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宫杀:重生弃后全文在线阅读

2017/12/20 22:34:18 来源:网络 []

书名:宫杀:重生弃后

第5章 锦书与南遥
  若云看向那边,而后微微一笑:“一个将死的可怜人。版权163nvren.com”   黄袍之人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后轻撩长袍,留下一句:“原来如此。”便转身回了孝云宫。   蓝若云唇角缓慢的扬动了一下,随即垂下了眼眸。她转身,回了孝云宫,关门的一霎,再度望向那方。   如此,皇上便会忘了慕锦书。   “姐姐,不要怪妹妹。要怪只怪宫里,容不得善人。推荐http://www.163nvren.com/”说罢,她便掩了门。   那边,锦书似乎已经渐渐的冷静了下来,怀中孩童,早已僵硬无比。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刻,她选择抱紧怀中孩童。只不过心中的温度,也如同那孩童身上的体温,渐渐的,冷却了,消失了。   孝云宫的烛火,不知何时熄灭。   不久,一身明黄的尊贵之人自宫门走出,甩袍间,已走向另一条路。只可惜锦书双目已瞎,再也看不到那让她曾经如此惦念深爱、此时却恨之入骨的他了……   南遥蓦然惊醒,按压了下坠的疼痛的额头,偏偏做了那些不堪回首的噩梦。宫杀:重生弃后全文在线阅读忽然想起千易临走前对她的嘱托,南遥心头微微下沉了一分。   千易是个擅长医术、满腹学识,却没人知其底细的男人。   三年前的那场大雪,慕锦书的心就已经彻底死了,和她心爱的孩子死在了一起,唯有身体还留了一丝气息。不久后,气若游丝的她被匆匆赶来的太监冯德齐,用了诈数蒙混过关,将她带出了宫,来到了好友千易的别居祁雪山。   还记得那天,千易握着她几乎被指尖攥穿的手,问她:“若是再让你活一次,你有何愿望?”   她只道:“力量,学识,狠毒。”   他又问:“为什么要这三样?”   她答:“唯此三样,才能让那些狠毒之人,与我一起坠入深渊地狱。”   最后,千易应了,并给了她全新的生命,予她新名――南遥。宫杀:重生弃后全文在线阅读   他说,她必须等待三年,三年之后,才可离开祁雪山,她应了。此后她性情大变,就像九暄曾经希望的,她变得很爱笑,但同时也变得让人再也摸不透彻。   于是她陪同千易隐居做活,自给自足,读遍万卷古书。千易学富五车,通晓天文地理,三年里,将学识尽数教予她。对于南遥,千易亦师亦友亦兄,若说这世上,唯一还能让她觉得人性是良善的人,那便只有千易。尽管她至今不知千易为何要帮她。   她看不透千易,千易太深,深到让她觉得千易身后的秘密,但凡碰触,便会被烧的尸骨无存。163女人网因此,她从不多问。   如今,三年之约已到,回宫之日来临。   慕家一百四十三口的冤屈她定会洗清,平反,然后让那些满手肮脏的人,永世不得翻身。以此,才能祭奠她已故的儿子九暄,还有……善良一生,愚蠢一生,最后不得而终的慕锦书。   此次下山,千易嘱咐她,绝对不能再入后宫。   南遥应了千易,而她此行本就没想靠爬上那个将她狠心抛弃的男人的龙床达到目的。   不过千易还说,楚奕风这个男人,他的敏锐、手段与城府都是难以预料的,无论多恨他,都不能再靠近他。版权http://www.163nvren.com/关于这一点,南遥却始终在动摇,因为令慕家沦落到如此田地的人,归根结底就是这个她深爱的男人。   唯有他,她不会轻易原谅,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南遥看向马车帘外,发现已经到了京城边郊,于是不再多想,交了铜钱,准备径自走入京城。
第6章 弃得龙床,上得朝堂!
