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契约新娘:名媛娇妻别爬墙》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1 18:35:4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契约新娘:名媛娇妻别爬墙

第一章:逃跑未遂

刚下过一场大雨的宁城,一点都不安宁。阅读163nvren.com

前往机场的高架上数辆黑色的轿车极速而过,只为了赶在飞机起飞前将宁城首屈一指的秦家公子秦谚书的未婚妻,逮回去。

深夜的机场里,人影稀疏,一个身着白色棒球短外套,头戴棒球帽,用眼镜和口罩将自己包装的很严实的女子背着一个简便的双肩包行迹匆匆的在航站楼前来回穿梭,最后在二号航站楼前找了一个角落坐下。

她的手里是一张前往新加坡的飞机票,那张单薄的机票在她的手里捏的有些发皱。

她低着头,脸色焦急的看了眼手上的手表,十点四十分,还有十分钟,她就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她环顾了一下四周,见没有人跟来,才松了一口气。

她拿出手机,编辑了一条短信,准备发出,最后还是删除关了机。

算了,还是给他一个惊喜吧!

佟安晚一想到马上就能和在新加坡留学的男朋友苏南会合了,心底满满的都是喜悦。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偌大的航站楼里安静的只有广播提示音在回响。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尊敬的各位旅客,前往新加坡的CZ2546的航班已经开始进行登机检票,前往新加坡的旅客请在二号航站楼登机。”

佟安晚低着头起身,准备登机,可是刚一起身,就被突然冒出来的几个身材魁梧的黑衣人围住了。

她的心底咯噔一下,还是被发现了吗?

“夫人,请您跟我们回去,先生正在外面等你。”

佟安晚见自己的伪装被识破,索性抬起头,将墨镜摘下,扬起下巴一脸高傲的看着他们:“你们不过是他派来的下属,有什么资格让我心甘情愿的跟你们回去。我也不愿和你们为难,放我走吧!”

眼看着飞机即将起飞,佟安晚满目焦急,心中正盘算着她一个人打趴下这五个人的胜算有多大的时候,身后传来的脚步声让她愣了一下。

“那我有这个资格吗?”低沉稳重的男音从她的身后传来,言语中是不可违抗的气势。

秦谚书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清风俊朗,迈着沉稳的步伐缓缓而来,在佟安晚的身后站定。163女人网

佟安晚刚迈出的步子,就这样硬生生的收了回来。

她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今天竟然怕了这个明天就要成为她配偶栏上的男人。

佟安晚转过身,佯装镇定的看着秦谚书:“秦谚书,从始至终我都没有答应过要嫁给你,谁答应你的,你找谁去。”

秦谚书嘴角微扬,嘲讽道:“佟安晚,这才是你的本来面目吧!”

佟安晚,宁城家喻户晓的第一名媛,人前谦和有礼,温婉聪慧,是豪门贵妇心目中最佳的儿媳妇人选,其中秦家老夫人和秦夫人也在其中,甚至连教育他妹妹秦谚颜,都是以佟安晚为榜样。

可是眼前佟安晚这副牙尖嘴利,拒不合作的模样,其实才是她真正的面目吧!

佟安晚见他鄙夷的看着自己,以为他是嫌弃自己和外界传闻的那样不一样,感觉上当受骗了。

她心中一喜,挑衅道:“没错,这才是我的真正面目,怎么,这样的我是不是让你很失望?那我们解除婚约好了。”

佟安晚心中的小算盘打得精,像秦家这样的世家,怎么可能会喜欢一个牙尖嘴利,咄咄逼人的女孩子,秦谚书会答应和佟家联姻,不过也是冲着她名媛的头衔和样貌来的。版权163nvren.com

秦谚书看着佟安晚略为得瑟的表情,蓦然一笑:“我想你误会了,我秦谚书喜欢的还就是你这副真面目,如果你真和外界传的那样,那我们以后的日子可得多无聊。”

佟安晚见他这么不上道,气急了:“秦谚书,你说像你这样身份的男子,想嫁给你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你怎么就不放过我呢,我告诉你,我是有男朋友的,等他一毕业,我们就会结婚。”

秦谚书盯着佟安晚的脸瞧了几十秒,诧异横生,玩味道:“佟安晚,跟我玩谈判桌上的把戏,你不觉得找错了人?”

