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凤女诀盛世小说txt全文阅读

2017/12/21 3:12: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凤女诀盛世

第3章 无意结仇
寒王?莫雪鸳的脑子里顿时浮现出那张略带稚气又有些痞气的脸,天朝九王爷,先皇最喜欢的儿子,冷傲天的亲弟弟,少数几个在这场夺嫡之战中安然活下来的冷啸弈,那真真是她实打实的冤家,饶是上辈子没有冷傲天拦着,那厮必定会在自己手里死个百十来回!
  因此当青竹说去找冷啸弈过来救她的时候,莫雪鸳有些无语,这样的借口忒牵强了,冷啸弈会来救辛者库里的浣纱奴?那是他脑袋被驴踢了都不可能发生的事儿。163女人网
  不待莫雪鸳多想,两个五大三粗的嬷嬷已然甩着满身横肉走了出来,做为各司刑室房的嬷嬷,必须得很彪悍才行,莫雪鸳觉得眼前两位特别合格。
  “雪鸳拜见两位嬷嬷,两位嬷嬷看上去气色不错,那个……容嬷嬷在里面吗?”莫雪鸳秉承着伸手不打笑脸人的古话,朝着眼前的牛头马面露出异常灿烂的笑容,果真将两位嬷嬷笑愣了,于是莫雪鸳十分自然的走进院内,免了被架起来的危险,所以说古人诚不欺我!
  看着院中石椅上仿佛阎王一般存在的容嬷嬷,莫雪鸳暗自吁了口气,尔后上前恭敬施礼,未及开口,便有茶杯甩了过来,也亏得容嬷嬷失了准头,否则这茶杯若落在自己头上,她这一世怕是要交代在这儿了,莫雪鸳如是想。
  “容嬷嬷息怒,雪鸳带罪之身,将死之人,实在不配惹嬷嬷动这么大肝火!”前一世的叱咤风云再与她没半点关系,此刻于莫雪鸳,保命才最重要。
  “带罪之身?将死之人?怎么说?”容嬷嬷果然对莫雪鸳的自贬起了兴致。所以说这宫中的人皆是变态,总是瞧不得别人好,即便那人与自己八竿子都够不着。
  “因雪鸳疏忽惹得洛王爷迁怒嬷嬷,雪鸳罪该万死;之前与洛王爷共事的四名宫女皆自缢以示贞洁,雪鸳怕也活不长了……”莫雪鸳兀自抽泣,含烟笼雾的眸子露出几分悲戚之色。
  “你倒还有自知之明,既是你这么说……那本嬷嬷今日不打你都不成了!若你哪日死了,本嬷嬷这股火朝哪儿顺啊!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把这个贱命的给本嬷嬷绑了!”容嬷嬷如此逆天的思维真真是让莫雪鸳长见识了,遇着这么个油盐不进,软硬不吃的家伙,自己这皮肉免不了要遭点儿罪,对此,莫雪鸳倒也无所谓,凌迟多疼啊,她不也受了么!
  “若是能让嬷嬷消气,雪鸳便是挨这顿打,心里也是欢喜的!这些年,承蒙嬷嬷眷顾,雪鸳无以为报,只求两位嬷嬷下手重些,也好让掌事嬷嬷舒心。163女人网”如果装孙子能让自己少受点儿苦,说几句软话又不会死人,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韬光养晦方才活的长久,可惜她明白的有些晚了。
  果然,莫雪鸳这通肺腑之言说出来,两位行刑嬷嬷反倒不知如何是好,只得看向石凳上的那堆肉。
  “看什么看!动手啊!”容嬷嬷铁打的心肠真是固若金汤,再怎么温柔的讨好皆被秒杀。于是两位行刑嬷嬷的手掌便如雨点般啪啪的落下来,莫雪鸳只觉眼冒金星,脸上火辣的疼,口中的腥咸惹的她胃里翻滚的难受。
