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我还停在那里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37:4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我还停在那里

第一章 十年后的相遇
那一年,那些年,那些回忆中的青春,好的,坏的,痛的,快乐的都在他们心中,没有离去,留下的都是美好。原文163nvren.com可这些青春都不属于我,而属于他们。他们还在那些岁月里游荡。
  ……
  那一天,是夏乐言和赵梦涛毕业旅行结束的时候,他们在机场分离后,乐言回到家中,回到家打开门的那一瞬间可能就是让她的人生走向另一条道路的开端……
  她还像平常一样,打开门,喊着:“爸妈,我回来了。”
  带着开心和旅游后的疲惫。开门的是妈妈,乐言一见到妈妈就扑了上去,“妈,累死我了,你知道吗……”
  这个时候一个陌生的女人出来了,说:“唉,乐言回来了啊!”
  乐言看了一眼,妈妈解释到:“这是你的小奶奶,快来沙发上坐一会儿,休息一下,对了,梦涛回去了吗?”
  “回去了,接的我们,坐车回来的。”进到客厅看到另外两个陌生男人坐在自己家的沙发上,当她走到客厅的那一瞬间,那个比较年轻的男人站了起来,慢条斯理的说:“乐言?都长这么大了,越来越漂亮了。”
  乐言对于别人突如其来的赞美感到堂皇,一直以来在梦涛的身边,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称得上漂亮,忘了在人群中还会有人叫出她的名字,而不是梦涛的朋友。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妈妈拍了一下她的肩,“唉,想什么呢,坐啊,天天啊,真不知道你的脑子里在想什么,长不大。”
  妈妈的话让她觉得难堪,她不希望爸爸妈妈把她再当成一个小孩。
  尽管这样乐言并没有表现她的无奈,只是如无其事的走到沙发上的那个空位,妈妈在一边唠叨,说她不懂事,都不知道叫人,就这样在妈妈的“教导”下乐言叫了爷爷,奶奶,叔叔。
  乐言一直都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在她的生活里,永远都是晚辈,尽管他们并没有比她大多少。
  十年再次相遇后的他们喝着茶,客套的寒暄着,说着过去,说着现状,还说着他们子女的未来。
  乐言对这些都没有兴趣,拿着手机做着那个没有礼貌的人,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那位叔叔的婚姻状况,有没有女朋友。
  乐言能够感到坐在旁边的这个男人的无奈,她知道她妈八卦起来是怎样的凶狠,不知怎得,可能是不喜欢这个氛围,还是只是想拯救他,“妈,这样吧,我看叔叔也很长时间没回武汉了,我带他出去逛逛吧!”
  还没等妈开口,那个年轻奶奶就说:“好啊,好啊,带胤轩出去逛逛吧!”
  就这样他们两个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出了家门,胤轩说:“谢谢,救了我。原文163nvren.com
  说着还溺宠般的摸着他的头,乐言发现小时候的他们都长大了好多,现在的她头需要抬得更好才能看到他的眼睛,“没事,我只是不想看你被我妈唠叨。”他们走进电梯,
  “乐言,谈恋爱了吗?”
  “没有,你呢?”胤轩呵呵的笑了一声,平时的乐言特别讨厌这样的似笑非笑,可是对他并不讨厌,也许是因为胤轩是他做喜欢的叔叔,可是乐言找不出最喜欢他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帅气?还是因为小时候他对她无微不至的关爱?这种感觉乐言自己也很奇怪。
  突然胤轩摸着她的头,说:“小姑娘又在想什么。小时候不是很喜欢说话吗?”
  “我现在长大了,成熟了,还有长得帅的都有女朋友了,没女朋友的都成gay了,但我相信你肯定不是后者。”
  “人小鬼大”不知为什么乐言总觉得他们之间特别微妙,那种像兄妹又不像兄妹的感觉。当乐言还想往下想的时候,电梯到了。
  “走吧!我跟着你走了。163女人网
  “这可是你说的啊!现在我们去户部巷,我们去吃。对了,叫上梦涛可以吗?”
  “可以啊,她是你的好朋友吧!”
  “对,初中的时候我们就在一个学校,现在我们又在一个学校,一个专业,还有一班。”乐言轻描淡写的说着,一边还在给梦涛打电话“赵梦涛,快来户部巷,姐今天请你吃。”
  电话那头激动的说着“真的吗?你说的啊,等着我。”
   “胤轩叔,你是想打的,还是坐地铁,还是什么?”
  “我觉得还是……”
  “还是打的吧,等急了赵梦涛又要骂了。”没等胤轩说完乐言就拉着胤轩打了个的。
