请空中阁楼里的凌仁公主了。

……

皇上疼痛昏过去的那一刻,凌仁的眉梢稍稍的颤抖了一下,因为,她的心里也隐隐作痛。

“公主,公主……”

果然,不多会儿,钊华连滚打趴的从雪地里来到了凌仁的空中阁楼的下面了。看着凌仁点着灯笼坐在楼上的长廊里,就大声的叫起来。

吴缤站起来,往楼下看了看,说道:“这钊公公,平日里不是那么的懂规矩吗?今天怎么如此的冒冒失失的?”

吴珍瞥了一眼,撅着嘴巴说道:“不是皇上大婚的吗?他过来干什么?皇后让他过来示威的吗?哼……”

几个人正议论着,钊华就爬到了楼上,看着半条命都快没有了,喘着粗气,说道:“公主,皇上因为心痛,昏过去了,就在慈宁宫……”

公主听了,立刻跳下卧榻,就往外面走这。

“公主,那里是慈宁宫……”

吴缤连忙对着公主说道。

凌仁犹豫了几分之后,不说话,转身就从楼梯上飞奔而下了。

吴珍连忙翻找出来冬季的棉鞋,对着凌仁的背影喊道:“公主,您得穿鞋的呀……外面全是雪花儿……公主……”

于是,主仆几个人,便完全顾不上雪天路滑,就这样飞奔到了慈宁宫了。

凌仁一路上捂紧了自己的纤腰,她要保留着她的热量,送给卢浩用。

几个人跑的太快了,没能控制住惯性,还有路滑,都撞进了慈宁宫的大典之中了。

这把正在慌张等待之中的老佛爷吓了一大跳。

老佛爷一看是凌仁,便皱着眉头,说道:“你来干什么……”

凌仁浑身披着一路上落在她身上的厚厚的积雪,扑在地上,说道:“参见,参见老佛爷……”

老佛爷不耐烦的厉声问道:“哀家问你,你来干什么……”

这时候,听到了动静的刘凌从帷帐里面出来,跪在地上对着老佛爷说道:“老佛爷,仁贵妃就是臣说的救命之人……”

老佛爷虽然年纪大了,却也不糊涂。

凌仁不敢抬起头来看着老佛爷。

老佛爷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说道:“既然是救命,就别愣住了……”

凌仁便忍着泪水,说道:“多谢老佛爷……”

说完,凌仁便连忙冲进去了帷帐之中了。

钊华便招呼着帷帐之中的人都退出去了。

老佛爷惊奇的想要往里面看看这个凌仁是怎么救皇上的。

钊华连忙扶着老佛爷,说道:“老佛爷,您还是在一旁等着吧,要不然,皇上醒了看到您累到了,会责怪奴才的……”

……

老佛爷只好离开了帷帐,坐在远远的炉火旁,心神不宁的等待着。

凌仁进去了帷帐之中,脱去了身上的披风,把皇上的头放在了自己的纤腰之上了。

皇上的太阳穴立刻就感觉到了热流冲进去了自己的脑门之中了。

过了好久了,老佛爷问道了一股股的异香从帷帐之中渗透出来了。

老佛爷终于失去了耐性了,说道:“她到底有没有办法,哀家可是等不及了……”

说着,老佛爷从未有过的矫健,就冲到了帷帐处,一手掀开了帷帐。

里面的一幕,老佛爷吓得脸都绿了。

周围的其他人都被钊华给拦住了。

老佛爷只是看到了凌仁衣衫不整的,皇上趴在凌仁的身上,她并不知道其中的仔细。

老佛爷连忙松了手,不说话了。她虽然生气,但是,如果这样真的能够让皇上醒过来,她也没有办法。

老佛爷更加不安的走回到了自己的椅子上,用手中的拐杖敲打着地板,说道:“哀家再给仁贵妃一刻钟的时间,如果还是不行,哀家不仅仅要把她赶出去慈宁宫,还要把她赶出去紫禁城……”

老佛爷看着在帷帐之外焦急的钊华,便挥挥手,说道:“你过来……”

钊华扑在老佛爷的脚下。

“你说,皇上到底是怎么了?这是老毛病了吗?”