心思一下被戳穿,佟安晚顿时有几分羞愤,索性破罐子破摔,“秦先生是聪明人,但是我佟安晚也不是愚不可及,秦先生找上我的原因,总该不会是什么见鬼的一见钟情。”

“我自知我天生丽质难自弃,秦先生难道和那些有钱的男人一样的肤浅?”

秦谚书见她这样夸自己,有些诧异,不过他不紧不慢徐徐低笑:“你怎么就知道我找上你,就不能是因为一见钟情?我也是男人,对于像佟小姐这样美丽的不可方物的女子,怎么会不喜欢?”

人家都说,长相美的女子,举手投足皆是风情,而眼前的这女子,就是这类人,即使是气的张牙舞爪了,也是那样的明艳动人,比起她那一套牵线木偶的恭谦,简直顺眼太多。

他现在仅剩的趣味也就这点了,看人做困兽之斗,乐趣非凡。

佟安晚被秦谚书噎的说不出话来,索性什么都不说了。

秦谚书朝黑衣人使了个眼色,继而对佟安晚说道:“你说的没错,我要什么样的女人会没有,可是我喜欢的就是你这一款,我从来没有圈养情人的爱好,能做我秦谚书的女人,就只有秦太太。原文163nvren.com

“所以你可以放心,婚内出轨的这一套不会出现在我的身上。”

他一说完,潇洒的转身离开,而佟安晚在黑衣人的包围圈下,老实的跟上了秦谚书的步伐。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机场的门口,车门的前面是她粉红色的行李箱。

佟安晚满头黑线的看着秦谚书宽厚的背影,暗咒了一声‘禽兽’。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会读心术,就在她诽腹完的下一刻,他就有感应一样,转过身,似笑非笑的对佟安晚没头没脑的来了一句:“想骂我就直说,别偷偷摸摸的。”

迈巴赫的空间很大,佟安晚一上车就靠着车窗而坐,这避如蛇蝎的模样让秦谚书很不舒服,难道他是瘟疫吗?

“坐过来。”他低声喝道。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佟安晚不为所动,看着窗外极速倒退的风景不搭理他。

“佟安晚,不要让我说第二遍。”这一次,他的语气里带着威胁。

秦谚书从来不喜欢别人忤逆他,那些敢忤逆他的人,下场都不是很好看。

佟安晚深知这一点,但是她就是不想顺他的意,怎么办。

第二章:自古学长学妹一家亲

“你应该知道,和我作对对你没什么好处,即便你不愿意嫁给我,明天的婚礼你还是逃不掉。”秦谚书的眸底闪过一层晦暗的光,宛如暗夜里的一头狼。

“除非你想佟氏集团因为你而倒闭,最疼爱你的爷爷因为你气的住进医院....”秦谚书点到为止,他知道佟安晚是一个知道权衡利弊的人。

果然,他话音刚落,佟安晚就乖乖的从窗户那边朝他挪了过来。

秦谚书满意的看了她一眼,温热的手指挑起她的下巴,将她的脑袋扭的朝向自己:“这才是听话的姑娘。”

秦谚之动作轻昵的刮了佟安晚的鼻子,那动作就像是相恋了三年以上的恋人一般自然。

“你要记住,整个宁城,能救你佟家的只有我秦谚书,除了我,没有第二家能将你佟家两个亿的亏空补上。做我的女人,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秦谚书将佟家眼前的困境一一剖析在她的面前,让她看清楚现实,“还有,你那在新加坡留学的男朋友,唔...叫苏南对不对。”

秦谚书松开她的下巴,转身从后座上拿出一个档案袋,修长的手指从里面取出一叠照片,摊开在佟安晚的眼前。

“想必你还不知道,你那所谓的男朋友,其实已经回国了。”秦谚书抬起眼皮,盯着她渐渐苍白的脸,继续撕裂她的伤口:“哦,我忘了,你妹妹也而是在新加坡留学的,对不对。而且和苏南还在同一所学校。”

“嗯,自古学长学妹一家亲嘛。”

