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官途之透视眼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2:18: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官途之透视眼

第一章 女友出轨

“曾经年少爱泡妞,一心只想抱美眉,摸遍双峰和溪水,一路啪啪肾不亏……暮然回首身已老,三天一次腿还软,才明白啪啪真谛,最伤最痛是阳痿……如果你不曾阳痿,你不会懂得我伤悲,当我口中有水 别说这是口水,就让我忘了这一切,啊 给我一杯壮阳水,换我一夜不下垂!所有俊男美女,任我狂靠猛推!……”黄小强哼着老板改编的《壮阳水》,在郊区的一家养猪场喂猪!

  “滴滴滴”黄小强N年前花两百五十元买的黑屏诺基亚响起来。网站163nvren.com

  “喂,谁呀?”

  “请问是黄小强吗?”

  “是我!”

  “省级公务员考试,经过笔试、面试、体检,你被录用了!请三日内到县委组织部报到!”一个女子的声音,虽然说着没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话,但是声音甜美!

  “啊啊,好的,好的!一定很快来报到!”黄小强的恼火一下子就被抛到了九霄云外!感到电话里那个女的,简直就是仙女唱了一支仙曲一样悦耳动听!

  “滴滴滴”刚刚挂断的电话又响了!“这段时间你哪里去了?”电话那边劈头就问。

  原来是她!黄小强有个女朋友叫赵宣翊,大学时候谈的,秦川市区人,高挑白皙,皮肤吹弹可破,十分妖娆。黄小强花了很大精力才追到的,不过,推倒之后,这妮子就很迷恋黄小强了,这不,在这边喂了几天猪,没给她打电话,她就开始追问了!

  “我工作呢!”由于养猪这事儿毕竟不是多么有面子,所以,黄小强没给她说,不过这回有的吹了,“告诉你一件天大的喜事!”

  “我知道了!”那边赵宣翊却淡淡地说。

  “你都知道了?不会吧?我要说的是我考上了公务员,刚才打电话叫我去报道呢!”黄小强还沉浸在终于有了工作了这种强烈的成就感中。

  “我们分了吧!”那边迟疑了几秒,声音不大,说出了这话!

  “啥分了?”

  “就是分手吧!”那边赵宣翊无比坚定的说!

  “为什么?”黄小强觉得老天给自己吃了一块糖,接着就是一大耳刮子闪过来。

  “小时候,我们玩就玩了,现在毕业了长大了,就要生活!人是生活在现实中的!我总不能跟着你去喂猪吧?”赵宣翊还是很平静的说。

  看来自己喂猪这点事儿,赵宣翊还是知道了,黄小强说:“可是我……”

  “你是说你现在考上了公务员是吧?我知道这事儿,虽然说你考得很高,是整个秦川地区的第一名,可在那个场场干,是要有能量的,伤你的话我就不说了,你好自为之!”赵宣翊说完直接挂了电话,不给黄小强还嘴的机会。原文163nvren.com

  “好吧!”黄小强在人家挂断电话之后,还是自言自语一句,他的脑子里空白了一秒,觉得头上绿油油,赵宣翊一定是劈腿了,给自己扣了一冒,然后和自己分手。找赵宣翊这种女的,自己挨一绿帽的概率很大,黄小强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觉得窝囊的很!就找小老板陈海空喝酒。

  这个养猪场是给秦川学院的食堂供应猪肉的制定场子,黄小强上大学的时候,勤工俭学,曾在食堂帮忙,经常拉猪肉,所以他跟这里的小老板混熟了。大学毕业,黄小强成了待考生,在学区租个房子,看书考试。不过生活还得继续,继续跟母亲要钱过活的话,黄小强觉得太难为情,母亲辛辛苦苦摆个早餐摊子挣点钱,供自己上大学,已经十分不容易了,毕业了,有本事没本事,养活自己这事儿得自己来!

  但是,转了一圈,发现找工作之难,简直比上蜀道还难,难于上青天!好在养猪场的小老板说黄小强是个豪爽人,对自己胃口,可以过来养猪,干多干少是个意思,也算是个工作。黄小强二话不说,就过去养猪了!

  每天喂猪、冲洗猪,脏是脏一点,不过也不累,因为繁杂的活也不让他干,闲下来还可以在养猪场后面的山上看看书。不过大多数时间,黄小强喜欢和小老板还有几个女工坐着吹牛说段子,甚至听小老板唱他的名曲《壮阳水》,看他捏这个女工的屁沟蛋子,摸那个女工的奶蛋子,揩油揩得不亦乐乎。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一喝就是一下午,黄小强醉了,就睡在小老板的窝里,小老板回家去了。黄小强是被渴醒来的,起来之后觉得嗓子冒烟,人也热得不成,可能是下午和小老板吃了狗肉火锅的缘故,他于是开灯找水,结果灯也开不了,幸亏月光照进屋子,黄小强找到水壶,居然半滴水都没有!玛的!黄小强骂一句,就来到院子里抽井水,才记起灯开不了,是停电了!

