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极品狂枭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10:06:0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极品狂枭

第一章 重生三百年前

大炎世界,以武为尊,其中修仙者为最。原文163nvren.com

武者修炼一生,也不过先天巅峰,最多凌空虚度数十步,堪称百人敌。

而修仙者,哪怕是最低级的练气期一层,随便一个火球术就可以将先天巅峰武者击毙。

无论修仙者还是武者,皆以吸收天地灵气来强化肉身,获得非凡的能力,而灵石更是修仙者和武者都互相争夺的宝物。

楚国,青羊山,天玄宫。

祖师大殿之内,林翰坐在掌门的太师椅上,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有些想笑。

“废物,九阳观请来了传说中的仙师,已经将我们包围了!”高个男子叫周无风,此刻惨烈一笑的看向身穿紫色八卦道袍,手持淡金色拂尘,面如冠玉,宛如一得道玄真的林翰说道。

“大师兄,你是我天玄宫掌门,只要你能够活下去,我们天玄宫一脉就不算被灭,相信早晚有一日,江湖上定能再现我们天玄宫的锋芒!”矮小男子陆涛此刻哀伤且又充满希望的说道。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大师兄,时间来不及了,快走吧,再不走的话,一旦对方破开祖师布置的护山禁术,到时九阳观请来的仙师再降下封禁术,就彻底走不了了,我们是武者根本不是仙师的对手!”青衣女子眼神中带着焦急。

“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有那么可怕吗?”林翰眼神中丝毫看不出任何紧张和惊慌的神色,坐在那里淡然的扫向已经是急的如热锅上蚂蚁的三个师弟师妹。

“三师弟!”周无风暗叹一声,不理大师兄林翰,转过身来,看向矮小男子,面带愤怒和严肃道:“你和小师妹速速带着这个废物从后山离开,我去和他们拼了,妈的,九阳观欺人太甚,我们师父才刚刚去世三天,连头七都没过,他们居然迫不及待的来灭门,可恨,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们!”

“不,二师兄,我和你一起守在这里!”矮小男子眼神中绽放激动和坚定的目光:“若不是我结交九阳观的匪人,在师父下葬之时挖出灵石矿脉,被匪人觊觎,也不会有今日之祸,小师妹,速带大师兄离开,他虽然是我们的师兄,可是一天武都没练过,从小就体弱多病,留在这里毫无意义,小师妹,你为什么还不动,快,带着大师兄离开这里!”

轰隆隆!

天玄宫外,如同雷声炸响,直上云霄,隐约的喊杀声已经传递过来,大殿中的四人除了天玄宫掌门林翰之外,其余三人瞬间色变,他们知道,护山禁术已经崩溃了。

敞啷一声。

周无风抽出一把青钢剑来,猛然间转身,剑指坐在太师椅上的林翰,厉声道:“都是你这个废物惹的祸,若不是因为你做出那样的蠢事,师父他老人家又怎么会不顾旧伤,自损内力救你,师父不死,我天玄宫何至今日被人杀上门来?”

说罢,一阵苍凉落魄的绝望大笑声。

“二师兄,父亲的死不能赖大师兄!”小师妹脸色焦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护山禁术被破,便是后山也走不成了,唯有杀出一条血路,让那些人看一看,我天玄宫虽然只是江湖门派,却也是不怕什么仙师的。”

“血路?”周无风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若是对方只是江湖武者,倒是还有几分可能,可是九阳观请来了一位仙师,这就是要赶尽杀绝,想要从仙师手中逃脱性命,太难了!

“便为大师兄在争取一些时间!”矮小男子是三师弟陆涛,他身材矮小,可是一身肌肉十分结实,眼眸中绽放历芒,同样抽出青钢剑,如同野兽一般盯着大殿之外,“二师兄,不许再叫大师兄废物,师父临终前曾让我们照顾大师兄,不管他以前犯过什么错,他终究是我们的大师兄,二师兄,你忘了,七岁的时候,是谁去树上为你掏鸟窝摔折了一条腿?是大师兄!”

周无风的手抖了抖,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惨的笑容,指着林翰的剑,终究转了过来,面向大殿之外,什么都没说,但明显要以死血拼。版权163nvren.com

“二师兄,三师兄,来世我们还做兄妹!”小师妹带着哭腔,可是手腕一抖,同样挥出一把青钢剑,剑指大殿之外,背对着殿内的林翰,忧伤的道:“大师兄,去密道吧,我知道你知道,小时候有一次我们偷偷玩耍触动了机关,被困在密道中,无法出来,是你抱着我说,不要放弃希望,今天我同样将这句话送给你,密道直通山下,你快走吧,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我们三个会留在这里为你断后,你是我天玄宫的掌门,不能死在这!”

