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蜜之味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1:06:56 来源:网络 []

小说:蜜之味

第 1 章 我们结束吧

阮颜睁开眼,头痛欲裂,垂着眸子就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肌肤的所见之处,尽是密密匝匝的红痕。163女人网

前一夜的回忆如电影序幕,翻箱倒柜般浮上心头。

她依稀记得顾惜城吻她时的炙热和狂躁,进入她身体时的强势和霸道,以及耳边回荡的低哑冷冽的声音。

“想结束?没问题,但我要你的身体作为六年来的补偿!”

阮颜怎么也料不到,她做了顾惜城妻子六年之久,他头一回碰她,却是以等价交换的方式来完成,他要她的身体,她要他放过她。

垂了垂眸子,将头藏进蜷缩的双腿之间,下体传来钻心般的痛,连同心脏也微微的疼。

一夜激情,他像是贪婪的猎人,怎么也要不够,把她折磨得够呛。

眼眶泛红,星星点点的泪花闪烁其中。

翻身下床,而双腿却无力的一软,差点跌落在地。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这轻微的声响,轻却惊醒了身后的男人。

阮颜心里一个激灵,抬眸看过去,猝不及防的,就跌入顾惜城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中。

冷清的,深邃如湖水般的眼,深不见底,全然不似晨曦被吵醒的惺忪和惶然。

前一晚上的激情翻涌在脑海,耳根陡地一烫,阮颜的脸颊染得绯红,随手捡起地上的衣物,踉跄着冲向了浴室。

墨色的瞳孔倒映出女人落荒而逃的模样,如同一只小兽,顾惜城回过神,眉心缱绻成“川”,视线逡巡。

空气中弥漫了荷尔蒙交织的味道,满地零落的衣服,昭示了昨晚的疯狂。

“惜城,我们结束吧……”

“我们之间本就是一场各取所需的交易,这样下去对你我都不好,我累了,到时候你签下字吧……”女人的话似乎近在耳边。163女人网

昨夜已经接近凌晨,他应酬回来,喝得烂醉,掏出钥匙,拧开别墅的门。

入目,就是明亮的灯光下目光惶惑盯着自己的阮颜。

离婚?!

两个字如同一颗炸弹在他的头顶忽地炸开。

听了她的话,愤怒的火焰飞快的窜入他的五脏六腑。

他黑眸阴鸷,一脚踹翻了身前的衣架,轰然倒地,发出剧烈的响声。

颀长魁梧的身形疾步逼近阮颜,不等她反抗,便将她拽进了房间。

再回过神时,顾惜城的眸冷若寒霜。163女人网

没想到,六年来的忍耐,却在她说出两个字时溃不成军。

顾惜城倏地起身,下床,大步流星往洗手间走过去。

温热的水,沿着头顶流至颈项,腰腹……

在清洗下体时,身子止不住一阵颤栗,莫名的,回想起那天撞见的那一幕。

还有,白染对她所说的话。

阮颜的心脏,像是抽刺般,密密麻麻的疼痛起来。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一声巨响。

她猛然回头望过去,就见到白染面色阴沉的冲到她面前,在她失神的片刻,一把按住她的肩膀抵在了冰冷的墙壁上。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阮颜闷哼出声,背脊传来的震痛刺激着她的痛觉神经。

她回过神,男人的手撑在她头顶右上方,黑色的身影将她笼罩,强烈的压迫感让她喘不过气来。

小麦色的肌肤,结实的胸膛,映入眼帘。

阮颜的脸“唰”得涨红,慌张的低下头,不去看顾惜城那张冷漠骇人的脸。

“昨晚……你……我……”

安染眼神闪躲,支支吾吾的说不清楚,可那句话却说得格外流畅,“现在,是不是可以离婚了……”

该死!这两个字似乎成了他不可提及的禁忌。

他抬起手,一把扼住了她的脖颈,黑色瞳孔划过一道危险的光芒,冷漠斐然。

“阮颜,你就这么讨厌我,为了离开我不惜以身体为代价?”沙哑的声音,不夹杂一丝温度。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他勾着唇,挑起的眼尾溢满不屑。

阮颜听了他的话,身体一怔,一股苦涩在喉咙处蔓延,说不出话来。

本以为……

在她提出离婚的时候,他会想也不想的同意。

从今往后,他们……

老死不相往来。

然而始料未及的,顾惜城竟是这般愤怒。

她不明白。

他不是早就想和她离婚了吗?这样就可以和他的心上人在一起了。

“想离婚?做梦!你别忘了,当年可是你们阮家求我娶你的,如今阮氏集团转危为安,想过河拆桥,是不是太天真了?”

