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骗子世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1 5:23: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骗子世家

第一章 甄永信落魄金宁府 (1)
  甄永信把绳子挂到父亲坟前歪脖树上时,恍然记起多年以前那个早晨,父亲曾在这里嘱咐他一件事儿。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那天是清明节,冷飕飕的,天要下雨,父亲穿着栗色缎子马褂,弓着腰,呼吸艰难地拖着沉腿,迈着外八子步,领着他去给爷爷上坟。父亲手里拎着蓝色家织布包裹,包裹里装着十个鹅蛋大小的饽饽,一沓烧纸,一柱香;甄永信扛了一把铁锨,跟在父亲后面。   在爷爷墓碑前,父亲把枯草和败叶踢开,摊平后,就把包裹放下,打开包裹,顺手把饽饽五个一组,垒在垫在下面的包袱布上,在祭品前点燃烧纸。火苗蹿起,tian舐着被热浪托起的灰屑,父亲把一柱香放到火上点燃,就把另一端插进碑前的湿土里,坟墓的上空,立马弥漫着浓郁的松香味。   “给爷爷坟上添点土。”父亲喘着粗气,吩咐儿子。   甄永信拿起不太听话的铁锨,费劲地往爷爷的坟上撮土,直撮到大汗淋漓,也没见爷爷坟上多了些新土。小说骗子世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中,中,”父亲站在旁边说道,跟着又把一沓烧纸压到爷爷的坟上,待拍掉手上的土,转头对儿子说道,“来,过来给爷爷磕头。”甄永信放下铁锨,跟着父亲跪在还冒烟的灰烬前面,撅着屁股,一起一伏地向墓碑磕了三个头,起身后,父亲掸了掸缎子马褂前摆上的尘土,这才像完成了一项浩大的工程,吁了一口长气,拿眼去注视父亲墓前的石碑,得意地告诉儿子,“这碑,是爹卖了十亩好地,给你爷爷立的。”   甄永信拿手背抹去额角上的汗珠,两眼直勾勾地望着墓碑,看见碑上刻着“显皇考甄公毓贤之墓”。   父亲知道,儿子还不大理解自己话里的意思,就进一步开导儿子,“你看出没?你 爷爷的碑,和别人家的一样吗?”   儿子这才仔细朝墓碑上看了看,果然不一样,爷爷坟前的石碑,足足要比别人家的高出一大截儿,上端有阁楼一样的装饰,足以遮挡风雨对碑面的侵蚀,碑文的四周,有羊毛卷一样的浮雕,父亲告诉他,这叫祥云纹。   看见儿子开始注意石碑,父亲就搬过儿子的肩膀,转到石碑的后面,指着光滑的石面上刻着的碑文,一字一句、抑扬顿挫地把碑文念给儿子听:“毓贤甄公,河南南阳府甄家庄人,咸丰二年进士,咸丰十一年右迁金宁卫海防同知,从五品……”   那时,甄永信尽管还不能完全理解碑文,但从父亲得意的神情上,他能感受到父亲对爷爷的崇敬和由此而生的自豪。正是从那一天起,甄永信才蓦然知晓,自己身上,流的是贵族的血液。   父亲几乎是一口气儿,把碑文流利地读完,而后就把眼皮紧紧闭上,像沙滩上合闭的蚌蛤;尖削的下颏,使劲儿向上翘着,青灰色的死人脸上,露出得意之极的神情。说明163nvren.com   “儿啊,”在收拾好祭品,要回家的时候,父亲叫住儿子,嘱咐道,“记着,等哪一天,要是爹死了,你就给爹埋在这儿,”父亲伸出干瘦的食指,指着爷爷坟前的一块空地说道,“记着,给爹立的碑,千万不能比爷爷的高,要比爷爷的矮一些。”   儿子的头皮一阵发麻,两腿虚软,手撑着锨把,才勉强没有摔倒。无论如何,两个活人在墓地谈论自己死后的葬礼,总是一件令人恐怖的事情,何况那时他才八岁。   儿子嗓子发紧,说不出话,好容易忍住快要流下的眼泪,咬紧嘴唇,勉强点点头。   那会儿,甄永信还根本无法理解,父亲身上散发的苦涩的鸦片烟味,实际上已是死神的气味,而要在他的前半生,想要给父亲坟前立一块比爷爷墓碑稍矮一些的墓碑,更是他难以承受的负重。   父子二人从坟上回来时,天已晌午。父亲前脚刚迈进大门,把锨戳在门房的墙边,顺手把包袱递给儿子,随即仰起脸来,张大嘴巴,像似要打喷嚏,张了半天嘴,却没打出来,鼻涕眼泪跟着就流了出来。