  于是,找到一个铁皮桶,拴了绳子,揭开井盖打水。水桶吊下去,折腾了半天,打了水上来,一看,水居然很浑,倒掉重打,折腾了四五次,第五次打的水还是混浊的,黄小强气的没办法,就把这水提进屋子,想着澄清一会儿弄点烧开喝。

  翻了几个抽屉,终于找到了蜡烛,点燃了,不经意瞥了水桶一眼,居然发现这桶水底好像有个闪光的东西!什么东西啊?黄小强伸手就捞!

  “唔靠!不是吧!”

  拿在黄小强手里的,赫然是一尊小小的佛像,闪着金光,一点都没有锈蚀的痕迹,可见这是真金的!黄小强心里只有一个概念!这是要发呀!

  他擦拭着这小小的金佛,心里盘算着,这要只是一块金子,也就一二百克,算不得什么,可是这要是个文物的话,那就发大了!黄小强仔仔细细注视着,凑近燃着的蜡烛一看,佛像的背面,居然有字,而且是篆体写的!好在黄小强学中文的,有点古文底子,看懂了上面字!“趺坐清心诵咒,可神游八荒!”下面有更小的字,居然是是外国字,半点都不认识!

  黄小强兴奋起来,藏好小佛像,就连夜回到了学区自己租的小屋里。因为他觉得等到天亮,大家都来了,这玩意没地方藏,不好弄。

  回到出租屋,黄小强打开电脑,连上网,想起那小佛像背后的字,既然刻在佛上,估计应该是梵文!他于是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梵文对照表,把佛背上的咒语抄下来,慢慢对照,几乎花了一夜时间,才弄出来这个咒的读音,唵 帕 摩 无 许 尼 夏 毕 玛 雷 吽 呸!

  黄小强也不知道这样读对不对,想着神游八荒,于是就供在桌上,自己趺坐而坐,长长吁一口气,排除一切杂念,默念唵 帕 摩 无 许 尼 夏 毕 玛 雷 吽 呸,念了许多遍,迷迷糊糊好像睡着了,好像做梦了。

  他看见了刚刚和自己分手的女朋友赵宣翊!在一家宾馆的大床上,赵宣翊不着一丝,马趴着,闭着眼,张着嘴,斯哈斯哈的吸气!他的后面,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人,噢噢的吼着,啪啪的打得正欢!显然,这对狗男女,马上就要达到一个大潮!

  黄小强很惊异,很愤怒,一切都很清晰,色彩鲜艳,不像是梦,他愤怒地想喊,却喊不出来,自己却醒来了,还是坐在桌前!这看见的事情难道是真的,那个男人的脸还真真切切的映在脑子里,可黄小强从来没见过他!

  这必须要证实一下,要这个不是梦,是真的的话,这可就好玩了!黄小强于是拨了赵宣翊的电话过去!可惜已经关机了!看来多半是真的!

  好不容易天亮了,黄小强还是睡意全无,洗了一把脸,就急着要证实这件事情,给小老板打个电话,说自己有点事,今天请假,完了又拨通了赵宣翊的电话,说自己想和她见个面,分就分的正式点!

  赵宣翊答应了!两人很快在一家西餐厅见面。163女人网但是,在那里等他的人,不止赵宣翊一个,还有一个瘦高个男的!显然,这小子不是黄小强梦里见到的老男人,这小子痩是瘦了点,不过还算精神!

  “虽然眼前这小子不是梦中和赵宣翊啪啪的老男人,不过既然来了个瘦高个,这就说明,赵宣翊这丫的还是给老子戴了绿帽!”黄小强心里窝火地想。不过他还是控制着自己,对赵宣翊道:“好吧,这事儿你应该给我早说!不过也好,祝你幸福!”

  黄小强转身就要走,想不到那个瘦高个却把自己的后领抓住了!瘦高个说:“小子,你来挑事,就这么想走了吗?”

  “那你要咋地?”黄小强低头一个转身,那小子差点就被带倒了!黄小强举拳就要打,想想还是算了,没这个必要,自己得尽快脱身,赶着去报到上班呢!瘦高个站稳,却又飞腿来踢,黄小强终于怒不可遏了,你他玛的给老子戴了绿帽,老不找你算账就算了,居然还这么欺负老子,不揍你天理何在!

  黄小强偏头躲过一脚,跟进只一拳,打在这小子的肋骨上,但听嗑的一声,想必是肋骨断了一根!黄小强大学的时候没事就打了四年沙袋,而且跟着一个资深的武术老师学散打,到了现在,打人往往能一招制敌!

