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乡野小农民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21:06:49 来源:网络 []
书名:乡野小农民
第1章 偷窥有罪

“脱,脱啊,快脱啊。原文163nvren.com

炎热的夏季,火红的太阳烤焦了大地。

桃花村村头,一个皮肤黝黑的少年顶着烈日,趴在一间茅草屋的墙上,透过土墙上的一条缝隙,不住地透过墙缝往里瞧。

少年十七八岁,身体偏瘦,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衣服,脚上还有一双破布鞋。

茅草屋内,一个穿花布衣服的少女正站在一个木盆前。

她乌黑的长发绑成两个麻花辫,瓜子脸,柳叶眉,樱桃似的小嘴微微张开,正背对做少年弯腰伸手试木盆里的水温。

“咕哝!”

墙外的少年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

“铁柱,翠花脱光了没有?”在少年身后,一个满脸赘肉的胖子焦急地问道。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翠花可是桃花村远近闻名的黄花大闺女,不但长得漂亮,身材火爆。

而且还是村长的女儿,最重要的是,她也是桃花村最温柔、最体贴、最贤惠的三好乖乖女。

“让我也看哈嘛!”胖子拍了拍张铁柱的肩膀小声说道。

张铁柱不耐烦地拨开胖子的手,双眼炯炯有神地看着屋内的场景。

这时的翠花已经开始解衣服扣子了,他终于可以看清一个完美女生的身体了。

“脱啊,快脱啊!”

张铁柱按耐不住内心的兴奋,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茅草屋内,嘴角的哈喇子很快拉成一条线。

就在这时候,一只幼小的昆虫从另外一个细小的土墙缝里爬出来,它形似蜘蛛,一个跳跃就跳到了张铁柱那长长的哈喇子线上。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八条细小的腿源着哈喇子慢慢往上爬,很快它就爬到了张铁柱脸上。

张铁柱毫不察觉,他已经被茅草屋里的美景给吸引住了,翠花每解开一颗扣子,他的小心脏就忍不住噗通一下。

农村的女孩,穿衣服都比较保守。

再热的天,衣服扣子也要扣完,眼看翠花就要解开第三颗扣子了,站在张铁柱身边的胖子终于忍不住一把推开张铁柱,恶狗扑食般地趴到了土墙上。

“猫了个咪的,死胖子。”张铁柱被胖子推到地上后,感觉自己的嘴巴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钻进去了。

一边爬起来就用双手狠狠地推了一下胖子,一边往地上吐口水。原文163nvren.com

一百五十多斤的胖子,张铁柱哪里推得开,他费尽吃奶的力气,也没法推动半分。

喉咙上也感觉有什么东西卡住了似的,忍不住干咳了一声:“咳咳……”

“谁?”

屋内的翠花猛地回过头,很快就看到了一只眼睛正盯着她一阵乱,嘴里不尽喊道:“啊!”

惊慌之下,翠花急忙尖叫一声,抓紧衣领蹲下身去。

“被发现了,跑啊!”胖子急忙转身开跑。

张铁柱也急忙撒腿就跑,可是他总感觉喉咙很痒很痒。

“的!”

张铁柱和胖子还没跑多远,一个拿着扫帚的村夫绕过了茅草屋。

看到两人之后,挥动着扫把穷追不舍骂道:“两个小杂种,格老子的不打死你们两个的东西。”

身体瘦弱的张铁柱,跑步速度也不咋地,可是比胖子还是要快一点。无删节乡野小农民免费阅读全文

村夫追上后,挥动着扫帚把对着胖子左摇右晃的屁屁就一顿猛敲。

“哎呀妈呀,村长,我啥子都没看到,是张铁柱看的。”胖子一边继续跑一边嫁祸于张铁柱。

村长一听,顿时火冒三丈,拿着扫帚三两下就追到了张铁柱,张铁柱嚎道:“猫了个咪,死胖子,不讲义气!”

