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冤家路窄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7:21:14 来源:网络 []

书名:冤家路窄

采访夜遇

半夜十二点钟的京都,夜色让昏黄的灯光给映照着,雷紫潇才刚结束完最后采访,背着工作包一个人从深巷中走出来。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这里是一个比较老的城区,四处都是杂乱无章的深巷子,今天雷紫潇便是来这块采访一位老翻译家的,老婆婆都八十多岁了还坚持不懈地翻译作品,本来很早就采访完了,只是翻译家是个空巢老人,平时只与保姆生活,难得有生人来,拉着她话长道短的舍不得放她走。

这条巷子比较偏,周围的居民早就入睡了,四处连个人烟都没有。雷紫潇望了一下,叹了一口气,只好往外走。

可却转来转去,居然在这胡同里走迷宫般,怎么也走不出去。这时,不远处传来了低弱的有人喊“救命”的声音,一阵瑟瑟的声音杂乱着。

“不许叫!”一个男声警告着。

雷紫潇往声音处走过去,便看到三四个男子正拉着一个女子往老胡同走去,女子死命的抓着墙头,弱弱地叫喊着,可嘴巴一下子便让人给捂住了。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还有没有王法了!

“放开她!”雷紫潇冷冷地说道,她抱着手站在灯光下,映衬得她那么高大。

可一个男子一看是个女的,马上便笑了起来,走近雷紫潇说:“嘿嘿,这个女的长得也蛮漂亮的,哥两个把她也抓起来,今晚咱们有得爽了。”

我让你爽!雷紫潇在包里拿出一瓶防狼喷雾器,对准他的脸就喷过来。

“啊!死女人!”男子捂着眼睛痛苦地叫喊着,可马上便恼怒了:“哥几个,把这死女人给我绑起来,奸了她!”

其中两个男子走过来,准备把她拿下,雷紫潇的防狼喷雾喷过去,可只喷中了一个,另一个上来便把她给抓住,一巴掌打过来。

“死女人,让你多管闲事,让你弄伤我兄弟!”男子一手把她按住,巴掌一巴一巴的往也脸上拍过来,一边骂着。

“姐姐,你赶紧逃吧,他们是黑社会的,会杀死你的。”那边让人抓住的女子边哭边喊着。无删节冤家路窄免费阅读全文

“敢逃?今天谁都逃不了!”打人的男子阴冷地说着,那声音狠厉得不由让人心生惧意。

“是吗?我倒是想试试!”巷口又插进来一把清冷的声音,昏黄的灯把人影给拉得长长的。

“嘻,今晚还真有那么多不怕死的人!”一个让喷中的男子恢复过来了,他站直身子冷笑着,全然忘记刚才雷紫潇的喷雾器带来的痛苦。

可巷口站着的男人很不客气地,一上来连招呼都不打,身手特别敏捷的在那几个抓人的男子还没反应过来,便打得他们全都趴在地上呻吟了。

受害的女子连谢谢都没说赶紧往家跑。

雷紫潇抚着让打疼了的脸,朝着地上趴着的人便一人补了一脚,脚脚正中跨下,一阵阵杀猪的声音响起。

“古人诚不欺我,果然最毒妇人心!”刚出手的男人戏谑地说道。无删节冤家路窄免费阅读全文

“是你!云子狂!”雷紫潇不由得有点吃惊,在这么个旮旯地方居然也能看到他!

冤家对头

说起这个云子狂,她可是认识了二十几年了啊,都是在军区大院里长大,只不过两家可是冤家,云家的爷爷和她奶奶就像世仇一样,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但是二人却在两家家长的强硬律令下,从来都没有玩耍过。

“我送你走出去吧。”云子狂只是淡然地说,然后带头走了出去。

雷紫潇跟在他身后走着。

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云子狂走出街口时,问了一句:“去哪?”

