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情迷女上司》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19 15:27:0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字:书名:情迷女上司
第1章 悍马美女
    七月的天空,骄阳似火。《书名:情迷女上司》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正午时分,整个城市在炙热的阳光下似乎被烤成了一个软绵绵的面包,高楼、汽车、广告牌、柏油马路……所有的一切在热浪中散发出不可救药的气息。

    世纪花园,是一个市中心高档地段的豪华小区,住在这个小区的非富即贵,网球场、游泳池所有的配套设施一应俱全,可以说住在这里是每个都市人的梦想。

    在一栋楼的门口,一群汗流浃背的搬运工人们正忙碌着把货车上的家俱往下抬,老旧的二手东风卡车上面,用油漆刷了“顺风搬家公司”的字样。

    一阵呼啸而过的旋风扫过,正在搬家的工人们吃惊的抬起头,印入眼帘的是一辆橘红色的悍马H3,霸气的车身仿佛一辆迷你的坦克碾过路面,在货车的旁边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一个身高大约167的美女走了出来。

    悍马一向被认为是纯爷们的车,更准确的说是有钱的纯爷们的座驾,一个美女和悍马在一起给人的感觉就好像美女与野兽的对比。

    她走下自己的车,看着这群正在忙碌的搬运工人。《书名:情迷女上司》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在这群粗黑的搬运工人中间一个年轻人显得格外突出,他大约二十多岁,身高一百八十公分左右,皮肤白皙,但是已经被火辣辣的太阳晒得通红。他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头发有些散乱的粘在额头,看上去十分狼狈。

    这个挥汗如雨的青年叫做陈天霖,今年22岁,在一个三流的大专院校毕业以后,一直在家里沉迷着网络游戏,直到三个月前父亲去世,才从那昏暗的小房间里走了出来。

    当他四处奔波寻找工作的时候,才知道世道的艰辛,一个三流院校的大专生,又没有工作经验,到处发简历的结果都是石沉大海,连第二次面试的机会都很少,还被一个骗子招聘公司骗走了身上最后的500块钱。

    三个月的奔波三个月绝望的等待,让他几乎失去了生活的信心,最后找了一家搬家公司做起了临时工。一直宅在家里很少参加体育锻炼的陈天霖被这沉重的体力劳动折磨得疲惫不堪,最初的几天,早晨起来骨头仿佛都断掉了一般。但是他咬着牙坚持了下来,受尽白眼的他不能再当无用的废材,他必须努力。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看着眼前霸气的悍马H3,陈天霖咕咚一声吞咽了一口吐沫,这样的车无论是谁看到了都会情不自禁的被震撼。

    “妈的,又一个臭女人。”一句低声的咒骂传到陈天霖耳朵里,声音来自一个叫老王的搬运工头,这个家伙是的典型的愤世嫉俗的人,对社会不满对现实不满,对所有的一切都看不顺眼。

    陈天霖知道他在想什么,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人,开着价值百万的悍马,即使是一个普通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恐怕也会联想到一些灰色的地方去。但是陈天霖却没有这种想法,他最大的优点就是不以恶意去揣测他人,比如这个女孩,也许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天之娇女,也许是中了大奖的幸运儿,总之她未必就是老王想象的那种人。

    而且这个美女给他一种很阳光很清新的感觉,就好像一颗生长在阳光下的娇艳花朵,明媚的眼睛清澈如泉。陈天霖一直很相信自己的直觉。网站163nvren.com

    开着悍马的美女就是他们的雇主,这次搬家的业主。对陈天霖来说,这样的美女可以出现在电视上,可以出现在舞台上,可以出现在豪华的餐厅里,但是绝对不会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他默默的搬起一个箱子继续自己的搬运工作,大件家俱都搬完了,只剩下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快点结束了这一家,还有一家等着呢,他心中想。

    当他从房子里出来准备搬下一件物品的时候,吃惊的发现悍马美女正在和工头老王吵架。

    “你们能不能轻一点,这些东西对我很重要。”悍马美女说。

    “我们都是粗人,粗手粗脚惯了,要不你自己搬吧!”老王蛮横的说。

    “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付了钱你们这是什么服务?”

    这一句话好像点了老王的火药桶,他梗着脖子大声吼:“有钱了不起啊?有钱看不起人啊?现在的女人,为了钱什么不可以卖?还不知道你开的车是怎么来的呢!”

