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无删节君上的独宠医妃免费阅读全文

2017/12/20 9:56:46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君上的独宠医妃
第1章 落入血人怀抱

狂风呼啸着,卷起了巨大的浪,漫天的厚重乌云黑漆漆压了下来,乌云之上,轰隆的雷声炸响,霹雳一声,如同扭曲的光蛇一样的闪电恶狠狠地撕裂了昏暗的天空。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轰隆!

哗啦!

吼嚎!

这是死亡交响曲!大自然的威力在这一刻毫无保留地展现。

海面上,一个巨大的旋涡像一只怪兽的嘴,就那么张着要把所有一切都吞没。狂风暴浪,撕扯着那架无力飞离的小型飞机。

坐在驾驶舱,看似娇小的少女抓握着驾驶杆的手因为用力而泛白,双眸死死地盯着那个旋涡,脸上虽有一丝惧意,但是那双失去血色的唇瓣却还在不停地吐着一串串的咒骂。

“王八蛋,欠踹的家伙,给我说飞机改装好了,什么破机翼,狂风扫几下就断了,是纸糊的吗?明知道我是来百慕大三角洲探险的,还给我这么烂的飞机!这次要是我有命活着回去,你们这帮家伙给我洗干净脖子,我保证不打死你们!”

“啊啊啊!该死的老天,本小姐还没活够呢!”尖叫声被狂风撕碎,楼柒心里哀嚎,我命休矣!

断了机翼的飞机朝着旋涡栽了下去,旋涡无穷无尽的吸力,像是在耻笑这小飞机的不自量力,轰啦一声,滔天的暴雨猛砸下来,像是压在小飞机上的最后一根稻草,下有吸力,上有重砸,小飞机打了几个旋,终是被卷进了旋涡,在浩蓝得像是幽黑的海水里几下翻腾,片刻就失去了踪影。

百慕大神秘三角,果然…名不虚传。

~~~~~~

“扑通!”

楼柒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被摔移位了,痛得她又想骂天。网站163nvren.com

但是多年来养成的习惯让她在第一时间就察觉了不对。

安静,四周安静得让人觉得诡异。她不是被卷进了神秘海域的恐怖大旋涡里了吗?无边幽蓝的海水呢?鬼哭狼嚎的狂风暴雨呢?甚至,她那飞机的残骸呢?

什么都没有!

这是个什么情况!别告诉她刚才那生死险境是她在做梦,哪有那么清晰真实的梦!

嗅。

哪来的血腥味?

好浓的血腥味!

楼柒倏地睁开眼睛,一片胸膛蓦在映入眼帘,但是那片胸膛上却满布血珠,星星点点的鲜红血珠冒了出来,继而汇成血水流下,然后又有新的血珠继续冒出来。而她的双手,就按在那胸膛两侧。

这是什么鬼!

楼柒想飞速退开,腰间却被紧紧禁锢着,让她的挣脱不得。她的视线飞快地往上移,看到一个线条坚硬的下巴,然后是一张紧抿着的薄唇,俊挺的鼻梁,最后与一双眸子对上。163女人网

冰冷的眼神中带着探究和煞气。

楼柒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就像是地狱冥王,那眼神中的冰冷和煞气几乎能够把人给冻杀了。

但是,这不是最主要的!

“靠!!!”楼柒的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血红的眼眸!竟然是血红色的眼眸!这是什么妖怪!还是得了什么病!

腰间的铁臂蓦然收紧,像是要将她紧紧地勒进怀里。楼柒感受到了一种绝对的强悍力量,这是属于男人的力量!但是,去他的,她以前单挑十个壮汉都能立于不败之地,谁来告诉她,现在她竟然挣脱不开一个男人的束缚!摔!

喷火地盯着那双眸子,她愤愤地道:“喂,满身冒血的红眼君,还不放手!”