“什么?”雷紫潇不解地问。

“我送你回去。”云子狂走到他的骑士十五世前,打开车门又是淡淡地说。163女人网

雷紫潇四处望了望,好像这周围还真的没有车来呃,好吧。她坐到前座,淡淡地说:“到军区大院,谢谢。”

车子刚开动一会,雷紫潇便睡着了,她的头搁着车窗,洁白的脸恬静的,长长的睫毛贴着她白皙的小脸,笔直的鼻子轻缓地呼吸着,分明的人中下是一张粉红的小嘴唇。

多年不见,雷家的丫头居然出落有致了。云子狂看了一眼雷紫潇,其实从刚才在胡同时,他的心思便一直在她身上。

他其实今晚是去这条巷出任务的,任务完成后刚想回去,结果便看到她英勇的一面。她一个弱女子也不怕人家报复。无删节冤家路窄免费阅读全文云子狂轻笑了一下,想起小时候有一次,他便看到她赤手空拳的对付欺负她的高年级同学。她真的很勇敢。

车子停在军区大院门口,可云子狂见她睡得那么香,居然不忍心叫醒她,自己还傻呼呼的看着她的睡容睡去。

雷紫潇醒来,却居然发现自己在一个男人的怀抱里!而且那男人居然就是她奶奶的世仇的孙子——云、子、狂!

一个惊愕,可却不小心的嘴巴贴上了他的大嘴,还顺便把他给撞醒了。

云子狂抚着嘴巴,怔怔地望着雷紫潇,她的脸一下子便红了。

“该死,你为什么要对我耍流氓?你抱着我有什么目的?你还对我做了什么?”雷紫潇把身体缩了回去,双手紧紧的捏着衣襟一脸警戒的望着云子狂问。

云子狂人还中中正正地在他的驾驶座坐着,他一双凌厉的眼睛望了望自己,又望了眼雷紫潇,问:“我倒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要偷亲我?”

雷紫潇自知理亏,好像人家还真的是端正的坐在他的驾驶座,真恨自己!初吻这下也没有了!

作为二十九岁的剩女,直到今天才这样丢失自己的初吻,还是在这种情况下!这让雷紫潇连切腹自尽的心都有了。

“谁偷亲你来着?那是不小心碰到的!”雷紫潇低吼着,双手气得握紧拳头。

“我这可是初吻,你打算怎么着?”云子狂冷冷的眼神盯着雷紫潇,刹那间连空气都冷得结成了冰般。

“你别想耍无赖我告诉你云子狂,昨晚你送我回来,为什么不叫醒我?你担误我很多事情你又打算怎么着?”雷紫潇也瞪着云子狂,不要以为你才会耍无赖,我也会!

爬墙送包

“雷紫潇,第一,我长那么大没有抱过女人,昨晚你趁机抱了我揩了我油,作为受害者,我有权要求你嫁给我!第二,你趁我不注意偷走了我的初吻,作为受害者,我有权要求你对我负责!”云子狂的声音冰冷但是却霸道至极。

雷紫潇捏了捏拳头,对着他咆哮道:“你去死!”于是气恼地拉开车门走下,愤愤地走进军区大院,简直是禽兽不如!

云子狂却是一直盯着她的背影,不由得有点失笑。他刚想发动车子,可是却看到副驾座上的采访包。

雷紫潇回到家中,洗澡好便准备回房把昨天的采访稿给整理出来,可找来找去,采访包不见了!

才想起来这采记包有可能还在云子狂的车子里!

一想起早上云子狂说的“我有权要求你嫁给我”“我有权要求你对我负责”时,雷紫潇头上就像有一千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在床上摊开四支直叫无奈时,突然窗口让推开了,那个云子狂钻了进来。

雷紫潇赶紧坐起来,拿着被子警惕地盯着他说:“云子狂!光天化日的,你爬我家窗户想做什么!”晕死,怎么大院保卫科的人都吃干饭的吗?这家伙爬到五楼来居然也没人发现!

只是人家云子狂可是特种部队的兵王啊!还是上校!爬个五楼的小意思。

“废话,难道我还走正门让你奶奶用扫帚拍吗!”云子云冷冷地看了一眼雷紫潇,雷奶奶对于云家人那种疾恶如仇的态度他又不是没见识过。

雷紫潇白了他一眼说:“像你这样的人就该拍!拍死了活该!”