  皮肉之苦她能忍,却忍不了那如潮水般涌入鼻息的腐臭和血腥的味道,行刑嬷嬷的巴掌扇在脸上,莫雪鸳却觉得身上的每一块肉都似被利齿啃咬嚼碎,漫天的红没入眼睑,心,仿佛被漩涡似的刀片绞成了碎沫,剧痛之下,莫雪鸳狠咬皓齿,拼命抑制自己不去想上一世的杀伐屠戮,可脑子里闪现的每一幕,都让她生不如死。
  “啊。”刺耳的尖叫声冲破耳膜,莫雪鸳骤然从混沌中清醒,看着院中赫然直立的身影,莫雪鸳心里陡然升出一种太阳打西边出来的错觉。版权163nvren.com
  “继续打!你们打一下,本王就抽一下!”霸气外露的声音清亮如泉水击石,鸦羽色的华裳衬着的依旧是那张稚气不减痞气十足的容颜,狭长的凤目,微挑的眼角,星眸中那股邪恶更胜从前,可又好像多了些什么,高挺的鼻梁下,薄唇很有脾气的一撅,谁不害怕!冷啸弈,居然来了!
  “老……老奴叩见寒王殿下!”与辛者库里的落魄王爷相比,眼前这位显然是不能得罪的,于是容嬷嬷不顾右肩被抽出血迹的伤口,诚惶诚恐的跪到了地上,身体抖如筛糠。
  “掌事……这……还打不打了?”身边行刑嬷嬷的问题让莫雪鸳对其智商产生了怀疑,这还需要问吗!果不其然,在看到容嬷嬷瞪过来的目光时,两位嬷嬷登时将莫雪鸳从刑架上解了下来。
  “干嘛松开?继续打啊!”冷啸弈一个甩手,鞭梢扬起,容嬷嬷耳膜一痛,左肩顺时留下一道鞭痕,血肉翻卷,触目惊心。身侧,莫雪鸳只道自己虽解一时之围,但与容嬷嬷的梁子却是越结越深了。
  “寒王殿下饶命啊!老奴再也不敢了!”容嬷嬷吃痛匍匐在地,哭丧一样的脸涕泪横流。
  “你个老东西听着,以后再敢找她的麻烦本王爷扒了你的皮!”看着冷啸弈像只被扰清梦的狮子一样炸毛吼着,莫雪鸳脑子里顿时浮现出这厮当初指着自己鼻梁骂自己蛇蝎毒妇时的表情,简直如出一辙。
  “不敢了,老奴再也不敢了!”容嬷嬷吓的连声音都变了调,一脸奴相的磕着头,身侧两位嬷嬷亦跪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喘一下。163女人网
  冷啸弈不屑的啐了容嬷嬷一口,如此不雅的举动在皇家中除了这厮,怕是没人做的出来,莫雪鸳暗自感慨,只是不待她感慨完,手已然被冷啸弈攥了过去。
  “我们走!”冷啸弈完全不在乎莫雪鸳是否愿意,硬是拉着她走出掌事院,离开院门时,莫雪鸳刻意瞄了眼仍跪在地上的容嬷嬷,心下微冷,此奴不死,她难安生!
  且说莫雪鸳被冷啸弈拽着离开掌事院没几步,便见青竹自拐角处一脸担忧的跑了过来,“雪鸳,你没事吧?”
  莫雪鸳不语,只摇头微笑,她至今无法相信,一个辛者库的宫女,如何能请得动素来嚣张跋扈的冷啸弈,难不成自己被判凌迟处死这件事竟让一向不近女色的冷啸弈兴奋到跟个宫女来了段不羁之恋?
  “莫雪鸳!本王不是说过,你要有事直管去找本王,你拿本王的话当放屁了!”事实证明,不羁之恋的确存在,对象却不是青竹。
  “王爷明鉴,雪鸳那会儿是来不及,所以奴婢才替她……”还没等莫雪鸳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青竹已然先一步上前欲替自己辩解,却不想话没说完,便被冷啸弈搥到了一边。
  “莫雪鸳,你到底还是不相信本王!你以为本王当初的话只是说说就算的么!”冷啸弈越发欺身紧逼,黝黑的眼眸里透着无尽的失望。
  “王爷说什么了?”莫雪鸳发誓她只是心里有这样的疑问,真心没想说出来打击谁。
  “你!”就在冷啸弈欲发火的空当,一小太监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寒王殿下,传皇上口谕,让您到御书房见驾!”
  
