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小说书名:空姐的诱惑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2017/12/21 1:57:5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空姐的诱惑

第八章 江家大寿
    陆泽波,林天奇、苏星海,吴振华这四大公子正聚在一起,向校园门口走来。版权163nvren.com他们都在讨论着,该如何教训楚云浩这个家伙。楚云浩虽然已回来了。但几人因为程艺涵的关系,自然不可能这么放过他。尤其是陆泽波,今天更是丢了大脸。虽然看起来和楚云浩没有什么关系,但陆泽波还是将这笔账算在了楚云浩的身上。

    “哼……楚云浩这个家伙,趁着这最后几天,将他解决了,没有一个得罪了我们四个,还能在学校逍遥下去的!”苏星海冷然一笑。

    “不过这学院内,我们毕竟还是要顾忌一些。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是不是找个隐蔽的地方,好好蹂躏他一次……”吴振华嘿嘿一笑。

    “嗯……可是他不去怎么办?”陆泽波皱起了眉头。

    “他不是有一个妹妹长的还不错……找个办法……把他妹妹引过去,就可以了……”吴振华淡淡一笑。

    就在几人密谋讨论着该如何对付楚云浩的时候。已走到了学校的门口了。

    登时,四人的眼睛直了。因为在学院门口的是一辆红色的法拉利。说明163nvren.com当然吸引他们的并非是那法拉利,而是站在法拉利身边的那个女孩。

    这女孩实在是太美了!整个人站在那儿,边上的法拉利虽然是名车,在这一刻,都黯然失色了。

    “哇……这……这女孩是谁?”陆泽天有些结巴了。虽然他不是没有见过美女,但这么漂亮的女孩,还是将他震慑住了。

    其他三人也是一般,虽然他们都是家世显赫的人。但此刻竟然还是被这美女震慑住了。当然,不单是他们三个。版权163nvren.com就连边上的那些围拢在一旁的人流,可见一般了。

    江思颖虽然感受到周边那火辣辣的目光,却也没有放在心上。对她来说,这些都早已习惯了。

    楚云浩带着妹妹陈瑶希一起走向校门口。悠然,那辆红色的法拉利映入了两人的眼帘。

    陈瑶希看着楚云浩,微微的一笑着说道:“哥哥,找你的人来了!”

    楚云浩爱怜的拍了拍妹妹的小脑袋,对她说道:“哥晚上不能陪你回去了,你只能自己回去了!”

    “知道了!哥,你好好的陪陪嫂子吧!”陈瑶希对楚云浩吐了吐舌头。

    楚云浩摇了摇头,向江思颖走去。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程艺涵此时也刚到校门口,她看到了楚云浩。楚云浩因为她被打住院的事情,程艺涵的心头还有些歉意。看到楚云浩,程艺涵的心头一喜。正要上前打个招呼。却发现楚云浩向一个女孩走去。

    这让程艺涵禁不住停下了脚步。

    那女孩实在是太漂亮,虽然脸上戴着一副墨镜。163女人网但就从那流露出来的肌肤和轮廓,没有任何人,会怀疑这女孩是一个美女。

    “他们认识?”程艺涵有些诧异。

    边上另外的那些围观的同学,虽然围观的多,但包过四大公子在内,都没有人上去和那美女搭讪。此时看到楚云浩上去,都有些奇怪。

    很多人都以为楚云浩是上前搭讪的,而且肯定是会遭到美女的呵斥。

    楚云浩在学院内算是知名度很高的人。尤其是在经历了和四大公子的事件后,更是如此。

    “楚云浩这家伙,以为自己变好看了,就可以随便追美女,我看他今天是不是要丢人了!”陆泽波往地上呸了一道唾沫,冷然的说。

    “就是,有些人马不知脸长……这样的美女如果能看的上他,我就跟他家姓……”吴振华冷然的一笑。

    林天奇、苏星海的脸色也带着嘲讽的笑意,显然和他们的想法是一样的。

    楚云浩走到了江思颖的面前,皱了皱眉头,对她道:“这也太张扬了!”

