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穿越之将军之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20 8:39:0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穿越之将军之妻

第一章 穿越
红木的床沿,暗雕花木纹落的橱柜,青绿色的帘浮现在眼前,再转头看看墙上那幅画,画着一个美丽的女人,眼神中流露着深深的忧伤,神色淡漠,再看看这屋里的家具,都是一副古色古香。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自己这是在哪里呢,是不是在做梦,刚才明明记得自己是在博物馆,林殇陷入了回忆——
  “林森,制定一下行程安排,明晚我们去刘庆家。”黑暗里林殇坐在一把龙头椅子上冷清的看着下面一行人说道。
  那个叫林森的点了点头,眼神中却透露着不解。“这次破例告诉你们原因,这刘庆虽为全国首富,平日里遵纪守法,与我们往日无冤今日无仇,但是这一次,他拿了点儿不该拿的东西。”
  众人恍然大悟,自己的头儿做事冷静条理,在这个群体组织里,唯一信奉的一句话就是“冤有头,债有主,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他们不信法律。
  林森的办事速度还是有保障的,很快的,到了第二天傍晚,林殇又再一次把大家召集起来,向所有人宣布命令,这次任务的分配与执行,林殇本人,也要参加。版权163nvren.com
  大家都惊愕不已,林殇带领这个组织这么久以来,每年自己亲自参与的任务只有一件而今年这一件已经是第二次了,可见这次任务的重要性和危险性之高,大家的神经也禁不住高度紧张起来。
  分配好了任务,林殇低头对着耳麦告诉大家:“当我一会儿进去之后,你们在门外把风,若是有什么不对劲,赶紧跑,听到了吗?”
  “明白!”林殇严肃的点了点头,大家立刻分散各自行动了。
  林殇见大家都散去,在黑暗里微微的叹了口气。
  “非去不可吗?”黑暗里还有一个人,关怀的语气中又流露出一丝无奈,他已经知道她做了决定的事情,无法改变,可他还是不放心的问了。
  林殇没有回答,在黑夜中微微点了点头,他一定看得见。
  “好了,放心吧,我可是神偷,相信我。”充满着自信,林殇转身回去换衣服了。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林森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么多年了,每一次都依她,只是不知道,这一次依她是对,还是错呢。
  望着林殇离去的背影,心里升起一阵感伤。
  夜色再一次降临在了这座小城,表面看似宁静,所有的人都已经睡去,这期间却涌动着惶恐与不安。
  林殇一行人,穿着夜行衣,带着工具来到了刘庆的家门口,这一次他们要偷的是早年间八国联军侵华之时,丢失的一具兔首。
  既为国宝,价值连城,早就听说这刘庆在前些日子,国际地下黑场,高价竞拍到了这个兔首,当林殇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说实话心里是很高兴的。
  毕竟中国的东西,中国人拍了下来,先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终究是落到自己人的手里,还是值得欣慰。
  在刘庆的到兔首之后,林殇按兵不动等了几天,心想万一他拍了下来之后还给中国国家博物馆,那她也就不追究什么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但是没想到,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天了,这刘庆拿到了兔首之后,再也没有一丝动静,即便是有偿还给博物馆也可以,但是他没有这么做。
  “既然你不主动还回去,那么只好我帮你还了。”林殇冷笑。
  这一小会儿的功夫,专业的队友们已经驾轻熟路的将所有的防护设施破坏,林殇轻松的潜入了刘庆的家中,在他的家,最里面的卧室里有一道暗门,经过有效消息的打探,确信这兔首就在那暗门之中。
  但是刘庆跟他的老婆每一天都是在那个卧室里睡觉,要想进入暗门,只有卧室那一个通道。
  林殇早就料到这一点,今天白天的时候,林殇以林氏集团的董事长身份到了刘庆家去做客,趁刘庆不注意的时候,在他的卧室里面放入了迷魂香包,这可不是古代那种一吹便晕了的迷魂香。
  是一种无色无味,淡淡散发出来的香料,在新疆和田附近盛产,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将刘庆放倒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打开刘庆的卧室,发现刘庆躺在床上睡的香甜,林殇暗自庆幸,幸亏自己带着防毒面具,不然自己还没等打开刘庆家暗室门就先睡在这里了。