  三年的时间,人事已非,京城也不再是她所知道的旧城,反而已经变得如此威严。   她唇角微扬,似在人群里看到了一个人。那人一身公子便衣,腰间佩戴了一块白玉,不言不语,安静的像是不存在。他相貌俊秀,有些雌雄莫辩,周围女子纷纷回头,就是为了多看此人几眼。   南遥勾唇,几步走去抽出腰扇轻轻敲了下那名俊秀公子,而后凑近耳畔道:“公子如此好相貌,真是让南遥生嫉啊!”   一句话落,那名公子下意识的捉住南遥的扇子,但下一刻,脸上却顿生喜色。   “娘娘。”他唤,声音平稳,隐隐透着高兴。   “妖孽。若你现在是正常男人,不定要祸害多少女子。三年前我带你时,怎么没发现你原来脸蛋这么好。”南遥轻笑,收了扇子。见那公子微微有些不悦,便马上住了嘴,郑重的说道:“德齐,三年不见了,谢谢你来接我。”那白衣公子正是当年救了锦书的冯德齐。   德齐点头,随后问道:“千易可好?”   提到千易,南遥不禁想起临走前他的神情,唇角若有若无的动了动。   走得如此突然,还在人家院子里放了一把火,千易虽毫无表情的目送她离去,实际还是会生气吧。想起千易生气的样子,南遥打了个寒颤。重生至今,若说她唯一惧怕的,估计就是千易了。他看起来虽然话不多,但总能散发出一股威慑。   南遥眼睛轻颤了下,即刻将那个男人的脸从脑海中清去,说道:“还好。对了,以后叫我南遥。我已经不再是什么娘娘了。”   “您的性子真的变了很多。”冯德齐说罢,便看向皇宫方向,“那些人,如今已经位高权重,再也不是当年的他们。皇宫步步杀机,万不能掉以轻心。”   南遥轻轻扯动下衣襟,潇洒的叼了一根草叶看向远方,若有所思,仅仅道了句:“说的是呢。”   德齐问:“那主子想以什么身份入宫?”   南遥蹙眉深思,忽见一行布衣男子结伴出行,南遥便问:“这些是什么人,看起来不像是京城之人。”   德齐随之看去,而后道:“是准备进京赶考的举人,其中穿得体面些的,是国子监的贡生。”   南遥眸子一动,忽然一笑:“先前千易帮我做了个身份,好像是官宦之家。如此,混进国子监应当不是个难事。”   德齐一愣:“主子的意思是……”   南遥敛了笑,深眸划过一缕碧光,忽然闭了眼,脸上透出一丝复杂的神情。   果然,还是无法避开和那个人的交锋。但如果这是她夺回权力的唯一捷径,那她宁可冒险一试。   抱歉了,千易。   南遥似是下了决心,蓦然开口:“上朝堂。”言毕,她扯了嘴角,毫不迟疑的迈开步子向前方走去。   冯德齐有些不解,但下一刻眼中却多了些流光。   或许,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懦弱仁善的皇后娘娘了。   朝堂,恐怕要起风了。   龙御殿。   一身明黄的尊贵之人正站在窗旁,看着不远处渐落的夕阳,淡漠且深不见底的黑眸中莫名划过一缕碧光。风轻扬,吹动了他身后长发,那人身上忽然透出一股杀意,惊吓了身旁的太监福禄,福禄小心翼翼的问道:“皇上是在想马上要进行的科举之事?”   楚奕风闭上双眸,渐渐离了窗旁。   “不。朕只是忽然想起了一个三年前从朕身边逃走的女人。”   “皇上说的是……?”福禄不解。   楚奕风淡淡的扬了下唇角,而后冷漠的说道:“一个,就算是化成灰,朕也会抓回来的女人。”   门口一人安静的站在那里,尊贵凤袍染了夕阳下的色泽。眼角红晕下的眸,渐露了一道冷漠的碧光……
第7章 最了解朕的人
  一个月后。   今日的皇宫将有一件大事,经过一个月的科举考试,贡生们所有的考卷都已送入皇宫。只待皇上最后批阅,以选出有资格参加最后殿试之人。   龙御殿里,一派宁静。   几位负责此次考试的内阁大学士们纷纷低垂着头等待皇上定夺。   龙椅之上,时而传来翻阅卷书的声音,哪怕一个停顿,都会让下面的人紧张不已。   楚奕风半垂着狭长深眸,稳而不急的看着卷书上的每个字,时而扬唇,时而又敛住表情,究竟是喜或是不喜,根本无人能够猜透。   这时,楚奕风像是忽然看见什么那般停住了手,眉心略微蹙起。视线却始终停留在一张卷书的字里行间处。   “广开粮道,广收外臣。”楚奕风倏然开口轻喃,指尖沉静的抚过唇瓣。下面的大学士们一听,纷纷对视,像是百思不得其解。   “广开粮道,广收外臣”对于现在的王朝是有风险的,因此虽是治国妙计,却从来没有大臣敢提。如今一个黄毛小子竟说出这番大胆之话,简直就是不知天高地厚。