老佛爷问道。

钊华为了保护皇上和仁贵妃,便避重就轻的说道:“有一次,皇上不小心受伤了,流血过多,不省人事,仁贵妃为了救皇上,就割破了自己的手腕,让皇上喝下了她的鲜血,只是这期间,那血受了凉,流进了皇上的身体里,所以,每当皇上着急的时候,那股血液就会跟其他的血液的温度不融合,就会作痛不已……凌仁公主就用自己的身体的暖血来暖和那股凉血……”

老佛爷听着,眉头就没有展平过,说道:“这个女子,竟然可以为了皇上做到这种地步,怪不得蛊惑了皇上的心呢……”

这时候,大家听到了帷帐之中,似乎有声音。

仔细听,似乎是皇上的声音。

皇上在温暖之中,渐渐的苏醒过来。

第3章 习惯了冷漠

“凌仁……”

皇上很开心自己睁开眼睛的时候,第一眼看到的是凌仁。

凌仁却被冰凉侵袭了身体,支撑着看到皇上醒过来了,便再也支撑不住了,浅浅一笑,便昏倒在了皇上的怀中。

皇上沙哑的声音,一边用被子给凌仁裹着渐渐冰凉的身体,一边慌张的喊道:“凌仁……凌仁……”

这时候,大家都冲了进来。

老佛爷看着凌仁的脸色已经冻得青紫色了,吓了一跳,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该不该厌恶这个女人,因为,无论如何,皇上是醒过来了。

刘凌连忙冲了进来,给凌仁把脉。

又用了各种办法来给凌仁取暖。

皇上只好守在外面了。

老佛爷虽然心疼自己的孙子,但是,他们之间早就习惯了的冷漠,没有办法开口对皇上表示自己的关心。

再说了,皇上如此的心急如焚,跟他说什么,他也无暇顾及吧。

老佛爷便对着身边的钊华,说道:“这个凌仁,怎么一来,就这么香呢?”

钊华便悄悄的说道:“凌仁公主来自西域,生下来就身体具有奇异的香味儿,之前来到帝朝的时候,人还没有进京,香味儿就已经是风靡了整个京城呢,只是,后来,赫舍里氏皇后因为误会而……所以,凌仁公主的香味儿锐减了不少呢……”

老佛爷自己想着:天生的香味儿,她不是没有听过这样的说法……只是……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就如此的怪异了呢……

这时候刘凌从里面出来了。

“怎么样了?”

皇上一边说着,一边掀开帷帐,往里面走。

“贵妃的脉象渐渐的平稳了,估计,到了正午时分,就能清醒过来了……”

皇上走进去,守在凌仁的身边。

老佛爷也跟着进去了,可是,看着熟睡之中的凌仁,她还是觉得几分似曾相识……总是,就是不舒服……但是,看着,就觉得有了几分的可怜了。

皇上用被子裹着凌仁,就要抱着凌仁起来。

“皇上,你这是做什么?”

老佛爷诧异的问道。

皇上冷冷的说道:“孙儿知道老佛爷不喜欢孙儿,更不喜欢凌仁,孙儿带着她离开,老佛爷尽快休息吧……”

“让她在这里休息吧,外面那么冷,再冻坏了怎么办……哀家去外面的软榻上休息就好了……别让别人说哀家不知道心疼孙儿……”

说完,老佛爷便扶着伊芬,把皇上和凌仁丢在了里面了。

钊华也连忙劝着皇上。

皇上心疼凌仁,就只好留在了慈宁宫了。

老佛爷在外面裹着被子,伴着凌仁身上的芳香,渐渐的入睡了。

睡梦之中,老佛爷顺着这股香味儿走着走着,一直走到了一条湖水之旁,看到了湖水边上站着一个人,老佛爷便开口问道:“这香味儿是你的吗?你是谁?”

