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皇妃嫁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20 5:32:40 来源:网络 []

小说:皇妃嫁到

第一章 生死有命
  一望无际的梯田如金绣的彩带在风间穿过葱郁树林,错落有致的平房点缀其间,炊烟袅袅,饭香混杂着植被的清香顺风袭来。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一名穿着素布衣衫的女孩躺在高坡上,翘着二郎腿,嘴里叼着根青葱的稻草杆子,头枕在脑后俯视着底下壮观的景致。   穿越到天元乡快一个月了,夏清浅慢慢适应了这里朴实温暖的生活。   最让她觉得窝心的是,这具原身不仅跟她名字一样,且自幼父母双亡,和爷爷相依为命,爷爷对她很宝贝,这让夏清浅感到无比的暖心。   她从小是个孤儿,被收养训练成特工,从没有享受过真正的家的温暖,而她穿越来的那个早晨,听到的第一句话就是--“浅浅,快起来吃早饭。爷爷渥了你最爱的糖水蛋。早上我去鸡窝放饲料啊,一瞅,那窝里躺着两颗蛋嘞,还热乎着呢。快起来趁热吃啊。皇妃嫁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爷爷去田里瞅瞅稻子咋样了。”   夏清浅懵逼地爬起来。   看着屋里简陋的摆设,红砖垒砌的墙头,还有锅里架在热粥上的一碗糖水蛋,她惺忪的眼才渐渐瞪大,骂了一句,“卧槽!”   之后,她便开始了天元乡夏清浅的种田生活,每天喂鸡晒苞米,陪着身为乡长的爷爷去视察水稻。   “也许冥冥中自有定数吧。”   高坡上,夏清浅嚼着草杆子,望着头顶21世纪根本见不到的湛蓝天空,命运跟你开了个玩笑,你也只好陪着它笑下去了。   这样平淡的生活,也挺好的。   夏清浅冲着头顶的太阳笑眯了眼,眨眨眼,爬起来拍了拍衣服就一蹦一跳地往家里去。推荐163nvren.com   为了方便照顾农作物,爷爷特意在梯田附近盖了房,所以到家没几步路。   可夏清浅刚走到大院门口,就被迎头跑出来的一个人撞上了,她猝不及防,幸好对方及时扶住了她。   夏清浅皱着眉正要责怪对方莽撞,一抬头就见对面的二狗满脸慌张,“清浅,快去看看你爷爷吧。他快不行了!我正要去找何郎中。”   “!”夏清浅眼一瞪,反应过来立刻推开二狗就往屋里冲。   二狗平时为人仗义老实,从不说瞎话,可夏清浅现在却拼命祈祷二狗只是在开玩笑,说不定爷爷给她宰了鸡,故意跟二狗串通要给她个惊喜。   夏清浅推开屋里乌泱泱的一堆人,终于看到竹床.上奄奄一息,面孔煞白精瘦的爷爷。版权163nvren.com   “清浅……”   “清浅……”   邻里看到夏清浅进来,面色感慨,纷纷让出道。   “爷爷?”夏清浅不敢相信,早上出门前还好好的爷爷,怎么一转眼就成了这样。   油尽灯枯。这个词在夏清浅看到爷爷转过来的脸时猛地窜进了她脑子里。   夏清浅坚定地晃了晃头,伸出手握住爷爷伸过来的枯柴一样的手,夏清浅都不敢用力,生怕稍微使点劲就能把那只手握断。   “浅浅,爷爷老了,不能保护你了。你……咳咳咳……”爷爷冲夏清浅虚弱一笑,本想交代几句遗言,可一说话却咳得停不下来,表情更是痛苦。