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9:17:42 来源:网络 []

书名: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

第一章 自杀

今天事务所里特别安静,只留下林可可一个人守着,室内静的出奇,连个电话也没有,她呆愣的看着室外,四月的春,真是奇怪?竟然雪不断,昨日里是沙尘,今天却又下了雪,强劲的风吹着漫天的白,斜刮着织出了一片颠倒的世界,只听得光光当当的,不知是谁家的杂物被风吹的冲上了大街,随着街道飞速往南滚去,路上的行人很少,几个骑车的人也已经停下脚步,迎着风雪,低着头,一手挡着面,一手还在坚强的扶着自行车缓慢的往北蹒跚。说明163nvren.com那些大片的雪花飞速的冲着,不管被风吹的怎样,最终还是会落到地面,又迅速的化去,这激烈的白茫茫的天空和着被融雪浇黑的油漆路,竟别有一番豪气冲天的意境。

口有点渴,林可可转身决定冲杯咖啡,今天的工作都已经做完了,该入电脑的已经入了,电话也没有一通,本想早点下班,外面还是这样的天气,还是等到下班再说吧!

"请问?"

突然的声音吓了她一跳,手中的咖啡涧出了些许,烫的她赶紧放下,回身去看,却哪里有人?她感觉一阵冷风吹在他的耳间,不仅打了个哆嗦,怎么回事?看了看外面,大亮的天,不会有鬼吧!想起这个,她的心也跟着冷了起来,绕过办公桌,往门口走去,只见一个黑影突然挡在他的面前,林可可忍不住"妈呀!"了一声,往后退了几步,才看清面前的人,是人!他在心理安慰自己,那人刚才不知怎的,是突然从桌子下面站起来的。

"你......"可可气馁着声音指着面前的人,"怎么......会在办公桌底下?"她又指了指面前的办公桌。

那人看着惊恐未定的林可可"奥!我的名片掉了。"

这人个子不高,西装革履,平板的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嘴角挂着扭曲的笑。

"有事吗?"林可可的态度明显的不好,只因为那人的笑容,不会是在笑他的胆子小吧?切!你要是在这个事务所上班,就知道什么是胆子了?

"是这样的,我们老板想请莫先生吃顿饭,有事相求。"那人止住笑容文邹邹将手中的名片递了过来。阅读163nvren.com

林可可接过名片,随意的瞄了一眼,"好的,莫先生回来,我会告诉他,到时候我会跟你电话联系的。"他随意的将名片扔着桌上,挑了挑眼眉。

那上面乱七八糟放着一堆名片,只见这张就那样轻易地插进了里面。

来人看了看林可可,又看了看那堆名片,咳了咳"那个......这位先生,您?知道我们老板是谁吗?"林可可转了个身,回到办公桌后,坐在位置上,将电脑打开,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那人又咽了咽口水。

"名片上不是写着吗?有问题吗?"林可可傻了眼,这人智力会不会不健全?刚给的名片,怎么还这样问。

"奥......没问题,没问题!"早就素闻莫大师事务所的大名,及办事能力,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这间事务所在城北何怀区的一条老街上,门前没有招牌,破旧的玻璃门上贴着各色广告,只是没有一个广告是他们自己家的,招工的,招租的,征婚的,买药的,贴的一面玻璃满满的,另一面玻璃上就干净了许多,能一眼看见街上的景色,这是林可可为了不让自己郁闷特意打扫的,本想那面玻璃也清除干净的,可是莫先生和丁宁不让,说:这对你已经开放到极限了,再这样,咱们就把事务所就搬到死胡同去。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一想到这点,林可可就提不起精神,那样的话,那就更看不到人影了,就更不要说是帅哥了。来到这里工作已经三个月了,工作轻松,待遇也很好,只是整个事务所给人一种非常压抑的感觉,还会发生许多奇怪的事情,要是搬到一天都见不到人的地方去,还不让人精神失常了。