那人缓缓的转身,老佛爷隔着层层的雾气,努力想要看清楚那人是谁……

可是,这时候,老佛爷的梦却被伊芬的声音给吵醒了。

伊芬正悄悄的对到来的皇贵妃说道:“皇上大病初愈,老佛爷也在里面休息,皇贵妃娘娘请稍后……”

老佛爷有些疲惫的坐起来,她越发的觉得凌仁好像在哪里见过,睡梦之中的那个人更是熟悉不已的背影,只是没有看到正面是谁。

老佛爷走下软榻,缓缓的走进去了帷帐之中,皇上体力不支,在卧榻一旁趴着睡着了。

老佛爷看着熟睡之中的凌仁。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只好转身走了……

凌仁此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着周围的一切,正是她小时候经常午休躺着的老佛爷的卧榻,她一时之间,忘记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习以为常的喊了一声:“皇奶奶……”

已经转身要离开的老佛爷一听,吃惊的愣住了,这一声,岂不是,岂不就是她的陆菲经常这样的唤着她的吗?

老佛爷连忙转身,只看到了凌仁缓缓的眨着眼睛。

“难道是哀家产生幻觉了吗?是呀,是哀家太过于想念陆菲了吧……”

皇上感觉到了凌仁的手指的动弹,便连忙警惕的醒过来,捧着凌仁的脸,喜极而泣,说道:“凌仁,你终于醒了……”

说着,皇上便把凌仁抱在了怀中。

老佛爷便趁着他们不注意,连忙出去了帷帐之中了。

“老佛爷……您知不知道卢浩昨天晚上有多过分呢……”

老佛爷一出来,皇贵妃就扑在了老佛爷的面前,张牙舞爪的大声吼道。

老佛爷吓了一跳,不理会皇贵妃,毕竟,她才沉浸在陆菲带给她的温馨和宁静之中,与凌慈这种野惯了的女孩子一对比,她自然是不开心了。

“什么卢浩……他是皇上,到底有没有规矩……”

“老佛爷,皇上一晚上都没有回去坤宁宫呢……姐姐等了他一整晚……今天一大早,臣妾醒过来,姐姐的盖头还是没有人揭开……我把头探进去看她,她睁着眼睛,眼睛下面全是乌青呢……老佛爷……”

皇贵妃一口气,手掐着腰,大声的说道。

“够了够了……一大早的,叽叽咋咋的,皇上昨晚生病了,在哀家这里休息呢……”

皇贵妃听着老佛爷这样说,转身就要进去看。

老佛爷连忙看了钊华一眼。

钊华便连忙拦着说道:“皇上正在更衣,一会儿就出来……”

皇贵妃只好瞪了钊华一眼,只好气鼓鼓的坐在一旁等着了。

……

皇贵妃刚刚在坤宁宫醒过来的时候,嘴角还有口水,随便就抹在了新婚的床榻之上,揉揉眼睛,她才知道现在是在哪里。

“姐姐,你别告诉我,皇上一晚上都没有过来……”

皇贵妃吃惊的看着身边如同雕像一样端坐着的端睿,大声的说道。

盖着红色盖头的端睿浅浅摇摇头。

皇贵妃从床榻上跳下来,暴跳如雷,奋力的吼道:“太过分了……他是个什么东西,当初,如果不是卢琪哥哥身亡,哪里轮得到他来做太子?简直就是……气死本宫了……姐姐,你等着,我今天一定要找到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一定要问清楚,他到底还记不记得他小时候跟我们在一起的时光了……哼……别以为当了皇上就可以目中无人了……”

皇贵妃一大早吵吵闹闹的一大通之后,就跑往了养心殿,找了一圈,没有找到,就去了老佛爷的慈宁宫,如今,正坐在这里,等着皇上出来之后,跟他理论一番呢。

……

皇后并没有阻拦皇贵妃出去,她静静的坐在这里,心里想着,等到太阳升上中空的时候,她再下定决心。

可是,果然,到了正午了,皇上的脚步还是没有迈进来坤宁宫。

皇后扯下了头上的红盖头,拿着它,走到了被小丫鬟们早就换了了新的燃烧的红烛的面前,用红烛把盖头给烧了。

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红盖头,被越来越熊熊的火焰吞噬的面无全非之后,捧着那些所剩无几的灰烬,走出了坤宁宫。