大家都认为此人定不会被选中,所以才放入考卷中以增加其他朝臣推荐之人的选率。谁料皇上此番居然将这句话念了出来,可见是对这人有些兴趣,当真让他们摸不着头脑。   楚奕风垂眸,继续看着手上的这份卷书,不知看到了什么,眼瞳猛的一颤。他似乎又开始沉思着什么,指尖下意识的摩挲两下。半响,他轻抚卷书上的名字,唇角一扯,便拿起毛笔批了一个红圈,然后将这份书卷合上。   几位大学士见状,知道结果已出,迅速跪在地上大喊“万岁”。   楚奕风眼眸微动,自上座起身。他将卷书交予大学士,只说了句“准备殿试”便转身离开大殿,从来让人看不透彻的眉宇间竟透着些喜色。大学士皆惊,纷纷揣摩圣意,又反复看了看今年的卷书,可还是无从着手。   究竟皇上看到了什么,竟会露出如此神色?   今年,究竟会有何人入朝呢?   离开的楚奕风匆匆而行,随身太监窥探楚奕风的神情,于是问道:“皇上,您这是遇到有才之人了?”   楚奕风顿步看向太监,指尖碰了下唇,随后勾了一抹弧度:“朕,好像遇见了一个世上最了解朕心思的人。”   说罢,楚奕风便继续扬步离开,向来淡漠的深眸中,闪过一缕幽幽碧光。   国子监。   一个月过去了,相安无事。经过德齐一手安排终于成功加入国子监,并女扮男装偷摸参与了科举的南遥,此时于院中正悠哉的躺在树枝上叼着一根叶草,乐滋滋的看着下面一群贡生以读书做契机搭帮结伙的暗地里在聊着天。   之所以说是暗地里,是因为历代皇上向来不允许结党营私,故而有明文规定,国子监内不许相互勾连。但官自有官道,现在刚刚科举完,正是分配入朝后的党派,当然不能再等。只要没人发现,那便是万事大吉。   只可惜,他们光看了周围,不知头顶上还躺着一个人。南遥颠颠翘着脚,脸上满是午后闲逸,权当是看了个笑话。   忽有一相貌清秀的男子路过,南遥动作顿时一停,不禁看的连叶子都掉了。
第8章 要对我的人做什么?
  那人生得清秀,虽不及千易那般仿若不食人间烟火的天仙,却也好似是深渊里的妖孽,姿色了得,身段柔和。那人墨色黑发高束在后,脸颊两侧亦被两缕发轻掩,只露出了倾世面容。若非知道国子监这地方只有男人,南遥当真会以为这是一个女子,而且还是倾国倾城的女子。   这样的美人,为何她进来一个月了都没见到?南遥想着,便多看了几眼,果然是赏心悦目的可以。   然而,南遥虽喜,但突然闯入的人对于那几个正悄悄结党营私的贡生来说,可就是莫大的危机。美人一见,似也知道其中利害,顿时一惊想要悄悄跑走,那受了惊吓的苍白小脸,都让南遥不禁看得入迷。   可尽管如此,这美人还是被那几个人逮了个现行。贡生们纷纷走来,将清秀男子逼入死角。   “我说你没长眼睛吗?知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的地方!”叫嚣之人叫卢丰仁,是内阁大学士卢广易之子。   清秀男子眉眼动摇,抱着一摞书的手愈发用力。见那几人步步逼上,清秀男子蓦地靠在树边,冷傲道:“你们……可以让开吗?”   卢丰仁一听,眼睛顿时瞪圆,一把揪住男子的衣襟,喊道:“你是什么东西!敢让本公子让开,你知道我是谁吗?”   男子侧头,脸色更显苍白,清丽的眼中闪过一缕不悦和厌恶。如此眼神,更是惹怒了卢丰仁,恨不能一拳打过去。   这时忽然有人自后面喊道:“啊,我知道这个人。他是刚刚入住的例监生,叫什么来着……啊,对,叫项君诺!”   例监生?南遥记得,例监是在监生缺人时,由普通人家推举出的考生,难怪看着脸生。只是,往往很少会有例监生,为何这个叫项君诺的人会做例监?   卢丰仁忽然笑道:“啊,我知道了。听我父亲说,近来国子监进了个某位大官人的近侍,想来就是你吧。”卢丰仁上下扫了眼项君若,一把捏上了他的下方,“穷人家能进来,本事不小啊。不然你也讨好讨好我,将来出了国子监,说不定我还能拉上你一把。”众人哄堂大笑,纷纷对项君若动手动脚。   南遥有些看不下去,却又想到千易所言不可惹事,于是生生忍下,牙齿却已咬的吱吱作响。   项君诺因痛苦而紧咬下唇,他铮铮看向卢丰仁大声道:“我才不是。我视耿大人为父,绝不允许你们这么玷污他老人家!”   “就算你说的再恳切,也没人会相信。”