第4章 随便说说的话
心,蓦地一抽,莫雪鸳脸上的笑容未及消退便已僵硬,有恨自骨子里渗出来,萦绕在她周围,挥散不去,此刻的莫雪鸳,眼睛里滚动着浓烈的窅黑,仿佛置身无边恨海的一叶浮萍,血海之仇,不死不休。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雪鸳,你真不记得寒王殿下跟你说的那些话了?”青竹幽怨的声音传过来的时候,冷啸弈已经走远,莫雪鸳暗自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暗道凭自己现在如此杂乱的心境复仇无望,她尚须时日修练,方能处变不惊。
  “记不清了。”莫雪鸳勉强勾唇,搪塞应声。
  “寒王说你救了他的命,以后在这皇宫,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他便是拼了命,也要护你!”青竹的话让莫雪鸳颇有些震撼,很难想象,该是怎样的因缘际会,才会让一个卑微如尘的宫女救下威风凛凛的王爷,天雷加狗血么?
  “随便说说的,你会当真?”莫雪鸳漠然一笑,丝毫不将这句话放在心上,于冷啸弈,她也不希望再有什么交集,那厮毕竟是冷傲天的亲弟弟,毕竟也从未待见过自己。
  “我会!寒王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很认真!”莫雪鸳不知道彼时的冷啸弈有多认真,只道眼前的青竹十分认真,认真的连眼圈儿都红了。
  “我的意思是我怎会不记得寒王殿下的话,‘记不清了’那句才是随便说说的。”莫雪鸳不愿与青竹在这个问题上纠结,于是敷衍解释。阅读http://www.163nvren.com/许是自己说的不够有诚意,青竹只默默低头,态度明显不如刚刚热情。
  因为冷子烨的原因,浣纱院的奴婢皆已搬离,待莫雪鸳回去的时候,偌大空院里就只剩下风华绝代的冷子烨一人和甩了满地的脏衣服。
  “美人,你可回来了!”冷子烨的样子看上去很彷徨,但丝毫不损他的艳色无双。
  “王爷看清楚了再叫。”望着眼前一片狼藉,莫雪鸳深吸口气,或许在复仇之前,她得过上一段暗无天日的日子。
  “本王看的很清楚啊,雪鸳,你要对自己有信心才行!”冷子烨扬起那身紫袍,乘风般走到莫雪鸳身侧,飘逸灵动间,宛如嫡仙。
  “王爷谬赞了,雪鸳自知天资不够,美人什么的实不敢当,只想做好奴婢。”对于冷子烨的恭维,莫雪鸳只道当不得真,整个皇宫人尽皆知,天朝洛王爷是个为了女人节操尽碎的家伙,只要冷子烨想,他可以对着一块木头赞美三天三夜,而不重复一个字。
  “嗯,那本王就放心多了!刚刚本王还担心你若洗完这些衣服之后还能不能给本王捏肩捶腿,端茶倒水了呢!”莫雪鸳的解释似乎很得冷子烨的心,不过冷子烨的话却入不得莫雪鸳的耳。
  “如果雪鸳没听错的话,容嬷嬷的意思是让王爷与雪鸳一起干活。”莫雪鸳端正了神色,肃然看向冷子烨。
  “这种话你也能当真!再说,你舍得吗?”冷子烨好看的桃花眼微微上挑,潋滟魅色的眸子顾盼间仿佛星辰般璀璨,差点儿闪瞎了莫雪鸳的双眼。
  “奴婢没什么舍不得,这边的衣服由王爷洗,奴婢负责另一边,王爷最好马上动起来,否则明早各宫来取衣服耽搁了,娘娘们会很不高兴!”如果想活下去,莫雪鸳便不能出任何差错,所以即便她是如此不适应做一个奴婢,却还要做到最好。
  御书房的龙案后面,冷傲天着一身明黄龙袍正襟危坐在龙椅上,手中朱色狼毫一挥,于是又有一批与淳于家勾结的逆贼要人头落地了。
  “皇上找臣弟何事?”邪佞的声音透着满满的不屑,冷啸弈未容通禀便推门闯了进来,身后夏忠犯难看向冷傲天,见主子挥手,方才关门退了出去。
  “啸弈,这里是皇宫,你好歹有些礼数。”冷傲天抬眸扫了眼站在案前的亲弟弟,声音隐隐透着无奈。
  “臣弟不喜欢,皇上有事快说,没事臣弟可就走了!”冷啸弈抻了抻毫无褶皱的广袖,不耐烦的甩出这句话,尔后大咧坐在椅子上,不时晃荡两下,痞气十足。
  “你去招惹辛者库的宫女了?”冷傲天合起手中奏折,拿起另一折展开,眉头微皱,又是弹劾与淳于家相关的逆贼名单。
  “怎么,臣弟替皇上教训那些个仗势欺人的恶奴有错了?”冷啸弈扬着头,不忿看向龙案后面那个万人之上的帝王,心里莫名的冷,冷的他浑身透着凉。
  “那些恶奴自有宫规管着他们,实不劳你堂堂王爷动手。”冷傲天几乎没有犹豫的在奏折上划过一笔,诚然他对这奏折上的内容有所怀疑,但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能放过一人,他断不会让淳于一家有一丝一毫翻身的机会。
  “不是吧,皇上是怕臣弟去找六皇兄,保不齐私下商议什么改天换命的大计!其实皇上大可放心,臣弟就算举旗造反,也不会去找那个绣花枕头!”冷啸弈哼着气,悻悻看向冷傲天,这个曾是他的骄傲,被他崇拜如神邸的亲哥哥,如今在他心里,一文不值。
  “冷啸弈!这里是皇宫,朕是皇帝,你说话要注意分寸!”冷傲天陡然抬头,幽蛰的眸子迸发出凛冽的寒意。
  “这好像不是皇上的作派啊,宁枉勿纵么!皇上怎不干脆拉臣弟出去砍了,就像淳于燕一样,剐了她的肉,还要把她的尸骨烧成灰烬,连鬼都做不成!皇上在怕什么?”冷啸弈的话戳中了冷傲天的软肋,龙案上咔嚓一声,朱笔被横折成两断。
  “朕一直以为你是恨淳于燕的?”冷傲天强自忍住心底的怒意,瞳孔越发黑了几分。
  “皇上说的没错,臣弟是恨那毒妇,为了把这江山抢给皇上,她可干了不少丧尽天良的事!可她是真心为了皇上好!这点,臣弟也从来没有怀疑过!”冷啸弈蓦地起身,冰彻的眸子直对向龙椅上的那个人,分明是手足至亲,可他却觉得如此陌生,仿佛过往二十几年,他从未看清过这个人。
  “为君之道你不会明白!下去!”冷傲天漠然收回视线,重新拿起朱笔,在奏折上狠狠划过一道,朱笔透过奏折在案上留下了血一样的颜色。他没错!淳于燕不死难平众愤,死的不惨难压众怒!既然她的死可以换来天朝稳固,那她就该死!
  “如果皇上的为君之道就是无情无义!那么臣弟这辈子都不想为君!”冷啸弈收起一身痞气,怒声低吼,尔后摔门离去。
  
