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完整版【书名:花都小道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2017/12/20 6:35:03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花都小道士
第9章 诸葛亮借东风
    仲三燕被这家伙大腿一抱,那叫不适应啊,各种踢蹬,想把他弄开,可是这家伙牛皮糖一样的粘在了他的大腿上,根本弄不开他,只好妥协道:

    “我年纪比你大几十岁,不说当你爷爷,但当你叔是绝对够了!但按辈分来说,你是我弟弟,我这个当老大哥的,当然可以替你垫一部分学费,只收你十五万好了。来自163nvren.com

    这个价位是他心里事先设定好了的,他估计他那个道行高深的叔叔,应该给这小子留了点钱,数目大约就是十五万上下。

    仲陵立马不哭了,在心里算了一下,自己要赚十五万的话,靠算八字那一套,到底要忽悠多少人才能赚够?

    当他算清楚了之后,立马又嚎啕大哭了起来:“哥啊,你这还是太贵啊,根本不是我能承受得了的啊。看在师父的面子上,免费不行吗?”

    仲三燕心中没好气的想道:“又想进我这高档学校,又想要免费?哪里有这样的好事!”

    铁面无情道:“十万!这是最低价格了,不要再给我哭穷!你要知道,你将要上的,可是京城的贵族学校!十万上这等学校简直已经是便宜你了!”

    “十万?十万也没有啊!三哥,你不要为难我行么?”

    “我这是为难你?我已经够给面子了好吗!你去打听打听,不管是富商的儿子,还是明星的儿子,有哪个能以十万的价格进我这学校读书!难道你师父十万块都没给你留?”

    仲陵想到这方面就无语,诉苦道:“三哥啊,您想多了吧,我师父就给了我五百块啊!来帝京的路费就用光了啊!”

    仲三燕一个头两个大了,尼玛仲远清你不要做得出来,难道还真想要我免费收你徒弟?

    你道行这么高,在大山里这么多年,就给你徒弟留了五百块?你对外人宣称这孩子是你捡回来的,搞不好是你私生子也说不定呢!到头来你的儿子要我帮你抚养?

    最后退步道:“不跟你多扯了,五万块钱,这是最低的价位,什么时候凑够了这数目,就来上学,否则就什么都别想了。”

    仲陵想了想,答应道:“好!那三哥能不能在我这里买一幅画?给我减轻点经济负担?”

    他实在是没钱了,才想到卖画给三哥。

    “什么画?”仲三燕不耐烦道。

    “就是我师父平时珍藏的那些古董啊,你知道的啊,那些画都挺值钱的。”仲陵一脸期待的看着仲三燕。完整版【书名:花都小道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

    仲三燕一听是他叔叔的收藏,顿时脸色都绿了,你不提还好,一提他就生气!

    年轻时从仲远清那买过几幅画,被坑得直接吐血,一直到现在都还有心理阴影!那老家伙,坑蒙拐骗,连侄子都不放过,就没有一幅画是真的!

    记得一幅《诸葛亮借东风》,里面诸葛亮手拿的不是羽扇,而是一部大哥大在打电话。仲远清的解释是,那是打给风神的,不然怎么借的到东风?

    就这样的画也想卖给自己?真把我仲三燕的智商当脑残搞?但当时年少轻狂瞎了眼,文化水平也比较低,被他一忽悠,还真脑残了,花了不少钱,把这幅画当真迹给买了下来!

    每当想起来,后来自己屁颠屁颠拿着这幅画去拍卖会场拍卖,大家集体嘲笑他时的场景,悲痛莫名,那都是年轻时会呼吸的痛。

    “去去去,那老骗子的画你自己留着吧!或者你卖给别人,坑一个算一个!但千万别卖给我!”仲三燕现在是听到他叔叔的画就怕!

    仲陵不知道三哥为什么对师父的画这么抵触,但他不买就不买,自己找别人买!改口道:“那三哥你能不能给我安排个住的地方?”

    仲三燕又上下打量了仲陵一眼,这家伙浑身脏兮兮的,刚从大山里出来估计生活习惯也不好,住自己豪华的家里实在不合适,便嫌弃之极的说道:

    “你不是还要出去赚钱么?自己去外面找地方住!什么时候凑够钱再回来!现在正好是暑假期间,离下学期开学还有一个多月,你最好是在这暑假期间凑够钱,便刚好能赶上下学期的开学!”

    仲陵非常失望,还自己的三哥呢!还城市里的贵人呢!自己来你的地盘,连个住的地方都不给自己安排,这是亲戚吗?心里很凉,不想再多说什么,失望离去。

    ……

    仲陵离开了元和贵族高校,顿时头痛起来,因为他根本无处可去啊。

    漫无目的行走在街道上,内心里十分凄凉。哎,什么亿万富翁亲戚啊,到头来也是要靠自己!

    一时之间不知道要做什么,便想着先买个手机吧,反正那东西也是必须要买才行的。

    之前打听过,好的手机要几千,但便宜的还不到一百!

    仲陵找了许久,才终于找到一个手机店,然后径直走了进去。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进店就大声招呼道:“老板,我买手机。”

    迎接他的是一位女店员,看到他穿着极为灰土,以为他是个农民工。但不能小看农民工啊,农民工现在工资都很高,几千块钱的手机还是随便买的起的。开始给仲陵极力推荐那些贵一点的手机来。

    仲陵听那女店员各种介绍性能之后,压根听不懂啊,什么屏幕尺寸,多少分辨率,多少内存,多少万像素摄像头,根本听不懂。

    直接要求道:“我只买一百块钱以下的手机,你们这店里有没有?”

    女店员一听,脸色顿时变黑不少,你要买老人机你早说嘛!害我白给你介绍那么多。

    黑白方格子老人机到手后,仲陵失落一扫而空,兴奋的不行,尼玛老子也是有手机的人了!老子人生中第一台手机啊!而且还是靠自己赚的钱买的!

    买了手机之后,仲陵立即就想给苏芷沫打电话了,跟她报个喜讯,自己有手机了!