  林殇在房间里面摸索了很久,终于找到了密室门的开关,打开门走了进去,映入眼帘的就是一个大的箱子,上面盖着酒红色的绒布,林殇接着微弱的灯光环顾了一下四周的景物。
  在这商场和偷盗界打拼了这么多年,看到这么多世界上丢失的珍藏品的林殇还是禁不住吞了吞口水,这老家伙,原来藏了这么多的宝贝,这一次先把兔首给拿回去,下一次把这里剩下的都给你拿走!
  林殇这样愤愤的想着,咬了咬下嘴唇,走过去拿工具卸下兔首拿着便走,一气呵成,到了门口,与门口守着的队友会合。
  “头儿!”
  “哎呀,吓死我了,你咋才出来!”
  “就是啊,等的我们着急死,人家林森差一点就冲进去舍身救你了。”
  大家看到林殇安全出来了,便你一言我一语打趣道,林殇白了他们一眼,依旧冷淡的声音:“好了,都别说了,还有最后一步,大家该散去的散了吧,我把这个还到博物馆就可以了。”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林森说。
  林殇摇了摇头,“你也够辛苦了,回去歇着吧,我去了。说明http://www.163nvren.com/”说完转身消失在黑夜里。
  来到博物馆,这深夜的博物馆与白日里是有很大的不同的,白天人来人往,参观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当夜色来临,这博物馆里才真正透露出历史的气息,安静沉淀。
  林殇把兔首放在了博物馆的一个空展台上锁了起来,便在博物馆里面悠闲的转着看看,走到一幅画面前,被画所吸引,失了神。
  那是一个将军,坐在正厅里跟一个女人喝茶的场景,周围都是伺候的仆人,通过家具的陈列和布置,可以看出这家人在当地具有极高的社会地位,家财万贯,这画中的女人,应该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吧,跟男人坐在一起聊天,笑靥如花。
  林殇站在画前越看越觉得熟悉,这场景,好似在哪里见过一样,就连这画中的人,也像是熟悉的人。
  因为这样,林殇才费劲脑汁的想着,想着想着头有些疼,倏地便晕了过去。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眼前的这样的景色。
  林殇坐了起来,想要走出去看看,这屋子里除了她以外,没有见到其他的人,所以她想出去看看,虽说刚刚醒过来的时候,头有些晕晕的,但是适应了一会儿,便恢复了过来,与常人无异。
  刚刚走到门口,看到一个穿着淡粉色螺纹群的可爱女生面色焦急的跑了过来,“小姐,你醒了!快回床上歇着吧,有什么吩咐奴婢来做就是,何必亲自下地呢?”一边说着还一边把林殇往床上扶。
  林殇纳闷,刚才那小妞儿叫自己什么?小姐?称呼她自己是什么?奴婢?怎么一回事?
  林殇很是迷茫,便问那个女孩,“请问,这里是哪里?你是谁?”
  女孩愣了一下,一脸不可置信,接着泪水便在眼里打转,“小姐,你、你不认识我了吗?我是你的贴身丫鬟雅沁啊,你是相府的三小姐,沐轻裳。”
  “相府三小姐……”林殇低头喃喃道。合着,自己这是穿越了?
  “对啊对啊,小姐你想起来了?”雅沁激动的说。
  林殇没有搭话,看来是真的穿越了,好吧,既来之,则安之,既然穿越了,那就是命运的安排,老天爷把我送到这里,自有他的安排。
  “那个,雅沁啊,我好像有些失忆了,什么都记不起来,你能不能告诉我所有的事情?”沐轻裳说道。
  雅沁高兴的点了点头,“小姐能醒过来就是最大的福报了,雅沁会帮助小姐把所有的事情都想起来的。”
  沐轻裳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这里是天宸国,小姐的名字叫沐轻裳,是相府的三小姐,还有一个姐姐,沐兰音,前些日子,二小姐把小姐叫到后花园的荷花池旁,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小姐就溺水了,一直到现在才醒。”沐轻裳观察到刚刚雅沁在说道二小姐的时候,眼神微微躲闪,有些害怕。
  “沐兰音?她跟我的关系不好吧?”沐轻裳猜测问道。
  雅沁的回答证实了沐轻裳的猜测,“嗯……小姐从小性情温和,温柔娴淑,身子骨柔弱,二小姐总是欺负小姐,还总是向老爷告状,老爷就不是太疼爱小姐了。”
  沐轻裳点了点头,眼神中显现出一丝阴冷,一闪而过。
  “雅沁,你先下去吧,我刚刚醒过来,还有一些劳累,想再休息一会儿,有什么事等我醒了再叫你,哦,对了,先不要告诉别人我醒过来的事儿。”沐轻裳向床边走去,对雅沁嘱咐着。
  雅沁点头答应道,轻声退出了房间。
  整个房间里又是一片寂静,沐轻裳习惯一个人呆在一处僻静的地方,就像她还是林殇的时候,那个组织里,她思考事情的时候总是一个人。
  既然已经来到了这个国度,也要在这里活出个样儿来,受人欺负这个不是她应该承担扮演的主要角色,这种柔弱娇小的角色还真不适合她。