佟安晚不可置信的看着膝盖上的那一叠高清无码的照片,瞬间觉得心间一阵恶心。

苏南竟然和她的妹妹佟安雅在一起了,那个说毕业了就娶她的男人,竟然就这样背叛了他们之间的誓言。

秦谚书一脸淡漠的看着佟安晚伤心欲绝的表情,他看上的人,不管哪个人心里有没有他,也绝不允许她心里有别的男人,更不允许她为了别的男人而天天想着逃跑。

他这一招无疑是将佟安晚的所有退路都切断了,明天的婚礼,他绝对不允许出一点意外。

佟安晚将膝盖上的照片全部扫落在地毯上,一双妖娆的眸子此时泛着点点泪光,她倔强的看着秦谚书,咬牙切齿道:“如果这是你的目的,那么我告诉你,你达到了。”

佟安晚有自己的矜贵自持,可是这一切就在现在,在秦谚书的面前分崩离析,现在的她在他的眼里,恐怕就和跳梁小丑一样,成了让人耻笑的笑话罢了。

被别人染指过的男人,她佟安晚绝对不会恋恋不舍,有的自尊可以不要,但是有些骨气,决不能抛弃。

秦谚书蹙着眉,温柔的抚上她的脸庞,帮她把泪水揩去,“为了这么一个渣男哭,值得吗!”

“就当纪念我那喂了狗的青春不可以吗?”佟安晚恶狠狠道。

“可以,不过我只允许你为了他哭这一次,明天把你所有的回忆都给我收起来,做一个全新的新娘。”

车子在秦谚书的公寓门口停了下来,秦谚书将佟安晚送进了门,叮嘱她安分点,不要动不改动的心思之后,再索要了一个晚安吻才离开。

明天就是他们的婚礼,按照老人家的习俗,新婚夫妇婚礼前一晚是不能住在一起的,所以,即便是已经十二点了,他还是要回老宅一趟。

秦谚书回到老宅的时候,夜深人静,大家都睡了,他摸着黑上了二楼,就在他要开灯进门的时候,走廊尽头的那一间房间亮起了灯,一道人影站在门口直直的朝他走来。

“妈?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睡?”秦谚书放下警惕,轻声对着颜昭华询问道。

颜昭华穿着一身真丝睡衣外面披了一件外套,面无表情的进了他的房间:“进来,我有话问你。”

秦谚书摸了摸鼻梁,亦步亦趋的跟着颜昭华进了房间。

橘色的灯光照在两人身上,秦谚书将袖扣解下,袖子轻挽,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态度诚恳的聆听母上大人的教诲。

“你这么晚回来,是因为佟家那姑娘?”颜昭华也不和他扯些没用的,直入主题。

“是。”

颜昭华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睨了他一眼,继而道:“听说那姑娘今晚去了机场,你可知道是为了什么?”

秦谚书闻言,一双浓眉微蹙,敛去眼底的不悦,不答反问:“妈,你这些都是听谁说的,谁不知道佟家小姐知书达理,秀外慧中,是宁城的第一名媛,怎么可能会明知道明天要结婚了,还在结婚前一晚去机场,难道是逃婚吗?就算是,也不至于弄得人尽皆知吧!她不是一个不知轻重的女人。”

“没错,我今晚是因为安晚晚回了,但是妈,你还不知道你儿子吗!”秦谚书继续睁着一双眼睛胡说八道:“您儿子从小就是一个急性子,面对着这么一个美人,怎么可能还坐怀不乱啊!”

“难道您宁愿相信别人,也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儿子?”像是为了验证什么,秦谚书将脖子上的吻痕露了出来,给颜昭华看。

果然,很纯很暧昧啊!

这些,颜昭华也有些动摇了,不过她还是板着脸,呵责了他一声:“胡来。”

秦谚书笑了笑,脖子上的牙印是佟安晚咬的,不过这女人下口太狠了,伤口到现在还疼着呢。

颜昭华坐了会儿,该问的该说的都说完了,也就起身走了,临走前她还是语重心长的嘱咐了秦谚书一句:“谚书,你长大了,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既然佟家那丫头是你的选择,那么你就要好好对人家,别丢了老秦家的脸。”

“我知道那姑娘现在还不喜欢你,但是我相信我的儿子那么优秀,她一定会喜欢上你的。”

颜昭华的这句话,实在是用心良苦啊!她对佟家现在的情况也是了解的,所以对他们的婚姻也实在是担忧,她了解自己的儿子,如若不是喜欢,即使再怎么逼都没有用,可一旦喜欢上了,是那个姑娘的幸运,也还是那个姑娘的不辛。

