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乡村入桃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20 3:57: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乡村入桃李

1隔壁的美少妇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桃水村虽然偏僻,但这里的女人个个都白嫩水灵。163女人网

    只是这里地处偏僻,只有一条险要的泥巴路,隔着二三十公里才能到乡上,更别说县城,去县城一趟,只能在城里过夜。

    这天有些暗沉,估摸着是要下雨了,马良急匆匆的从学校回家,刚上完课,得在下雨之前把地给锄了。

    他挺清秀的,有点书卷气,高中一毕业就回老家来了,父母前两年死了,留下了三间大瓦房,还有一屁股的债,所以除了在村小教书之外,还要干农活。

    回了家,他找了几圈,都没见着锄头,只能先借一把。

    他这里没几户人家,地广人稀的,就隔壁有个王大麻子家,他现在在外地打工,就老婆在家。

    说起他老婆香兰,那村子里不少男人都流口水,皮肤那个白嫩,身材丰满,尤其是胸口圆鼓鼓的,而且相貌妩媚,总感觉在勾引男人。现在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在家带孩子。163女人网

    而马良总感觉这个香兰姐对自己有意思,好几次在门口的水井洗菜洗衣,都能看到她没穿里衣,白花花的羊脂软玉不停的晃着,真叫人想咬几口。

    马良总是偷偷的看着,他其实老想个女人了,只可惜家里穷,加上身子没那么壮,干活不行,一直没找到合适的。

    “香兰姐,香兰姐,在屋么?”马良在门口叫喊了两声,见没人应,就走了进去。

    她这院子挺大的,马良一直朝里走去,到处看了看,却终于看到了香兰姐。

    她正抱着小孩,打着盹,但胸口雪白的一片却露了出来,那翘翘的弧度,又大又软,孩子一口咬着,漂亮的大眼睛盯着马良,嘴上而是使劲的吸着。

    马良瞪大了眼睛,一动不动,心慌意乱的。

    之前都是偷偷看,这次可算得上是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看,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滋味。来自163nvren.com不知不觉,身下的小兄弟已经挺立了。

    “马良,你在这里做什么?”香兰醒来,就见隔壁的马良呆了一样盯着自己,她低头一看,明白了。

    “香,香兰姐”马良结结巴巴,脸通红,居然被抓了个现行!

    香兰姐瞄了一眼他裤裆,也扯了扯自己衣服:“**吃奶,我犯困,打了会儿盹,瞧你盯的模样,难不成也想来吃一口?”

    这绝对是挑逗!

    “不是的,香兰姐,我,我是来借锄头的”马良尴尬道。

    “锄头不就在门口那旮旯里搁着”

    “我,我知道了,我先去了”马良转身就跑,脑袋里还是那一片白。

    看到他这惊慌的模样,香兰笑起来,但随后叹了声,自己的苦,又有谁知道,死鬼老公半年也难得回来一次,自己一个女人家,夜里的空虚寂寞,没有人知道。

    每次夜深人静的时候,她只能一个人用手解决。

    马良扛着锄头,这个香兰,也不是第一次这么挑逗他。说明163nvren.com以前有次找他帮忙掌楼梯,结果一不小心滑下来了,压在他身上,半响都没起来。

    来到自家的地,看着愈加阴沉的天,马良挖起来,下午还有节课得去学校里上了。

    挖了会儿,碰见了个硬东西,几锄头下去,还是没反应,这块地一直是荒着的,大石头很多,他抠干劲了周边,咬着牙把石头翻起来。

    这一翻不要紧,下面居然是个空空的洞。黑漆漆的,不知道弄了什么。

    他伸手下去摸了摸。

    探了探底,似乎碰到了些东西,又使了点劲儿,才一把抓住了。《书名:乡村入桃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是个精致漂亮的小壶,黄铜有些变色,但那龙纹雕刻栩栩如生。

    “这肯定能换不少钱”马良自言自语,这些玩意可以当作古董卖,搞不好还能有个千八百的,自己日子就好过点了。

    一晃,这里面还有哗哗水声,这可奇怪了,盖子上还封着一层黑黑的东西。

    马良使出吃奶得劲儿才拔开了这壶塞。

    “嘭”的一声,然后就酒香四溢,这平常不喝酒的马良都感觉喉咙一动,有点馋了。

    按理说,这酒是放不坏的,而且不会变质,也没谁会藏毒酒在这里,这口正好渴了,他就试探的一仰脖子,小来了一口。

    甘甜清澈,跟想象中的火辣完全不一样,味道极好。《书名:乡村入桃李》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然后咕噜咕噜的,喝完了,把这壶一藏,继续干活儿。

