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总裁豪门小说《嫡妻攻略》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21 5:29:2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嫡妻攻略

第一章 强嫁
  这,就是一场噩梦吗?还能醒过来吗?   她没有半点困意,眼中一片悲怆,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布娃娃,完全被那个阴鸷的男人撕裂了。163女人网   苗蓉萱的脑子里面尽是可怖的一幕幕,躺在她身边的男人野蛮,粗鲁,毫不温柔,现在却呼吸均匀,睡得正熟。   她是被强嫁的……从踏上花轿的那一刹,就知道自己从天堂跌入到了地狱。   这个男人是司家长房长孙司定容,做生意是一把好手,平时为人却是出了名的狠毒,他的正妻才刚刚死了三天,就亲自押着她上了花轿。   司家,家大业大,岂是她小小苗家能抵抗得了的?威胁她父母,诬陷她的兄长,只是因为她好摆弄吗?   他是怎么瞧上她苗家的?她也实在不记得,怎么与司定容扯上关系。   “看来,你还是很有精神的。”司定容伸手抚过她的眼睛,引得她一阵颤栗,本以为又是一阵羞辱,可他却是站起了身。   龙凤烛火忽明忽暗,映得司定容的眼中一片猩红,像是一双野兽的眼睛。网站163nvren.com   苗蓉萱双手紧抓着被子,慢慢的移到床里,紧张的看向司定容,可不想再经历一次噩梦,又知道自己根本躲不过去。   空气像是凝固了,让人透不过气。   司定容从容的靠近,双眼打量着可怜兮兮的苗蓉萱,就像是看待唾手可得的猎物,不急抓起来,而是静静的观察着,让她先屈服。   他捏住苗蓉萱的下巴,歪头凑到她的唇边,在靠近不到一寸的距离时,就停了下来。   苗蓉萱不敢作声,认命的闭着眼睛,只能颤抖着,没有办法做出本来就可笑的反抗。   司定容甩开手,直起了身,“没有意思。”   “放我走吧,我是有……”苗蓉萱想要扯住司定容的手,却忽的停住,颤抖着缩了回来。总裁豪门小说《嫡妻攻略》在线免费阅读   她太想离开了,竟然忘记传说中的司定容是个什么样的人。   司定容盯住苗蓉萱的动作,目光陡然变黯,不动声色的退后了数步,打量着她。   他从来不会随随便便的与任何没有价值的人接触,他会娶苗蓉萱当然是有原因的。   司定容随手抓起一旁的衣物,慢慢的穿上,像是在故意展示着什么,将小麦色精实的身子用锦衣华服遮了起来,一颗又一颗的系上领口的扣子,理着衣摆,用余光瞄向苗蓉萱,眉宇间尽是嘲讽。   苗蓉萱艰难的别过脸,不再多看一眼,目光落到大红的锦被上,瞳孔猛的一缩,眼泪就快要流下来了。   她不能哭,否则会更让人瞧不起的。   司定容不再多说,径自走到门外,伸手就将门扯开,灿烂的阳光顿时就洒了进来,守在外面的仆人忙着问安。总裁豪门小说《嫡妻攻略》在线免费阅读   他侧着头,瞄了眼躲在角落的苗蓉萱,冷笑着拂袖而去。   终于只有她一个人了!苗蓉萱将膝盖蜷缩起来,将头埋在其中。   她对不起自己的未婚夫,已有婚约在身的她,竟然与其他人成了亲,内疚的她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起来。   她对不起镌刻在记忆中美好的一幕幕,对司定容是怨恨极了。
第二章 敬茶风波