    “喂,沫沫姐吗?我已经买手机了,我的号码是XXXXXXXXXXX。来自163nvren.com

    电话里传来苏芷沫银铃般的笑声:“我知道,我知道,我这里有来电显示,你不用报号码,你的号码我已经存下了。”

    “哦,那就好。”仲陵不知道什么是来电显示。

    “那以后常联系呗,我现在和我老爸在一起,先挂了。”

    “好的。”

    电话那一头,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人,忍不住开口问道:“刚才谁给你打电话啊?瞧你高兴的!”

    苏芷沫挽住老爸的手,撒娇道:“爸,一个朋友,你管这么多干嘛啊?”

    苏芷沫老爸不由嘀咕道:“女大不中留,我怎么能不管?再说了,老爸可是把你许配给了汪氏集团汪一鸣公子!你可不能在外面胡乱交男朋友!”

    苏芷沫顿时不高兴了,不再说话。
第10章 二十万的大单
    接下来的时间,仲陵又在元和贵族高校附近摆了几个小时地摊,忽悠到几个路人算命,赚了一百多块钱。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时间来到黄昏时分,仲陵开始寻找住处。

    由于三哥所在的这个贵族学校在三环以内,是正宗的国际大都市中心地段,周边又富裕又豪华,很难找到小旅馆。一般般的酒店都要两百出头一个晚上,那些豪华大酒店……就更不用提了,一个晚上都住不起!

    仲陵舍不得出这个钱,最终只好选择再一次在街头露宿。

    这已经是他来帝京后,露宿街头的第二个晚上了。

    在一个免费开放的公园里,仲陵苦熬到了凌晨三点多,还是怎么都睡不着。只身一个人来到这大都市,却落得天天露宿街头的下场,想想都心酸!

    躺在草地上,遥望着满天繁星,感受着这半夜三点都不曾休眠的繁华大都市,心里想了很多很多,很失落,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在哪里。

    ……

    次日一大清早,仲陵就起来活动了。完整版【书名:花都小道士】小说大结局抢先阅读看着那璀璨的朝阳,一扫心中的颓丧,反而变得很精神,很有干劲!

    他随便吃了一点早饭,就开始为他的短期目标奋斗起来!在开学之前,赚到五万块!

    不得不说,这个目标很大,很难,那是在他之前的人生里,想都不曾想过的天文数字!但是,他现在就是充满了干劲,热情向上!

    人要有梦想,不然和咸鱼有什么分别?

    仲陵在一个百货大楼外面的大广场上,摆了一个地摊,之所以选择这里,当然是因为这里人流量多。

    就这样,仲陵在大城市里靠给人看相算命赚钱的生活就开始了,凭借着专业的技术,算得很准,所以他的生意倒是比一般的八字先生要好,一天能赚个三百来块钱。

    这个收入对帝京的消费来说,不算多,但对于仲陵这个大山里的孩子,那可是一笔巨款了啊!他在大山里从没有哪天赚到过三百以上啊!

    对于现在的收入,仲陵非常的满意,每天都是热火朝天,干劲十足。

    就这样,很顺利的度过了五天,他来帝京也就有一个星期了。

    这一天,仲陵和往常一样,在这个百货大楼外面的广场上摆摊。

    不过今天的生意不怎么好,上午几个小时,人来人往,但找他算命看相的人,却寥寥无几,守了一个上午也只赚了几十块钱。

    正在仲陵有点失落之时,一个重要的目标被仲陵发现。

    只见一位行色匆匆的大叔,头顶上黑气直冒,低耸着脑袋,整个精气神显得极为无精打采。看他那样子,至少已经被小鬼缠身半年了,已经经历了无数倒霉事,快要到崩溃的边缘。

    这绝对是一位潜在客户,很有可能成就一笔大单!仲陵哪能放过,急忙大声喊道:“这位大叔等一等,小道看您头顶黑气冲天,是明显的被鬼煞缠身的征兆啊!又看您眼圈发黑,精神疲惫不堪,您已经被鬼煞折磨得心力憔悴啊!小道可以替您消除鬼煞,助您脱离苦海!”

    大叔被仲陵这么一说,顿时停下匆忙的脚步,吃惊看着仲陵。

    见到仲陵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且穿得老土之极,十足乡巴佬的样子,不由得有点不信任他。

    问道:“小友你是干什么的?”

    仲陵忙自我介绍道:“小子是一个道士,看大叔小鬼缠身,有心想帮大叔一把。”

    大叔试探问道:“看不出来你还是一个道士?不过你行不行啊?”

    仲陵自信说道:“当然行的,不行不要钱。”

    大叔一听不行不要钱,心里顿时放心不少,便实话实说道:“实不相瞒,看出来我被小鬼缠身的道士有不少,但能帮我驱除那恶鬼的却没有一个!全他妈一群骗人的骗子!你确定你有真材实料?不是骗子?”

    这位大叔之所以这么激动,是因为他前后请了五六个所谓名家大师,给他驱鬼,结果前后花了近百万,就没一个有用的!

    仲陵再次自信强调道:“小道当然是有真材实料的,小道可以事先保证,如果不帮大叔你将小鬼赶走,小道我分文不取!”

    大叔心道死马当活马医了,反正不要钱!便厉声道:“那可先说好啊,你若是不能帮我除去那个小鬼,我可是不给一分钱的啊!”

    仲陵点头道:“好的。”既然大叔这么器量自己,那么自己也要器量他,便非常任性的道:“小道我也事先说明一下,提醒一下大叔,小道我呢,有绝对的把握替大叔收拾掉那个缠住大叔的小鬼。但是呢,大叔也要做好心理准备,小道我身价可并不低,一般人怕是出不起这个价格!”

    大叔顿时心叫草泥马,事情还没开始做,已经坐地起价了吧?你们这群道士和尚,他妈的没一个有良心的!全都是能骗到多少是多少!

    不过想到有除掉鬼才给钱,这么一重保障,他便也试探问道:“那小道士你给大叔我说说,你除这个鬼,要多少钱?”