外面一片银装素裹,除了皇贵妃方才离开的时候留下来的错乱的脚印之后,安静而纯洁。

端睿渐渐的走进了坤宁宫的院子里,一扬手,把灰烬随风送走,她的眼睛,再也流不出来泪水了。

她转身看了大殿之上的三个字:坤宁宫。

“赫舍里氏陆菲,没有想到,时隔这么多年,你已经死了,本宫竟然还是比不过你,可是又怎样呢?得不到皇上就罢了,至少,本宫还是独一无二的皇后,而你,永远只能是一个小小的太子妃……”

皇后一边走,一边解开自己身上的红妆,走出去了坤宁宫。

“来人呀,把坤宁宫,给本宫封起来,从今往后,任何人,没有本宫而擅闯坤宁宫者,杀无赦……”

皇后留下了一串冷冰冰的脚印和冷冰冰的字眼之后,离开了这里。

……

“皇后娘娘,您怎么回来了?您身上的红妆呢?”

皇后的小丫头紫鹃连忙扶着皇后进来了。

皇后现在只是穿了无比单薄的一层内衬之衣服。

“皇后娘娘,您赶快进去休息一下,暖暖身子……”

紫鹃心疼的说道。

“不用了,为本宫梳妆,拿来本宫的皇后制服,本宫,要去慈宁宫给老佛爷请安……”

皇后面无表情的说道,说完,就坐在了梳妆台之前。

紫鹃连忙吩咐了人把暖炉子放在了皇后的身边,然后给皇后小心翼翼的梳妆着。

皇后扶着自己头发上高高的皇后的旗头,心里才终于松了一口气,这是她仅有的安慰了。

之后,皇后披着厚厚的披风,坐在轿辇之上,往慈宁宫的方向去了。

“小心点儿,抓点儿紧……”

紫鹃在一旁叮嘱着身边的抬轿的人。

皇后不慌不忙的抱着汤婆子,说道:“不用慌张,慢着走吧……”

……

凌仁似乎听到了皇后在坤宁宫门口说的那句话,便醒了过来。

皇上好好的照顾了凌仁服下了汤药之后,扶着她从帷帐之中走出来了。

皇贵妃只是以为皇上在里面,这时候,她看到皇上跟凌仁一起出来了,便跳在了他们两个人的面前,指着皇上和凌仁的鼻子就开始骂:“你们两个,实在是太过分了,昨天晚上,皇后大婚,皇上竟然在这里陪着这个贱人?老佛爷,您是不是老糊涂了?竟然还让他们在您的慈宁宫……这紫禁城里简直就是乌烟瘴气的……”

老佛爷并不理会,只是觉得头疼,皱着眉头。

伊芬姑姑连忙拽着皇贵妃说道:“昨天晚上,皇上旧疾发作了,仁贵妃过来救咱们皇上,您来的时候,没有见到外面跪着一群太医的吗?老佛爷担心了一个晚上,都没有睡觉呢……皇贵妃,您小声点儿吧……”

凌慈虽然鲁莽,但是,听到这里,她知道自己冒失了,连忙跪在老佛爷的身边,给老佛爷捶着腿,说道:“老佛爷,您息怒,都是凌慈不知道情况,您可别怪凌慈呀……您一向最疼凌慈的……”

老佛爷闭着眼睛,懒得理会这个屋子里的任何一个人。

……

第4章 自嘲

“皇后娘娘驾到……”

周围的人连忙去搀扶皇后娘娘。

皇后小心翼翼的从轿辇上下来,满地的雪花儿。

不小心,脚一滑,皇后差点儿摔倒。

这时候,给老佛爷守门的侍卫顾钊一个箭步飞过去,一把稳稳的抱住了皇后,站在了地上,没有跌倒。

这是皇后长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一个男人拥抱,这个男人,她不是不认识,他们在盛京的草原的时候,就认识了彼此了。

顾钊是老佛爷身边的贴身侍卫,而端睿整天跟在老佛爷的身边,两个人自然是相互熟识的人了。

皇后此刻,本已经哭干了的眼睛,竟然有些温暖了,盯着顾钊,半天没有缓过神儿来。

一旁看着的紫鹃,连忙上前去,扶着皇后,一半是提醒,一半是关心的说道:“皇后娘娘,您没事儿吧……雪天路滑,您当心点儿……”