  看着瘦高个蹲下去,脸色蜡黄,呼吸不畅,黄小强终于觉得出了一口恶气,转身就走。离汽车站不远,他打算步行到汽车站,坐车去岭北县报到。

  走了一会儿,突然听到身后摩托的马达声呼呼响起来,回头一看,草!好阵势,三五辆摩托各载着二三人,飞驰而来,黄小强忽然才反应过来,这他玛是那瘦高个的人!冲着自己来的!

  然而这个反应有些慢了,但觉耳边风呼的一声!头上被一个棒状物狠狠打了一下!黄小强就昏过去了!

  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赵宣翊在身边,她说:“你终于醒了!医生说没有脑震荡后遗症,你放心吧!没啥大碍,我走了!”

  黄小强看着她的背影,看着她乌黑的秀发,似乎一个恍惚,就看见了她的记忆!看见她走在街上,突然那个瘦高个就追了上来,笑嘻嘻的说:“宣宣,我以为你喜欢的人是个啥样的人呢,这些日子,我专门派人调查了一下,原来他居然是学区那边郊区一个养猪的伙计!哈哈哈,你的这个口味还真独特啊!那小子除了一身腱子肉,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再有啥好的啊?”

  “不!他是秦川学院毕业的大学生,怎么会是养猪的伙计呢?”赵宣翊虽然对这个瘦高个爱理不理的,但还是反驳了一句。

  “你看看吧!”瘦高个拿出一个苹果土豪金,给赵宣翊看了照片,照片当然是黄小强在喂猪!

  “秦川学院的大学生喂猪正常了!北大清华的都有杀猪卖肉的呢!现在社会,是个圈子,穷人圈里的,不管你上什么大学,那最终还是个穷人!”瘦高个叭的点一支烟,傲气地说!

  赵宣翊的脸色显然有些变,不过她还是辩解道:“他考了公务员,成绩很好,不可能一辈子喂猪的!”

  “我有办法让他一辈子喂猪!”

第二章 镇长自杀

“你怎么可以这样?”赵宣翊鄙夷的看着瘦高个。

  瘦高个说:“他抢我的女人,照死整他都是应该的!”

  “我真的对你没感觉,你放过我们好吗?”赵宣翊开始恳求!

  “感觉慢慢会来的!”瘦高个笑笑,说:“我劝你趁早放弃,对你对她都好!要和我拼鱼死网破,只有一个结果,鱼死了网破不了!”

  “我……洪皓,你不要以为我屈服于你,我只不过是你爸爸权力下屈服了!”赵宣翊快步走了。

  那个洪皓站在不动,一边嘴角上扬,说:“好!不管怎样,你是我的就好,想通了打电话!”

  黄小强心里一个激灵,回过神来,眼前的这个恍惚,好像放电影,十分清楚,而且具体的地点是公园路,连广告牌上的字都很清楚!这是啥情况,难道自己能看见别人的记忆!难道是那个金佛像的作用?或者前面脑袋上挨了一棒子的作用!

  洪皓!这个瘦高个叫洪皓?

  要是自己真的看见了赵宣翊的记忆,只要打电话问问那个瘦高个是不是叫洪皓就能证实了!因为洪皓这个名字,黄小强以前根本没听说过!黄小强于是拨个号,那边赵宣翊接了。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你那个小子,是不是叫洪皓?”

  “你怎么知道的?”那边显然很惊异。

  “他爸爸是个高官?”

  “你别调查他了,你斗不过的,他爸爸是秦川市政法委书记!”

  黄小强惊呆了!不是因为洪皓的爸爸是谁,而是自己真的可以看见别人的记忆了!而且现在不用念咒,不用趺坐,一个恍惚,眼前就是别人的记忆啊!神游八荒,如果真的能看见天下人的记忆,那神游的何止八荒,还有别人的小世界啊!

  黄小强被这个异能惊得呆坐了半天,发呆中,有恍惚看见秦都酒店赵宣翊不着一丝,马趴着,闭着眼,张着嘴,斯哈斯哈的吸气!他的后面,是那个瘦高个洪皓,噢噢的吼着,啪啪的打得正欢!显然,这对狗男女,马上就要达到一个大潮!

  完事后,那个瘦高个洪皓居然恬不知耻问道:“比你那个养猪男咋样?”

  赵宣翊只是随便笑笑,不置可否。

  看见的这个情景,和自己梦见的太相似了!只不过男人不是那老男人,换成了瘦高个洪皓!黄小强新生莫名的愤怒,回过神来,心里道,他玛的,就你那个瘦猴样,就算是K了粉,吃了药,也不一定比老子强,还有脸问这个事!凭着老爹的位子,四处欺压善良、欺男霸女,等你的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高俅之子高衙内的下场!