卢丰仁狰狞的笑着。   在这一极大的力道下,项君诺狠狠跌倒在地,书籍散开,掌心也被地上的石子磨破泛了红。   “我的书……”项君诺一惊,顿时狼狈的在地上捡书,却被那些纨绔子弟踢来踢去。每每君诺想要站起身,又会被他们一脚踢下,然后像是看着猴子一般看着跌在地上无法起身的项君诺,卢丰仁站在一旁大笑,时不时的还会出言侮辱。   南遥静静的看着,扶着树干的手却已然握紧。   “为什么……总是会有这种人存在。”南遥倏然自喃,脸上再也没了任何的轻松。她似是在看着三年前的自己,像是再一次的感受着雪夜里的无助与痛苦。   往左,再往左……   不对,往右,往右……   我的孩子,暄儿,暄儿……   指尖陷入树皮,瞬间割裂了纤细的肌肤。便是在看到卢丰仁要将项君诺最后的遮掩撕裂的一霎,南遥突然松了手。   “千易,又要惹你生气了。”在落下了这句话后,南遥便蓦地从树上跳下。   一瞬间,周围全部安静了。项君诺怔怔望着眼前,几乎是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周围的人亦然,保持着原先的动作均是僵在原地。   因为就在眼前,方才还在嚣张的卢丰仁,竟然被一个突然出现的人坐在身下,倒在地上。而那个人,毫无疑问就是南遥。   只见南遥横坐在卢丰仁的身上,指尖渐渐滑入卢丰仁的发中,蓦然揪住,然后将他的脸毫不客气的扣在树下泥土里。就在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时候,她却轻轻扬唇一笑:“喂!你们要对我的人做什么?”   话音落下,众人皆惊,卢丰仁也愣在远处。   唯有南遥,笑眯眯的看向面前的项君诺,仿若春日暖阳。
第9章 速战速决……
  “放我起来!!你这个无礼之徒!”被压在泥里的卢丰仁大声的喊着,身体如同一只被压住壳的乌龟一样乱动一气。   周围人一见,迅速松开了项君诺转而奔向卢丰仁,纷纷出言恐吓。   南遥才不吃这一套,双手慵懒的叠交搭放在卢丰仁的头上说:“你们想清楚,惹怒了我,他的头就别想要了。”   “你才不敢,你可知他是什么人!”   “就是!”   众人纷纷附和,南遥却只是哼笑一声,下一刻,她便再度用力,只见卢丰仁浑身颤抖一下,多了一阵剧痛。这一下,使得那些还在给他壮胆的人,均是不敢轻举妄动。项君若倒像是有些惊慌,满眼都是担忧。   这时南遥看向项君诺道:“项君诺,他是生是死,我只听你的。”   项君诺有些讶异,似是第一次听到这种话。他看了看方才还在羞辱自己的卢丰仁,清澈的美眸中渗透着层层怒意。他攥了拳,因用力而有些颤抖。似是过了许久,终于还是抬头说道:“能不能放了他?”   果然如此。   南遥心中轻笑,她长叹一口气,便揪着卢丰仁的头发,将他的脑袋从土里拎出,其他倒是没事,就是鼻下多了两条血柱,看来是鼻梁骨受了伤。那些陪着他的人一阵慌乱,反倒是南遥无比镇定的自卢丰仁身上跨起,扔了二两银子给其中一人。   “给他疗伤。”说着,南遥将地上的书一本一本捡起,随后上前对着项君诺一笑道:“走吧。”便拉着君若向反方向走。   这时,忽有一人在后面愤愤大喊:“你竟然如此对卢大学士的公子,究竟是什么阴谋,难道你不怕仕途尽毁吗!”   南遥定住脚,侧了眸:“仕途?”她嗤笑了一声,“我根本就不在乎那种东西,也没什么阴谋。之所以教训他,单单是因为我很不爽快罢了。”在说最后一句的时候,南遥原本带笑的眼中,忽然划过一道慑然的利光,竟令身后的那些公子突然一惊,再也不敢多说半句。   南遥微微一笑,转头拉着项君诺走了。   卢丰仁在别人的搀扶下捂着鼻子起身,他看着南遥的背影,面色阴沉,低声说着:“这个人,刚才是真想杀了我。”   听他一言,周伟金人均是一惊。   卢丰仁脸颊抽搐,眼中顿时迸出极度的愤怒,撕心裂肺的喊着:“给我查他是谁!!!是谁!!我一定会让他为今天付出代价!!!”   另一人忽然说道:“我知道他,前阵子才刚转入国子监的贡生,像是叫南遥。”   卢丰仁挑眉,脸上表情渐渐变得狰狞,一字一字狠狠念着:“南,遥!我卢丰仁,与你势不两立!!!!”   