    挖着挖着,这身上就有点儿发热了,开始以为是正常反应,但越来越热,皮肤也偏红了,更奇特的是,连自己的小弟弟都把裤子顶得老高了!还**的。然后脑袋一热,整个人晕过去了。

    迷迷糊糊间,马良感觉到自己摆在了什么地方,然后就听到了几句什么死了之类的话,就没什么动静了。

    香兰有些可怜的看着马良,刚刚洗菜的时候,就见有人抬着马良回来了,说是倒在干活儿的地里,他们看到的时候,已经没点心跳,基本上已经死了,所以连村里的诊所都不用去了。

    这马良没个三亲六故的,挺可怜的娃,曾经也帮过香兰不少忙,愣头愣脑的,怪有意思,好几次她都故意逗他。

    这一死,就跟死了条狗没区别,顶多村里的人会唠叨几句,然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还是叫两个人,帮他埋了,坟头烧点纸,这辈子就没了”香兰自言自语,眼睛却看这个地方。

    “死了都还不安宁”她走了过去,马良的那玩意还硬着,一点都没软下去的迹象。

    “哎,估计这玩意他生前都没开过荤,早知道他这么命薄,也不介意让他尝尝女人的滋味”

    “水,水”马良忽然开口了,吓了香兰一跳,随后反应过来,他还活着!

    “等会儿”香兰拿着一大碗水急冲冲的过来了,发现马良已经睁开了眼睛。

    “香兰姐”他虚弱的喊了声,就大口大口的喝着,直接呛了几口。

    “慢慢喝,水多的是,你这是怎么回事”香兰问道,脸有点红,刚刚自己自言自语那话,不会被他听到了吧。

    “刚刚干活的时候,挖到了壶酒,我口渴就喝了,结果这样了”马良喝了水,感觉恢复了不少,坐起来了,身上全粘着泥巴,不过腿还暂时有些难用力。

    “挖到的东西你也敢喝”香兰又瞅了眼他的裤裆,心猿意马起来。

    “我帮你擦擦身子,去床上躺会儿。”香兰说道。

    然后香兰忙活起来,拿了大盆,提了水,扶着马良下了桌,然后把门关起来。

    “把衣服脱了,别不好意思了,姐我什么没见过?”香兰见马良扭扭捏捏,开口说道。

    要是以前,马良肯定特不好意思,但现在感觉胆子大了些,直接脱掉了上衣跟长裤,留着根裤衩。

    “你这裤衩也得除了”香兰感觉自己声音有点儿抖,好久不见这东西了,心慌。

    马良犹豫了一下,女人都不怕,自己还怕什么,干脆一咬牙,脱了个干净。


2县里的女神老师
    “还挺男人的”香兰故作镇静,脚根都有些软了,拿着毛巾,粘着水。

    那凶神恶煞的东西,比自己老公的足足大一号!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儿。平常还真看不出来他有这样的本钱。

    其实马良自己也奇怪,好像大了不少,难道是酒的作用。

    香兰仔细的给他擦拭着身体。

    “香兰姐,谢谢你”马良由衷说道。

    “谢什么,都是邻里邻居的,有什么事儿都互相照顾点。”香兰还是没敢碰那东西。

    “好了,你换身衣服就行了”她越擦心越慌,草草了事,给他找来了干净的衣服。

    等他换好,香兰就得走了,孩子还搁在床上,怕出了意外。

    “对了,别跟你王大哥说起这事儿。”香兰走了几步,回头嘱咐道,这帮个男人擦身子,很容易闲言闲语的。

    很快马良发现自己腿也能动了,小兄弟也终于安静了。然后突然想起还有节课,就心急火燎的朝着学校赶去。

    桃水村小学离他家不远,几分钟的路就到了,有些破烂的几栋教室,都是以前的老屋,一共有六个班,一年级到六年级,然后乡里才有初中,县城里才有高中。

    六个班总共加起来也才一百多个孩子,平均二十个人一个班。连马良在内,一共六个老师,其中校长也是。

    而现在更无奈的是其中有个老师受不了乡村里的日子,外出打工去了,只有五个人负责了。

    马良夹着课本,走得很快,这学校连校门都没有,操场上到是立了根旗杆,星期一的时候升旗用,怕风吹日晒的,平常旗都是取下来保管。

    “小马,小马”校长一脸和蔼可亲的笑容走过来。

    “张校长,有什么事?”马良看了看时间,到了上课的点了。

    “先别忙,我有件事托你去办”张校长拉住了他。

    “咱们学校,许老师走了后,我就跟乡里打了个报告,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校长你别卖关子,我急着上课”马良问道。

    “乡里就把这事儿给报到了县里”

    “县里通过研究决定,准备给予我们一些帮助,先是给我们买了一百多套书,最重要的你猜是什么?”