  经过了刚才丫鬟雅沁的描述,看来沐轻裳这个人物在这个偌大的丞相府并不起眼,虽说是三小姐,但一猜就知道是庶女,地位卑微,再加上性格柔弱娇小,胆小怕事 ,从小就被人欺负惯了,所以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自己的性子可不是这样的,洽洽与之相反,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还一针,人还犯我,斩草除根。
  这就是现在沐轻裳践行的人生准则了,两个沐轻裳,性格这么大的反差,又不知道府上的人该怎么欺负她了,不过她还是拭目以待,想看看谁是第一个送上门的。
第二章 醒来
眼看到了午饭的时间,沐轻裳依旧是躺在床上,两眼瞪着天花板,是时候去会会这丞相府里的人了。
  沐轻裳一个机灵坐了起来,走到了桌子旁边,倒了一杯茶,喝着说道,“来人。”
  雅沁走了进来,“小姐,你醒了,奴婢去吩咐给你做饭吧。”
  雅沁摇了摇头,“且慢,先不用做饭了,给我梳洗打扮一下,我去见一下爹爹,告诉他我已经醒来。”
  雅沁答应着,“是、是,我这就下去为小姐准备一下。”看到沐轻裳点头应允,雅沁退了出来。
  在去打水的时候,雅沁越想越觉得有些奇怪,现在的小姐,好像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但是到底是哪里变了,自己也说不出来,倒还是一样的对她很好,很和善,只是气质上有点跟以前好像不同了。
  算了算了,雅沁摇摇头,不想那么多了,只要小姐醒过来就好了,其他的都是次要的,自己一个丫鬟,只管伺候好主子就行了,也不需要想那么多。
  不一会儿雅沁打好了水,走了进来。“小姐,奴婢给你梳洗。”
  沐轻裳微微皱了皱眉,这一口一个小姐,一口一个奴婢的,还真是听着不习惯,要知道自己可是生活在二十一世界的新时代,可是人人生而平等的社会里,这样明显的等级关系,沐轻裳还是很难适应。
  禁不住开口说道:“那个雅沁啊,以后私下里,你不用叫我小姐,也不用说自己奴婢奴婢的了,我听着怪别扭,你就叫我轻裳就好了,叫自己雅沁,或者说‘我’,不需要那些尊卑观念,我们像姐妹一样,多好。”
  沐轻裳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这还是头一回一次性的说了这么多的话,自己也感觉有点佩服自己,毕竟在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自己也很少一次性说那么多的话,其实自己从来到这里,雅沁不仅仅是自己见到的第一个人,而且是第一个让她感觉很是亲切的人。
  能够让人信任是一件很不简单的事情,沐轻裳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他人对她的好,她可以感受的到,那么自然也同样可以感受到他人对她的不好。
  通过从沐轻裳醒过来,一直到现在,雅沁对她无微不至的照料与关怀,让沐轻裳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有了一点欣慰,只是她不清楚,这个世界是不是也像现实的世界一样,那么多的仇恨嫉心呢。
  “小姐,你看这件怎么样?”雅沁帮助沐轻裳盘好了头发,点缀的朴素却清新怡人,现在的雅沁正拿着一件外层是淡绿色内搭是白色银丝边绸缎的长裙。
  沐轻裳皱眉,雅沁以为是她不喜欢,赶忙紧张的说:“小姐,你要是不喜欢,我接着拿去换一件。”
  沐轻裳摇了摇头,“不是的,这件裙子很美,我很喜欢,只是刚刚不是才跟你说过了吗,私下里不要再叫我小姐了,这周围又没有人,就咱俩,不必见外。”
  雅沁舒了一口气,原来是因为这个,接着换上了可爱的笑脸,“好的,轻裳。”
  沐轻裳看着雅沁可爱的面容,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雅沁帮着沐轻裳换上了那件淡绿色绸缎长裙,未完全盘上去的头发柔顺乖巧的披在腰间。
  “好看吗?”沐轻裳在屋子里提着裙子转了一圈,这还是这么久了第一次穿裙子,在现代的时候自己无论是董事长的身份还是组织里队长的身份,都没有穿过裙子,即使是平日里的便装,自己也都是牛仔裤,白衬衫。
  这一穿裙子,难免会有一些不太适应。
  雅沁高兴的笑着,使劲的点了点头,“好看!自从小姐醒过来之后,总是感觉有哪里发生了变化,但是又说不出来,而且小姐这一次恢复的特别快,现在脸色红润,完全没有以前的那种病态了。”
  沐轻裳一脸的黑线,又是小姐……好吧,也不管雅沁了,她想怎么叫就怎么叫吧,自己慢慢的习惯了就好了。
  突然又想起来雅沁刚刚说的,关于自己的问题,这自然也是在所难免的,毕竟自己的个性跟她原来那个小姐的个性是截然不同,完全相反地两个类型啊,而且自己又没有病没有灾的,肯定面色红润。
  对了,以后的几天里,反正这古代的将相之家的女儿,都是每天无所事事,反正呆在这房子里也是无聊,以后可以拥有很多的闲暇时间,看看自己的身手怎么样,穿越了自己的那身功夫是没有失去的,但是毕竟这个女子的体质原本就弱,还是需要加强锻炼的。