  他们两个在车里聊了很多,不过却都是你问我答,好像十年之后他们之间的亲密变得陌生,那是的快乐和回忆也似乎变得尴尬,乐言突然觉得这条路太过漫长,车内的无言让乐言觉得像快要窒息了。163女人网
  滋滋滋滋滋……
  乐言的手机响了,看了一下是梦涛打过来的,
  “夏乐言,你够快的啊,我都到了,你还没来啊!”
  “我也不知道,会堵车啊!”
  “你也不知道,你在武汉多少年了啊!”
  “好了好了,挂了啊,快到了。”乐言招架不住梦涛的连环炮,只能催着司机师傅快点,她可不想等到她到的时候梦涛让她在叔叔面前失态……
  就这样在乐言的催促下他们到了,在户部巷门口她看见身材高挑的梦涛向她奔来,还带着他的男朋友。
  乐言也任由她抱着,倒是他的男朋友先看到了胤轩,
  “你好,乐言的男朋友?”桂林路问。
  乐言敏捷的打下了桂林路-梦涛男朋友示好的手。
  “说什么呢,这我叔叔。”这时的梦涛也注意到了他。
  意味深长的说了一句“哦……叔叔,唉,乐言,怎么没听过你还有一个这么帅的叔叔啊!”
  乐言一脸尴尬的看着胤轩,看来她的身边不能拥有陌生男人,哪怕是叔叔。阅读163nvren.com
  “哦,你就是梦涛,我真是他的叔叔,只是我们十年没见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说呢,你好帅哥,很高兴认识你。”挽着男朋友的梦涛说。
  “好了,招呼打完了吗?大美女,你还吃吗?”说完大家就走进户部巷的深处走去,他们有说有笑的,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叔叔陪着她去小卖部买吃的,户部巷人太多,你挤着我,我挤着你,或许他们都不喜欢这样拥挤的场所,或许他们认为户部巷并不好吃,或许是妈妈的电话提醒他们家里还有人在等着吃饭。他们早早的离开了那里,回家的路程似乎变得不再漫长,那种陌生感在他们之间也在慢慢的消失。
  晚饭后,送走了叔叔他们,乐言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
  十年,多么的漫长,小时的玩伴和疼爱自己的叔叔已经长成了英俊的男人,我发现尽管十年了我对他的喜欢还是没变,疼爱我的他也依旧没变,一切都还在美好。
第二章 新的校园新的生活
第二章新的校园,新的环境
  乐言在迷迷糊糊中就听见妈妈在房间外面说
  “乐言啊,你快点起来啊,我和你爸没时间,等会胤轩叔送你去学校啊,你快点起来别让人等啊。”
  此时的乐言,心里脑里只有睡觉根本没听见妈妈在说什么,只是模模糊糊的应了一声“好”然后继续谁他的美梦。
  继续做了半个小时的美梦后,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电话,乐言从不拒绝陌生号码,因为说不定就是来找梦涛的,接起电话:
  “喂 你好,找谁?”
  “喂,小姑娘,起来了吗?”
  乐言听到这个声音猛地站了起来。电话那头听到乐言没有讲话,便继续说:
  “不会没听出来我的声音吧。”
  乐言木讷的点了点头说道:“听出来了,可是我不能确定”
  “你猜的没错,就是我,今天送你去学校。”
  “可是......”
  “别可是了,我已经上电梯了,快点起来给我开门”
  乐言都没来的及问他怎么有的她的电话号码就挂了胤轩的电话,赶快刷牙洗脸穿好衣服去开门。乐言冲进卫生间急忙挤牙膏,然后突然塞进嘴里,可她突然之间想到
  “我在紧张什么,完美的一面应该是留给男人的,而不是叔叔的。”
  就这样无缘无故加快自己的速度,又像这样马上减慢这样的速度,就因为这样后来胤轩还说她像傻瓜一样,反应奇特。
  刚刷玩牙,就听见门铃响了,打开门看见一个穿着半休闲装的胤轩,不由得在心里想,“我去,这腿要逆天啊。”不过她并没有表现出来,
  “进来吧,等我换衣服我可能还要一会,呵呵。”傻冒一样的对着胤轩笑。
  “知道了,看来啊,我们乐言真的长大了,都知道打扮自己了。”一边说一边摸着乐言的头。
  其实乐言并不喜欢别人说她是小孩,尽管她依旧没有长成一颗大树,她心里在想“等在跟他熟一点了,一定要跟他约法三章,不让他再叫她小姑娘。乐言继续洗漱,此时的胤轩进到她的房间,仔细观察的,看到乐言梳妆台上的化妆品,他突然真的意思原来的那个小姑娘真的长大了,胤轩突然想到他离开去上海的时候,那时的乐言还是因为送他走,用裙子擦鼻涕的那个小姑娘。胤轩因自己突然蹦到脑海离得回忆而感到可笑,不禁想难道他真的老了?可他才三十儿,不禁为自己的想法而感到可笑,于是无奈的笑着瑶瑶头,后来胤轩坐在乐言的床上看她床头的那本书,现在都市言情,胤轩觉得可爱又无语,可爱这乐言看这种书,无语为什么女生都喜欢这种书。
  突然手里的书被抢走了,
  “不许看。’’
  ‘“为什么,你也知道这些书里写的是假的。?’’边说便向乐言靠去,然后又迅速的离开。这一瞬间乐言呆住了,这种亲密的动作连爸爸都没有在做过了,她觉得尴尬又觉得有一丝窃喜。胤轩默默乐言的头,说;”客厅是你的行李吧,我帮你搬下去,你开点下来啊。”