室内是大概五十平米的办公所,三张办公桌,一台饮水机,剩下的就是各色办公用品,灰呼呼的墙壁已经多年没有粉刷了。三台破电脑分布在三张办公桌上。

其实二楼也是他们事务所的,不过是用来休息的。林可可没有上去过,他们那两个也不让他上去,说什么"我的地盘我作主,无需别人扰自由!"每次出差都会锁的严严的,李小默想过:男人的房间还不都一样,下面都不用他收拾,上面就是个猪窝,难不成猪窝里还会金屋藏娇。他他没有那个心思去看呢!不过......没人的时候她还是禁不住好奇,上去摸摸那把丑陋的大锁,切!有什么好保密的!要我看我还不看呢!

那人看着屋内的设计,想找个地方坐下,却又没有地方可坐,想了半天说:"那个......我走了,希望莫先生能尽快回复,我家老板等着呢!"

"恩......"林可可没抬头,专心的打着电脑,过了一会,他见那人走了出去,迅速的把桌子上的那堆名片一股脑的扫到打开的抽屉了,"卡查查"上了锁。163女人网

她拨通了莫东风的电话"叔,成大集团的老总想约你吃饭,说是有事相求,恩?奥......好的,那我回他们说你去不了?什么?不行......真的可以吗?恩!那好吧!知道了!恩......挂了。"林可可挂了电话,向后倚去,看着刚刚自己输到电脑里的电话号码。

第二章 诡异

莫老真是太忙了,连他也要利用了,竟然让她代替他去见个面。她不是一个小文书吗?怎么还得去跟人家谈生意,反正莫老说了。成不成都无所谓,只是礼貌上见一面,随便看看是什么事情?再说,她还真的很好奇?成大的老板会有什么事情求莫老呢?林可可又拨了通电话给那个金边眼镜,约了个时间,定了个地点。对方高兴的口气让林可可在电话这边也不禁笑了开来,他哪里知道,跟他老板见面的会是她这个小文书。

看来对方真的很急,就是今天晚上七点,梦落客见面。无删节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免费阅读全文

七点?林可可抬头看看了时间,还早呢!回家换身衣服,外面的天气到了晚间一定会很冷的,更何况这雪也没有停的意思。

锁了事务所的门,林可可顺着风雪往南走去,这风,推着慢步的他往前"嘿嘿......"她笑的只有自己能听见,这风,真好。而这样整日里混日子的自己真无聊。

晚间,风停了,雪未消,飘飘洒洒的下着。林可可穿了件深蓝的羽绒服,戴着雪白的口罩,黑色毛手套,脚上穿着一双纯黑的短靴。露着那双黑漆漆的眼睛左右瞟了瞟,看来这天连个出租车都打不到,索性就走着了,反正出来的早,路也不是很远。

自从进了莫先生的事务所,她还真有点怕走夜路呢。推荐163nvren.com只是那么一点点。只有这一点点她是承认的。

不过她还是禁不住会往那些黑暗的角落瞄去,哪些地方好像有什么东西滋长开来,深深的吸引她的眼球。

突然,林可可停下脚步,一瞬不瞬的盯着那个路灯照不到的一处黑暗,那里有个什么声音,好像还有一团东西努努的在动。她的眼睛越瞪越大,越想越怕,她往后退了几步,倾斜着身子想尽量看清那是什么?只见那处唔呀一声,两只晶亮的眼睛在路灯蒙蒙的反射下,忽的亮了起来,有些漠然的,那对眼睛好像只有一瞬,竟然呈现了不同的颜色,"喵......"

"原来是只流浪猫......"林可可摇了摇头,感叹自己的胆子好像越来越小了。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早呢?气息渐渐平稳,思绪也慢慢回笼,她看了看无人的大街,脚步竟然不听使唤的朝着那只猫移去?

"什么?饿了吗?很冷吧?可惜我没有东西给你吃,是不是也感觉在这个城市无处立身呀?我也是呢!"