经历了一晚上的追逐战,佟安晚早已心身俱疲,她躺在浴缸里,看着满缸的泡泡,脑海里显现的都是秦谚书对她说的话,以及苏南和佟安雅衣衫全无的躺在一张大床上的照片。

她无力的阖了阖眼,她突然冒出这么一个想法,若是今晚她溺死在了浴缸里,她是不是就可以解脱了。

第三章:安晚,我来了

相隔两地的两个人,今晚都是一夜无眠,一夜无眠的下场,就是佟安晚第二天一早被化妆师叫醒的时候,眼底带着两个乌青的黑眼圈,好在颜色不深,加上她底子好。化妆师给她用了点遮瑕膏,再上了点粉,就遮住了。

佟安晚的五官都是极为精致的,也不知道是遗传了谁,偏生和佟柏渊和沈安安两人不像,反倒是佟安雅,像极了他们两个,所以每当一家人出席各种活动的时候,都有人问她们,为什么相差这么大。

佟安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陡然有一种恍如隔日的感觉。她直到这一刻都想不明白,秦谚书到底是为了什么,值得他耗两个亿来娶她,甚至搭上自己的一生。

秦谚书是宁城声名显赫的商界新贵,手上握着的是整个娱乐王国的财富,是最年轻的传奇人物,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男神。而她呢,除了一个虚衔,什么都没有。

父母为了公司,将她卖了,妹妹在国外勾搭上了她的男朋友,她所有信任的人都向说好了一样,集体背叛了她。世人都羡煞她嫁得好,但是谁又知道她才是真的可悲。

佟柏渊和沈安安作为新娘子的娘家人,一大早就去了酒店,吃了早餐之后,开始接待来宾,同在的还有秦家人,秦谚书的父亲很早就不在了,秦老夫人年纪太大了,就安排在了里面休息,所以只有颜昭华和小女儿秦谚谚作为男方代表招待客人。

颜昭华也是出自宁城的名门望族,祖上四代经商,她本人曾经也是宁城赫赫有名的才女,后来嫁给了政治界秦家的独子,生下了秦谚书和秦谚谚,奈何秦谚书无心政界,一心从商,所以秦家到秦谚书这里就断了政界的根。

今天来盛远酒店参加秦佟两家婚宴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大人物,给他们两家增添了不少光彩和关注度,甚至可以说秦谚书和佟安晚的这场世纪婚礼,轰动了全城。

佟安晚的婚纱是秦谚书从国外一位已经退隐的婚纱设计师娜丽尔--那里订做的,全球只此一件,至于那个设计师为什么会帮他这个忙,理由有点难以启齿。

董冬冬来的时候,佟安晚正好换上了婚纱站在镜子前,雪白的婚纱曳地,一字领的领口将她美丽的锁骨露了出来,收腰的设计将她玲珑有致的身躯展现的淋漓尽致。

“安晚,今天的你好美啊!”佟安晚透过镜子看向身后一袭淡紫色伴娘服的董冬冬,莞尔一笑:“难道以前的我就不美了?”

董冬冬摇了摇头,迈着小步子来到佟安晚的身边,“以前的你也美,不过今天的你多了一种以前没有的气质。”

“啊,是了,以前的你清纯高贵,今天的你多了一份妩媚。”董冬冬轻轻撞了一下佟安晚的肩膀,调侃道:“诶,难不成是因为马上就要成为少妇的原因?”

佟安晚娇小的脸庞浮起一抹红晕,她清了清嗓子,“你别笑话我啊,你也会有这么一天的,我看顾霆君可等不了多久了,说不定下个月就轮到你了。”

若说秦谚书在宁城是富可敌国,那么顾霆君就可以说是只手遮天了。顾霆君的背景神秘,即便是董冬冬当了顾霆君这么久的女朋友,也只窥探了顾霆君一半的身份,而另外一半,顾霆君隐藏的很好。

而她作为董冬冬的闺蜜,知道的信息大致就和冬冬知道的一样多,顾霆君是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即便是现在洗白了,却还是有一部分暗藏的势力,光是这股势力就能让他只手遮天,若是另一半身份也重见天日,那么还有谁能治得了他。