林翰依旧坐在太师椅上,眼前这一幕,太熟悉了,太熟悉了,他笑了,开心的笑了。

“哈哈哈哈!”笑声到最后不可抑制,变成了大笑声。

气氛凝重的大殿,被林翰这突兀的大笑声搞的更加的古怪。

周无风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林翰,摇了摇头,“疯了,真的疯了,鬼知道,小时候我还会很崇拜这个废物。”

“大师兄!”小师妹的心肠最软,见到林翰的癫狂样子,一下子哽咽起来,从小到大,一幕幕如同昨夜之梦般在脑中闪现而过。

陆涛没有回头,但微微低头,眼睛湿润了。

“陆涛,周无风,小师妹?”林翰看着三人转过头来,或是冷色,或是绝望,或是怜悯的看向他,他依旧大笑不止的坐在太师椅上,“这真的不是做梦,你们都还活着,真的还活着!”林翰笑的很夸张,以至于他眼角都溢出晶莹的泪花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三人石化,不太明白林翰的表达,但现在他们已经顾不上林翰了,喊杀声已经越来越近了,敌人就在眼前,就算死,也要杀掉几个九阳观的匪人做垫背的。

“这不是梦,这真的不是梦,三百年了,整整三百年了!”

林翰坐在椅子上,心中却在轻语:“我林翰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一刻,可惜,师父他老人家已经去了,若是他能见到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有多开心。三百年前,天玄宫被灭,小师妹惨被轮番玷污。我从密道离开,逃离万里,偶得奇遇,迈入修仙之门,却弹指一晃,数十年已经过去。当我再次回到青羊山,九阳观早已经被取代,而当初灭我天玄宫的那个修士也在一次探险中被人杀害,物是人非,到头来一场空,修炼三百载,终于得遇天劫,未想到,居然因此回到了三百年前,这,是真的!”

“其实,那个九阳观的请来的仙师,真的很弱,很弱!”林翰的声音幽幽的在三人身后响起:“包括九阳观,今天来多少,便会被灭掉多少!”

第二章 捣碎神像

“废物,小时候,我就喜欢你这一点,没实力还能吹!”周无风剑指大殿之外,眼睛圆睁,看向前方,充满了杀气,却背对着林翰道:“听小师妹的话,快走吧,不然真的没时间了!”

“大师兄!”陆涛低着头,同样背对着林翰,强忍着眼泪滴落,低声道:“不要在浪费时间了,我们天玄宫只是江湖小派,九阳观本身就比我们强大,这次更带来一个仙师,我们没有丝毫的胜算,你快走吧,走的远远的,不要被他们找到,永远都不要回来!”

“大师兄……”小师妹猛然转过头来,泪珠还在眼睛中转着,凄然的大声叫道:“你想让我们三个都先死在你面前吗?”

林翰面对着三人的背影,眼睛有些发红,这三个从小到大的朋友,此刻面临灭顶之祸却仍旧不会舍弃他。

周无风以前无时无刻不在嘲讽他,可是现在,却挡在最前面,懦弱的小师妹都敢拿起三尺青峰为了保护他杀敌,四人之中,武功最高的陆涛,心思稳重,灵敏,最有机会逃走,但他却没有。

在这之后的三百年中,林翰交了不少朋友,甚至还找过几个道侣,但再也没有眼前这三人那种甘愿为他而死的友情了。推荐163nvren.com

“祖师在上,弟子林翰今天发誓,以后定会将我天玄宫发扬光大,重新踏入修仙门派,凡犯我天玄宫者,凡害我师弟师妹者,杀!”林翰从太师椅上离开,跪在大殿中的祖师神像前,严肃而又郑重的道:“如今,天玄宫遭遇危机,请祖师先恕弟子不敬之罪。”

说完,林翰重重的在地上叩了几个头,由于用力过度,他的整个额头都磕的青紫了,但林翰却似没事人一样起身,不理再次转过头来,一副惊愕不解的师弟师妹。

“小师妹!”林翰走到青衣少女身前,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这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多少年了,多少次梦回萦绕,每一次,小师妹出现在他的梦里,都是林翰最可怕的噩梦,他不敢面对小师妹被人轮番玷污而死的事实,又对当初懦弱的自己逃开而感觉到内疚,但上天真的给了他一次机会,让他重生了,回到了这三百年前,这一次,没人再会伤害到小师妹了。

“你……”小师妹气的说不出话来,她不理解,大师兄为什么还不走,难道真的要他们三人以死相逼吗?