阮颜低着头,不说话,头顶却传来一声轻蔑的笑,“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依旧是沉默……

顾惜城狠狠的拧眉,一字一顿像是从齿缝间挤出来一般,带着令人心悸的狠辣,“阮颜,告诉我,你嫁给我六年,我给了我什么,我又得到了什么?”

“我是个生意人,不做无利可图的买卖,我给了你要的,那我要的呢?”

第 2 章 婚姻交易而已

顾惜城很愤怒,扼住她脖子的手不自觉加深了力度,那双黑色的眸幽冷的可怕,让人不寒而栗。

呵……

他动怒,只是由于在这场婚姻交易里没有得到他想要的。

殊不知,如此精明的他,却败在了她手里。

这么多年,顾惜城和她人前伉俪情深,人后,却形同陌路。

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他经常都在忙着工作,很少有时间回家,就是回,也是一进屋就去了书房,六年却说不到几句话。

于顾惜城来说,她也许只是明码标价的商品,商业利益的牺牲品。

阮家用她来换取阮氏集团起死回生,有何不可?

而于她来说,和顾家联姻无疑是一场从天而降的惊喜,这样她就可以靠近他,或许还可以让他爱上她。

只是没想到不管她怎么做,顾惜城连一个眼神都不肯施舍,整整六年,他从未碰过她,直到昨晚……

她说:“我们结束吧……”

回忆起昨晚顾惜城狰狞的面容,阮颜一双黑眸晕起水雾,流露出惶恐的神色。

她怕他?

顾惜城内心底愤怒的火焰瞬间爆发。

“我让你告诉我!面对我就这么痛苦吗?”顾惜城说着,额头上青筋乍现,似乎耐性到了极点。

阮颜心脏紧绷,感受到脖子处男人的盛怒,身体紧紧贴着墙壁,却再也没有退路。

空气中的温度降到最低,耳边只有哗哗的流水声,而她始终一句话也不说。

顾惜城的灼然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俊颜冷冽得可怕。

阮颜的面色泛白,捏紧了手心,极力隐忍住百转千回的泪水。

这就是阮颜,沉默的阮颜,即便内心掀起滔天巨浪,可她整个人却如同水墨画中沉睡的莲。

就算她看见他和白染相拥在一起,可她却一个字也没有问他。

独自想了好几天,她决定离婚。

然而她的沉默,恰恰是顾惜城最痛恨的,他扣住她的颈项,迫使她仰着脸看向他。

“因为穆以恭吗?”顾惜城神情暴戾,死死盯着她。

阮颜的意识尚处于混沌状态,迷茫的神情如受惊的小鹿。

只是在听到“穆以恭”这个名字时,她的眸光蓦地一怔,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

顾惜城他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他们之间的事情,怎么牵扯到了穆以恭?

阮颜的嗓音轻颤,有些沙哑,就察觉顾惜城陡然阴寒的眼,就连扼住她颈项的手也是一滞。

“你跟我离婚,不就是由于穆以恭回来了么?”顾惜城近乎暴戾,语调中的冷意让人如坠冰窟。

听了他的话,阮颜睁大了双眼,错愕都盯着他,神色千变万化,半响,又恢复了原本的沉寂。

强作冷静的看向顾惜城,似乎在确定什么?

穆以恭回来了?

阮颜久久的沉默,而神色中的任何变化都被顾惜城收入眼底。

顾惜城怒火烧得愈旺,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愤怒?

他隐忍着,唯恐自己的怒意会把面前的女人烧死。

沉着呼吸,目光落在阮颜的唇上,隐隐抱着些希冀。

希冀听见她的否认。

时间仿佛静止了一般,彼此各有所思。

良久,阮颜才呼出一口气,像是下定了决心一般,望向顾惜城,淡淡的说,“对,以恭回来了,我们……离婚吧?”