董冬冬是现在在大学读研,顾霆君顾念她还是个学生,还没有将她的身份放出去,估摸着等这丫头一毕业,怕是就会被顾霆君抓的去结婚。

董冬冬见佟安晚还有心情和她说笑,心底也就放心了许多,毕竟她是带着任务来的。

“咦,你家顾霆君怎么没跟着你一块来,这次怎么舍得放你出来透会儿风。”顾霆君的占有欲是大家有目共睹的,但凡有董冬冬出现的地方,都能看到顾霆君。

董冬冬知道安晚是在笑她,但是被她笑的次数多了,也就免疫了:“顾霆君今天是秦谚书的伴郎,等会就来,当然来的还有你家那位。”

董冬冬朝着她挤眼睛,但是一得瑟就忘记了,佟安晚和秦谚书的关系,还没到那种地步。

果然,佟安晚本来还不错的心情,瞬间变得有些阴暗,“冬冬,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外面就传来了伴娘团欣喜的声音:“新郎来了。”

一瞬间,佟安晚就被冬冬推进了卧室:“快快快,我们快进去,把门锁上。”伴娘团都是女方这边的亲戚,以及秦家的亲戚,她们堵在门外作为第一道防线,奈何敌方的红包太美丽,伴娘团纷纷让道,而最后一关,由董冬冬防守,只是大家都忽略了,秦谚书身边还有一个强有力的帮手--顾霆君。

顾霆君的样貌和秦谚书不分伯仲,但是他身上的气质太过于阴冷,宛若十二月的霜降,所以众人都站的远远的,避免被冻成冰棍。这么阴冷的人,也怕是只有董冬冬才敢靠近他。

董冬冬是一个容易被美色诱导的人,顾霆君不过是撩了她两下,她坚持不到三秒,就举白旗投诚了。

她可怜兮兮的对着佟安晚道:“对不起,安晚,我尽力了,你要怪就怪敌人太强大了。”

佟安晚一脸淡然的看着她耍宝,其实她也没真的怪董冬冬,只是没好气的笑骂了冬冬一声:“见色忘友的家伙。”

卧室的门被打开,秦谚书穿着一身白色礼服,踏着沉稳的步伐走向佟安晚,在他走来的瞬间,佟安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惊艳。

“安晚,我来了。”他的声音在佟安晚的头顶响起,低沉温润。她怔怔的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即将成为她丈夫的人,心跳忽而慢了一拍,差点沉沦。

那一刻,不管曾经她和他有过什么样的过往,即使是在很多年后,佟安晚也一直记得这个时候,她抬眸看见他时的感觉。

清贵隽秀,温润儒雅。

一袭白衣,惊艳了时光。

第四章:婚礼

秦谚之单膝下跪在了佟安晚的面前,笑着将手上的捧花递到了她的手里,接下来,顾霆君在一旁将装着结婚戒指的毛绒盒子递给秦谚书。

秦谚书小心翼翼的打开手中的盒子,小巧别致的银戒瞬间展现在众人眼前,特别是戒指上那细碎的钻石,晃瞎了众人的眼睛。

真是大手笔啊!

在众人艳煞的目光中,秦谚书将戒指套进佟安晚的手上,也许是秦谚书手上的温度过于灼热,安晚将手往后瑟缩了一下,秦谚书给她戴戒指的手突然一顿,视线直逼佟安晚。

佟安晚被他看的心底发毛,自知自己的动作应该是被他误会了,刚想开口解释,他已经低头,使了点巧劲握住她的手将戒指套了进去,这一点小插曲就被这么带了过去。

佟安晚为了补救,将男戒给她带了上去,只是秦谚书将她抱起的时候,她能明显的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的冷气。

秦谚书抱着她走在前面,顾霆君牵着董冬冬走在他们后面,佟安晚小动作的扯了扯秦谚书的衣服,小声解释道:“刚刚我不是故意的,我也没想要反悔。”

秦谚书低头看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但是眉宇间的冷气,明显消散了不少。

庞大的迎亲队伍绕着整个宁城走了一趟,等到盛远酒店的时候,已经是十一点半了,化妆师跟车坐在佟安晚的身边,快到的时候,给她补了一下妆容。

秦谚书绕过车身来到佟安晚身边,将她带下车,缤纷的礼花绽放在两人的头顶。

在踏进酒店的那一瞬间,佟安晚突然有些紧张,虽然她没少经历过类似于今天这样的大场面,但是结婚还是头一遭,

为了转移注意力,给自己降压,她扭头看向秦谚书,虽然她以前经常能在杂志上看见他穿西装的样子,可今天的这一身非常衬显他的身形,看起来也格外的有魅力,更别说他这个人自带气场,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贵气。