胖子一看村长不追他了,急忙掉过头,转身跑向另一头,心里也是暗暗的偷笑。

“敢偷看我家闺女洗澡,打死你个的!”村长是一个四十几岁的村夫,正值壮年的他,下手也的确够狠。

张铁柱被打得嗷嗷直叫:“我才看一眼,还不是什么都看到,老家伙,待会把我打死了,你这个村长就别想当了。”

村长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继续追打着张铁柱,张铁柱跑着跑着。说明163nvren.com

突然感觉大脑一阵缺氧,身体一阵虚脱,噗通一声趴到了地上。

“的,老子让你偷看我闺女洗澡,老子让你偷看我闺女洗澡!”村长一边打着张铁柱瘦弱的身体一边嚎道。

可是连续打了好几下后,张铁柱不但没有叫嚷了,连动都没动一下,像条死狗似的。

“哎呀妈呀,村长打死人了。”一个戴着草帽正在农田里的妇女恰好看到了这一幕。

“喂,大喇叭,你别乱说哈!老子一个高粱杆扫怎么可能打死人?”村长双手叉腰,气呼呼地解释道。

妇女看了看地上趴着一动不动的张铁柱,抬头慌张的回答道:“你还说没打死人,铁柱这娃儿,有娘生没娘养,

从小孤苦伶仃,本来就可怜,好不容易长这么大了,你居然把他打死了,你还是不是人哟。”

“放你妈的屁。”村长嚎了一嗓子后,用扫帚杵了杵张铁柱喊道:“你娃儿莫跟我装,起来。”

张铁柱依旧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村长弯身将张铁柱翻过来,这才看到张铁柱满脸是泥,嘴里还在不停地吐着泡沫。

“哎呀妈呀,真的打死人了,大家快来看哟,村长把张铁柱打死了。”妇女见状急忙将声音放到最大。

这个妇女外号大喇叭,是桃花村出了名的声音大,这一嗓子嚎出来,一个个带着草帽在烈日下劳作的村民们几乎都听见了。

“放屁,你乱说。”村长看张铁柱的样子,怎么看着像是发母猪疯了,确实有点不正常。

他无心跟大喇叭较劲了,急忙将张铁柱抱起来,朝着村医家里跑去。

桃花村就一个村医,可是村长抱着张铁柱赶到的时候,村医刚好出诊了,只有村医的闺女杜鹃一个人在家。

“先放到凉椅上去。”杜鹃跟着村长一道进屋后,等村长将张铁柱放到了一张凉椅上,她才说道:“你先出去,去叫我爸回来,这里我看着。”

村长急忙点了点头,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急忙跑出去。

杜鹃现是检查了一下张铁柱的鼻息,发现张铁柱居然连呼吸都没有了。

急忙掏出收卷擦干净张铁柱嘴边的泡沫之后,红着脸,一口亲了下去。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她出身在医术之家,耳目渲染也懂点急救措施。

第2章 我是你的人了

经过五分钟的奋力人工呼吸,张铁柱悠悠地苏醒了。

可就是这个时候,他发现嘴唇一阵酥软,一个绑着马尾的女子正趴下身,满脸绯红地亲了他一口,还往她嘴里吐气。

这不是村医的女儿杜鹃吗?

这是肿么回事?

杜鹃跟翠花一样,只有十七八岁,虽然没有翠花皮肤白,可是小小年纪,身材那叫一个火爆。

最重要的是,她是村里唯一一个初中毕业后还上了职高的高材生,也是张铁柱心里内定的小老婆。

只是这个小老婆接吻的技术未免也太烂了吧?

哪有接吻还吐气的?

张铁柱决定好好教育一下这个丫头到底应该怎么接吻。

他撅起嘴唇,正打算施展一下自己从电视里面学来的接吻技巧。

可是杜鹃却突然直起身了。

“你……你醒了?”

杜鹃察觉到张铁柱正瞪眼撅嘴地看着她的时候,怎么感觉一阵恶心?

淡定淡定……

努力平服好心态后,杜鹃开口问道:“你现在感觉怎么样?身体有没有哪些地方不舒服?”