    仲陵昂首挺胸比出三个指头,气势极为的牛逼。

    大叔看着那竖得笔直的三个指头,心中直骂娘!心说:“妈的这么贵?竟然要三十万?老子最多给你二十万!!”

    仲陵牛逼哄哄说道:“三百!!”

    大叔顿时大吃一惊,以为自己听错了,吃惊问道:“啥?三百??啥意思?”

    仲陵顿时心中一虚,尼玛平时除这种鬼,最多也就收一百,那还是上次坑苏芷沫的价钱,结果这一次直接涨价到三百,这确实太黑了,良心上有点过意不去,便急忙主动降价道:“两百!两百!大叔对不起,其实一般来说确实是收两百,大叔对不起,不该坑您价钱!”

    大叔眼珠瞪得极大,又是大吃一惊,尼玛是不是真的啊?你这不是逗我吧?真的有这么便宜??

    但装作淡定的说道:“那好吧,两百就两百,小道士你是在这里施法呢?还是去哪里?”心说两百块钱这么便宜,就是丢两百块钱也不心疼!

    仲陵见大叔答应两百的价格,心中一阵狂喜,“哇哈哈哈哈哈哈!傻了吧?!老子以前只收一百的!这傻大头被我坑了一百还不知道呢!!好爽好爽!”

    仲陵内心里兴奋,暗暗得意自己看来是坑蒙拐骗样样在行啊!但表面肯定不能表露出来,正儿八经说道:“这个小鬼有点特别,不能在外面施法,而是必须到大叔您的家里。”

    大叔点头道:“好,那你跟我来。”

    仲陵急忙顺势提醒道:“大叔,还有一点没跟您说,小道我上门做法,都是要收上门费的,这个上门费要五十。”驱鬼价钱上,已经坑了人家,不能在上门费还坑人家,做人要讲良心!

    不由暗暗佩服自己,作为一个讲良心的奸商,这个社会已经不多了!
第11章 倒霉鬼
    大叔没当回数,随口说道:“那么加起来就是刚好两百五,太难听,不是什么吉利的兆头,如果你真给我除了鬼,大叔我也干脆点,直接给你六百!六六大顺,求个吉利!”

    仲陵再度大喜,我的天,这不是做梦吧??城里人的钱这么好赚??

    但是大叔的心里却是另外一番对白,“若是这小鬼真帮我把鬼除了,那么六百块钱也太划算了吧?我还差点出二十万呢!!”

    就这样,在大叔的带领下,两人往大叔的住宅而去。

    来到大叔的住处,竟也是一个土豪,家里装修相当不错,但和苏芷沫家里相比,还是差很多就是了。

    跟随大叔来到客厅,在客厅沙发上,竟还坐着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

    这姑娘长相还不错,虽和苏芷沫比差了一点,但也绝对算是个不错的美女了。因为苏芷沫是个极品大美女,能比得上她的姿色的女孩子恐怕也不多了。

    此女看到仲陵后,穿得老土,头发老长,还背着一个脏兮兮的大背包,不由得就皱眉问起来:“爸,这是谁啊?”

    大叔忙解释道:“闺女,这是你爸请来的小道士,你去自己房里回避一下吧。”

    听到又是道士,这美女直接就从沙发上站起来,没好气道:“原来又是一个江湖骗子啊!老爸你智商是负数吧?怎么就骗不够啊?之前请了那么多所谓大师,被骗的还不惨吗?”

    接着冲着仲陵针锋相对道:“小骗子我告诉你啊,你最好现在就从我家里滚,老的骗完,又来小的骗,你们这群和尚道士,是不是认准我家了啊?觉得我家好欺负是吧?”

    仲陵急忙解释道:“这位小姐,你误会小道了,小道不是骗子。”

    美女没好气反呛道:“你才小姐呢!你全家都是小姐!”

    “呃……”仲陵无言以对了,难道我说错什么了吗?

    大叔急忙站出来调和道:“闺女啊,你别添乱,赶紧的去自己房里回避一下!爸和这位小道士已经说好价格了的,完事了给六百。而且说好的,没成功不给钱!”

    美女一听,更加生气了:“谁知道他法事做到一半,又出什么附加项目呢?开光费,请神费,过桥费,祭天费,一套一套的,你就是这么陷进去的,你还不懂他们的套路啊?六百只是钓你上钩,上钩了,接下来的才是大头!”

    仲陵急忙说道:“小道做事讲的是诚信,说好了酬劳是六百,那就绝对是六百,绝不会再多加任何其他费用的,小……呃……美女您放心。”

    这美女也是有个性,直接从包里掏出六百块钱,甩到仲陵的手上,说道:“我算是怕了你们这些和尚道士什么的,拿着六百块钱,走吧!”

    然后冲着父亲生气道:“以后这种和尚道士之类的人,看到他们就避而远之,别和这类人打交道!知道了吗?真是被骗多少回了,骗也骗不够!”

    大叔一阵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仲陵则是有点理解了,看样子,在大城市里,他们这一行的口碑不是很好啊!同时,意识到这是一个机遇,当别人口碑都不好的时候,自己一旦口碑好了,那还不是财源滚滚,生意兴隆啊?

    于是,他便决定抓住这个发财的大好机遇了。

    唯一能让这女孩子相信自己的办法,就是露出真本事,其他的多说无益!便坚定说道:“美女,小道做人有原则,不办事,不拿钱!所以这钱我收下了!这鬼,我也必定帮你们除掉!我们现在就先说好,接下来不管发生任何事情,小道不会让你们出一分钱!你们只需看好我是怎么降妖伏魔的!”

    接着,仲陵提出一个条件:“但是,如果我真帮你们驱赶走了那个鬼,美女你必须就刚才骂我是骗子的言论,向我道歉!”

    美女见仲陵说的如此有信心,而且还全程真只要六百块,倒也有点相信他了,如果他真能将那个缠住爸爸的鬼除掉,道歉又有什么?那可是害他们家亏损了好几千万的一个倒霉鬼啊!!和几千万比起来,一个道歉能值多少?

    “好!但如果你不能除掉那个鬼呢?”

    “我向美女你道歉,而且还倒贴你们六百!”

    “行!一言为定!”