“废物,你赶紧给我滚!”周无风斜视着,声音发冷的说道。

见林翰不肯离开,三人都有挟持他快点走的念头,但三人都不想抛弃另外两个独自带着林翰离开,他们不能一起走,毕竟九阳观的人不傻,而且还带来了一个仙师,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发现密道,到时追赶下去,肯定是全部死亡。

虽然平日里林翰表现的很一般,但是自小他却是个大哥哥般照顾三个师弟师妹,在三人心中内心处,对林翰还是很尊重的,周无风说话不客气,但他却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人。原文163nvren.com

此刻让林翰一个人逃亡,他们留下,是在为林翰拖延时间,可林翰却丝毫不着急,这让三人都有种暴打他一顿的冲动。

“二师弟,我知道你心里面不是这么想的!”林翰无视周无风的冷淡态度,相反有些开心的笑道:“来,叫声大师兄听听,我想想,应该是七年前,嗯,是七年前,你看到我被人欺负,连一个砍柴的村夫都敢对我拔刀相向,你帮我胖揍了他一顿,从那以后,你就再没叫过我大师兄了!”

回想着七年前,林翰被人揍成猪头的样子,周无风内心中有一种说不清的温馨,他想笑,可是怎么也笑不出来,别过头去,不理林翰。

“陆涛,现在还天天晚上做梦梦到城西王老二家的姑娘吗?”林翰拍了拍陆涛矮小的肩膀,笑呵呵的说道。

“大师兄你……”陆涛悲愤的心情,因为林翰这一句话,差点尴尬起来,他是个内敛的人,脸皮很薄,尤其是怕被人说起他喜欢谁的事。

“小师妹,还记得你四岁,我十岁,你骑在我脖子上,尿了我一身吗?还记得你六岁的时候,你站在后山顶头,大声喊叫,你长大了要给我当媳妇了吗?”林翰的目光充满了笑意扫向了青衣少女,后者脸色瞬间羞红。

“哈哈哈!”林翰感受到三人的异样,他内心中充满了愉悦,没有什么比这一刻还让林翰高兴的了。

“陆涛,你最听师兄的话了,来,师兄教你一件事!”林翰拉着陆涛的手,将他生拉硬拽到殿内,指着祖师的神像,道:“用你的剑将这神像给我捣碎!”

“大师兄,你在胡闹什么?那是祖师神像,不要闹了,敌人马上就要杀过来了!”陆涛耳边的喊杀声几乎就在院落之外,他脸色变的很紧张。

“乖,听话,一下就好!”林翰没有丝毫的紧张感,低声笑道:“你不想我把你晚上睡觉梦见王家小姐时的梦话都说出来和二师弟还有小师妹分享吧?”

陆涛的脸色一红,尴尬的望向外面,好在二师兄和小师妹的注意力都在外面,没听见,不然他肯定不好意思了,很囧。

“听他的吧!”周无风突然转过头来,盯着陆涛,惨然一笑道:“既然这个废物不逃,天玄宫覆灭在即,难道要留着祖师的神像被外人侮辱不成?”

“三师兄,听大师兄的吧!”小师妹转过头来,面色惨然道:“二师兄说的对,祖师神像对于我们很神圣,可过了今天,这里将会覆灭,与其被匪人侮辱毁灭,倒不如让我们天玄宫的弟子来终结吧!”

陆涛一阵沉默不语,就在此时,他耳边忽然响起林翰的声音,“深吸一口气,丹田随我走,经涌泉,通九幽,达灵台,发力,扔!”

林翰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魔力,陆涛发现他的内力情不自禁的按照林翰的声音来运转,嗡的一声,手中的青钢剑瞬间被他扔了出去。

轰隆一声!

祖师殿中的神像被这一剑刺中,瞬间爆成一堆碎片。

“不可能,我的剑招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了?”陆涛吃惊的看向眼前这一切,方才那一剑,就算是他师父活着的时候,也不一定能够发挥出威力那么强大的剑法。

“不错!”回答陆涛的只有林翰赞许的两个字,他心中却暗笑,只要是个武者,谁这么刺出,都会这么厉害,他没点破,而是微笑着上前,看向在碎裂的神像下,有一块青色的石砖,一尺大小,青色古朴,看不出任何的稀奇之处。

周无风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失落,他原本还以为林翰知道天玄宫藏着什么厉害的宝物,可现在看来是他想多了。

喊杀声越来越近,周无风握紧了手中的剑,他的心在紧张而又颤抖,说不怕那是扯淡,可是他不会为此退缩一步,因为,这是他的家,因为这背后有他的师弟师妹,还有那个废物大师兄。

大殿之外已经出现了人影。

周无风的剑开始发出轻微的颤抖,周身气息鼓荡,内力在体内运转,双眸充满了血丝,在即将面临冲杀时,却扭头冲着蹲在神像碎裂处的林翰大声吼道:“废物,我现在叫你一声大师兄,我不管你今天是真疯还是假疯,我只问你一句话,如果有来世,你,还能为我…上树掏鸟窝吗?”