    这个张校长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儿啰嗦。

    “什么?”

    “给我们送来了最需要的资源,一个老师!你想想,从县里调来的老师,见过世面的,肯定教出来的东西不一样。”

    “昨天打电话来的,我本来叫了乡里二狗子用他的三轮把人带进来,结果他今天车坏了,所以你得帮我个忙,去把这个老师接回来”

    原来是这事儿。

    “你下午的课,我代了,你只管去接人”

    “张校长,这一个来回,估计天都黑了”这二三十公里,可不是那么好走的。

    “我帮你借了个摩托车,你骑车去,很快的,路上注意安全就行了”张校长指了指不远处,一辆破破烂烂的摩托。

    马良其实挺喜欢摩托车的,可惜一直没钱买,以前读高中的时候,骑过几回。见有车子,心里有些痒痒的,没多想,答应了。

    “对了,那老师叫做苏雨瑶”

    “是个女的?”听这名字,挺美的。

    “对对对,是个女老师,你快去接,别叫人久等了,我马上帮你去上课”张校长看迟到几分钟了,拿过马良的书,赶紧跑去。

    马良推出了车子,这铁东西锈迹斑斑的,一看平常就不爱惜,马良暗骂了句,开始发动车子,踩了几下,都没打着火。

    抬头却看到了一个女学生往外走去。

    这正是他班上的学生,长得挺水灵漂亮的,明显比其他孩子高一截,而且发育得不错,胸口已经鼓鼓的了。

    那脸蛋儿白白嫩嫩,大眼睛,双眼皮,小嘴红嘟嘟的,不少男生都喜欢作弄她,其实是变着花样引她注意。

    因为是单亲家庭,所以马良平时对她挺照顾的,她跟马良也亲近。

    “宁梦梦,你上哪儿去?”马良喊道。

    “马老师,我回家一趟,我娘今天有些不舒服,我要回去照顾她”宁梦梦走了过来,衣着朴素,却遮不住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的美貌。

    “这样啊,老师刚好要走那边,我带你去”

    “谢谢老师”她轻轻一笑,就坐了上来,搂住马良的腰,胸口的柔软也贴得紧紧的。

    马良有些不自在。她可是自己的学生,才多大,自己瞎想什么。

    他深吸一口气,终于踩着火了,摩托车冒出一阵黑烟,开走了。

    这泥巴路,石头多,所以很簸箕,宁梦梦就抱得更紧了,丝毫不介意这个大哥哥一样的老师占着便宜。

    马良是边起边走神,差点就拐到田里去了。

    桃水村现在壮年男人不多,因为都往外打工挣钱去了,不少发财的,回来后老婆穿金戴银,一个劲儿的炫耀。

    而宁梦梦的爸爸也抵挡不住这样的风潮,三年前出去了,但再也没回来过了,听村上的人说,是跟着去抢东西,被打死了。

    这就可怜了宁梦梦的母亲,当年可是隔壁村有名的大美人,被读过点书的老宁给说动了心。谁知道他就是个空心大萝卜,没什么本事,光会说。

    等发现的时候,都怀上宁梦梦了,所以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

    终于到了她家那边,马良停了车。

    “谢谢马老师”宁梦梦俏生生的说了句,脸有点儿红红的,转身走了。看着她,挺好的一姑娘,只不过被这深山跟禁锢了,这辈子,还能怎样?