  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昨天一天的相处,他们之间变得更亲密了一些,更自然了一些。
  乐言冲冲忙忙的整理好自己,画了个淡妆出了门。刚上电梯赵梦涛的电话就来了。
  “喂,大小姐,有事啊,行李收的怎么样了,今天要去学校报名。”
  “我还在想你弄好了没呢,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昨天那个叔叔送我去。”
  “哎,我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啊,从来没听你提过他。”
  “一句两句说不明白,下次有时间跟你说,电梯到了,我挂了啊。”
  “好,学校见。’’
  看到眼神在四处寻找他的乐言,胤轩招手说道;’“这里,乐言。”
  就这样乐言上了车,在路上两个人欢声笑语的聊了很多,小的时候,现在的事情,乐言也知道了,这10年里,胤轩一直在跟父亲打理公司,说着自己无聊的生活,没有色彩的生活,而恰恰相反的乐言的人生,色彩斑斓,青春活力。后来的乐言回忆起这些的时候除了开心更多的是悲痛,在这之前,在乐言的心中胤轩是快乐的,是开心的,是优秀的,是无人能敌的,曾经的她无数次的想要拥有过他的人生,可却在此刻才知道每个人的人生都不可能是完美的。
  就这样在欢快的气氛中乐言踏入了新的校园,她要开始一段新的青春。到了WH大学,其实乐言对这些环境并没有多大的期待,身为武汉人的她,早就见多了这种名校。可是她对她的大学生活却是无比的期待。在牌坊那你的时候有一群学长学姐接他们,胤轩叫了一个学长上车带他们去报名点,来到报名点的时候梦涛已经到了,旁边站着他们家的司机和相当于奶妈的保姆。就是这样,在乐言心中梦涛是完美的,但就是这一点太过于招摇,可是当她看到梦涛的笑容时却就都原谅了她。
  两个青春活力的小姑娘挽着彼此到了报名点,报名的时候,他们被分到了不同的寝室,当时梦涛就不愿意了,朝着学长撒娇;
  “学长,在这个学校我就只认识她一个人,学长你就通融通融吧,反正现在也没人,不会让你难做的。那,学长喝水,这大热天的。”
  学长最后还是招架不住梦涛的撒娇,毕竟没人会拒绝一个美女的撒娇。他们到了寝室,看着在寝室楼下犹豫的胤轩,乐言偷偷对他说;“你在下面等吧,反正也不高,三楼而已,我自己可以。”
  “那怎么可以,乐言你别打搅到叔叔的好奇嘛。”
  “看不出来,乐言的朋友比乐言还厉害。”
  上了楼之后寝室只有他们两个,梦涛的阿姨帮他们整理好了床铺和衣柜,整理的时候来了另外一个女生。
  “嘿,爹就是这311.。”说着就看到一个高大魁梧的男人和一个女生进来。
  ‘“哎呀妈呀,咋这多人呢。”男人说着一边放下了手上的行李。然后突然听到女生突然说;”哎呀我去,两大美女啊,你们好,我黑龙江人,叫沈希源。你们叫啥玩意。”
  “俺们一个叫梦涛一个叫乐言。”梦涛说着就勾住了她的脖子。
  “哎呀,我去,爽快。”然后转过去对她爸说:“咋的,吃饭去。”
  转过头又对我们说;”等会晚上见啊,哎呦这还有个帅哥啊,没时间看了。”说着便和他的爸爸走了出去。
  过了一会他们也就都出了学校。
第三章 如果帅这点是可以被原谅的
离开学校后的梦涛支走了阿姨和司机,拉着胤轩请他们吃饭。看着天色也接近了傍晚,是到了吃饭的时候了。他们就近找了一家饭店,那家饭店装修的不错,每一次爸爸发工资了都会去那里吃一顿。那里的饭菜不错,踏雪寻梅,西红柿炒鸡蛋都是乐言最喜欢吃的。
   “唉,乐言,你还是要那几样吗?”梦涛拿着菜单说。
   “恩,就那几样。”说完便低头玩手机,也不管旁边的叔叔。倒是梦涛却格外的热情,不过也是乐言的意料之中,梦涛虽然是美女但是帅哥确是她的致命弱点,看见帅哥就挪不动步的她,殷勤的招待着胤轩,问他爱吃什么,帮他推荐菜品,忙的不亦乐乎。
  等菜的时候胤轩无意之间问道:“你那个男朋友呢?不跟你们一个学校吗?”
  “她啊!男朋友正准备高考呢,小学弟。”乐言鄙视的说。
  “姐弟恋怎么了,这就是爱情。像你一样就想找个老的?”梦涛回驳着。
  还没等梦涛说完,乐言就打她的手让她别说了。难道是觉得丢脸吗?我想乐言自己也不知道,或许是不想让自己的前辈知道自己一些在他们背后的生活。
  看到此时的乐言,胤轩突然想到了自己,其实他也像乐言一样并不像他们彼此的心里想象的那样,表面上的乐言乖顺,没有主见,可是真实的她叛逆,固执,心里有自己的目标和方向,此刻的胤轩好像找到了格外疼爱她的原因,他们太像,只是乐言的叛逆和固执她都会去坚持,但是胤轩却做不到。因为他有太多的羁绊,他的人生注定就是应该按着他爸给的方向走,他没有选择,这是他应该报答给他的爸爸的。
  在欢声笑语中这一顿饭仿佛格外美味,胤轩似乎已经忘记了多久没有吃过这样一顿轻松的饭,以前的他不是应酬就是应酬,他已经快忘记了他自己。
  付完帐,看到坐在自己后驾座的两位女孩讨论着自己的梦想,胤轩心中莫名的悲伤,他的梦想又是什么呢?他连想都没想过,还记得大学那段时期,他的身边还有她,那个鼓励他去追梦的人,可是最后他却还是辜负了她。