    悍马美女一张俏脸涨的通红。原文http://www.163nvren.com/陈天霖觉得这些话太重了,在什么都不清楚的情况下,仅凭一辆好车就这样辱骂别人,他刚想上去缓和一下气氛,下一刻,令他目瞪口呆的情景出现了。

    悍马美女一个箭步上前,拳头带着呼呼的风声结结实实的打在老王的左脸上!注意是拳头,绝不是一般妹子打架用的巴掌。

    老王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娇滴滴的美女居然下手这么快,这一拳力量不轻,即使是他强壮的身躯,居然向后仰了一下,连退了两步。

    老王刚要发飙,却在悍马美女那凌厉的眼神中有些焉了。这边的动静引起了小区保安的注意,二三个保安向这边走来。

    老王看了看远处的保安,也可能感觉自己说话太过了,居然再没有说什么,他带着手下的人三五下把车上剩余的东西拖到地上,一句话不说开着破东风扬长而去,居然把陈天霖这个临时工给丢下了。

    “一群混蛋!”悍马美女望着地上乱七八糟的东西,懊恼的说着,她回过头去,看见还在目瞪口呆站在门口的陈天霖,这个男孩看起来很清秀,似乎不那么令人讨厌。163女人网

    “喂,你!跟他们一伙的吧?”悍马美女说。

    “是,啊,不是不是。”陈天霖有些语无伦次的摆摆手,也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意思。这个悍马美女是真悍啊,别给自己也来一拳。

    扑哧一声,悍马美女看着陈天霖涨红了脸,紧张兮兮手足无措的样子,感觉十分有趣,忍不住笑了出来,立刻又故意板着脸,插着腰说:“你们把这一堆东西扔在这里,我要投诉你们,除非你帮我把这些东西都搬回去!”

    她想了想又补上一句:“我加你二百块钱。”

    二百块钱!陈天霖眼中一亮,现在他最缺的就是钱了,当搬家公司的临时工,一天才90块钱。

    地上的东西都不是大件,一个人可以搬动,悍马美女也并没有看着陈天霖一个人干,她也帮忙一趟趟的搬运着。

    东西全部搬进了房子,这是一个带跃层的二百多平米套房,装潢电器已经一应俱全,宽敞的客厅里,沙发桌子胡乱的摆放着,看着悍马美女那为难的眼神,鼻尖上细细的汗珠,陈天霖头脑一热,说我帮你都放整齐吧。

    美女嫣然一笑,先进了卧室,换了牛仔裤和便服,扎起了马尾,换了一双运动鞋和陈天霖合力搬运着家俱移动到合适的位置。
第2章 被隐藏的往事
    悍马美女性格很开朗,而且不拘小节,和陈天霖说说笑笑,让他也没有初时的拘束与尴尬,气氛上和谐了很多。

    沙发,餐桌逐步摆放到位,房子里也逐渐有了样子,看上去顺眼了很多。搬家确实是一个烦人的事情,大大小小的零碎东西多不胜数。悍马美女搬一个纸箱的时候不小心被沙发脚绊了一下,哗啦一声,纸箱跌在地上,散落了一地。

    正在收拾厨房的陈天霖急忙赶了过去,帮忙收拾。纸箱子里有很多的旧照片,大多数是一男一女的合照,照片上的女孩赫然就是悍马美女,但是更加的青春靓丽,看上去就想十七、八岁的青春少女,她的脸上荡漾着开心的笑容。在她的身边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戴着一副眼镜,很斯文的样子,看上去有些保守,总是微笑着对着镜头。

    陈天霖刚要收拾这些旧照片,悍马美女突然伸手阻止了他,有些哽咽的说:“别动,让我来收拾。”

    陈天霖呐呐的收回了手,心里有些难过,这个男人和她的关系一定很亲密。

    悍马美女就这样看着这些旧照片怔怔的发起呆来一言不发,她轻轻用手指抚摸着散乱的照片,美丽的大眼睛隐隐笼罩了一层水雾,泪光涟涟。

    陈天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她,从她美丽的眼中,他读出一丝深深的悲哀,一个失去依靠女人的无助而孤独。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一直站在那里的陈天霖双脚有些发麻,他不知道自己现在是应该静静的离去,还是应该打个招呼再走。但是眼前的美女很明显进入一种回忆的伤痛中,自己贸然去打断她,有些不合时宜。