皇后才有些依依不舍的离开了顾钊的怀抱,她更加舍不得他身上的温暖,和他紧紧抓着自己的那双因为经常握着长剑的长满了茧子的手。

而顾钊也才清醒过来,跪在地上,说道:“微臣失职,皇后娘娘受惊了……”

皇后只是想要多跟顾钊说几句话,便站在原地,说道:“下了一个夜晚的大雪了,还是招呼了人把地面上的雪扫一扫吧……”

顾钊跪在地上,头也不敢抬起来,说道:“是,微臣这就去办,只是昨晚皇上旧疾发作,慈宁宫忙碌了一个晚上,这种事情便忘记了,皇后娘娘恕罪……”

皇后早就不在意皇上到底是什么旧疾了,只是看着顾钊实在是无比帅气的脸庞了。

紫鹃说道:“皇后娘娘,咱们该进去了吧……宣了驾已经好大会儿了呢……”

皇后便拍了拍身上的雪花儿,跟着紫鹃进去了。

……

皇后进来,看着凌慈跪在老佛爷的脚边撒娇着,便笑着说道:“老佛爷吉祥,看这样子,是不是凌慈又惹得老佛爷不开心了……”

说着,皇后便脱去了披风,走向了老佛爷。

凌仁便拖着疲惫的身体,跪在地上,说道:“皇后娘娘金安,给娘娘请安了……”

皇后坐定之后,说道:“快快请起吧,昨晚的事情,本宫也听说了,辛苦仁贵妃了……皇上身体可否已经痊愈了?”

皇上并不理会皇后,仍旧注视着脸色惨白的凌仁。

老佛爷睁开眼睛,看着身边的皇后,很是诧异皇后竟然还笑的出来,便说道:“昨天晚上,实在是委屈皇后了……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的大度……看来,哀家的这个皇后没有选错……”

皇后笑着说道:“是呀,身为皇后,就要有海纳百川的气势……这一点儿,老佛爷从小就教育我们那一群姐妹呢……”

老佛爷听到这里,有些伤感,说道:“是呀,哀家从小最喜欢你们几个小丫头了,菲儿,娆儿,你们姐妹两个……可惜了,菲儿没有福气呀……”

老佛爷说着,眼泪就坠落在地了。

凌仁低着头,不敢抬头,她不忍心看着老佛爷的样子。

皇后连忙安慰老佛爷,说道:“老佛爷,您别这样,陆菲知道了,会担心您的……她知道您那么疼爱月姝,就会安心的……”

凌仁一听到月姝的名字,呼吸就紧促了起来,月姝,正是她当年被过继给叔父的时候,老佛爷接走的她的同父同母的至亲小妹妹……

老佛爷看着外面的雪花,说道:“等等吧,春天暖和的时候,就让人吧月姝接过来……她也到了许配人家的时候,哀家好好的给她觅得一个好夫君,让她幸幸福福的,远离这后宫的是非,这是哀家最后的心愿了……”

皇后颔首而笑,说道:“是,臣妾知道了……一定安排的妥妥当当……”

而此刻皇后所感兴趣的只有这个位置而已,她的心已经不在卢浩的身上了,所以,对于卢浩到底有没有关于昨天晚上的事情而跟她道歉,她一点儿也不在乎。

……

“姐姐,我实在是不服气,昨天,皇上竟然那么对你,你可倒好,一句话都没有责怪他,你真傻……”

皇贵妃在回去的路上,不停的嘀咕着,心里颇为不满。

皇后却坐在轿辇之上,回头望了望站在门口守卫着的顾钊,心里有了几分安慰,很是平静的说道:“他的心不在你这里,又干嘛勉强呢?再说了,得到皇后这样的位置,总得失去点儿什么……失去卢浩,并不算为过的……”

皇贵妃有些吃惊的看着皇后,半天才说道:“姐姐,你从小的梦想不就是要嫁给卢浩的吗?”

皇后低头,一阵轻笑,这种笑似乎是在嘲讽自己,说道:“可是,皇上的梦想,从来都不是本宫的……”

皇贵妃看着前方,似乎在回忆,说道:“是呀,皇上的梦里只有一个人,那就是赫舍里氏陆菲,可是又怎么样,还不是他亲手杀了那个女人吗?”