第三章真的很弱

“哈哈哈哈,天玄宫的人给我听着,我是九阳观的掌门李建冲,你们马上投降,本掌门可以考虑废除你们的武功,留下你们一条性命,若有反抗,格杀勿论!”祖师大殿之外,人影闪动,当先一人,四十年许,身穿紫色长衫,脸上挂着抑制不住的笑容。

青羊山天玄宫中居然发现了灵石矿脉,这简直就是让人想不欣喜都难的情况。

不过天玄宫以前有个祖师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一套护山禁术,李建冲他们这些武者,对于修仙者才能使用的禁术是毫无办法的。

本来李建冲是不想请什么修仙者来插一脚的,毕竟那样很容易要让修仙者分走一杯羹。

可是这天玄宫的四个崽子太可恨了,居然在发现灵石矿脉后,就将护山禁术开起了,任他这几天怎么劝说都不肯打开。

无奈之下,李建冲只能铤而走险,知道灵石矿脉那几个九阳观的弟子禀报他了之后都已经被他秘密干掉了,对外却说是被天玄宫的人给杀了。

此次行动,整个九阳观的人都不知道李建冲是为了灵石矿脉,还以为他是为弟子报仇。

就连那个李建冲花了大代价请来的仙师也都被蒙在谷里。

而李建冲当然不会像他说的那样,留住林翰他们一条命,相反,他会杀人灭口,刚才不过是场面话罢了。

林翰蹲坐在大殿之内,轻轻抚摸着那块青色的砖头,心中在轻语:“老朋友,好久没见了!”

当听到李建冲的大笑声之后,林翰的眼眸迅速的闪过一抹浓重的杀意。

上一世,就是此人玷污了小师妹,而后还献给了那个狗屁仙师,最后让一群九阳观的弟子们把小师妹玩弄致死。

这些事,都是林翰后来回来的时候调查的,当年天玄宫被灭,他通过密道离开,李建冲洗劫了这里,占领了灵石矿脉,不过却被那位仙师发现了端倪,后来两人因为分赃不均,李建冲被那仙师干掉了。

而那仙师为了保守住灵石矿脉秘密,不惜杀掉了九阳观数十人,九阳观因此而灭门,但还是有些九阳观的弟子逃出来了。

后来,这名仙师修为一路暴涨,很快就成了方圆千里最有名的修士,甚至可以成为修仙门派的弟子,可是却在后来与人参与一次冒险,死掉了,具体怎么死的,林翰当时也没打听出来。

周无风望着林翰的眼神闪过浓重的失望之色,但他转过身来,如狼似虎般的盯着李建冲,怒骂道:“李建冲,你道我们是三岁小孩子吗?武者被废除武功,此生比废人还惨,生不如死,今天,我周无风就是死,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二师兄,杀吧!”陆涛拾起了那把青钢剑,视死如归的盯着眼前这十数人,他们都是九阳观的精英弟子,加上一个武者最高境界先天巅峰的李建冲,还有个隐藏在不知什么地方的那个仙师,这一次,没有任何胜算,但能杀几个算几个。

“李建冲,你个忘恩负义的畜生,六年前,要不是我父亲为你疗伤,你早就被阴山派的银虫毒毒死了!”小师妹面色稚嫩,她只有十七岁,可是此刻却抖了一手剑花,怨恨的道:“我今天就杀了你这个混蛋!”

“九阳观的弟子听命,格杀勿论!”李建冲冷冷的说道。

“杀!”九阳观的数十个弟子们低吼一声,听从掌门的命令,冲了上去。

普通武者无法与修仙者相比,但也有高低之分,由低到高分为后天和先天,后天初,中,后,先天分初,中,后,巅峰。

九阳观数十个弟子,最低级的都是后天后期,其中先天初中期至少十几个。

周无风是个先天中期武者,陆涛却是个先天后期武者,而小师妹则是后天后期。

“杀!”周无风大吼一声,冲了上去,一剑刺入一名后天后期的九阳观弟子胸口中。

陆涛也冲上来,手中的青钢剑挥舞的又快又狠,每一剑都是一击必杀。

小师妹正和一名先天初期的九阳观弟子搏斗,落于下风。

眼见己方一个照面,就被对方干掉了四五个弟子,李建冲站在门口处,脸色难看不已,若不是怕传出以大欺小的名声,他早已经出手了,毕竟他在弟子面前还是要矜持身份一些,不能凡事都自己出手,不然要弟子们何用?不过现在李建冲想要出手了。