“离婚”二字,说得格外艰难。

我,们,离,婚,吧。

一句话,似是用尽了阮颜所有的力气。

当年提及阮顾两家联姻,她几乎是没有丝毫犹豫的同意了,不只是因为阮氏,更加是因为……

她的那些心思。

为了嫁给顾惜城,哪怕是成为家族利益的牺牲品,她也无所谓,她做到了……

她成了他的妻子,可是在朝夕相处的六年,却没能成为他的爱人……

如今阮颜已经心灰意冷,她想放弃了,或许顾惜城,整天对着一个自己不爱的人,却不能和自己心爱的人在一起,他也很难受吧?

离婚对他们两个人,都是最好的选择。

既然已经走到这一步,因为谁又有什么区别呢,这样刚刚好,给了她一个理由。

顾惜城闻声,怔愣了片刻,随即唇稍上扬,神色冰冷得像是要将阮颜冻僵一样,凛冽得可怕。

“阮颜,你知不知道?……

第 3 章 为了别的男人

顾惜城紧盯着她,俯身渐渐逼近她,唇齿间吐出一句冷鸷到了极致的话来。

“我后悔了,后悔没把你搞死在床上!”

他娶她六年,六年的夫妻,她竟然为了别的男人,要跟自己离婚?

可笑,真是可笑至极!

阮颜面色陡地苍白,眼前的顾惜城浑身散发出幽冷可怖的气息,才后知后觉的认知到,自己的话对于叱咤风云,万众瞩目的顾惜城而言,是多大的耻辱。

空气如同凝固了一般,顾惜城蓦地放开了阮颜,不带一丝感情的看着她。

阮颜如得大赦,大口的喘着粗气,颓然的瘫软到地上。

顾惜城掉转视线,多看她一眼,就觉得心情坏上几分,冷哼一声,阔步朝门口走去。

就在快要出门时,侧目,语气冷淡,“离婚……没问题,离婚协议书我会安排律师起拟,顾氏的钱,你一分都得不到,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

一字一句,男人说完,顿了顿,还想说什么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转身毅然离去。

就算是威胁,对这个女人来说没有任何用处。

六年的婚姻到如今,终于结束,他还是那般无情,狠狠的将她的尊严踩在脚下。

阮颜的手心攥紧,泪水几乎夺眶而出。

顾惜城于她,只是一场遥不可及的梦罢了,现在,该清醒了。

从洗手间出来,顾惜城已经换好了衣服,量身定制的黑色西装勾勒出高大精壮的身材,阮颜披着浴袍,发丝凌乱,脖子处的青痕分外碍眼。

她扶着门沿上,目光呆滞的盯着床边的男人,喉咙火烧般的疼痛。

顾惜城一眼都不想再看她,拿起床头柜上的钥匙,夺门离去。

黑色的背影消失在了视线当中,连同空气也随之被抽走,阮颜低着头,泪水终于抑制不住的滑落腮边。

……

从那天以后,顾惜城便杳无音信,阮颜再也没有见过他,她好几次打电话给顾惜城的助理,而那头却是机械的回她,“顾总在出差,太太您下次再打过来。”

出差?

阮颜头一回去顾氏集团,巍峨气派的建筑物屹立在最繁华的商业中心,却被前台小姐拦住,“太太,顾总交代,让您在家等他回来。”

显然,出差只是逃避她的借口。

阮颜浑浑噩噩的走出顾氏大厦,抬头望了一眼天空,拧拧眉,从怀里掏出手机。

话筒那边响了几声便被接通,阮颜低语交代着些什么。

没过多久,对方回电过来,说了几句就被挂断。

“天上人间……”阮颜斟酌着那人报过来的地址。

拦了一辆出租车,扬尘而去。

去的路上,阮颜给锦曦打了个电话,一下车,就看见了不远处站在天上人间门口的锦曦。

玫红色连衣裙恰到好处的衬托出她的娇俏。

阮颜付了车费,抬眸,霓虹灯闪烁,奢靡而颓废。

天上人间,南海市久负盛名的娱乐场所,豪华的装饰,一片红灯绿酒,能够进出的人,无不是身价过亿,豪门显贵。

她要找的人,就在里面。

叫锦曦过来,是由于她没有去过这样的地方,就算只是站在门口,她就闻到一股扑鼻而来的烟酒味。

歌舞升平,纸醉迷金。

“哎哎,颜颜,你受什么刺激了,带我来这?”