小说骗子世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爹,你怎么啦?”甄永信看父亲像似挺难受,小心地问了一声。   “不知怎么,爹这会儿,心里迷 离莫勒的。”父亲边擦眼泪,边向儿子诉苦,跟着又说,“你把包送给你妈,爹上街溜达溜达。”说完,抬脚就要出门。   “我知道你要去哪儿,”儿子撅着嘴咕哝着,“你要去找大红喜!”   “少教!”父亲听罢,立时拉下脸来,嗔斥道,“谁家儿子这么跟爹说话?”见儿子眼泪开始在眼里打转,父亲放缓了口气,拿手摩 挲儿子的脑袋,过了一会儿,又轻声说道,“去吧,找你妈去吧,爹的事儿,你别管。”说完,转身出门,迈着外八字儿步,撞尸游魂似的往西街走去。   甄永信说的大红喜,是父亲长年相好的妓 女,住在夫子庙外西街的二仙堂。163女人网
第一章 甄永信落魄金宁府(2)
  甄永信六岁那年,父亲曾领他去过二仙堂。   走进大门,到了正厅,和柜上的人打过招呼,父亲带他走上木头楼梯,拐过一道墙角,顺着走廊一直往前走,到了走廊西头,走进一间用红漆刚刚漆过的房间。大红喜就住在那里。   房间里挂着暗红色窗帘,床上罩着锦缎鸳鸯戏水床罩,床头放的不是床头柜,而是一张酸梨木雕花四角方桌,上面摆放着茶具和糖果。甄永信后来听母亲说,那张酸梨木方桌,是父亲从家里搬来的,当初说是借给大红喜用用,就再也没有搬回家来。   屋里尽管焚着香,但女人的粉脂气和鸦片烟味,超过了香炉里飘出的香味。   大红喜身穿绿底儿红边儿锦旗袍、嘴唇涂得艳红,像神话里刚刚喝过人血的妖精,还没来得及把嘴唇擦拭干净,让跟在父亲身后走进屋里的甄永信,在看她第一眼时,心里立时觉得有些害怕。小说骗子世家免费在线阅读全文更让甄永信意想不到的是,当他刚跨过门槛时,大红喜就一把将他搂在怀里,像亲自己儿子一样,拿艳红的嘴唇,在他脸上乱亲着,浓烈的脂粉味,呛得他透不过气儿,可大红喜还是不停地怂恿着他,“叫妈,乖乖,快叫妈,叫妈,给你糖吃。”   甄永信心里害怕,觉得浑身都不自在,倔犟地紧绷着脸,不肯叫妈,两眼望着父亲,寻求父亲的帮助。不料父亲不但不帮他,青灰的脸上,甚至还露出得意的微笑。正是这种微笑,给了儿子一丝的勇气,才让他在大红喜的怀里,勉强没哭出声来。   大红喜亲了甄永信一会儿,见他不肯叫妈,就坐在床上,把他放在自己肉墩墩的大腿上,拿手去掏他最怕人的地方,边掏边说,“吃一个,吃一个!”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拿手做出要抻掉那玩艺的姿势。   父亲放任大红喜肆意捉弄自己的儿子,青灰色的死人脸上,一直微微泛出笑意,眼里流露着得意,像似在鼓励大红喜的放肆。   大红喜直到捉弄累了,才把他放下,拿出各色小点心,放在方桌上,让他随便享用,大红喜自个儿却拉着父亲躺到床上,拿过一杆烟枪,二人对着烟灯,一人一口地享受起来。   直到吸完最后一口,大红喜吹了烟灯,伸手解开父亲的腰带,将手伸进父亲的纽裆裤里乱摸,两眼却不怀好意地看着六岁的孩子淫 笑着。父亲似乎很受用这种抚 摸,过了一会,转头对儿子说道,“儿啊,耽会儿会有别的小孩儿来这儿,他们要抢你的糖吃呢,你先躲到柜子里,别出声,自个儿偷着把糖吃完了,待会儿爹就把你弄出来,等回家时,爹还给你买盘竹鞭呢。”   父亲说着,起身打开衣柜的门,哄着懵懂的儿子。儿子看了看柜子里面,又看了看父亲,虽说心里恐惧,却经不住父亲的怂恿,只好壮着胆子,爬进了黑洞洞的柜子里。父亲把柜门关上,哄儿子说,“不许往外看呀,看了,爹就不给你买竹鞭了。”   甄永信乖顺地爬进柜里,父亲顺手把柜门关上,柜里立时漆黑一团,樟木香和衣服的陈腐气味弥漫着,孩子越发恐惧起来,幸亏柜门儿没关严实,留有一道细缝,足以让他看到床上父亲和大红喜的部分身体。   不晓人事儿的孩子,在黑暗中惊恐焦灼地观察大红喜床上发生的事儿,心里说不出难过还是喜悦,他说不清此时床上的人,正在干什么?到底是谁占了谁的便宜?他想哭,却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他想笑,却分明笑不出声来,只是觉得时间在此时停滞了,空气也凝聚了,胸口憋闷得厉害。多年以后,甄永信每每在美色面前不能自持时,总要疑心自己的好色,是否和父亲早年在这方面对他发蒙过早有关?