“李门主,若是被同道知道我姬无涯居然和一群蝼蚁联手灭一个俗世小门派,恐怕会被人笑掉大牙!”不知何时,李建冲身边多了一名灰袍男子,目光阴冷的看着眼前战斗,语气阴沉的说道。

“仙师大人!”不可一世的李建冲在灰袍男子身边,毕恭毕敬起来,小心道:“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你不明白吗?”灰袍男子阴冷的目光转向李建冲,瞬间,后者背心都出汗了,这就是修仙者的气势,是武者练到死都无法比拟的,李建冲心中愤怒,暗道等以后我得了灵石,也成为修仙者,到时候看你还敢这么嚣张。

“全部住手,给我退回来!”李建冲明白仙师大人不想让人插手,以免传出去,他一个修仙者剿灭个小门派,居然还用帮手?

九阳观的弟子们顷刻间,已经负伤六人,死亡四人,而对方三人只有周无风一人受了一点轻伤。

听闻掌门叫喊,众人瞬间脱离战场。

“那就有请仙师大人出手了!”李建冲低头恭声说道。

九阳观的弟子们也一个个兴奋的看向灰袍男子,他们终于有幸能够再次见到传说中的仙术了。

“哼!”姬无涯从怀里摸了一下,拿出一柄木剑,木剑上画着红色的符文,看上去很诡异,“我是高高在上的修仙者,你们不过是俗世中的蝼蚁,岂会用你们插手,一群不懂事理的蝼蚁,既然我已经答应这件事,自然从一而终,天玄宫?名字还挺有气势,不过没听说过,就这几个人,哼,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飞剑,拙!”

姬无涯双手掐诀,顿时间那把红色符文的木剑瞬间冒出一道红光,如同火焰一样在半空中腾飞起来,如同蛟龙出世一般。

九阳观的人包括周无风,陆涛,小师妹,对这一场景,都看呆了,仙师手段,实在是太神鬼莫测了。

“嗡!”

一道破空声传来,只见天玄宫祖师大殿中升腾出一道青色的光芒,紧接着从天而降,那是一块板砖,只有一尺长短,大概一根食指那么厚。

“啪!”青色的板砖瞬间砸在仙师大人姬无涯的头上,脑浆迸裂,鲜血横流,方才还施展飞剑禁术的仙师大人,当场死亡。

“我就说过,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有那么可怕吗?他真的很弱!很弱!”一道人影从祖师大殿中迈步出来,语气淡淡的说道。

第四章大仇得报

静,方才还喊杀震天的场面,此刻针落可闻。

所有人都不可思议的将目光望向横倒在地上,鲜血还在外溢的那个仙师大人,这可是传说中的修仙者啊,居然也会死?

传说中,修仙者,飞天遁地,一个念头便可以将山岳弄崩溃,而且刚才众人的眼睛都看到了,仙师大人已经发动飞剑了。

可是,为什么会被一块从天而降的板砖活活砸死?

“吧嗒!”

半空中那原本由姬无涯催动的飞剑掉落下来,坠在青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响声,黯淡无光。

九阳观的人全部都惊恐的看向从天玄宫祖师大殿中走出来的年轻人,是他,是他使用那块青色板砖砸死的仙师大人。

这不可能,天玄宫的掌门林翰,那是远近闻名的废物,身为一名武林门派的掌门大师兄,他居然偷山下一只羊,这也罢了,可是结果被羊倌发现后,羊倌居然有能力拿着羊鞭子抽了他一顿。

还有就是偷看人家大姑娘洗澡,被人父亲和兄弟追着屁股撵着打。

类似事情,以前太多了,一名武者,哪怕是个小门派的武者,普通人都打不过,这不是废物是什么?

最近一件事几乎让青羊山方圆千里的人都认识了林翰,因为就在七日前,林翰居然偷偷潜入郡王府非礼郡王府的郡主,结果被打了个半死,此事闹的满城风雨,几乎方圆千里的人都乐乐津道的说这件事。

可就这样的一个林翰,今天居然能够使用传说中的仙家手段!

周无风,小师妹,陆涛,也都一副傻了的表情盯着一脸淡然的林翰,他们内心中除了震撼之余,终于明白,今天的大师兄林翰并没有疯,之前的疯言疯语都是真的。

“二师弟,你肯叫我大师兄了,我很高兴。不过,若有来世,我不会再为你掏鸟窝。”林翰不理众人石化的表情,他站在大殿门口处,望向受了轻伤的周无风认真的道:“因为这一世,我们势必会长生不老,不会有来世!”

“长生不老?这人是个疯子!”