那处黑暗似乎动了动,呜呜的声音,很轻......

她还是不敢轻易的上前"你怎么了?"这样的雪天,就是乞丐也会找个地方避雪的,肯定有难处吧?

"冷,饿!"

什么?她说冷和饿吗?可可不加思索,将自己的口罩,手套,摘了下来,扔给了她,刚拉开羽绒服的拉锁,一阵冷雪就毫不客气的钻进她的脖子,凉的她禁不住打了个冷战。也使她停止了动作。不行,这个给了她,自己就会冻死。

可可不敢上前,她怕,怕她不是人。

她又想了想,转身跑进街对面的一家超市,在里面买了热奶茶,面包,还有一件肥大的保暖内衣,这个超市没有再厚的棉衣了。希望这个管点用,她将这些全部扔给那个人,又问:我要不要报警?

"不!"那人迫不及待的用吸管戳开热气腾腾的奶茶,撕开面包的包装袋就往嘴里填。

可可"恩"了一声,又看了看那人,转身离开了。

天空的雪还在飘着,抬起头,看不清它们来自何处,只像是在那路灯之上。天,也只有路灯那么高。那些雪就像是在那个被灯罩的横截面上产生出来的一样,丝丝菲菲的露出头来,往下飘洒。再往上看不见,因为灯的光芒是照向我们的,而不是天空,也因为我们的眼睛只能看见光亮,却看不见那光亮后面的黑暗,不管哪里有多么遥远。

漫步在飘雪的街上,想着刚才的乞丐,可可突然觉得黑暗并不可怕,那些细索的声音也不可怕。

直到她意识到自己迟到了,她才奔跑起来

等赶到梦落客,她已经迟到十五分钟了,在看到金边眼镜差异的眼神时,可可还在喘着粗气,拍着胸膛,"那个,莫叔......不是,莫先生出差,这几天都不会回来,让我代替他见一下你老板。"

金边眼镜犹豫了一下,本想说些什么,但却没开口,眨了眨眼睛,点了点头,将她带进里面的金子一号包间。

硕大的包间里,壁纸闪着华丽的光,白色的窗台上盆栽盛开着妖娆的花,那花前站着一个男人,浅紫色的衬衫,深蓝色的休闲长裤,一双光亮的皮鞋,他回过头来看着进入房间的可可,微微皱了皱眉。这人长得还真是好看,浓郁的双眉如剑削刀锋,深挚的双眼却又隐含忧郁,挺立的鼻梁刻画出刚毅的脸部线条,那嘴撇了撇,却让人感到性感迷人。

可可在心里低笑:呵呵......是个帅哥!

金边眼镜好像明白自己老板皱眉的意思,"莫先生出差了,这是他的秘书......"他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道这个粉红女孩的名字。

"你好,盛先生,我叫林可可,是**事务所的文秘,莫先生出差了,让我代替他跟您见面。"可可的心里有些紧张,毕竟没见过什么大人物,更没见过帅气的大人物,再说,这也是她进事务所之后第一次出外谈生意。虽然事先在电脑里查了他的一些简介,但是还是忍不住有些紧张。

金边眼镜退了出去,将房门关上。

那人看着面前这个有些稚气的男孩?有些疑虑?该不该把事情告诉她呢?

"你看......这花开的多美!"他转过身去,欣赏窗台上的妖艳。

可可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提起了花,歪着脑袋走了过去,站在他身边看着他看的那些美丽的花朵"恩......是很美!"就这样,时间一时间停滞了,房间里的两个人都默不出声。

可可的心里现在诧异得很,约在这么贵的地方只是为说这些花吗?也太他妈风雅了吧?

第三章 盛天峰

果然,一直等着可可先出声音的男人等不下去了:"请坐,我们边吃边聊。"

席间,那人淡淡的问:"莫先生很忙吗?"

"恩......很忙!"可可边吃边回答。

"他最近在忙什么?去哪里出差了呢?"

