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阴间商人18章

2017/12/18 20:34:59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书名:阴间商人

第十八章 巨蟒吞人
    老王家因为出了事,所以门口暂时由两个年轻村民把守。版权163nvren.com

    我走进去一看,发现到处都是死鸡死鸭,这些鸡鸭颓然的躺在地上,爪子都已经僵硬了。

    我随手抓起一只鸡,从头到脚检查了一遍。

    除了鸡身上有两个小窟窿以外,倒也没有其他的伤口。

    这两个小窟窿,莫非是什么东西咬出来的?我犹豫了一下,就让村长去找一些奶,最好是母乳。

    村长愣了,问我要那东西干嘛?

    我说只要有母乳,我就知道是什么东西下的手。

    村长立刻就让人去找了,没多大会儿的功夫,就拿来了整整一瓶母乳。我立刻打开盖子,将母乳倒在死鸡的伤口上。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顿时,那两个小窟窿竟滋滋的开始冒烟,而原本已经死透的母鸡,也咯咯咯的挣扎了起来。

    这一幕把村长等人给吓坏了,连连倒退,脸色苍白的看着我。

    不过那只鸡也只叫了两下,就再也不动了。

    我心中更加惶恐,这些家禽明显感染了尸毒,如果处理不好,村子里可能会闹瘟疫。

    当下,我就让村长赶紧准备汽油,把屋子里死掉的家禽全部烧掉,而且一定要烧的干净彻底,只剩下骨头最好。并且骨头也要用醋泡了,装进坛子里,埋在地下,一年之内都不能让人和畜生碰,否则村子必遭大祸。

    村长已经给吓傻了,我说的每一句话对他来说,都是晴天霹雳。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之后我又去老王夫妇的卧室看了看,发现里面乱糟糟的,打斗痕迹很明显。

    于是我找来附近的邻居,问道:昨天晚上就没听见什么动静?

    那邻居说听见动静了,起初是鸡鸣狗叫的声音,然后老王还喊了一声什么东西,之后就再没情况。

    他因为太害怕,所以就没出来看。

    我点点头,问村长周围都找了吗?难道就没发现老王夫妇。

    村长说能找的地方都找了。

    我摇摇头,这两夫妇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接下来我们又去了趟阎王刑场,我觉的既然整件事的源头就出在阎王刑场,说不定能在里面找到什么线索。

    没想到一来到阎王刑场,所有村民都害怕,不敢跟我下去。书名:阴间商人18章

    无奈之下,我只好在腰上绑了一截绳索,拉李麻子一起进去。并且事先交代好村长,万一遇到危险,就拼命把我往外面拽,不把我们拽出来千万不要停手。

    村长连连点头。

    说实话,进这种地方,我也害怕。李麻子比我有过之而无不及,一直都紧贴着我,我甚至能听见他急促的心跳声。

    阎王刑场依旧是那么的阴森恐怖,铁钩子,油锅,大铡刀,每一样东西在这样的氛围下,恐怖程度都增强了十多倍,触目惊心。

    想想前两天包工头的尸体还挂在铁钩上,我就不敢抬头去看。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而且自从进来以后,我就产生了一种被人盯上的感觉,那种感觉如影随形,一刻都没有消散。仿佛那个刀灵就藏在这间地下室里,用戏谑的眼神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们绕着阎王刑场走了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线索。这让我有些失望,正准备带李麻子出去,目光却无意中落在了入口处。

    在入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反射出了一丝亮光。

    我匆匆忙忙的就跑过去,没想到那竟然是一滩水,那一丝亮光,就就从这滩水里折射出来的。

    我当即就认定这滩水不正常,打开手电筒仔细观察了起来。

    而让我没想到的是,在这滩水中,我竟然找到了两块鳞片。推荐http://www.163nvren.com/那两块鳞片已经破损,不过依稀能够辨认出来源于蛇的身上。

    莫非,那刀灵,是一条蛇?

    可这些水,又是从哪儿来的?

    想到这我立刻站起来,对李麻子说我知道老王夫妇在哪了。

    说完,我就急匆匆的爬出大坑,问村长这附近有没有河。

    村长立刻点头,说有一条小河,时间紧急,我当即让村长在前面带路,直奔小河。

    把兄弟自告奋勇的说道:“那条河有点远,要不坐我车去吧?”