“有!”张铁柱满脸似笑非笑地神情回答道:“我嘴巴不舒服。”

“你……”杜鹃顿时俏脸阴沉了下去。

“你亲了我。”张铁柱坐起身来,满脸认真,“你就要对我负责,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

“我那是为了救你。”杜鹃怒道。

张铁柱摇了摇头,露出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继续说道:“行了娟儿,别装了,大家都不是两三岁的小破孩了,虽然你没有翠花白净,但是我是不会嫌弃你的。”

“张铁柱,你想死嘛?”杜鹃勃然大怒,看了看周围,拿起一个给猪注射疫苗的大针筒。

“猫了个咪的,小老婆,你想谋杀亲夫吗?”张铁柱急忙从床上翻起来,慢慢朝着门口挪,“我警告你,小老婆,你别乱来哈,把我整死了,你就成寡妇了。”

“谁是你小老婆!我一针打死你。”杜鹃举起手里的针筒,撅着嘴巴回了一句。

张铁柱急忙拔腿就跑,杜鹃拿着针筒追出去的时候,连张铁柱的人影都没有看到了,她纳闷道:“咦,他怎么突然跑这么快了?”

记忆当中,当年一起上小学的时候,张铁柱除了跑得赢胖子以外,连她和翠花都可以甩张铁柱一条街。

张铁柱却浑然不觉他跑得快,只是一个劲地不停往前跑而已。

记得上次去偷杜鹃家地里的黄瓜,不小心被杜鹃看到,被杜鹃追着从村头打到村尾。

所以,这次他爬起来的时候,能跑多快就跑多快,不知不觉就跑到了村尾,这才回头一看。

“没追来啊!吓死我。”张铁柱轻拍了一下心口,这才发现,自己竟然罕见地没有气喘。

吃百家饭长大的他,从小身子骨就弱,从杜鹃家一口气跑过来不喘气,这还是头一回。

当然,张铁柱也没当回事,无意中看到泥巴路上有一块小石头,抬起脚就一脚将小石头踢飞,“龟儿小老婆太凶了,不好,还是大老婆好点。”

大老婆,当然就是指翠花了。

想到翠花,就忍不住瞄到翠花洗澡的一幕,“嘿嘿……”

他的嘴角挂出了一丝邪恶的笑容。

“张铁柱,你敢砸我家窗户玻璃,我砸死你!”

就在张铁柱回味翠花那白皙的皮肤的时候,刘婶那独特的嗓音突然响起。

张铁柱急忙回头,这才看到五十米外的刘婶手里拽着个什么东西,气势汹汹地对着他跑了过来。

简直莫名其妙,他不记得什么时候惹过刘婶啊!

不管了!

看到有人追,张铁柱就跑,他身后刘婶还没追几步,愕然发现张铁柱竟然瞬间跑没影了。

她愣在当场,随手扔掉了手里的小石头,喃喃自语道:“臭小子怎么突然跑这么快了?”

张铁柱从小没了爹娘,唯一的爷爷将他养到七八岁后,就两腿一伸断气了。

从那以后,张铁柱就成了吃百家饭的孩子,日子过的极其苦逼。

可是,尽管这样,张铁柱这孩子对生活还是充满了希望,用他的话来说,活着,就是希望。

“刘婶昨天晚上还喊我去她屋,说啥子下面给我吃,虽然我没去,但也不至于打我吧。”跑远了的张铁柱嘟哝了一声,躲进山坡上的小树林里。

等到天黑了,这才钻出来往村里走去,在路过一颗琵琶树的时候,张铁柱爬上树,伸手摘了一串琵琶。

“恩,小老婆种的树,就是甜!”

张铁柱尝了一口之后,伸手摘了不少琵琶,晒满裤兜之后,跳下琵琶树。

看到一颗琵琶树幼苗后,张铁柱心血来潮就顺手连根拔起,这才边吃琵琶边回家。

所谓的家,就是两间泥巴墙茅草屋,一间是厨房,一间是睡觉的地方。

房屋前,还有一个土地坝,张铁柱将琵琶树种在地坝边缘后,解开裤子,对着不足二十厘米长琵琶树幼苗嘘嘘之后自娱自乐的说道:“给你施点肥,你快点长大哈,长大了,我就不用去偷小老婆家的琵琶了。”

嘘嘘完后,张铁柱这才转身回屋,美美地睡了一觉后。

等醒来的时候,已经艳阳高照了,他走出门,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突然看到地坝边上不知什么时候冒出了一颗三米多高的琵琶树。

“咦!”

张铁柱急忙揉了揉眼睛,“这是怎么回事?囊个突然冒出这么大一颗琵琶树耶?”