    叹了口气,骑着这摩托车着,朝着乡上继续前进。

    骑到半路的时候,才想起来张校长没说那老师长什么样子,认不到人怎么办?这回去一趟又嫌麻烦,弯弯绕绕的,路又差,还好几次熄了火。

    足足骑了一个多小时,跋山涉水,人都要散架了。

    大岩乡也是县里出了名的贫困乡,连水泥路都没有,全都是坑坑洼洼的泥土,路边有不少屋子。摆着些摊,这不赶集,人稀稀落落的。

    从县城里来只有一条路,马良骑着车,决定先去路口看看。

    还没到,就看到有几个人围在一起,大概是什么流氓地痞又在欺负人了。

    他随意扫了一眼,这一看不要紧,眼神就挪不开地儿了。

    好美的女人,白净的瓜子脸,一双眼睛勾魂似的,那嘴儿彷佛沾了些蜜糖,映着润光,看得叫人想咬一口。

    最重要的是,那气质是乡里人比不了的,读过高中的马良一眼就能看出,这绝对是来自城里的女人。

    简直美得跟天仙一样。大概是太漂亮,所以惹得几个流氓上前搭讪,不过这女人表情冷冷的,身材也是极好,前凸后翘的,个儿挺高。


3不是英雄救美
    “你们再不走,我就报警了”这女人冷声道。

    “大姑娘,报警?你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几个人充满了淫欲的目光。这大岩乡发生过不少姑娘被强暴的事情,但这荒山僻岭的,乡里的警察根本不管事儿。

    马良挺同情这女人的,但是他不敢管。

    不过他忽然看到了女人身边的一个大箱子和一个小箱子,像是从外面来的,难道说,这人是自己要接的苏雨瑶老师?

    这下有大麻烦了,他硬着头皮把车开过去。

    “臭小子,干什么?滚远点,想学电视里的家伙?”一个人凶神恶煞的说道。

    “请问,你是苏雨瑶吗?”马良先不管他们,而是直接问那个仙女一样漂亮的女人。

    “我是”她皱了皱眉头,眼前这个人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看起来文文弱弱的,一股子土味,头上还有泥土。

    果然是她!

    “苏雨瑶,名字挺好听的。这样吧,陪哥几个喝点酒,就放过你”一个光头佬说道。

    “休想!跟你们这样的流氓喝酒,有毁我的清白!”苏雨瑶脾气很硬。

    “几位大哥,几位大哥,要是有什么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原谅,她是我们村的老师,最近县里调来的,为了孩子们着想,还希望几位大哥放过她”

    马良下了摩托车,好言好语的说道。

    “管我屁事!老子今天就是看上了这个女人了,你小子管什么闲事?”那光头一巴掌拍在马良的头上。

    “是,是,是,几位大哥别生气”马良是脑袋里飞快的转着,想着怎么脱身,赔礼道歉似乎不管用。

    几个人推推搡搡,马良和苏雨瑶都挤到一块了,在后退就是墙了,明显苏雨瑶有点避着马良,不想碰在一起。

    “几位大哥,有话好好说”马良陪着笑脸。

    “说你妈!老子就是这样,你干叼样?窝囊废一个,还他妈的想带人走?”

    “你再说一遍!”马良本来忍着怒气,突然被骂了妈,火气腾的一下就上来了。

    “你他妈的没听明白?别在老子面前装大爷,小心搞死你!”那光头一口唾沫喷过来。

    马良一抹脸,直接弯腰捡起一个酒瓶子,对着光头猛的砸下去。

    嘭的一声,瓶子粉碎,光头上流着血,而马良的手都在抖。

    “居然敢搞光头哥,真不想活了!给我上!”几人围上来,就要打了。

    马良一不做,二不休,也不知那里来的勇气,直接一拳过去!

    然后一个人直接退了七八步才停下来,捂着肚子。

    “这小子,力气太大了”那人痛苦的说道。

    而一拳也打到了马良鼻子上,血腥彻底刺激了他,二话不说,硬扛着对方的拳脚,直接一个个的猛揍,简单有效,很快四五个人都趴在地上了。不过他自己也不好受。

    马良还是很紧张的,一来是自己头一次这么打架,二来是自己力量怎么大了这么多,而且感觉一点都不累。

    “苏老师,我们走吧,晚了就天黑了”马良擦了擦血,自己的唯一好点的衣服又毁了。

    苏雨瑶也有些意外,没想到这个男人还是有点本事的。

    “箱子我来拿”马良赶紧拿过箱子,挺精巧的,有点沉,是女人喜欢的红色。

    “还有这个,给学校的教材。”她指了指另外那个大箱子。

    即使这几个流氓趴下了,苏雨瑶还是一肚子火,本来说好下车有人直接送过去,谁知道车坏了,她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就出现了几个流氓,说她站在他们的地盘,要给钱。不给钱就陪他们玩玩。