版权163nvren.com   夏清浅看着心疼,相依为命这么久,她在这孤身一人,只有爷爷一个依靠,她不会做饭,再忙爷爷也会帮她把一日三餐准备好。原本她以为这样的日子会一直继续……“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爷爷怎么会这样?”夏清浅猛地回头,眼含热泪地看着那些也在偷偷抹泪的乡里。   “乡长他……”   “浅浅哟,你不知道,乡长他年纪大,却非要……”   “事情是……”   十几个人同时开口,庄稼人嗓门大,性子急,说了半天,夏清浅是一句也没听清,反而这些人吵吵嚷嚷让爷爷咳得更厉害了,一只手紧紧拽着夏清浅,急着要说话。   夏清浅也顾不得问什么,紧紧回握住那只温度渐渐流失的手,“爷爷……”   她一向没有眼泪,这时候眼泪却忍不住蓄满了眼眶,强忍着不让它掉下来。   “快让开,都围着干什么?”中气十足的的声音在人群后响起,众人回头,一看是那个脾气古怪的何郎中,纷纷面色尴尬地让开道。   何郎中拎着药箱走过来,略微一看爷爷的面色,眉头一皱,伸手抓过他的手腕一把脉,叹息着摇了摇头,“没救了。油尽灯枯。皇妃嫁到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夏清浅一听,两只伏在床前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   何郎中医术高明,精通风水玄学,自称赛华佗,胜刘基,所以虽然脾气古怪,在天元乡却及受尊重。他说没救,自然是救不得了。   “哎,生死有命。”何郎中拍了拍夏清浅的肩头,拎着药箱就出去了。   他还没走出大院,爷爷就彻底闭上了眼睛,嘴角含笑,并无太大的痛苦。
第二章 皇城来的贵公子
  接下来的三天,夏清浅披麻戴孝,给爷爷操办了在天元乡算得上隆重的葬礼。   爷爷生平最放不下梯田,所以夏清浅让何郎中在梯田附近择了个风水地安葬了爷爷。   过了五七,一切收拾妥帖,夏清浅穿着一身素服,独自坐在空荡荡的屋里,正不知以后一个人该怎么在天元乡生活,全体村民就聚集在了他们家的大院里。   为首的王老头熏红着一张脸冲在了前头,“清浅啊,我说你爷爷去了大家都很难过,可这天元乡不能没有乡长啊。你说说该怎么办吧?”   王老头在葬礼上没少喝酒,喝了酒就撒酒疯,夏清浅对他特不待见,并没开口。   倒是王老头的儿子拉住了他爹,一使眼色,又冲夏清浅道,“清浅,你平时最有主见,跟着你爷爷也学了不少我们这些粗人不懂的绝学,我们几个叔叔伯伯合计着,是让你当乡长,也算,算那个什么,传衣钵,对,你爷爷的衣钵,也该你接手。”   “对。就该这样。”   “是,清浅这孩子平时就有主见,她当乡长,我们都服。”   “这……”夏清浅一惊,完全没想到他们会推举自己做乡长。   可一看众人都是商量好了一门心思拥护自己,又想到爷爷平时最放心不下天元乡,也就一点头,答应了。   “好。我答应你们。以后我就是天元乡的乡长,大家都是我的长辈,有什么事情清浅一定义不容辞,大家共同进退,守护好天元乡!”   “好!共同进退,守护天元乡!”   因为天元乡有过五七就要摆席宴请全村人的风俗,而且今天是夏清浅当乡长的第一天,所以全村人的人都聚在一起张罗起了晚饭,盛况空前。   夏清浅看着一堆妇女在自己家厨房大院洗菜做饭,想去帮忙,她不会做饭,但是洗菜刷碗还是可以的。   