  乐言家到了,也叫醒了胤轩的梦。
  “胤轩叔,上去坐坐吧!”敲着车窗玻璃的乐言说。
  “不了,我还有一些工作要做,快上去吧,帮我跟你爸妈问好。”说完便开车而去。
  两个女孩坐上电梯回到家中,到家的时候爸妈都没有回家。
  “冰箱里有你最爱吃的布丁,我妈昨天买的。”
  “唉,我妈对我真好。”
  “唉,你别搞错了啊,那可是我妈。”乐言不服气的说。其实乐言一直都把梦涛当做自己的亲姐妹,当然妈妈也是,有时候乐言觉得妈妈对梦涛更好,但乐言从来没有怪过她,因为从小没有妈妈的梦涛需要母爱。
  “对了,乐言,你爸今天有晚自习吧!不回来吧!”
  “对啊,怎么,你抢走了我妈,还要抢走我爸啊!”倒水的乐言说。
  “哈哈。当然了。”
  乐言已经习惯了梦涛的“厚颜无耻”。
  ……
  两个抢着彼此手上的吃的,突然梦涛的电话响了。
  “喂,学长,有事吗?”
  “谁啊?”乐言靠在梦涛肩上小声的问。
  “等会告诉你。”梦涛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回答。
  “学长,我能不去吗?我对学校不熟悉。别误导了别人。”
  ……
  “哎呀!好吧,好吧!”
  “唉,乐言你干嘛去啊?”
  “我去把卫生间的衣服洗了,要不你来?”
  “算了,跟你说个事啊!”
  “什么事啊!你有分手了啊!”
  “你盼我点好行吗?明天学校让我们去迎新。”听到这里,乐言激动的从阳台上跑过来。
  “为什么?我就是心声好吗。”
  “哎呀,你最好了,这不是昨天哪个学长,为了让他给我们分一个寝室,就给了他电话号码。去嘛,去嘛,去嘛。”
  “你傻啊。你不会说你不熟悉环境吗?”
  “你才傻,我都说了我是外地人了,可是他不信啊!”
  “说你傻你还真是傻。报名的时候你不是写了地址吗?”
  可是梦涛她不管,熊抱着乐言的脖子,威胁到:“你不去的话,我就一直抱着你,看你怎么办。”
  乐言对她的没有办法,只有陪她去。
  就这样闹腾了大几个小时,梦涛倒在床上就睡。
  那天晚上乐言还像往常一样写下了日记“他还是他,我已不是我。”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妈妈已经不在了,餐厅里刚买回早餐等着他们两个去吃,匆匆的吃了饭就回到学校。其实乐言他们的工作也很简单,也就是带着家长他们去到宿舍。
  到了中午,乐言和梦涛都累的不行,跌跌撞撞的彼此挽着前进,可是没有办法,这就是代价。
  坐在楼梯上休息的时候,乐言和梦涛看到一个女孩被一个高处她一个班头的男生撞掉了书,可是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乐言听不清那个女孩在说什么,可是也知道那个女生心情并不好,乐言赶快起身去帮忙,梦涛大声一叫:“什么素质。”那个男生转过头来,但是她看见旁边的两个女生都愣住了,特别是梦涛,而乐言只是用她的大眼睛瞪着他,可是那个男生却并不觉得羞耻的转身离去。
  乐言转头看着真在犯花痴的梦涛说:“长得帅就可以没原则吗?”
  “长得帅,这一点是可以被原谅的。”
  对于梦涛的无语,乐言发现这个女孩竟然是寝室的最后一个女生。他们一起回了寝室,发展昨天那个女生还在。
  钥匙刚插入孔里门就开了。
  “哎呀妈呀,你俩可回来了,昨天晚上等你们两一宿。”这就是在她生命中出现的那个永远先闻其声后见其人的那个沈希源。
  “恩,不好意思啊,我们昨天回家去了。”乐言客气的说,她就是这样在陌生面前永远都是这样生疏。
  “哎呀,脏死了好不啦。”本来良好的气氛却因为这样一句娇气的话而变得尴尬。
  “矫情。”希源别扭的说。
  “就是,走,我这个本地人带你去逛逛。”说着梦涛就勾着乐言和希源离去,不管就在寝室的那个还未介绍自己的人。
第四章 我要走了
星空下,皎洁的月光在林荫大道的间隙中洒下来,三个微醺的女孩走在学校的大道上,欢声笑语的,大声吆喝着。
   “哎呀妈,今天爽啊!”希源大声的叫着。
   “干什么,大晚上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道路边寝室里的人没好气的骂着。
   “就叫了咋的。大妈,打扰您了,不好意思哈。”
   “就是,睡去吧你!”乐言和梦涛齐声复合着。
  此时的他们已经忘了后面那人的叫骂声,只是沉静在他们友谊萌芽的快乐中。就这样换来的走着,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自己寝室楼下,看着寝室紧闭的大门,三位女生忽然清醒,他们玩的过头了。乐言无奈的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11:30了。
  可是没有办法,只是冒着被骂的风险敲打着一楼的窗户,祈祷着宿舍阿姨来看门。