  沐轻裳这样想着,对雅沁说:“好了,都准备好了,咱们去爹爹那里吧。”说完让雅沁带路前往去见夜未然。
  第一次走出那一间小屋子,看到自己的院子里种满了各种各样的花草,只是这院落看起来好像有些偏僻,沐轻裳一想到在这个家族中的地位,便明白了,偏僻也是正常的。
  不过自己倒落得清净,无人打扰,自由自在,更好。她一边走一边悄悄的观察了这里的地势,发现沐轻裳的这个院落,是这个府内最西边的一个院落,只要翻过这个墙,就可以到外面去玩了。
  一想到这样良好的地理条件,如此具有优势的房子是她自己的,沐轻裳的心情禁不住大好,脸上布满了笑意。雅沁回头看到自家小姐环顾了一周院落之后,笑容展现在脸上,而且这笑容又不像是假的,心里很是疑问。
  雅沁心思单纯善良,倒没有怀疑沐轻裳是换了一个人,而是在担心沐轻裳这一次溺水醒后,身体竟然能够恢复的如此之快,会不会落下什么病根,除了这失忆,还会不会脑子也坏了?
  看到这么破旧的院落,怎么还能够开心的笑出来呢,雅沁担忧着。
  沐轻裳在雅沁的身后看出了雅沁的迟疑,忍不住偷偷的笑了,“放心,雅沁,我没生病,已经病好了,我之所以笑是因为我很喜欢这个院子。”
  雅沁放心的点了点头,继续转身回头向前走着,嘀嘀咕咕的说了一句:“这个院子有些旧了,小姐到底觉得它哪里好呢。”
  雅沁有些搞不明白,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着。
  “唷,三小姐,您醒了呀。”沐轻裳循着这阴阳怪气的声音看去,一个丫鬟打扮的女子走了过来。
  雅沁看到了沐轻裳有些迷茫的眼神,凑到她的耳边轻声对她说:“这是二小姐的贴身丫鬟翠菊,平日里仗着二小姐在夜府里面横行霸道,小姐还是小心为是,以前没少跟着二小姐一起欺负咱们。”
  沐轻裳听明白了之后,站在那里定了定神,冷冷的看着翠菊。
  翠菊被这目光吓住了,站在那里竟不敢动了,许久才反应过来,“三、三小姐,您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做什么?你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心里清楚才是,一个奴婢,不懂点儿规矩怎么行,仗着沐兰音?”沐轻裳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特意用眼角观察了一下四周,发现除了他们在场的三人之外没有其他人。
  说完沐轻裳一巴掌把翠菊扇在了地上,翠菊捂着脸跌坐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着沐轻裳。
  沐轻裳蹲下身子,捏着翠菊的下巴,冷冷的看着她,“回去告诉你的主子,这一巴掌,是你尊卑不分,应得的,以后讲话做事注意身份,否则,见一次打一次,你不用再在这相府呆了,滚。”
  翠菊被沐轻裳的举动吓的跌坐在地上双腿发软,站都站不起来,雅沁走过去踢了踢翠菊,“小姐叫你滚,还不快滚!”
  “是,是。”翠菊赶紧爬起来,也不顾裙子上沾的土,连滚带爬的跑开了。
  冷静了下来,周围只有沐轻裳和雅沁两个人,雅沁现在满肚子的疑问,顾不得在去找老爷的路上,先把沐轻裳拦了下来,小姐自从醒过来之后,性格大变,完全不再是以前那副模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定要弄个明白才可以。
  “小姐……你刚刚,为什么……”雅沁刚要把自己心里的疑问问出来就被沐轻裳打断了。
  “雅沁,你是想问我,为什么自从溺水后醒过来之后,性情大变了是吗?”沐轻裳轻声问道。
  雅沁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我想明白了,这么多年,我都这样忍辱负重,为了母亲,为了你,为了自己的身份,但是,直到我溺水的那一刻我才明白,我之前的那些做法是多么错误,那不仅是害了大家,而且还害了自己。”沐轻裳轻声说道,眼睛望着远方。
  看到雅沁有些迷茫的不懂,沐轻裳抚了抚雅沁的头,宽慰的说,“你现在不懂,没有关系,以后你会明白的。你现在只需要相信我,相信我一定可以带你走的更好,不再像之前一样吃苦受累。”
  沐轻裳想到自己在二十一世纪的童年,其实跟这个沐轻裳又有什么不同呢?现在无非就是换了一个地方受苦受难罢了。
  在她还是林殇的时候,从小就受到林氏总裁,也就是自己的父亲严厉的管教,当所有的跟她年龄相近的小朋友们都在享受自己一生中最快乐的童年时光的时候,只有她每天都在接受着不同的训练。
  那时候的自己,父亲严格的要求下,不仅要学会名媛淑女的高贵气质,仪容仪表,需要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因为父亲的身份,家财万贯,难免会有不少人眼馋这块肥肉。
  所谓树大招风,林殇的父亲就是那棵大树,自己小的时候还要谨防其他人的绑架,所以从小就得苦练功夫,跆拳道、散打,样样精通。