可刚撸起袖子,她就被王婶他们推到了一旁。   “清浅啊,你现在是乡长了,不用做这些,快去休息,这几天也忙坏了吧?”   厨房里掌勺的六婶握着炒勺出来催菜,一看这架势也劝道,,“对,这些洗菜刷碗的事我们几个老娘们来干就行,怎么能让你干呢。快,王明他媳妇儿,把那蒜给我剥了,急着用呢。”   “诶,这就来。”王婶冲着六婶回身的背影吆喝,边跟夏清浅道,“清浅,快去吧,找那帮老爷们儿侃侃,也教教他们种庄稼的绝活,省的啥都不会,就知道闷头瞎干。”   “诶。”夏清浅点点头。   刚出去,就见一堆人面色难看地坐在堂前,门槛在正好坐了一圈儿,跟堵着谁似的。   夏清浅一瞅,是两个外乡人,衣着华贵,一身的气质跟天元乡严重不符,只是风尘仆仆的,隔得老远也不太看得清长相。   “王叔,这是隔壁地藏乡的?”夏清浅坐在堂前的正座上,瞧了眼一旁的王老头儿子王明。   王明一听,先是看了看旁边的几个乡里,才欲言又止道,“不是,是从皇城流放来的两个外乡人,说要在咱们天元乡住下。可咱们这从来没接待过朝廷流放来的人啊。清浅,你说这……”   夏清浅一听,这才正眼看了看被拦在门外的两个人,两个人一前一后站着,前头的长身玉立,后头的微微弓着腰,一看就是阶级制度分明,估计是一主一仆。   她一扬下巴,“让他们进来吧。听听他们的自我介绍再做决定。”   众人一听,没办法,只能让他们进来。   那两个人看到坐在门槛上的人都起了身,又看了看正屋顶端坐着的夏清浅,为首的步履优雅地跨了进来,在夏清浅面前三米不到的位置站定。   夏清浅这才看清他们的长相,为首的那个贵公子俊美无双,只是跟个面瘫似的,但一双眼睛犀利深邃,一看就是个习惯了高高在上的主,跟邻村地藏乡的人一个德行,难怪这些村民不待见他们。   “自我介绍一下吧。”夏清浅一抬眼皮,快速地把那个贵公子从上到下打量了一遍。   那贵公子没开口,倒是他身后的那个跟班,眼一瞪,尖声尖气道,“放肆!见到三皇子还不下跪。你们这群刁民!”   众人哗然,并没想到这人来头这么大,一时间都惊慌失措地冲着那个三皇子跪了下来。   夏清浅不以为然地看了眼跟班,又看了眼那个三皇子,撇头拿过桌上的粗茶喝了口,过了半晌才慢慢悠悠道,“这儿是天元乡,山高皇帝远,我管你是三皇子还是三皇帝,在这,都得听我的。”
第三章 三皇子
  “你!”那小跟班气的一插腰,指着夏清浅的手指头直抖。   夏清浅一掀眼皮,笑的意味深长,“不然,你们可以离开。”   见那小跟班不出声,她又笑的更深了,故作讶然,“哦,我忘了,被流放人士,不得私事离开,否则视为欺君之罪,是吧?”   她调皮地冲始终面无表情的三皇子眨了眨左眼,放下茶杯,又重复了一遍,“自我介绍。不然我们可得开饭了,恕不接待。”   “凌彻。”   “啊?”夏清浅好像听到那人开了口,可他嘴没怎么张开,她根本没听清。   “你是故意的吧?!”小跟班炸毛了,恶狠狠地瞪着夏清浅,一副忠心护主。   夏清浅一挑眉,还没解释,三皇子又开了口,这次字正腔圆,“凌--彻!青越国三皇子。”   “主子!您不要理这个刁……呜。”   被凌彻一瞪眼,那小跟班跟只受训的小狗似的瞬间萎了,心不甘情不愿地瞅着夏清浅,“陆璟寒……”   “职业。”夏清浅看着他。   陆璟寒跟受了侮辱似的,抿着唇死死瞪着夏清浅,最后一看凌彻面无表情的脸,只得含含糊糊,语速极快道,“御膳房太监。”   “啊?”夏清浅这次是想听都听不清了。“你说的是人话吗?”她只听得到乌鲁乌鲁的声音。   “你!”陆璟寒盯了夏清浅三秒,然后突然冲过去,在夏清浅以为自己要受到袭击的时候,他却附在自己耳边小声道,“御膳房太监!给我留点尊严!”   当夏清浅再抬起头时,陆璟寒已经退到了凌彻身后,动作快的跟一阵风似的。   夏清浅懵逼地点点头,然后看着周围还跪着的村民,瞅着凌彻道,“你们要留下来的话,以后大家都是天元乡的村民,没有阶级制度,一律平等。能接受的话,我们再商量你们的住处,否则,恕不接待款爷。”   陆璟寒还想争辩,凌彻已经点了点头,看着周围的村民道,“都起来吧。”   凌彻的声音很低,加上他是个面瘫,所以不管说什么话,都有种盛气凌人的感觉,夏清浅深深觉得,跟这种人相处,首先就要挫他的锐气。   不然他傲着傲着,以后就骑到她这乡长的头上了。   “大家商量一下,到底应该怎么安顿这两个人。”夏清浅看着周围站起来的村民。   众人一时无话,个个看天看地,不敢反驳,更不敢收这两个祖宗。当朝三皇子,虽然被流放了,可说不定哪天就回去了,一个伺候不好,全家老小都不保了。   “我们家刚生了个娃,天天哭,怕吵着三皇子休息。”   “对对,我家新娶了个媳妇,家里多两个男人怕遭人闲话。”   “我家屋小!”供不了两尊佛。   最后没法,夏清浅只好亲自收留凌彻跟陆璟寒。“那你们俩就搬过来跟我住吧。”   “什么?!”陆璟寒一瞪眼。   “好。”凌彻一开口,陆璟寒瞬间闭上了嘴。   夏清浅看着陆璟寒那副怂样,心里舒坦多了,“不过我要约法三章,你们俩目前不事生产,住在我家可以,但要帮我干杂活抵房租,同意的话,现在就把行李搬过去吧。”   “诶!我们凭什么要帮你干……诶,主子,您去哪儿啊?”   “搬行李。”   “哦。”   等两个人把东西都归置好,回到堂屋的时候,一个人都没有了。   倒是大院里人声鼎沸,还有缕缕的菜香酒香飘过来。   两个人从皇城来到这,吃了一路的干粮和冷水,又累又饿,这时候再也端不住架子,面面相觑就朝大院走去。   众人一见他们俩,都热情地招呼,把他俩推到了主桌,只见正位上坐着夏清浅,她正一杯杯地喝着村民们敬的酒,一张清丽出尘的小脸被酒气一熏,越发如三月桃花,绯色艳丽。   见凌彻他们过来,夏清浅醉醺醺地冲他们招手,“来,坐这儿。”她一拍手边的位置,众人赶紧挪位。   “我去我爹那桌。”   “我也去瞅瞅我那小孙子,三皇子您坐。”马三叔一见小圆子麻溜地跑了,赶紧从夏清浅身边站起,冲凌彻憨笑一声也走了。   虽然夏清浅说了以后平起平坐,不分阶级,可大家都是些普通老百姓,哪敢跟当朝三皇子坐一张桌子吃饭啊。   不到几秒钟,主桌空空荡荡,一桌子的菜伴着狼藉的碗筷,静的和周围寒暄哄笑的其他酒席像是在两个世界。   “来,”夏清浅一把扯过立如修竹的凌彻,倒了满满一杯酒举到他面前,“喝!”
第四章 不醉乌龟