她现在的心情其实有些难以言喻,她从来没想过,她的婚姻会成为一场商业联姻的牺牲品。

临开始前,沈安安有些不放心,趁秦谚书被秦母叫走的空档,特意来叮嘱了一趟,“安晚啊,辛苦你了,你为佟家做出的牺牲,爸爸和妈妈都记在心里,今天这么大的日子,记者都在呢,你千万别处乱子。”

佟安晚略为心酸的向沈安安点头,承诺道:“妈,我不会任性的。”

沈安安得到保证,看见秦谚书朝这里来了,便让两人准备进场。

进场的时候,守在门口的记者便唰唰唰的开始拍照,佟安晚早已习惯了闪光灯下的镜头,于是她端庄的勾起了一个得体的笑容,挽着秦谚书的手踏上了红地毯。

司仪象征性的在台上充当了一下牧师,在男女双方都应了‘我愿意’三个字,之后,便让新郎吻一下新娘,寓意美满幸福。

秦谚书抬起她的下巴,吻了下去,唇齿交融,察觉到佟安晚快缓不过气的时候,才放过她。

佟安晚实在不习惯在这么多人面前秀恩爱,身子动了动,被他不动神色的控制住,小声的威胁道:“别动,再动我吻你啊!”

她立马就不动了,眨了眨眼睛,看见他双眸漆黑,蕴着深深的含义。

**

来的宾客有一大半,佟安晚都不认识,只要随着秦谚书叫就好了,她先回了秦谚书在酒店开的房间,换了一身旗袍,才跟在秦谚书的身边敬酒,虽然她早就做好了被灌酒的准备,但是有秦谚书在她的身边,便相安无事。

来的人之前都是有打过招呼的,灌酒也不生猛,点到即止,等他喝的酒意上头,便开始将伴郎团推出去挡酒。

开玩笑,新郎要是喝醉了,那今晚的洞房花烛夜可怎么办。

酒过三巡,佟安晚的脸上也多了几抹胭脂红,红彤彤的像个苹果,清香诱人,若不是这么多人在,他都想咬上一口。

佟安晚被他焦灼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然,脑袋微微靠过去,问了句:“怎么了。”

等了许久,都只见秦谚书笑而不语,正准备将脑袋挪回去的时候,秦谚书一把摁住她的脑袋,亲吻了一下她的脸颊。

嗯,果然香甜。

佟安晚被他在众目睽睽之下调戏了,原本就红的脸颊显得更红了,也不知道秦谚书是不是故意的,他们隔壁那桌,赫然坐着一个男子,视线直直的看着他们。

苏南的身边坐着佟安雅,本来佟安雅应该和沈安安同桌的,但是沈安安拗不过她,就放任她坐到了苏南这一桌。

苏南和佟安雅的关系,沈安安是知道的。然,苏南和佟安晚之前是什么关系,她也是知道的,如今两姐妹都喜欢上了同一个男人,虽然说佟安晚现在嫁人了,但是这关系也是足够乱的。

佟安雅看见苏南的目光追随着她的姐姐佟安晚,气愤的身体都在发抖,可是她只能当做没看到,安雅平复了一下心情,放软了身体黏上苏南,她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柔声道:“苏南哥哥,你看我姐夫多喜欢我姐姐啊!”

苏南,你看到没有,你已经没有机会了,佟安晚的身边已经有人代替了你的位置,从今往后你只能是我的。

苏南低头看了眼黏在他身上的佟安雅,下意识的将身子移了开来,然后端起桌上的酒杯,埋头喝酒。

原本现在站在安晚身边的该是他,安晚是属于他的,可是事情怎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趁着众人的目光都在那对新人身上,佟安雅阴鸷的看了眼苏南,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笑容,眨眼即逝。

当初若不是她使了手段将自己变成苏南的女人,苏南又怎么会因为对她负责,而和她在一起。

她知道苏南放不下佟安晚,可是那又怎么样,她太了解佟安晚了,对于一个身心不洁的男人,佟安晚是不会再回头的。

秦谚书揽着佟安晚的腰肢来到她们这一桌敬酒的时候,气氛显然不大对。

他对别人都是客客气气的,等到了苏南这里,就像是插满了刺的刺猬,句句话带刺:“苏南,这一杯是我敬你的,如果不是你有眼无珠,我想我是娶不到这么美丽的媳妇儿的。”