    我点点头,和村长,李麻子率先坐车过去。同时命令剩下的村民寻找交通工具,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小河。

    这条河并不算大,不过却很深,看两边高高垒砌的混凝土,应该是一条人工河。村长给我们解释道:为了解决村子的缺水问题,这条河是专门从长江引流过来的。

    我问道:“既然是一条人工河,那肯定会有大坝吧?如果有东西掉进河里,应该会被大坝给拦住。”

    村长还在思考的时候,把兄弟忽然开口说道:“对,下流还真有一个大坝,你的意思是,老王夫妇的尸体被冲到那个地方去了?”

    我当即就让把兄弟带我们去那个大坝看看。

    当我们来到大坝的时候,发现大坝正处于闭合状态,河道很宽,但河面上漂满了生活垃圾,还有各种各样的水草。就算有尸体,恐怕一时半会也寻不到。

    我对村长说:老王夫妇的尸体,估计就在水草下面。

    村长一阵头疼,说现在就找专业人士过来捞,不过被我给拦住了。既然尸体在这儿,想必刀灵也在这儿,万一这东西在水里伤了人,可就麻烦了。

    我于是想了个办法,问村长能不能打开大坝?不需要全部开闸,只要放出去一点水就行。尸体既然藏在水草下面,肯定会被水流给带出去。

    村长当即打电话找人。

    没一会儿,大坝就开闸了,顿时河水咆哮般的冲刷出去。

    我眼睛一眨不眨,死死地盯着水面,等待着尸体的出现。

    果不其然,五分钟以后,我就听见李麻子大喊一声“出来了”。

    我立刻放眼望去,发现两具白花花的尸体在水面上来回翻滚,好像皮球一般。

    可是当尸体被打捞上来以后,却没办法判断这两人到底是不是老王夫妇了。

    因为两具尸体的面部已经腐烂不堪,手脚更是如同泡大的冬瓜一般,全身都被粘液给包裹着,看上去十分恶心,不少村民都呕吐了起来。

    村长纳闷的说道:老王夫妇怎么一夜之间就能烂成这样?这不合常理啊。

    我也大惑不解,戴上手套,走过去摸了一把尸体表面的粘液。

    良久才说道:“是胃液……”

    村长奇怪的看着我,不知道我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我说道:“有东西将老王夫妇完完整整的给吞了下去,胃液将他们消化了一半,然后又给吐出来了,所以两具尸体才会变成现在这样。”

    现场响起一阵唏嘘声。

    李麻子连忙问到底是什么东西,能把他们完整的给吞下去?甚至还能吐出来。

    我想了想,说道:“还记得我在阎王刑场的入口处捡到的鳞片吗?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一条巨型蟒蛇。”

    “蟒蛇?”李麻子有点摸不着头脑了:“咱们竟然被一条蟒蛇给算计了?”

    我苦笑道:“总之这条蟒蛇不简单。”

    我转身看着村长:“村长,这座村子以前出现过大蟒蛇吗?”

    村长立刻摇头:“从没出现过。”

    我说道:“看来咱们今天晚上有事干了!村长,你立刻找一些年轻村民去捉蛇,越多越好。另外最好再准备一批老鼠。”

    村长问要蛇和老鼠做什么?我说三言两语也跟你说不明白,到晚上你就知道了。

    村长当下带着一群年轻人,去到处捉蛇了。

    我则跟把兄弟先回了家,回家之后我就赶紧休息,然后让把兄弟去买一些雄黄,越多越好。

    李麻子在我旁边是各种坐卧不安,弄得我都没心思睡觉了,不过为了保存好体力,我还是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就被李麻子喊醒,告诉我天黑了,村长正带着村民在别墅外等着。

    我说道好,咱们现在就去河边捉妖!

