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嫡女策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41:58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嫡女策略

第一章 山中狼吻
天色发青,零散的星光点缀的夜空,月亮散发着惨白的幽光,将地下的场面照的越发恐怖。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当阵阵的疼痛袭来,骆明诗眼前发黑,四肢发麻的已经没有直觉。 “救我——” 冥冥中,有无数个利齿在不断撕扯着皮肉,然而她已经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细弱的声音从喉咙里爬出,却被野狼群撕扯身体的声音盖过。 “救救我——” 恶狼瞪着惨绿色的眼睛,撕开皮肉,露出血丝,在一口叼住骨头,生生撕扯下去。他精神上与胃里都得到了满足,不由得长嚎:“唔哦——” 骆明诗满身污秽,四肢已经残缺不全,眼瞳依然涣散,却在野狼一口咬上之际,疼痛扑面而来的疼,从而清醒。骨头被咬的嘎嘣直响,冷汗连连刚一落下,就跟污血掺和到一起,她不能有半点动作。 她清醒的感受到,自己在支离破碎。 仿佛是因为大限将至,这一生都在脑海中回荡。嫡女策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骆明诗记得八岁那年,她随着母亲去上香,顺便求了一签,当时灵隐寺很有名的大师说:“一生坎坷,破立而后。” 彼时她自傲而又自负,不过九岁却已经生的明媚皓齿,又素来聪慧过人,深得父亲喜欢,看着忐忑的母亲李氏安慰道:“子不语,怪力乱神。正念若衰,邪念则主。道术神通终究只是悟道过程中的副产物,佛祖也曾说,追求神通的人不是我的弟子。如此求签算命,不过是心里安慰罢了,如何能一心作为寄托?” 这番钪锵有力的对话引得在场之人纷纷侧目,骆明诗端庄而站,矜持颔首,发髻间的一朵蓝色小花衬得她钟灵毓秀。 正殿内香烟袅袅,金佛拈花手,慈眉善目。 慧灵大师坐在佛下,桌后,只是双手合十:“天雨虽宽,不润无根之草;佛法虽广,不渡无缘之人。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他端的不问世事,得道高僧的样子,可骆明诗却觉得这和尚是真真的小气之人,因为在白马寺的两边殿门上贴着门联,雨虽宽润根草;佛虽广度缘人。 世间万物,总是求神不如求己,她那么骄傲,当下拉着母亲离开,还一字一句的嘱咐:“烧香拜佛的人,总是心中有愧的,既然你我无愧于心,何须如此?” 彼时她是父亲最宠爱的女儿,哪怕是庶出,亦是胜过嫡姐千百倍,身下有一弟弟,聪明伶俐,日后哪怕是出嫁,也有人给撑腰,如此好的家庭,如此好的自身,又哪里能不骄傲呢? 可惜,一切的一切都止步在十岁那年,那是一场永远都醒不过来的噩梦。 时至今日犹如藤曼,不断的缠绕在心中的每一处,每每一想起来,瞬间收缩,紧紧勒住自己,直到肝肠寸断,千疮百孔,这才罢休。 那一年,她病重,醒来时却被与李氏赶出家门,直到从李氏断断续续的诉说中她才明白,母亲被诬陷偷人,而父亲相信了,如此噩梦便开始。 先是二叔要轻薄母亲,后是弟弟惨死,最后连自己兜兜转转被卖做妾,最终被正室扔到荒山野岭之上,遭受狼吻。 