第5章 出了辛者库,只能刷马桶
房门吱呦作响,冷傲天黝黑的眸子渐渐泛起冷光,他当然知道冷啸弈无意为君,否则就算是亲弟弟,又如何!
  金乌西坠,圆月初升,夜色清幽,月影朦胧。辛者库的浣洗院内不时传来哗哗的水声,莫雪鸳屈身在木池旁已经累成了一条狗,双手在浸着皂角的池水里泡出了褶,白的跟骷髅爪子没什么两样,反观倚在门口处悠哉游哉磕着瓜子的冷子烨,莫雪鸳有几次差点儿忍不住一脚踹过去。
  鉴于身份悬殊,莫雪鸳到底没做那样的蠢事,只将怨恨的目光投在冷子烨身上,凌厉一剜,心里多少也能舒坦些。
  “雪鸳啊,其实本王真心想帮你,但这种自甘堕落折身价的事儿本王也是真心干不出的,做人要有态度。”冷子烨觉得自己若再不说点儿什么,对面佳人的那对眼珠儿分分钟就要滚出眼眶了。
  “当婊还要立牌坊的态度?”莫雪鸳双手搓着衣裳,悻悻嘀咕。
  “喂!你这话本王不爱听啊!”冷子烨斜挑起凤眼,脸上有些挂不住了,想他风华无双一世,哪个女的见了不是神魂颠倒,偏眼前这位是个奇葩。
  “难道说王爷在四司的时候就没干过奴才的活儿?还是王爷觉得四司那些绣花穿钗的事儿比洗衣服高雅,完全符合王爷尊贵无比的身价?古语有云,落魄凤凰不如鸡,王爷通晓古今,想必一定听过。”莫雪鸳急了,眼前这堆衣服凭她一人明早必是交不出去的,再加上刚刚把容嬷嬷得罪个彻底,如果这个空当出了差池,难保容嬷嬷不会公报私仇。
  “莫雪鸳!你可以出去打听的,本王在四司的时候真的什么都没干!那几个宫女怜香惜玉还来不及,怎么舍得本王动手啊!那个……你到底是不是女人啊!”冷子烨也急了,登时起身甩了手里的瓜子,大步走到莫雪鸳身边。
  “所以王爷的意思是那四个被您辱了贞洁,自缢闺中的宫女对您还特别的怜香惜玉?王爷真的确定?”莫雪鸳扬眉反问,眼中尽是不屑。
  “你觉得她们是自缢?”冷子烨潋滟生辉的眸子些许暗淡,脸上怒意渐渐消退,似有悲伤蔓延。
  “这里是雪鸳刚刚洗好的衣服,王爷且晾到竹竿上,明早就能干了。”莫雪鸳忽然有些心酸,于是垂眸,继续搓着衣裳。
  “为什么?”冷子烨敛了眼底的莫名的悲恸,忿忿看向莫雪鸳。
  “因为雪鸳不想自缢。”莫雪鸳的话让冷子烨心下动容,却也不想就这么败下阵来。
  “那跟本王有什么关系!”冷子烨哼着气,一副爱死不死,关我毛事的表情。
  “如果王爷连辛者库都呆不下去,那么就只有到茅厕刷马桶这一条路好走了。”莫雪鸳音落之时,冷子烨已然抱起身前的衣裳走过去,笨拙的甩到竹竿上。
  皎洁的月光将地上的人影拉的斜斜长长,夜风吹起那一头墨色的长发,飘逸间流转着绚烂的华光,莫雪鸳看着那抹衣袂飘飘不染尘的背影,心底些许怅然,放眼整个天朝,配得起当朝皇后的奸夫,也只有他了。
  子时已过,夜色渐浓,莫雪鸳将手里拧干的最后一件衣裳扔给冷子烨,尔后不管不顾的拖着松散的骨架晃荡到房里,寻着床榻扑了上去。
  重生以来,莫雪鸳从没有哪一刻如此迫切的想要睡觉,彼时暗夜,她只默默坐在床边,由着天黑到破晓,她怕自己若闭上眼睛,就再也睁不开了,她怕重生于自己,不过是黄粱一梦,只是今晚,她真的太累了。
  “莫雪鸳,你还没替本王捶肩呢!”冷子烨随后追进来的时候,莫雪鸳已经沉睡过去,呼吸均匀,美眸如两片羽扇般落下来,将那双精粹闪亮的眸子挡在其间。
  无语,冷子烨借着月光一步步走到榻前,然后蹲下,默默凝视着床上的可人儿,分明天差地别的两个人,却让人感受到了相同的气息,尤其那双眼中绽放的光彩,甚至会让他产生错觉,没来得及保住淳于燕的命,他后悔莫及,那么这个宫女的命,谁也别想从他手里夺走。
  耳边的聒噪声震痛耳膜,似有火光在眼前闪烁,莫雪鸳僵直的躺在床上,丝毫不为所动,因为她知道这是梦,是她这辈子都挥之不去,也不想挥去的梦魇,或许只有冷傲天的血泪,才能填平她心底的恨海,或许只有那一刻,她才会得到安宁。
  “咳……如果可以的话,本王希望你能把眼睛睁开。”耳边的声音似江南的杏花春雨,又似九宵的梵音天籁,令闻者心动,神魂颠倒。莫雪鸳下意识启眸,霎时有种见到鬼的惊悚感,即便在她面前的人是名满天下的第一美男,可如此眼眸都似能粘到一起的距离还是让她十分排斥。
  “王爷想干什么?”莫雪鸳几乎弹跳起身,本能的想要伸手拉扯被褥,这才发现自己并未宽衣,同一时刻,她亦发现这间简陋破败的房间里突然多了数人,为首的容嬷嬷正面目扭曲的走过来。
  “莫雪鸳!你竟敢私藏前皇后的信物,这次你不死也要扒层皮!来人,搜!”容嬷嬷在对自己一番凶神恶煞之后,还不忘朝身边的冷子烨点头哈腰,解释其只是奉命行事,断无不敬之意。
  私藏皇后之物?莫雪鸳对这个罪名显得有些哭笑不得,倘若真有,也不该叫作私藏。举目可见的残破小屋,除了四腿齐的桌子和她身下不坐尚且晃荡的木床,皆是徒壁,莫雪鸳倒真有兴趣知道,她们能在这间屋子里找出什么。
  然而在看到那些宫女自乌色地砖下面将一支琉璃凤钗挖出来的时候,莫雪鸳脸色顿时僵硬,脑子里刹那浮现出白天泡在幽渠河,连脑袋都没保住的齐妃。
  “这下你可以死的瞑目了。”冷子烨十分同情的凑到莫雪鸳身边,俊脸上那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除了幸灾乐祸,再无他解。
  “只要王爷肯替雪鸳认下死罪,想怎么滴王爷尽管说!”莫雪鸳抓住仅有的时间飞快在冷子烨耳边嘀咕一句,下一秒便被两名宫女拖拽到容嬷嬷面前。
  “莫雪鸳,你现在无话可说了!来人,把这贱命的拉出去,杖毙!”容嬷嬷举着手中的凤钗,狰狞的脸上透着一抹得逞的奸笑。
  莫雪鸳不觉得此时她若涕泪横流的喊冤求饶会让容嬷嬷良心发现,但想要活下来也不是没有希望,于是不顾两侧宫女的拖拽,莫雪鸳只回头狠狠盯着依旧跟尊佛似的站在床边的冷子烨,不言不语。
  心,蓦的一沉,分明是在向自己求救,可那双眼里却看不到一丝一毫惊恐和怯懦,反倒是异乎寻常的冷静和沉稳。多么熟悉的眼神呐,彼时景德宫,瞧着外面几十簇火把蜿蜒如长龙,连他都有些不淡定了,偏生淳于燕就是这种眼神,那种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霸气他至今都佩服不已。
  