云子狂一副严肃的表情,拿着她那个采访包,冷冷地说:“雷紫潇,我给你把东西送回来你还那么多吱吱歪歪。”

雷紫潇一下语塞,赶紧把采访包抢过来,嘴唇动了动,想说谢谢又很难出口的。

“没礼貌。”云子狂冷眼看了一下雷紫潇,刚想沿着窗口爬出去,可看到她脸上的红肿,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又折了回来。

“你还不赶紧走你想干嘛?”雷紫潇又警惕地盯着他。

这女人,面对几个流氓都没有那么多戒心,难道说我连流氓都不如?云子狂的脸不由得阴沉下来。

云子狂伸手把她的脸调过来对着她,让雷紫潇的警戒又增加了几分,云子狂抚着她脸上的红肿说:“肿了,怎么不上药?痛吗?”

她猛的躲开来,惊慌失措地叫道:“云子狂,你要干嘛?你走开。”

雷紫潇全身神经绷得紧紧的。

云子狂从口袋里拿出一支药膏,拧开盖子轻轻地在上面涂着,雷紫潇马上便感觉到一阵清凉的感觉浸入她的脸,很舒服。

“我走了,这药留给你,一天擦三次。”云子狂把药膏扔在她的书桌上,人从窗口一溜,便走了。

雷紫潇从窗口往下看,这家伙像条蛇一样,瑟瑟的在别人家的窗台便一级一级跳下去了。

此事过后,好像二人也没有了交集般,可每天雷紫潇回到家中,却总是望着窗口,心里总是想起那天云子狂从这窗口跳进来的情景。

特别任务

日子照样的过着,雷紫潇最近可是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这不,今天又让单位派到野战部队进行实地采访。

C军区的A8团是野战部队,也是C军区的王牌,雷紫潇今天就是跟随着野战部队的军事演习进行跟踪采访。

一大早,C军军长便把云子狂叫进办公室,给他传达今天将会有军旅记者前来进行实地采访时,云子狂便炸毛了。

“简直是胡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记者跟在我们团后面,这不拖我们后腿吗?我们作战还要照顾他?军长,你赶紧的,把那劳什子记者有多远给我整多远去。”云子狂不耐烦的挥着手。

军长就知道他会反对,只是上头派下来的任务,他也推不开啊!咳咳的清服清喉咙……

“云子狂!”军长凌厉地喊了一声。

“到!”

“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雷记者跟队的事就这么定了,你务必要把雷记者给照顾好了,否则提头来见!”军长板着脸厉声说道。

“是!保证完成任务!”云子狂行了个军礼走了出去。

有几分郁闷的云子狂,越想越气,怎么现在的文人没事干还整色整水的干嘛啊!得要让你走着来抬着回!

“参谋长,赶紧通知开会,咱们的作战计划要升级,重新部署。”一回到团里,云子狂便冷若冰霜的叫道。

雷紫潇是跟着军长的车,来到作战现场的,也是看到雷紫潇,云子狂才知道原来跟踪记者居然是她!

当军长把雷紫潇送到云子狂的营地便走了,雷紫潇只身走到A8团的帐蓬前,云子狂的警卫员笔正地对雷紫潇行了个军礼:“嫂子好!”

毛线……雷紫潇愕然了一下,问:“你叫我什么?”

警卫员大刘结结巴巴地说:“嫂、嫂子啊。”

雷紫潇脸马上便红了,说道:“同志,你认错人了。”

“没认错啊,团长的钱包里放着的明明是你的相片。”大刘傻傻地自言自语,上回团长受伤时,东西还是他帮忙整理的呢,眼前这姑娘与相片里的人一模范样!

这时云子狂急步走了出来,一巴打在大刘的脑门上,说:“少说废话,立正!站好!”

大刘赶紧闭上嘴巴,心里却是委屈极了。

云子狂一看到雷紫潇,心里不由得有点讪讪的,早知道跟踪记者是她,就不改什么战略方案了!

“你是A8团的团长?”雷紫潇看到云子狂吃了一惊,云子狂才三十岁!居然就做到团长了?她看了一眼他身上穿着的迷彩军装,肩上贴着两杠四星,大校呢还是!