骆明诗的思维有些涣散,眼前恍惚,已然看不见东西,连耳边都是嗡嗡的声音,她想她快死了,也映衬了慧灵大师的那句话。 一生坎坷。嫡女策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破立而后? 她晃了晃,一个翻身骤然醒了过来。 原本守在幔帐外的望春听见细碎的响动声,拿起云灵芝蟠花烛台,昏暗的光芒随着她的行走而照亮彩绣樱桃果子茜红连珠缣丝帐,轻轻掀开,只可见帐内有个八九岁的小女孩。 在朦胧的灯光下,脸色苍白,螓首沾满汗珠,将细碎的发丝凝固在额前,原本应该盖在身上的玫瑰紫织锦薄被被推到一边,身着胭脂色绡绣海棠春睡的轻罗纱衣,抱膝而坐,如水的眼眸中,是难以掩饰的恐惧。 望春听见争吵声隐隐传来,心中也是不安,面上却是浅笑着问:“小姐可是被吵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骆明诗的眼睛瞬间放大,整个人震惊的说不出话。眼前的女孩十六七岁的模样,梳着双丫髻,更称大眼浓眉,一身家中一等丫鬟惯穿的翠蓝马面裙,分明是她房间里最大的婢女,望春。 这乃是父亲亲自指给她的,在她和母亲被撵出骆府的时候,因为看顾主子不严,被乱棍打死,直到李氏带着她和弟弟在荒山野岭安家时,才看见她死不瞑目的样子,下体被打得皮开肉绽,身体里已经有蛆虫在蠕动,当时她还大哭了一场。 然而此刻本该死了的自己,看见了本该死了的她……骆明诗懵了,垂眸看着自己稚嫩的小手,更加是说不出话。163女人网 望春看她久久不说话,以为是被吓到了,立刻安慰道:“小姐别怕,老爷一定会还给姨娘一个清白的。”然后伸手摸了摸骆明诗的头,微微松了口气,“老天保佑,小姐终于退烧了。” 指尖的温度将恍惚的她带回了人世,她有些不敢置信,自己居然还活着,是周庄梦蝶,还是蝶梦周庄? 然而这些都不重要,因为她隐约听见外边传来刻薄的声音:“老爷,搜查一番吧,要不让一些不三不四的人在府邸里待着,妾身也是害怕的。” 骆明诗眼珠一凝,这个尖酸中带着刻薄的女音格外的耳熟,正是前世陷害母亲偷人的翠姨娘。 她无暇在想太多,翻身就爬了起来,望春见她的举动,一惊讶,手却已经拦住,“小姐做什么?” 骆明诗望着她,一字一句道:“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姨娘是个嘴笨的,很容易被那些宵小之辈挤兑的说不出话,从而酿成大祸,为我更衣,我要亲自去见父亲。” 望春知晓自家小姐聪慧,也几次劝慰她不应太过出风头,可惜小姐一直不理会,她失望之余渐渐疏远。嫡女策略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可今日骆明诗的一番话带着不同的气韵与担当,叫她下意识的服从。 简单的换上一身翡翠撒花洋绉裙,将头发梳理的整齐,在望春掀开米珠帐帘后,骆明诗深吸了一口气,走了出去。 她知晓,自己能不能摆脱前世的命运,全看这一战。
第二章 刺破手心