凤女诀盛世》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凤女诀盛世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奇门医圣在都市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奇门医圣在都市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奇门医圣在都市第十八章当没病遇上有病“呃——”萧逸风一听这个声音便知道是林雪茹的声音,看来是姐姐排队出来了。自己转过身回头一看,果真看到林雪茹正站在医疗室门口喊着自己。“姐姐,我在这呢?”看到林雪茹在喊自己,一旁的萧逸风赶忙回应着。咯咯嗦嗦的排了好几条长龙之后,林雪茹终于挂好了号。此时林雪茹看到了萧逸风正在医院大厅中间,便走到了萧逸风的面前。“你在这干嘛?谁叫你瞎跑的?”林雪茹随即指责道,直接不给萧逸风解释的机会。看到林雪茹又要教育自己,萧

  • 小说武道:绝世修真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武道:绝世修真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武道:绝世修真第十八章正版七旋指“你说什么?白锌跟白雪儿受伤了?”白家议事厅,白夜此时才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刚刚自己遇到的那个黑衣人,居然闯进了白家,同时击伤了白锌跟白雪儿,不过倒不是偷袭,而是光明正大的对招,白锌跟白雪儿都被对方一指击伤,幸好对方没有下死手,唯一难搞的就是对方侵入体内的剑气,所以白锌跟白雪儿到现在还没康复。而周围人看向白夜的目光更加恭敬,不愧是年轻一代的最强者,居然能够正面击伤那个黑衣人,这可是白锌跟白雪儿都没有做