    也许她现在需要鼓励和安慰,但是……并不是我的,陈天霖心中想着,他长长的舒出一口气,散解心中的烦闷。

    罢了,还是就这样悄悄的离开吧,陈天霖环顾四周,基本上家俱物品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至于那200块钱……算了算了,自己就是太心软,就当是帮朋友忙好了。

    他正移动脚步准备离开的时候,悍马美女突然说话了:“他是我的丈夫。”

    “啊?”陈天霖还没迈起的腿又重新落回地面,他并不确定悍马美女是否是和自己说话,还是在自言自语。

    “我的丈夫,也是我大学时候的老师……师生恋,我坏得早吧……”悍马美女转过头,看着陈天霖说。这一次陈天霖确定了这个美女是在和自己说话。

    “啊,师生恋……现在也很普遍……”陈天霖不知道该怎么说,“那么他怎么没来?工作忙吗?”

    “他已经去世两年了……”悍马美女脸上带着凄美的笑容说。

    陈天霖抓了抓头发,原来是已经去世了啊,怪不得悍马美女一看见这些照片就伤心落泪呢。

    “你们感情……很好吧。”陈天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随意的说着。悍马美女微微一笑,并没有接着说什么,而是低头去整理这些旧照片。

    “那个……都整理得差不多了,我先走了。”陈天霖又抓了抓后脑勺说。

    悍马美女嘴角上扬,微微一笑说:“钱不要了?”

    “算了,当帮朋友忙吧。”陈天霖说,他把自己心里话说了出来,但是转念一想又有些问题,自己怎么能算这美女的朋友呢!

    “洗个澡吧,你看你浑身都被汗浸透了,先洗个澡吧。”悍马美女说。

    “不用了,不用了!”陈天霖急忙直摆手,他不习惯在一个陌生人家里洗澡,虽然身上的确很难受,黏黏的,又有些发痒。

    “客气什么呀!刚才还说帮朋友忙,现在洗个澡又扭扭捏捏的,你是不是男人啊!”悍马美女说着站了起来,把陈天霖推向浴室。

    陈天霖也确实想洗个澡,自己都能隐隐闻到身上的汗味了。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陈天霖也就不扭捏了,一头钻进了浴室。

    洗完澡,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带换洗的衣服,难道要重新穿这都有些馊味的工作服吗?那澡不就白洗了!

    正在为难的时候,门外又响起了悍马美女的声音:“脏衣服扔到框子里,门外有干净的睡衣,是以前我老公的,不嫌弃的话你就将就用一次吧。”

    真是太为难了,但是已经到了这一步,陈天霖实在也没什么选择,他快速开门换上了睡衣,走出浴室。

    看着那个稚气未脱的大男孩穿着去世老公的衣服走了出来,悍马美女瞬间有些失神,那温馨的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几年前。虽然两个人长得完全不一样,为什么会给人同样的感觉呢?

    悍马美女摇了摇头摆脱纷乱的思绪,今天似乎被旧照片引起了情绪的波动,她看着陈天霖说:“你等我一会吧,我请你吃晚饭,都已经这么迟了,耽误了你一下午的时间。”

    “不用了吧。”陈天霖说。

    悍马美女没有理他,自顾自地说:“你的衣服我已经帮你扔洗衣机里了,我打了电话叫了外卖,我们吃完了,估计你衣服也就干啦。”

    “这多不好意思……”陈天霖说。

    悍马美女调皮的眨了眨眼睛说:“请朋友吃顿饭有什么关系,我叫梦茜,你的名字呢?”

    “陈天霖。”陈天霖微微一笑回答。心中一股温暖的感觉涌进心头,在这个冷血的城市里,走出宅男天地陈天霖很久没有感受到温暖的感情。

    外卖很快就送了过来,说是外卖,对陈天霖来说,都可以算是豪华大餐了,十几个菜,色香味俱全,居然连龙虾都有。

    外面太阳已经落山了,昏黄一片,屋内显得有些暗,悍马美女孟茜开了客厅水晶灯,打开了两瓶红酒,开始和陈天霖吃了起来。

    随着酒喝得越来越多,梦茜的话也越来越多,她开始喋喋不休的倾诉自己上学时候的往事,非常的细致,一件很小的事情她可以说上半天,每个人说的话,每个人的动作,细节似乎历历在目。