“你小点儿声,这种事情,旁人是不知道的……也是宫里的禁忌,我们已经得不到爱情了,就不要再失去了性命了……”

皇后拽着皇贵妃,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知道了……不过,姐姐,你受到的委屈,总得找个发泄口吧……既然当初陆菲把你逼成了这个样子,让你不得不回到盛京去……如今,她的妹妹要进宫了,我们不如就好好的‘照顾’一下她的这个好妹妹……也算是尽一尽所谓的故人之情意了……”

皇贵妃说着就诡异的看着皇后笑着。

皇后瞥了皇贵妃一眼,摆摆手,说道:“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终究是皇贵妃,你也得过过瘾……不过,记住,深宫之中,保命要紧……”

皇贵妃不觉的翘起来了二郎腿,耷拉着,说道:“哼,在深宫里玩命儿,才是最痛快的事情呢……哈哈哈……”

……

一大早的众人都过来给皇后娘娘请早安了。

凌仁因为昨天为了皇上的身体,而未能痊愈,所以,皇上特许她不用过来请安。

皇后也不所谓。

但是,心高气傲的皇贵妃却不能容许,她坐在皇后的身边,等着众人都到齐了,瞥着贵妃的位置是空空如也,便立刻火冒三丈,站起来,大声喊道:“仁贵妃呢……”

她这一喊,下面习惯了轻声细语的主子们,吓得魂都快散了……不禁心里都嘀咕着:什么教养呀……整天都是这样大喊大叫的话,我们哪里受得了呢……

沐嫔低着头,颔首而笑,说道:“会皇贵妃的话……仁贵妃因为皇上的事情,而身体虚弱,这天寒地冻的,她的空中楼阁又离这里很远,皇上特许了不用过来……”

皇贵妃用手一拍桌子,喝到:“她是个什么东西,皇上总是特许特许的……真叫人恶心呢……本宫今天就要好好的治治她这个毛病,什么特许,都是狗屁……”

说着,皇贵妃就转身从腰间拿出来一条长长的鞭子,就气势汹汹的走出去了永寿宫了。

皇后连忙站起来,在皇贵妃的身后喊道:“皇贵妃,不得造次……”

皇贵妃根本就不理会,还是往外面走着。

这时候,熙嫔缓缓站起来,说道:“皇后娘娘,咱们也过去吧,避免出了什么岔子……”

皇后很无奈的摇摇头,本来,她是不想理会仁贵妃的……这下可好,又要跟皇上牵扯在一起了……

皇后只好吩咐了轿辇,跟着众嫔妃去往了空中阁楼。

凌仁在阁楼的卧榻上休息着,听到了一阵阵的脚步声,不耐烦的转身,说道:“这个后宫里真是吵死人了,想睡个安稳的觉都不行的……”

吴珍和吴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是连忙把楼上楼下的门窗都关严实了,再把帷帐也给一层一层的放下来……

“凌仁,你给本宫出来……本宫实在是忍受不了你了,上次在老佛爷那里暂且放过了你,没想到,你得寸进尺,竟然可以不给皇后请安……放肆……”

这时候,皇贵妃身边的小丫头紫鸳悄悄的对着皇贵妃的耳朵说道:“刚刚听别人说,仁贵妃向来是不用给历届的皇后请安的……”

皇贵妃对着紫鸳啐了一口,说道:“呸……什么特许,什么历届,本宫的姐姐,就是本朝的最后一个唯一的皇后,什么历届……就是要改改规矩……要不然,那些贱人就越来越放肆了……”

说着,皇贵妃就上前去敲空中楼阁的门儿了,里面的吴珍和吴珠用劲儿把们给支着,不给皇贵妃开门儿。

皇贵妃见这架势,撬不开门,便往后一退,开始用脚踹门。

吴珍和吴珠已经有些应付不了了。

这时候,吴缤从楼上走下来,对着吴珍和吴珠使了个眼色。

吴氏两姐妹便猛的松开了手,皇贵妃一脚踹进来,直接扑在了吴缤的脚下。

这种架势让周围的人都一下子哄堂大笑起来,吴缤连忙忍住笑,跪在了皇贵妃的脚下,说道:“皇贵妃娘娘,您可千万不要给奴婢行这么大的礼仪呢,奴婢可是承受不了的呢……”