  “诶你竟敢……”陆璟寒上前要呵斥,被凌彻一抬手给拦住了。   凌彻看着夏清浅不做声,任由她举着酒杯肆无忌惮地瞅着自己。   凌彻长这么大,向来都是天之骄子,从没人敢这样望着他,居高临下,她眸中的骄傲衬着被酒气熏成的桃花色,又娇又傲,竟让他不由自主收起眼底的冰冷。   “怎么不喝?”夏清浅的手又往前凑了几分,洒出的酒渍沾湿了凌彻新换的袍子。   在陆璟寒再次瞪眼的同时,凌彻看了看前襟的水珠,又看了看醉意越来越浓的夏清浅,伸手接过了酒杯,一饮而尽。   “呵。”夏清浅挺满意,憨笑着拿过酒壶,又颤颤巍巍地给凌彻续了酒,一大半都倒在了桌上,还有凌彻的袍子上。   从头到尾,凌彻都没有流露出一点不满,这让陆璟寒都有些摸不清今天主子是怎么了,吓得他都没敢再吱声。   月上梢头,这顿流水席算是接近了尾声。全村人都酒足饭饱,摇摇晃晃地回了家.   “清浅啊,也不早了,这桌子明儿我们再来收拾,省的耽误你休息,你看怎么样?”打头的六婶来跟夏清浅请示,可夏清浅早跟凌彻喝的分不清东南西北,趴在桌上含含糊糊地应着,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   “这……”六婶看着夏清浅这样,有些担心地看着旁边的凌彻。这做主的一个醉的不省人事,另一个……凌彻面无表情地看着六婶,半晌才点了点头,一挥手,“你去吧。”   六婶愣了愣,回过神来赶紧应道,“诶,那我先走了啊。”   等所有人走光了,院子里就剩下他们三个,陆璟寒嫌弃地看着醉倒在桌的夏清浅,一撇嘴对凌彻道,“主子,我伺候你洗漱吧。这女人就让她在这,醒了自然会自己回屋的。嘶,怪冷的。”   已入了秋,一到深夜,寒风一吹,这单衣还真是扛不住。   “诶……主子?”   陆璟寒正张头探脑地看着院子,回过头来,凌彻已经抱着夏清浅走出了老远,他赶紧叫嚷着跟上去。   “主子!这使不得,这种乡野村妇怎么能让主子您亲自抱着,这要让娘娘知道了,奴才小命不保啊。主子……”   “闭嘴!”凌彻回头,一记眼神就合上了陆璟寒的嘴,然后继续抱着夏清浅进了主屋,留下身后的陆璟寒紧闭着嘴急的直搓手。   凌彻抱着夏清浅进了她的卧室,探眼一看便在这间简陋的屋子里找到了床,才入了秋,那顶旧的发白的蚊帐还没拆。   “再来!干了这杯,咱们不醉乌龟!”夏清浅刚被放上.床,突然一个鲤鱼打挺就坐了起来,闭着眼叫道,凌彻静静看着她说完又自己躺下了。   过了一会,夏清浅都没动静,凌彻扯过床榻内侧的那条旧踏花被盖在她身上,径直出了屋。   “把门关上。”凌彻扔下一句话,就自己走了。   陆璟寒看着主子的背影飞快消失,赶紧去关了夏清浅的房门,运起轻功跟了上去。“主子等等我啊。”   凌彻洗漱更衣完毕,已经接近子时了。   “你也去休息吧。”凌彻拿出书简坐在桌边看,昏暗的烛光摇摇晃晃,在他冠玉似的面容上投下摇曳的光影。   除了木板床,这副桌椅是唯一的家具了,墙上白漆斑驳,红砖隐现。   “主子,我在这伺候您吧,想来您今晚也睡不安稳。而且这荒郊野外,不安全。”陆璟寒从小跟着凌彻,两人几乎寸步不离,这次流放,也是他自请跟随。   “不必了。这些天你也累了,去吧。真有什么事,我会叫你的。”凌彻淡淡道,又继续看着竹简。   陆璟寒没法,只得点点头出去了,其实他也累的要死,一回屋,洗漱完一上床就睡得死猪一样了。   而凌彻看了大半夜的兵书,只在床上躺了一个多时辰,天微微亮便起床练武了。   当夏清浅打着哈欠从房里出来,看到的便是着粗麻衣裳,在院里劈柴的凌彻。   还没适应过来的夏清浅,张着嘴半天没反应过来。   等她脑子清醒过来,才想起自己昨天收留了凌彻,要他干杂活抵房租,才微微松了口气。“你怎么起这么这么早?”   她打着哈欠,拢了拢头发,往厨房去,一进厨房,看到一大缸的水,和整整齐齐摆了半面墙的柴堆,她整个人都懵了。