    酒开了一瓶又一瓶,时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窗外早已经是一片漆黑。一直认为自己酒量不错的陈天霖脑子也开始晕乎乎的。一直都是梦茜一个人在说着,他只是跟着,恩、啊一类的附和。

    听久了,陈天霖开始发现一个问题,就是说了那么多往事,却一件都没有和某个人扯上联系,或者说也许事件里有着某个人,但是被完全的隐藏起来了,这种隐藏很深,总是在某个往事里,一个停顿的瞬间可以让人感觉出故事里似乎还有一个人,但是并没有被提及。

    这种感觉很古怪,但是确实存在着。也就是说她故意避免提及某人,这个某人……陈天霖很清楚的能想到,就是她英年早逝的丈夫,她的老师。再看向那灯光中摇曳的美人,陈天霖的目光中多了一丝怜惜。
第3章 一场该封存的梦
    “嗯?酒呢?又没有啦,陈天霖,你再去开一瓶!”梦茜指挥着说。

    “你喝得太多了,不能再喝了。”

    “胡说!我至少还能再喝十瓶!只要给我买冰淇淋就好啦,高中时候我们寝室的姐妹聚餐,我喝多啦,就打电话要买冰淇淋,那时候都深夜了,但是冰淇淋还是买来了……”

    “哦,谁啊,对你这么好……”陈天霖随口问了一句,房间猛的安静下来,这种安静是突兀的,没有任何预兆,就仿佛突然有人掐断了电源,让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一般。

    陈天霖突然意识到自己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一个在倾诉中不该出现的人,被自己提了出来,虽然是无心的,但是这打破了某种规则。

    梦茜低下头,把脸藏在灯光的背影里,肩头开始轻微的抖动,慢慢的,哭泣的声音传了出来。

    陈天霖沉默下来,他看着那个美人默默的哭泣,一直停不了,心中涌起难言的自责。在酒精的作用下,他靠近梦茜抱住她轻轻颤抖的双肩,试图安慰她。

    梦茜也顺势钻进了他的怀里。

    一夜醉酒,陈天霖不可避免地在梦茜家里留宿了一晚。

    当天蒙蒙亮的时候,陈天霖先醒了过来,看着依然还在睡梦中的梦茜,恢复理智的他没有敢造次。

    自己只是个找不到工作的宅男,社会的最底层,而这个美女是拥有豪宅名车的社会上流人士,双方的巨大社会差异,在酒精已经消失的现实里,清晰的出现在陈天霖脑中。

    她醒来以后会是怎样的态度对待自己?陈天霖不敢想,甚至报警把自己抓起来也不无可能,这个开着悍马的彪悍美女,绝对不是软弱可欺的类型。

    从内心深处来说,陈天霖惧怕美女醒来后可能出现的翻脸愤怒的景象,这会无情的将他脑中仅有的一点点幻想粉碎。当然,这个上层社会的美女醒来以后百依百顺,爱上自己的可能性也许只有在小说里才可能出现吧?对于自己,陈天霖可不敢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他轻手轻脚的下了地,悄悄的走到阳台,取下已经晒干的工作服,洁净如新的工作服上留存着淡淡的清香,这让他心中暖洋洋的。

    也许这应该当做一场梦,好好的保留下来,封存在记忆的深处。

    穿戴整齐后,陈天霖再看了一眼仍在甜甜梦乡中的美女,默默的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反手将门锁好。

    天空已经微微有些亮光,朝霞在天边透出一抹嫣红,又是一个清爽的清晨。陈天霖伸了一下懒腰,昨夜的幽香依然残留在鼻尖,他回头看了看那紧闭的房门,淡然一笑。

    无声的结局或许是最完美的结局。

    早晨赶到顺风搬家公司,没想到却得到被辞退的消息,理由是昨天居然自己半途离开,第二家任务没有完成。

    明明是你们把我丢下的好不?现在反而来怪我!陈天霖气愤不已,但是自己又能有什么办法,即使打架,自己也不是这群五大三粗的汉子对手。

    昨天的工资也被那个混蛋老板克扣了,陈天霖用身上仅剩的五块钱买了份早餐带回了家。

    妈妈已经去上班了,作为废材的自己又一个遭受了挫败,这种无言的失败感觉就好像一个在冬日黑夜里淋透了雨的可怜小狗让人难受不已。

    打开电脑,里面的游戏都被自己删除光了,想了想,陈天霖又打开了邮箱,一直在网上到处发简历,但是回应的很少,现在也很少看邮箱了。邮箱里有三封未读来信,其中两封是广告,另外一封居然是面试通知!