这颗琵琶树枝叶茂盛,虽然没有结琵琶,可是怎么看都觉得蹊跷。

他走到树下,摇了摇琵琶树,琵琶树长得很稳,不像是被人搬到他家门口来占土地的。

张铁柱突然想到昨天晚上,他好像种了一棵琵琶树苗,可是那是一颗小树苗啊!

“这是怎么回事?”

他从来没有在地坝边栽过树,莫不是这个地方,是一块宝地,下面有个夜明珠聚宝盆什么的?

这事情也不是张铁柱凭空想象,桃花村人杰地灵,早在清朝期间出了不状元。

可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发达之后愿意回来的。

更别说为桃花村做出一些贡献了。

很早以前,张铁柱就听村里的老人说,桃花村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有着很多古老的传说。

比如,地下有宝藏和聚宝盆,后山有神仙之类的色彩传说。

虽然大家传的很神奇,可是谁也没有当回事。

毕竟,这年代讲究科学。

张铁柱急忙跑进屋,拧出一把生锈的锄头,对着树下就是一顿猛挖。

可是把树挖掉之后,还是没有看到什么宝贝。

张铁柱不甘心,就又多挖了一会儿,还是没找到,他干脆就将整块土地坝都给掀起来。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他还真挖到了一个奇怪的罐子。

第3章 找老婆

“发财了,发财了!”

张铁柱欣喜若狂,将罐子塞进衣服里,他家就住在村尾,刚好同样住在村尾的刘婶家门前有一个鱼塘,偷偷摸摸来到鱼塘边上后。

张铁柱还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确定没有人后,这才将罐子从衣服里拿出来。

按照村里的传说,这玩意应该是个聚宝盆,据说只要放进去一元钱,隔了一晚上就会有一罐子一元面额的钱。

好不容易将罐子洗干净后,张铁柱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好奇的说道:“咦,这玩意怎么越看越像尿壶?”

将罐子凑进之后,张铁柱试探性地嗅了一下,“哇……”

一股刺鼻的尿骚味传来,让张铁柱忍不住一阵恶心反胃。

“猫了个咪的,什么破烂玩意!”他抬起手,刚打算将尿壶扔掉,想想还是算了,说不定聚宝盆就是这个味怎么办?

带着尿壶回到家后,张铁柱想了想,将尿壶藏进了铺盖卷里,可是问题来了,去哪里找钱呢?

这么多年来,他都生活在偏僻的桃花村,家里除了后院那块菜园子之外,仅有的家产,就是这两间茅草房和一块土地坝了。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张铁柱发现自己身上仅有几十块钱,觉得有点少,想着找钱多点的一起发财。

恍惚之间,张铁柱突然想到了村长,整个桃花村,最有钱的就是村长了。

那么好的茅草屋,用来当猪圈房,还有一栋两层楼的红砖小洋房。

“呸,那的,这等好事情怎么能于他分享呢!”张铁柱想来想去觉得不合适。

后来打了一个手响之后来了注意

张铁柱坚信以他和翠花的交情,这发财的事情非她莫属。

打定主意后,张铁柱急忙朝着村里的村长家跑去,很快就跑到了翠花家小洋房前的水泥地坝上,刚好看到翠花正在晒玉米,顿时眼前一亮,“大老婆,我来帮你。”

“你还敢来!”翠花看到张铁柱后,急忙举起手里的谷耙像防狼一样防着张铁柱说道:“别过来!”

“不是大老婆,你别激动,我过来是找你有事商量。”张铁柱急忙说道。

“谁是你大老婆啊!”翠花俏脸微红,握住谷耙的双手不停地颤抖着继续说道:“我警告你张铁柱,你要再不走,我就叫我爸来打你。”

“别叫别叫!”张铁柱急忙抬起手,和翠花拉开一段距离之后才说道:“我来找你真的有事,为了安全起见,你让我走近一点,我悄悄告诉你一个人。”

“啊别,你敢过来一步,我就叫我爸!”翠花满脸警惕地看着张铁柱,“有什么事,就站在那里说。”

张铁柱无奈之下,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四周,这才小声说道:“我挖到了一个聚宝盆,我想和你一起发财。”

“啥?”翠花愣住了。

“聚宝盆,就是那种放十块钱进去,可以变很多个十块钱的宝贝啊。”张铁柱直了直身躺解释道。

翠花忍不住噗嗤一笑,“就你,还聚宝盆呢?想发财想疯了吧?”