  心里这么骂着,忽然想起自己必须去报到,好不容易考上了公务员,可不能错过这个村这个店!黄小强头上缠着绷带,慌慌张跑到汽车站,跳上一辆正在发车的去岭北县的长途汽车,车上的人看着黄小强只躲,以为这是个被人追杀的亡命徒呢!

  车上想起洪皓那个逼养的货,说是能让自己喂一辈子猪,现在自己这个逼样,全都是拜那个货所赐,前途一片黑暗啊!且行且看吧!

  跑到县委组织部填了表,领了文件,黄小强被分配到了最偏远的清源镇!全地区第一名啊,分到乡镇,居然还是最偏远的!黄小强气得咬咬牙,安慰自己道:“走吧走吧,总比喂猪强些!谁叫自己朝中无人呢!”

  黄小强又坐上了通往清源乡的面的,这司机水平巨好,一路把面的开的飞机似的,又快又稳!离县城七十公里,在那样的路况下,一个半小时居然就开到了!

  到了镇政府,黄小强大摇大摆就要进去,却被看门的老头拦住,看着黄小强满头绷带,然而五大三粗,一身腱子肉,老头很警惕,问道:“你干吗的?领导们都不在,你闹事没用的!”

  “大叔,我是新来的公务员,到这里报到上班的!”黄小强明白自己的形象现在看上去确实像是个上访闹事的,所以立马就拿出了文件,老头戴上老花镜,很认真的看了文件,又看了黄小强的身份证,这才颜色缓和,道:“对不起啊,你这头咋回事?”

  “昨天骑自行车,被撞了一下,幸亏不严重!”黄小强扯个谎。

  “你先进去吧,今天怕是没人管你的事情!咱们这边出大事了,青羊村那边闹起来了,村民坐在公路上,堵了交通!这边,镇长不见了,办公室门反锁,死活叫不开,大家初步判断,怕是人就在办公室呢!书记几个现在在上面商量对策!你先进去看看,看有人管你的事情么!”老头压低声音说。

  真他玛的是个多事之秋,第一天参加工作,就遇上这破事!不过心里再懊恼也没有用,黄小强还是给看门老头敬上一支烟,喧了两句,才知道这老头姓孙,是供销社退下来的人员。书记叫张赫,镇长叫刘万文。

  黄小强镇政府办公楼,按照老孙头说的,找到了镇党委书记办公室,敲了敲门,里面原本闹哄哄的,很警觉的安静下来,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谁?”

  “张书记,我是今年新考的公务员,分派到咱们镇上,前来报到上班的!”黄小强知道里面发话的,肯定是最大的书记。163女人网

  门开了,里面三男两女,一个男的微胖,平头,方脸,长眼睛,坐在桌子后面,一看就是书记的派头,其他四人坐在前面的沙发上,表情严肃。

  “这是我的任职文件!身份证!”黄小强径直走向书记,把东西拿出来。

  张赫扫了一眼,说:“昨天收到通知了!来我们这里的小黄就是你啊,好吧,你的事情闲下来再安排吧!现在有急事,我们开会商量呢!……呃,你坐下,你现在也是这里的一份子,也听一听,大家想想办法!”

  黄小强就坐下来,只听张赫说:“刘万文胆子小,就算是出了事,他也不敢跑,就算跑也跑不远!”

  “可是,他的那个相好的,确确实实是跑了,这事儿咱们还是赶快呈报县委吧!”

  “半点眉目都没有,呈报县委,找骂这是?弄不好丢帽子都有可能!”张赫吼道!

  这样大家你一句我一句,说了半天,还是没有结论。

  “我认为刘镇应该就在办公室里面!”黄小强突然就说了一句!

  大家瞬间安静了,看着这个新人。张赫说:“怎么说?”

  “张书记,听大家说了一会儿,我才明白是刘镇长出事了,他出事了要跑就跑了,没必要把办公室反锁上!我认为他就在里面,而且,情况可能不好!”

  “什么意思?”张赫显然有些惊愕。

  “他可能已经畏罪自杀了!”

  “小伙子,你电影看多了吧,想象力挺丰富的,昨天大家还在一起吃饭呢,今天怎么可能就死了?”一个四五十岁的老干部说。

  “反正这个办公室迟早是要开的,不如现在打开进去看看!”张赫发话了。

第三章 临危受命

张赫站起来,带头走出去,大家也就都没话了,跟着走出去,来到一间办公室门前,门果然紧锁着。

  张赫说:“要不要叫门房上的老孙上来,拿螺丝刀撬开?”

  黄小强说:“看样子锁得很扎实,后窗上面有防盗筋,现在要尽快进去的话,就踹开门算了!”

  张赫点了一支烟,说:“小伙子,你踹!”