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父亲才像一头刚刚爬到坡顶的老牛,疲劳至极,滚落下去,死人一样仰卧在大红喜身边……   那天的午饭,他已记不清是几个菜了,有哪些东西,总的感觉,像过年,临走时,大红喜又给他兜里塞满了糠果。   回到家里,这事儿本来是可以瞒过去的,可是甄永信的天真,却把事儿泄露了。为了在母亲面前显摆,他从兜里掏出一块印花蜡纸裹着的瓜纹糖,剥开后硬要塞进母亲的嘴里。   母亲一看见这种糖,就起了疑心,沉着脸问是从哪儿弄的,他就不知深浅地说,是一个叫大红喜的姨妈给的;而他脸上女人的口红印迹,证实了母亲的疑心。   母亲突然就变得像头母狼,把他的头夹在腋下,剥掉他的裤子,拿鸡毛掸子狠抽他屁股,疼得他杀猪似的嚎叫。父亲想救他,但显然不是身体健壮的母亲的对手,“嗐,不就是几块糖吗?”父亲伤心地说。   “他身上有股婊 子的气味。”母亲伤心地哭了,手却一刻也没停止抽打,嘴也不停地骂着。   儿子都记不清了,那天母亲打了多长时间,最后屁股都木胀了,肿得像个染了色的红饽饽。挺长一段时间,他都不敢坐着,晚上只能趴在炕上睡觉,这是他一辈子记得最清楚的一次挨打,好像也是母亲唯一一次打他。   正是这次打骂,甄永信才从母亲的哭骂声中,断断续续地知道了一些关于大红喜的事儿。   那个叫大红喜的女人,是二仙堂里的婊 子,父亲长年包着她,一度曾想纳她为妾,但母亲提出了两个条件,最终打消了父亲这个念头,其实这两个条件再简单不过了:要么把她休了,送她回娘家去;要么把她杀 了。其中后一个条件,父亲是万万做不到的,父亲胆小如鼠,平日里看见别人打死一条蛇,都能把他吓得心里乱颤;而前一个条件比较简单可行,只写几个字儿就行,可是想想自己是从五品官员的儿子,一个三进的深宅大院儿,娶一个婊 子回来做了正室,无论如何是说不过去的,父亲就不得不打消纳妾的念头。   不过从那以后,父亲就不再回家,他把二仙堂大红喜的房间当成了家,只是有事或者想儿子时,才偶尔回家看看,回家时,瞅妻子不在身边,偷偷往儿子兜里塞几块糖果之类的东西,小声嘱咐道,“别叫你妈看见。”临走时,再给妻子扔下一块大洋,当作母子二人一个月的日常的开销。   成人之前,儿子一直认为,母亲并不像父亲那样爱他,甚至有一段时间,甄永信曾怀疑自己并不是母亲亲生的,而是大红喜生的,由母亲抱养的。这种想法,直到他长大后才逐渐打消,因为懂事后,每当想到自己有可能是婊 子养的,这种念头就会折磨得他坐卧不宁。   当儿子屁股渐渐消了肿,母亲觉得他已经到了启蒙的年龄,不能老这么在家里逛悠,就托人捎信儿给父亲,让他回来送儿子上学。父亲回来了,送他进了前街礼贤书馆。
第一章 甄永信落魄金宁府(3)
  父亲去世那天是冬月初八。那年他十二岁。   在这之前,得知父亲卖掉了家里最后的一块田产,二仙堂的鸨子就不再给父亲赊账了。见父亲还赖在院子里不走,鸨子就和父亲翻了脸,连打带骂,把父亲从大红喜的床上拖下,赶了出去。   告贷无门,受尽了毒瘾折磨的父亲,厚着脸皮回到家里,像一只被拆除支架的灯笼纸,瘫散在妻子的炕上,骷髅一样的肢体,像刚被砍掉脑袋的蜥蜴,在炕上翻滚抽动着,嘴里语无伦次地哀求妻子,“永信他妈,救救我,就一次,最后一次,一泡就行。”   妻子是个穷人家的姑娘,嫁到甄家做了受气的媳妇,一辈子忍气吞声惯了,感情的神经,早就麻痹了,她无视丈夫在炕上翻来覆去地折腾,坐在炕稍一针一线地绱着鞋底儿,像什么也没听见,直到丈夫滚爬过来,揪住她的裤褪儿哀求着,她才把针停在半空,像似刚刚发现了大烟鬼丈夫,抬眼扫了下丈夫,冷冰冰地讥讽道:“行啊,拿钱来吧。”   难受的丈夫知道妻子在嘲笑他。对鸦片的需要,使他忘记了尊严,接着哀求妻子,“行行好,永信他妈,先拿你的手镯典上,等我有了钱,就赎回来。”   包括手镯在内的金首饰,是妻子娘家把她卖到甄家时换来的嫁妆,每当胡作非为的丈夫惹她不顺心时,她就会觉得,自己手腕上戴的不是金手镯,而是镣铐。妻子生气地把针别在鞋邦上,起身下炕,没好气地说了句:“你赶紧死吧!”   