  “阿姨,开开门吧!让我们进去吧!”梦涛殷勤的叫着。这样叫了十多分钟,阿姨还是给她们开了门。
  “怎么这么晚了才回来,不知道11点的门禁吗?你们不睡,别人还要睡啊。”阿姨没好气的训着她们。
  “是是是。”三个彼此看了一眼,心领神会的复合着。
  “阿姨,我们下次不会了,这不刚来学校,不知道吗?我们保证下次不会了。”乐言劝说着。
  “下次可不许这样了啊!看你们是新生,进来吧!”
  “好好好好。”三个频频点头打着马虎。
  踉踉跄跄的回到寝室,一开门,希源就像自由落体般的掉在了椅子上。
  “哎呀妈呀,累死了。”在乐言开灯时,希源感慨的说。
  可能是真的累了,梦涛一进来就去了卫生间洗澡。
  “谁呀,大晚上的,叫什么啊!”寝室的第四位无奈又愤怒的说,“你们呀,我在寝室等你好久啦,怎么现在才回来了呀!如果这么晚就不要回来了呀,吵死人了呀!”说完便又躺下睡去。
  希源是东北人受不了这种矫情的话,再看见自己床边的一堆垃圾气就不打一处来,站起来就拉开她的帘子想要冲她大骂。好在乐言拦了下来。乐言不是不讨厌,也不是有多么的圣女,只是想着还要在一个寝室里生活四年,她就想着这点小事应该忍着,以后只要跟她说说就好了。
  洗完澡后,谁也没去管那床边的一堆废纸垃圾,都沉沉的睡去。可是此时的乐言却醒着,从来没有住校的她,这一切陌生的环境让她紧张不安,也对着自己未来的迷茫感到不安。
  睡不着的乐言打开手机,点开QQ,发现有好友请求,看着“你叔叔”三个字便就都了解了。其实乐言都不用想,一定是妈妈给的胤轩这些东西。可是其实她不知道的是早在夏妈妈伸手给之前,胤轩他就已经开口先要了。通过了好友请求,就收到了消息。
  “这么晚了还没睡。”胤轩的消息。
  “恩,有点睡不着。”
  “怎么?想家了。”
  “才没呢,只是换了张床有点不习惯。”
  “怎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乐言连发了两条。
  “恩,刚做完工作。”
  “这么辛苦啊!你要多……”消息还没有发出去,胤轩的消息就又来了。
  “我要走了,回上海,公司出了点事需要我赶回去处理一下,你会来送我吗?”
  “哦,这样啊……”不知道为什么乐言对这样一次相聚匆匆又离别匆匆的再遇感到失落,此时的心像一块石头砸了下来,心里沉沉的。
  “还在吗?睡着了。”看着没有说话的乐言,胤轩回到。
  “没呢,好啊!什么时候。”
  “明天早上10点,天河机场。”
  “恩,你等我,我睡了,你也早点睡。”回完放下手中的手机让自己睡觉。
  而此时的胤轩纳闷着,对于自己的玩笑话,尽管得到的是自己计划中的答案,可是他依旧感到开心,可他自己也不知道在开心着什么,可能是这么多年对于亲戚父母少有的关心,像妹妹一样的侄女的关心像暖风一样敲开了他的心房。
  在这样一个明朗而又美丽的夜色中,他们各自带着自己的青春游荡在美梦中。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梦涛发现乐言已经不见了,急忙给乐言打电话,
  “乐言你去哪了啊,怎么不在寝室啊?”
  “哦,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呢。我要去送胤轩叔,他今天回上海。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好吧!那我继续再睡一会儿。”
  “在寝室等着,等会给你们带早餐。”说完挂掉电话。
  到达机场的时候发现胤轩就在门口等她。
  “来了。”还没等乐言开口,胤轩就先说了。
  “恩”看着眼前这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突然心中有一丝窃喜,自己心中的男神果然是帅气的。
  而此时的胤轩突然张开双臂。
  “乐言,可以让我抱一下吗?”
  点点头的乐言主动把自己送进他的怀抱里。结实修长的手臂紧紧围绕着她,可是就是这匆匆的几秒却让乐言感受到了埋在胤轩心中的那些伤痛和孤独。
  “谢谢我的小侄女,我走了,你就只送在这。”边说边摸着乐言的头。
  看着转身离去背影,乐言眼角湿润了,想起十年前,胤轩也是这样匆匆的离去,连一声道别也没有。那时的妈妈爸爸忙着他们的事业,无暇顾及她,陪着她的只有胤轩,突然之间小时候的那些委屈和悲伤一股脑的涌了上来。
  站在原地的她看着远去的背影,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群,听着机场的吵杂声,感受着别人的匆忙和悲伤,发现自己应该离去了,她已不是那个需要依赖别人的人了。
  坐上了计程车,妈妈的电话打过来了。
  “喂,妈啊!”
  “乐言啊,起床了吗?过的还习惯吗?”
  “恩,还可以。妈,我不说了啊,寝室人都在睡呢。”
  “好好好,有事给我打电话啊!”
  匆匆的挂了电话,眼泪掉落在手机屏上。乐言并不想撒谎,可是她怕在电话里对着妈妈嚎啕大哭,而且她找不到哭的理由。