  黄小强大学的时候打了四年沙袋,不光拳打,还经常侧踹,所以很强壮。他稍稍离门远些站住了,活动了一下脚,然后啊的一声,狠狠一个侧踹,门嚓的一声,门框上钉着的锁眼直接带着木屑,飞了,门打开了。

  张赫说:“大家都在外面等着,小黄你跟我进来!”

  黄小强就跟着张赫进去,这里的办公室是套间,前面办公,里面有休息室,一般都放着一张大床,供领导加班休息或者另有用途也很难说。

  休息室的门开着,张赫先进去,黄小强紧随其后,进门就看见一个男人躺在床上,而且不着一丝,一动不动,显然人已经死了!黄小强甚至注意到窗户的防盗钢筋都是完好的,窗帘拉着,但是,门确确实实是从里面反锁的,钥匙根本开不了!书记张赫拿出他的HTC,拍了照,一言不发就往外走。黄小强只好跟着走出来!

  看样子,这不像是自杀!自杀应该要顾及死相的,如果不是精神病,谁愿意一丝不挂得死去?黄小强心想。但是,他这回没说,因为看上去已经很明显了!

  张赫出门宣布:“刘万文已经死了!”

  众人显然都很惊讶,开始交头接耳议论了几句。副镇长宋海军问一句:“自杀的?”

  张赫摇摇头,说:“这个难说,现在开始着手呈报县委、县政府,请求县公安局、县纪委介入调查吧!”张赫说完,歪头思考了一会儿,道:“还有,羊村那边的事儿,要尽快处理,在县上来人之前,要处理完,处理好!”

  话正说着呢,突然一个年轻小伙子慌慌张张跑到三楼,看他捂着半边脸,有血渗出,看见书记张赫,忙说:“张书记,不好了!羊村那边打起来了,干部们被打伤了好几个,看见情况不妙,大家就开车跑了,现在没受伤的送受伤的去卫生院包扎了,还好都是头破血流的轻伤!”

  张赫的脸色阴沉下来,问道:“那么,现在群众有啥动向?”

  “已经组织了几十个老头老太太,背着铺盖,看样子要去县里上访,听他们说,要是不给解决问题,就睡在县委大院不走了!”那年轻干部一脸惊慌。

  张赫点了一支烟,说:“看来这事情纸包不住火,上报吧!不过,一定要拦住群众,不要叫他们上访!”

  张赫环顾一周,说:“现在都是些熟脸,那边村民都认下了,去了就要挨打,不去问题急等解决,老宋,现在刘万文死了,你是副镇长,你想个办法吧!”

  宋海军挠挠头说:“要不我过去看看?”

  “你不怕被锄头开了脑壳,你就去吧!”张赫掏出一支烟,丢掉嘴上的烟头,立即又点上了。

  宋海军一时语塞,大家都怔怔地站着。张赫盯着黄小强看,大家也都把目光投过来。黄小强顿时明白要发生什么事情了!被人安排去,还不如主动请缨。

  黄小强说:“张书记,那边村民不认识我,我去看看吧!”

  张赫微微一笑,露出赞赏的神色,抽了一口烟,掏出一支来,给黄小强,黄小强只好双手接了,张赫又当着大家的面,给黄小强点上。张赫说:“小黄啊,事情的原委我给你说一下,很简单,镇政府欠了村民的钱,铁路过了咱们镇,占地最多的是羊村,补偿款下拨后,由镇上发放,这件事情具体是刘万文负责的,补偿迟迟不到位,民众闹起来,他人又死了,都是我工作没到位……唉不说了!小黄啊,你过去就说钱很快就到位,最好能让群众回家等待!”

  “我明白了,书记!”黄小强抽着张赫点的烟,有种古时候大将喝了皇帝的壮行酒,就要奔赴沙场的感觉。当然了,他心里还是没底,那么多干部都被打了,自己过去,虽说是生人,但是村民不傻,这种情况下过去,一张口就能看见你肚子里的小九九,谁派来的很清楚!黄小强心里盘算着如何和怒不可遏的村民打交道。

  一面张赫已经叫来了车,停在楼下,是一辆大众志俊,走下来一个四五十岁的司机,头上已经缠着绷带了,黄小强摸摸自己的后脑勺,也包着纱布,头上套着个网状物,黄小强觉的自己的头像是个待售的柚子,心里不觉笑了。

  大家刚才一直都在高度紧张中,又是死人,又是闹事的打人,一直还都没主意黄小强的脑袋,黄小强这一摸头,大家才发现这小子的头居然也破着!

  张赫苦笑道:“小黄啊,你的头咋回事呢?”

  “没事,我的头是撞的!”黄小强撒谎道。

  “那可不好啊,你要是过去被村民看见,还以为是先前他们打伤的干部来了,一时间话还没说,怕又要起冲突!”张赫担忧道。

  “找个帽子戴上就好了!”黄小强笑道:“他们总不可能把我帽子摘了看吧!”