丈夫听话地翻滚到炕里面,鸡啄米似地拿头碰撞窗台,只一会儿功夫,额头就鲜血淋淋,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嘴里发出公羊被宰时的惨叫。叫声那么凄惨,穿过窗棂,绕过屋脊,传到街上。   刚从学馆放学回来的儿子,在大门口一听到叫声,心就紧缩了一下,迈过门槛时,差点儿没绊了一跤,直到急三火四地穿过两道门洞,推开房门时,心情才稍微放松了一些,因为那会儿,母亲正若无其事地往锅里淘米,眼角噙着欲滴未滴的两颗泪珠。这也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儿子打记事时起,就隐约记得,母亲眼里似乎老是噙着泪水。   “俺爹怎么啦?”儿子惊虚虚地问道。   “快要死啦。”母亲轻声说道。仍那么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儿。   常常都是这样,平日无论家里有什么好事、坏事,都很难从母亲脸上表露出来,以致很长一段时间,儿子都疑心母亲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人,并不爱他,她的表现,倒更像是这个家里的仆人,一举一动,都表现出对这个家里发生的事情漠不关心。   父亲却不一样,虽说青灰色脸上,素常也不流露什么感情,但言谈举止中,儿子却能体验到一种关怀,那叫父爱。   儿子没理会母亲的气话,转身来到炕前,刚看一眼炕上躺着的父亲,浑身的汗毛孔就竖立起来,刹那间觉得脑袋膨、胀得像笸箩一样大,两腿觳觫,膝盖松软,倏然失去了支撑,依到炕沿儿,才没摔倒。   他看见往日父亲油光发亮、梳理得整洁的小辫子,已经披散开来,一堆乱草一样散在炕上,此时父亲正两手薅住两绺头发,狠命地向相反的两个方向拽着,仿佛在惩罚一个被他征服了的宿世仇寇,满脸乱涂着血泪鼻涕,酷似一个蘸了血的葫芦,干柴一般的枯腿棒,不住地叩打着炕沿,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一看见儿子,像见到了救星,蜥蜴一样从炕稍爬来,抓住儿子的手,不停地哀求道,“救救爹,救救爹,快去找大红喜,去给爹要一泡,最后一次。”   剧烈的恐惧,让甄永信丧失了理智,没敢多想,转身出了家门,径直来到夫子庙西街拐角处的二仙堂。   二仙堂还是老样子,老板娘还是那样浓妆艳抹,妖里妖气,一边搔首弄姿地招呼进出的客人,一边贼眉鼠眼地和街上的行人调‘情’,一边用涂了红指甲的手往嘴里送瓜子,看见甄永信走过来时,脸皮就变得不阴不阳了,不再像几年前父亲领他来时那样,见了面就夸他长得乖。   “哟,这不是甄家的大少爷吗?你爹死哪儿去啦?还欠我三块大洋呢。”   “我找大红喜。”甄永信直耿耿地说道。   见甄永信这样说,老板娘的脸色立时就变得难看,狠狠地骂道,“兔儿崽子,大红喜是你随便叫的吗?”   幸亏大红喜听到楼下有人争吵,推开窗户,让老板娘放他进来。   顺着当年父亲领他走过的道儿,他推开了那间房门,大红喜穿着一身大红旗袍,正对着镜子绞眉,从眼睛的余光瞥见他愣在门口,轻声问了一句,“你爹怎么样啦?”   “他快死了!”他故意把“死”字儿说得重一些,指望能打动大红喜,让她转过头来,拿正眼看他一眼。   不想大红喜像似早就知道了这个消息,仍那么纹丝儿不动地坐着,小心翼翼地捻着绞眉的丝线。   “是你爹叫你来的?”大红喜明知故问,“说吧,什么事?”   “往你借一个大烟泡,就一个,最后一个。”   大红喜收起绞眉的家什,懒洋洋地起身,走到床边,从一个精致的小木匣上拉开一个小抽屉,从里面拿出一个透明蜡纸裹着的中药丸子似的东西,随手递给他,叹了一口气,“咳,你爹这辈子,就毁在这个上面了。多大的一个家业呀?一千多亩好地呢,都让他败坏啦。”停了停,又说,“回去告诉你爹,我也不多了,就剩这一丸了。”   甄永信接过大烟泡,转身回去了。离开二仙堂时,他还疑惑地问自己:大红喜会不会是他的亲妈呢?   正在炕上翻滚的父亲,见儿子回来了。从儿子手中抢过大烟泡,几乎来不及把那层透明的蜡纸剥掉,就整丸把大烟泡塞进嘴里,整丸吞了下去,眼里倏然露出舒坦的神情,停止了滚动,也不再鬼哭狼嚎。   这一 夜,全家人睡了个安稳的好觉。

