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双姝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2017/12/21 5:20:58 来源:网络 []

小说:双姝传

第2章 落花双斗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知否?
  这是荷香心里一直想问嘉宏的问题,从她七岁被卖进沈家嘉宏第一次帮助她的时候起,这个问题便早已深种心底,不可磨灭。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清晨,屋檐下植被间的露水被阳光渐渐蒸发,散发出暖春的气息。
  荷香慵懒的从铺上爬起,于窗边的小铜镜前胡乱梳了几下头,理了理额前的碎发,再簪上一朵素娟花就出门去了。
  她和碧云、如霞她们几个住在三夫人正房旁边的偏房里,一来方便伺候三夫人,二来也可以增进感情。
  三夫人起的比大夫人二夫人都早,所以她们几个贴身侍女也要起的早早的来伺候三夫人梳洗。
  琉璃窗,朱铜镜,美人静坐巧梳妆。
  夏荷香捏着三夫人那如云轻浮的乌丝轻轻梳过,如霞则在抉择到底该给夫人戴八宝珍珠琉璃簪还是紫玉翡翠柳钗。
  “夫人今天穿的是淡黄素衣,还是佩那对玉簪花步摇最好。网站163nvren.com”碧云端着洗脸水才进屋,见如霞摇摆不定赶忙帮她出主意道。
  三夫人似乎很满意碧云的提议,轻笑了一下,“还是碧云深得我心,就戴那对玉簪花步摇。”说着接过碧云提来的面巾擦脸。
  “是。”如霞应着,忙去衣柜里翻找,可翻来覆去找了半天也找不到,这下怎么办?不行,不能让夫人知道不然她就惨了。她整理了五官,换了换表情,镇静的走到铜镜旁:“夫人现在每日都抹珍珠粉,若簪上玉簪花步摇恐怕会显得面无血色,还是簪这支八宝珍珠琉璃簪吧,更加显得面色红润。老爷难得回来一次,夫人可要好好打扮呢。163女人网
  三夫人也没有多想,一心只想梳个美丽的妆容想老爷子多看她几眼也就没有多想。倒是夏荷香觉得如霞有些反常,似乎想隐瞒什么,不过还是算了吧,还是不要告诉夫人了,以免得罪其他人。于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梳头。
  碧云觉得如霞比自己想的好,也觉得有道理“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抹了珍珠粉戴玉簪花步摇就不好看了,还是如霞姐姐心思缜密。”
  如霞听罢抿嘴一笑,“碧云这话听来倒像是吃醋了呢。”
  “好好好,你们都好,都是我贴心的侍俾。”三夫人擦了脸把面巾抛给碧云,取出化妆盒里的珍珠粉涂在面上、手上。来自http://www.163nvren.com/正当她心情愉悦的时候荷香却一个失神,尖锐的木梳从三夫人头皮上刮了过去。
  “啊——荷香,你怎么梳头的痛死我了?”
  荷香听到她这一声吼叫这才回过神,连忙跪在地上认错。“夫人,奴婢错了,奴婢下次不会这样了。夫人恕罪!”
  三夫人性子温成,也不是个小肚鸡肠的人,本来也不想和丫鬟计较,可一见到荷香那副低眉顺眼的样子就不得不和她计较。“算了,你去擦厨房看看饭菜做好没有,老爷说了今日要来我这里吃早饭的。”说罢,失望的望着出去夏荷香摇了摇头。
  碧云得意的一笑,“夫人不必和她计较弄得自己不愉快,若真的不满意她打发就是。小说双姝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三夫人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描着眉。心想,这个丫头随自己陪嫁过来多年还是这样毛毛躁躁的。
  如霞则瞟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讲下去了。“对了,夫人,我听幽兰说大夫人的贴身丫鬟前日跳井自尽了。”
  “哦?真的假的。”碧云简直难以置信。
  三夫人望着镜中那安然神伤的伊人,默然道:“唉,又是一个苦命的可怜人。小说双姝传免费在线阅读全文
  碧云却有疑问,于是刨根问底道:“大夫人有四个贴身丫鬟,素娟、灵戈、采绸、妙帛,你说的是哪个?”
  “是妙帛。”如霞左顾右盼,见屋里只有她们三人,又继续道:“听说她和一个小厮私通想逃跑,不过被黄管家差人抓了回来,那男的被打断了一条腿倒也还好,可怜的妙帛被扒光了衣服绑在石柱上示众。”
  碧云听到扒光衣服被绑石柱这里也吓了一跳,“所以她就羞愧难当,跳井自尽了?”
  “由此可见一个女人如果失去名誉和贞节就不能存于世间了,你们可得注意,不要重蹈妙帛的覆辙。”三夫人虽然没有多说话但也是感触良多。
  碧云不以为然,轻笑了笑:“这个妙帛识人不明也算活该了,我碧云这辈子绝不会嫁给这样的男子。要嫁就嫁公子哥,要当就当大老婆,免得一辈子受气!”说完她突然想到自己的主子三夫人也是偏房、小老婆,悔恨得直抽自己嘴巴。“对不起夫人,奴婢,奴婢不是故意气夫人的。”说着就要跪下。
  三夫人连忙起身扶住她,“不怪你,我自己已经是个妾,你们是我陪嫁来的丫鬟,我也不想你们将来寄人篱下走我的老路。”
  如霞撇了撇碧云:“你想嫁谁就嫁谁?还不是夫人说了算。”
  “夫人不会不管我们的,夫人一定会为我们寻一户好人家的!”碧云争辩道。
  三夫人正要劝两人不要吵闹,只听到问外有人叫唤她“三夫人在吗?”,她应到:“什么事?”
  “啊,‘二夫人’让幽兰来跟三夫人说一声老爷在来的路上闻到了二夫人小厨房里的菜香味就到二夫人房里去吃早饭了,恐怕不能再来陪您了,还请夫人谅解。”
  “哼,小贱人,‘二夫人’说的那么大声怕咱们听不到么?不就是拿二夫人的身份来压咱们三夫人嘛!因为咱们夫人是三夫人,所以必须得听她那个二夫人的话,不听呢就显得没有修养,如此下作的手段有什么高明的?亏她们想的出来。”碧云虽爱为三人抱打不平,可也只敢小声嘟囔。
  三夫人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碧云忙捂住嘴巴,不敢再口出狂言。
  三夫人又对窗外的幽兰说:“没事,姐姐喜欢陪老爷吃饭就让她陪吧,但只怕姐姐大早上起来忙不过来,饭菜准备的不够丰盛饿到老爷。我让如霞把我做的小菜拿给你送过去,好让老爷吃得满意。”
  “不用麻烦了吧。我们家夫人不会怠慢老爷的。”幽兰推推攘攘。本来她想借主子的威风压压三夫人但生姜还是看的辣,这下她可算尝到老姜的味道辣不辣了。
  碧云和如霞两个丫头互相看了三夫人一眼,噗嗤一笑。
  幽兰站在窗外不远处又怎会听不到主仆三人得意的笑声,于是脸被气的乌青。
  三夫人又道:“对呀,二夫人都不敢怠慢老爷,我‘三夫人’就更不能怠慢了,如霞快把我准备好的小菜打包送去。”
  碧云抢道:“夫人,让我送去吧!”
  “不行,你毛毛躁躁的,我可不放心。”如霞说着,已经取了食盒去装桌上摆的好看小菜。
  幽兰拗不过,只好等着,她一个丫鬟三夫人没让她回去复命她就不能走,也不敢走。
  很快就见如霞提着食盒出来了,幽兰正要接过,如霞却没有要递给她的意思。
  “如霞,你,你什么意思?”
  “哦,幽兰姐姐,还是让我送去吧,这样才显得我们夫人的心意呀!”
  “你……好吧,随我来。”
  荷香躲在角落里看着方才发生的一幕,但她的脑子似乎不太灵光对方才的勾心斗角似懂非懂。
  仿佛是幽兰想羞辱三夫人反而给三夫人主仆三人给羞辱了。
  她望了天空,心想:我永远也不可能向如霞那样处事圆滑,也不能想幽兰那样口齿伶俐吧?正如我不敢望向天空中那艳丽的昭阳一样。
  