“你还别不信,我明天就拿一千块钱过来娶你过门。”张铁柱信誓旦旦地说道。

“你可拉倒吧你!还一千块钱,你能拿出一百块,我名字倒过来写。”翠花满脸讥讽之色。

张铁柱瞬间面红耳赤,但,还是挺这身躺说道:“合作不,我明天保证拿一千过来跟你爸提亲。”

“就你……噗嗤!”翠花忍不住笑出了声,将张铁柱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继续道“先别说你有没有一千块钱了,就算你真的有,我也不会嫁给你。”

“为啥?”张铁柱怒道。

“你瞅瞅你家那两间破草房,能不能撑过这个夏天都成问题,真嫁给你,你想让我跟你睡露天坝?”

“哎呀,我差点忘了,你家连农田都没有。我要真嫁给你,除了要睡露天坝,还得活活被饿死。”

翠花噼里啪啦地说完后,突然想到了什么,转口说道:“哎呀,我想起来了,你不会是想攀高枝做上门女婿吧?

我可告诉你张铁柱,你想都别想,别说上门女婿了,连我家的门槛你都别想进。”

这么多年来,村里的确有不少人看张铁柱可怜,喊张铁柱过去吃过饭。

可是村长家里,张铁柱还的确没进过,不是不想进去看看,而是根本不让张铁柱进去。

不是不可能,是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

为啥?

瞧不起张铁柱呗,穷呗!

张铁柱突然有些上火了,大声说道:“翠花,我告诉你,你还真别狗眼看人低,我张铁柱哪怕再穷,也不会当上门女婿,

我现在虽然还很穷,但是我告诉你,不出二个月,我指定能盖三层小洋房。到时候,风风光光地将你娶进门,买一大块地,你爱种多少种多少。”

说完之后,张铁柱满脸期待地看着翠花,他相信,现在吹下的牛逼,总有一天会实现的。

“啊呸,就你,别逗了,我很忙的。”翠花讥讽一笑,对着张铁柱继续恶狠狠地继续说道:“还三层小洋房呢?还买地?告诉你张铁柱,就你啊!用我爸的话来说,你就是一直永远抬不起头的野狗。”

“你……”张铁柱猛地抬起右手。

“干嘛,想打我啊!”翠花紧了紧手里的稻耙,大声喊道:“爸!张铁柱又来了。”

操蛋!

龟儿子的,不仅仅被鄙视,还惹了一身骚。

张铁柱急忙跳到就跑,在回家的路上,要经过一片橘子林,跑到橘子林后,树林张铁柱气不过,抬起脚愤愤地一脚踹到了一颗橘子树上。

谁知道整棵橘子树突然翻头了,刷刷刷地倒了下去。

“靠!”

人都倒霉了,真是连喝口凉水都塞牙。

张铁柱没想到他这么随便一踢,就刚好踢到了一颗应该是刚移植不久的橘子树。

更没想到的是,原来在他心爱的女人翠花心里,他竟然是一只永远太不头的野狗!

自己好心和她一起分享发财的机会,没有想到却被泼了一盆冷水,用得着这么侮辱人吗?

此刻,张铁柱只要一想到翠花,全都是泪。

跑回家之后,张铁柱就迅速关上门,从一边堆放着的棉被之中,小心翼翼地拿出尿壶状的聚宝盆,将十块钱钱放了进去。

第4章 千年仙虫

再小心翼翼地放进了棉被中,满怀信心地说道:“翠花,你等我,别狗眼看人低,我明天就拿一千块钱到你家提亲去。”

接下来就是耐心地等待了,等待的时间,对张铁柱来说,简直是度日如年。

肚子饿了,他又不敢走太远,生怕聚宝盆被人偷走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实在是受不了,就摘下后院菜园面几个西红柿觅食。

张铁柱边摘边吃,填饱肚子后,刚想回去,突然有些尿急,就解开裤子,对着下面的一株要死不活的西红柿藤嘘嘘。

这颗西红柿藤上,还挂着三个鹌鹑蛋大小的小西红柿无奈道:“给你们施点肥,长大点啊。”

嘘嘘完后,张铁蛋这才回到家里,美美地睡了一觉,他做了一个很美的梦。

梦里他发了大财,娶了翠花,不但让翠花住上了全村最好的房子,还让她帮他生了几个大胖小子。

次日,一觉醒来之后,张铁蛋迫不及待地从那堆破旧的棉被中拿出尿壶状的聚宝盆,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里面除了一张十元面额的纸币以外,空空如也。

“钱呢!”