    见仲陵终于说服了自己的女儿,大叔急忙请仲陵坐下,抱歉说道:“不好意思,小兄弟,我这个女儿脾气有点泼辣,但也真是被骗怕了,咱家前后请来过六位所谓的大师,事前都说得信心满满的,但结果却是没一个真正顶用的,钱却收了不少!希望你能够理解。”

    仲陵看了一眼正坐在边上的美女,点点头道:“我能理解。”

    大叔客气的给仲陵倒茶,提醒道:“小兄弟啊,不瞒你说,缠住我的这小鬼,大师们都说比较棘手,不好对付,你手段比大师们还高吗?”

    仲陵抿了一口茶,说道:“有点年头的老鬼不敢说,但缠住大叔您的这种小鬼,小道我是手到擒来。”

    大叔点了点头,“那小兄弟你开始吧。”

    仲陵将茶杯放在茶几上,说道:“大叔,小道推断出,这小鬼是一个倒霉鬼,而且缠着大叔您已有半年有余。这半年来,您没少遇到倒霉事吧?”

    大叔闻言,脸色一变,心说这小道有点道行啊,一来就看出自己已经被小鬼缠身半年多,并看出来那是一个倒霉鬼,且也看出来自己最近半年诸事不顺,连连倒霉!那些所谓大师,是东问西问,各种问,问了自己好多问题后,这才看出这些名堂的!

    这么一比之下,这个小道比那些所谓名家可高明多了!

    便哭丧着脸诉苦道:“不瞒小兄弟你说,大叔我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属于小开发商,本有数千万资产,生意一直顺风顺水,但自从遇到这个倒霉鬼后,好几个大工程都没拿下来不说,工地上还各种出状况,工程进度各种拖,各种被罚违约款,现在大叔我不仅亏光了存款,去银行借钱周转也借不到了!以前随随便便可以借几亿!”

    仲陵暗暗咋舌,亏了几千万啊?这么有钱啊?这么一来,和苏芷沫那富豪女比起来,开八九万的车,住几十万的房,这个大叔还更有钱多了啊!

    仲陵心里有点紧张,这可是个超级大款啊,虽然现在已经没钱了,但至少曾经有过啊!尽量让自己淡定道:“大叔,小道现在想在大叔的房子里四处看看,大叔您应该不介意吧?”

    大叔急忙起身,说道:“不介意,小兄弟你看吧。”

    仲陵便不客气的在大叔家里四处观察起来,大叔的女儿则全程紧跟,似乎想看看仲陵到底有些什么手段!
第12章 驱鬼离身
    仲陵每一个房子的方位、环境、家具摆放,等等细节都看过之后,已经确定这房子之前是请风水大师看过的,风水还不错,推断出以这房子的好风水,不可能主动招鬼。

    这小鬼不是主动找上门,而是有其必然的原因。

    胸有成竹说道:“小道已经算出来,这小鬼之所以缠着您,绝不是因为你家风水不好,招来鬼煞,事实上你家坐北朝南,位置和楼层都风水极好,之前肯定是特意找风水大师看过的。所以以你家这风水,不可能招引鬼煞。您之所以被鬼煞缠身,绝对是您做了什么亏心事啊!大叔,您好好想想,半年前,您都做过些什么。”

    大叔顿时对仲陵更加佩服起来,连自己这房子是请风水大师看过的,也算出来。只是要说自己做了亏心事,这点不敢苟同啊?说道:“近几年来,我都是本分做生意,也没坑过谁,没亏待过谁,真没做过任何亏心事。”

    仲陵不相信,再度问道:“大叔真是这样吗?您不说实话的话,我可不好帮您啊!”

    大叔脸色一变,仔细想了想,除了那一次工程动土开工,挖出一副棺材,因为怕政府和当地人深究,影响了工程进度,便将此事给隐瞒了下来,那也算是亏心事吗?摇头道:“大叔我行得正,坐得直,真没做过任何亏心事。”

    他女儿插嘴道:“老爸,你不是在外面养了小三吧?”

    大叔顿时哭笑不得,“鬼丫头,乱说什么呢?你爸是这种人吗?”

    仲陵见他如此,也不可能逼问他,便说道:“好吧,大叔既然这么说,我便试一试吧,这样就只能强行驱鬼了!”

    这倒霉鬼和上次帮苏芷沫驱除的怨鬼不同,怨鬼主要目的是报仇,折磨人,惊吓人为主,久而久之往往能把正常人弄成神经病,甚至生病什么的。更幽怨一点的,就是直接杀人。

    所以怨鬼经常会主动现身,在各种诡异的环境出现吓人,弄得你神经虚弱,疑神疑鬼,比如说你照镜子的时候,出现在你身后;你在衣柜翻衣服的时候……

    倒霉鬼则不会出现吓唬你,它们通常小心隐蔽得多,一直死死缠着你,但却根本不会露面!一到关乎钱财的关键时刻,就拼命作怪,阻挡你的财路,或者让你开车撞人等,反正想尽办法让你破财,一直倒霉!比如你如果被倒霉鬼缠身,就千万别打牌和麻将什么的,绝对是逢赌必输的。

    因为倒霉鬼十分的隐蔽,所以简单的开天眼是找不到倒霉鬼的,得用更霸道的方法才行。

    仲陵说道:“大叔,实不相瞒,这倒霉鬼最常用的手段,就是住在宿主的身体里。我猜这倒霉鬼就依附在大叔的身体之内的,平时根本不会现身,一到您有生意上的事情,便会出来作怪。这也是您最近生意连连亏钱的根本原因。”

    “我本来想用与鬼沟通的办法,试试能不能把这鬼给勾引出来,但目前无凭无据,毫无头绪,胡乱说一通,这倒霉鬼是压根不会搭理我的,所以这办法只能放弃,接下来我得用更加霸道的方法,这需要大叔您稍微忍耐一下,大叔您做好准备了吗?”

    大叔有点紧张道:“做好准备了,小道士你施法吧。”

    仲陵当即双手掐诀,手法令人眼花缭乱的不断翻飞,一秒钟都似乎能比出七八个手势来!