自从踏入‘天上人间’,锦曦就喋喋不休,没个消停。

这种劲爆疯狂的地方,跟阮颜的朴素恬静格格不入。

一路不停的发出惊叹声,锦曦的目光四处张望着,随即哇哇大叫,“chanel限量版包包,颜颜,快看,我得卖个肾才买得起的啊!”

阮颜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摸索着门牌号走上前去,在二楼最里边的vip贵宾包厢前停下了脚步。

走廊上只有来往的服务员,将包厢内的喧闹隔绝于耳,寂静得几乎可以听见针掉在地上的声音。

阮颜站在门口,锦曦见她手放在门把上却迟疑着没有进去,低声嗫嚅了一句,“颜颜,杵着干什么?还不进去?”

阮颜抿抿唇,没有说话。

见她一动不动,锦曦心里陡生疑惑,挠挠头讪笑道,“你叫我过来,不会是捉奸来了吧?”

阮颜依旧没有说话,眉心紧皱。

锦曦心里一个激灵,我去,要不要这么刺激?

第 4 章 纠缠不清

顾惜城那家伙总算要被颜颜抓住把柄了。

据锦曦所知,顾惜城娶了阮颜不止,还和初恋情人白染纠缠不清。

这件事几乎成为了南海市众所周知的事,可却没有任何媒体有证据报道出来,莫非这一次让阮颜给撞上了?

锦曦脑洞大开,想象着包厢内的劲爆画面,而阮颜手一用力,拧开了那扇水晶门。

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齐聚在了阮颜和锦曦身上。

“卧槽……”锦曦华丽丽的傻眼了。

震耳欲聋的音乐传入耳中,彩灯闪烁,晃的人头晕眼花。

包厢内红男绿女,喝酒调笑,尤其是那些陪酒女恨不能一丝不挂,乍一看还以为是那什么现场。

浓烈的烟酒味荡漾在空气中,原本饮酒纵乐的男女,在阮颜推开门的瞬间,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或好奇,或错愕的目光打量着门口的两个女人。

而被众人簇拥在最中央的男人,只是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看都没有看阮颜一眼。

银色量身定制的西装,包裹住挺拔健硕的身材,翘着二郎腿,姿态闲散得漫不经心。

阮颜进门的第一眼,视线便定格在了男人的身上。

似是被来人惊扰,男人微微拧眉,目光慵懒而迷醉,轻淬了一口酒,一举一动都散发出优雅而高贵的气息,炫目的灯光落在他的脸上,如雕刻般的五官更显得精湛绝伦,如同堕入凡尘又不染凡尘的神邸。

这样的姿态,这样的容颜,不是她守候了六年的丈夫顾惜城又是谁?

只不过,马上他们就要成为路人了。

“哎,这也是‘天上人间’的姑娘吗,没想到还有这等货色……果然还是顾总面子大。”

人群中突兀出这么一句话来,原本寂静的氛围,再次被打破,顿时起哄起来。

天上人间的白老板,估计是想讨好顾惜城,方才就发话说非得找个让顾惜城满意的女人。

没想到这姓白的办事这么利索,几分钟不到人就给送过来了。

依偎在男人怀里的妖艳女人皆是将视线投向了阮颜,直勾勾的目光恨不能将她看穿。

看了半天,终于有人坐不住了,嗤讽了一句,“顾总会看上这种女人?和大名鼎鼎的白染比起来简直是天差地别……”

白染。

两个字如同她胸口的刺,每提及一次便扎得更深一分。

阮颜指甲深嵌进肉里面,不停的提醒自己,必须冷静,她抿抿唇,佯装出一副镇定从容的模样。

南海市无人不知,顾氏集团顾总的初恋情人叫白染——国际时尚杂志名模,本被众人看好的一对,没想到顾惜城却莫名和阮家联姻。

只是令人唏嘘的人,顾惜城娶了六年的妻子阮颜从未露过面,更没有人知道她的长相。

现在在听到白染两个字眼时,阮颜的心脏抽搐着,一张俏脸陡然青白交替。

“这种女人怎么了?我告诉你,她可不是一个陪酒女能评头论足的人!”

锦曦一向最受不了看不起阮颜的人,尤其是这种拿阮颜和白染说事的长舌妇。

一个是贤淑尔雅的名门闺秀,一个卖弄身姿,娱乐大众的心机女,哪来的可比性?