张铁柱用力摇了摇手里的聚宝盆,再次看了一眼,依然空空如也。

“靠!”

这下张铁柱彻底绝望了,无力地跌坐到了地上。

原本以为挖到了一个聚宝盆,费尽心思地跑去借钱,还在翠花面前夸下海口。

什么发大财?

什么三层小洋房?

什么娶她过门?

这下全没了。

难道他真的会像翠花说的一样,这辈子真的只能当一只永远抬不起头的野狗?

可笑,太可笑了。

他看了看身边的尿壶,没想到啊!他竟然会真的相信这个世界上有聚宝盆……

越想越难受,简直是欲哭无泪。

张铁柱一气之下,拧起尿壶,随手扔了出去。

“彭……”

一声巨响在桃花村响起,一道白光冲天闪烁,刺的张铁柱眼睛阵阵发疼。

“猫了个咪的,啥玩意,世界末日吗?”张铁柱被吓的够呛,心跳极速,呼吸急促,连忙退出了好几步。

很快,张铁柱发现眼前一片漆黑,四周死气沉沉,好像进入了一个无形的空间,与世隔绝。

“猫了个咪,什么情况,难道我要死了吗?”张铁柱吓的两腿发软,差点要尿湿了裤子。

“小子,想死,没那么容易啊!”突然,周围传来了一位老者的声音,语声洪亮,还带着威严,怪吓人的。

“大哥,呸,不对!大爷,别吓我啊,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张铁柱一边说一边瞄向四周,可看了一大圈了也没有发现个人影。

“小子,你还没有死,放心吧,你只是占时进入了仙界空间罢了,别紧张。”那老者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缓和了许多。

“什么,仙界,我滴个娘啊!”张铁柱听到这里想死的心都有了。

随后继续说道:“神仙老爷,你说吧,美女,豪车,双飞?我都通通烧给你,你别再吓我了好不好!”

“嘿嘿,小子,有点意思,我喜欢,哈哈哈……”老者对于这样的答案很满意,只是那种笑让人背后发凉。

“呼呼……”

见老者笑了,张铁柱也算是轻松了不少,干咳几声之后小心翼翼的问道:“神仙老爷,你看我这一身的打扮就知道我穷的叮当响,

不满你说,我没爹没娘,天天被人欺负,就连我的大老婆也说我只不过是一条野狗,哎!”

张铁柱虽然不知道神仙老爷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可他明白,这个时候装苦逼比什么都管用。

“小子,别和我扯这些没有用的,我在仙界里呆了三千年了,今天是你把我的灵魂释放出来,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神仙老爷这会的语气中比较愉悦。

“卧槽,原来村里的老人说的是真的,这真是一个宝贝!”听完神仙老爷的这番话,张铁柱顿时精神了不少。

很快,张铁柱脑子一转,急忙冲着对方问道:“感激我,好吧,那你说说,你打算怎么感激我呢?

我可和你说好了,什么婀娜马屁和奉承,你就别来了,那啥,要是可以的话,给我变个几万块钱或者小洋房啥的,嘿嘿……”

“就你这点出息,难道你的要求真的那么简单吗?”神仙老爷轻轻了摇了摇头,发现张铁根这小子也太没有出息了,就这点要求。

老神仙这话让张铁柱有些无语,微微一罢好像想到了什么。

“那啥,老神仙,那你能不能教我点本事,最好是赚钱的本事。”张铁柱也没有多想,对他来说,现在能赚到钱,就可以娶翠花当老婆。

“你不是有本事了吗?”

“我什么时候有本事了?”

“难道你没有发现最近身体有些变化吗?”