    就这么一边双手飞快掐印诀,一边念念有词:“太初三清伏鬼魔,附身小鬼速显身!驱鬼印!去!”

    仲陵念完咒语,食指与中指笔直并拢,形成手指箭,然后猛的往大叔喉咙下方一处位置一点,只见一道青蓝色光芒亮起,瞬间没入大叔的体内。

    大叔感到浑身一颤,一种魂魄要被抽离出来一般的虚弱感顿时传来。

    一个身长半米左右的婴孩幻象,从大叔的背后涌现而出,但才脱离大叔的身体三厘米不到,又强行钻入大叔的身体里面去。

    这一幕让一直在旁边监视的美女吓了一跳,暗道这小道士有点功力啊,什么家当都没带,直接就来硬家伙!而且一招就把鬼给逼出来,厉害厉害!

    不像那些所谓玄学名家大师,符纸、铃铛、铜钱剑、碗筷、冥纸、糯米、朱墨等等道具带了好多,装神弄鬼,乱七八糟搞了好多套路,才终于隐隐约约看到他父亲体内的鬼。但是,最终还是没能将这个鬼给赶出去!

    虽然暂时这个鬼又重回了老爸的体内,但这女子已经对仲陵更加有信心了!她相信仲陵还有后招的!

    果然,仲陵嘀咕一声:“这小鬼抵抗力还很强!看来要加大力度了!”大声提醒道:“大叔!撑住啊!接下来有点难受,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他说完,再掐法诀,大喝一声:“大驱鬼印,法力加倍!太初三清,急急如律令!”

    只见他的手指,竟然冒出来青蓝色神秘玄光,令外人一看就感到,这是道法高深的表现!

    仲陵再次往大叔的喉咙下方锁骨中心位置点去,“嘟!”的一声,点的非常用力!

    青蓝色玄光再度冲射入大叔的体内,“吱!”的一声小鬼惨叫传来,半透明的婴孩幻象,再一次从大叔的后背冲射出来,这一次脱离了大叔后背足足有半米有余!

    但是,婴孩幻象非常凶戾,眼神杀气迸射而出,张牙舞爪厉喝一声,“啊!!”又强行往大叔的背后冲进去,但冲到距离大叔后背还有二十厘米左右,便无法再向前。

    仲陵这边,点住大叔锁骨中心之后,一直没有松手,嘀咕道:“小鬼有点能耐!比以前碰到的倒霉鬼都要强!”

    同时体内道法持续用劲,与这小鬼较劲起来。

    一旁大叔的女儿直接看呆了,那恶鬼形象清晰可见,凶相毕露,拼了命的要重新钻回老爸体内,但好像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挡住了一样,怎么也无法向前一步!

    但是仲陵这边,也再无法将鬼驱离他父亲更远!

    不由非常紧张的鼓励道:“小道士,加油啊!”

    仲陵心道没办法了,寻常道法是搞不定这小鬼了,师父虽然说过,在都市里不能使用厉害道法,但此刻骑虎难下,不用怎么收尾?

    抛开一切顾忌,说道:“小鬼,我低估了你的实力!但真以为道士我拿你没办法了吗?太初三清,老祖手印,借徒孙一用!急急如律令!”
第13章 强势灭杀小鬼
    “太初三清,老祖手印,借徒孙一用!急急如律令!”

    仲陵刚说完,只见忽然一道巨大的青蓝色光芒手掌凭空出现,透过大叔的后背,直接一掌打在婴孩小鬼的身上。

    婴孩小鬼如被巨物冲撞,直接飞射出去,狠狠撞在了墙上。

    落地后,才半米高的小鬼从地上爬起来,站起身,眉目、鼻子、嘴唇,整个一脸狰狞凶相,形象非常恐怖!恶狠狠道:“小道士,你竟敢坏我好事!你活得不耐烦了!!”

    一个婴孩般的鬼魂,竟然说出如此狠戾的话,这让大叔的女儿非常吃惊。而此时,大叔也浑身虚脱,直接就躺倒在了地上。

    “爸爸!你怎么样。”美女急忙跑过去,扶住老爸。

    大叔脸色惨白,一脸虚弱的道:“闺女,老爸没事,老爸感觉得到,那鬼魂似乎终于从老爸身体里赶走了,老爸现在只是有点虚脱,浑身无力……”

    仲陵提醒道:“没事的,放心,你老爸休息几天就好了!”

    然后转向小鬼冷酷说道:“小鬼,你死到临头了,还敢口出狂言!”

    仲陵已经通过法眼看出来,这小鬼已经有上百年道行了,胸口里有一团赤红色火焰在熊熊燃烧,是一个正宗的赤鬼!难怪会这么厉害!

    鬼物的等级可以通过彩虹的颜色来区分,赤橙黄绿青蓝紫,七个等级。刚死去的人的鬼魂,如果没有太大怨念,胸口的鬼火是黑色,为不入流的普通幽魂,法力不会很强。

    黑鬼修为大进,就会变成赤鬼,实力不仅大增,还会化为妖鬼。眼前这个婴孩小鬼,就是一个厉害的妖鬼!

    这种已经彻底成形的妖鬼,是放弃了六道轮回的,绝不可能主动回地府,因为一旦被抓回地府,将受无尽的地狱之苦!所以想说服它,超度它是不可能的,只能打到它神形俱灭了!

    婴孩小鬼口中一喷,一道黑色死光冲射而出,直射仲陵的面门。

    仲陵豁出去了,法力一放,周身冒出青蓝色的光芒,形成一个防御光盾。

    黑色死光子弹一样射在青蓝色防御光盾上,直接消失无痕,没造成任何影响。

    婴孩小鬼脸色大变,惊恐说道:“你竟有护体法盾!你竟是筑基期修士!”

    筑基期修士,在等级上来说,和橙鬼是同一个档次的,比起赤鬼要高了整整一个大境界。赤鬼是决然打不过筑基期道士的。

    仲陵冷笑道:“算你还有点见识!知道大爷的本事!现在可以乖乖受死了吗?”