  镜中的女子眼闪秋波,杏脸桃腮,真是我见犹怜,真的是她吗?   苗蓉萱手持眉笔,盯住自己的脸,整个人都颤了起来。   自从他离开,就再也没有回来过。   这对她来说件好事,只要看不到她,她就暂时可以不必想着昨夜的事儿,可她懂礼数,知道有些事儿躲不过去。网站163nvren.com   “恭喜少夫人。”司定容的奶娘进来就直奔床边,翻到床单上的落红,兴奋得满脸通红,凑到苗蓉萱的面前恭喜着,“少夫人,瞧瞧着。”   苗蓉萱鼻间一酸,不肯去看那单子,心疼得无以复加,一呼吸,整颗心都疼。   司定容,你给我的伤害,我现在没有能耐去讨,但也不会让你的日子好过到哪里去。   “是要给公公婆婆奉茶,是吗?”苗蓉萱双手不由得握住了拳头,最后是无力的放了下来,“走吧!”   该来的总是要来,她躲不过去的。   奶娘为她引路,身后有丫头的服侍,这就是司家少奶奶的待遇呀。   她一路上都见繁华似锦,完全没有因为司定容的正妻刚刚过世的凄凉,连一块白布都没有看到过。阅读163nvren.com   当她一迈入大厅,就感觉到众多不满又充满着敌意的目光,他们是司家的女眷,聚到一起不过是为了瞧瞧长房长孙新娶的媳妇。   坐在厅中的司定容的爹娘,都对她是冷眼相待,没有什么好眼神。   她竟然是这么不受欢迎的。   “见过公公婆婆。”苗蓉萱扫视着屋中一干女眷,却没有司定容的身影,顿时松了口气。   厅里的一干众人,没有多一句话闲话,或者说是看待苗蓉萱奉茶,更像是看一场笑话。   “公公,请喝茶。”苗蓉萱徐徐的跪了下去,双手接过丫头递来的茶杯,慢慢的举过头顶,递到司家大老爷的面前。   当大老爷接过苗蓉萱递来的茶水时,却被进门的儿子打断。   “这么早,去哪里了?”大老爷一见到司定容回来,登时大怒,重重的拍着桌子,“刚刚成亲就不见了踪影,你……”   司定容慢吞吞的走了进来,向大老爷请了个安,完全没有理会大夫人,就不作声了。   大老爷的怒骂,因为他的沉默,而渐渐的说不下去了,声音也低了下去,最后用一声“呸”结束了。   他的家人,也怕着他?   司定容伸手就将苗蓉萱从地上扯了起来,斜眼看着她。   “我来向公公婆婆敬茶的。”苗蓉萱垂着头,强受着司定容带给她的压迫感。   他对自己的家人也没有好脸色,性情乖张,以后的日子一定不好过。   “给婆婆敬茶?”司定容冷冷的将目光扫过端坐在那里的大夫人,“给她吗?”   大夫人的脸面也挂不住了,正想要开口,就看着司定容要离开。   司家上下不和,尤其是早有听闻司定容目无尊长,看起来比想象中要严重得多。   “走!”司定容重重的扯着苗蓉萱,竟然将她拖了出去。   苗蓉萱脚下虚浮,被扯得踉踉跄跄,好不容易跟着他回了房间,才停了下来。   她被甩到了椅上,正挣扎着想要起身,就看到面前陡然放大的脸,立即就靠向了椅背上。   “谁让你出去的?”司定容直直的盯着苗蓉萱,苗蓉萱不甘示弱的回着,“我虽然不愿意嫁你,但却懂礼数,如果我被你休妻赶出府,绝对是你始乱终弃,而不是我犯错。”   突的,司定容笑了起来,笑得格外猖狂。   这个丫头要比他想象中,有趣得多。   “看来,你的药效是要过去了。”   司定容忽的拍向苗蓉萱身边的桌子,唬了她一跳。   是的,药效过去了!   以苗蓉萱的脾气,怎么可能会老老实帝的上花轿?即使是真的拿亲人威胁着她,她也一定会想办法逃走。   城中最好,药效时间最长的软筋散,被用在了她的身上,使得她全身酸软无力,“顺从”的上了花轿。   “司公子也是好手段。”苗蓉萱咬牙切齿的哼笑着,毕竟这药不好买,万一用出了事儿,店家也跟着会有麻烦。   司定容瞧着她,觉得这与传闻中温柔怯弱的她,稍有差距。   和昨夜……也不一样!   他单手挑起了苗蓉萱的下巴,冷笑着说道,“你不是要敬茶吗?那就换好衣服,跟我出去吧。”   现在他又要按礼数做事了?那之前在司家老爷的面前闹什么?苗蓉萱看着他的背影,气急败坏的想着。