  宋海军知道黄小强现在就是救星,连忙说:“帽子我有,我去取!”

  一会儿,宋海军拿来一顶灰白色旅行帽,黄小强戴上,说:“最好能给我一台照相机,我装记者混过去,这样的话,更容易搭上话!”

  “主意不错!我这里有!”张赫拿出一个单反,苦笑说:“这机子贵着呢,你小心一点别给我砸了!”

  这样又有拿出背包,拿出太阳镜等等,黄小强穿着运动休闲装,一武装起来,看上去果然很有记者的派头!黄小强和大家道个别,雄赳赳气昂昂,扛着武器上战场,坐上那辆志俊,车子飞快的开向了羊村!

  离羊村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为了避免露馅,黄小强就打发司机老李开车回去,自己下车,走向了羊村!

第四章 路边的调查

远远地黄小强就听见了来自羊村的吵闹声,人声鼎沸,黄小强转一个弯子,就看见了公路上躺着的、坐着的、站着的人,正如前面那个年轻干部所说,有一些老头子腰都直不起来了,但还是很激愤,红着脸和年轻人商量着,有些看上去很泼辣的老大妈,坐在已经收拾好的铺盖上,哇哇的骂着,远远的都能听见说是:“……这钱要是要不来,就叫留着给贪官的儿子买棺材去!你们就做好棺材,到县政府的院里来给我们这些老骨头收尸!不让我们活了,我们就不能让他们活好!这些狗杂碎、野驴日出来的杂种!这些生男不长屌、剩女不长屄的!短命鬼,叫他们有时间贪,没时间花……”一通好骂,听得黄小强脸热脊背凉,想不到官民矛盾到了这种程度!

  路已经全然给村民们堵死了!这是一条国道,而且连接着外省,要是绕路,可要退回秦川市,转上几百公里的一个大圈子才能出的去!而外面要进来,也不知道要从哪里去绕路!所以,路两头就排起上千米的车队,司机们看着这群激愤的人拿着锄头、铁锨、劈柴斧子、大铁锤等武器,也都只好等着,吓得连大气不敢出,弄不好给一顿胖揍,法不责众,冤枉都没地儿说去!好些司机师傅下车,到村里买了泡面,蹲在路边上吃!

  黄小强先不到堵路的人群中去,走到司机中间,以记者的身份问道:“这是啥情况啊?”

  “嗨!还不是政府扯蛋!”一个胖乎乎的师傅一面呼哧呼哧吸着泡面,一面说道:“到村里买泡面打听了一下,说是镇上的贪官把农民的征地补偿款私吞了,你看看那大好的川地,有很多还是苗圃,现在正在修铁路,一道过去,占完了!农民没了土地,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现在连补偿都没有,纯粹是不打算让人活了!”

  黄小强装作激愤的样子,说:“他母亲的!这群狗杂碎,良心让耗子吃了!”

  胖师傅被黄小强的惹得笑起来!黄小强看见胖师傅吃完了,就掏了一支烟,递给胖师傅,自己也点上一支,两人的关系一下子就拉进了很多!黄小强问道:“师傅啊,您堵在这里多长时间了?”

  “五个小时了!”胖师傅咂一口烟,说:“事情是早上闹开的!”

  “那这么多师傅,没报警吗?”

  “报了,县上的警察都来了,开着车转了一圈子,被村民们打走了!后来听说要以劝说为主,不出动警力,后来的来的人,可能是便衣,但还是和村民起了冲突,打了起来,很多受伤了,都跑了!”胖子师傅说:“可能再过一会儿,就得动特警吧,调起来很远听说!”

  黄小强心想这事儿现在已经惊动县上了,就算是镇上不报情况,公安局也会报情况!不过,县上的警力来过又回去了,说明前阵子镇上一定向县里做了保证,要自己解决,县上这才撤了警力!时间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司机师傅们随便发个微博、晒个照片,网上四处一说,就天下尽人皆知了,到时候惊动的那就不光是县上了!

  黄小强正在思考,突然电话响了!黄小强接起来,原来是镇党委书记张赫打来的!黄小强的信息,县上当然已经发给了单位,包括电话号码,张赫应该是按照信息上的号码打过来的!当时走得匆忙,电话号码都没留下!

  “情况怎么样?”张赫劈头就问,黄小强反应了一秒,才听出来这是张赫的声音。

  “很严重,上访的人看来就要出发了!开出来两辆三轮拖拉机,看样子是要载着那些老头老太太到县城去!”情况已经刻不容缓,黄小强看见人们已经开始往车上放铺盖被褥了!

  “千万要拦住了!刚才县上牛书记亲自给我打电话了,说市上领导已经有批示下来了!说是我们劝说无效,县上就要直接接管这个事件,不能让交通再瘫痪下去,有人已经反映到网上了,还有人已经反映到省上了,司机中也有很多能量不小的人!牛书记给了我两个小时,说是两个小时还不能解决的话,已经开到镇上的防爆特警就要出动!”张赫说的很急切!