几乎所有在场的人,脑子中都是这么认为的。

“嗖!”一道破空声,剑光粼粼,李建冲手中的剑不知何时已经拔出来了,而且被他投掷的朝着林翰扔过来。

速度极快,想要一击将林翰的身体穿透。

“大师兄小心……”小师妹刹那间喊叫出声,身体甚至做出了前扑的动作,但已经来不及了。

“管你是不是仙师,以为我李建冲是傻子吗?仙师的肉身并不比我们武者强悍多少,一旦遭遇近身刺杀,同样会死亡!”李建冲冷笑着看向林翰,眼神中并没有太多的惧意,相反还有几分阴狠,本身他就是想要借助天玄宫灵石矿脉成为仙师的人,自然对修士有了一番调查,虽然了解不多,但多少有点了解。

林翰三百年的修炼经验,大大小小的争斗不知道参与了多少,他的目光中透露着沧桑与深邃,李建冲的偷袭,对于他而言,实在是算不上什么威胁。

微微一偏头,动作看似很慢,可是却恰到好处,当啷一声,李建冲扔的那把剑刺到了林翰脑后的门柱子上。

不可能!

李建冲瞪大了眼珠子,那样的速度,连他自己在这种情况下都不可能躲避,这个林翰怎么可能毫无痕迹的躲避?

“嗡!”

一道颤音声响起,牵动着众人的心弦,只见那原本砸在仙师姬无涯身上的板砖瞬间绽放青芒,腾飞而起,在半空中盘旋了一下,然后陡然放大,足有磨盘大小。

“跑!”李建冲脑子里瞬间明悟,这个林翰和以前的林翰有太多的不同了,但眼下顾不得思考,保命要紧。

“轰!”

青色板砖的速度太快了,李建冲不过是刚转过身子,还没迈动脚步,板砖已经砸下来了。

危急时刻,李建冲急忙向左边一挪,同时大手一抓,抓到了一名自己的弟子,扔向他之前站立的位置。

一瞬间,那名弟子成了一地肉泥,死的时候几乎连任何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一起上,他只能指挥这一件法宝,大家一起上,近身攻击他,将他杀死,快,不然我们今天都得死在这!”李建冲几乎在青石砖砸下的瞬间大声的冲着数十个弟子吼叫道。

在李建冲的威压下,弟子们习惯了服从,脑子想都不想的,嗷吼一声,全部朝着门口处的林翰冲去,气势比刚进门的时候至少强盛了五成。

李建冲喊叫着让弟子们冲,但他却转身跑了。

“轰!”

将九阳观一名弟子压成一片肉泥的青石板砖,没有沾惹丝毫的血肉,发着青光再次飞起来,紧接着,青石板砖瞬间变成了数十个,几乎同一时间全部砸在冲向林翰的九阳观弟子们身上。

这些九阳观的弟子们连惨叫声都没有发出,瞬间全被砸死了。

血腥味儿太浓了,几乎整个祖师大殿的院子中都快血流成河了。

“想跑?”林翰望向已经奔走出数十米开外的九阳观掌门李建冲,摇手一指青色石砖,瞬间石砖飞身过去,猛的砸在李建冲的一条腿上。

“啊!”李建冲一个踉跄,扑倒在地,惨叫声响起。

紧接着青石砖又将李建冲另外一条腿砸断,李建冲差点没痛的晕厥过去。

“王八蛋,我曾经发过誓,若有一天你落到我手中,我必要你千刀万剐!”林翰想起上一世自己的小师妹就惨遭这人玷污,最终惨死,天玄宫也因为他而毁灭。

林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口中大吼,同时弯腰拾起地上的一把九阳观弟子带来的长刀,一步一步的来到李建冲身前。

“这一刀,为我师父砍的!他当年不该救你这条命。”林翰一刀劈在李建冲的左胳膊上,将其胳膊砍掉,鲜血喷洒四周,甚至连林翰身上都沾染上了,但是他毫不在乎。

“这一刀,为周无风和陆涛砍的!”林翰又一刀落在李建冲右胳膊上,同样砍掉,李建冲都已经痛的翻白眼了。

林翰没有丝毫的同情,相反,他更加狰狞的望向李建冲,再一刀的挥舞而出,同时伴着大吼声:“这一刀,为我小师妹……”

砰!

李建冲那硕大的头颅与整个身体瞬间脱离,他的头部飞身而起的时候,脸上的表情还带着极具的痛苦,而眼眸深处却有着一丝疑惑,为什么林翰会这个表情杀他?