第三章 墓地敬婆婆
  敬茶要披麻戴孝吗?   眨眼间,她就从喜庆的华服,换上了一身孝衣,擦去脸上胭脂,褪下身上的首饰,却感觉到一身的轻松。   精致的妆,像是面具,都要看不清自己了!   “少夫人,快点吧,要不大少爷会生气的。”身边的丫头战战兢兢的提醒着苗蓉萱,一副惧怕的模样。   苗蓉萱的瞳孔紧缩,不由得握紧手中的钗子,她深深的吸口气,平复着起伏不定的心情,渐渐平静下来。   她可不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而是想着“韬光养晦,厚积薄发”的想法,就算离不开司家,也绝对不要让他安生。   只有……自己有这个本事吗?   她跟着司定容离了司府坐着马车,一路竟来到司家于城外的祖墓,车内的压抑自不必说,就算司定容始终是闭目养神,她也觉得他是盛气凌人。   至于这车外……纵然是七月艳阳,这里也是太过清凉了。   他们走到一座坟墓前站定。   司定容直直的看着墓碑,像是陷入了回忆,尴尬的苗蓉萱则看着上面的字,“司芜之妻姜氏”,司芜?不是司定容爹爹的正名吗?   这一位是妻子,那她敬茶时,坐在旁边的大夫人又是谁?   “你不是来敬茶的吗?敬吧!”司定容回过神来,冷冷的扫了苗蓉萱一眼,哼笑着。   敬茶?让她对着墓碑吗?   身边的丫头已经将茶杯递到了苗蓉萱的手中,忙着退到了一旁。   苗蓉萱跪到了墓碑前,恭敬的将茶杯举过了头顶,轻声说道,“婆婆,请喝茶。”   只有傻子才不明白吧?这位才是司定容的亲娘,上面能写着“妻”字,必然是正妻,怕是现在的大夫人是续弦吧?   对后娘的态度不好,也算是正常了!   苗蓉萱等不到任何回答,举了一会儿,就将茶杯摆到了墓碑前,磕了个头,就站了起来。   “跪下!”司定容冷冷的说道,“谁让你起来的。”   苗蓉萱怒视着司定容,“你以为我怕了你?不要欺人太甚,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她只觉颈后一紧,被司定容狠狠的掐住,硬按着又跪到了墓前,疼得直倒吸气。   “兔子?形容很有趣!”司定容俯身就凑到苗蓉萱的耳边,哼笑着,“你这么有能耐,看来,昨夜还是太温柔了!”   昨夜?苗蓉萱的脸登时通红,紧紧的咬住牙关,禁不住颤抖了起来。   他非要一提再提,是吗?   “磕头,磕到我满意为止。”司定容狠狠的压着她的脖子,不容她抬起头来。   苗蓉萱就是倔强的不肯软下态度去,不肯再磕着头,示着弱,她的心里有多委屈,表现得就有多强硬。   以卵击石,说的就是她这种人。   司定容也渐渐的失去了耐心,一开始不以为然的笑容,逐渐的收了起来。   “有骨气,对不对?昨儿怎么没看出来呢?”司定容松开了手,看着苗蓉萱捂着脖子,倒在一旁。   “你可是想好了,要是今天不能磕到我满意为止,你的好哥哥就要在牢里好好的享受,你受不了的苦,他都能替你受。”司定容抓着苗蓉萱的软肋,毫不犹豫的撕扯着,看着她痛苦,他的心情就好得无法形容。   哥哥?她的哥哥已是重伤在身,受不起折腾了。   起码,她比哥哥的处境好,不过是磕个头,又不要了命。   她撑着跪在了墓前,一下下的磕着头,额头通红并冒出了血丝。   司定容冷笑着望着她,目光又落到墓碑上,眼中认过狠戾的目光,谁也弄不清楚,他到底是为了什么。   “姐夫?”身后一声清澈的呼声,伴随着欢愉的脚步靠近,“姐夫,你是来看姐姐的吗?姐姐一定很想你。”   司定容没有回答,静悄悄得可怕。   “是她顶了姐姐的位置吗?”女子的语调尖锐起来。   司定容伸手抓起了娇弱之态的苗蓉萱,看也不看那女子一眼。   “姐夫,姐夫,我是安然啊,姐夫不认得我了吗?”   女子并不死心,可惜,司定容只是带着人,漠然离开。