我还停在那里》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我还停在那里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岐黄仁心隐于世11章(第十一章 你耍我)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11章(第十一章你耍我)小说名字:岐黄仁心隐于世第十一章你耍我叶晨拿着小玉瓶,喜欢的不得了,时不时的露出佩服的表情看着于晓娟。于晓娟则是被叶晨这种表情弄得娇羞万分。原来,老人说要一万块钱才肯将小玉瓶卖给叶晨。叶晨说了半天,老人就是不让步。一旁的于晓娟看不下去了,暗道男人就是一锤子买卖,眼看叶晨就要妥协,她不干了,一个闪身走到叶晨的身边。“老大爷,你这什么东西就说是传家宝?你还真敢要,一万?你咋不要一亿呢?”“小姑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这真是传家宝,不然这位小兄弟也不会如此

  • 女神佳期11章(第11章:吃了豆腐就想溜)

    原标题:女神佳期11章(第11章:吃了豆腐就想溜)小说名:女神佳期第11章:吃了豆腐就想溜“哦?你竟然能看出它的出处?”柳心媚一下就跳下沙发,光着脚丫走到李文身边,惊讶道。“我找过很多古玩街泰斗,都没能看出个具体来呢,想不到你年纪轻轻就这么厉害了!能不能给我说说……它的出处呢?”“这个……”“哼,这么小气呀?”柳心媚鼻子一哼,故作娇嗔道。“看在我跟你做了两次买卖的份上,帮我看看都不行么?”明明三十岁左右的年纪了,却故作出小女儿姿态的柳心媚,竟然别有风情,看得李文瞬间浮想联翩,他不动声色的咽了口唾