第3章 鹤顶奇毒
今日晴空万里,空中蓝茵茵的没有一丝云彩,应该是个大好的天气吧?
  “气死我也,姜雪梅那个贱婢一肚子坏水。不过就送了几个小菜来献媚,老爷还真就记起她往日的恩德去他那里了。”二夫人张全英怒气冲冲的坐在朱漆雕花的餐桌旁,看着老爷子还未过几箸的香椿炒笋、芙蓉鸡蛋羹、青葱凉拌白豆腐和她精心熬制的乌鸡枸杞红枣汤。
  沈家老爷子去三房那儿以后,食盒就交给了幽兰,幽兰现在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三房送来的小菜。
  另一个侍俾芳草看了她一眼,再看看二夫人,小心翼翼道:“夫人,那三夫人送来的菜……是倒掉,还是喂猪喂狗?”
  张全英刚夹了一片嫩竹笋往嘴里送去,但一听到三房那个贱婢她就没有食欲,只想作呕。“随便,倒掉也好,喂猪喂狗都好。反正别再让我看见心烦,快拿走。”
  “夫人,奴婢倒有一主意,可以让夫人舒坦还可以整治那些个贱婢。”芳草瞟了瞟幽兰提着的食盒又瞟了瞟三夫人。
  张全英知道芳草脑子向来转得比幽兰快,可也不信她有什么两全其美的好法子,听她讲的这样自信满满也饶有兴趣起来。“哦,什么法子?说来听听。”
  芳草四处打量了一下,这才靠到张全英耳旁小声把她的注意告诉了她。看到张全英面部得意的表情幽兰就知道这必定是个馊主意,还没开始使坏呢就好像看到她已经胜利了的表情。
  时间缓缓过去,转眼已是夕阳西下的黄昏时节。一抹血红的夕阳抹在灰蒙蒙的天空中,天空像裂开了一道口子。
  三夫人的丫鬟落英死了。很快这个消息就伴随着温辣的血阳传遍整个沈府,一时间丫鬟小厮议论纷纷、人心惶惶:
  有小厮说是因为三夫人为人刁钻刻薄有事没事就虐待下人出气,落英就是因为受不了才服毒自尽的;还有丫鬟讲是因为落英仗着二夫人得老爷宠爱蛮横霸道得理不饶人,平日里得罪了不少人,是被她得罪的人给谋杀的。
  总之是一时间流言四起,像洪水一样猛然扑来,挡也挡不住。
  苏如画身为沈府的当家女主人对这件事责无旁贷,她一听到消息之后马上让心腹丫鬟来打听。
  她了解了大概得情况之后就快速赶到了二房那边。在张全英的偏房那里早就围满了许多人,落英是尸体就静静躺在她睡的屋外。虽然一匹白布盖住了她惨死的丑状,但人们还是忍不住浮想联翩,想到她可能已经满面白骨,面目全非,还可能有蛆虫在上面爬来爬去就忍不住揪心的害怕和恶心。
  丫鬟、小厮、家丁……杂七杂八的人都在那看热闹。苏如画不得不摆起当家女主的样子来,大声吼道:“你们都一个个杵在这里做什么,很好看么?该做什么的就去做什么,要是只顾着贪看热闹而耽误了手头上的事,该怎么罚怎么罚,本夫人绝不留情!”
  丫鬟小厮被训斥一通后就各自散去了,只有几个老女仆还在院里埋头打扫。
  张全英一知道大夫人来了,就满眼泪花,飞奔似的闪了出来。她抓起苏如画的手,仿佛满是委屈:“姐姐你可来了,你可得为妹妹做主啊!”
  “到底怎么了,你不要慌,满满讲。”苏如画说着,轻轻推开了她那像抹了层猪油的手,心里一阵翻腾只觉得恶心。
  张全英此刻才不在乎她怎么看自己呢,她现在想的就是扳倒姜雪梅。“姐姐,落英今日就是吃了我赏她的一碟小菜才暴毙的。”
  苏如画不信,就朝心腹使了个眼色,碧莲听命去掀开盖在落英尸体上的白布,只见她七孔流血,眼睛却还直瞪瞪的盯着前方——死不瞑目!
  在场的人见了,许多都开始呕吐起来。碧莲赶忙把白布又盖回去,回到主子身边:“夫人,她嘴唇乌青,指甲发黄,没有挣扎的痕迹,死前应该没有多大痛苦,应该是中毒身亡。”
  苏如画一边听着,一边拿手绢捂着嘴,她感觉自己再看下去恐怕也会受不住呕吐起来。她敛了敛心神,目光锐利的射向张全英:“妹妹方才说是你赏给落英的小菜么,那凶手岂不是你?你还跟姐姐叫什么委屈啊。莫非,这里面有什么冤情么?”
  一旁的三夫人姜雪梅见张全英得意地瞟了自己一眼,心里暗叫不妙,看来自己即将大难临头,不由打起十二分精神准备随时应对,不敢有一丝松懈。
  “是,的确是我赏给她的,可是我赏她的小菜却是妹妹送来的”张全英指着姜雪梅,恶狠狠瞪着她说。
  姜雪梅再也按捺不住,急忙争辩道:“姐姐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是我下的鹤顶红毒死落英的?”