那双妖异的眸子突然在她的瞪视间,涌出了鲜血,然后顺着眼角缓缓流下,两行血泪与脸上、身上所有的血珠汇在一起,滑落。

楼柒倒吸了口凉气,呼吸瞬间不稳了。啊啊啊,这到底是什么人啊!真是该死地诡异!“你……”

旁边突然闪出一道身影,来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顿时暴怒了。

“主子!该死的女人,敢碰我家主子,你给我去死!”一声怒喝,那男人快得惊人地伸出手抓向楼柒的肩膀,五指扣入肉的力度,让楼柒痛得皱眉。说明163nvren.com

“鹰,放手。”

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那叫鹰的男人动作一下子僵住了。“主子,你能开口说话?”声音竟然是万分地惊诧,带了点明显不敢置信的颤抖。但他紧扣着楼柒肩膀的手立即松开了。

绝对的服从。

“扶我起来。”

鹰立即听从,但是动作轻柔得像是在扶起一个易脆的瓷花瓶。网站http://www.163nvren.com/楼柒瞪大了眼睛,这时才发现自己刚才是趴压在这血人身上,而鹰把他扶坐起来,他竟然没有松手,紧紧地搂着她,将她也带了起来。

姿势很诡异……

血人坐在地上,她跨坐在他腿上,腰被他一双铁臂紧紧地锁定,就这么被紧抱在怀里。他上身不着寸缕,她全身湿透,两只浑圆肉包毫无缝隙地贴在他满是鲜血的胸膛上,这时才发现他的强壮,因为在他怀里她显得太娇小,脸只到他的肩。

血人动了动,一掌移到她臀上,她向自己怀里按紧了些,他只穿着一条白色已经被染红了的丝质亵裤。

如此流氓!

楼柒很愤怒。

“我XX你个圈圈!放开我!”咬牙切齿,要不是看他满身血,嫌脏,她一定露出她的一口坚固小白牙,咬断他的喉咙!她本来是很恐惧的有木有,但是血人的两句话却奇异的让她的恐惧烟消云散了,如果是妖怪,没有这么磁性的声音吧?

但不是妖怪,却是流氓!

鹰很惊骇。

“主子……”

“鹰。无删节君上的独宠医妃免费阅读全文”血人低沉的声音中同样带着惊诧,“抱着她,我不痛。”

月色很清很亮很美好。

荒山中三人齐齐沉默。

楼柒抬起头,瞪着这冒血珠流血泪的红眼君,很努力地消化着他的话。

鹰单膝半跪在旁边,双眼瞪得像牛眼,见鬼似的看着她,同样也很努力地消化着主子的话。

血人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在他这个角度望下去,那白色的怪异的衣服敞着领口,一片起伏的雪白……还有深深的沟。有鲜红的血渍染在一边起伏上,然后顺着那坡度,滑进了那深深的沟里。

那是他的血。

有细微的风声响起,接着几道身影飞掠而来。

“主子!”

“出了什么事?”

“鹰卫,你竟然让人碰到主子!”

几人如出一辙,厉声喝着便要上前去抓楼柒,鹰一跃而起拦住了他们,喝道:“她能给主子止痛!”

几人顿时像被点了穴,呆住了。

楼柒听到这里也消化了一些,这血人是患了什么怪病,会出血,流血泪不说,还会很痛?然后去他妈的见鬼了,抱着她可以止痛?她什么时候成了止痛药了?活了二十年她还真不知道自己有止痛的功能!

正要怒斥这无稽之谈,她却猛地发现另一件让她心头狂跳的事。除去这个血人,身边这几个男人竟然都是穿着古装!

头束发带,身着劲装,束袖腰带绣着古兽纹,脚穿长布靴,最离奇的是腰间还有佩剑!

第2章 红眼君

还不等楼柒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血人突然抱着她站了起来,全身气息骤冷,“准备抗敌。”

话音刚落,几名侍卫就立即收起了所有的震惊,仿佛像是排练了上百遍一般,四人分于他前后左右,拔剑对外,气息沉着。

鹰足尖一点,身形突然斜窜而出,落在后面不远的一株茂密的树上,掩住了身形,但是在楼柒这个角度能够正透过枝叶缝隙,看到他右臂前伸,臂上架着一小型驽,对准了前方。

另一男子则上前两步,呈先锋姿态,整个人就如同一剑一盾。

楼柒讶异,在这一刻她看出来这几个人的实力,但是到底是什么样的敌人能让他们这般严阵以待?他们是在被追杀?

“红眼君,打个商量如何?”楼柒小小声地道:“你看,我是一个弱小无依的小女子,你要是一直抱着我,等会打起来我肯定是累赘,不如你把我放下,我先躲起来如何?”