南遥一路沉默着将项君诺若拉进自己房中关了门,这才松口气。   “那个……”这时身旁忽然传来一声轻唤,南遥一怔,这才想到自己还紧紧抓着人家的手,于是迅速松开,对着项君诺一笑道:“抱歉,不自觉的握久了。”   君诺一僵,脸上多了些许不自在,不知不觉的退了半步。   南遥忽然眸子一转,步步靠近项君诺道:“公子,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难道不准备报恩?”   项君诺眉心一蹙,似是有些愠怒,他整个人都贴在了门上,紧紧闭着眼睛,苍白着一张脸。南遥停了,而后倏然搭着项君诺的肩膀笑开,眼角甚至都开始泛了泪花。   “项君诺。果然不负我望呐。”南遥笑够,拍拍君诺的肩膀,随后将他放开回身去找放药的箱子去了。幸好临走前预见可能会受伤,故而抓了把千易配的伤药,不然现在可就麻烦了。   项君诺愣愣的站在那里,一时没有缓过劲儿来,着实弄不清南遥的想法,故而回头看向南遥,倾城绝美的脸上透出了些复杂的神情。忽然明白了什么,一张脸更加苍白,低声问道:“你想从我身上得到什么?休想利用我控制耿大人。”   声音蓦然增添了敌意,便是连清澈的眸中,也滑出了黯淡的色泽。
第10章 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找到药的南遥才刚拿着药瓶回头,就听见了这么一句话,眼睛冷不丁的一颤,心头犹自生出一股极度的不愉快。 这是把她和方才那伙人相提并论了? 南遥失笑,起身来到他面前,道:“话都说到这里了,那便……” 项君诺微怔,脸上果然显露了厌恶之色。而后静静站在那里,侧过脸。 南遥自始至终都不曾转移视线,她冷冷的上下打量了他,“为什么会认为我会这么做?” “向来不会有人帮我,大家都是为了接近耿大人才利用我。我不想为耿大人增添麻烦,所以不想欠任何人人情。但我想,你也不会有需要我这种人的地方,所以……”君诺低语,声音渐渐露出了些许的颤抖。南遥不问,仅仅是听着,凝视了他那张浮红却充满矛盾的脸庞。 这时南遥下颌一点,示意他过去。两眼带着桃花笑,故意摆出一副吓人的样子。 项君诺自是明白,于是双手攥拳,脸色难看,活生生一副赴死的样子。 南遥失笑,靠在门上看了会儿这个让她无奈的男人。叹口气,也缓步向床边走去。 拉起床帏丝帘,她安静坐在床边。项君诺长得当真有些妖孽,眉清目秀到让人过目不忘,长发黑亮,仿佛墨藻,五官完美,若说他是从画中走出都不为过。 如此相貌的人,却有这幅赴死的神情。想来像是刚才那样的对待,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这时,南遥托腮看着身旁的俊秀男子,道:“喂,已经在想我会怎么对待你了吧,说来听听。” 项君诺一怔,侧过头紧咬下唇。 见他不言不语,南遥便上前,而后用着蛊惑的声音说道:“这时候,该是闭上眼吧。” 项君诺别开脸,半响,便将眼睛闭上。南遥看了一会儿,不禁生了笑靥。 这男人,还真把她当成豺狼虎豹了。 视线下移,南遥忽然一怔,仿佛看到了什么令她触目惊心的事…… 南遥静静望着项君诺的身体,肌肤下竟埋藏着一道道旧伤痕。身躯依旧在颤抖,让人根本无法想象他是经历过什么。 忽然想到他是例监生,当是穷苦人家出身,这些伤痕像是鞭痕,想来是曾经做过苦役。如此,便也能解释的通了。 南遥碰触了他身上的伤,清眸中渐露了黯然。 这是一个不曾飞翔却被人生生折断了双翅的孩子。 是了,对于她来说,看起来年方二十的项君诺确实是孩子。自己此时虽然同样是二十岁之身,但在做皇后之时,便已二十有四,加上三年重生,已经要比项君诺大了许多,也成熟了许多。 莫名间心头有些酸楚。突然想起了九暄。那一年,他也曾像君诺这般坚强、温暖、善良。但只因生为太子,便要接受如此残酷的命运。 于是摇摇头,拿了药准备涂上。 紧闭着双眼的项君诺神经蹦到极致,忽而感觉有人拉起他紧握的手。当那股清凉之感渗入到君诺心田的时候,他蓦然睁开眼,发现南遥竟然在替他上药。于是一脸怔然的看着眼前南遥。狐疑,不解,想不通……诸如此类的心情顿时浮上心头,即便他不用说,南遥也看得一清二楚。