可可抬头看了看坐在大桌对面的男人,回道"不知道!"

盛天峰看着狼吞虎咽的可可,心中竟然莫名的高兴起来。"你是他的秘书,怎么会不知道?"还真是不顾形象呢!

可可咽下嘴里的食物,又喝了一大口饮料,才回答"我们事务所的规矩,不听,不问,不说。"其实这只是可可自己编出来的,因为她想:这也是事实呀!每次问得多了,叮咛那个混蛋就会敲她的脑袋:"问什么问?做好你的工作就行了,再敢好奇,打爆你的脑袋"想到这点,可可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已经条件反射的痛了,都不知道被敲过多少次了。

"奥......"笑容在盛天峰的嘴角荡了开来"我冒昧了!"

"没事,你有什么事,说吧!我会替你转告莫先生的,他要是接你的案子,我会通知你,那个......如果不接,我也会通知你的。呵呵......"说完可可又加了一筷子凉拌鸡丝。

"能不能告诉我他的电话,我亲自打给他呢!"

"不行。"可可放下手中的筷子,认真的看着对面的男人"如果你不想跟我说,就算了,他们也很忙,怕是没有时间呢!"可可想:是瞧不起我吗?

还有人跟他说过"不"字,而且还是一连两次!盛天峰注视着可可毫不羞涩的吃相,唇角又在不知间微微上扬,他起身又来到窗台前,去注视着那些花朵,不去看那个吃相难看的林可可。

可可以为他在想怎样说出那件案子,也就没有打扰他,竟顾自的吃着一桌子美味佳肴,过了一会,她也吃饱了,便回身问盛天峰,"盛先生?你要跟我说什么事情呢?如果不说的话,我回去再联系莫先生,不过他这些日子是没有时间的。"

"我是因为相信莫先生的事务所才找你们的,"盛天峰回转过身"不过这件事情,不管结局如何?希望你们一定要按着我的想法去做!"

"什么意思?"可可觉得事情很棘手,不是简单的。

"事情是这样的,这个......"他注视着可可黝黑的眼睛,考虑面前这个女孩的办事能力,几秒种后,他觉得自己没有选择了,便深吸了口气说:"你知道,我母亲上个月去世了吧?"盛天峰说着点燃了一支烟,袅袅的气雾在他的手指间笼罩开来,层层将他环绕,他眼目低垂,犹豫间的伤痛随着烟气慢慢弥漫。

可可的心突然像是被人拽了一下,不经意的就痛了起来,她的母亲也去世了!听见人家说起母亲二字还会有点撤痛的伤怀。

"啊?"说实在的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因为她不太看电视,也不会去注意新闻,就是盛天峰的名字还是金边眼镜去他们事务所后,她在网上查到的,也没有多看,只知道是盛世集团的董事长。其他的一概不知。

"她......不是自然死亡,是自杀。"说着,盛天峰又深深的吸了口烟"我们是家族企业,我不想让别人知道这件事情,更不想让媒体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就和着医生宣告是心肌梗塞。"

可可张大了嘴巴"什么?是自杀吗?"

"是,我母亲没有不良的爱好,也没听她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就那样......哎!"他深深的吸了吸气"其实我们家里还有更蹊跷的事情,八年前,我父亲也是自杀身亡的,我母亲为了企业安危,没有将这件事情公布出去,只是对外宣称是心脏病突发。而且他们还都一样,吞噬安眠药......"说完,他定了定神,好半天,他突然将手中的香烟掐灭,面对着面前这个清秀的女孩"我......"看到她清澈的眼神,微张的小嘴,他的心好像突然疏散开来,心中隐藏的秘密倾吐后敞亮了很多。

"我想让莫先生帮我查查我母亲的死亡原因,最好连同父亲的一起调查,看看两件事情是否有关系,"说完这些,盛天峰忍不住回转身体擦拭眼角。"希望,莫先生能够帮我这个忙,到时候不管调查的怎样,我都不会亏待你们的。这是我父母的资料,我父亲去世后,我家里就不请佣人了,我母亲怕是跟他们有关系,那时候也请私家侦探来,但是都无终而终了。这里面也有以前佣人的资料。"说着他把放在自己位置上的一个厚厚的文件袋交给了可可。

可可顺手接了过来,感觉它有千斤重。她紧紧的盯着这个黄色的文件袋,心中有种冲动,想把它马上打开。想知道这一切是为什么?自杀吗?到底是为什么?