    马良提着两个箱子,倒也不觉得累,有点轻松的越过了几人。

    “就坐这个?”苏雨瑶秀眉紧蹙,她来之前也了解过这边的情况,知道很苦很穷,但没想到穷苦到这个地步。

    从县城里过来,就用了一个多小时,路相当难走,而且车上挤着很多人,味道很难闻。然后现在是一辆破烂一样的摩托车送。

    “苏老师,我们这里条件不好,本来送你进去的三轮坏了,所以校长让我来接你。实在抱歉”马良诚恳的道歉,他现在才注意到这个事实,这个大美女以后就是桃水村的老师了。

    不过估计她干不了多久就会走的,那地方,就连很多本地人都受不了,用电都奢侈。

    苏雨瑶没再多说什么。

    马良到旁边的人家借了跟绳子,先把箱子绑好了。然后才坐上摩托。

    “苏老师,上来吧”马良招呼道。

    这怎么坐?苏雨瑶只要侧身坐下,这样避免了过多的接触。

    “苏老师,这样坐,恐怕不方便,路很难走”马良有点为难的说道。

    “我心里有数”苏雨瑶尽量不碰到马良,既然她都这么说了,马良踩动车子,开始了回程的路。

    开始苏雨瑶还以为马良是想占便宜才那么说的,等行驶了一段路,她才知道什么叫做烂路,相比起来,自己从县城里下来,还算是好路了。

    多得数不清的弯道,到处都是石头,到后来,她只能紧紧的抓住马良腰间的衣服。而马良是不敢说,因为她掐到肉了。

    最后没办法,他停车了。

    “苏老师,有个事儿”马良说道。

    “什么事”苏雨瑶担心起来,难道他也是个禽兽,想在这荒郊野岭的对自己做什么?

    “你手换个位置,我这腰受不了”马良拉起衣服,腰的左右都有两个深深浸血的印记。

    “知道了”

    重新上了车,这次苏雨瑶终于换了姿势,跨坐在摩托上,但是她还是努力的保持着距离。可她胸口饱满挺翘,还是会时不时的碰到马良的背。

    开始马良还没注意,之后发觉了,就感觉到心都飞起来了,就算在县城上高中的时候,也没见着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大概是保持距离真累了,之后一直贴着点,苏雨瑶看他还算老实,也不刻意避免了。

    因为带着这么多东西,所以骑得更慢了。

    “你叫什么?”苏雨瑶问。

    “我叫马良,也是学校里的老师”

    “对了,前面有口井,水很好喝,苏老师你渴了的话,可以停下来试试”马良想到了说道。

    苏雨瑶确实渴了,就同意了。

    这乡下村里,别的不多,甘甜的水是多不胜数,几块石头就砌了口井,冰凉的泉水不停的流出来,形成了一条小渠,铺着细沙。

    她担心不干净,但那水清澈见底,最后抵不住好奇,试了试,甘甜可口,忍不住多喝了几点。然后用手舀着水,慢慢的冲着脚。

    马良看呆了,这精巧玉足,十分漂亮,晶莹剔透的,伴着水滑过。而她穿的是凉鞋,所以一览无余,原来脚也能这么好看?

4给我按按摩
    苏雨瑶也发现了他的目光,不过习惯了,走到哪儿都有男人盯着看。

    “你也洗洗吧,全是血水”

    马良猛的反应过来,低着头,不敢正视他,快速的清洗着,脸上没什么事了,只不过身上还是有些痛。

    两人继续上路,终于在夜幕降临之前来到了学校,而张校长一直来来回回的走来走去,见到车来了,才放心。

    “小马,你终于来了”张校长一脸喜色迎过去。

    “这位就是苏雨瑶苏老师吧?欢迎欢迎”张校长热情的握手。“这次苏老师来的太及时了,我们学校正需要您这样优秀的老师。”

    苏雨瑶有些发呆的看着张校长身后。

    “这就是学校?”

    张校长面有难色:“苏老师,条件是艰苦一点,但是我们的孩子很好学,也希望你能够给他们带来新的知识”

    “张校长,这书放哪儿?”马良把箱子都取了下来。

    “就放这儿,我等会儿叫人抬走。”

    “那我先走了,车子就搁这儿了”马良想赶回去擦点药酒。

    “小马,你等会儿,还有件事要拜托你”张校长又把他拉回来。

    “苏老师,马老师,你们都是学校的栋梁支柱,以后就是同事。本来学校是有提供宿舍的。但是上次大雨大风之后,宿舍里面已经不能住了,我早就到隔壁村叫人来修,但那人没空。所以一直拖着。”

    “而小马你家里有三间大房子,我就恳请你这段时间让苏老师住一住,苏老师,我也恳请您能忍一忍,我们这破地方,小学校,来个县城里的老师,真不容易”说起来,张校长的老脸上都有了泪水,他在这里幸苦几十年,无时无刻不盼望着能够改善孩子们的条件,但每次的愿望都落空了。