  所以也成就了她的性格,自立、孤傲、冰冷。渐渐的,她逐渐将自己本身的性格隐藏起来,她学会了伪装。
  而现在,来到了另一个世界,穿越到了一个与自己小时候的性格完全一样的人身上,不得不从头来过。
  我来了,一切,又要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
第三章 赐婚
沐轻裳这样三言两语的解释,没有让雅沁觉得这话中有半点漏洞,反而让沐轻裳的话深深的打动了,并且为之深受感染。
  “小姐……”雅沁满眼含泪的深情的抓着沐轻裳的手,直直的注视着她。
  沐轻裳冷酷无情惯了,还真是经不起这番折腾,有点尬尴的躲开雅沁充满深情的眼神,不自然的看向别处。
  “行了行了,既然咱们就这样说开了,以后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你只管跟在我的身后,不要害怕,该出手时咱就出手就好了。”沐轻裳说道。
  “咱们现在去找爹爹吧。”雅沁恍然大悟,“哎呀,这都忘了,赶紧赶路吧。”
  这夜府说大还真是很大,光走路,从夜府的东边走到西边只怕最少也得将近半个多时辰吧。
  最惨的情况就是,丞相现在在书房里,丞相的书房在这夜府的最东边,而沐轻裳她们的宅子在这夜府的最西边,所以她们要想见到丞相,就必须要步行横穿大半个夜府。
  不过现在正好是正午时间,包括府内的下人也基本都在午休,所以一路上她们都没有遇到几个人。
  一边在路上走着沐轻裳一边对雅沁说,“一会儿等我见到爹爹,说什么做什么,你只管点头答应就是,不要担心害怕,放心,有我在,现在的沐轻裳可不是以前的沐轻裳了。”
  “嗯,我知道的,小姐。”雅沁说道,“到了,前面就是老爷的书房了,小姐你先进去吧,我去给你和老爷端茶。”
  沐轻裳点头,这小丫头片子还是很赶眼色嘛,这要是搁现代,放在他们林氏还是可以爬的很快的。沐轻裳不自觉的又联想到这些,摇了摇头,用手捶了自己脑袋一下啊,林殇你瞎想什么呢,现在你是沐轻裳,不要再想现代的事情了。
  沐轻裳站在房门前,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抬手轻轻叩门。
  “当当当,当当当。”
  “进来。”一种深沉老道的声音传来,沐轻裳轻声推门而入。
  推开门,看到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人,看到老人抬起眼来,见到来人是沐轻裳,充满精光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爹。”沐轻裳做了个礼。
  夜未然抬手,“起来吧。”
  “前几日女儿跟二姐在荷花池旁游玩,不慎跌入荷花池溺水昏迷,今天早上刚刚醒了过来,就想着过来跟爹爹说一声,好让爹放心。”说完微微笑着,站在夜未然的正对面不卑不亢的看着他。
  “没事了就好,坐下吧。”夜未然也是行走官场多年,对于自己女儿的事情也是略知一二,自己这两个女儿,沐轻裳和沐兰音,沐兰音虽是嫡女,姿色却连沐轻裳的一半都及不上,拉出门去实在是给夜家脸上丢光。
  可是这沐轻裳是庶女,从小就柔弱胆小不爱说话,一副农家村姑的模样,虽说长的美丽,可是气质全无,再加上她的身份卑微,自己也就从来都没有正眼瞧过她,她自己也心里有数,一年到头基本上也不到自己跟前来。
  现在是怎么了,虽然模样没什么变化,依旧美丽脱俗,但是总是感觉有些地方跟以前不一样了。
  是眼神!对,主要就是眼神,夜未然恍然大悟,这个女儿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看到她的那个眼神,就连他这个做父亲的看了,都觉得有些害怕,是什么让这沐轻裳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沐轻裳自从坐了下来,就一直都在观察夜未然的动静,看到了他眼中的疑惑,这真不愧是老奸巨猾,这么快就能看得出来她发生的变化,既然他不点破,自己也就按兵不动,以静制动,静观其变。
  “裳儿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了啊?”夜未然捋着胡子眯着眼睛问道。
  “回爹爹,托爹爹的福气,女儿恢复的很好,身子基本无大碍。倒是爹爹,女儿从小一直到这几年身子都虚弱,爹爹又公事繁忙,所以女儿没有机会总来探望爹爹,思念之情只好压抑在心中……”沐轻裳越说越激动,装作万分委屈难为的样子哽咽着。
  夜未然这时候也心痛万分,懊悔不已,原来自己的女儿不往自己眼前经常来是因为这样的原因,若不是她今天来跟自己说明情况,自己也不知道竟然瞒了自己这么多年。
  多么孝顺的女儿啊,当初要不是她娘叶婉当初背叛了他,自己应该也是很疼这个女儿的。
  夜未然被沐轻裳哄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沐轻裳趁热打铁走到夜未然身后给他捏着肩膀,娇声说:“爹,女儿每天都在房间里,足不出户,闲得无聊,就自己学了一套按摩法,有助于缓解疲劳,担心爹爹整日操劳,不知道能不能帮上忙。”