宫杀:重生弃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宫杀 或 重生弃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2018游凤岗正月初五,上俺接神完满

    2018年2月20号正月初五,早上7:30集合出发上俺接神,整个村男男女女活跃参加。积极性配合性十分强大。一年一次,十分难得,凤岗新龙十分活跃。提示,今天下午2:30分所有出游人士到小学集合分配工作,落实明天任务,此次主要负责人,由詹成钢,詹志伟,詹栩涛,全程负责。一人参加,全家光荣。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本文,由詹广东编辑发布

  • 星空朗读新年诗会丨满载一船星辉,又见康桥

    今天给大家带来的是由《一天零一夜》主播一零朗读的再别康桥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软泥上的青荇,油油的在水底招摇;在康河的柔波里,甘心做一条水草!那榆荫下的一潭,不是清泉,是天上虹;揉碎在浮藻间,沉淀着彩虹似的梦。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但我不能放歌,悄悄是别离的笙箫;夏虫也为我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 福生天天:初五送穷,痴傻能卖,读一读古诗文里的春节习俗

    春节的传统习俗从古至今流传下来,或流失,或被弃,或演变,或保留至今,而今人们通过一些古诗文了解到过去春节的人文景观,古今之间也有了文化的联结,而对于很多人来说,也算是旧俗新赏。凡此五鬼,为吾五患——选自《送穷文》(唐)韩愈大意:这五个鬼,就是我所害怕的五个事物。赶五穷:正月初五,俗称“破五”。在这天,有一种风俗叫做“赶五穷”(智穷、学穷、文穷、命穷、交穷),“五穷”也叫“五鬼”。正月初五日,为路头神诞辰。金锣爆竹,牲醴毕陈,以争先为利市,必早起迎之,谓之接路头。——选自《清嘉录》(清)顾铁卿大意

  • 无论你选择什么,结果你都可能会后悔

    1人生于世,如大海行舟,太多未知,难免彷徨迷茫。2要认清什么是你想要的,什么是可以放弃的。3一件事,当时没做,后来想起每每有些后悔。但假如做了那件事,结果就会比现在好吗?难说,说不定事后也会后悔。4所谓选择,就是这么回事,无论你选择了什么,结果你都可能会后悔。因为你选择了一种可能性,就不得不放弃其它的所有可能性。5选择之难,难在放弃,亦难在不确定。人面对选择时,很难知道他即将做出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只有回过头去看,对错才可能一目了然。看似正确的选择后来间接导致糟糕的结果,是常有之事。反之亦然。有时

  • 这些空酒瓶做的艺术品,除了洋河、汾酒,你还认识几个?