老神仙的话让张铁柱顿好像明白了什么,狠狠的拍了一下后脑勺笑道:“嘿嘿,还真有那么回事,我发现我的尿能帮助植物生长。”

不过,张铁柱很快就觉不对劲,扭头就冲着老神仙追问道:“就算是我最近身体产生了变化,那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老神仙就知道张铁柱会这样问,摸了一下细长的胡须笑道:“其实,在这之前,我的坐骑千年仙虫已经进入了你的身体,原本以为你小子会因此七孔流血一命呜呼,可没有想到你小子不仅仅没有死,反倒吸收了千年仙虫的精华。”

“这和你又有什么关系?”

“因为千年仙虫与我有心心相通,所以,我一步步的指引它让你给我解救出来,也只有吸收千年仙虫的人才能把我从此壶里解救出来。”老神仙说的很严肃,一丝都没有撒谎的气息。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最近发现身体强而有力,轻松自如,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张铁柱摇晃了有些脑袋,这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很快,张铁柱就发现有些不对劲,无语的说道:“我说老神仙,你教我什么本事不好,这尿帮助植物生长,是不是太不地道了!”

“哈哈哈……”

一阵狂笑之后,老神仙慢悠悠的回答道:“小子,因为你吸收了千年仙虫的精华,所以,你身体所流出来的尿液以及汗液都带着仙气,这是正常的现象。”

乡野小农民》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乡野小农民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小说邪妃太嚣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邪妃太嚣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邪妃太嚣张第1章奇怪了黄道吉日,艳阳高照,算命先生看了日子,宜嫁娶,动土,搬家等……万事皆宜。“卫陌寒你给我滚出来!”只见一身着大红喜服女子身后带着浩浩荡荡的一支队伍走进赌场,站在赌场门口似在找人,美.艳的脸上已经染上一丝愠怒。“这不是司将军的嫡出孙女儿,司宁?”“对对,可不是嘛,听闻今日是司大小姐与长孙殿下大婚之日。”“听闻长孙殿下在床上……口味独特,先前已经有两任妻子都不幸没能熬过新婚之夜便……”人群中议论纷纷的声音传出来,只见所有人眼神都盯

  • 小说我曾爱你入骨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曾爱你入骨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我曾爱你入骨第1章恭喜你,怀孕了夜,黑沉如一滩深渊。方晓染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被男人一双有力的手粗暴地翻了个身,紧接着,一具精瘦强健的男性身躯沉沉地覆了上来,有两根微凉的长指紧紧地钳住了她的下巴!“唔……”方晓染被那股寒意从睡梦中惊醒,下意识去推搡压在她身上的男人,下一秒,浓郁的酒味和熟悉的气息令她忍不住失了神。原来,是沈梓川回来了。每次只有喝醉酒需要她的时候,他才会来客房找她。“沈梓川,我是你的合法妻子,不是外面那些需要花钱随便

  • 小说岁月已暮爱成殇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岁月已暮爱成殇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岁月已暮爱成殇第1章你怎么这么贱夜半时分,正是H市夜生活的开始。灯红酒绿,纸醉金迷,无数人沉迷其中忘却烦恼,只有聂瑾看着自己面前那一套黑粉色极具挑逗意味的女仆装,恨恨咬牙。“一定要这样吗?”她面前的男人从容闲适的端着一杯红酒轻抿,唇角勾起一个冷厉的弧度,轻蔑的用脚尖勾起裙子上的蕾丝:“你不是为了钱什么都肯做,嗯?”聂瑾捏着女仆装的手微微颤抖,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丝哀求:“傅时礼,我真的没有去勾引时越哥......”“时越哥?叫的倒是亲切。”傅时礼

  • 小说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娇妻如蜜:战少,别过来第001章你要负责夜深如墨。停靠在公海的维多利亚号游轮比白日更加热闹,戴着假面的男男女女亲昵调笑,暧昧丛生。当当当,三声钟响,人群忽然骚乱起来。以正前方的舞台为中心,兴奋的情绪蔓延开来,侵占着所有人的神经!一双双因为兴奋而通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走到舞台中央的拍卖师。“先生们,女士们,梦幻之夜马上开始。今晚您可以抛开一切束缚尽情狂欢……”随着拍卖师带着蛊惑的话语,大厅的气氛被炒到最热。宋依依狠掐了一把自己,疼痛让混沌的大