  “好的,张书记!我试试看吧!”事情果然已经拖得严重了!两个小时,这简直就是催人上吊的节奏!黄小强还没有头绪,头都大了,不过,他说话还是语气坚定,表现在外还是沉稳的!

  挂断电话,黄小强又和胖师傅点了一支烟!黄小强问胖师傅道:“您在这里很长时间了,据您观察,看哪个像是撑头的?我要采访一下!”

  胖师傅瞅着黄小强看了半天,说:“看你也不像是便衣,你是真记者?”

  “要不要看一下我的工作证?我是秦岭都市报的记者!”黄小强说的很坚定,就要取下背包,假装要拿出记者证的样子!

  胖师傅说:“不麻烦了,看你也像是记者,秦岭都市报也常常爆猛料,敢战斗,我给你说,看见那个几个来回很活跃,跟这个说了跟那个说,上跳下窜的人了吗?其实他们不是撑头的!撑头的是那个静静坐在路边上的年轻人,看样子文文弱弱的,像是个学生,我注意看了,前面打人的时候,他出来说了几句,大伙就停手不打了,放走了那些便衣和干部!能制止这种混乱场面的人,才是撑头的人物!”

  黄小强对胖师傅的观察力大为叹服,说:“师傅,您不当警察,真是可惜了!”

  “嘿嘿,小伙子好眼力!我前几年从警校毕业,大专生不分配了,考试的政策那时候没有,硬生生没事干,就开上卡车了!现在倒是可以考警察,而我这体格,已经过不了体检关了!”胖师傅苦笑一声,叭叭地咂烟!

  黄小强没时间再和胖师傅扯了,说:“谢谢您!师傅!时也命也!大家各有各的无奈!您保重,我过去看看!”

  黄小强慢慢走过去,走进了混乱的村民中!村民立刻紧张起来,大家站起来不说话,看着黄小强。

  黄小强很镇静,微微笑着,说:“乡亲们,大家不要紧张,我是记者,我在微博上看见了这边事情,就过来采访的,把真相告诉天下,让天下人共同声讨贪官污吏,争取乡亲们的合法权益,这是有良心的媒体人最应该做的事情!”

  说这话的时候,黄小强偷偷斜眼看看路边上那个文文弱弱的小青年,果然看见他冲着人群中的几个活跃分子使个眼色!那几个膀大腰圆的活跃分子就劝大家继续静坐,不要紧张媒体的朋友。

官途之透视眼》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官途之透视眼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大格局是如何炼成的?

    古往今来,凡成大事者,必有大格局。何为格局?格局既是心理空间,也是精神结构,还是生命容量,更是综合素养。常言道:再大的饼也大不过烙它的锅。对个人来说,如果事业是饼,格局就是烙饼的锅。决定一个人格局大小的常有以下维度。一是境界的高度。人的境界有高有低。有的人,自己就是世界,世界就是自己,他们只为自己活着,谋的是一己之私,这种人局限于“自我”的羁绊;有的人,世界就是“圈子”,“圈子”就是世界,他们只为小团体活着,谋的是少数人的利益,这种人跳不出“小我”的束缚;有的人,世界就是他人,他人就是世界,他们

  • 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

    人生有三晃:一晃大了,二晃老了,再晃没了。我们已经晃两下了,暂时不晃了,再晃就死啦。好好劝劝自己:好活赖活都得活,钱多钱少都得过。何不开心的活,乐呵的过,别等快死才琢磨,这辈子活得亏得慌。一生很短,一睁眼一愣神一叹息,就是一天;一个日一个月一忙碌,就是一年;一弹指一邂逅一奔波,就是一生。有些事,可以计较,但别过甚;有些人,可以在意,但别过执;有些痛,可以沉浸,但别太久。这一路走来,最不容易的是自己!累了,得扛着;烦了,得憋着。生容易,活容易,生活真的不容易;你不易,我不易,其实谁都不容易。成长是

  • 心情不好的时候,读一读!

    人生在世,像吃东西一样,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五味杂陈或许就是这个意思。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酸的时候,是一种无奈;甜的时候,是一种快乐;苦的时候,是一种痛苦;辣的时候,是一种刺激;咸的时候,是一种踏实。任何的滋味,都是人所要经历的,所以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事儿,也要从容、淡定一些。有时,烦恼不是因为别人伤害了你,而是因为你太在意。有些事无需计较,时间会证明一切;有些人无需去看,道不同不相为谋。世间事,世人度;人间理,人自悟。面对伤害,微微一笑是豁达;面对诋毁,不去理会是一种超凡。忍耐不是懦

  • 云合镇传媒:百万双流人的回忆!老双流人的春节都怎么过?