  张全英原本害怕扳不倒她,可听她说出了毒药的名字就胜券在握了。“还说不是你,如果不是你你怎么知道毒死落英的是鹤顶红?”
  这下姜雪梅可慌了神,见在场的人目光奇奇射向自己,别人都不知道落英是吃了什么毒药死的,她却一口叫出了毒药的名字,那岂不是不打自招吗。“我,我是方才听着碧莲说落英七孔流血,嘴唇乌紫,指甲发黄,才想到鹤顶红是天下第一奇毒见效应该很快,所以落英死前才没有挣扎的。”
  “哟,妹妹身的时候精通医理了,怎么姐姐不知道呀?”张全英更加理直气壮,看来一定要把姜雪梅逼上绝路的。
  原来刚才碧莲说的那些症状只不过是个陷阱,用来姜雪梅掉入陷阱的,使她讲出鹤顶红的命字。姜雪梅这才反应过来,苏如画和她关系不坏但也不好,虽然不会害她但也不会救她,要是她和张全英鹬蚌相争得利的就是她苏如画。所以,要想洗脱嫌疑就只能靠自己。
  苏如画才不管她们谁是凶手谁是冤枉的,她现在知道落英之死不是冲着自己来的自然就不愿意多管闲事了,索性就马马虎虎应对吧!“你们不必争吵,本夫人现在马上派人去你们房里搜,不是说任何事情都要讲究真凭实据吗,待会儿在谁的房里搜到毒药谁就是凶手!”说完开始又指使自己的四个心腹:“碧莲你去二夫人房里搜,青乔你去三夫人房里搜,黄莺你去二夫人丫鬟的房里搜,紫薇你去三夫人丫鬟的房间里搜。你们四个找到之后即刻来报。”
  这下轮到张全英慌神了,她一心想毒死落英陷害姜雪梅却没有把毒药藏好,这下完了!
  姜雪梅看到张全英额头汗流不止,浑身抽搐,就知道是她使的坏,越想越气开始羞辱她:“姐姐呀,你慌什么?看你六神无主、满头大汗的慌张样,可不要毒药还没找到你就不打自招了。”
  “谁,谁说的?‘白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我,我只不过是被落英惨死的样子吓到了心有余悸罢了,你,你别胡说八道。”
  就在两人争吵的这段时间,碧莲和紫薇已经回来了,姜雪梅和张全英的心脏仿佛都跳到喉咙那里,就怕她们在房间里搜到毒药。
  以前是丫鬟怕主子,想不到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主子怕丫鬟了。在一旁默默观望许久的夏荷香看着这沈家的女人明争暗斗只觉得她们实在没有必要这样斗得你死我活的,大家一起和和睦睦生活在一起不是挺好的么?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第4章 无伤亡
“回禀夫人,奴婢在二夫人房里搜到了毒药。”碧莲此语一出,四下皆惊。
  完了!
  张全英现在心里想下场的就是这两个字。
  姜雪梅以为自己已经没有嫌疑,于是开始报复起来,她咄咄逼向张全英道:“是谁说我下的药啊,现在无话可说了吧,妹妹!”
  碧莲仿佛没有听到两人的吵闹,别嘴笑了笑:“不过这毒药不是鹤顶红。”说着打开了装药的油纸。
  张全英提起的一颗心总算又掉回了肚子里。而姜雪梅放好的一颗心又跳到了嗓子眼,她简直难以置信,天理不公!
  “不会的,怎么会不是鹤顶红呢?我不信!”说着,姜雪梅突然闪身而出抢走了碧莲手里拿的药,看一看,闻一闻,还嗅了嗅:“这,怎么会?怎么会是老鼠药呢?”
  芳草向二夫人投去胜利的目光,表示自己已经把鹤顶红藏好了,张全英看见芳草的暗号暗地里叫好:哼!姜雪梅你个贱蹄子,这下看我怎么整死你!
  “那老鼠药是前不久我从苍海堂抓来驱逐老鼠的,这夏天正是老鼠多的地方,要是不小心被那小畜生要到手指头或啃到脚趾头可就不好了。”张全英一脸得意,趾高气昂冲姜雪梅地说到。
  姜雪梅还不死心,白眼了她一下继续追问碧莲,“碧莲,你真的把二夫人的房间找遍了?这中间不会有什么疏漏吧?”
  “是找遍了,找了不下十遍,不过仍是遍寻无果。”碧莲一本正经的回答。
  这下大夫人可垮了脸,“怎么,妹妹你怀疑姐姐的人办事能力?还是你从头到尾就怀疑我这个当家主母?”
  “妹妹岂敢,姐姐误会妹妹了!”姜雪梅一心只想撇清嫌疑不想却得罪了苏如画。不行,不能再树敌了!
  张全英见她偷鸡不成反蚀了一把米心里可乐开了花,不依不饶道:“误会,真的是误会吗?紫薇,你来说说在三夫人丫鬟的房间里找到了什么,我倒要看看某些人还想自命清高多久!”
  紫薇不敢轻易回答,怕开罪三夫人,苏如画忙瞪了她一眼,“奴婢,奴婢在三夫人丫鬟的房里搜到了鹤顶红……”紫薇被她的凶狠吓得六神无主,自己怎么说完的都不知道。