骗子世家》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骗子世家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福建漳州举行盛大拜天公典礼

    2018年2月23日,农历正月初九,福建漳州天宝镇珠里村玉尊宫举行盛大的拜天公传统习俗,广场上整整齐齐摆满了几百多张桌子,桌子上摆满各色供品,拜祭的信众们以此祭拜天公,场面蔚为壮观。视觉中国图

  • 花花公子三部曲

    花花公子三部曲――致可爱的小鹏鹏过去青春年少多痴狂,敢和日月比光芒;也曾梦中挽雕弓,西北望处射天狼。现在佳人处处有,囊中时时无;怀揣女儿红,笑卧花丛中。将来月黑雁飞星沉,边境密布战云;谁敢横刀立马,唯有鹏大将军。

  • 欣聆度:成功路窄个人心宽

    在困难时,人们常常说,“天无绝人之路”。这句话不但能帮让你们在困难面前解脱,更能让人们称为一个生活的主宰。很多人认为,人活在世上,最基本的生存能力就是适应环境。今天,当人们越来越不愿意适应环境,而单纯地选择自身发展,并用知识、能力和认知来为自己事业铺展道路时,“适应环境”变得不再重要。因为,适应是一种精神力量,而真正的知识、能力和认知却可以改变它。在此基础之上,才有一种不需要装点,不需要过多文化性的东西。现在,又有一个问题摆在我们眼前,那就是在不需要“适应”因素过成功路上,是否每个人都能获得成功

  • 《年啊年》写得真好!

    旧灵歌日丽小时盼过年,如今怕过年。一年又一年,不觉到晚年。想想这些年,眨眼几十年。天真在童年,理想在少年。艰辛在青年,奋斗在中年。定型在壮年,休闲在老年。抬头快暮年,珍惜每一年。养生在全年,争取活百年。2018愿每个人都幸福康安!新春快乐—end—

  • 知识 | 再穷,家里也要挂张画!