只要把她放下,等会双方打起来,她就能够趁乱逃脱了。

红眼君低头瞥了她一眼,没有说话。

不答应?再接再厉。

楼柒再要继续游说,一阵空灵的歌声突然传了过来。

唱歌的人嗓音雌雄莫辩,唱的不知道是哪里的方言,楼柒听不懂。但是那歌声却如月下静谧的清风,轻轻拂过耳帘,又如少女的素手,调皮地撩起清凉的湖水,或如三月的夜雨,细细滴落在窗外的芭蕉,又仿似江南烟雨中袅袅娜娜地走来一位二八少女,手里撑着的绸伞轻轻转了一转溅出来的雨滴,和她轻轻的笑语。

楼柒沉浸在这美妙的歌声中,有丝疑惑,这么好听的歌,为什么红眼君一行要这样慎重地准备抗敌?

她转头,望向歌声来处,以为能看到美貌侍女扶飞轿而来,然后散着五彩花瓣,轿中美人如玉,令人陶醉。但定神却见清亮月色下突然十几道黑影飞扑而来,那一张张脸孔苍白如鬼,眼圈深黑,目光阴狠,眦牙粲粲如僵尸,挥舞着一双骨瘦如柴的手,那指甲长约十厘米,修得极尖,画着血红甲油,简直如同梅超风。

楼柒吓得不轻,差点忍不住要尖叫出声。谁这么恶趣味!唱这么美妙空灵的歌,却派出这么一群梅超风式僵尸!

要不要这么坑爹!

抱着她的手臂却再度收紧,红眼君沉沉道:“捂着耳朵,闭上眼睛。”

“啥?”楼柒还在歌声与僵尸的冲击中回不过神。红眼君的脸却渐渐模糊,渐渐模糊,他身上的血腥味却越发浓了起来,楼柒眼神慢慢焕散——

一张鬼脸骤然扑面而来,森森的尖刀发黑的唇,阴森森地就要朝她的鼻子咬来!

楼柒这一惊非同小可,但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了。啊啊啊!那张鬼嘴张得大大的,不是要咬她的鼻子,而是朝她的咽喉咬了下来!

“锵!”

一声剑与剑的相击,声音清脆,楼柒心头巨震,眼神顿时清明,咬向她咽喉的鬼头一下子烟消云散!

是幻觉?

一只阴白的鬼爪突然向她狠狠地抓了过来,带着阴寒的风。

楼柒睁大了眼睛,这可不是幻觉!

血人身子一转,那只阴白的鬼爪目标立转,长长的指甲往他的脖子刺了过去,如果这一招得手,血人的脖子一定会出现五个血洞!

“找死!”

旁边的侍卫立刻以剑当刀向那只手砍了下去,只听卜的一声,那只爪子被生生砍断,五根手指齐齐掉落在地上,楼柒死瞪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就见血人抬脚,踩下,将那五根手指踩扁,辗。

“呕!”

楼柒觉得自己要吐。

但是未等她吐,两个“僵尸”同时抓向旁边一侍卫,一人扣住他一条手臂,同时一扯!楼柒尖叫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能够想像得到,这一扯之下,那侍卫的两条手臂肯定会被生生扯了出来!

血人目光一凌,将她往背上一甩,突然飞起一脚朝一个”僵尸”踢去,同时,一手闪电般地击向他的脖子。

楼柒骇然之下却是下意识地搂紧了他的脖子,双腿牢牢地缠住他的腰,生怕自己被甩下去。

咔嚓的两声,一人被他踢飞了出去,但是在飞出去的同时他的指甲掐紧侍卫的手臂,尖利的指甲在飞出去时将他的衣袖都划开了,还留下几道深深的伤口,差点见骨。

另一声咔嚓,是扣着侍卫另一手臂的人颈骨被血人生生击断,他的头一下子就垂了下来。

楼柒背上突然一痛,然后她便被一股力量扯离了血人的后背,血人猛然转过身,但是楼柒却见他身上的血珠加速冒了出来,他身形一震,陡然倒在地上,整张脸都扭曲起来了,竟然像是剧痛难忍。

离了她,他连站都站不住?楼柒惊惧地看着血人在地上抽痛的模样。

“主子!”树上的鹰连发几驽,阻住了冲向血人的僵尸。

楼柒被狠狠地抛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地上,震得心脏都要碎了。

一个“僵尸”怪笑着俯身看着她,伸手抓向她胸口,声音像刀割:“处子的心肝好吃……”五指成爪,利甲已经触到她的心脏部位,尖端眼看就要刺入皮肉。楼柒已经被这超出认知范围的变故搞懵了,这“僵尸”要吃她的心!吃她的心!!!