最终李建冲是得不到答案了,血如喷泉般喷射,尸体倒在了噗通一声倒在了地面上。

“噗!”林翰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手中的刀也被他丢弃了,在天空中飞舞的青石砖更是掉落地面上。

一般法宝是无法使用的,可是林翰上一世用了这块青砖数百年,对它早已经熟悉的跟左手摸右手一般。他体内虽然没有丝毫真气,可是重生之后的灵魂力量要比以前强大很多,不得不施展上一世学来的一种禁忌手段,强行用灵魂力量与法宝融合,后果就是耗力太大,整个人都要虚脱了。

前一秒钟还霸气狠辣,这一刻,林翰却变的脸色苍白,额头上的汗珠不住的滚落下来,甚至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瘫坐在地面上,不过脸上的表情却露出开心的笑容,终于……报仇了。

“大师兄!”周无风,陆涛,小师妹三人从惊骇中醒悟过来,急忙凑到林翰身边。

“大师兄,你没事吧,你怎么样?”小师妹的声音含着哭腔,她不明白平日里一向不着调且一点武功都不会的大师兄,怎么突然拥有了仙师一样的能力,而且为什么刚才好好的,这一刻却好似要死了一样,她吓坏了。

“快,快去将师父留下来的养气丹拿来!”周无风因为动作过大,牵动了一下腰上的剑伤,痛的脸色一抽,同时对陆涛快速的说道。

“嗖!”陆涛已经转身跑了,不一会儿又跑了回来,手中拿着一个青花瓷的小瓶子。

周无风接过来,打开瓶塞,一股清香儿飘了出来,周无风倒出来一粒拇指大小的丹药,塞入林翰的口中。

这是林翰师父炼制的一种最低级的丹药,可是对人体的元气恢复有很大的帮助。

“没事了,不要用为我担心,只是用力过度,休息几天就可以了!”林翰半靠在周无风怀里,微笑着看向围在他身边,一脸紧张兮兮的三人。

伸出手,先是朝着周无风的脸上摸去,后者脸色一僵,本能的想躲开,但不知为什么,忍住了。

“周无风,陆涛,小师妹!”林翰用手,一一的抚摸眼前这三张面孔,情绪几乎要控制不住了,他的泪水盈满了泪眶,“从今往后,师兄再也不会抛下你们了!”

上一世,林翰通过密道逃离,可是接下来的三百年中,他每天活着的都很痛苦,尤其是怕做梦,为了不做梦,他一天12个时辰都用来打坐修炼。

林翰曾经恨过自己,为什么要逃,如果他不逃,那么就可以和三个师弟师妹死在一起,如果他不逃,那么就可以心安理得的死去,而不是愧疚一辈子。

或许真的是老天感应到了他的不甘,在渡天劫的时候,当他的意识被天劫的雷海淹没之后,醒来那一瞬间,林翰就看到了师父下葬的场景。

这一幕,太熟悉了,无数个夜晚,他都曾梦到过,一开始,林翰认为这是幻象,可是转眼三天过去了,直到之前祖师大殿内,林翰终于确认了,这不是幻象,真的不是,是他真的回到了三百年前,又或者说,他做了一个游离了三百年的噩梦,此刻醒了。

“啊!”陆涛吃痛的叫了出声:“大师兄,你为什么要掐我?”

“哈哈哈!”林翰不去回答,而是用手快速的在周无风,小师妹的脸上都用劲的掐了一下,看到他们吃痛的表情,他的心情越来越高兴了,没人知道他的秘密,他也不想跟任何人讲,这一世,他一切都会用心去珍惜。

极品狂枭》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极品狂枭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易经》中最重要的一个字,看懂改变一生

    时也,命也。“时”指的是时机,时势。孔子晚年读《易经》让他最有感想的就是这四个字:“时也,命也。”时到了,命该去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结果怎样,由老天决定,这里的“时”便是孔子提出的。人做事都要掌握时势和时机。时机不对就不要出头。“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被虾戏。”没有时机,就不要盲动,盲动只会落得被动。保存实力,待时而动。人和龙一个道理,人要像龙一样,把握时机,做到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周易》上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意思

  • 开工了!

    早安,吉祥:我们要撑起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知识和能力只是其中的两股力量,最重要的一股力量是靠境界。如果你忽略了境界的提升,只想靠知识和能力打天下,最终你一定是失望的。-------【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八

  • 【节日特辑】舌尖上的腊八节

    舌尖上的腊八节腊八节,俗称“腊八”,是指农历腊月(十二月)初八这一天。腊八节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的节日,因相传这一天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在佛陀耶菩提下成道并创立佛教的日子即农历十二月初八,故又被称为“佛成道节”。在中国,有腊八节喝腊八粥、泡腊八蒜的习俗,河南等地,腊八粥又称“大家饭”。是纪念民族英雄岳飞的一种节日食俗。腊八粥腊八这一天有喝腊八粥的习俗,腊八粥又称七宝五味粥。我国喝腊八粥的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最早开始于宋代。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寺院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做