    仲陵说完,再次念咒:“天地玄黄,无极正法,太初三清秘法,三清乱剑流!”

    只见无数的青蓝色光剑,从仲陵的头上虚空中冒出来,形成光剑的河流一般,连绵不绝往小鬼身体激射而去。每一把光剑长约三十厘米,更像一枚枚连续不断发射出去的小导弹!

    面对这导弹乱射流,小鬼不禁乱蹦乱跳,四处躲避。光剑不少射空,射在大叔的家中墙壁、家具上,但直接消失无踪,没造成任何破坏。但有不少的光剑命中了小鬼,却一把把插在小鬼的身上,不一会儿,小鬼已经射成一个刺猬,身上插了至少三十把光剑,躺在地上奄奄一息。

    这科幻片一般的场面,将大叔女儿彻底看呆了,看此刻的仲陵,宛如看天神!太帅了有没有!!

    露出极为崇拜的眼神看着仲陵说道:“哇塞,好华丽的道法!小道士你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太酷了!!”

    仲陵居高临下,冷酷无比的站在了婴孩小鬼的身体旁边,说道:“安息吧!百年小鬼妖!”

    说完,手中射出一道青蓝色箭光,笔直射中婴孩小鬼,婴孩小鬼身上插的那三十多把光剑,似乎被引爆了一般,同时爆破!

    巨大的爆炸光团消失后,婴孩小鬼已经灰飞烟灭,消失无痕。

    “你就算灭了我,鬼王大人也不会放过这家人的!哈哈哈哈哈哈……”

    在婴孩小鬼灰飞烟灭之时,一缕残念进入仲陵的脑子里……

    仲陵浑身一震,大惊问道:“大叔,你确定你没做任何亏心事吗?”同时暗道自己下手太狠了,至少应该问清楚这小鬼来历再灭它啊!

    自己也是看这小鬼修练成了鬼妖,没有留它的必要,所以直接来历也不问了,就下了杀手。此刻方知自己太冲动,一切缘由只能找大叔问了。

    大叔看到小鬼被灭,心里本来已经松了一口气,精神也好了不少。此刻已经被他的女儿扶到了沙发上,虚弱无比的坐着。

    大叔面色苍白,依旧坚持道:“小道士,大叔我真没做任何亏心事!你为什么到这时候还问我这话?小鬼不都已经消灭了吗?这事已经完结了!”

    仲陵见大叔语气还是如此坚定,便也不再多问。心中却想道:“这事只怕还没完!”

    眼前之事,只有两个可能,要么是大叔撒谎,要么是已死的倒霉鬼撒谎,倒霉鬼身后根本就没什么鬼王,只是临死前故意吓唬人的,起到死了也要恶心人的作用。

    如果是倒霉鬼撒谎,那没什么,这件事就确实结了。但如果是大叔撒谎,这倒霉鬼背后还有一个鬼王……那这事恐怕远没有结束……

    好在那鬼王的初衷,也不是要置人于死地,所以这大叔暂时应该没有生命危险。现在大叔死不承认他做过什么,仲陵也帮不上忙,便只能等几天了。相信只要鬼王找上门,这大叔自然还会来找自己!到时候就容不得他不说实话了。

    其实对付鬼王的差事,仲陵是不想做的,毕竟那鬼王若是修为高深,自己又没带任何道家的行头,赤手空拳的,将会非常危险!但有什么办法呢?谁叫自己一开始就弄错,以为只是一个寻常小鬼,惹上了这事!

    仲陵不是那种只管开头,就不管收尾的人,所以这事他还是会跟进到底的。毕竟鬼王一出,一般庸手还真解决不了,非得他出马不可。

    大不了,到时候,自己的右臂……

    仲陵转移话题道:“美女,你也看到,鬼已经被我消灭了,现在是不是应该就你骂我是骗子的行为,向我道歉了?”
第14章 京城里什么都贵
    大叔女儿倒也大方,她之前那么反感仲陵,实在是那些道士和尚没给她留什么好印象。骗了她家一百多万不说,还没办成事!但这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小道士一出马,威力和前面的家伙简直就是天差地别,高下立判。那华丽的道法使出来,她现在都还心惊肉跳,震撼不已。

    不得不服气道:“一开始是我误会你了,小道士我向你道歉。”

    仲陵嘿嘿一笑,“不错,还不算特别蛮不讲理。”

    总结道:“好了,我这钱也收了,事也办了,小道我就先告辞了。”

    大叔急忙说道:“小兄弟啊,大叔我看你道法高深,价格又实惠,今后咱还有很多合作的可能,要不留个业务电话吧。我有朋友什么的要请道士,我还可以帮你介绍生意呢。”

    其实这位大叔已经被倒霉鬼弄得精神即将崩溃,若是有人能保证一定消灭缠住他的倒霉鬼,就是出一百万也愿意!毕竟和他的生意相比,一百万根本不算个事。

    现在遇到仲陵,只花了六百块钱就搞定了此事,这样优质而又便宜到发指的道法大师,去哪里找啊?怎么能不留下他的联系方式?

    仲陵一听这话,非常欢喜,哪能拒绝呢?而且万一这位大叔被鬼王骚扰,要找自己也方便啊。

    欣然留下电话后,仲陵离去。

    ……

    就在仲陵在大叔家忙着抓鬼之时,苏芷沫正在家里悠闲的玩电脑游戏。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悠扬的歌声响起,是苏芷沫的电话铃声响了。

    苏芷沫游戏玩的正在关键时候,所以也没看是谁,就急忙接了电话,边操作鼠标,边说道:“喂,谁啊?”

    电话那头传来哭声:“沫沫,我雨馨啊,我和王伟分手了。”

    苏芷沫顿时惊讶了,“王伟人不是挺好的吗?你为什么和他分手啊。”

    “因为我看到他和别的女人在一起……”

    苏芷沫更加吃惊了,“啊?没看出来啊,表面上看起来这么正经的一个人,竟然也是渣男!”安慰道:“雨馨别哭了,为这种渣男不值得。你这么漂亮,家里条件又这么好,还怕找不到男人吗?”