    我们都知道现在的小孩子娱乐活动非常丰富什么篮球、跆拳道、轮滑在家也有电脑、手机、电视但是在以前没有高清电视没有什么玩具也没有大型烟火那老双流人春节都玩些什么呢?老双流过年那些事↓↓↓除夕应天寺上子时香初一不动扫帚不动刀初二穿新衣“走人户”初五财神圣日方开市“活动1、杀年猪过去的双流,每年立冬后,家家户户杀过年猪。年猪杀好后,腌香肠,把香肠、鲜肉串绳从梁柱上悬垂下来,放在烧柴灶的灶门上方,利用烧火煮饭时的柴烟逐日熏制,直至色泽金黄,闻之甚香。2、碾汤圆粉进入腊月中旬,各家各户又开始推碾汤圆粉,为大

  • 传统过年方式变了吗? 年货年夜饭“一键”解决

    “‘萝卜’在台语发音类似‘菜头’,过年都要吃,代表‘好彩头’,鱼丸代表团圆。”李函儒说。俗话说,有钱没钱回家过年。春节是中国人一年当中最重要的传统节日。每年春节,人们不管在哪里,都会放下手中事情,赶在除夕前回到家中和亲人们一起话家常、吃团圆饭。不过,欢声笑语中,也有不少读者表示,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过年没意思……真的是年味淡了吗?其实不然。传统过年的内容和形式,与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和生活习惯相适应,但随着习惯的改变,这一切自然也会变。如今,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发达,从回家的方式,到网购年货、年夜饭

  • 牛羚破五(观人作品)

    《牛羚破五》大年初五,破五穷。牛羚要破五,狮子要破旧……沐菴堂原创出品@《沐菴堂文集.诗歌》节选@牛羚破五|观人作品@大年初五。牛羚要破五早前,动物园早有告示:放炮者,全园悬赏通缉牛羚在园区没发现一挂鞭却意外发现,狮子在牛棚悄悄蹲守它抓了个正着,问:你娃儿办事,哪一回不请我来放鞭?狮子涨红了脸,应:谁不知道“大年初五,放鞭炮迎财神”,但这……也是“乌龟的屁股——规定”!边说边扔下什么,溜了。是一挂鞭!牛羚还在生气:没有文化,比狮子这帮流氓还可怕还、还……@观人,又名木荷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诗人

  • 翟一名说龙韬:困难中,找出活路

    ——求途之路贿赂金品称之为金玉。古代都喜欢贿赂。不过,如果行贿而对方却不接受,又该怎么办呢?这可能是最可悲的事情,连为自已找条活路都很困难。卫国庄公蒯聩,就是想行贿,却遭到拒绝而被杀害的人物。其实,蒯聩是个很倒霉的人,他恨父王灵公的夫人南子,想要把他给杀了,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同伙的人却临时反悔,且将这个秘密泄漏了,不得已只好逃亡。不巧的是,就在逃亡期间,父王灵公死了,如果当时他没有逃,今天他可能就是侯了,而继承灵公地位的是,他的亲生子辄,即位后称为出公。由于儿子成为君王,因此他想返回卫国,可是

  • 洛江虹山举行传统民俗祈福 讨新年“好兆头”

    2月18日是大年初三,一场规模浩大的非遗民俗活动在洛江区虹山乡举行——来自各地的信众跟随着聚峰宫中的圣祖妈像一路巡境,最终到达莆田市仙游县圣泉宫祖殿谒祖进香,以讨个好兆头。巡境场面当天凌晨5点30分,天还未亮,聚峰宫前热闹不已,由信众自发组成的车队绵延六七公里,5000多名信众、800多辆车参与其中。当车队到达仙游圣泉宫的时候,传统的舞龙舞狮、闽南拍胸舞和惠女风情等民俗表演异彩纷呈,吸引了许多民众驻足观看。据称,聚峰宫中的圣祖妈是居住在虹山乡的彭氏先辈于1575年从仙游县的圣泉宫妈祖分炉过来,虹

  •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水兵舞基本步伐(收藏)

  • 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

    西街“古早味”引客来无骨花灯、金苍绣、“江加走”木偶头雕刻……昨日,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继续开展,在中心市区西街肃清门广场大店铺举行的“非遗·匠人”展览,迎来了一波又一波的参观者。2018润物无声新春展吸引不少市民和游客驻足欣赏见人,见物,见生活。在肃清门广场同时还举行《岁时节庆》新春影像志专题展,展出了一批泉州节庆影像志新作,这些作品记录下“年兜”的狂欢景象和“光明之城”的火种传递,参观者还可以感受泉州“敬天”“敬神”“拜祖先”等隆重的传统礼俗,感受泉州原汁原味的生活。“泉州历史悠久,有着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