    但他依然坚持着,他一直相信,等以后村里有人有了出息,当了大官,就能修路,就能全部都用上电。

    “没问题”苏雨瑶答应了。

    “那小马,苏老师就交给你照顾了”张校长松了口气,他也没料到是这么个干净漂亮的姑娘来,要是受不了这村里,第二天就走了,那就麻烦了。

    马良扛着箱子,走在前面带路,而苏雨瑶跟在后面,两人都没说话,就着夕阳,影子拉得老长。

    也有些放了学的孩子在路上玩耍,纷纷跟马良打着招呼,同时也好奇的看着苏雨瑶。

    到了屋,看着还算干净的地方,苏雨瑶松了口气。

    而马良领着她走了圈,熟知了屋内的情况,最后才把她领到一间房里。正是马良自己的房间。

    “苏老师,今晚你就先将就着,被子和床单都是我昨天才洗的。有什么需要的话,跟我说一声”

    苏雨瑶点点头,马良就走了。这房子挺干净,就一张桌子,上面摆着一些书,还有几张照片。

    马良正在打水,发现香兰姐也出来了。

    “香兰姐”马良叫了声。

    “弄了晚饭没?没弄就我这里吃一口,我炖了只鸡,一个人吃不完”香兰说道。

    “还没,谢谢香兰姐”

    “客气什么,来来来,等会儿凉了”

    香兰扭着丰满的臀走在前面,因为雨没落下来,下午就有点热了,她换了身轻薄的衣服,看起来格外的勾人,大白腿都露在外面,跟电视里那些性感的少妇一样。

    屋里已经摆好了碗筷,一大碗热气腾腾的鸡,还有几个小菜,摆着两碗饭了。

    “我去看看娃儿,你先吃着”香兰转身进屋了,没会儿抱着娃出来了。

    没想到娃儿哇哇大哭起来,香兰直接拉起衣服,把奶塞到了嘴里。

    马良看得手一抖,下面的小兄弟起反应了。

    “都看呆了,想吃一口?”香兰姐笑道。

    没想到马良点点头。

    “去你的,连姐的豆腐也想吃”香兰也心慌慌起来。

    “对了,有件事你老实告诉姐,你没有没跟女人弄过?”她问,妩媚的表情还是有点羞涩的。

    “没有”马良摇摇头。

    “那要不要姐给你介绍个女的?”

    “香兰姐,我那里有人瞧得上。不用费心了”马良一想到自己情况,就叹了口气。

    “别愣着了,多喝点汤,多吃点鸡”香兰的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他的胯间,那雄壮的东西还历历在目。

    “对了,等会儿帮姐个忙,姐最近腰酸背痛的,你用药酒帮姐擦一擦”

    “好”马良心突突的跳起来,香兰姐到底想干什么?似乎一下亲近了不少。

    “对了,香兰姐,那个县里来的老师住在我家里,等弄点饭菜给她”

    “行,你等会儿盛点饭给送过去,不能让县里的人看不起咱,这大鸡腿给她捎上”

    这乡下的突击,原汁原味,所以格外香,而马良吃完后,给苏雨瑶盛了点饭,夹了菜拿过去了。

    苏雨瑶正在整理自己的衣服,从箱子里一件件的拿出来,这次她也真没准备呆多久,主要是为了躲一个人,所以东西也不多,就几套换洗的衣服。

    她拿出了手机,发现没有信号,充电估计也没希望了。

    “苏老师,吃点东西吧”马良拿着碗走了过来。

    苏雨瑶确实有些饿了,这个人看来想得还挺周到的,她平常对吃的比较挑剔,但现在顾不得了,闻着鸡肉的香味,就有食欲。

    “苏老师,你慢慢吃,如果不够的话,我再帮你盛点”

    “够了,对了,浴室在哪儿?”她问,想等会儿洗个澡。

    “浴室?我这里没浴室,夏天冲凉都是外面,冬天都是屋里烧水就着大盆”

    没浴室?做为一个爱干净的女人,这有点难接受。

    “你要洗的话,就屋里洗,我给你烧点热水”马良说道。

    “等会儿再说”她有些犹豫,这房子感觉四处都透风,不随随便便就被偷窥了。

    既然这么说了,马良也不呆着了,而是去香兰屋里,她说他帮忙擦药酒的,这事儿让他心里很幸福。

    香兰的皮肤很好,因为在家基本上不干什么活儿,而生了孩子,身材也不走样,腰跟水蛇一样,一点不比城里的女人差,算得上是村里的尤物。

    香兰正在哄孩子睡觉,吃足了奶,小家伙也乖了很多,咿咿呀呀了会儿,就闭上眼了。

    “孩子睡着了,咱们去另一个屋去”