    江思颖闻言,心里有些不舒服。自己亲自去接他,还被他数落。不过此时不宜得罪楚云浩,自己的爷爷还需要楚云浩为自己兜住。惹恼了他,撂挑子怎么办!无奈之下,江思颖只好忍气吞声,干笑了几下。

    楚云浩也没有顾及周围的目光,拉开了副驾驶室的车门,坐了进去。

    法拉利“嗖!”的一声。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当中。

    现场围观的同学都“哗然”了。似乎没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这是美女和野兽的组合吗?”现场的人都惊呼。

    四大公子也有些石化了,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么漂亮的美女,连他们一时都不敢上前搭讪,可是现在竟然和楚云浩这家伙走了。这让他们情何以堪。尤其是吴振华刚刚还将话说的满满的。如果那美女看的上楚云浩,他就随楚云浩姓。可是从现在的态势来看,这MM很有可能就是专门来找楚云浩的。吴振华觉的自己脸火辣辣的,丢了大脸。好在边上的几人都没有注意到。

    “呸!”的一声。陆泽波对着地上吐出了一道唾沫,有些不爽的说道:“这家伙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

    林天奇闻言,淡淡的说道:“哼哼,走狗屎运?很快,他就会知道不是什么人都能碰的!”

    ……

    江思颖开着法拉利载着楚云浩直接的出了南闽,向省城闽江飙去。不得不说,江思颖开车的技术,算是挺强的。没有一点阻塞感。

    楚云浩只觉的周围的景物如放灯片的一般,向身后飙去。

    江思颖竟然将时速飙到了200以上。

    “你不用准备礼物了,我已为你准备好了……”江思颖看都没看楚云浩一眼,只是淡然的说。

    楚云浩眉头一皱,但没说什么。

    车在半个多小时,就从南闽到了闽江。作为闽省的省会。闽江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城市建设,都比南闽高的不止一筹。

    车在市区绕了几圈,拐进了一栋占地至少五百平凡的大别墅内。

    在寸土寸金的闽江市区,能弄出这么一栋大别墅,要多少的资金,简直难以想象。在很多时候,即使是有钱,估计也买不到这样的房子。

    在别墅的外面,停了不下数十辆的车,而且都是一些好车。看车牌,这些车都是来自于政商两界的。江则天最后是在闽省军分区司令的位置上退下来的。可以说,江老爷子在闽省额面子很大。即使是闽省的四大家族也得给他一些面子。

    当江思颖带着楚云浩踏入江家的门庭的时候。一对中年男女站在门边,迎接来往宾客。

    那对中年男女很明显就是江思颖的父母亲。

    “爸……妈……”江思颖笑着迎了上去。

    接着,江思颖向着自己的父母亲介绍起了楚云浩。

    “这就是云浩!来了就好……里面坐吧!”江怀远对着楚云浩说道。

    虽然江怀远和凌思蓉夫妇俩看起来都挺热情的。但楚云浩还是可以感受到一丝距离。显然江怀远夫妇并不是太欢迎自己。只是因为江则天的坚持,才勉强让江思颖去迎接自己。

    不过楚云浩的脸上还是带着笑容,掏出了一个精致的盒子,递到了司仪的盘子内。

    “伯父伯母,小小的礼物,不成敬意!”楚云浩很有礼貌的笑着说。

    “哎呀,人来就好了,还带什么礼物!”江怀远虽然说的很客气,却没有将楚云浩的礼物放在心上。楚家的境况他们知道,还能拿的出什么礼物,有饭吃就不错了。

    就在同一时间。一个看起来二十出头的青年,走了过来。

    这青年长的丰神俊朗,一表人才。虽然楚云浩在完全去除了脸上的痘以后,也算是清秀,但在这青年的面前,还是有些黯然失色。

    “无忌啊!你来了就好,还带什么礼物啊!”江怀远热情的打着招呼。

    和楚云浩的待遇比起来,这明显的就有些差别了。江思颖在楚云浩的耳边,淡淡的道:“他是风无忌,风家的人!”

    说着,江思颖也向风无忌迎了过去。

    风家?闽省四大家族?楚云浩眯起了眼睛。楚家会落到如此地步,风家也是一个罪魁祸首。从某种程度上讲,风无忌也算是他的敌人。

    江思颖和风无忌有说有笑的不知道在谈些什么。不时传来了江思颖那银铃般的笑声。不知道为何,楚云浩觉的自己心头微微的有些不舒服。不过他很快释然了,自己和江思颖只是名义上的未婚妻而已。何必如此介怀呢!