锦曦一股怒火蹭的窜了上来,袖子一捞,瞪着刚才那个袒胸露背的浓妆女,上前就要给她一耳光。

“小曦。”

阮颜张嘴,喝住了急性子的锦曦,只是她的视线,从头到尾都落在顾惜城的身上。

阮颜的嗓音清脆悦耳,如潺潺流水,叫人莫名的心安。

一如当年,顾惜城去ktv参加好友的生日聚会,在经过一个包房时,听见这洋洋盈耳的声音,便再也挪不动步伐。

鬼使神差的,他推开了房间的门,就见到一个女孩,长发及腰,一身白色连衣裙,朦胧的灯光下格外空灵。

似乎并未注意到门外的他,阮颜动情的唱着,弯如月的眸中洋溢着微醺的气息,令人沉醉。

直到如今,他也犹记在心中。

而此刻耳边传来这熟悉婉转的声音,顾惜城喝酒的动作倏忽顿了一下,皱眉,抬眸,就对上了阮颜那双澄澈的眼。

顾惜城的脸色沉了沉,看不出在想些什么,随即,又恢复了原本的冷清,他一口喝完了手中的酒,放在桌台上,颀长的身姿往后一靠,舒展开来,慵懒的深陷进沙发。

神情冷漠倨傲。

顾惜城的一举一动都被阮颜看在眼里,她看着男人那张恣意晦暗的脸,揣度不透他的想法。

她今天来找他,不就是为了那件事么

蜜之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蜜之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小说你是我最好的救赎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你是我最好的救赎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你是我最好的救赎第6章那一夜便宜了别人我突然想起那晚林晔从金桂兰房间里出来看我时的眼神,想必就是在跟金桂兰合谋要骗我去酒店了。我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讥诮地仰起头,“为了给秦勉留后就非得用这种方法吗?妈,我是秦勉的太太,您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太太?”金桂兰满目鄙夷,发着狠说,“你也配吗?你不过就是我们秦家用五十万买的佣人。”是啊,当初秦家用五十万买我做秦勉名义上的太太,而那晚那个陌生男人呢,用五十万要买我的初`夜。有钱人真任性,真禽兽!随便给

  • 小说久违了心尖的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久违了心尖的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久违了心尖的你第6章去求他吧屋里,留下蒲意独自蜷缩在沙发上,许久才呢喃出:“取消就取消,谁怕你!”尊严,荡然无存。也对,出来卖的,谈什么尊严。蒲意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该想些什么。昨晚的一夜,还是今天的堕落。五味俱全的她连怎么从酒店出去都不知道。末秋的堡凡市总是容易下雨。噼里啪啦的雨点打的人皮肤生疼,冰凉总算把她的思绪从无限空洞中拉了回来,她长出一口气,仰望天空,喃喃一笑:“你也看我笑话吗?”路上的行人匆匆忙忙。唯独就蒲意站在原地,一动不

  • 小说Boss缠上身:白少的千亿宠儿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Boss缠上身:白少的千亿宠儿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Boss缠上身:白少的千亿宠儿第6章身体的记忆白夜洲的声音低低的落在她耳边,话落他松开她迈出了浴缸,被水浸湿的身体充满昂扬的力量。他吩咐佣人进来,“把她洗干净,太脏,辣眼睛。”百合带着一群佣人进来,这一次宁愿没有反抗,她想用最快的速度打动他,攀附住他这颗大树。如果拥有白夜洲的一臂之力,相信未来的复仇之路,会好走的多。佣人们要给宁愿脱衣服,宁愿羞愤的要死,抬头看一眼纹丝不动的白夜洲,她急声道:“白夜洲,你先出去。”“宁小姐!不得

  • 小说最佳姿势,撩了霸道总裁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最佳姿势,撩了霸道总裁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最佳姿势,撩了霸道总裁第6章放纵一次吧“那个,静静你别哭了……”杜大海一头汗,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巾递给温静静,但是温静静并没有接。“我和你有什么仇吗?”温静静慢慢抬起脸,满脸都是泪水和绝望:“为什么要让我来这里受辱?”“不,不是的!”杜大海急了:“我真的不知道他们也会来,都怪黄小桃骗我,说只有我们班的……”温静静根本不想继续听下去了,推开杜大海冲出了包厢。她本想直接逃出去,几个经过的侍应生奇怪的目光让她意识到了自己恐怕看起