  • 小说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强势霸宠,前妻高高在上第一章:有一句话卡在喉间有一句话卡在喉间,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芸思梦犹豫了很久很久,还是决定,今晚借酒壮胆,把那句话讲出来。同事聚餐她故意多喝了几杯,下楼的时候浑身热血膨胀胆量十足。外面正在下雨,江晗昱推开车门打起雨伞朝她走过来:“站在那里别动,我过来接你。”江晗昱。江家大少爷。阳城四少之首。江氏集团继承人。他今年29岁,身高182,体重128,有款有形,颜值堪比妖孽,即使打伞走在雨中也能踩出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他还是阳

  • 小说捡个娘子来种田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捡个娘子来种田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捡个娘子来种田第1章穿越“冷,好冷……”陆曼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呢喃道。不就是失恋宿醉了吗?难道连家里的暖气都要欺负她?这么想着,她强撑着身体想要起身去看看,可是怎么也睁不开眼睛。头也疼,一定是病了。身边的位置突然动了一下,紧接着有被子搭在了她的身上。可是那被子却硬邦邦的,半点也不暖和。“他么的,等老娘好了,一定要把上次看上的那蚕丝四件套买下来!陈飞宇,你算个屁!”听见她这些胡言乱语,帮她盖被子的人手指一顿,幽深的眸子里露出了一丝诧异。“蚕丝四件套

  • 小说冷情帝少深深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情帝少深深宠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冷情帝少深深宠第1章悔婚热气升腾,一股焰火席卷了全身,痛意伴随着愉悦让闭着眼的女孩头疼欲裂。随着一股沁人心脾的冷气扑面,她不由自主迎然而上……“啊——”如万千烟火在空中炸开,璀璨刺目。暗夜中女孩怔然睁开眼睛,浅橘灯光下,模糊阴影中对上暗夜摆动节奏的男人那一双带有蛊惑人心力量的深邃冷眸。好累!没来得及思索,同一瞬间强力袭来的药力作用下产生的浓浓困倦感,迫使女孩缓缓闭眼。模糊光晕一点点吞噬掉俊美刚毅的冷硬轮廓,连同女孩的心一点点被吞噬侵蚀到绝望,

  • 小说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亿万蜜宠:首席老公,好给力第1章小哥哥,约……吗?“妈,我已经到门口了,你放心,我一定好好跟他聊。”话落,羽潇潇挂断电话收起手机,理了理身上标准的黑色职业装,踩着高跟鞋徐步迈进咖啡厅,在餐桌上摆放了一只红玫瑰的年轻男子桌边站定!“你好,我是羽潇潇。”男子的长相,只能算是勉强看得过去。身高的话,顶天了也就一米七五。如果不是他的身上挂满了价格不菲的奢侈品,羽潇潇真的完全看不出来他哪一点像个有钱人。听了羽潇潇的自我介绍,男子咧开嘴笑,露

  • 小说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爱妃是将军:本王很头疼第一章陆军学校2018年某陆军学校操场,几十名身着军装的士兵整齐地站在烈日下,汗水顺着脸颊滴在地上,一滴一滴落下,似无声的反抗。远处休息亭坐着一位同样一身军装的女性,是陆军学校唯二的女教官,名叫顾清梦,肩章显示她级别不低,墨镜遮住大部分的面容,只得看到挺拔的鼻子与饱满的唇。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又看向面前几十个汗流浃背的大男孩,满意地笑了笑,拍拍手坐起来,信步走向他们,各位敢于翻墙的勇士,太阳下站军姿的感觉可还行?早就

  • 小说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第1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农门悍妻:邪王的小厨娘第一章穿越就穿越居然要我喜当娘呼呼!乌央乌央的寒风拍打在文艺的脸上,先是火辣辣的疼,然后便是刺骨的寒冷。不过刚过夏天而已,怎么就吹寒风了?因为太冷,文艺不得不睁开眼睛,可入眼尽处,却是一间简陋的木屋,确切来说,只能算是柴房,凛冽的寒风便是从缝隙里溜出来的。更痛的,是她的脑袋,像被硬生生的撕裂了一般,疼得让她无法畅快的呼吸。“大姐……大姐你醒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少女用瘦骨嶙峋的手指摇晃着文艺,她的头发垂落在胸前,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