绕过花梨木雕万福万寿边框镶大琉璃隔断,见屋内站了许多人,其中一个女子说的最欢实,那头上的鎏金穿花戏珠步摇翠随着她摇头晃脑而颤抖不停,在捧珠吊灯之下,刺眼无比。 翠姨娘一见她出来,略感意外,却还是冷哼一声:“二姑娘出来了,哎,也不知道这二姑娘是不是名不副实。” 骆明诗的母亲李氏一见女儿出来,明明被说的泪流满面,却仍站出来道:“二姑娘回屋吧,没什么事,老爷会给咱们一个清白的。” 在见娘亲,她说不出的感动,而娘亲和记忆中的差别也并不大。 此时的她尚且年轻,外罩撒花烟罗衫,里穿百花曳地裙,青丝因为匆忙起身而微微有些凌乱,只用了一根素银簪子固定住,却是越发的柔弱清和。 江南女子多柔弱,她亦是如此,窄小的身量单单是一站,低眉顺目,犹如河上开的一朵莲花,清幽美丽。 努力将视线从她身上离开,眼睛却是不自觉地沾染了泪光。 清白?她环视四周,故人的面目都在眼前,让她有了一种自己真的活过来的感觉。 感受着耳边的冷嘲冷风与关怀备至,她突然笑了,前世她被人纳为妾,见识了不少,才明白,一再的退弱是无用的,而枕边人,更是不能相信的。 面对翠姨娘的险恶用心,骆明诗恍若未闻,俯身一礼:“见过父亲,见过母亲,见过二叔。” 此时人来的颇全,骆安时夫妇坐在榻上,一个面色铁青,一个漠不关心,除此之外,还有两女一男。 骆明诗的目光落在那高大的男子身上,此人五官不错,正四平八稳的坐下,可惜眉宇间一抹被酒色掏空的猥琐,一身起花八团倭缎鹰膀褂,瞧着有几分风流的意味,这人正是骆安旭。 前世正是他的陷害,致使骆明诗一家三口惨遭如此不幸,可他狼子野心,仍旧步步紧逼,哪怕后来被撵出家门,他依旧各种刁难,甚至想要强奸李氏。 骆明诗袖下的拳头握紧,仿佛要刺破手掌心,如此手疼了,心才不会疼的说不出话来。 心中总有千千结,面上却是低眉顺目,只是那不经意的一瞥叫骆安旭全身汗毛炸起,那感觉仿佛被什么阴冷的毒物盯上,脚下凉飕飕的,随后他暗觉丢人,竟被小辈的一眼看到如此地步,不由得冷哼:“来的正好,早就觉得这孩子不像是我骆家的孩子了。” 骆明诗欠了欠身,不卑不吭:“敢问二叔,三姨娘可是良家女子,可是我父亲下了帖子,纳回府的?可是给母亲叩了头,敬了茶,名正言顺的我骆府姨娘!” 这番话钪锵有力,人人侧目,骆安旭被说的一噎,刚要回嘴,骆明诗继续道:“如此,我怎么就不是骆家的二小姐了?我父亲都没说我不是,二叔为何张口就下了结论?难道二叔会比我父亲更清楚么?” 眼见着骆安旭被说的哑口无言,翠姨娘着急的站了出来,阴阳怪气道:“二姑娘,原本我是不愿意出来说的,但是这事情闹成了这样,我也就做做这恶人,你可知道,你姨娘偷人!” 这话下来,犹如凭空惊雷,李氏柔弱的身体晃了晃,然而骆明诗却是稳稳当当的,连面色都不改。 她如何不知道这所谓的偷人就是陷害,证据就是那柜子下的情诗,而她放心不下别人,在来之前把自家弟弟叫醒,叫他前去毁灭,如此一来所谓的偷情,就成了一句空话,因此也极为的淡定。 可骆安旭不知,刚才被骆明诗那一眼弄得害怕,尴尬的不得了,如此一见得到机会,立刻跳了出来,讽刺道:“瞧瞧,母亲是个不知羞耻的,女儿也这般。” 刚才还一抹淡然的骆明诗骤然变色,转身冲着榻上一跪,连三叩首:“母亲恕罪,二叔不是有意说母亲的。” 甚至是因为惶恐而不敢抬头,单薄的背脊颤抖不停,看起来颇为可怜,而因为如此,自然也是没人看见那嘴上的一抹笑意。 等着看到场间人脸色都是大变,骆安旭才反应过来,李氏虽然是骆明诗的生母,却也承担不起母亲这一名,因为只有正室才是嫡母。 他如今不过是倚仗着骆安时过活,而大夫人娘家的势力强大,便是骆安时都要顾及三分,因此自然是惶恐的起身赔罪:“小弟一时情急,脱口胡言,还请大嫂不要和小弟一般见识。” 大夫人没说话,她长相平凡,细眼淡眉,属于落入人群中便找不出来的。随意的挽了个倭堕髻,配上一根碧玉七宝玲珑簪,如此素净的装点,却比翠姨娘满头珠钗来的贵重。 一身玫瑰紫千瓣菊纹上裳,月白色百褶如意月裙,却是好似撑不起来,单薄的很,但眉宇间自有一股气韵。