  • 小说千万买主:霸宠小妻九十天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千万买主:霸宠小妻九十天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千万买主:霸宠小妻九十天第6章洗好等我穿上吴秘书送来的衣裳,许诺整个人完全焕然一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像前世的时候总是满腹惆怅,她的脸上从来没有过像现在这样容光焕发的时候。从现在开始,许诺这个名字,就要跟一个古老的职业相关联了。情人,这是在现代一个很浪漫的叫法,要是放在古代,她这样的女人叫做妾,近现代的时候,叫做姨太太。这样看来,她的职业可以算得上是历史悠久了。许诺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发呆的时候,她的手机响了。“喂。”不用想,许诺都知道是

  • 小说凰一品,纨绔少王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凰一品,纨绔少王妃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凰一品,纨绔少王妃第六章恶人先告状乾帝看秦老王妃满面的泪痕,料想她方才在皇后殿里估计哭过,又看旁边白若芍怀中抱着的秦老王爷的牌位,知道皇后先前所报不虚。而夜子宸在听了这些话之后,方才明白小摇儿为何会在皇宫里,又为何会心情不好,不愿理他,心中对秦王府的人多了几分厌恶,正欲站出来为小摇儿说话,手突然被皇后拉住,皇后站了出来。“皇上,现在已经不止是秦王府休妻之事了。”皇后说着,在宫女的搀扶之下走到了龙椅旁边:“祁之摇说秦王对她不忠,所以她也要休夫!

  • 小说沈先生,初婚请指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沈先生,初婚请指教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沈先生,初婚请指教第6章你不配她原本以为他是在救她,甚至想到用自己最珍贵的东西来报答。可原来,这世上没有白吃的午餐,她被他救下,承了他的恩,却要被迫放弃最珍贵的东西。她比不上陈洁。沈慕承沉默的望着她,修长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扣在膝盖处,闻言,眸中掠过一抹赞赏和深邃的笑意:“他喜欢你,非你不可,可你知道,你不配。”“沈先生多虑了,我和西爵,只是单纯的朋友,我能踏入主播界,确实是他在捧我,可我们的关系,仅此而已……”她不卑不亢,并没有隐瞒,事实也

  • 小说空枕红颜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空枕红颜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空枕红颜第6章越看越混蛋啪嗒一声,门打开了,陈飒从楼下回来,手里还提了些许外卖。阿娇,我给你买了宵夜,你快过来吃吧。陈飒提着东西进了厨房,徐娇回过神来忍不住喊道:阿飒,你快过来,你快看,就是他,就是电视机里这个男人!谁呀?陈飒听到徐娇惊呼,连忙跑了出来,当她看到电视机里的画面时,也忍不住震惊了。是他?陈飒惊呼一声,真的是他?!徐娇认真的点头,正想跟她说什么,可陈飒却忽然转了画风。啊哈哈哈,李世裔啊,他是今年的榜首吗?哇……真的好厉害,好帅啊!徐娇有

  • 小说第一枭宠:我的温柔总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第一枭宠:我的温柔总统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第一枭宠:我的温柔总统第006章天才宝宝夜擎枭给了苏之遇两周制衣时间,算宽裕,但苏之遇仍旧每天加班加点,想早点结束这份烫手的工作。“啪嗒”一声,苏之遇的办公室突然暗了。她摘掉眼镜,刚走到门口测试开关,助理小芸就走了进来:“苏姐,刚接到通知,C区全区停电,今天会所休息一天。”“全区停电,怎么回事?”苏之遇有些纳闷,C区是主市区,怎么会随便停电?“听说是因为黑客入侵。”小芸想了想,又道:“会长说会所今天不留人,趁此机会大扫除,苏姐还是早点回去

  • 小说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第6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心跳砰砰砰:狼性老公夜夜缠第六章、有趣的小女人世人皆知,正澜集团的CEO是冷家家主冷翰韦,但冷冷翰韦因体弱多病经常住院治疗,而实际上操刀正澜集团的却是少东家、冷翰韦的独生子,冷穆爵。冷穆爵是百年一遇的人才,从小便有商界神童之称。正澜集团历史悠久,产业辐射虽广,但却以冶金钢铁起家,而如今随着世界钢铁业的衰败,正澜集团也被牵连。而随着冷翰韦退居二线,掌握决策权的冷穆爵却毅然决然准备将正澜集团转型为以高科技电子商务为主的企业集团。这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