  此话犹如一道晴空霹雳击打在姜雪梅脑门。“什么?不可能!”只见她此时犹如一个夜叉,披头散发的抓着头发尖叫不止,还恶狠狠地瞪着大夫人和二夫人恨不得把她们掐死。
  本来人们就被七孔流血的落英吓得半死不活,现在看见姜雪梅发癫的模样又被吓得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冷透全身,哆嗦不止。
  “算了,大姐,既然找到了鹤顶红。我看也叫黄莺和青乔不必再搜了,还是请大姐主持公道,好好惩治凶手!”张全英见姜雪梅一副想杀了自己的样子,生怕了一不留神就会被她掐死,胆怯的躲在苏如画身后。
  碧云和如霞见三夫人已经完全被张全英搅乱了方寸,连忙过去扶住她。碧云斩钉截铁,开门见山道:“大夫人,奴婢知道是谁藏的毒药。”
  如霞开始紧张,生怕碧云为了脱罪推到自己身上。不过最紧张的还是夏荷香,她平时里本就寡言少语的,与碧云的关系最不好。不会的,碧云就算对我再不满,也是不会嫁祸与我的吧?她心里暗暗想了想,屋里就自己、她还有如霞三个人,看来一定是要有个人遭殃了,看来自己是死定了。不过她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碧云一定不会污蔑我。
  “快说,是谁!”苏如画吼道,她只想尽快了结此事。
  不好,情况有变,难道这次整不死她了?张全英快速转动大脑思索,略微威胁碧云道:“你可别替你主子开脱啊”
  “是夏荷香藏的毒,是真的,我亲眼见到的。”碧云再三思索,如霞是她最好的姐妹,而自己也有家人父母要赡养,所以只能对不起夏荷香了。
  碧云望向夏荷香的第一眼她就知道自己死定了。通常所有事物都是这样,你越不希望它来,它就学会降临到你身上。夏荷香只是默默跪下并不争辩什么,因为她知道再怎么解释都是没有用的。
  张全英眼看整不死姜雪梅了,怒气上头,走到夏荷香面前就左右开弓打了几她个耳光,一边打还一边数落道:“呸,贱人!哪个的主子教的你做人是这样做的?落英一个好好的姑娘家就被你给这么害死了,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夏荷香闭上了眼睛,她感觉二夫人吐在她脸上的浓痰像锋利刀子,刀子杀人不眨眼的划过,疼得她痛不欲生;周围的人鄙视、厌恶的眼光像漫天飞舞的毒箭,扎得她千疮百孔,刺得她面目全非;罢了,一切从来都是我的命,还是不要再争辩了。
  苏如画本来是想二房三房鹬蚌相争好坐收渔利的,却不想给几个丫鬟给破坏了她的大计,所以不由的厌恶死夏荷香来。不过身为一府主母的她岂能为了个卑贱丫鬟失了分寸?她还是该有主母应该有的气度,她慢条斯理地问到:“夏荷香,真的是你做的?”
  夏荷香没有回答苏如画的质问,而是把头埋得更低表示默认。她不敢抬起头来看她,她自己是那么的卑贱,而她是那么的耀眼。她也曾经天真的幻想过自己有一天成了当家做主的女主人,悠闲的喝着茶水杖打以前欺负她的人。然而,她会很快从幻想中醒来,现实总是会一次又一次的毁灭她的幻想。她知道,以自己的性格,永远也不可能像苏如画那样高高在上了。
  “姐姐,怎么处置这个贱婢?”张全英说着拧了下夏荷香的左耳,拧过后觉得不解气又拧了拧她最嫩的小脸蛋,看见夏荷香疼的想叫却不敢叫的样子她的气才消去大半:“是浸猪笼还是沉塘?或者,点天灯也行。”
  姜雪梅这下可急了,虽然奴才得命不值几个钱,但好歹是条人名该救的时候还是要救的。不过救了她,自己又跳进黄河洗不清了。这可让她两难了。她看了看碧云和如霞突然新生一计,走到夏荷香身前狠狠煽了她一耳光:
  “糊涂东西,你,你我平时里是怎么教导你的?你怎么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蠢事?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碧云,你去把我的鞭子拿来。如霞,你去把《沈府家规》拿来,待会我抽打荷香的时候你念给她听,好叫她张张记性。”
  “是”,碧云如霞听完她的嘱咐连忙赶去取的取鞭子,拿的拿家法。
  张全英整不死她现在要弄死一个丫鬟她还敢来插手,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妹妹,你这是要做什么?这夏荷香害死的可是一条人命,打打罚罚的就完了吗?你也不怕贻笑大方?”