她素来身体不好,且生了长女后便不能生育,这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但仍旧没人敢小觑。只因她是镇国公的嫡女,嫁给商人出身但凭借实力考上探花的骆安时,仍旧是低嫁了。 况且骆安时在朝堂上依仗岳父家多,见大夫人不说话,当即站了起身,怒气道:“不会说话的东西,亏得你大嫂是个大度的,否则我定要把你舌头割下来。” 说罢还不解气,随手拿起手边还冒着热气的照着骆安旭撇了过去,热腾腾的茶气洒落在五福万寿地衣之上,茶杯滚落了好几番,碎落一地。 “啪嚓”一声,瓷器摔的到处都是,李氏和翠姨娘虽然站的远,却仍旧溅了一身。 一时间一屋子的人都是噤声,生怕祸及自己身上。 唯有大夫人淡淡对着骆明诗道:“好孩子,起来吧。” 骆明诗感激的福了福礼,目光却是不经意的在那杯淌了一地的牛骨髓茶汤。 骆安时一见大哥发了如此的火,心中也是清楚自己犯了大忌,不由微微发抖,心中对于惹得自己一时错言的骆明诗更加愤怒,感受到满屋的目光,不得已轻轻扇了自己一巴掌,痛哭流涕道:“弟弟不过是因为有人要颠覆我府内的子嗣,着急之下才说出如此的话。毕竟府里就明磊和明炎两个男孩,若是李姨娘和外人通奸……” 李氏见他口口声声说自己通奸,眼泪顺着就流了下来,她本就是温婉的江南女子,这一下子更加的梨花带雨,啜泣道:“老爷,妾身没有。”
第三章 通奸之罪
她这般的软弱,骆安旭越发的得寸进尺,张牙舞爪道:“大哥外放之际,我分明看到你院子里有陌生男人出现,因为当时暗,也不确定,然后就传出来了你有孕,随即生下明炎,如此难道不惹人怀疑?我看就是你的姘头!” 当初骆安时外调,走时曾与李氏春风一度,没想就这么有了孩子,人人都说是有福气,可这福气无限放大,自然成了怀疑。 “这有没有搜搜院子不就知道了么?”翠姨娘插嘴道,一副很是急切的样子:“但凡是姘头,不都会留点信物的么?” “何须如此麻烦!”骆明诗冷冷一笑,道:“二叔口口声声三姨娘通奸生子,既然如此滴血验亲好了。” 说罢就捡起地上的瓷片在拇指处一割。她不清楚自家弟弟是否已经销毁了那些东西,只得在拖延时间,而如此干脆果断甚至对自己如此狠辣的举动,叫所有人为之侧目,倒吸冷气,毕竟这才是一个十岁的孩子罢了。 能够在如此慌乱的情况下,保持镇定就已经不容易,偏偏举动如此干脆。 骆安时看得眉头一蹙,毕竟是他疼爱了许久的孩子,而李氏耿氏心疼的哭道:“妾身是清白的,二姑娘更是老爷的孩子,亲生骨肉,那眉目间的相似如何能作假?” 骆明诗用不高不低的声音道:“姨娘,父亲知道咱们是清白的,但宵小之辈不知道,咱们要堵上的是众人之口。” 她说完,对着大夫人欠了欠身,眼泪顺着脸颊哽咽道:“母亲素来公允,还请母亲让人来安排。” 前世查出那些情书之后,骆安时就吩咐滴血验亲来着,只是那个时候气晕了头,叫翠姨娘安排,因此结果自然是不能相溶。 直到后来她辗转反侧,被卖给别人做妾,才明白了内宅的手段,自然也清楚了往水里加上清油,无论有没有血缘关系,都不可相溶。 因为知晓滴血迟早会被提出来,索性她先将一军,既显得无愧于心,又能推给大夫人,以防止翠姨娘做手脚。 大夫人如何不知道她的打算,不由得多看了她两眼,往日只知道这个女孩有些小聪明,喜欢出风头,没想到关键时刻还真分得清楚是非。 先是用话把自己捧高,在把这般事情推给自己,一旦自己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她必然第一时间清楚,从而把自己放在一个处处被人陷害的位置,博取怜惜。 