    “呜呜呜……可是……呜呜呜……我的心好痛……”

    “好了,别哭了,我现在去找你。”

    ……

    仲陵离开了大叔家后,便通过打听,来到了一个专门卖花圈、冥钱之类道具的小市场。

    他考虑到接下来很有可能要对付一个鬼王,只怕不轻松,便必须弄点道家道具助力才行。虽然这个鬼王到底存不存在,还没有完全确定,但早有准备总没错。

    之前的仲陵,之所以啥道家道具都没有,就敢去抓妖伏鬼,是因为自恃道法高深,普通小鬼不用法器也能轻松对付。但对付鬼王可不能掉以轻心,所以还是去买些道具来用的好。

    来到一家专卖蜡烛、香、香炉、符纸、鞭炮,等等各种各样迷信器具的店铺,仲陵道出自己要买符纸的需求。

    店家马上拿出来大把符纸,都是已经画好了的现成的。

    仲陵一看,这尼玛逗我呢?这符纸质量这么差,有用吗?对付小鬼估计有一丝丝作用,对付鬼王这种级别,压根就没用吧。

    仲陵嫌弃道:“老板,你这符纸我一看就品质太低,不顶用啊。”

    那老板一听,哟,是行家!能一眼看出这符纸品质的,绝对是有些道行的人。便解释道:“这些符纸都是寻常百姓家用的普通符纸,当然只具其形,不具其实,你要高档点的符纸,我这里也有,但价格可能有点贵,你买的起吗?”

    “我擦!”仲陵一听就不愿意了,平时都是自己器量别人,今天竟然被这老板给器量了?哥现在也是有一千以上现金的人物了好吗?大气道:“有什么买不起?你这里都有些什么符纸,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老板闻言,便走入内屋,拿出来几叠符纸。

    仲陵拿在手中一看,用十年青竹做的纸,用三年朱砂加黑狗血画的符,用的原材料还算可以了,但这画符的本事可真不行,他师父随手画一张符也比这强。

    说道:“你这符纸看起来也就这样嘛,多少钱一张啊?”

    店老板伸出一个手掌。

    仲陵试探性问道:“五块钱一张?这有点贵了吧?”

    店老板眉毛一皱,“五块?你识不识货?这种档次的符纸,你去哪里五块钱买来我看看!”

    仲陵蒙了,“难道还要50一张?”

    店老板没好气道:“500一张!!你买的起就买,买不起就走开,我懒得跟你开玩笑。”

    仲陵彻底吃惊了,回敬道:“你才开玩笑呢?这样一张符纸你要五百?你抢钱吧你!”

    在他的印象里,这种水平的符纸,他师父是直接不要的,因为他师父随手做的符纸,都比这强。但没想到这种不入流的符纸,竟然还五百一张?这大城市里的东西都这么贵吗?

    符纸这么好赚钱,搞的他都想做符纸卖钱了。

    仲陵转移话题道:“那你这里有制作符篆的符笔吗?”

    店老板没好气道:“有啊,普通的便宜点,几十块钱就够了,好一点的几百几千的也有。至于你想要法器品质的,起码上万。”

    仲陵试探问道,“那你可以给我看看你这里法器级别的符笔呗。”

    店老板耐着脾气,拿出自己店里的一支精品符笔,介绍道:“这支符笔,叫做狮毛点睛笔,是收集狮子品质最好的鬃毛制作而成,笔杆用的是玄黑铁,乃正宗法器级别符笔!用此笔所画出来的符篆,威力绝对比普通符篆大不少。”

    仲陵听这店老板介绍的玄乎,但一眼就看出来这符笔也就那样。法器分下品、中品、上品、超品、极品、绝品六个档次,但这狮毛点睛笔,最多也就是垃圾品!连下品都算不上,顶多和法器沾了一点边。如果按照他的规格来算,这就是一支比普通毛笔好那么一点点的毛笔而已!算不上是法器的。

    问道:“那你这笔多少钱呢?”仲陵的心理价位是顶多200。

    店老板报价道:“小兄弟我看你也是懂货的,我也不虚报你的价位,最低价一万五,没得商量。”

    仲陵大吃一惊,暗道这城里人的东西真是贵死人啊!早知道多带些东西出来啊!师父那些不要了的法器一大堆,随便一个都比这毛笔好十倍!带来这城市不是随随便便能卖个七万八万啊!

    心里不禁非常后悔,不该听师父的,一点道家吃饭的家伙都没带啊!

书名:花都小道士》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花都小道士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商道之色戒》《商道之色戒》

    原标题:《商道之色戒》《商道之色戒》小说:商道之色戒第一章与老婆约会已经又是三个星期没有和老婆亲密接触了,何暮阳坐在办公室,透过透明的玻璃隔断,望着前面格子间里的同事王姐曼妙的身材,一股莫名的冲动让他蠢蠢欲动起来,看看离下班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掏出手机,拨通了老婆的电话。“老婆,在忙什么呢?”“在做账,准备给一家公司付款呢?怎么,有事吗?”“也没什么事,就是想你了!”“哦,是吗?怎么想的啊?”“嘿嘿,脑袋里在想,心里也在想,全身心都在想,尤其是下面更想!”“去死吧,你一天就晓得想这个!”“想这个很

  • 《红粉佳人》《红粉佳人》

    原标题:《红粉佳人》《红粉佳人》小说名:红粉佳人临终托职夏末。唐家村。一抹斜阳,渐隐而褪;暮霭如烟,飘绕乡村。唐一山站在百亩鱼塘边,撒完最后一把鱼饲料后,猛抽了一大口香烟,烟圈儿似雾,悠然着飘散而去。他仰起一张英俊的脸膛,目光穿过村子上空,看着挨家挨户大大小小的烟囱,那烟囱冒出来的黑烟翻滚得很快,转眼间就飘上了树梢,并在那里徐徐缓缓地变化成一道道淡淡的青云,慢慢地隐入了如烟似雾的暮霭之中去了。四年前,21岁的帅兵哥唐一山从部队退役下来后,胸怀“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的大志,斗志昂扬的去了南方沿