接下来,盛天峰又说了什么?还有他们怎样走出落梦客,盛天峰送她回家,她都在恍惚之间,因为她的心都在那叠文件上。

回到家里,可可怔怔看着那个被沾的严严实实的封口,想了半天,她就拿出一个刀片,轻轻地沿着那个纸与纸的粘合处慢慢的割着,生怕不小心伤了两边的纸张,好奇呀?真的很想知道里面写了些什么?如果被莫老和那个暴力的丁宁知道她偷看客户的资料,非得把她吃了不可。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她的手都紧张在颤动,里面厚厚的一叠资料就呈现在她的面前了。她轻轻的翻阅着,这里面不仅有盛天峰父母的详细资料,而且还有上次私家侦探调查的资料结果,还有医生给出尸检报告。以及在他们家里工作过的人个人简历。可可轻轻翻着,心里想:如果自己有复印机就好了,只是这些东西不能去复印部,哎!备留一份多好。这样想着,她就掏出了自己的手机,对着那些资料卡查查的照了起来,不知道这个手机的像素好不好?还能看得清楚吗?照着照着,有一个人的资料吸引了她,那个人五十岁左右,一张圆脸和蔼可亲,这个?这个不是......可可张大了嘴巴,这个是住在乡镇老家的张伯吗?哦......原来张伯以前是盛天峰父亲的私人司机呀!

就这样,可可对着这叠资料不是记录,就是研究,再不就往自己的电脑里输入。等她感觉到很累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亮了。她看了看时间,把文件装进文件袋里,小心翼翼的用胶水重新给沾好,她翻来覆去的看着自己粘的文件袋,觉得它就像原封未动一样,便舒了口气,嘴角笑起来......

昨夜的雪在晚间已经堆积起来,清晨,阳光刚刚铺撒,那些雪白便迅速融化,滴滴答答的顺着房檐低落,毕竟是春天了。今年比往年冷,每年的这个时候下的早就是雨了。清晨的空气湿湿凉凉的,那些清冷在刚迈出家门的那一霎那,迅速的往身体暴漏的地方沁去。

四月微凉,顶着敖红的眼睛穿过潮湿冰凉的空气,可可打开了事务所的房门。屋内温暖的气流让紧缩着脖子的可可放松了一下,下一瞬间,她却被眼前的景象再次镇住,"啊!"可可觉得自己简直就要疯了,怎么又是这样?

第四章 鬼

屋内飘飞着昨天刚刚收拾好的纸张,在她发出"啊!"声的时候已经从刚刚纷飞状态慢慢回落,电脑全部打开着,昨天被她锁在抽屉里的名片又放在了桌子上。这个房间就像经过一场革命一样,在她到来的一瞬所有的革命者都被镇压了。只留下一片狼籍。"到底是谁怎么回事?"可可忍不住抓狂的大喊。她能不奇怪吗?事务所经常发生这种事情,她追问莫老,莫老说他也不知道,叮咛就故意吓她说有鬼呗!"鬼?"可可轻声的念出,不觉间出了一身冷汗。

"今天......"可可正了正嗓音,将包包扔在办公桌上,双手叉腰"就算是有鬼,我也要看看是个什么样子的鬼,为什么?我昨天才收拾好的,出来,出来。"回答她的还是满室的安静,连丝风都没吹起。难道说这屋子有什么宝贝?就像神话中皇陵里那块陨石,一到晚上,就会将屋子里的地球重力屏蔽掉?不可能!那抽屉时怎么打开的?电脑是怎么打开的?可可呆愣的想着......