第四章 汤碗里乾坤
  头好疼!   苗蓉萱被丫头们扶进了房里,她的额头冒着丝丝凉意与疼意,罪魁祸首就像是无事人一般,在外面与小厮说事儿。   “少夫人,奴婢为您上药。”丫头们在她的额头上七手八脚的涂弄着。   她举着小铜镜,看着镜中的自己被上好药后,一张纱布就被帮在额头上,滑稽又可笑。   司定容慢条斯理的走了进来,一挥手就说是饿了,要下人去为他准备午膳,自己就坐到一旁看起了书来,对这边的事态孰视无睹啊。   侍女们小心的就站到了一旁,没有人敢多说一句话,看着这对关系格外僵持的夫妻。   他是在看账本吗?苗蓉萱盯着司定容的手,看着他缓缓的翻着书页,顿时来了“兴趣”。   如果她有机会可以接触到司家的账房之事,处境可就大不相同了,不过,司定容一定不会相信他。   看着一样又一样的小菜,被摆到了桌上,她却是没有半点饿意呀。   苗蓉萱扭正了姿态,正准备拿起筷子,就有人特意为她端来了一碗汤水来。   “少爷,少夫人,这是厨房特意备下的梨羹,天气热,喝些解署。”   司定容的奶娘温柔的说道,亲自将一碗端给了司定容,至于另一碗,当然是属于苗蓉萱的。   她可没有司定容的待遇,只能是自己端到面前,掀开盖子,看着冰雪一般的梨片,闻到清凉的果香。   在家时,她也经常会熬梨水给家人喝,但是,雪耳太贵重,自然不能像司家这样配着雪耳喝。   “奶娘的手艺越来越好了!”司定容只有在看着奶娘的时候,才有几分温和的态度来。   苗蓉萱用勺子舀了几下,就盛出一勺一来,就拿到了唇边,却注意到勺子里面有稍稍的水纹波动。   她稍稍一愣,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将勺子稍稍移走些仔细的看去。   天啊,这是什么?   “少爷又开玩笑了,我一个老太婆哪里能熬出这么好的东西?这是府里的……”奶娘的话没有说完,就被苗蓉萱的惊呼打断。   苗蓉萱看清勺子里的东西时,又注意到碗中也是一样,顿时大惊,想也不想的就将碗丢到了地上,整个人都跳了起来。   司定容也黑了脸,冷冷的看着失礼的苗蓉萱。   “是虫子。”苗蓉萱的泪水就在眼框里打着转,吓得魂不附体。   她的汤碗里竟然有数条又细又条又雪白的虫子,正在碗里的雪耳、白梨间游着,如果她不仔细的瞧出异样,就已经虽下去了。   司定容歪着头,看到地上蠕动的小虫子时,脸色也渐渐的变得难看了起来。   “奶娘,这汤水是谁熬的?”司定容的心情变得很糟糕,面色也变得难看,哪里还有半点胃口。   奶娘被吓坏了,忙着向司定容解释着。   苗蓉萱可是听不进去任何话,她的身边也不会有人安慰着她。   她倒是越想越后悔,如果真的将小虫子喝进去,才发现异样,岂不是要恶心死?越想越难过,觉得胃里不住的翻腾着,涌出一阵阵的酸水,想也不想的就捂着嘴,冲了出去。   丫头们也算是眼痴手快,忙着就拿着痰盂追了过去。   随即,就是苗蓉萱一阵阵呕吐的声音。   司定容的面色阴晴不定,奶娘的解释对他起不到任何作用,只是听着就会越来越心烦,一挥手,就命人先去查着。   “你才到府里,就惹人嫌了?”司定容可是呆不住了,一挥手就站起了身,走到苗蓉萱的身边时不忘冷嘲后才离开。   苗蓉萱哪里能听得进去半句话,都要把胃吐出来了。   她才刚刚入府,有哪个本事能得罪了人?怕是想要冲着司定容,又不敢直面较量吧?   “呕……”