    再穷,家里也要挂自己收藏的艺术品,当代艺术或者是版画,总有你喜欢的并且买得起的。画是家中最棒的装饰,但挂画其实很讲究,挂不好就容易有不伦不类的效果。黄永玉白荷不要沦为暴发户如果你说“我觉得复制品看起来效果一样”“装饰店买的行画也挺好看的”所以你退而求其次?那么不管你家里装修花了多少巨款,铺金贴银,极尽奢华,请几个有见识懂品味的朋友来打分,一定不及格,没有文化体现,最多算个暴发户。石鲁卷舒荷花月入5000,也要有品位不要一味追求昂贵的画,并不是所有好的艺术品都是天价!月入5000你也可以有自己的品

  • 看了就赚了 | 绿松石和佛教究竟有啥渊源?

    绿松石和佛教的渊源,还要从我国藏族人民说起,在青藏高原上,每一个藏民都拥有自己的绿松石,他们认为佩戴绿松石是天意。在西藏的大街小巷,我们经常会见到身着民族服装的藏族人的发带、发饰、腰带、念珠、项链等,都是由绿松石,珊瑚等制作而成的,异常美丽。藏王的子民不得把绿松石丢弃在水里,否则人的灵魂就会离开肉体而消亡。自古以来,绿松石就在西藏占有重要的地位。它被用于第一个藏王的王冠,用作神坛供品以及藏王向居于高位的喇嘛赠送的礼品及向邻国贡献的贡品。在本世纪拉萨贵族所戴的珠宝中,金和绿松石仍是主要的材料。在许

  • 怀念那个没有互联网的年代,1980年的日子,00后看了都想哭!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一条(ID:yitiaotv)2017年上半年,成都有一群好朋友,因为偶然的机会,拿下了南二环高楼大厦中一块难得的空地,用了3个月时间,把这改造、还原为成都八九十年代的平房大院。这群70后、80后的成都戏精,这还不罢休,大家带上自己的小孩、父母,穿上上个世纪的旧衣服,按着记忆中1980年代日常生活的样子,自编自演,拍了一组“重返80年代”的大片!那时一大家人的饭香和笑声,是日子里最甜蜜的部分80年代,拥有一台双卡收录机就是摩登青年没有智能手机,小时候玩的是弹弓、铁环、木头玩具

  • 15个新鲜冷知识,光棍节和夫妻节原来是同一天

    时间过得真快,新的一年已经来到,又到了每周六为大家带来冷知识的时间了。冷知识,顾名思义,知道的人很少,通常用一句话总结出一个知识。那么最冷的冷知识,你知道多少呢?在日常的生活和工作中,掌握了丰富冷知识的人,在与朋友沟通上定会更高效更自如,使他们更喜欢你、信任你,从而生活更轻松。现在就打开你的脑洞,一起恶补这些奇葩冷知识吧。在夏天,我们一天内会蒸发约700毫升汗液。鸡精其实不是在鸡身上提取出来的。人的脸上约有43块表情肌,能做出7000种表情。每年的3月12日植树节其实是为了纪念孙中山。解文胸最快

  • 老爸把女儿装进国画里,连人民日报都点赞转发!

    图片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有一种记忆可以很久,有一种思念可以很长,有一双手那手心的舒适和温暖,让我们一生无法忘怀。鬓角的白发,脸上的皱纹,山样的身影。我知道,那不单单的是一道背影,而是一种恒久的爱。都说,父爱如山,伟岸绝伦;也说,父爱如灯,照亮前路。可下面这位爸爸,如一缕阳光,能让你的心灵即使在寒冷的冬天,也感到温暖如春。人民日报也为他鼓掌,数万名网友点赞转发……他用“魔法”将女儿装进了国画里!这些画作的创作,出自一位叫万里的青年画家。他拥有两个可爱的女儿,大女儿叫朵朵5岁半,小女儿叫萌萌3

  • 每年去阴间办事十几次的奇人!

    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所拥有的眼睛是肉眼可以看到我们生活中能看到的事物肉眼谁都有,但天眼却不是人人都有有的人天生就开天眼他们有通灵的能力可以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更容易得到佛祖的感应如果学佛之人勤加修炼也能够开通天眼开了天眼能看见什么??生命究竟有多奇妙?真相令人震惊!王翠明是一位能与灵界沟通的居士,她通过自己的通灵能力,能与天界、修罗界、冥界等不同层次空间的,高级灵性生命,进行交流沟通。下面是她亲身与灵界沟通后,获悉的信息。王翠明与灵性生命沟通的报告,已得到了出家法师的印证。这些灵界传递出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