  夜未然高兴的说:“好,好啊。”
  “哦还有,女儿自己在院子里面种下的茶花,让人泡了一些好的,您尝尝。”沐轻裳看到雅沁正好端着茶进来了,便对夜未然说道。
  夜未然高兴的合不拢嘴,端起茶叶喝了起来,茶叶倒真是好茶叶,再加上让沐轻裳哄的心情大好,一张嘴就是给沐轻裳赏赐了黄金千两。
  惊讶的在一旁的雅沁瞪大了眼睛,恐怕连大少爷,二小姐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老爷赏赐过这么多的钱。
  夜未然直接开了一张银票,二话不说塞到了沐轻裳的手里。
  沐轻裳半推半就,犹犹豫豫的说:“爹,这么多,裳儿一个女儿家,哪有那么大手大脚……”
  “哎,话可不能这么说,这么多年来,是爹亏待你了,给你这点钱,拿去添置些新衣裳,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多好。看你这年龄也不小了,爹只怕也留不住你了……”夜未然想到刚刚才发现这女儿的好,一想到她年龄不小了,马上也该出嫁了,禁不住感伤起来。
  沐轻裳发现这老爷子是真的感伤,也跟着装模作样低头啜泣起来,“爹爹你这是说的哪里的话,女儿才不想这么早就离开爹爹。”
  “好孩子……”夜未然拍着沐轻裳说道,“要是当年你娘……”
  沐轻裳赶紧打断,“爹,别说了,都过去了,都忘了吧,咱以后都不提了。”
  “行!以后就不提这事儿了。”夜未然也仿佛下了决心一般,决定从今往后好好对待沐轻裳,再也不想她母亲的事情了。
  沐轻裳轻轻的点头。
  就在这时候,下人敲门急急忙忙的跑了进来,“老爷,老爷!”
  夜未然放下笔,一拍桌子,有些愤怒的道,“什么事情,慌慌张张的,有话赶紧说!”
  “皇上,皇上下旨了,派了刘公公来。”下人被夜未然吓的,说话也有些结结巴巴的。
  “皇上下旨?刘公公呢?”夜未然一听也急了,赶紧问道。
  下人说:“已经到了,在大厅等着您呢。”
  夜未然赶紧起身,前往正厅。
  沐轻裳这时候很是时候的说了一句,“爹爹既然有急事,女儿就先回去了。”
  “不用,都是一家人,一起过去吧。”夜未然这时候早就把沐轻裳当作是最亲的亲人了,自然也就不在乎这些。
  沐轻裳点了点头,紧紧跟在夜未然的身后出了门。
  没过多久他们就走到了正厅,一个太监总管模样的人带着两个小太监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让刘公公久等了,怎么让人刘公公站着,快,快赐坐。”夜未然匆匆赶到急忙说。
  那位公公尖声尖气的说,“没事儿,就是皇上派洒家来传话来着,洒家也是刚到,就不坐了。”
  “丞相接旨!”
  夜未然跪下,“臣接旨!”沐轻裳等也跟着下了跪,这可是林殇,也是沐轻裳第一次下跪,谁知道这圣旨那么长,沐轻裳皱着眉头在心里抱怨着。
  就算是之前练功习武的时候,也基本上没有在地上跪着过,这是第一次,而且还这么长的时间,沐轻裳后悔起来,都怪自己入戏太深了,意思意思骗骗老头子就得了,自己竟然傻到跟着他一起过来接旨了,沐轻裳现在真想打死自己。
  一直都在低着头,默默的暗自心里叫苦的沐轻裳完全没有听进去圣旨的内容,况且她对于那尖嗓子老太监也没有太大的好感,明明知道人家都跪在那里那么累,还故意将圣旨念的又慢声音还拖的那么长。
  沐轻裳真是越想越气愤,心里早就把那刘公公骂了几千遍几万遍。
  “钦此!”刘公公终于念完了,而沐轻裳也就只听见了这两个字而已。
  “臣领旨。”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圣旨,看起来好像很让夜未然为难的样子,因为等刘公公念完了很长一段时间,夜未然才肯领旨。
  沐轻裳才不管那么多,反正不管自己的事,送走了刘公公,沐轻裳赶紧起来去扶她的丞相爹。
  只听到丞相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走到了正厅的椅上坐下,紧锁着眉头。夜未然在想,这皇上下这样的旨意,究竟是寓意何在呢。
  自己从来都没有在皇上面前提起过自己的三女儿,就连二女儿,由于她是在姿色一般,又没有才能,也不值得一提。
  不知道皇上从哪里打探来的消息,三女儿国色天香,倾国倾城,所以下旨将她许配给打仗刚刚胜利归来的平西大将军楚莫寒。
  一想到这,心就禁不住有点疼,若是在以前,让自己的女儿出嫁就出嫁吧,又没有感情,那个懦弱的女儿,还有她那贫贱的娘,自己巴不得让她早日出嫁。
  但是她今天才明白过来,自己女儿的良苦用心,又怎么能忍心将这好女儿直接嫁了出去,所以他真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为难的不得了。
  夜未然坐在椅上一直不住的唉声叹气,让在一旁的沐轻裳产生了强烈的好奇心,很是关心到底究竟是什么让夜未然如此发愁。