嫡妻攻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嫡妻攻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 燃情)

    原标题:天价首席的逃妻1章(第1章燃情)书名:天价首席的逃妻第1章燃情“云端,我回来了,放学后来公寓找我,我有话要跟你说。”课间的时候,上官云端收到了一条简讯,来自她的骏千哥哥。她撇了撇嘴,那诱人而精致地小脸上升起一阵赧然的红润,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却不回家,恐怕是又跟蓝伯伯吵架了吧。不过她还是欣然回复了一个字,“好。”傍晚放了学,上官云端便直接打车来到了蓝骏千的公寓。待她从电梯里出来,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先她一步走进了公寓……姐姐?她来这里做什么?怀揣着疑惑,她走到了门口,门是虚掩着的,姐姐那

  • 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 平行空间第1章 命运多舛)

    原标题:打破虚空1章(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书名:打破虚空第一卷平行空间第1章命运多舛天空又下起了大雨,已经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了!街道上没有什么行人,只有大雨滂沱的声音!林青峰刚刚加完班正在赶往回家的路上。公司距离他的住处需要走半个小时,而这突然降至的大雨使得他浑身湿透,躲在一处屋檐下瑟瑟发抖!阴冷的风吹着他散乱微短的头发,林青峰从口袋里掏出一盒浸湿了外包装的烟,点上抽了两口,心里才微微舒服了一些。他小心翼翼的从怀里把一个白色玩具熊拿了出来,仔细把上面的雨水擦掉,不由得抿嘴一笑!“今天是儿

  • 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 既穿之则安之)

    原标题: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1章(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小说名:媚妃当道:皇帝,请乖乖受教第1章既穿之则安之“啊……”墨锦儿一觉醒来,觉得头痛欲裂!昨天晚上解决了一个任务,就去酒吧多喝了几杯,怎想到最后昏昏沉沉的发生了什么都不知道!不会……有一夜情!想到这里,墨锦儿赶紧睁开了眼睛,没想到映入眼帘的居然是居然是素日在电视里才可看到的古代装饰,木雕窗户,熏香袅袅。“我这是在哪里?”墨锦儿挣扎的坐了起来,身上竟然阵阵疼痛!“小姐,你醒了!”一阵清脆却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墨锦儿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圆脸

  • 媚者无双1章(第1章 被鄙视)

    原标题:媚者无双1章(第1章被鄙视)小说名:媚者无双第1章被鄙视除九百九十九害,就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凤浅为了这个目标,拼死拼活,成为香港最厉害的国际女刑警。她已经成功除去九百九十八害,再有一个,就能实现自己的梦想。很快凤浅接到新的任务,这次的对象是国际大毒枭,如果抓捕过程中遇上对方拒捕反抗,可以就地击毙。乐极生悲,就在她的子弹穿过对方脑门的时候,她也被对方的子弹击中胸口。在失去意识的前一瞬,她觉得自己真倒霉,离她想要的只差了一步。眼前黑呼呼地看不见东西,脚步声,人声,汽车喇叭声乱轰轰地全挤

  • 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 悲惨人生)

    原标题: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1章(第1章悲惨人生)小说名:恶魔通缉令:亲爱的,别跑第1章悲惨人生入夜,更凉几分……身穿红色抹胸长裙的千色站在酒店大堂,因太过紧张,造成呼吸不畅,双颊绯红。长裙的颜色与她略施淡妆的小脸极为相衬,紧致的包裹露出的那青涩若隐若现,足以令男人看得心神荡漾。手紧紧捏着一张铂金房卡,冷汗淋漓。一想到马上要失去十八年的贞洁,千色的眼中蒙上了一层水雾,想哭却哭不出来……“一个月内,如果再不替你舅舅还清八十万,就等着替他收尸吧!我警告你,要是敢报警的话,就等着被人强奸吧!”舅舅