全团集合准备出发,这时副团长明扬超看到雷紫潇也很是愕然,他上前来叫了一声:“潇潇。”

雷紫潇转身一看,开心地叫道:“扬超哥,怎么你也在这团里?”

明扬超那一副阳刚的脸晒得黑黑的,一米八五的身高站在雷紫潇跟前,把她的光线全给挡严实了。

“好家伙,潇潇,原来你当了记者啊!”明扬超的声音很是爽朗。

冤家路窄》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冤家路窄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甜宠可爱娇妻10章

    原标题:甜宠可爱娇妻10章小说名字:甜宠可爱娇妻第10章总是多想君少霆进门。管家看到少爷回来了,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有礼貌的给君少霆问好。这是最基本的礼仪。“大少爷晚上好。”……无奈君少霆待人十分高冷,丝毫不理会一路以来,仆人给他的问好,让那些人尴尬的站在原地。不过他们已经习以为常了,已经习惯于君少霆高冷的态度。君少霆进房。管家却恰巧看到了脸红至极的叶小米迅速的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关上了门。这让管家有点怀疑,站在原地想了好一会儿,不过只是想了想就继续忙自己的事情去了。反正这件事情也要在明天早晨告诉

  • 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10章

    原标题: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10章小说名字:穿越情缘之玉面飞狐第十章神秘女子“喂!晨晨,快醒醒,我们要下船了。”唐继名的声音传来。真的好累,好难受,不想睁眼睛。晨晨揉了揉眼睛,睁开眼。唐继名蹲在身前,小白坐在旁边。“要下船了?太好了。我都快晕死了。”她爬起来,向外张望。果然岸边能看到远处的房子了,原来宋朝是这样的啊。比电视中的差远了,好多房子好破败呀。原来穿越剧都是骗人的。“哼!骗人的。”看着岸边的景致,她不由得自语道。“哈,哈,哈!”小白的笑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有些懊恼而尴尬的白了他一眼。哼,笑

  • 喋血女修:抢个天尊当老公10章

    原标题:喋血女修:抢个天尊当老公10章小说:喋血女修:抢个天尊当老公第九章路遇山贼愤怒的声音还带着武圣的气势从很远的地方就传来了。“哎,吃个饭都不安宁。”月依心中无奈的叹气,以前她和梁紫依在国都的时候也经常碰到这样的情况,不过在被她们两人狠狠的教训了那些人一顿后就再也没人敢来招惹她们两了。武圣的气势让小镇上所有的人都是一阵哆嗦,也不知道是谁又招惹到这位爷。所有人心中都冒出这样一句话。不过此刻的独人凤很纠结,刚才他听说自己的儿子在客栈被人丢了出来,于是也不问情况就一个人冲了过来,气势压过去了发现对

  • 粉红都市10章

    原标题:粉红都市10章小说名字:粉红都市010今生今世都是你的女人(1)楚江南大声说道:“不对!你们都错了!是慕容博害死了萧峰的父母,和段王爷没有关系!”阿朱愣了一下,苦笑着说:“这些都不重要了……你还能记得先前发生的事情吗?”楚江南一听急忙转过头来:“是你救了我,不过我想知道你怎么能救我……”阿朱面带微笑:“时间能够改变一切,也能创造许多巧合,这几百年来,萧大哥长得什么样子,我已经要忘记了,前两天,你失足落水的时候,正好被外星飞的智能电脑发现,我得到消息后,就把你救到了这里来,我以为自己这辈子

  • 南城以南,相思归否10章

    原标题:南城以南,相思归否10章小说名称:南城以南,相思归否10.病人没有心跳了去医院的路上,俞相思一直没有反抗,那句傻傻的话,也没有再念了,就这样一路被送到手术室,到底是绝望了吗?白祁风盯着手术的门,目光暗沉。苏奕辰一直守在云家门外,看到俞相思出来了,一路跟到了医院,得知一切,整个人都被怒火包围了,远远看到白祁风准备签字,火急火燎地冲到他的面前,“姓白的!你TM就是个混账的,这是劳资的孩子。”“呵,你的孩子,苏少,你妄想症吗?”苏奕辰哽了一下,继续道,“这就是本少的孩子,凭什么由你处置!”白祁