穿越之将军之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穿越之将军之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日升日落,日落日升,反复三个轮回。萧何苏醒了过来,脑子里就是一个字,饿!饿的前心贴着后背,饿的肠胃抽搐,他不是没有经历过饥饿,从孤儿院出来,连续几天找不到工作,饿肚子的事也是有的,但从来没有想象到饥饿竟然能达到这种程度。饿死人,是恐怖的,但最恐怖的恐怕是死之前的痛苦与折磨。萧何两只眼睛瞪的老大,仿佛恶狼一般的四处搜寻,突然,他眼睛一亮,发现了李长友他们开过来的磁悬浮车。顿时一喜,狂奔了进去翻找,总算运气不错,在里面发现了一些零食,萧何狼吞虎咽吃了足足有五个人的分量,才感觉身体稍微舒适一些。异能发

  • 通渭真草隶篆四家 各绚其美

    前言在中国书画艺术之乡——通渭县,有四位当时书坛的风云人物,却因书法享誉书坛。他们是贾志强、李崇选、王胜军、潘建功。其中贾志强善于楷书,王胜军工于隶书,潘建功精于篆书,李崇选长于草书。他们四位在当时可谓各领风骚。▲自右至左依次为:贾志强楷书、李崇选草书、王胜军隶书、潘建功篆书楷书译文: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那通:哪)草书译文: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隶书译文: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

  • 一点庆阳 | 我在老家等你(武国荣)