还记得跟莫东风初次见面,那是春节前夕,她一个人住在这个陌生的古城,刚刚失去工作又很孤单的她,觉得过年也是无聊,就漫无边际的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年味十足的大街,年味十足的人们相称着孤单寂寞混合在这人群之中的她不知该去何处。突然有人刮了她一下,这人年长却又一身清风仙骨,削劲的脸庞泛着黝黑健康的光芒,小眼睛,却又炯炯有神,下巴处一撮黑白相间的小胡子半长不长,他回头诧异的看着可可,可可无精打采摆摆手:"没关系,去吧!"说完,她又漫无目的转身要走,"等等......能帮帮我吗?"那人动了动自己的左肩,突然喊道。

可可回过头来,发现这人身上的东西还真是很多,背了硕大的一个包袱,左肩上上还有一个帆布包和一只被红布裹的严严实实的长条的什么东西?脖子上还挂了一个公文包,远远的看就像是流浪四方的乞丐浪人。

"奥......好!"处于低谷的可可上前把他左肩上的背包还有那个通体红布的东西挂着自己的肩膀上,又去摘下他脖子上的公文包。可可心里有些奇怪,那么大的包袱里是什么?看他吃力的样子,不像是衣物......

而莫东风的惊讶的眼睛都要掉到地上了。可可没注意这些,问着送去哪里?

谈话之中,他们相互认识了对方,知道他的名字叫莫东风,出差刚回来,问他包袱里是什么?他只是说一些换洗衣物,谁相信?那么多?谁出门带这么多的衣服?

可可帮他把东西送到了这个昏暗奇怪的事务所,当时,丁咛那家伙也在,看见可可一脸呆像。

可可本来看着这么帅气的人还在花痴,但是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想:这人,帅是很帅,算是帅到没边了,只是那张开的嘴巴,还有那要垂下口水,将整个人的好印象全部杀光。丁宁好像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咽了咽口水,指着门口的可可问莫东风"叔?她?"莫东风接下来的动作让可可现在也很诧异,只见他渴了口茶水,点了点头眼神坚定地说"对,是的......"叮咛又上下打量了可可。

对什么?是什么?可可纳闷的想。

可可冲丁宁翻着白眼将肩上的东西放下说:"东西给您放下了,没有其他的事情我走了。"

"等一下,这位小姐,喝口水吧?"莫先生急忙出声,一口茶水好险呛到自己。

"不了,我还要忙!"可可挠着耳朵心想:忙什么?忙鬼去吧!

"等一下......"莫先生突然上前抓住可可,像是怕可可跑了一样"你有工作吗?"

"工作?"可可的突然提起精神"没有。"她瞪大光亮的眼神渴望的看着莫东风

"奥,好的,是这样,我这里缺个话务员,小文书,就是打打字,接接电话之类的,你看行吗?工资吗?没问题......"

可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真是好人有好报"行,可以......"她觉得自己都要跪地俯拜了。

真是好运气,自己经常帮助人的,这次终于有回报了。

坐在桌子上的丁宁看了看莫老说:"你决定了?"

莫老深沉的点了点头"我们需要人手。"

可可看着那个满身皮衣的帅男要从中作梗,连忙拍胸脯保证"我一定会努力工作的。"

丁宁摇了摇头"只要到时候你不哭,不出去乱说就行了。"

呵呵......太小看她的职业操守了"我一定严守公司秘密,尽职尽责,努力工作。还有遇到再大的困难委屈也不掉眼泪。"她大声的像是在宣誓一样。

丁宁本来严肃的脸突然微笑开来,续而转为大笑,他从桌子上跳下上前给了可可脑袋一击爆栗:"那你就努力吧!"可可捂着脑袋,好痛,刚才还被他的笑容给迷住了呢,现在......这人真是......!