秦谚书也不等苏南回应,先干为敬,接着有满上第二杯:“这一杯还是敬你,谢谢你渣到底,让某人断了念头。”

佟安晚见他越说越离谱,蹙着眉将他的酒杯拿走,打断道:“你喝醉了,我们该去下一桌了。”

秦谚书眼神清亮的看了佟安晚一眼,笑道:“我没醉,放心,今晚我是不会冷落你的。”

他说完,又将酒杯拿了回来,一饮而尽,秦谚书两杯酒下肚,苏南一杯酒还在手上。

“怎么,苏公子这是不给我秦谚书面子?”

苏南目光凛冽的看了眼秦谚书,憋屈的饮下那杯酒。他目光缱绻的看了眼光彩夺目的佟安晚,向他们二人恭喜道:“祝秦少和佟小姐百年好合。”

苏南的话,说的字字剜心,是他自己亦或者是安晚,再亦或是两人。

佟安晚垂眸敛去眸中的伤情之色,也不去看苏南那双尽显伤情的眼睛。

敬完酒后,就佟安晚什么事情了,刚一坐下,吃了几口饭,她就觉得小腹有些下坠感,头也发晕。

她扯了扯秦谚书的衣服,低声道:“我有些不舒服,能不能先上楼休息?”

说完之后,又怕秦谚书多想,发神经,又补上了一句:“我那个来了。”

她暗自算了下日子,这几天就是姨妈造访的日子了,没想到居然是今天。

秦谚书本来以为佟安晚是因为刚刚和苏南见面了,心里难受,因为逃避才想离开,但是甫一听见她的解释,脸上的难看才缓和了一点。

“爸,妈,奶奶,爷爷,刚刚酒喝得有点多了,我头有点晕,就和安晚先回楼上的房间了,等会送客的时候,我再下来。”

两人的饭都吃的差不多了,两家的家长见他们感情这么好,也没有阻止,皆是笑呵呵的让他们走了。

只是,不远的地方有一双焦灼的视线看着他们离去的身影,阴毒暗沉。

契约新娘:名媛娇妻别爬墙》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契约新娘 或 名媛娇妻别爬墙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易经》中最重要的一个字,看懂改变一生

    时也,命也。“时”指的是时机,时势。孔子晚年读《易经》让他最有感想的就是这四个字:“时也,命也。”时到了,命该去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结果怎样,由老天决定,这里的“时”便是孔子提出的。人做事都要掌握时势和时机。时机不对就不要出头。“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被虾戏。”没有时机,就不要盲动,盲动只会落得被动。保存实力,待时而动。人和龙一个道理,人要像龙一样,把握时机,做到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周易》上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意思

  • 开工了!

    早安,吉祥:我们要撑起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知识和能力只是其中的两股力量,最重要的一股力量是靠境界。如果你忽略了境界的提升,只想靠知识和能力打天下,最终你一定是失望的。-------【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八

  • 【节日特辑】舌尖上的腊八节

    舌尖上的腊八节腊八节,俗称“腊八”,是指农历腊月(十二月)初八这一天。腊八节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的节日,因相传这一天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在佛陀耶菩提下成道并创立佛教的日子即农历十二月初八,故又被称为“佛成道节”。在中国,有腊八节喝腊八粥、泡腊八蒜的习俗,河南等地,腊八粥又称“大家饭”。是纪念民族英雄岳飞的一种节日食俗。腊八粥腊八这一天有喝腊八粥的习俗,腊八粥又称七宝五味粥。我国喝腊八粥的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最早开始于宋代。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寺院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做

  • 今夜,我在远方寻找

    今夜,我在远方寻找,凄冷的风,是我行走的乐曲,绚丽的灯,是我孤独的伴侣,踽踽而行的身影,在江畔,写成一首无字的歌!你却躲在远方,兀自站成一棵树,静默着,观望这清冷的夜晚,不再歌唱,也不再愠怒,只把月的使者驱逐,难道你要把我扔进无边的黑夜?我却希望你走进光明,一袭华衣,灿然的笑靥,宛若三月的雪;隐约的春草,兴奋地藏在你的身后,时而顽皮地蹦跳,就差与你共同吟唱生命的欢歌!我的希望,风儿可知?它一定在惩罚不羁的魂灵,否则为何如此犀利?它嗖嗖的呼啸里,哪一声是你的,我分辨得连眼睛也花了,却只看到冰冷的江

  • 过了腊八就是年! 那些年俗, 你还知道多少?