  • 今夜,我在远方寻找

    今夜,我在远方寻找,凄冷的风,是我行走的乐曲,绚丽的灯,是我孤独的伴侣,踽踽而行的身影,在江畔,写成一首无字的歌!你却躲在远方,兀自站成一棵树,静默着,观望这清冷的夜晚,不再歌唱,也不再愠怒,只把月的使者驱逐,难道你要把我扔进无边的黑夜?我却希望你走进光明,一袭华衣,灿然的笑靥,宛若三月的雪;隐约的春草,兴奋地藏在你的身后,时而顽皮地蹦跳,就差与你共同吟唱生命的欢歌!我的希望,风儿可知?它一定在惩罚不羁的魂灵,否则为何如此犀利?它嗖嗖的呼啸里,哪一声是你的,我分辨得连眼睛也花了,却只看到冰冷的江

  • 过了腊八就是年! 那些年俗, 你还知道多少?

    提示: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传说这日是“灶王爷上天”之日。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这日是约定俗成的扫除日。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传说玉帝会下界查访,吃豆腐渣以表清苦。腊月二十六,杀猪割年肉,人们只在一年一度的年节中才能吃到肉。腊月二十七,宰年鸡、赶大集,春节所需物品都在置办之中。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古人以桃木为辟邪之木,后被红纸代替。腊月二十九,上坟请祖上大供。对于祖先的崇拜,在我国由来已久。大年三十,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大年初一,金鸡报晓。晚辈给长辈拜年

  • 悦读|这一生,多少人输在了这个字上?很短很精辟!

    这一生,多少人输在了这个字上?等人这一生,总是在等等将来等不忙等下次等有时间等有条件等有钱了可是后来等来等去等没了缘分等没了青春等到最后等没了健康等没了机会等没了选择等来了遗憾等来了后悔尤其是中国式父母:等你会走路我就安心了等你上学我就安心了等你考上大学我就安心了等你找到工作我就安心了等你找对象我就安心了等你结婚我就安心了等你生孩子我就安心了等你会照顾我孙子就安心了等孙子会走路我就安心了等孙子上学我就安心了等孙子考上大学我就安心了......可惜,最后他们还没有让自己享乐就走了朋友们,我们最经不

  • 一条弧线穿越万古长青,生死之恋

    春暖花开(外二首)文/子麦选稿:中乡美桂林选稿基地主编绿荫春暖花开,甩一缕秀发,远眺云彩剪开,姹紫嫣红。落地,匆匆怀抱桃红,握着内心的拥有,踩梦昨天的雪落在心坎尚未消融。美并非纯粹的红黑白风景远嫁,一张胶卷暗箱操作。记忆郁郁葱葱花很静,像沐浴后香飘飘的女人水爱动,就让它流吧。阳光选了好日子。耐心地等春暖花开,还你相思情债衣衫捎来,一帘幽梦。起伏的胸月华返潮,醉卧时间长廊,填满心中迷人的绿意给田园泡一次澡,回归本色给大地一幅新的面孔。小尺度跨越,大尺度抒情给发芽的种子鼓劲。受孕与分娩离不开隐痛。加

  • 举起秋天的高度 让温暖一点点靠近

    向日葵文/千秋红选稿:中乡美选稿基地主编黄太艳有着太阳外形的你举起秋天的高度让温暖一点点靠近喜欢你籽粒饱满无间的托盘就像缜密的心事试着一点点打开那些过往幻化成金黄的印记演绎成秋的火焰燃烧这片浑浊的天空秋的印迹往日夕阳下沉到草上,水里身边的风把温柔送到水的镜子里我从镜子里看到了秋的印迹正通过脚边落下的叶子和迷雾蒙蒙的湿气并伴着西风的袭击不由得缩回脖子秋在我的眼前正无边的蔓延正暗合我的某些心事树梢最先接近光亮和黑还有上升的新事物从高处到高处一节一节升至顶部托举外界的和来自内部的力仿佛看透你的内心使你

  • 老照片,武侠小说家梁羽生

  • 今日腊八丨《冬日之光》,在迎接春天的路上

    浪漫是一种美好的情怀,是情意缠绵的春池荡漾、也是令人心醉的美丽忧伤;是温馨一刻的忘情微笑、又是投向未来的期盼目光。英国新世纪音乐家、歌手Seay(西伊)的作品奇妙、壮观、令人欢愉。西伊生于美国,在英国伦敦苏富比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开始她的音乐生涯。这首《Winterlight(冬日之光)》收录于其2007年专辑《AWinterBlessing(冬日的祝福)》。西伊可爱的声音带着空灵冥想的色彩,让你迷失在漫天繁星中。转身离开是为了真正的在心上彼此欣赏才能尽情的如花绽放冬日之光一直在迎接春天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