哎!要说努力,怎么努力,事务所里整天没人,两个男人经常出差,电话也不经常有,电脑?该往里面入什么呢?偶尔会有一片两片的文稿要打,也会30分钟就做好,这不就是养了个看门的米虫呀!

就这样可可过了几天很无聊的日子,其实接下去也是无聊,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一天早上,她刚进事务所,就发现满地的纸张,像是被人翻过一样,她打电话告诉莫老,他只是敷衍说:没事。

第二天,电脑又打开了。

第三天,所有的抽屉全开着。就这样,奇怪的事情连连有,更有甚者,那天,她一个人守在事务所。却听见女人的声音,不是在楼上,而是就在她跟前"你怎么那么笨?"就是这样的一句话,接着就没有了,可可当时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电脑放着清脆的音乐,她敢保证不是在电脑里发出的,因为她这一天都在听这一首曲子,而且,那声音真实的就像能感觉到说话时从嘴里喷出的气流。

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魔界霸主之公主再临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冷王的千金毒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冷王的千金毒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冷王的千金毒妃第18章:她又会有什么举动鹿鸣说:“王妃此前深藏不露,想必是觉得时机未到。现在她崭露头角,就制服了两个夫人,万一哪一天事情超出了我们的掌控,那可怎么办?”楚逸暄却是微微一笑:“放心吧!我有信心。”鹿鸣疑惑不解地望望楚逸暄,王爷这是哪来的信心呢?看看楚逸暄遥望许柔止的眼神,微笑着散发着一丝若隐若现的光芒,——那种光芒,鹿鸣几乎从未在楚逸暄眼中看到过。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独秀居里,听了桑沃若的描述,苏乐瑶惊讶地道:“那贱人竟然还收

  • 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一见钟情:神秘老公枕边宠第18章心如明镜今天的客人很多,相应的即便是洗手间也要忙碌很多,我等了好一会儿才得到一个位置。从洗手间里出来之前,我仔细的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蜿蜒的刘海,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巴掌大的娃娃脸让我看起来总显得有些小,不过或许是因为今天化了妆,刷了层睫毛,让整个人形象看起来立体几分,嘴上抹了口红,看起来也多了些艳丽。我仔细的看了自己一会儿,补了补妆,随后在自己身上喷了点香水,这才走出了洗手间。只是没有想到,我

  • 小说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头号婚宠:总裁金屋藏娇第十八章做我的情人朱蕊妍站在雇主的家门前,她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她拼命地安慰自己,这是靠劳动力赚钱,没有什么好紧张的。而且这个兼职是一个月只做四次,就算以后自己找到工作也可以当作一份兼职来做。可是这所有的心里建设在开门的瞬间都崩塌了,因为这家房子的主人竟然是秦亦钊!秦亦钊看到朱蕊妍的时候也有些意外,他皱了皱眉头:“你怎么找到这里的?”但是在片刻的犹豫之后他似乎又明白了什么,于是打开门让朱蕊妍进来。朱蕊妍有些想转身

  • 小说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蚀骨缠绵:老公乖乖就擒第十八章纠缠不清“你就是个贱人勾引王凯,让他半夜的时候都在睡梦中呼唤你的名字。”陈瑜气急败坏地说:“你肯定是怀恨在心故意勾引我的老公,我要打死你这个狐狸精。”“大家来看看,认清楚这个狐狸精,专门勾引别人老公的贱人!”本来就是在下班的高峰期,被陈瑜这么一闹腾,周围更多的人停下脚步来看热闹,甚至是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当然围观的群众里肯定也有郭子婷的同事和认识的人。这时候郭子婷才算是彻底明白了,今天的陈瑜是铁定了心要来闹