  “算了,她的奴才就交给她处置。难道真的就要为了区区几个奴婢就惊动官府吗?到时候我们沈家的脸往哪儿搁?”苏如画看太阳已经落山,好戏也该落幕了,所以失去了兴趣准备回去休息。她走过姜雪梅身旁的时候还不忘提醒一句:“我相信妹妹一定秉公处理,不会让姐姐失望的吧?”
  姜雪梅即使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也只能困难地整理出一副服服帖帖的样子回应苏如画自己一定会处理得让她满意的。
  本来苏如画还在的时候张全英不敢放肆,现在苏如画走了,她可就要发飙了。“待会儿碧云和如霞把鞭子拿来了不必妹妹花废力气,让姐姐我来代劳打死这卑鄙无耻、目中无人的小贱货!”说着已经挽起袖子准备动手。
  “娘,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再虐待她了!”沈嘉宏说着,小跑了过来。看见夏荷香一脸红肿他不用想就知道是自的娘亲所为,他心疼得不得了,只觉得如受火炙、站立不安。
  张全英见碧云把自己的儿子给叫来了,心里直喊——不妙!原来她们要找的鞭子和家法就是自己的儿子,这不是打她的脸吗?“姜雪梅,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啊,行,这笔账我记下了。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说完看见自己儿子一副心思全在夏荷香身上,把他气了个半死。
  又听到了他那熟悉的声音。不知为何,每次只要一听到他那温声细语的说话身总是能使自己心安。夏荷香偷偷抬起头看了沈嘉宏一眼,看到他眼里满是关心,待对上他关切的目光后又娇羞地低下了头。
  碧云这下可后悔了,她个下人凭什么能得到大少爷的搭救?就因为她们从小玩到大吗?早知道就不应该请大少爷来救你!
  张全英实在受不了夏荷香和自己的儿子眉来眼去了,索性拖起沈嘉宏就快速的离开了。
  见周围都是自己人了,姜雪梅这才让碧云把荷香扶起来。“真对不起荷香,这件事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一定查出真相还你公道。”说着小心翼翼地轻抚她那臃肿的脸:“瞧这粉扑扑的小脸蛋给她打的没一块好地儿了,回头我让如霞拿金疮药来给你涂涂。为了不让二夫人她们再为难你,看来你还得在柴房做一阵子苦力,你放心,我会尽快接你出来的。”
  “荷香不觉得委屈,有夫人的关心就够了。”荷香忍着疼痛不卑不亢回答道。
  这时,如霞也把孙妙灵给请来了,孙妙灵是荷香的手帕交,一听说她有难就急忙赶了过来。
  “荷香,她们,她们怎么能这样对待你,她们简直不是人!”孙妙灵看着荷香脸上、身上、手腕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是揪心的疼。“来,我抚你去我那儿休息吧,将就上点药。”
  碧云把荷香挪给了妙灵,深深吁了一口气,这次真的是她对不起荷香。
  “妙灵,荷香就托你多多照应了。”姜雪梅说着取下了云鬓上的八宝珍珠琉璃簪递给她:“这支簪子多少值几个钱你拿去买些药酒和补品,就权当我的一片心意吧!”
  妙灵微微一笑,轻轻推回了她的手。“不必三夫人费心了,我伺候老夫人多年还是有些赏赐的,买些药酒这也不难。只是偷盗主子首饰的罪名我们这些下人实在担不起,多谢夫人美意了。”言罢扶着荷香颤颤巍巍的远去了。
  碧云见两人远去了,急忙开口抱怨道:“瞧她那轻狂样,我们帮了她们她竟还如此跟夫人讲话,真是没教养的野丫头!”
  “好了,别说了。今日之事是你救了我,我该多谢了你,可还是拖累了荷香。”姜雪梅说着把八宝珍珠琉璃簪插到了碧云的双螺髻上,以当回报她的救命之恩。
  这下如霞可想不通了,救夫人的事明明是她们两人的努力,而且还是她看懂夫人的鞭子是沈嘉宏、家法是孙妙灵的暗号,为什么?为什么夫人只奖励她一个人?
  她摸了摸自己的双丫髻上,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
  不公平,太不公平了!
  