若是自己没有动手脚,那就正好。 即是如此聪明的人,又对自己敢下手,没有自己帮助亦是有解决的办法,既然如此,自己助她一臂之力,又如何? “给小姐包扎上伤口。”大夫人吩咐完丫鬟,平静的把茶放下,进屋第一次正视骆安时,语调平缓而不带感情:“敢问老爷,今日这血验完了,日后外头人如何看待二少爷?” 骆安时陷入了一段很长时间的沉默,骆明诗知晓他这是听进去了,心里不由感叹,还是大夫人拿捏的住父亲。 实际上,骆安时一听二弟撺弄就勃然大怒,迅速来核对,很大原因是因为府中只有两个男孩,长子明磊是个不成器的,可次子明炎却是聪明伶俐,深的他喜欢,因此更是愤怒。 骆安旭此时心中却是忐忑,因为他清楚三姨娘压根没通奸,所以格外的恐惧,见自家大哥沉默,只觉得压抑,四处目光求救,正好和翠姨娘对上,后者立刻移开目光,扯出帕子哼道:“验亲又有什么用?两个孩子即便是骆府的,人也不是清白的,二老爷不是亲眼看见有人进了她院子么,大晚上的,能有什么好事?” 骆明诗也不坚持验亲,毕竟生母被怀疑,可以说是内宅争斗,但一旦验亲,那可就是被赤裸裸的怀疑血统,等到将来无论做什么,都是一个污点。 因为那是一个被父亲质疑过血统的孩子,而她的弟弟不应该如此。 她抿了抿嘴,眼中出现了点点星光,闪烁的叫人不敢直视:“三姨娘不洁是二叔说的,可是侄女想问一句,二叔说大晚上来看见的,那二叔大晚上在后宅晃荡做什么?” 这原本就是个引出事端的幌子,骆安旭如何能解释的通顺,额头上已经滋生了汗珠,嘴上却仍道:“我自是回房间。” 然而这话却是没人会信,毕竟他虽然依附在骆安时,但居住的地方却是远离后宅,刚想说是去拜见大嫂,却恍然想起大夫人是随着大哥一起去地方上任的,于是话在嘴边打了个转,改成了:“我自然是去拜见母亲。” 骆安旭如今还能依附在这,很大原因也是因为他们的母亲骆老太太还健在。 骆明诗料到他会这么说,步步紧逼:“祖母的南山院在南边,三姨娘住的却是西边的垂柳院,如此相距甚远的地方,二叔是如何走到的?” 如此一番对话下来,本就疑心病重的骆安时自然有所怀疑,眯着眼睛看着自家不成器的二弟,然而却不能说什么,毕竟自家母亲最疼这个小儿子。 历国素来以孝治国,父母死均是要丁忧,而父母在,则是不分家,作为朝中命官,若是孝字上出现问题,很容易出现把柄。 这道理人人都懂,骆明诗心中失望,便是为了他的官途,为了孝道,难道就要她们蒙受不白之冤么? 翠姨娘更是伺候骆安时已久,从他眉宇间就能察觉到他对一件事的态度,见他摆明不想深究,不由得暗自一笑,接口道:“这些事情不重要,二姑娘也别在岔开话题。左右盯准的是偷奸一事,二姑娘若问心无愧,何不叫搜一搜,以证明清白。” 骆明诗见她左口一个通奸,右口一个偷人,眉头不由一竖,呵斥道:“大胆,父亲母亲还未说什么,你这头便定了罪,越俎代庖,谁给你的胆子!” 翠姨娘没想到她会呵斥自己,一怔,转瞬欠了欠身,拿着帕子拭泪:“妾身僭越了,还请老爷夫人不要怪罪,但妾身这还不是为了让家里早入和睦,省着风言风语流传出去,污了老爷的名声。妾身这一片好心,二姑娘不认也就罢了,何苦还要训斥,好歹妾身也是您的长辈啊。” 骆明诗笑了,回归头,眼睛增亮的问:“父亲,女儿愚钝,只知道祖母,父亲母亲还有二叔是长辈,因此也绝对没有不恭敬。可翠姨娘说她是女儿的长辈,女儿难道不是府里的小姐么?能被女儿当做长辈不是只有府里的正经主子么?”