  • 小说超级兵王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超级兵王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超级兵王第18章捉贼捉脏?“走吧,我送你回去。”叶煌像是做了一见微不足道的小事,返身拉着紫菱冰凉的小手向外走去。十几个穿着黑西装的夜店保安就站在门外,他们不同于一般的普通保安,多少有些社会背景,在夜店这种鱼龙混扎的地方没点胆色是混不开的,原本按经理的指示是让他们赔偿了包厢的损失再放他们离开,可被叶煌的目光一扫,这群保安却不由自主让后退了几步,不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通道。叶煌就这样拉着紫菱大摇大摆的穿过了人群,眼看着人要跑了,这些保安像突然被人毒哑了般

  • 小说都市狂兵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都市狂兵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都市狂兵第18章:两个时代的军人这一夜,叶千和黄伯两人畅聊,两人一直喝酒喝到很晚。“小叶子,你刚才说的那个事情,真的确定了吗?”黄伯此时趁着酒意,老脸昏昏,脸上的愁色很浓,可以清晰的看出来这个眼前的老人的脸上的皱纹,岁月的痕迹留在他的脸颊。“嗯,黄伯,您老就把心放在肚子里面吧!这件事情,这次就是连我都没有想到,上面的一号竟然会直接插手。““哦!?真的“黄伯此时有些不相信,因为,作为军人的他,自然是经常关心国家时事政治,叶千口中说的一号,他自然知道说