  • 《股海游龙》《股海游龙》

    原标题:《股海游龙》《股海游龙》小说名字:股海游龙重回故里龙山市最繁华的人民路上,一向就是这个不大城市人流最集中的地方。中午放学后,中学生们或是赶着回家吃午饭,或是三三两两的在这逛街游荡着,而上班族们也在这里挥霍着中午唯一一点的休闲时光。从苏宁电器旁边的九龙大酒店里,此时走出一个嚼着牙签的年轻人。有点凌乱的头发,加上一身不伦不类的灰绿色披风外套,这个面庞还算英俊的男人让人第一感觉有点英伦复古的味道。麦思华,一个16岁就跟着父母一起移民美国的年轻人,这是他阔别十年之后第一次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啊…

  • 《特种兵王混花都》《特种兵王混花都》

    原标题:《特种兵王混花都》《特种兵王混花都》小说书名:特种兵王混花都第一章新月湾在大部分人的眼里,世界最出名的毒品基地,非金山角莫属了。不过,这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早在十多年前,一个新的毒品基地横空出世,以强横的实力还有惊人的产量震惊了世人,这个毒品基地,居然还有着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新月湾!盘踞在新月湾里的各种势力错综复杂,但是,实力最为强横的却是山枭,其余的各种势力,不过都是山枭的附庸组织罢了。最近三天,山枭迎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但是这位客人,却有点奇怪,因为自从他到来了之后,三天以来,居

  • 《追美金手指》《追美金手指》

    原标题:《追美金手指》《追美金手指》小说名字:追美金手指公车色狼五月的天,本该凉风习习,可今天却很反常的炎热,韩耿一边擦汗,一边心中不断的诅咒:“大早晨就这么热,这也没有到夏天呢,如果到了夏天,还让不让人活了,这见鬼的太阳。”想着的时候,韩耿不自觉的看了看自己微胖的身体,发愁的叹息了一下,自己一米八的身高,已经不矮,偏偏这身肥肉也有八十公斤,同学们都很无情的叫自己一声胖子,自己怎么减肥体重都不减。韩耿的名字很像一个明星,容貌就差了很多,虽然说不上难看,至少不是帅哥,而且还有点胖,就给人一种有些猥

  • 《与群美合租》《与群美合租》

    原标题:《与群美合租》《与群美合租》小说:与群美合租第1章尊严高远紧紧的扌爪着口袋里的几百块钱,双手的汗水早已湿透了那些钱,但是他仍然不敢放开,生怕这些钱在自己的口袋里生翅月旁飞走了。望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汽车,他真的有一种跳到马路中间瞬间死去的不冷静,但是他忍住了。他必须忍住,因为他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还很重。想起刚才的那一幕,高远内心似乎再次被利刃穿透一般,无比的疼痛。高远今年考上了南京市著名的在全国大学中排名在十六名南方工业大学。其实以他的成绩还可以去上海或者北京更好的大学,就因为高远的舅舅在

  • 《超级福星》《超级福星》

    原标题:《超级福星》《超级福星》小说名称:超级福星蝴蝶的翅膀!“哈哈!我终于成功了!这个世界真的还有另外一个位面!你们看见了吗!?”一个可怕的男人的声音在一间黑屋子里响了起来。这是一间地下的密室,地板上一个五角的白色阵型正在散发着诡异的光芒,一个个奇异的符号正在五星当中闪烁不停,一幕幕车水马龙的画面在里面不断的切换,四周几只儿臂粗细的巨烛所发出的火星也被吸得直直的指向五星正中间!看着眼前那恢宏的场景,一个满头白发、神色憔悴的老人激动不已,嘴里喃喃自语道:“原来这个世界上还真的有的有一个另外的世界

  • 《医道之活色生香》《医道之活色生香》

    原标题:《医道之活色生香》《医道之活色生香》小说名称:医道之活色生香第一章无刀手术文山国砚山省。清晨的阳光直直照射下来,散落在一片茂密植被上,透出清晨干净清冽的味道。一条漆黑的铁轨穿过碧绿的田地以及一座座小山山腹,向着远处蜿蜒而去。此时,一辆火车正沿着这条铁轨快速行驶,这是从砚山省省级行政中心砚山市出发,将要开往砚山省平远市的一辆城际列车,此刻刚刚驶出砚山市区范围,到达平远火车站还需要半天时间。火车四号车厢的八号座位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少年正抬头看着窗外清新自然的景致,阳光透过车窗洒落在他的脸庞

  • 《名流佳妻:重生不换爱》《名流佳妻:重生不换爱》

    原标题:《名流佳妻:重生不换爱》《名流佳妻:重生不换爱》小说名称:名流佳妻:重生不换爱第1章捉奸在床慕夏挺着个大肚子,站在房间门口,门没关紧,有一条拳头宽的缝,她从缝里看到里面正上演着一出限制级的激、情戏。赤、条、条的两个人紧紧搂在一起,在她的大床上畅快的翻滚着。而其中一个主角还是跟她相爱多年的老公。“嘭!”慕夏冷着脸,一脚踹开了房门,动作利落得完全不像一个有八个月身孕的人。不等床上的两人反应过来,慕夏手中的一袋西红柿就朝他们砸了过去。“秦岩!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吗?”慕夏声音带颤,一凉意从她脚底

  • 《麒麟圣祖》《麒麟圣祖》

    原标题:《麒麟圣祖》《麒麟圣祖》小说书名:麒麟圣祖疯子试验夜天他从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他是在一座孤儿院长大,只因为在一个漆黑的晚上被人发现送到了孤儿院,所以名字就被叫作夜天。作为孤儿的夜天,在别的小孩还在父母的羽翼下撒娇时,他就开始学习怎样照顾自己,他很努力的为自己的将来奋斗着,可能上天真的很不公平,它给了夜天如此悲惨的命运却没有给他什么天赋,他只是个平凡的都市青年,每天也不过是梦想着突然发一笔横财。夜天原以为他就要这样过一辈子的,谁知老天开眼。他竟然时来运转,一笔横财落在他头上,没想到省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