“啊啊啊!救命啊!”她尖叫起来。

“救她……”沙哑的声音就在不远处响起,似乎两个字都说得很艰难。

剑光一闪,卜嗤一声,黑色的血喷了楼柒满脸,腥臭得让她要呕。“僵尸”被一脚踢飞了出去,但是那整齐被切下来的那只手却还抓在楼柒的胸口……

一只断手……

一只指甲长长尖尖的断手……

一只喷着黑血的断手….就这样挂在她胸口上!!!

“啊啊啊!”楼柒再度尖叫。

“闭嘴!”鹰飞冲过来,一把提起她,向血人那边丢了过去。

楼柒的愤怒开始盖过了恐惧。你母亲的!这已经是她今天第三次被摔了!但是低头一看到胸口挂着的那只惨白、黑血、长指甲的断手,她又想尖叫了!

就算不害怕,她能觉得恶心吗!

所有侍卫都在跟那些“僵尸”苦战,剑影寒芒,黑血飞喷,僵尸鬼哭狼嚎,让人打心底感觉到颤栗。美妙歌声早已经停歇,但是楼柒这时也不怀念了,那歌声分明有致幻作用!

“过…来……”血人倒在地上,流着血泪看着她。

第3章 他的止疼药

楼柒真心想哭。

红眼君,我对你也不敢亲近好么!

这到底是个什么世界啊?流血泪的红眼君,要吃人心的“僵尸”,留出来的是黑血!她感觉到了上天对她森森的恶意啊,怎么就把她丢到这种鬼地方了?

要是这个时候楼柒还不知道自己穿越了,那就真的蠢死。可是她真心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事让穿越大神看得起的,她只想大吼一句,求别坑!求让她回去!现代虽然空气极差人极冷漠,但好歹处处笼罩着科学之光啊!

现在这里那些能在半空飞的阴阴嚎叫着挥舞着爪子时时要挖人心的僵尸到底算个什么事啊!

一阵腥臭又飞扑而来,楼柒有了经验,立即就地一滚,那只尖利的爪子嗍的一声直直插进她刚才躺着的土地,一绞,尘土飞扬,竟然被他抓出一个小坑来。那“僵尸”松开手里白抓着的那块泥土,侧头对她咧嘴一笑,两个尖利的白牙间,竟然拉扯出一条鲜红肉丝。

楼柒腹腔里顿时一阵翻腾。

我靠!

这家伙该不会不久前真的刚吃了人肉人心吧!

眼见那家伙又朝着自己扑来,楼柒顿时尖叫,一翻身,手足并用地朝红眼君爬了过去。二者相衡,满身流血的红眼君赢了!

四名侍卫一直在跟“僵尸”拼杀,但是始终不离红眼君四周,将他紧紧地护着,楼柒爬进他们的护卫圈,一屁股跌坐在红眼君身旁。

虽然四周还是杀气腾腾,腥臭阵阵,但是很明显地她暂时安全。

侧脸一看,却见红眼君全身颤抖,手紧紧地握着拳头,森森白牙死死咬紧,那双血红的眼睛瞪着他,血泪汩汩。

“你很疼?”她瑟缩了一下,看他这样子也很渗人好不好!但是再瞄一眼那些嘶叫着的“僵尸”,她心里打了个突。

红眼君至少有一群看起来是正常人的手下……

已经飞扑过来共同抗敌的鹰突然转头对她暴喝了一声:“死女人!抱着主子!”

“你丫的客气点!”楼柒顿时怒了。

“抱着主子,否则我把你丢给他们生吃了!”鹰对着她阴森森地笑,同时,手里的驽飞射,一箭射进一个飞扑过来的“僵尸”,黑色的血喷了出来。

楼柒打了个寒颤。

相比起来,还是红色的血正常!识时务者为俊杰,她是很惜命的!立即转身拉起红眼君,闭上眼睛心情壮烈地将他搂住。

男人健壮的身体搂入怀,一开始只觉得他浑身都在颤抖着,但是很快他就安定了,同时,楼柒感觉到一股肃杀气势自他身上传了出来。

她睁开眼睛,惊讶地看着他。

而同一时间,沉煞也看着她。这个突然从天而降的女人竟然真的可以止他的蛊毒发作之痛!很好,很好!如此,他便有了争取的时间!