    “在愣什么?我带你去见爷爷!”江思颖如一阵风的一般,来到了楚云浩的身边,亲密的挽起了楚云浩的手臂。淡淡一笑。

    在一旁的风无忌的注意力都落在江思颖的身上。此时看着江思颖竟然挽着楚云浩的手,脸色骤然一变。

    楚云浩被江思颖如此的挽着自己,还有些的不习惯。想抽手,耳边却传来了江思颖那恶狠狠的声音。

    “你当我愿意这样啊!不如此,爷爷怎么会相信我们在一起了!要装就装到底!”江思颖那美丽的大眼睛,等瞪着楚云浩。

    楚云浩闻言,愣了一下,也不再反对了。

    就在此时,楚云浩感到自己的身后一道凌冽的目光凝视着自己。

    楚云浩冷冷的一笑。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径直的让江思颖挽着自己向内走去。
第九章 神清丹
    楚云浩被江思颖抱在怀里,这种姿势,男人的手腕极为容易触碰到一些女人敏感之处。不得不说,江思颖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女孩。这从大堂上,一路上那百分之百的回头率就能看出来。

    在大堂内,正中的一个椅子上,一个看起来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目不转睛的看着江思颖,目光充满着慈爱。那老者的目光不时的在楚云浩和江思颖的身上来回巡游着。

    “爷爷!”江思颖松开了抓着楚云浩的手,乳燕投怀似的扑到了老者的身边。

    “哎!乖孙!”江则天看着自己的宝贝孙女,笑的合不拢嘴。

    “这个是?”江则天看着一旁恭立的楚云浩,目光有些奇怪。江则天的目光带着一丝期盼。

    楚云浩对这和蔼慈祥的老人的身上,感到了一丝的亲切。闻言,连忙的对着江则天点了点头说道:“爷爷,我叫楚云浩,楚天北是我的爷爷!”

    “楚天北是你的爷爷?”江则天有些的激动。

    “爷爷,是我把云浩带来的!”江思颖很是乖巧的对江则天说。

    “好……很好……”楚云浩闻言,很是开心的看了江思颖一眼。笑的合不拢嘴。

    在确认了楚云浩的身份后,江则天抓着楚云浩的手,似乎在缅怀什么。

    “当年我和你爷爷在一个部队里的,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谁也不服谁!都是倔脾气!你爷爷是团长,我是政委……谁都管不了谁!经常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争的面红耳赤的!师部首长哪里不知道挨了多少的批评,但我们依然改不了!在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有一次敌人的迫击炮的炮弹在我们的身边炸响了,但我还没来得及趴下,是你爷爷奋不顾身的救了我,因此,他丢了一条腿!”

    说到这里,江则天的眼睛湿润了。而楚云浩似乎也被江则天的叙述带回了那战火连天的岁月。

    只是楚云浩看的出来,江则天的生命之火快要燃尽了。即使是一切平安,确实也如江思颖所言,只有两年好活了。当然,如果楚云浩能在短期内突破

    边上围拢的宾客有些羡慕的看着楚云浩,似乎对他如此受到江则天的喜爱感到羡慕。

    只是楚云浩身上穿的衣服看起来很寒碜,一看就上不了档次。不过碍着江则天的面子上,谁也有没表现出来。江则天在闽省担任省委常委,军分区司令。在闽省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谁也不愿意得罪他。

    接下来,宾客们开始在大堂内跳舞。而楚云浩和江思颖也被江老爷子赶去跳舞。

    楚云浩和江思颖在舞池内跳舞。

    楚云浩搂着江思颖的纤腰。楚云浩搂着闽江第一美女的纤腰跳舞,也不知道羡煞了多少人。

    “谢谢你!”江思颖看着楚云浩。

    楚云浩淡淡的说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你也看的出来,我爷爷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我真怕爷爷……”江思颖的眼眶红了。

    楚云浩看的出来江思颖对自己爷爷感情非常的好。非常也不会委屈自己来求楚云浩了。

    “你也许很奇怪……其实我从小父母都常年在外,奶奶死的早,我是爷爷一手带大的!”江思颖对着楚云浩幽幽的说。

    楚云浩看的出,江思颖似乎并不像她的表面上所看起来的这么坚强。深深的吸了口气,对着江思颖说道:“思颖,也许,事情并不像你表面上看起来的这么糟糕!”

    江思颖以为楚云浩是在安慰自己,退了一步,轻轻的拂了拂额前的刘海。对着楚云浩笑着说道:“我知道,我不像你想的这么脆弱!”

    悠然,从大堂外又有人进来。江思颖对着楚云浩微微一笑,道:“我的姑姑姑丈来了,我去和他们打个招呼!你自己先在这里待着!”