  • 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让爱化作雨纷飞第18章付出代价或许是闻不惯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她按住自己的胸口,强迫自己将恶心的感觉压了下去。当医生出门时,顾玥终于忍不住趴着墙壁撕心裂肺的干呕起来。她的动静太大,以至于房间里的陆老太太,都听到了声响。“玥玥?怎么了?”顾玥拍了拍胸口,没事两个字还未出口,又开始干呕起来。一旁的陆与江,脸色越来越沉,一双墨色的眸子,像是深不见底的古井,不断的闪过暗芒。难道,自己是怀孕了?顾玥被自己的这个想法吓一大跳,随后又立即否定不可能!绝对

  • 小说许你一生情缘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许你一生情缘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许你一生情缘第18章血泊里的人管家来地下室送东西的频率渐渐高了些,玲玲也是个机灵的丫头,总是能避开管家送东西的时间来地下室房间。夏梦兮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走几步路都有些喘息,而且这些天肚子里还有些隐隐作痛,内裤上也见些许红血丝。玲玲也发现她的不舒服,又无能为力,只能干着急。在一次饭后,夏梦兮忽然感觉小腹隐隐传来阵痛,犹如浪潮一下比一下猛烈,她依靠在墙壁之上都有些站不稳,只好抱着肚子蜷缩在地面上。不一会身下有鲜红的血液流出,血腥味迅速弥漫整个地

  • 小说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至死不渝只爱你第18章击碎她的梦“少奶奶,酒店到了。”前座的司机回头,脸上是恭敬的表情。“好的,谢谢。”外面早已有戴着白手套的酒店服务生替她拉开了车门,安以若提起礼服的裙摆,优雅的走下了车。脚步刚站稳,她就看到本来守在红毯一边的记者们都拿着话筒蜂拥而上,朝她这边涌来。她有些被吓到,下意识的抓紧了手包,但是最后却发现记者的目标根本就不是她,而是绕过她,围住了她身后一男一女。安以若松了一口气,还好他们不是朝她来的,不过想想也是,她本来就是一个无名的

  • 小说如果爱情看得见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如果爱情看得见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如果爱情看得见第18章第一次相遇可她的双脚被安全绳禁锢着,仅靠她手上的力量根本无法带动整个身体。最终因为体内力气的流逝,她只能任由身子朝海底坠去,冰冷的海水灌进了她的耳朵和鼻腔。她下意识的想要咳嗽,可刚张开嘴,海水又疯狂的涌进了她的口腔里。常听老人说,人在死前会回忆起心底最难忘的记忆,原本她是不信的,可这时她的眼前却出现了与程漾第一次相遇的场景。大雨滂沱,人声鼎沸,程漾逆着光半蹲在她的面前,朝她伸出了右手。她早已忘记那天是为什么摔倒,但她永

  • 小说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爱如夏花般璀璨第18章祝你们白头到老他们都以为,余歆檬肯定会受不了这种痛,一定会跟他们道歉。可,这一棍对于余歆檬好似不痛不痒一样,她连脸色都没有变一下。殊不知,这一棍狠狠的敲打在了她支离破碎的心上面。她心底唯一的亲情随着这一棒消失殆尽。她抬眸,语气冰冷的说道:“打完了吗?我今天只有三件事情要做。”“第一,从今以后我与余家断绝关系。第二,我过来,只是要拿走属于我的东西。第三……”余歆檬顿了顿,眸子中含着氤氲说道:“第三,我祝你们白头到老!”她笑

  • 小说爱上你,枕上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上你,枕上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爱上你,枕上心第18章玩具吵架的气势又没了,她眼眶泛红:“你太过分了韩临,你抛下我一个人面对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你……”韩临很快打断,讽刺的说:“易锡城难道对你不好?没关照你?”“那是因为你……”施澄想起自己不久前才看到的画面,痛苦的闭了闭眼,最终什么都没说,何必说出来,还不是自取其辱。她这样在韩临看来,就是承认了易锡城对她好,这个认知让韩临怒火快收不住。他一把打横抱起面前的女人,将她扔进后座。施澄的头被撞到,止不住的犯晕,她摸着头:“你干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