双姝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双姝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5章(第一卷第5章 旁观者清)

    原标题: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5章(第一卷第5章旁观者清)小说:漫漫情路:旧爱换新宠第一卷第5章旁观者清当汪岚与以薰坐到饭桌上时,涵生以一种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含情脉脉的对着以薰说:“宝贝,为什么你的这位叫汪岚朋友我以前从没有听你提起过呢?”“好阿,以薰,你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我们这么好的姐妹你都不把我介绍给涵生,涵生要不然我们早就认识了,对不对?”汪岚故意学以薰叫涵生那样叫法,不把姓氏带上。涵生动作优雅的夹起了食物吃了一口说:“我们现在不是已经认识了,我们家以薰恐怕是怕我会被其他的女生抢走了,所以经

  • 易龙志传5章(第5章 救人)

    原标题:易龙志传5章(第5章救人)小说:易龙志传第5章救人车子正好卡在地缝的一个窄位,易皓本就是一个从小干粗活长大的人,现在虽然受了比较严重的伤,但还是能坚持住。他拍了拍怀里的黄君仪问道:“你没事吧?不用怕的,有我在。”因为易皓还是明显地感到黄君仪的颤抖,于是马上安慰她。听到黄君仪颤抖的声音说:“没事,就是受了一点伤而已。”易皓松开怀里的黄君仪,然后看了看她的伤势。穿着一身连衣裙的的黄君仪衣着凌乱,满脸恐惧,手上还在滴血,易皓旋即撕破自己衣服的一下块替她简单的包扎好说:“对不起,是我连累你了。不