紫鸳连忙小心翼翼的把皇贵妃扶起来。

皇贵妃伸手就要把长长的鞭子打在吴缤的身上,说道:“贱人,开什么玩笑,本宫是皇贵妃,你也敢忤逆,看来是不想要命了吧……”

后妃心计》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后妃心计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机制币.在钱币收藏市场大放异彩

    .如星河般灿烂,而要论古钱币的价值,当属清朝光绪年间流通的货币——光绪元宝为最。清朝是我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其后期的衰落可谓造成了中国历史上最为混乱的时期,清政府的无能显而易见,然穷则思变,洋务运动无疑是清朝统治者做出积极进取的重要举措,而基于洋务运动的影响,铸币业也发生了改变。清代末期是一个银币、纸钞、铜币并行的年代,而至嘉庆年间才开始发行新式银元,直至光绪年间金、银币才较为广泛的铸行。据悉,两广总督张之洞曾于光绪十三年委托使英大臣在英国订购全套造币机器,并在广东钱局首铸机制银元和铜元。其后,

  • 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形容少女?

    古人对女子的年龄有不同叫法:7岁——髫年13岁左右——豆蔻年华15岁——及笄之年16岁——破瓜年华、碧玉年华20岁——桃李年华24岁——花信之年出嫁——摽梅之年每一种叫法都有它的来历和理由,那么古人为什么要用豆蔻年华形容十三岁的少女呢?这源于杜牧赠别扬州歌妓诗作《赠别》:娉娉袅袅十三余,豆蔻梢头二月初。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韵译为:苗条娇美体态轻盈正是十三年华,极像二月初含苞欲放一朵豆蔻花。看遍扬州城十里长街的青春佳丽,卷起珠帘卖俏粉黛没谁比得上她。诗中十分贴切地把十三年华的少女,比喻

  • 超越建筑的西扎,现实主义的“乡土情结”再现

    近日,中国美院象山校区的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成为业内关注的焦点,这座博物馆的设计师是葡萄牙国宝级的建筑师、1992年普利兹克建筑奖的获得者阿尔瓦罗·西扎(ÁlvaroSiza)。在博物馆内“超越建筑的西扎——葡萄牙著名建筑家阿尔瓦罗·西扎建筑与设计大展”,梳理了1960年代到2010年代,西扎在雕塑、旅行手稿、建筑、家具、器物设计等方面的成就,以百余件作品、在西扎设计的博物馆内勾勒出一个“超越建筑的西扎”。西扎展览现场在中国国际设计博物馆的建筑及其空间呈现典型的“西扎式”语言,简洁、纯粹而又充满方

  • 芭蕾舞剧 柴可夫斯基《睡美人》(瓦列里·捷吉耶夫/马林斯基)

    文章来自公众号:广州比邻星芭蕾(广州芭蕾舞团专业演员关于芭蕾的一些分享,欢迎关注)转载联系客服微信号:gztjqg小时候读童话就很喜欢《睡美人》,最喜欢被王子吻醒的浪漫情节(害羞中)。柴可夫斯基三大芭蕾舞剧中,《睡美人》可谓是最为华丽的作品。其中第三幕“婚礼”更是全剧的高潮,不仅布景富丽堂皇,多段舞蹈堪称经典。对于《睡美人》这部“古典芭蕾的巅峰之作”,马林斯基剧院无疑有着当之无愧的权威性。120多年前的1890年,这部气势恢弘的作品的诞生地正是圣彼得堡马林斯基剧院,被誉为“古典芭蕾最壮丽、最丰满

  • 水泊梁山“四大酒店”背后,隐藏宋代官制秘密

    梁山泊一百单八将排定座次后,宋江宣布各头领的分工,以让大家各司其职、各展所长,其中有个安排是——“四店打听声息、邀接来宾头领八员”,分别是:东山酒店,“小尉迟”孙新、“母大虫”顾大嫂;西山酒店,“菜园子”张青、“母夜叉”孙二娘;南山酒店,“旱地忽律”朱贵、“鬼脸儿”杜兴;北山酒店,“催命判官”李立、“活闪婆”王定六。水泊梁山从白衣秀士王伦时代开始,就有了朱贵管理的山下酒店。此后,这一模式推广开来,由一处发展为四处。有意思的是,这四处酒店有个特点,那就是管理层时常调整,较大调整有三次。而且,酒店的