第四章 谁是奸夫
这言下之意,便是翠姨娘是个奴才,可这话也把李氏算了进去,不免叫人听了有些薄凉。 但这话场景有一个人喜欢听,那边是大夫人,她颔首道:“二姑娘自小被老爷教导,对错分明,自然是没错。而且我尚且在侯府时的时候,家里也是这般的。” 镇国公府,那是何等的显贵,又有多少女儿陆续进宫为妃,骆安时一听自家夫人这么说,立刻附和:“的确如此。” 翠姨娘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垂首勉强道:“妾身失言了。” 而骆明诗像是个得到了褒奖的孩子,低下头露出一抹娇羞的笑容,然而心中却是暗暗道:跟弟弟说了,一旦找到立刻销毁,可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还不出来?难道出了什么意外? 她心中微微焦虑,却听翠姨娘在那拈酸,“呦,这可真是李妹妹教出来的好孩子,真是懂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她是骆安时身边的通房丫环,有着早些年的情谊,在加上身下有长子,任谁不敬重着,偏偏骆明诗这一番话,直接把她变成了奴才,叫她如何能甘心? 李氏面色难看,却没说什么。 而翠姨娘却是看出了骆明诗不是个普通的十岁孩子,打蛇打七寸,她当即也不绕弯子,道:“如此老爷还是查探一番的好,也能给个清白。” 骆安旭一肚子气没处撒,当即也附和道:“是啊,大哥,若是什么都查不出,我就把舌头拔下去,权当给李氏赔罪。” 骆明诗张了张嘴,还想阻拦,却听身后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如此那便查吧,只盼着二叔把刚才的话放在心上。” 这声音吸引了众人的视线,只见一个男童走了进来,约莫着总角之龄,一身大红含蟒狐腋箭袖,外罩石青貂裘排穗褂,脚下踩着青缎粉底小朝靴,因为走来许是急促了些,所以脸颊红扑扑的,衬得那双大眼睛越发的明亮,像是天边的疏星一般。 甫一进来,先是挨个问了礼,恰如其姐一般,稳如泰山,不见丝毫慌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在一个六岁的男童身上格外的惹人怜惜。 若是一开始骆安时见到自己这个儿子,必然是大发雷霆,然而经过一番打岔,早就觉得这里头的门道很多,因此看见这个儿子心中多复杂,却也是询问:“怎么你自个,你乳娘呢?” 骆明炎宛若一个大人,恭恭敬敬的拱手:“叫儿子打发了,若是待会父亲被什么宵小之辈蒙蔽,不舍得儿子而迁怒奶娘,那儿子岂不罪过大了。” 他解释完了之后,站到了骆明诗的身边,骆安时看着自己这一对儿女,眼中复杂,沉声道:“你刚才说要搜查院子?” 骆明炎一本正经道:“对,儿子今日来还想请父亲滴血验亲。” 大夫人忍不住看了三姨娘一眼,心道这人不怎么样,可怎么这般有福气,生下一儿一女不说,尽是出彩的人。 这两人从始至终不慌不忙,一步步挑起骆安时的怀疑,坦荡的连自己都不相信,这其中有什么龌龊。 骆安时瞧着这两个孩子,内宅里的起起伏伏都在这一句话之上,他说:“搜房,用我院子里的丫鬟。” 姐弟俩相对一视,说不出的失望,又听他沉声道:“滴血验亲就免了,是不是我女儿儿子,谁能比我清楚。” 这一句话,顿时鼓舞了气势。 而落在翠姨娘耳中,却是说不出的愤恨,然而想到叫人在房屋里放的信纸,她的心微微平复,眼中闪烁不定,待会查出那几封通奸的证据,那么这几人就都毁了,到时候,自己的儿子就会成为这骆家的主人。 此时一番折腾,已经到了夜间,虽然都是心事重重,但糕点总要上,以填补肚子的空虚。 骆明诗目光看似盯着脚上的实则在不动声色的留意是谁给父亲上糕点,果然见是李氏跟前的大丫鬟,赤玉。 只见她款步上前,托着托盘的手染着豆蔻,鲜红的颜色衬得如玉的双手非常好看。 骆明诗冷笑,难为一个奴婢把手保养的这么好了。 因为场面暗流涌动,但面上总归是缓和,于是都赐了座,他们娘仨自然做到一处,看起来像是在相互依偎取暖,可怜的很。 骆安时一直很喜欢这三人,所以被告知通奸之事反应才会如此的大,虽然他心中也不相信,李氏会做出这般的事情,但疑心病还是叫他上了心头。 搜查已经过半,仍不见什么东西,他刚想开口安慰两句,就听他身边伺候的大丫鬟品香道:“老爷,查出来一封信。” 场面瞬间凝固住,骆明诗下意识抓住弟弟的手,用目光询问,骆明炎微微翘起嘴角,示意她无事。 还没等骆安时说话,骆安旭已然冲了出去,一把抢过信纸,哈哈大笑:“我没说错吧,这人就是有鬼!佳人拈起绣花针,绣对鸳鸯有妙音。东扯红花西扯叶,看似无心却有心。