    楚云浩点了点头。江思颖对他歉意的一笑,就离开了。

    楚云浩看着周围灯红酒绿,还有那些看起来很有身份的宾客。他其实并不是太喜欢这里,总觉的自己和这里,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的。

    正当楚云浩准备走到角落去的时候。悠然,一股强烈的劲风从他的身上,向他的身上袭来。

    楚云浩的心头微微的一惊。但他的反应很快。身子就地一旋。一拳向那劲风传来的方向硬碰硬的挡了过去。

    “碰!”两个拳头在虚空中撞在了一起。

    楚云浩感到一股大力从自己的正前方向自己的身上冲了过来。受到那股大力的撞击,脚下一软,忍不住退了四五步。而那人只是身子微微一晃,一步未退。

    这个突然袭击他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风家的公子风无忌。

    楚云浩的心头微微一惊,这人竟然将内力修炼到如此的地步。

    殊不知,风无忌心头的震撼丝毫也不会比楚云浩来的小。楚家虽然曾经也是闽省四大家族之一。也是古武世家。但后来,传承似乎都断去了。四大家族也曾经对楚家搜刮了一遍,却并未找到楚家的修炼功法。这也是四大家族最终会放过楚家父子的原因。难道当年还有疏漏?当然,这也是风无忌从长辈那里知道的东西。这些疑惑,风无忌也只是藏在心头。

    “阁下这是什么意思?”楚云浩的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什么意思,你应该清楚!虽然思颖是你的未婚妻,但你根本配不上她!你只是一个癞蛤蟆……我劝你还是不会吃天鹅肉了……”风无忌对楚云浩讥讽着。

    “在我的眼里,你还不如癞蛤蟆,只是一个臭虫而已!阁下又何必五十步笑百步呢?”楚云浩哼了一声说。

    楚云浩的眼中闪过了一丝杀机。虽然风无忌的内力暂时还比他强。但楚云浩自认为自己可以凭借修真者的各种手段,对付他。至少也能不落下风。待到自己突破第一层中阶。那情况又不一样了。

    “你敢骂我臭虫?”风无忌顿时怒了。作为四大家族的嫡系传人,风无忌还没有受到过如此的挑衅。浓烈的杀机爆发了出来。两人一触即发。

    “无忌,云浩,你们在做什么?”江思颖的声音在两人的身畔响了起来。

    “嘿嘿,没有,我和楚兄聊的很投缘!你说是吧?”风无忌看着楚云浩,似笑非笑的说。

    楚云浩淡淡的一笑,不置可否。

    “哦,好了,爷爷在等着你们过去呢!”江思颖意味深长的看了楚云浩一眼。

    接下来的环节是司仪宣布嘉宾的礼物。虽然这个环节有些俗。但为了满足一些嘉宾的面子。这环节却是上流社会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一个穿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念道:“闽江市市长,‘渔翁山居图’”

    这让现场的人都有些惊呼了起来。这渔翁山居图可是出自名家之手啊!虽然看起来很不显眼,但识货的人可知道,这价值不菲啊!

    “宋家元青花瓷!”那中年男子念道。

    现场的人看着一个玉盘上那做工精美的青花瓷,皆为惊叹。现场的人有不少的宾客都是收藏家!对元青花瓷的价值还是很清楚的。曾经在伦敦的佳士得拍卖行上,一只元青花瓷拍卖出了天价,2亿人民币。这青花瓷也是元青花瓷,即使不如那在伦敦拍卖出的青花瓷,但应该也不会便宜到哪里去。

    江则天也是一个酷爱收藏的人,见到宋家送这么昂贵的东西。也颇为的动容。老脸一笑道:“士成破费了!”

    那宋家的代表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闻言,连忙恭敬的说道:“家主知道您七十大寿,因为脱不开身,就无法亲自前来了。托小侄前来为您贺寿!”

    在一旁的楚云浩,看的也有些暗暗动容。这些大家族的人,果然是不将钱当钱了。随便送一些礼物,都是价值连城了。

    接下来,那司仪又连续的喊了另外两大家族连家、蔡家送来的礼物……皆是价值不菲……让全场惊呼连连。虽然都知道四大家族都在拉拢江家,但还是觉的有些不可思议。

    “风家,千年古玉!”

    听到千年古玉,楚云浩经不住向着那盘子内的古玉看去。

    这古玉璀璨夺目,在灯光下,散发出了柔和的光华。

    风无忌来到了江则天的面前,对着江则天恭敬的道:“江爷爷,这是家父在佳士得拍卖行以千万拍得的古玉,有清心静神的效果。这次,家父知道江爷爷您七十大寿,特将这古玉作为您的贺礼!”