  • 小说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小妻难哄:首席宠婚甜蜜蜜第018章车祸当然吃!不吃饭,恐怕她就要被吃了!“吃!”听到黎曦干净利索脆的回答,凌御霄紧锁的墨眉一点点的舒展开,望着黎曦的小脸,凌御霄的嘴角挂着一抹不易发现的笑。坐在沙发上,看着急忙整理自己乱糟糟的发丝和衣服时,凌御霄轻挑眉头,嘴角的笑意更加的浓烈。这一辈子,他都不会让这个小女人逃出他的手心。从昨天开始,黎曦就只能是他可以触摸的女人!而他却不知道黎曦此刻复杂的心情,一边闷头吃饭的黎曦心里有另一番苦涩:凌御

  • 小说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痒婚蜜爱:新夫潜规则第十八章裴成龙再次救了我很快我们停在了裴成龙的别墅门口,走进很快我们就走进了别墅内,走进别墅后裴成龙便将我轻轻的放在沙发上,吩咐保姆:“赶紧去取要药箱过来。”说完在我额头上亲了一下子。我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裴成龙,我很难将现在的他和之前的他联系到一起去,我开始怀疑眼前的这个男人难道是双重性格吗?保姆取来药箱后,想着帮我上药,但是却被裴成龙制止了:“放在这里吧,我来就行”说完不等我拒绝便拿起药有模有样的帮我在受伤的位

  • 小说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字:一夜惊喜:猎爱总裁吻上瘾第十八章掌控叶梦颤抖得更加频繁而剧烈,她身上所有的血液都凝固,继而冰封住了。她坚持自己最后的矜持,没有动。却听那个掌控全局的男人冰冷地说道:“你最好别让我重复第二遍。如果你还想让你父亲能安然到老,就好好伺候我。”“如果把我伺候高兴了,我不介意今晚就给你签张支票。”支票两个字一入耳,叶梦便突然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猛然睁开双眼。不出三秒,她便露出了一个丝毫不像伪装的暧昧的笑容。本应清纯的脸上绽放了一抹妖艳,叶

  • 小说狂妃权倾天下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狂妃权倾天下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称:狂妃权倾天下第018身世成功的给自己制造了一个假象,龙月菱知道樊简一定会暂时的偃旗息鼓,至少要设计一个万全的计谋才会再对自己出手。趁着这一段时间,她一定要找到解药。青鸾被龙月菱派到了风姨娘与含香的院落,时刻盯梢,被如此大材小用的他,无聊之时只能把整个院落栖息的鸟儿训练成了一只空军队伍。神兽出马,威力……一般。这些都只是普通的鸟儿,没有任何灵智,好好的排个队报个数,它都还能有一两只傻头愣脑的望着你一脸茫然。无聊之时,青鸾倒是发现了一个可疑之处。

  • 小说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倾城独宠:妖王哪里逃第十八章舍不得你“下次别和她呆在一起。”一路上绷着脸的李晓明同学,憋了半晌,终于开口说话了,“她不好。”“什么?”顾花微微微一愣,这是什么赶脚,“难道你不喜欢我姐姐吗?”在她看来,没有人会不喜欢顾倾城,人家可是女主角,专门吸引男人的目光,金手指厉害的不得了。“她看起来有点怪。”伸手摸摸后脑勺,李晓明有些不好意思,明快的理解了在姑娘面前说人姐姐不好的尴尬。“我不是有意的。”见顾姑娘一脸便秘又有些呆滞的表情,李晓明以为自

  • 小说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第18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惹爱成瘾:大叔不可以第18章溜出去相亲早会散场,高层陆陆续续从会议室里出来,柯建华最后一个走出会议室,他手中拿着文件,看着站在人群中的李萌萌,叫道:“李萌萌,到我办公室来一趟。”说着便踏着步子走向了他的办公室,李萌萌踩着她的小高跟哒哒哒的跟在了身后,同事们纷纷探着头看着,脸上露出了八卦的笑容。而李萌萌胆战心惊的跟着柯建华走进了办公室,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柯建华刻意在办公室门口等了李萌萌一会儿,等到李萌萌走进办公室之后,柯建华亲自把门给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