    作者简介武国荣,供职于陇东学院,甘肃灵台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山丹丹》等长篇小说3部,《鸟鸣一两声》等散文集3部,两次获孙犁散文奖,两次获甘肃黄河文学奖。我在老家等你我工作单位距老家不远,相隔200来里路。离开老家许多年,我没有怎么变化,可是口音有点不像了,倒不是我学说了半土半洋的所谓醋溜普通话。我一如既往,仍然说的是陇东方言,却是有了细微的差别,日常用语爱说庆阳这一边的话,慢慢地就不太说老家那一边的话了,甚至不会说了,有时理解都会出现差错。那一年,我正在上班,大哥从灵台打来电话,说二哥

  • 邓彭军

    邓彭军字墨龙1989年生于山东青岛自幼研习字画得祖父指点言传身教2009年考入艺术学院师承陈学文老师系统学习书法国画2010年加入翰林书法社担任教习2012年毕业后淄博学艺拜师耿永浩先生2014年创办墨龙书斋至今代表作品:

  • UABB侧记|城市冬泳:一头扎进这城里

    2017深港城市建筑双城双年展(深圳)已经过去一个多月,这个属于南方的展览既搅动着一场关乎理想的志向,又始终克制在没有答案的发问里。实际上,众多城市及城市化问题,皆总以讨论开始,讨论结束。行动者更多的是在现实面前,破路而行的人民。本届双年展置身于一个拥有1700年历史的古城内,同时也是一个典型的因城市化演进而来的城中村。交杂的身份与混乱的秩序下,这个临时的庞然经验突然闯入城内的日常生活里。以此侧记,收集这人与城所变化的表情。城墙已经老了,城还要继续下去。新城与旧市南方的冬天,一点都不冷。就像这个

  • [ OCAT深圳馆|明日开幕 ]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

    偌大空间:李杰、崔洁双个展TheEnormousSpace:DoubleSoloExhibitionofLeeKitandCuiJie策展人:刘秀仪Curator:VenusLau空间筹划:吴家莹Scenography&Spatialdesign:BettyNg展期:2018.1.20-2018.4.8Duration:January20-April8,2018地点:OCAT深圳馆展厅A、展厅BAddress:ExhibitionhallsAandB,OCATShenzhen2018.01.20

  • 【艺术赏析】有一种画,是“一点一点”画出来的!

    一生守着一件事,不管天晴与风雨。点彩画大师“花开了,我便画花。花谢了,我便画自己。”从没有人像SusanEntwistle这般,对花儿如此痴迷。因为对童年时代花园的眷恋,06年还为JohnLewis和LauraAshley等品牌做设计的她,毅然决定回归初心。从零开始,自学成才,疯了般画下童年对花的回忆。在英国诺丁汉郊区村庄长大的她,父母和祖父母打理的花园都异常清新美丽。这也成了Susan对于花卉,热爱和欣赏的起点。“童年常常围绕花园和周围自然景观的记忆,多年过去,在脑海都挥之不去。”那曲径通幽的

  • “顿”字写法平治书院示范和浅议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

    通知:因为书院升级问题,暂停更新一周。大概26号后恢复。笔法解析:1、顿字异写,左部横画抗肩,收住,不要妨碍右侧,竖提干脆利索2、页字上横抗肩,下面的两竖左细右粗,左短右长3、两竖之间的诸横抗肩平行4、顿字不是美字,写工整协调好即可以上为平治书院示范顿的一点心得,仅供参考常用笔法之“笔法十二意”笔法十二意有两个版本,第一个是颜真卿的,第二个是颜真卿之前类似的一个版本,属于颜真卿的演绎版的原版。颜真卿在《述张长史笔法十二意》中介绍笔法的十二条黄金铁律:平要横,直谓纵,均谓间,密谓际,锋谓末,力谓骨

  • 小叶紫檀手串如何保持红润?

  • 「写意中国画家联盟」贺新年·人物志——卢加德山水展

    卢加德,山东临沂人,临沂大学美术学院美术系毕业,后研修于国家画院山水画高研班、清华美院山水画高研班,师承张宝珠、张志民、杨文德等恩师。山东省美术家协会会员、香港文联美术家协会会员、王羲之故居特聘画家,山东省美术家协会山水画艺委会学术班成员,山东省国画院理事。近几年省级以下参展作品:2014年《蒙山写生系列》获山东省美术家协会组织的写生优秀奖2014年《雨过蒙山》全国王羲之书画大赛优秀奖2014年《春染故乡雨无声》“翰墨华夏”全国优秀美术作品展国画优秀奖2015年《蒙山朝阳》获山东19届新人新作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