周围哀嚎声声,腥臭血气弥漫。那些“僵尸”被屠杀殆尽,遍地尸横,残肢断臂。

天际,吐出了一小片的朦白。

天快亮了。

楼柒听到所有侍卫都长长地松了口气。

“主子,是否离开此处?”鹰问。

“走。”

红眼君当先一步,转身向山里走去。

鹰等人在后面跟上,望着他大步而行的背景,感动得眼泪哗哗。

“没想到主子在十五也能行走自如了……”

众侍卫点头如啄,附和。

“名字。”

“啊?”楼柒看着抱着自己的红眼君,慢半拍地反应过来,“楼柒。”

“从现在开始,你跟着我。”

“……”楼柒把到了嘴边的跟你妹的四个字默了默地咽了回去。初来乍到,她什么都不知道,两眼一抹黑啊。那些像僵尸一样的人,还有多少?或者说,这个世界还会有其他的什么东西是原来那个世界中没有的?

楼柒很忧伤地地想,她这么一个如花似玉的少女,孤身行走在这样的江湖,那得多危险啊。

这些人至少实力还是很强悍的,是不是?

“红眼君,你们……”是什么人…..

话还没问出口,红眼君气息一冷,瞥了她一眼,道:“沉煞。”

“啊?”

“我的名字。”红眼君这三个字让他十分不喜。

“沉……”

“女人,你该不会真敢直呼主子的姓名吧?”鹰的声音在一旁响起,“主子,爷,帝君,三个称呼你选一个!”

楼柒出离愤怒。一眼瞪了过去,“名字是你家主子自己告诉我的!如果不是让我叫,他何必告诉我?还有,你!你一个侍卫,我跟你家主子在说话,你插什么嘴!边去!”

其他几名侍卫目瞪口呆。

鹰卫自小跟在主子身边,可以说与主子是兄弟之情,而且因为他冷酷毒舌,这么多年就没有人敢对他大呼小叫的,现在这个女人竟然叫他“边去”!胆识过人啊……

鹰冷眼看她,“你以为你是什么人?从今天开始,你就是主子的侍女。”

“我谢谢了!”楼柒翻了个白眼,她是怕死,但并不代表她愿意为了活着出卖尊严,侍女?那是什么玩意!她堂堂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美少女,怎么可能当侍女!当下就拍了拍沉煞的肩膀,斜睨着他道:“放我下来,你们走你们的阳关道,我去过我的独木桥……”

“呵呵呵呵,姑娘这话在下替你改一改如何?应该是你走你的阳光道,他们走他们的奈何桥。”

突然响起的声音,温和如春风拂过耳边,但是楼柒却突然生出一缕危险的预感,这声音竟然虚无缥缈让人听不出方位,像是在苍穹笼罩而下,哪里都可能是那人的所在。

在这声音刚响起之初,六名侍卫立即就将沉煞紧紧地围在中间,张开披风,形成了一个帐篷,把他们彻底遮挡住了。

月光被挡住,楼柒全身绷紧了,搂着她的手臂也紧了紧,她贴在沉煞血粘粘的胸膛上,那血腥味让她皱紧了眉,伸手就想推开他。

“不想死的话就别乱动。”沉煞的声音沉沉。

“你没听他刚才的话,明显是不会杀我,他是来杀你的吧,跟着你我不安全。”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楼柒还是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沉煞突然冷笑,“你要不要试试?”

话音刚落,他竟然一振臂立即用力将她抛了出去!

第4章 大杀器

你妹!竟然把她抛出去了!

楼柒撞出了一角的披风帐篷,呈抛物线地飞了出去,在半空中她看到了那个飞踏轻风而来的男人,戴着一个金色面具,手里拿着大刀,见了她顿时哈哈大笑着道:“姑娘是来给我的饮月刀送血的吗?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说着,他扬起大刀,刀刃在月光下映照着冷清的幽光,带着一丝风声,狠狠地朝她劈了过来!

靠!不是说她可以走她的阳光道的吗?!

这个时候楼柒还在半空,那大刀劈过来的方向是她的腰,看那力道看那刀的锋利程度,若是被劈中了,她肯定会成了两段!

所有人都以为她会叫救命,谁知道她愤慨尖叫出声的却是:“沉煞我跟你势不两立!啊啊啊!”

混蛋血人,混蛋,要是她死了,就是他害的!

因为抛开她而再度无力地倒在地上,剧痛开始,连说话都无力的沉煞听了这话血红的眸子闪了闪。

“锵!”