    陈天霖揉了揉眼睛,确实是面试通知,而且是天宇公司的面试通知!

    天宇公司是全球500强里能排上前50的巨型公司,它主营是化妆品,护肤品。并涉足了各个行业,无论是酒店,商场,餐饮,地产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这个巨大的庞然大物待遇也是非常好的,正式员工拥有别的公司难以企及的巨大福利,是所有求职人的梦想。

    因为天宇公司的总部在陈天霖所在的城市,他又恰好在网上看见天宇公司招聘的消息,于是抱着万一的侥幸心理投了一份简历,没有想到居然又了回复,还通知去面试。

    陈天霖看了一下日期,这封邮件是三天前发的,他的心跳加速,几乎要跳出嗓子眼,急忙看了一下面试的日期,万幸是今天上午9点半,他看了一眼闹钟,现在才8点钟,于是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心脏才落回原位。

    太好了!陈天霖兴奋得在空中挥舞了一下拳头,如果能进了天宇公司,房子车子什么都不是问题,老妈也能不用那么辛苦的去小区做保洁。
第4章 面试风波
    终于可以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宅男废柴了!陈天霖急忙去找面试穿的衣服,面试当然要穿西服,但是自己仅有的一套西服因为长期不穿,并且没有挂起来,上面已经满是褶皱。穿上以后皱巴巴的像乞丐一般。

    顾不上吃早饭,陈天霖急忙骑着自行车满大街的找干洗店,总算找到一家开门比较早的,把西服烫平,换上以后效果好了很多,再打上领带,已经有一点小白领的范了。

    打印出面试通知,打车赶到了天宇公司总部,八十八层高楼气势恢宏,彰显着天宇公司强大的经济实力。

    一楼的大厅里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陈天霖压制着兴奋的心情,把面试通知递给服务前台的美女。

    这个美女长了一副可爱的娃娃脸圆圆的,肉呼呼的,一笑露出两个深深的酒窝,让人沉醉不已,她身材虽然不高,大概1米62左右,但是比例均匀,也算是完美的类型。

    萝莉的容貌加上绝好的身材,这个前台的美女至少也可以评上9分。

    前台美女非常有礼貌的接过陈天霖的面试通知,核对了一遍以后,递给他一个小小的号牌,她的手指也肉嘟嘟的,碰上去感觉很好。

    “这是您的号牌,请拿好,面试的时候,喊到您的号码才可以进去哦。”前台美女甜甜的说,她的声音像小女孩一样甜甜的,嗲嗲的,很受用。

    “谢谢!”陈天霖微笑着说,他看了一眼号牌49号,似乎不是一个很吉利的数字。

    不久,所有参加面试的人被集中到会议室里,坐在椅子上等候通知。陈天霖的心情一直非常紧张,手脚都微微有些颤抖,他看看会议室里,大约坐了8、90人。陈天霖记得自己报得是一个助理职位,只需要两个人,这还是海选出来参加面试的人数,如果算上报名的话,恐怕有几百人,比考公务员竞争还激烈。

    从这么多人里竞争2个职位,陈天霖实在是没有信心,早晨那一股兴奋的感觉已经消逝得无影无踪,心里只剩下忐忑。

    大家都很紧张,没有什么人聊天,而且大家都是竞争对手,互相也怀着敌意。

    坐在陈天霖旁边的是个戴着深度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的男青年,他与众不同的地方是怀里紧紧抱着一个背包。

    “面试还需要带什么东西吗?”陈天霖好奇的问。

    那个眼镜男有些不屑的看了陈天霖一眼,缓缓的说:“这些是我考的证,我希望能把他们展示给考官看。”

    “证?”陈天霖自己也带了毕业证和学位证,但是这个鼓鼓囊囊背包看上去似乎装满了东西。

    眼镜男展示般的拉开了背包拉链,一本本展示给陈天霖看:“这是专业英语六级证书,这是高级口译资格证书,这是全国计算机三级证书,这是注册会计师证书,这是人力资源从业资格证……”他一口气拿出十几本证书,甚至有全国珠算等级证书,惊得陈天霖是外焦里嫩。这也太强了吧!