  • 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5章(第5章 不想看到她的泪)

    原标题: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5章(第5章不想看到她的泪)小说:专情首席:女人,要定你第5章不想看到她的泪看着她的泪水不断滑落,他握着酒杯的手越来越紧,似乎要把那被子捏碎。他看不透她心里在想着什么,也猜不透为何在这深夜里她要落泪。放松自己的心情,他放下杯中的酒,起身走到萧雅晴的身后,轻轻的搂住她的腰,“女人的眼泪很珍贵,哭也不能解决问题。”感觉到东方哲昊身上的气息,萧雅晴的泪落的更快。感觉到她的呼吸越颤抖,东方哲昊将她的身子扳过来,“不可以再哭了,会变丑的。”过了许久,萧雅晴的泪才止住,她抬头望

  • 冷霸总裁野味妻5章(第5章 诗经淇奥)

    原标题:冷霸总裁野味妻5章(第5章诗经淇奥)小说书名:冷霸总裁野味妻第5章诗经淇奥陆一一早上草草吃了几口便顶着一对熊猫眼去了学校。唐坤从来都是踏着晨读铃声进教室的,他一来陆一一急忙召齐八个人去了一楼的督导部。送走之后陆一一才想起没问那个活宝有没有背诵过。大概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大家都陆续的回来了,唐坤是最后一个来的,陆一一想着问考得怎么样,但出于做老师要保护孩子自尊心的角度就没问,自我安慰的想无所谓的东西。回到办公室,年级主任就发话了,说要星期天开家长会。强调冬季安全问题,以及对学校语文课改问题和家

  • 金牌商人5章(第一卷 风起石岭村第5章 母鸡下金蛋)