    另一个屋,就是香兰的卧室,里面有张挺大的席梦思,当时王麻子花了不少钱才从外面弄进来。

    “这些日子老抱着孩子,腰酸背痛的”香兰自言自语的找着药酒。

    “对了,今天下午的时候,遇到你舅了,他让你有空去他家一趟,有事找你”

    马良的舅已经有些日子没找他了,村里人也没几个留意的,所以香兰当时都忘了通知,只想到把马良给埋了。

    “过几天星期五放假了才有空”

    香兰已经找到药酒了,一个玻璃瓶跑着,里面有条小蛇,还有乱七八糟的一大堆药材,活血化瘀效果好,村里人一般都有点这个。

    “姐得把衣服脱了,你可别瞎看”香兰把药酒递给了他,声音都有点颤了,这寂寞久了,人也大胆了。

书名:乡村入桃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乡村入桃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君心不负相思意16章

    原标题:君心不负相思意16章小说:君心不负相思意第16章你会后悔的冰冷的匕首骤然落在陌雨嫣的心脏处。锋利的刃尖剜开心脏的那一瞬间,她以为她一定会倒下,毕竟,那是比十指被废还要痛上百倍千倍的痛,可她居然死死的站定在了那里。仿佛脚底生了根般,哪怕是要死了,死之前的这一瞬也要有她自己的尊严。“南宫宇,你会后悔的,你会后悔的……”她低喃着,眸中全都是泪意,她不怕死,只是很怕死之前见不到那个人。她一张坚毅无比的小脸就这样落入了南宫宇的眸中,心惊悸了一下,惹他下手极快,片刻间就取了一碗还冒着热气的鲜艳无比的

  • 我的小阿姨2816章

    原标题:我的小阿姨2816章小说书名:我的小阿姨28第十六章何琇美不可置信的看着黑哥,讨好的说,黑哥,你看他们说些什么呢,你也不管管。黑胖子笑了一下,说没事,没事,兄弟们和你闹着玩呢,这没你事了,你先回去,我和这个小姑娘慢慢解决。事情已经很明显了,黑哥是铁了心要带苏玉儿去钻小树林。何琇美现在也清楚了,哆嗦着说:“黑哥,你就放了她吧,教训一下行了,回头我陪你,我陪你……”“陪我?都特么玩腻歪了,你赶紧走吧,回头找个别人哈?”黑哥皮笑肉不笑的样子,让人心里只泛冷。摆明现在何琇美已经被耍够了。苏玉儿瞧

  • 荒村迷情16章

    原标题:荒村迷情16章小说书名:荒村迷情第十六章一夜疯狂陈飞想不到袁茹居然如此配合,丝毫不费吹灰之力,心中窃喜之余更加急切,一边感受着袁茹的投怀送抱,对准她微张的嘴,把舌头送了进去。袁茹的喉咙里传来娇嗔,呜噜一声仿若发情的母猫,对于刚刚告别童子鸡的陈飞,她更像一个引导者,主动用舌尖和陈飞在嘴巴里你追我赶。面对袁茹欲拒还迎的舌尖挑衅,陈飞又是被动又是急躁,捉住她柔软湿滑的舌头后,想婴孩吃奶一样狠狠吸,吮。但陈飞没料到袁茹更加配合自己,两瓣舌头就这样痴缠搅拌,弄得他浑身火急火燎。陈飞也忍不住发出一声

  • 村色满园16章

    原标题:村色满园16章小说:村色满园第十六章竹林里的战斗当浪花落尽,风平浪静时,已是下午四点多。这一战,足足战了将近一个小时。把我也是累得气喘吁吁,疲倦不堪。“思佳姐,我先走了,以后寂寞时记得找我。”我冲着陈思佳抛出一个自以为能迷死人的笑容。“慢着,等一下。”陈思佳叫住了我。“思佳姐,还有什么可以为你效劳?你不会还想再来一次吧!”我微笑地问。“你想把姐弄死啊,还想再一次。现在我已经全身散架,没力气穿衣服了,你帮我把衣服穿上再走。”“哦!”我拿起她身边的衣服,帮她穿上。扣衣钮的时候,又在她那饱满的