啧啧,竟是如此的污秽,还敢说你没龌龊……” 翠姨娘一听,这和她让放的不一样,可此时顾不了太多,干脆的落井下石:“老爷,三姨娘做出如此淫乱之事,这两个孩子的血统恐怕也有假,此乃家丑,还是不要外扬的好啊!” 她明着劝,实际却是在按时他将两个孩子一并除掉,如此狠辣的言语不由得让骆安时震惊,多看了两眼,似乎第一次意识到这个芳华不再的女子的狠辣。 那一头骆安旭还在继续读:“水纹珍簟思悠悠,千里佳期一夕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 每读一句,他都忍不住贪婪的望李氏一眼。 若说府宅内,便是谁都没有她有姿色,于是自从看见,占有欲就在不断的燃烧,眼见着就要达成,不由得心中越发酣畅,说起话来也是百无顾忌:“大哥,你瞧瞧这奸夫淫妇的话,明显就是被这淫妇放了鸽子,你说这奸夫……” “够了!”骆安时见他越说越过分,当即呵斥。 骆安旭没想到自己被呵斥,当即呆愣住了,似是怕他不信,还往前递了递信纸:“大哥你看,这落款是个叫做长湘的奸夫。” 骆安时没忍住,一把巴掌抽了过去。 “啪。”打愣了所有人。

嫡女策略》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嫡女策略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一段流浪的爱情015难以启齿的柔弱乔怜坐了二十站的长途汽车,来到江城边远的天使心福利院。一路景致铺就盛夏之繁,她却并没有因为自己再也没有机会目睹而感怀。她眼盲的事情,并不打算告诉晓琳。反正晓琳看不见呢。相互摩挲和依赖,早该成为姐妹之间最行之有效的心有灵犀。“阿怜你来了?”耳边熟悉的声音,温软如玉。乔怜不由自主地抖了下肩膀,她觉得自己有点失算了——今天是礼拜日,贺书棋一般都会过来福利院陪陪这些孩子们的。自己,应该避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最恨不过爱一场第15章救救……我的孩子事到如今,他甚至一句恶毒的话都说不出来,就只能干巴巴的说出这么一句连自己都底气不足的话。连他都不知道为什么他要骂她是骗子,她骗了他什么?是在他车祸住院,确诊眼睛失明的时候,她将他用力的抱在怀里,说会爱他。从今往后,她来做他的眼睛,一辈子都不离开他,结果却食言了么?可这不就是他要的么。他为什么要这么愤怒,为什么?“少琛,你不要生气,我……没有拿什么不该拿的东西,真的,钱没拿,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爱你已如云烟》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字:爱你已如云烟第十五章就是连累了小霜,小霜很辛苦,小霜要养活一家,没她一天家里就要垮。难过地捂着眼睛别开头,不敢让小霜看到她懦弱的眼泪。-审讯室外,沈墨城看着里头害怕的浑身发抖,哭都那么小心翼翼的傻丫头。警局严肃的白光里,男人俊眉冷目,周身的寒气,深沉五官冷的吓人。张局长快步走过来,满头大汗,“沈总。底下这帮兔崽子乱抓人,有眼无珠不知是太太!”“放人。”声音冷如冰窖。“是是!”张局慌得示意下属。男人缓缓抽了口烟,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倾心倾情倾了所有第15章欠你的统统还给你苏哲宇扶着手术室的门,脸色煞白,身体摇摇欲坠。他几乎有些支撑不住。莫小阮的私人律师紧跟了过来。她递给了苏哲宇一份文件,关于抚养权的文件。文件写的清楚,莫小阮什么都不要,只要孩子的抚养权……苏哲宇脑子里空白一片,他定定看着那张文件,心口有东西闷的发慌,像是要爆炸,又像是要碎掉……这个女人,五年前要了安茹言一对眼角膜,没有问过他,现在,自己生了孩子又没问过他,孩子生下来,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情到深处人孤独第十五章绝望“是,我们知道了!”“去吧!”女人挥了挥手,开了车门,让他们下去了,借着清幽的光芒,依稀可见那女人的容颜。顾长安,这是你自找的!好好享受享受吧,我倒要看看,你成了残花败柳,他可还会不会要你!