    “哼!”旁边有人冷哼了一声,循着声音望去,是一个英俊的帅哥,他看了一眼塞满了证书的背包,有些不屑的说:“这些破烂有什么用?我是英国班戈大学毕业的高才生。”

    “班戈大学了不起吗?我是波士顿大学的硕士研究生!”

    “………………”

书名:情迷女上司》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情迷女上司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盗墓空间之一夜一诡梦》《盗墓空间之一夜一诡梦》

    原标题:《盗墓空间之一夜一诡梦》《盗墓空间之一夜一诡梦》小说书名:盗墓空间之一夜一诡梦午夜凶铃(一)不知道大家对于法医是怎么看的,反正我是很喜欢这个职业。记得小时候看《少年包青天》,每次看到包公验尸我都会很兴奋,总认为那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于是再后来的梦中我就梦见我便不顾父母的阻拦毅然选择了法医.等到我毕业被分到这个北方的小警局之后,整整两个月,几乎就没有碰到过什么尸体,大家还调侃我说我是平安大使,打扫卫生倒成了我每天的必修课。我的上司是一个40岁左右的男人,我平常都叫他老大,事实上他的真名叫李

  • 《大汉暴君》《大汉暴君》

    原标题:《大汉暴君》《大汉暴君》小说名称:大汉暴君泰山之巅“刘源,男,22岁,身高一米八,大额头、小眼睛、宽嘴巴,手中有枪,为人心狠手辣、身手不凡。是“洪兴”的金牌杀手之一,最近因为窝里斗,所以被人出卖,是我们这次抓捕的主要犯罪嫌疑人。”一阵铃响,刘源迷迷糊糊地推开身边熟睡的妓女芝芝,接通手机,一个急促的声音传了过来。“大哥!条子已经将你的住处包围了!快想办法逃跑!”刘源吓了一跳,立即翻身躲到窗边向外看去,只见天已蒙蒙亮,楼下停了三辆警车。又来到后窗,看到自己预留的绳索还在,不由心中稍微安稳了一

  • 《超级太监》《超级太监》

    原标题:《超级太监》《超级太监》小说名字:超级太监太监诞生一间阴风惨惨的房间里,一个十三岁余的少年正面色惨白的躺在一张奇怪的案子上,那案子摇摇晃晃的,谁看了都担心是不是会散架。可就是这样的一张案子,不知道为多少人做了他一生之中最不想做的事情——自宫。少年脸色有些稚嫩,但仔细看倒也眉清目秀。淡淡绒毛的嘴死死的闭着,眼睛茫然的看着结满蜘蛛网的房顶。一个尖利的声音嘲讽道:“你做好了决定没有?你觉不觉得你这样对得起你的祖宗?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爹娘!你这样做是不是十分下贱,是不是自甘堕落?你是不是永远都不想

  • 《暧昧高手》《暧昧高手》

    原标题:《暧昧高手》《暧昧高手》小说书名:暧昧高手离开公司“叶天阳,总经理让你到他的办公室去一下!”在上海一家不是太大的公司里,一位打扮的异常的女人,动着她那丰腚,向着这间公司的一个角落走去,虽然这女人穿的是一身职业的白色西装,但仍旧与此时的工作地点有些格格不入,这样的公司在上海大大小小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公司里面的白领上班时间能打扮的跟小姐的一样的那可就不多了,尤其还是一位跟在总经理身边的女秘书。在女人走去的角落里,单独摆放着一张很大的办公桌,办公桌上乱七八糟的摆放着成堆的文件以及一个液晶的显示

  • 《召唤恶魔法则》《召唤恶魔法则》

    原标题:《召唤恶魔法则》《召唤恶魔法则》小说名字:召唤恶魔法则契子紫月高悬,淡淡的紫光不断的辐射着整片贫瘠的大地。荒芜的旷野除了血红色的土壤就是峥嵘的黑色岩石,一直向前延伸,消失在与碧蓝天空交接处。在暗黑界里,没有白天黑夜之分,空中那枚高高悬挂的紫月永远散发出紫色能量。空旷无垠之上,远远的可以看到一个简陋的石屋,或许用简陋来形容都感觉到奢侈。但是就在这摇摇欲坠的简陋石屋上空,却密密麻麻的分布着上百个身影。这些人有的身着白色长袍,或者是黑色长袍,各占一部左右。背后不断的煽动着翅膀,这些人几乎都是四