    原标题:金牌商人5章(第一卷风起石岭村第5章母鸡下金蛋)小说书名:金牌商人第一卷风起石岭村第5章母鸡下金蛋骆阳笑道:“这就叫德高望重!一般人是享受不到这种待遇的!哈哈。”两人说笑了一番,骆阳转身进屋取出一个塑料口袋,对张晓珊道:“你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忙去吧,我去看看奶奶。”张晓珊道:“我和你一起去。”陈阿婆葬在村东头的一座土丘之上。由于很久没人打理,坟墓周围已经长出了许多荒草。骆阳一言不发,将手中的塑料袋递给张晓珊,然后撅着屁股,亲手将荒草一丛丛连根拔起。直到将坟墓四周全部清理干净,骆阳这才站起来

  • 桃运保镖5章(第5章 公车奇遇)

    原标题:桃运保镖5章(第5章公车奇遇)小说:桃运保镖第5章公车奇遇之后周飞要做的就是欣赏,欣赏这帮家伙死命的往车里挤。此时,不管是男女老少,还是大叔大婶,都跟疯了一样。“我靠,你们照顾一下小孩子好不好,别挤了,我还是未成年呢。”一个家伙尖声细气地说。“死他娘一边去,个子矮就装未成年,臭不要脸,没见过小孩秃顶的。”一个老大爷一眼识破。“我肚子里有孩子,别拥我好吧,流产了你们负得起责任吗?”一个人女里女气的喊道。“给我滚犊子,你他娘那是啤酒肚,少来这套。”“卧槽,我的阿玛尼眼镜,我用它来泡妞的,别给

  • 豪门有孕:老婆你出来5章(第5章 寻找AB型女孩)

    原标题:豪门有孕:老婆你出来5章(第5章寻找AB型女孩)小说名称:豪门有孕:老婆你出来第5章寻找AB型女孩倚在床脚的闵小娇仿佛奄奄一息,她无声地流着泪,一点力气都没了。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她支撑着挪起身,绕过身旁鼾声正香的男人,悄悄下了地,套上那套猫女侠服装,趁着天还没亮,瘸拐着朝家方向走去。好在妈妈眼睛看不见。一路上她心想。回到家,整整三天,闵小娇躺在床上没起床。妈妈不知出什么事情了,急的团团转。“没事,这几天找活干,太累了,我想休息一下。”她对妈妈说。悲痛欲绝的她,几次想去死,可是一看见妈妈

  • 村官韵事5章(第5章 初来乍到)

    原标题:村官韵事5章(第5章初来乍到)小说名称:村官韵事第5章初来乍到一个突然加速,林学涛和秦岚两个都没有准备,秦岚更是身子一歪,险些滚下车去,幸好林学涛手疾眼快,大手急忙一抓,总算扶住她身子,稳了下来。突然觉得触手之处细腻滑嫩,定睛一看没想到慌乱之中竟然抓住的是秦岚那条修长的裸露小腿,不由得脸上一阵尴尬,急忙将手缩了回来,眼睛也望向别处。秦岚果然是城里出身的女孩,没有燕妮那样的害羞,不但脸上没有尴尬之色,反而大大方方地朝林学涛说了声:谢谢!林学涛转过头,冲着强子吼了句:“强子你刚才干啥啊?会不

  • 武绝凌天5章(第5章 神器共鸣)

    原标题:武绝凌天5章(第5章神器共鸣)小说名:武绝凌天第5章神器共鸣随着天殇琴的光华缓缓减弱,笼罩室内的白光也逐渐消失,外面的天地异象也同步退去。看着桌上的天殇琴,楚易回过神来:“你刚才说,这是神器?难道不是圣器?”“神器有灵,遇到真主就会显现异像,刚才它的反应,明显就是遇到真命主人的反应。哼,为什么会认你为主,多少年了都没见它有什么反应。至于圣器,那是什么?没听说过。”兰灵儿一脸的郁闷,这家伙真没见识。“只要有灵性就算是神器……”楚易忍不住苦笑起来,九万年来,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圣器的标准变成

  • 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5章(第5章 搭上)

    原标题: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5章(第5章搭上)小说名字:豪门替身:撒旦宠儿别嚣张第5章搭上“啊!”一声尖叫……苏紫顿时清醒过来,再看到身上的男人时,猛的一惊。该死的,自己居然被这个男人……“走开,你这个混蛋,滚开。”说着挥舞着双手就要起来。南风瑾一把扼住她的胳膊,压在了她的身上:“这可以你引我的。”“女人,还有更混蛋的呢……”随着声音的溢出……“珞儿,珞儿,我爱你……”苏紫又一次听到了那个名字,她不知道那个珞儿到底是谁,可是这一刻她的心好痛,好堵,好难受,明明是跟自己做,可是他居然喊另一个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