    “德海有心了!”风无忌哈哈一笑。显的很是开心。

    千年古玉,那璀璨夺目的光华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现场的宾客虽然带来的礼物也都很珍贵,但和四大家族的贺礼比起来,就黯然失色了。

    风无忌的目光不时的向江思颖瞥去,脸上的神色很是得意。

    接下来,其他宾客的贺礼虽然也都是一些奇珍异宝,但已不再那么醒目了。

    “不知道楚兄的礼物是什么?想来作为楚爷爷最疼爱的侄孙,你的礼物应该也很特别吧!”风无忌看着楚云浩,似笑非笑的说。

    楚云浩淡淡一笑道:“是很特别!”

    “哎,云浩来,老夫就很开心了,礼物不礼物的,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江则天似乎也知道楚云浩的情况,摆了摆手说。

    风无忌闻言,淡淡一笑。

    江思颖自然知道风无忌在打击楚云浩,张嘴欲言又止,却又忍了下来。

    “楚云浩,家传神药,神清丹!”司仪念道。

书名:空姐的诱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空姐的诱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夜别说你爱我 今夜别说你爱我 全文免费

    原标题:今夜别说你爱我今夜别说你爱我全文免费小说:今夜别说你爱我目录预览:001、我流产了002、他们当着我的面内个003、为了她宁愿如此污蔑我004、不要碰我!001、我流产了许以城一把撕掉了我的超短裙,重重的巴掌扇的我屁股通红:“穿这么露想去勾引谁,你就这么不甘寂寞么,嗯?”我挣扎着想要摆脱,“许以城,你松开我,你凭什么管我!”许以诚闻言,眉头瞬间皱了起来,口吻变得冰凉至极:“凭我养了你十年,你连命都是我的!”话落,他突然一把掐住我的脖子,从后破土而入,熟悉的疼痛席卷而来,我惊恐的睁大了双眼

  • 一睡到白头 一睡到白头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一睡到白头一睡到白头全文免费小说名字:一睡到白头目录预览:01、成人之约02、我要永远忘记你03、凭我是你的姐夫04、她也来做产检01、成人之约夜,有点凉。忽然一通电话打破沉默。我接通。对面的男人声音没有一丝温度:“双泉酒店,1201。”挂了电话,我呆了两秒,赶去。一进门,汗还未落,口还未张,他就开始解皮带,脱裤子,把我狠狠的压在门板上,用力吸肿我的唇,粗暴的撕开我衣服。自从她回来,我们已经三个月没有见过面,明天就是他的婚礼,也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我说杜遇生我有话和你说,他却冷冷堵回

  • 冷王的弃妃 冷王的弃妃 全文免费

    原标题:冷王的弃妃冷王的弃妃全文免费小说:冷王的弃妃目录预览:第1章夜雨连连第2章无能为力第3章含泪道别第4章沈淑惠的痛第1章夜雨连连夏日的夜,总是多雨。雨漫无边际地下着,使静谧的夜,更显缠绵悱恻。青墙红瓦,红色的琉璃房檐在雨帘衬托下,折射出美妙的光轮。院落里,各色各样的奇花异草,在雨的敲打下的更显葱茏而妩媚。院子的一角,几朵夏荷更是盛放得娆妖,摇曳多姿。高墙深院,一看就是个显贵人家。只见各种着装的丫鬟们来来去去,行色匆匆。府里似乎发生了什么。屋里子,粉色床幔前围满了或神情焦虑,或神色疑惑的老老

  • 你是风雨你是晴 你是风雨你是晴 全文免费

    原标题:你是风雨你是晴你是风雨你是晴全文免费小说名字:你是风雨你是晴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第2章孩子不能留,分手照旧第3章捏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第4章求求你,不要打掉孩子第1章我们还是好聚好散吧电梯缓缓的上升,顾雨柔手里拽着一张孕检单,心里充满了喜悦和期待。脑海里想象着一会儿韦尚庭知道她怀孕后,肯定会兴奋的抱着她转圈,说不定还会立即跪下来向她求婚。这一刻她已经等待很久了。叮的一声,七楼到了。顾雨柔踏出电梯朝着总裁办公室走去。今天是周末,公司放假,整个走廊静悄悄的,办公室的门虚掩着