    提示: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传说这日是“灶王爷上天”之日。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这日是约定俗成的扫除日。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传说玉帝会下界查访,吃豆腐渣以表清苦。腊月二十六,杀猪割年肉,人们只在一年一度的年节中才能吃到肉。腊月二十七,宰年鸡、赶大集,春节所需物品都在置办之中。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古人以桃木为辟邪之木,后被红纸代替。腊月二十九,上坟请祖上大供。对于祖先的崇拜,在我国由来已久。大年三十,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大年初一,金鸡报晓。晚辈给长辈拜年

  • 悦读|这一生,多少人输在了这个字上?很短很精辟!

    这一生,多少人输在了这个字上?等人这一生,总是在等等将来等不忙等下次等有时间等有条件等有钱了可是后来等来等去等没了缘分等没了青春等到最后等没了健康等没了机会等没了选择等来了遗憾等来了后悔尤其是中国式父母:等你会走路我就安心了等你上学我就安心了等你考上大学我就安心了等你找到工作我就安心了等你找对象我就安心了等你结婚我就安心了等你生孩子我就安心了等你会照顾我孙子就安心了等孙子会走路我就安心了等孙子上学我就安心了等孙子考上大学我就安心了......可惜,最后他们还没有让自己享乐就走了朋友们,我们最经不

  • 一条弧线穿越万古长青,生死之恋

    春暖花开(外二首)文/子麦选稿:中乡美桂林选稿基地主编绿荫春暖花开,甩一缕秀发,远眺云彩剪开,姹紫嫣红。落地,匆匆怀抱桃红,握着内心的拥有,踩梦昨天的雪落在心坎尚未消融。美并非纯粹的红黑白风景远嫁,一张胶卷暗箱操作。记忆郁郁葱葱花很静,像沐浴后香飘飘的女人水爱动,就让它流吧。阳光选了好日子。耐心地等春暖花开,还你相思情债衣衫捎来,一帘幽梦。起伏的胸月华返潮,醉卧时间长廊,填满心中迷人的绿意给田园泡一次澡,回归本色给大地一幅新的面孔。小尺度跨越,大尺度抒情给发芽的种子鼓劲。受孕与分娩离不开隐痛。加

  • 举起秋天的高度 让温暖一点点靠近

    向日葵文/千秋红选稿:中乡美选稿基地主编黄太艳有着太阳外形的你举起秋天的高度让温暖一点点靠近喜欢你籽粒饱满无间的托盘就像缜密的心事试着一点点打开那些过往幻化成金黄的印记演绎成秋的火焰燃烧这片浑浊的天空秋的印迹往日夕阳下沉到草上,水里身边的风把温柔送到水的镜子里我从镜子里看到了秋的印迹正通过脚边落下的叶子和迷雾蒙蒙的湿气并伴着西风的袭击不由得缩回脖子秋在我的眼前正无边的蔓延正暗合我的某些心事树梢最先接近光亮和黑还有上升的新事物从高处到高处一节一节升至顶部托举外界的和来自内部的力仿佛看透你的内心使你

  • 老照片,武侠小说家梁羽生

  • 今日腊八丨《冬日之光》,在迎接春天的路上

    浪漫是一种美好的情怀,是情意缠绵的春池荡漾、也是令人心醉的美丽忧伤;是温馨一刻的忘情微笑、又是投向未来的期盼目光。英国新世纪音乐家、歌手Seay(西伊)的作品奇妙、壮观、令人欢愉。西伊生于美国,在英国伦敦苏富比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开始她的音乐生涯。这首《Winterlight(冬日之光)》收录于其2007年专辑《AWinterBlessing(冬日的祝福)》。西伊可爱的声音带着空灵冥想的色彩,让你迷失在漫天繁星中。转身离开是为了真正的在心上彼此欣赏才能尽情的如花绽放冬日之光一直在迎接春天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