  • 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 天昏地暗)

    原标题: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1章(第1章天昏地暗)小说书名:宫锁玉楼:弃妃是尤物第1章天昏地暗北城戏剧学院,不得不说,这所学院是位列国内十大戏剧学院之一,排名仅次于北京电影学院和上海电影学院。能够考进这所北城戏剧学院实属不易之事啊,多少人想进来都难,里面汇集了演绎精英,不是有钱就能够来这里混的,而是需要重重的考核,和有一定的演绎水平。甄晓馨,一个大三的转学生,本来在上海艺术学院就读的好好的,但是因为妈妈与ADC影视公司的制片人C姐是好朋友,于是建议甄晓馨,来北城戏剧学院。甄晓馨也是个听话的孩子,

  • 乡野狂医1章(第1章 大青山上的事儿)

    原标题:乡野狂医1章(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书名:乡野狂医第1章大青山上的事儿大青山脚下,有一座并不是很大的村子,名叫东临村。俗话说的好,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东临村的村民们便也靠着这大青山过活。“哟,春生啊,又上山采药啊?”正在大青山上采药的吴春生忽然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他心里嘀咕,心想这大晌午的,这女人不在家里歇着,出来干啥?他扭头朝着身后看去,正好瞧见一个三十来岁的婆娘正气喘嘘嘘地朝着自己这边走来,吴春生嘿嘿一笑,心想,这玉莲嫂子平时都是娇生惯养的,今个咋会想到来这大青山呢?李玉莲是村里书

  • 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 冷颜第1章 失控)

    原标题:霸爱成瘾1章(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小说书名:霸爱成瘾第一卷冷颜第1章失控宽敞的大床上,一对只包裹着浴巾的男女正纠缠在一起。女人身材修长,曲线玲珑,那样魔鬼般诱人的身材,那迷离的眼神……面对这样的女人,只要是个男人,都会为之迷醉。男人深深地凝望着女人妩媚的脸,一个男人这样深深的凝望,很容易让一个女人娇羞、心动。尤其是,这个男人的五官那样的俊朗迷人,他的眼神是那样的魅惑深邃。他伸出了手,轻轻地梳理着女人的长发。女人的头发很长,但是烫成大波浪的发型,男人的手指梳到了一半便停了下来。女人有些疑

  • 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 事有轻重缓急)

    原标题:剩女也疯狂1章(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小说:剩女也疯狂第1章事有轻重缓急“林贝贝,你怎么都不看看你现在都已经多大了,都快三十了怎么还不赶紧去给我找个人嫁了算了!”可能不会有人相信这会是这个某人的老妈说的话,哎,可是这就是事实,李娇非常抓狂的看着自己那个一天到晚都在家写小说的女儿说道。可是林贝贝却一点都不在乎,在听到自己老妈的那一声狂嗥之时,她就非常有先见之明的将耳塞塞好了,然后估计差不多说完了,反正每天都是这样一句话,于是说道:“妈,你每天都是一样的话是不是太无聊了,偶尔也换换吧,而且我现

  • 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 神仙刘老六)

    原标题:姐姐来自神棍局1章(第1章神仙刘老六)小说名字:姐姐来自神棍局第1章神仙刘老六我叫王佳,是个一毕业就失业的典型90后女生。以前我总不能明白同宿舍的一群丫头为什么每天都要往自己脸上抹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保养品。直到我一次次因为形象问题被用人单位或委婉或直接拒绝以后才知道,女人,他娘的除了美貌什么都没有用。已经记不起这是我第几次打开某招聘网站的网址了,上面的职位成千上百,可几乎所有的应聘条件上都写明了要五官端正,形象气质佳。为什么不干脆直接在后面加上一条肤白貌美无配偶者优先呢?这到底是找工作还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