  • 都市易传录11章(第十一章 从我眼前消失)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11章(第十一章从我眼前消失)小说:都市易传录第十一章从我眼前消失肖遥稍微有些疑惑。他和莫成飞之间有矛盾,先前他都那样对待对方了,对方还会好心请他吃饭?这其中,肯定有猫腻啊!“肖遥不会去的,你回去告诉莫成飞,不要打肖遥的主意,不要以为海天市,什么人都是他可以欺负的。”肖遥还没说话,李潇潇就代替肖遥回答了。她也知道莫成飞目的不单纯,什么请客吃饭,多数是一场鸿门宴。“我们大少只是想要感谢一下肖遥而已。”黑西装微笑着说道,“大少说,多谢肖遥治好老爷子,他这个做孙子的,自然要聊表心意,

  • 若我不曾爱过你11章(第11章 把孩子拿掉?)

    原标题:若我不曾爱过你11章(第11章把孩子拿掉?)小说名字:若我不曾爱过你第11章把孩子拿掉?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空旷的走廊时不时传来一阵脚步声,一声声,不重不轻的击打在宴遇琛心口处。遇琛哥哥,我再也不要爱你了。周小乔软糯的声音忽然在宴遇琛耳边响起。“周小乔……”宴遇琛下意识看向周围,下意识想要抓住周小乔那细若游丝的声音。可当宴遇琛回过神时,才发现自己出现了幻听。懊恼,无力,烦躁……种种情绪交织在一起。宴遇琛撑着墙壁,突然有些害怕。怕什么?难道怕那个女人会离开自己吗?这不是自己一直想要的吗?手术

  • 莫道春来早11章(第11章 替我说话)

    原标题:莫道春来早11章(第11章替我说话)小说:莫道春来早第11章替我说话“你们两个也注意一点,她光着脚,你们可还穿着鞋呢。”唐莫宁说了这么一句,转身就走掉了。我当时真有点听不明白他的意思,只是感觉到,他终究还是替我说了话。林淼和许薇薇对视一眼,又对着我冷哼。“辛笙,你和唐莫宁什么关系?”我转头看向她们,我真的很害怕,当时的我只知道,只要说出了我们的关系,这两个人就会放过我,不然我就会倒大霉。然后,我就真的说了,“他……他是我哥……”“什么?”随即两个人笑的不行,“你说唐莫宁是你哥!校草是你哥