就在那大刀将要劈中她的前一刻,鹰的剑架住了那把大刀,同时脚一踹,将她又往后踹了回去,六名侍卫飞快一分,其中一人手一抄,抓住了她的手臂,立即又将她丢进保护圈里。

楼柒再一次摔在地上,这一回她几乎只剩下喘气的份。

她艰难地爬了起来,坐在地上,对上了一双沉沉的血眸。那里面讥诮不屑的意味令她又怒又恼,同时又暗自心惊。

明明他是很需要她的,但是因为她的一句话他不喜欢,他竟然立即就将她丢出去送死!够狠!

而在前一秒,她完全没有想到他会有这样的举动!这个男人是有多喜怒无常啊!

楼柒这会儿有点欲哭无泪,她觉得这穿越太坑爹了,瞧她刚来,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啊!

外面传来重物落地的声音,然后是鹰的闷哼声。紧接着,四名侍卫同时冲了出去,他们面前也就没有了遮挡,楼柒看到那面具男以一敌五竟然不落下风。

“哈哈哈,沉煞,你其他三近卫呢?只有鹰卫一个可是不够杀啊!”面具男一边打着,还能一边取笑这一方,“看看你那废物的样子!坐都坐不起来,话都说不出口!只能像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让人护着,还好意思说是破域之主?哈哈哈!我看你以后不如改名叫沉死狗吧!”

噗的一声,一道浓重血雾喷了出来,一名侍卫脸色发白地飞了出去,留在原地的却是一整条手臂!

另一侍卫咬牙冲了上去,但那大刀却好像长了眼睛一样,立即就回砍过来,又一道血箭冲天而去,却是那侍卫一颗头颅飞了出去。

楼柒全身发冷,她不是没看过有人死在自己面前,但是这样的屠杀却是第一次,跟一颗子弹射杀完全不同。

两名守着沉煞的侍卫大喝一声冲了过去,鹰回头一望,冰冷的目光射在楼柒脸上,却没有再叫她抱住沉煞,转头挥着剑又加入了战圈。

“沉死狗,看来今晚你要死在我的饮月刀下了,啧啧,真不知道你有这弱点怎么还会让消息走漏,哈哈,每逢十五成废物?”

面具男一边嚣张大笑着,一边挥刀收割性命,又一侍卫被劈断了一腿,倒在地上。他一面杀着,一面朝这边逼近。

楼柒心里发颤,她这时才明白一开始听到面具男的声音时为什么沉煞这边的人都紧张地严阵以对,那是因为他们都不是面具男的对手!

而刚才的试验已经告诉她,面具男并不会对她网开一面,等他杀光鹰那些人,她也难逃一死!

见鹰他们渐渐抵挡不住,楼柒一咬牙,拽起沉煞,想要将他背起来。她想过了,她就算要逃命也不能自己跑,鹰盯着她呢,她相信只要她敢跑,立即就会被他抓过来丢砸向面具男!而如果她背着沉煞跑,他们肯定会拼死为她争取多一点时间!

沉煞刚抱到她的身体就发现自己又恢复了,对她这种神奇的功效也是暗自心惊。哼了一声,他反手又将她甩到背上,整个人如一只豹子一般窜了出去!楼柒惊骇之下只能用双腿紧紧地缠住了他的腰,双手也紧紧地抱住了他。

鹰双手一托,沉煞看也没看,纵身腾跃,正好一脚踩在他手上,身形飞窜而起,然后俯身向下,一掌击向面具男的头顶,他气势霸道嚣张,“想杀本帝君?下辈子再来!”

轰的一声,面具男竟然无法避开,被他正拍对头顶,整个人向下陷,双腿立时陷进地里几寸,而他的头骨整个被拍得变了形,那张面具也跌落在地。

面具下是一张严生毁容的脸,扭曲的暗红的疤痕爬满了整张脸,他一口血喷了出来,双眼突出,不敢置信,“你……”

嘭!

一句话还没说完,整颗头颅竟然爆开了,脑浆迸射,血雾狂喷。

楼柒全身僵硬。

天啊!这才是大杀器……

那么多侍卫敌不过的面具男,被沉煞一掌拍爆了脑袋!

喜怒无常,出手狠辣,功夫爆强!