冰冷幽深林间小道,顾长安一路走着,却忽然背后被人用手来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本能的踩了对方的脚一下,然后逃脱了,转身看了看那一群人,有好几个人,她不晓得这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但是唯一知道的是,他们是冲她来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日落前说爱你》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日落前说爱你第15章如果她死了,他也就不活了雨依然很大,但即使透过厚重朦胧的层层雨雾,贺景行依然看到有鲜红的血,从那辆侧翻着的车子里流出来,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万箭齐发,一瞬间,就扎的千疮百孔!他忙跳上绿化带,用手将已经破碎的窗玻璃全都打碎,半个身体都探进去,先将叶苏身上的安全带解开,然后将人拖出来。那浓郁的血腥味,不断地钻进他的鼻子,他的脑子一片的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该想什么,不该想什么,只能本能的抓紧了叶苏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平步青云之草根逆袭第15章前途不可限量进去便是酒会,说是酒会,那是延续外国人的一种方式,而到了中国内地,这种酒会基本上还是以前中国的饭局,只是换了酒会这一种看起来洋气一点的名字而已。当众人簇拥着金清平进去的时候里面早就摆好了酒席,一个大厅整整十几桌,一见金清平进来大家都同时站了起来,一部分人过来向金清平打着招呼,而另一部分人则是估计有自知自明的没有过来,只是看着跟在金清平身后的人眼里满是羡慕。而那些跑过来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情深不相忘》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情深不相忘第15章鳄鱼的眼泪“还没离婚呢,就急着对别的男人投怀送抱,夏遇早知道你这么饥、渴,平时我怎么也得多喂饱你啊,毕竟一日夫妻百日恩,免得现在你像是没见过男人似的,让人嗤笑。”贺铭恩的声音,像是一道闪电,迅猛的朝她劈了过来。夏遇手忙脚乱的推开林子衡,低着头不去看他,林子衡站了起来,长腿向前一迈,挡在两人面前,“既然你们马上就要离婚了,你也没有必要再对夏夏冷嘲热讽,你不懂得的珍惜的人,自然会有人珍惜。”贺铭恩墨色的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我卑微的爱情》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称:我卑微的爱情第十五章我要在婚礼那天惊艳全场。周晴仍然高傲得像一只孔雀。蓝小暖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目光有些漫不经心,手却已经悄悄握成了拳头,指甲扎入掌心。“周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儿吗?”她尽力地克制着语气,神色平淡地问。周晴摘掉墨镜,高高在上地看向蓝小暖,“听说你是杜嘉班纳的首席设计师?”“只是合作关系而已。”蓝小暖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我要结婚的事情想必你已经听说了吧,找你当然是希望你能够帮我设计一款婚纱,我要在婚礼

  • 【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7】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15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田野爱情生活第十五章柴刀大侠黄羿也知道,如果他不能解决这个麻烦,可能会失去紫玫瑰这个大金主。他精神力急速运转,在想对策。正如紫玫瑰所说,报警确实没用,黄金豪能在镇上混得开,怎么可能没有一点关系?打架?村民们是不可能打的,先不说他们有没有这个胆量,打架之后造成的伤亡怎么办?所以黄羿是不可能让村民们帮他的。而且,黄金豪这种人就如狗皮膏药,你惹了他,他就会黏上你,给你和家人造成严重困扰,村民们不可能为了黄羿冒这个险。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