  • 轻歌曼舞彩蝶飞11章(第十一章:争执)

    原标题:轻歌曼舞彩蝶飞11章(第十一章:争执)书名:轻歌曼舞彩蝶飞第十一章:争执叶清歌此时没有任何知觉,她不知道恶魔之手已稍稍举起。叶小荷握着针管,妒恨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床上昏睡的叶清歌。叶清歌,这都是你咎由自取!她将尖锐的针头狠狠地扎进叶清歌的右眼之中,霎时间,殷红的鲜血染过冰凉的针头,顺着眼角滑落。猩红的针头让叶小荷的内心得到了一丝快感,她拔出针头,朝着叶清歌的另一只眼睛扎去。两行血线顺着眼角坠落,染红了洁白的枕套。她似乎找到了令自己兴奋的事情,扎入拔出,一次又一次,每一针都是下足了力气。直到

  • 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1章(第十一章 李柏睿出事)

    原标题:错过此生心如止水11章(第十一章李柏睿出事)小说书名:错过此生心如止水第十一章李柏睿出事莫晨曦不知道怎么回到家的,她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天黑了也不开灯,她差点就沉沦在他的柔情里面了,想到安之晴,莫晨曦忍痛把他推开了。闭上眼,莫晨曦的眼泪顺着眼角留下来,整个人被悲伤笼罩着,还剩一个多月,她要怎样才能筹到30万,她的女儿还等着30万救命啊!现在连护工的工作都没了,她要怎么办。莫晨曦感冒了,她浑浑噩噩的睡了又醒,醒了又睡,她隐约感觉有人在给她喂药,还拿着毛巾敷在她额头上。再次醒来时是两天

  • 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1章(第十一章 被偷走的感情)

    原标题:光影交织此生无憾11章(第十一章被偷走的感情)小说名字:光影交织此生无憾第十一章被偷走的感情叶丝秋看向秦珏眼神,忍不住握紧了双拳。从来没有见过秦珏用这样的眼神看着她,也从来没有见过秦珏用这样的语气和自己说话,她紧抿着下唇。都是叶丝夏那个贱人,破坏了她和秦珏之间的感情!该死!秦珏根本等不及医生赶过来急忙抱着叶丝夏往外面走,将人送上车后,没有等叶丝秋出来,就已经一脚油门朝着医院赶去。副驾驶座上的,叶丝夏脸色苍白,额头布满了细汗。“疼。”她无意识的小声喊道。“你不能死,你死了谁让我折磨,听见了

  • 恰似那回眸一笑11章(第十一章 爱已尽)

    原标题:恰似那回眸一笑11章(第十一章爱已尽)小说:恰似那回眸一笑第十一章爱已尽“顾箐如,你对自己真狠!为了和他在一起……”他沉沉的看着掌心里那对眼角膜,薄薄的双唇颤抖着。他和顾箐如折磨了三年,相识数十载,最后用眼角膜才换来的离婚。他以为自己心里会很开心,终于摆脱了那个自私的女人,可是这一刻,悲恸蔓延心口。“沈思彦!曾经她因为你,想看到这个世界,如今你伤她这般,她都已经把眼睛还给你们了,你还想怎样?”意凡推着顾箐如定在原地,凌厉道。坐在轮椅上的顾箐如一言不发,周身散发着寒气,她攥着拳头,尖长的指

  • 别样的小幸运10章

    原标题:别样的小幸运10章小说名字:别样的小幸运第十章面对现实顾小涵足足呆愣了数十秒,瞬间发现自己竟然被那一声“小涵”撩拨得丢了魂一般。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像扔病毒一般,扔掉手里剩下的馒头,怒不可遏。“你,你,和外面那个女人一样……厚脸皮……”狠狠怒骂,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掩住自己狂跳的心。慕容辰谨没有因为顾小涵骂他而生气,他亲昵地宠溺着对方,“你很有趣!你的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强劲的魔力,吸引着本宫更想要靠近,让本宫欲罢不能。你说,本宫要如何待你?”移步他又想黏上女人。“你站住!谁,别过来,再靠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