  • 总裁夫人这个职业呀16章

    原标题:总裁夫人这个职业呀16章小说名字:总裁夫人这个职业呀第十六章心疼的代价欧氏奢华的寝室内。顾畔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正在为受伤的手摄取玻璃碎,眉头紧拧,却一声不吭。停下无声的脚步,何晓初静静地站在门口,默不作声。不知为何,她心中总有一抹诉不清的疼惜,对于这个男人,她敬畏,更多的是疼惜吧!为了顾家事业,受尽千辛万苦,所幸的是,能见到他艰辛的一面的人,只有何晓初一个。在刚才那种紧急的情况下,他明明可以说出真相来得到顾父的肯定的,可是他却选择默不作声,若不是她及时说出真相,恐怕顾青山早就要动家法了吧

  • 爱你,我愿余生荒凉16章

    原标题:爱你,我愿余生荒凉16章小说名字:爱你,我愿余生荒凉第十六章他开心就好林浅浅捏紧了被单,头一别,不敢看向身后满脸怒气的男人,而江流年走到林浅浅身边,紧紧的捏这林浅浅的下巴,逼迫与他对视。“行呀,林浅浅,有了我的东西,还不告诉我。”江流年的语气咄咄逼人,更加的让林浅浅害怕了起来,她的肩膀微微抖动,但想到腹中的孩子,还是鼓起了勇气,但语气却是无尽的悲伤。“我害怕,你把他从我的身体里拿走。”林浅浅的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江流年看到林浅浅,不由的一怔,很快松开了手,转过身,只留下一句话:“安心休养

  • 擒爱成宠:夫人快到怀里来16章

    原标题:擒爱成宠:夫人快到怀里来16章小说名字:擒爱成宠:夫人快到怀里来第十六章男友力max她脸色苍白,咬了咬嘴唇,又狠狠的瞪了乔莘一眼,冷哼一声,“我不会放弃的!陆家少夫人,只能是我!”撂下这句话便走了。乔莘看了看黑着脸的陆御丰,“啧啧……这样好吗?她可是你正儿八经的未婚妻,你这样气她好吗?”陆御丰低下了头,眼里流转着危险的光芒,“现在,谁才是我的未婚妻。嗯?陆夫人!”“我,当然是我!”乔莘一个激灵,满脸严肃的回答。陆御丰脸色这才有所好转。“陆少,恭喜恭喜。”乔思远拿着个红酒杯,肥胖的脸上带着

  • 我爱你蓄谋已久16章

    原标题:我爱你蓄谋已久16章小说书名:我爱你蓄谋已久第016章意外的相识“郎总,对不起!希望你能考虑下这次和我们公司的合作!”低头,弯腰标准的九十度。为了病床上的爸爸,为了我的房子,我做任何的事都不会忧郁。只要有希望!可结果,郎平却像是不认识一般,扭头看着他的女朋友,问她怎么想的。他这样的行为,让我深深感觉到了难看。为什么要这样!不过,他似乎并不想让那女人知道我们认识!很好!我眼眸一闪,抬头看着她女朋友,问她能不能让我和郎总聊聊。直到她再看了一眼郎平后点头离开,我才松了口气。“郎总,我知道合作不

  • 我曾匆匆爱过你16章

    原标题:我曾匆匆爱过你16章小说:我曾匆匆爱过你第十六章我不想当工具我又气又羞,回道:“顾铎,你根本就是把我当成了发泄的工具!”顾铎笑着讽刺道:“没错,我就是把你当成发泄的工具,难道你还以为我还像曾经那样爱你吗?”“是你先无缘无故跑来找我吵架的,现在你喝醉了酒,就要想拿我撒气,你还是男人吗?!”“无缘无故,你不都默认了吗?”“呵,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顾铎不再言语,按着我的手加大了力道,仿佛要将我的骨头捏碎。下一秒,顾铎再一次吻了过来。我使劲的挣扎,想要摆脱顾铎的钳制。可是奈何顾铎的力气太大,我根

  • 辣妈影后:就是要宠你16章

    原标题:辣妈影后:就是要宠你16章小说名:辣妈影后:就是要宠你第16章张扬“林渊,老子是不是上辈子欠了你的啊!”沈羡鱼就在大家的瞩目下,跟着林渊回了家。小鱼同学,正躺在床上,看着书,屁事儿没有。沈羡鱼扭头看着门口的林渊,“什么情况?”林渊看了眼于昕临,于昕临摊手,“我也不知道,这家伙大早上就给我扯起来去剧组,说什么都要给你撑腰。”沈羡鱼的计划,基本上全都被他给打乱了,加上上次百花奖的事情,整个人都暴走了,“林渊!林大总裁,我跟你什么仇什么怨啊!你要这样搞我,你破坏了我计划,害我被人针对,还要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