她似乎还得罪了……

一时间,楼柒只觉得明天一片黑暗。她是不是很快又可以再穿越一次了……

她心脏颤颤,但是沉煞却好像把背上的她忘记了一般,沉默地看了战场一眼,一挥手,率先离开。

鹰和仅剩的三名侍卫也无声地跟上。

楼柒趴在他背上一声不吭,她现在恨不得这大杀器把她忘了。

但是某柒却没有注意到,她趴在他的背上,鼻息就在他的后颈处,女子细微的气息喷在他的脖子上,根本就无法忽略。

沉煞神情冷峻,速度惊人,向着深山里疾奔。

楼柒本来以为自己被这大杀器背着会一直提心吊胆不敢放松,但也不知道结局是他的背太宽太安稳,还是她自己太累,她竟然在他背上睡着了。

她紧绷着的身体放松下来,呼吸平稳,本来紧搂着他脖子的手臂无意识地滑了下去,沉煞皱了皱眉,将她转为抱到怀里。

鹰看了一眼,道:“主子,这个女人出现得甚是怪异,属下传令让他们去查。”

“嗯。”沉煞只是低沉应了一声。

“主子要不要停下来先穿上衣服?”

沉煞的蛊毒发作,全身冒出血珠,会痛得连布料裹在皮肤上都觉得剧痛无比,所以每月十月这一晚,他都是裸着上身的,若是在破域自己的地盘,他索性全裸。

“争取时间进入迷之山谷。”

“是。”

几道身影飞一般地从山野掠过,再无人说话。

君上的独宠医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君上的独宠医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秘密的法系|Laxmi师姐对主命鬼王的解读

    在地藏经中,有一品名为阎罗王众赞叹品,主讲以阎罗王为上首的无数鬼王如何拥护地藏法,利乐有情。在这一品中,首先出场的是阎罗王,然后是恶毒鬼王,再是主命鬼王。每一位贤圣的表法时间和顺序,都是有密意的,有其缘起和意义。亦即在无数的鬼王中,有三位代表出来顶礼问询世尊和地藏菩萨。比如阎罗王为鬼王之统帅,他最先出来,代表众鬼王祈请佛陀答疑,以解众惑。这些鬼王有一个特征:如是等大鬼王,各各与百千诸小鬼王,尽居阎浮提,各有所执,各有所主。他们常住在南阎浮提,属于地居之神,不是空居天神。各有所执,他们各有神职和掌

  • 2017年最昂贵的拍卖钻石TOP3!每一个都是当时的新闻热点【每日珠宝新闻】

    珠宝圈里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宝石的拍卖事件,2017年已经结束,让我们一起来回顾一下珠宝圈里的拍卖那些事吧。TOP1最贵粉色钻石如果评选2017最轰动珠宝界的宝石,这颗粉红之星一定会高票当选。2017年4月4日在苏富比香港春拍中这颗重达59.60克拉的“粉红之星(ThePinkStar)”钻石以7100万美元(约合5.53亿港元)的成交价刷新了全球钻石拍卖的纪录,被周大福收入囊中。此前,她还曾被拍出8300万美元的高价,但后来以买家拒绝付款而告终。TOP2史上最大D色无瑕钻石拍卖今年11月14日在日

  • 伤人最深的永远是这两个字

    在一个村子里有一个年轻人,这个年轻人极其优秀,可是他有一个致命的缺点:经常对别人出言不逊。他的父母和朋友总是劝他,他总是说:“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几句话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然后依然我行我素。一次村子里来了一位禅师,年轻人对禅师说了一句很不尊敬的话,别人批评这个年轻人,年轻人振振有词地说道:“不就是几句话么,我向他道歉不就可以了吗?”禅师听了微笑着对年轻人说:“我给你讲个故事吧!”好多人包括这个年轻人都围在了这个禅师的旁边,准备听禅师讲故事。禅师顿了一下开始讲故事:有一个人养着一只从小

  • 善良,是给自己的后路

    撒哈拉沙漠,又被称为“死亡之海”。进入沙漠者的命运:有去无回。直到1814年,一支考古队第一次打破了这个死亡魔咒。当时,荒漠中随处可见逝者的骸骨,队长总让大家停下来,选择高地挖坑,把骸骨掩埋起来,还用树枝或石块为他们树个简易的墓碑。但是,沙漠中骸骨实在太多,掩埋工作占用了大量时间。队员们抱怨:“我们是来考古的,不是来替死人收尸的。”但队长固执地说:“每一堆白骨,都曾是我们的同行,怎能忍心让他们陈尸荒野呢?”约一个星期后,考古队在沙漠中发现了许多古人遗迹和足以震惊世界的文物。但当他们离开时,突然刮

  • 工作那点事儿 | 设计人生第一步-你糟糕的现状还有救吗?