  • 苏百钧:花鸟画的格局与气度

    苏百钧早春绢本设色218×148厘米2014艺术评论:苏百钧通过家学和美院教育,继承了岭南派折中中西的传统,集中了宋元工笔花鸟画的精致雅丽,西方绘画的色彩表现力,现代艺术的构成,突破了前人程式,强化了形式感,发展了中国画尚意抒情的优良传统。他善于从生活中获取美感,以具象、装饰和抽象相结合的手法,进行提炼,以意造型,因意造境,随意赋彩,形成了表现现代人视觉感受经验又有鲜明个人特色的语言技巧,创造了洋溢着浓郁生活气息又得之象外的意境和境界,构建了诗心观照下的精神家园。——薛永年苏百钧,中央美术学院中

  • 《百龙图》书画印三绝

    发行背景:齐由来《百龙图》国家提出“文化兴国,富强于民”的伟大战略齐白石纪念馆为响应国家的号召,以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精髓-------中国龙文化,特邀请齐白石嫡孙、齐派第三代掌门人齐由来大师,传承齐派艺术风格,弘扬民族文化、再创《百龙图》二十二米国画长卷。几十年来,齐由来牢牢记住白石老人的谆谆教诲,潜心钻研画技。他在研习齐派艺术的同时,博采众家之长,并融会自己独特的感悟,形成了清新明丽的画风,其花鸟虫鱼独树一帜。去年,他精心创作的两幅长卷《百龙图》、《百猫图》,被人民大会堂收藏。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

  • 匠心传承守护者 丝路匠心壁画展于宝库艺术中心盛大开幕

    4月22日晚,由丝路典藏倾情奉献的“丝路匠心壁画展”在上海中心大厦173米高空的宝库艺术中心正式开幕,五十余幅丝路匠心壁画在珐琅厅揭开神秘面纱。此批壁画由丝路典藏团队历时多年绘制而成,再现古丝绸之路的经典艺术瑰宝。展览特邀浦东新区区委宣传部(文广局)和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作为指导单位。开幕式现场,上海市浦东新区区委常委、宣传部部长王宏舟、上海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副局长、上海市文物局副局长褚晓波亲临现场;上海工艺美术行业协会会长耿鸿民、中央美术学院壁画系办公室主任郭长江、艺术家代表王牟云驰以及宝库

  • 【艺林每日一报】孔雀雀东南飞#电影#

    导演:程树仁主演:严素贞、魏一飞由孔雀电影公司出品。在七夕之夜,刘兰芝去找小姑焦季卿,见她正和意中人陈继善在后花园幽会。于是他们在一起共度佳节。婆婆见刘兰芝不回来就大发脾气,并指责兰芝的绣工太差,兰芝跪地求饶也不原谅。焦母对媒婆李嫂诉说了媳妇的许多不是,并要李嫂说媒娶邻居秦罗敷为儿媳。儿子仲卿回家,见兰芝饱受委屈,求母亲不要这样对待她。母亲见儿子袒护儿媳更加怒火中烧,非要赶兰芝回娘家不可。临走时兰芝和仲卿依依不舍。媒婆李嫂又给兰芝提亲说给王县令,兰芝坚决不嫁,但在哥哥的逼迫下含泪应允。仲卿知道后

  • 你若读书,风雅自来

    来源:阅读文刊(shufa18)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一点尘。把书作为生活的常态,是生命最美好的习惯。如果手头、桌头、床头,总有悦心的书陪伴,是一生的幸事。从春花读到秋月,从夜雪初霁读到朝辉甫上,在春秋默然交替里,在岁月寂然运行中。读书,是智慧的行为,而这种行为本身,却可以引领一个人走向更大的智慧。书中是另一个世界:可以在浩瀚的《四库全书》海洋里激浪扬帆;也可以在亘古的《史记》幽林中闲逸漫步。从《十诫诗》中能看到仓央嘉措那纯真爱情的传奇;从《兰亭集序》里依稀闻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