皇妃嫁到》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皇妃嫁到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17章(第17章 陆雅失踪)

    原标题: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17章(第17章陆雅失踪)书名:花式壁咚:霸道权少,限量爱第17章陆雅失踪其实她不是真的因为喜欢才去撩的,她就是想趁着自己年轻的时候,能多撩一点那就多撩一点吧,不然的话,以后也没机会继续撩人了。俗话说的好,一入豪门深似海,很多女孩子都想要嫁入豪门,觉得嫁入豪门是很棒的,可以随心所欲的买买买,出入有豪车,吃香的喝辣的的,但是她们都不知道,这是需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可以的,如果不需要付出任何的代价就可以,那他们也不会这样做了。翌日!顾霆深还没起床,电话就响了,顾霆深也

  • 绝世小神农17章(第17章 浴室风波)

    原标题:绝世小神农17章(第17章浴室风波)书名:绝世小神农第17章浴室风波“谢谢你!”卢雪听到牧明的话以后方才反应过来,将手给松开,在看自己脚的时候,发现上面的淤血竟然已经散了,脚踝位置虽然还有一些疼,可是确实比起之前好很多了。“没事,抱得那么紧差点没有给你勒得窒息了!”牧明打趣的说道。“我也没有想到会这么痛!”卢雪的脸一红,不好意思的说道。“恩!你的这个名单还是交给我吧!你回村委会休息吧!这脚可得好好养上几天才行!”牧明一把将卢雪的扶贫名单给拿了过来,解释道。“谢谢!”卢雪微微一愣,眼中感激

  • 超级武大郎系统17章(第17章 忽悠)

    原标题:超级武大郎系统17章(第17章忽悠)小说名称:超级武大郎系统第17章忽悠“去去去,一边去,我们公子才不会要你这诓人的东西。”小厮眼神鄙夷的看了一眼武植的穿着,神色很是不善。那个富家公子在小厮的搀扶下,走到了树下的石墩处,坐下稍作休息。富家公子本着消遣的心,向武植道:“说说看,你手中这神药,有什么用处?”“此神药是西域的龟兹人所制,专治跌打损伤的外伤,无论多严重,只要涂抹了瓶中之物,就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快速的痊愈,让人免除疼痛之感。”武植滔滔不绝的说了一通,那个富家公子却似乎不好忽悠,表情

  • 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17章(第17章 靠绯闻上位的女人)

    原标题: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17章(第17章靠绯闻上位的女人)小说名字:限量婚宠:国民女神带回家第17章靠绯闻上位的女人到达假日酒店,颜采薇在门口碰见了最不想见到的人。“真巧,你也来面试?”衣着暴露的叶雨昕冲颜采薇轻蔑的挑眉。颜采薇连一记白眼都懒得赐予她,同样没有给叶雨昕好脸色的还有关琳。“不进去的话,麻烦让一下。”关琳嘴上说得客气,可是经过叶雨昕身边的时候却故意将她撞开,一时不备的叶雨昕脚下微微一崴差点狼狈的摔倒。“关琳,你存心找茬?”叶雨昕刚刚站稳脚跟立马凶相毕露。“哎呀!不好意思。”关

  • 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17章(第17章 了解我,是你应该做的第一步)

    原标题: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17章(第17章了解我,是你应该做的第一步)小说名:枕上婚约:古少宠妻套路深第17章了解我,是你应该做的第一步苏巧晴急着替自己分辨,而古炎晟早就迈开脚步,往书房去了。临进门,忽然又回头。幽深的双眸,锁定了安小希,“进来!”“……”干什么?得罪了他交代的不敢惹的人,他这是准备秋后算账?安小希揉了揉太阳穴,无奈的走了过去。很明显地感觉到,身后那双眼睛,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古总,找我有事啊?”关上门,安小希恭恭敬敬地问。“嗯,给我倒杯水来!温度要五十度!”坐在宽大椅子

  • 重生之都市逍遥王17章(第17章 一群乡巴佬)