  • 念念不得情深10章

    原标题:念念不得情深10章小说名:念念不得情深第十章委屈诉苦佣人进一步在家里没人的时候欺负陈云念,她做错了什么?不过就是因为舒雅有钱,她就要被百般折磨么?佣人疾言厉色地说道:“衣服你自己洗吧,我还有事要做呢,没有给你洗衣服那闲工夫。”“可是我怀...”,陈云念摸着肚子对佣人说道,才说了一半就被打断。“你怀什么了,不就是怀了个野种么,别以为你怀孕了就是高高在上的陆家女主人,你要时刻记住,你就是陆家的寄生虫!”,佣人狠狠地捏住陈云念的下巴。“你放..放开我,那你又是什么?只认钱的势力狗么?你不过就是

  • 暗夜里的诱惑10章

    原标题:暗夜里的诱惑10章小说:暗夜里的诱惑10.不被祝福的婚姻,能走多远?那晚回到家,他们照例早早就吃过饭,坐到客厅看电视了。见我们回来,同样是爱理不搭。我自己动手,倒也不劳烦他们。弄了一顿丰盛的晚餐和小九九一起吃了起来。吃完饭一上楼,发现门锁换了,我一连数日以来强压的怒火终于爆发了。把小九九安置在顶楼花台玩耍着之后,我蹬蹬蹬的下了楼来。姐姐和婆婆知道是我下来,眼都不曾抬一下。我走过去,直接关掉了电视机。“诶!你个臭不要脸的贱女人,敢关我电视,不想活了?”姐姐立马跳了起来,张牙五爪的就准备过来

  • 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10章

    原标题: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10章小说名:毒妃重生:狼性王爷欺上身第十章岳府寻亲怜霜一瞬不瞬的望着美娘,美娘脸色复杂,嘴唇隐约的蠕动了一下,却没有发出一个音节。“娘亲怎么打算的?”怜霜轻轻的抿起嘴角,眼中的光彩早已收敛。“霜儿???????”美娘的面色有些为难,心头更是思绪万千,她舍不得她的霜儿,虽然她们相处的时间不长,可是当自己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她就冥冥中感觉到两人之间有着一种不可割舍的缘分。更何况,这些日子以来,她付出的感情都是真心真意的,她又如何舍得下。“霜儿放心,娘亲若是离开不会独

  • 相思入骨情可待10章

    原标题:相思入骨情可待10章小说名:相思入骨情可待第10章暮凝语,别不识好歹沈明之站起身来,回视封缄言,气势不输:“你是谁?凝语是怎么回事?”站在两人身边的人,明显感受到了封缄言的气场,均是心中一惧,这个人还真是大胆,竟然敢跟封缄言叫板!“先救暮凝语。”封缄言说完,沈明之这才想起来。立即翻看暮凝语的眼皮。“快,准备手术工具,还有止血药剂。”室内再次陷入紧张的医治。封缄言看着来来去去的人,整颗心都提着,时间过去的很快,沈明之疲惫的摘下雪白的面罩一脸疲惫的从里面走出来。封缄言立即开口追问:“怎么样?

  • 金主,我们不熟10章

    原标题:金主,我们不熟10章小说名:金主,我们不熟第十章契约合同叶昕的确可以感觉到父亲没有儿子的遗憾,可是他从来没有表现出来过,她作为他二十六年的女儿凭什么相信一个仅见过四次面的男人。“岳少,你对我们叶家了解的还挺透彻啊,你想做什么?”岳寒零说的那么信誓旦旦,不管真假,不过他的用心很值得怀疑。“我们岳家就没有不知道的秘密,叶家不过就是芝麻粒的一个,我知道有那么意外吗?”“你……”这人还真是狂妄自大,不可一世,她知道他一贯冷情孤傲,目中无人,可没想到说起话来这么气人。眼前一黑,鼻尖一痛,一个文件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