  • 《重生西游之通臂猿猴》《重生西游之通臂猿猴》

    原标题:《重生西游之通臂猿猴》《重生西游之通臂猿猴》书名:重生西游之通臂猿猴现西游拜师女娲“喂,小妹妹,小心啊!”龙翱看见路上一个小女孩儿快被车撞了,忙上前拉过她,结果用力太猛,小女孩是救到了,他自己却被车撞死了。“我晕,怎么这么倒霉,果然应了那句话,好人不长命啊,不过我才十几岁啊,家里还有父母和姐姐他们啦!”这是龙翱在他身前唯一想到的,“恩?奇怪,我怎么还有意识?”龙翱下意识的睁开了眼,却看见了自己被撞车飞的身体,“这个,该不会是灵魂出窍吧?”龙翱心里正想着,突然从上方传来一股绝大的吸力,“咻

  • 《寻秦记之我是韩信》《寻秦记之我是韩信》

    原标题:《寻秦记之我是韩信》《寻秦记之我是韩信》小说名字:寻秦记之我是韩信千年倚梦夜凉如水,寒蝉低鸣。荷塘之中,莹莹荷叶亭亭出水,一满池的荷花在月色中披了一层薄薄的露珠,好似美人眼中的清泪。微风吹过,缕缕清香扑鼻而来,随即兴起一团弥雾。阵阵微风将满池春水吹皱,满池弥雾让韩淮楚只手不辨人影。一叶扁舟,静悄悄出现在韩淮楚眼前,在池中随波起伏。韩淮楚举步上前,跨上扁舟,荡起双浆,在寂静的夜色中漫无目的地向池心划去。夜空之中,忽传来一阵悠扬的歌声。那是一首古诗,诗中唱道:“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

  • 《春梦入邻家》《春梦入邻家》

    原标题:《春梦入邻家》《春梦入邻家》小说:春梦入邻家第一章:不过梦一场深灰色的沙发已经有好些年头,破败着看起来潦倒无比,然而就在这破旧的沙发上却玉体横陈。肌肤柔软嫩滑似豆腐,又洁白无暇,如同东北老家冬日里那耀眼的积雪。玉腿修长匀称,翘臀挺拔紧致。鲁过的眼光贪婪地顺着平坦的而上。女人嫣红的嘴唇微微张开,吐气如兰。“过来。”女人的声音带着惺忪的微醺,让人骨头都为之酥麻。鲁过忍不住咽了下口水,这身材,这皮肤,真是超级极品。“来嘛,我这里疼,你帮我揉揉。”撒娇的女人轻轻指了指自己的胸前,声音更加娇软。见

  • 《至尊红颜:天价毒妃要休夫》《至尊红颜:天价毒妃要休夫》

    原标题:《至尊红颜:天价毒妃要休夫》《至尊红颜:天价毒妃要休夫》小说名称:至尊红颜:天价毒妃要休夫第1章偷情?“苏宛若!朗朗乾坤之下,你竟敢背着本王,与一个郎中勾三搭四,这等品行,不配入我靖王府!从今日起,本王与你再无瓜葛!圣上许配的姻缘,也从今天起取消!”迷迷糊糊当中,苏宛若听见一道冷峻的声音在说道,她睁开眼一看,入目是蔚蓝的天空,偶尔有白云飘过,天空干净的如同明镜,一尘不染。奇怪了,北京还有这样的天空?苏宛若嘀咕着,随即转头一看,不看还好,这一看她整个人都呆了。只见地下是一条青石砖铺就的宽阔

  • 《长生门》《长生门》

    原标题:《长生门》《长生门》小说名字:长生门神秘的‘客人’国际异能联合总部。“砰!”宋朝官窑特制的精美的瓷器在那清脆的落地之中碎成了粉末,“凭什么!凭什么!他们凭什么这么说!”暴躁的男人在大厅里来回奔走,身上的杀气若隐若现,“该死的联合国国际刑警!他妈的!给我查!给我仔细查下去!看看到底是谁做的这事情!这次若是让我查到了,不是我们的人做的这事情的话,哼哼,国际刑警嘿嘿……”看了一眼底下的手下,他的脸色才稍微有些缓和,“都下去,仔细的查一下,到底是不是我们的人干的,不是的话,看看是谁干的。只要查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