    文云酒团队喝完的酒瓶,想必很多人不是丢进垃圾桶就是卖给收废品的了。春节一过,家里又多了不少空酒瓶。云酒小嫚想说,只要动动手指,在不起眼的一个酒瓶,也都能成一件艺术品。今天,云酒小嫚就教大家几招,分分钟让空酒瓶实现华丽转身。❶稍加改造,立马高大上▼灯饰最简单的方法就是直接拿一串小彩灯放入酒瓶里,晚上看如萤火虫一般。做成台灯底座也有别样的风情。还可以将酒瓶底部切割掉,再把灯泡安装到里面,一开灯美哭了。▼收纳食物瓶颈以上的,可以用来装装牙签;瓶身可以用来装黄豆啊燕麦啊等等。▼烛台切割酒瓶的上面部分或者

  • 今天“破五”,开市大吉!

    正月初五话财神正月初五是财神的生日,所以人们要在这一天大摆宴席,燃放鞭炮,举办多种多样的庆祝活动,寓意就是迎接财神的到来。初五被称为“破五”的来历正月初五又称为“破五”,是送年的意思,过了这一天,一切就慢慢恢复到大年三十以前的常态了。传说姜太公封老婆为穷神,并令她“见破即归”,人们为了避穷神,于是把这天称为“破五”。还有一个略为不同的传说是,大年三十人们请神时,把脏神——姜太公的老婆给忘了。于是她气不过,便找弥勒佛闹事。弥勒佛满脸堆笑,就是不答腔。这脏神气得捶胸顿足,七窍生烟。眼看事情要闹大了,

  • 狗年是“无春”年?万万没想到的是……

    16日,迎来农历戊戌狗年。天文专家表示,和刚刚过去的农历丁酉鸡年“两头春”不同的是,狗年为“单春年”,只有一个“立春日”。立春是二十四节气之一,又称“打春”,“立”是“开始”的意思,我国以立春为春季的开始。立春的时间基本落在每年2月4日或5日。天文专家介绍,为了指导农业生产活动,中国古代将阳历年划分为24个节气,即每15天一个节气。而因为多了闰月,农历闰年的天数比农历平年的天数多出30天左右,故农历闰年有25个节气,而农历平年则有23个或24个节气。因为立春在岁尾或岁首,所以经常出现立春节气跑到

  • 聊天时做到这3个细节,比情商更重要

    前几年,很喜欢看一部美剧叫《别对我说谎》,这部剧的主题是,通过对人的面部表情、身体动作的观察,来探测人们是否在撒谎,然后还原事件真相。主人公卡尔·莱特曼博士是世界顶尖的测谎专家,能从面部表情、不自觉的肢体语言、你说话的声音和言辞中,寻找到真相。他能从一个人无意识的耸肩、摆手或任何微小的举动里,看出那个人是否在撒谎。还能通过面部表情,读出别人的想法——无论是深藏的憎恨,还是诱惑,甚至是嫉妒。虽然影视剧难免有艺术夸张的成分在,但现实生活中,我们也是可以在一个人的任何举动、表情里看出一些他们的内心。也

  • 今日农历正月初五,破五穷喜迎财神!

    我们都知道农历正月初五是迎财神的时间,也是破五穷的时间,请出穷神,最好的时候,只要你们把穷神请出去,就能够迎接财神,迎接幸福和安康,一生当中幸福无忧,毕竟正月初五的时候把穷神送出家门,自然以后的日子滚滚而来,打开大门把财神迎进家门,事业飞黄腾达。生肖属猴的人,正月初五一定要破五穷,就是把身边的霉运,困惑运一切通通扫去,因为生肖属猴的人在这农历初五是最好的时候。在此之后就能够迎来财神,迎来自己,健康,富裕的日子,让生肖属猴的人,从此可以扬眉吐气,在以后的生活过得富足,还有一点,生肖属猴的人一定要保

  • 拼尽全力,才是对人生最大的敬意

    人类最伟大的能力就是独立思考,可以自己选择目标、喜好和行为方式。011月19日,阿米尔汗新作《神秘巨星》在国内上映。电影讲述音乐天才尹希娅冲破来自父权社会的阻力,最终实现音乐梦想的故事。题材十分普通,剧情也很套路煽情,然而观众心甘情愿为它买单,电影两天内破亿。有人评价说,看《无问西东》没流出的眼泪,全献给了《神秘巨星》这部励志喜剧电影。因为发现自己用前半生时间,拼命活成了别人希望的样子,却忘了自己才是最重要的。影片最燃的地方,是尹希娅的母亲在机场唤醒尘封的自我,勇敢反抗丈夫的一幕。在机场,父亲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