    原标题:重生之都市逍遥王17章(第17章一群乡巴佬)小说名称:重生之都市逍遥王第17章一群乡巴佬“李大哥,你们这么有钱,夜生活真是丰富啊,听陈大哥他们说,待会还要去飙车呢。”刘洋眼中流露出羡慕,看得出对这种生活很向往。李如风知道,这是人之常情。“我不懂,因为我和你一样。”李如风苦笑一声,指了指自己的衣服。他现在还穿着校服呢,若真是有钱人,怎么可能穿校服进这种场所,除非是做那一行的,为了给客人刺激感。刘洋瞬间会意,尴尬挠了挠头,闹了个大红脸。“李大哥别介意,我没有冒犯的意思,就是感觉有点沉闷,想找

  • 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17章(卷一 元启乱第17章 交个鬼的心)

    原标题: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17章(卷一元启乱第17章交个鬼的心)小说:公主有喜:妖娆皇帝慢点来卷一元启乱第17章交个鬼的心颜云欢来此的目的看来是信了宫中传闻,想来确定她跟商君乾之间的关系。不过眼下她估计后悔死自己来了这冬暖阁,凭空添了一股子怨气!萧述萧述,她竟然一心念着那个男人,那自己就偏偏要说心仪对方!如此心情愉悦地度过了一天,霍翎瑶晚膳过后忽然想去园子里走走,于是唤了玉珂一起,寻了条相对安静的石子小道一路向着御花园走去。夜晚的时光总是会勾引人心里一些不好的回忆,霍翎瑶沉默走着,脑中翻滚

  • 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17章(第17章 ShowTime)

    原标题: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17章(第17章ShowTime)小说名:总裁很宠很强势:小妻,乖乖!第17章ShowTime关诚没能跟上节奏:“只联系一家?那新闻发布会呢,不开了?”为什么不开?祁烈:“要不要我写一份‘不可行性分析报告’给你过目?”。关诚吓得夹起尾巴:“哥我错了……”祁烈凉飕飕的轻哼,侧目间,斜对面电梯门正向两边打开——。十来岁的小姑娘率先从里面蹦出来,带着一身朝气。祁烈一眼将她认出,是祁家的千金,秦小初同父异母的妹妹秦熙。跟在秦熙后面的是秦家公子秦野,别瞧他只有十五岁,能

  • 都市最强特种狂龙17章(第17章 斯文败类)

    原标题:都市最强特种狂龙17章(第17章斯文败类)小说书名:都市最强特种狂龙第17章斯文败类想到这里,陶念文主动让开位置,一脸不屑地朝着吴胜伸了伸手。本以为吴胜会尴尬的转头逃走,不想对方竟然真的从人群中走出来,单膝跪地蹲在地板上,捧着少女的脚,替她仔细检查着。见吴胜捧着少女的脚,陶念文心里那个冷笑,原来这小子也是为了占女孩便宜才故意说自己是中医的,看他等会怎么拆穿他。“喂,我可事先提醒你,骨头错位可是非常严重的事情,你要是乱来,出什么后果你要全力承担!”陶念文站在一旁,双臂抱在胸前,露出一副看好

  • 帝国总裁的替身欢宠17章(第17章 别小看她)

    原标题:帝国总裁的替身欢宠17章(第17章别小看她)小说:帝国总裁的替身欢宠第17章别小看她“不重要,不过,我很好奇,我的私人号码全世界知道的人不超过10个,现在加上你,刚刚好十个。”东方楠楠不肯说实话,古世优收紧了手指,用力捏了一下她光滑的下巴,眼睛里透着一丝戾气。唔,痛!东方楠楠龇牙咧嘴,“我……”“说。”“说就说,干嘛那么凶。”古世优的眼神太可怕了,东方楠楠吞了吞口水,“我从管家那知道的。”“管家?怎么可能?他只忠诚于我。”东方楠楠一定是在挑拨离间,古世优怒极了,捏着东方楠楠下巴的手指情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