    中兴通讯的一位中年管理者的前一阵跳楼事件让很多人感慨,已经很优秀了,为什么选择这条路?其实我们每个人都会遇到自己人生的困境,在这里我们称为重力问题。比如我的专业就业面太窄了,找到工作很难?比如因为公司的原因被迫离岗,中年继续求职,结果被招聘条件里的年龄卡住了。或者你进入了一家家族企业,作为外人你无论怎样努力也突破不了升职核心高管的天花板。斯坦福人生设计课告诉我们,我们的人生设计就从这些重力问题开始,人生设计的起点不是你希望到达的地方,更不是你认为自己应该在的地方,而是你当下所处的真实处境。在设计

  • 走自己的路,做最好的自己

    人生聚散无常,起落不定,别人再好,也是别人。自己再不堪,也是自己,独一无二的自己。不要总是在意别人的看法,走自己的路,做最好的自己。人累了,就休息;心累了,就淡定。长大了,成熟了,很多事情看透了。累了,难过了,蹲下来,给自己一个拥抱。别指望别人来同情你,怜悯你。人生,总会有不期而遇的温暖,和生生不息的希望。一个人最幸福的时刻,就是找对了人,他宠着你,纵容你的习惯,并爱着你的一切。一句话,一件事,有的人就从你的生命中消失了。忘不掉的是回忆,继续的是生活,错过的,就当只是路过。刻意去找的东西,往往是

  • 人生 敢闯,才有机会!敢闯,才有未来!

    一、大胆行动起来,(探险法则)1、想常人之不敢想,做常人之不敢做.2、不拼,怎么知道不行.3、有没有勇气走出第一步,往往是人生的分水岭.4、人的成功是被危险逼出来的.5、不冒险就是最大的冒险,我们坚决不做老实人.6、害怕失败,就等于拒绝成功.7、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要亲口去尝一尝.二、机会青睐于果断(果断法则)1、一个有魄力的人,必定毫不犹豫,说到做到.2、你一旦拖延,你就总是会拖延.3、当你做了不属于自己的工作时,机会就来了.4、对于强者而言,碰到的每一件小事就是一个机会.5、不要因为这些如

  • 天行健传奇故事《颜如玉》【第567期~图文2】

    颜如玉王建国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桀骜不驯的书生,因屡试不第而变得心灰意冷,一蹶不振。从而隐居山林,天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陪伴他的只有万卷藏书,书生一天到晚只如痴如狂地畅游书海不问世事。古语说“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生傻傻地等待着黄金屋的出现,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书生就满怀憧憬地看着自己的破茅屋,幻想着金碧辉煌的宫殿出现。直到沉沉睡去,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就这样不知历经了多少个酷暑寒冬,小茅屋已破旧不堪;当年风华正茂的书生也几近沧桑。一天清晨,当书生睡眼朦胧起床时,他惊奇地发现昨晚凌

  • 钱财如粪土,仁义值千金(民间故事)

    英是长女,父亲是个老中医。虽然吴英在这个家里辛苦地照看弟弟们,又跟着大人上山干着累活,在家功劳显著,人又聪明灵活,可苦于自己生活在重男轻女的旧观念之家。她从没上过一天学,在她出嫁前,父亲也没有给她什么嫁妆,就是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后,再带她到山上传授了几种草药后,让她嫁了人。吴英嫁到丈夫家后,用父亲教她的草药医治了很多疑难的皮肤病。但吴英给人治病心里有她的规格,欺压百姓,贪官污吏等人,无论他有多富多强势,或给她多少钱,她都会找理由拒绝,除此来找她治疗的人,她从不收钱,村里人都很感激她敬佩她。一天天

  • 画(民间故事)

    清朝道光年间在山东武城县有一富户,这家人姓陈,在族中排行三,人在他面前叫声陈三爷,背后骂他陈皮球(指貔貅音说他只知聚财,却从不散财意)。靠着贮粮卖粮积累了一些家私,之后又开了几家当铺和赌场,成了武城县的大户。所谓的贮粮卖粮,就是太平年间积粮待到灾荒年间再高价卖出。那十多年来,那个地方经常出现荒年,所以当地有句话是:嘉庆穷,道光光。一到灾荒年,穷人饿断肠,陈三钱满箱。陈皮球虽然是商人,却是极爱附庸风雅,平常出门手中都拿一把折扇,在人前往往把扇子摇的呼呼响,身上喜欢穿长衫,由于他身体胖、脖子粗,领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