  • 手心的鸢尾花 手心的鸢尾花 全文免费

    原标题:手心的鸢尾花手心的鸢尾花全文免费小说名字:手心的鸢尾花目录预览:第一章只是替身第二章你有没有爱过我第三章自杀?第四章你的命,是我的第一章只是替身“顾爵夜,你要干什么?”男人身上的酒气让安初见的声音略染上了惊慌,在看到男人冷到丝毫没有一点温度的眸子,安初见才更是感到了一种噩梦降临的恐惧。果然,又要来了么……像是印证了安初见的心中所想,名为顾爵夜的男人毫不怜惜的一把扯过安初见的胳膊,骨节分明的大手紧紧捏着她的下颚骨,用力之大甚至让安初见疼出了泪花。“顾爵夜,痛……”听到安初见的话,顾爵夜狠狠

  • 七日生死契 七日生死契 全文免费

    原标题:七日生死契七日生死契全文免费小说名称:七日生死契目录预览:第一章死亡第二章爱他七年第三章抵挡不住的亲吻第四章为什么死了还会痛第一章死亡如果有一种爱,可以超越死亡……那么一定是顾云卿对闵律的爱。她爱着他七年,付出了一切,甚至在死亡的那一瞬间,出现在她脑海里最后的画面,还是那一张英俊的脸。顾云卿从来不知道,原来,人的命那么脆弱,脆弱得仿佛下一秒便是阴阳相隔。她躺在地上,疼痛将她的理智都侵蚀了,血液顺着她的脸颊落在地上,勾出了死亡的颜色。她就这么睁着眼,血液流进了她的眼睛里去也没有舍得合上,她

  • 风过无痕,思你依旧 风过无痕,思你依旧 全文免费

    原标题:风过无痕,思你依旧风过无痕,思你依旧全文免费书名:风过无痕,思你依旧目录预览:01.事情成了吗02.俞相思,你还在卖03.你可不可以离开南城04.晚上你先去白祁风的房里01.事情成了吗南城,白公馆。落地钟发出厚重的响声,俞相思数着,整整十一下。白祁风应该就快来了吧。她颤抖着双手,解着红艳旗袍上的扣子,还不等完全褪去衣衫,感受到门外传来的脚步声,急忙钻进了被子里,心脏抑制不住的跳动着。“吱呀”门开的声音。“咚”皮带落地的声音。刺激着俞相思的感官。她不由握紧了拳头,突然有些后悔答应了云舒雅的

  • 浴火挚爱 浴火挚爱 全文免费

    原标题:浴火挚爱浴火挚爱全文免费小说名字:浴火挚爱目录预览:1、准公公死在媳妇床上2、媒体封口,婚约取消。3、流言四起4、自杀1、准公公死在媳妇床上“啊——”沈若渔迷迷糊糊中被一个女人尖锐的惊叫声惊醒。紧接着身上的被子就被人粗鲁的一掀而起。她条件反射的迅速坐起来抱紧自己的身体,这才看清掀她被子的人竟然是平日百般宠溺自己的未婚夫江浩庭。“沈若渔,你真是贱到骨头里了,你怎么这么恶心!!”这几个字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咬牙切齿的从江浩庭嘴里蹦出来的。眼前的男人扭曲着盛怒的脸,眼睛喷着火星,似乎随时都能爆炸

  • 最强弃少混都市 最强弃少混都市 全文免费

    原标题:最强弃少混都市最强弃少混都市全文免费小说名称:最强弃少混都市目录预览:第1章人吓人第2章美女陈嘉第3章温华苑小区第4章巧!真巧!太他妈巧了!第1章人吓人盛夏之初,星开北斗,明月悬天,微风过,夜色正好。“老子几个兜兜转转一大圈,就属这里可以毫无保留的承接到月光的沐浴,是干此等好事的不二之选。”东江市外断头山,一处凸起的松软土丘上,一个二十好几的青年,把自己肩上扛着的女孩放在地上,其余两人在一旁嘿嘿淫笑。女孩手脚被缚,嘴上被胶布封死,面色潮红,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惊惧之色。三个青年看着眼前

  • 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 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 全文免费

    原标题: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全文免费小说书名:我待君以命,君赐我薄情目录预览:第一章:今夜你要了我吧第二章:不是求欢是求死第三章:死也要死在这里第四章:等她死了就好了第一章:今夜你要了我吧“萧钺,尽余欢的毒,没那么好解。我沈宴,也不是那样不堪。若有来生,我希望,自己一定不要遇到你……”……萧王府今日宾客满堂,弦乐欢畅。但相比如此热闹的前厅,海棠苑里,却是一片的死寂。“王妃……您、您当真要这么做?”柳儿跪在地上,声音中,带着几许惊颤。沈宴将面前砂锅内的参汤盛出来。参汤尚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