书名:阴间商人》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阴间商人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非你不可:抱走国民男神在线阅读

    原标题:非你不可:抱走国民男神在线阅读小说名字:非你不可:抱走国民男神目录预览:第一章绿色的结婚纪念日第二章婆婆好手段第一章绿色的结婚纪念日董玥身穿一袭红色长裙,有些不好意思。很小心的检查了一下自己肚子上的赘肉有没有掩饰好。她没嫁人的之前也喜欢穿这些颜色鲜艳的衣服,可是婆婆总说她穿这种衣服不庄重,后来自然就穿的少了。不过今天是她和路思健结婚三周年纪念日,为了庆祝这个特殊的日子,董玥特意换上了老公结婚前最喜欢的红色长裙。以前董玥身材凹凸有致,穿上大红紧身裙是一枚性感尤物,而现在董玥身上已经长满了赘

  • 绝色妖娆:冰山王爷倾城妃在线阅读

    原标题:绝色妖娆:冰山王爷倾城妃在线阅读书名:绝色妖娆:冰山王爷倾城妃目录预览:第一章借尸还魂跌入迷雾第二章谁才是幕后黑手第一章借尸还魂跌入迷雾深秋午后的阳光慵懒的洒在小院内的青石板上,栅栏内圈起的木槿与木芙蓉开的正好。转而望去,小径旁的白花紫藤垂挂下的花串儿,随着阵阵秋风不住的摇曳,淡雅的芬芳萦绕在整个小院。院内恬静淡雅,屋内却是一片死寂!婢女玲珑跪在床榻前不住的抽泣,时不时的回头张望,也不知郎中何时才会来,床上的小姐否还能撑得住。此时,院内传来急促的脚步声!玲珑慌忙站起身冲到房门前,还未来得

  • 强宠危情:总裁大人请走开在线阅读

    原标题:强宠危情:总裁大人请走开在线阅读书名:强宠危情:总裁大人请走开目录预览:第1章他回来了第2章出现第1章他回来了订婚宴上,苏沫看着那个逆光走向自己的男人,一时间神思有些恍惚,他温暖和煦的笑容跟记忆里某张熟悉而又陌生的脸慢慢重合。“沫沫,你真的甘心吗?”站在她身侧的好友郑怡怅然地叹了口气,在她看来这个男人太过平凡跟苏沫实在不相配。苏沫扬起笑脸看了她一眼,视线胶着在捧着玫瑰花束的男人身上云淡风轻道:“甘心又如何,不甘心又如何?”“如果那个人回来了呢?你还是愿意这么庸庸碌碌过一辈子吗?”郑怡看向

  • 宁少的二婚宠妻在线阅读

    原标题:宁少的二婚宠妻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宁少的二婚宠妻目录预览:第1章撞破奸情第2章孩子没了第1章撞破奸情夜色深沉,杂志社只剩最后一盏灯亮着。“嗯,做得不错。”主任合上文件夹,轻推眼镜,递给面前身形纤细的女人,“小慕啊,怀着孕还那么努力工作,好好回去休息吧。”慕思闻言,脸中的笑意溢了出来,夹带一抹甜蜜的红色:“那我就先回去了,主任。”她轻抚着小腹,缓慢走在回家的路上。头顶一轮皎白的月,衬着她幸福的笑意。今天,是她跟唐霆3周年结婚纪念日,也是在这样美好的一天,早晨的孕检显示,她竟然已有了三个月的身

  • 余生都是你在线阅读

    原标题:余生都是你在线阅读小说名称:余生都是你目录预览:第1章泼妇第2章离婚第1章泼妇余笙将手中的报纸砸在路遇白办公桌上!她的胸口起伏,雪白的胸脯上还有昨夜路遇白留下的激.情吻痕。“路遇白!我不准你给余歌做辩护律师!”谁都知道路遇白是全国顶尖的金牌律师,至今无一败诉,是律师界的神话。多少人天价都请不动路遇白,余歌却能靠几颗眼泪就让他做她的代理人。当年路遇白为了娶余歌为妻,轰动海城。如今还想藕断丝连?她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路遇白拿起桌上的报纸,瞥了一眼,“余笙,你怕是忘记了我们的婚前协议,互不干

  • 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在线阅读

    原标题: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在线阅读小说书名:名门婚宠:火辣娇妻不许逃目录预览:第1章始于噩梦第2章被迫领证第1章始于噩梦“热……”苏夏天呢喃道:“好热……”出租车呼啸驶入寂静的富人区,在一幢奢华的别墅前停下。一个头发高绾,外罩黑色风衣的少女跌跌撞撞的从车上下来,司机从窗口探出头来大喊:“姑娘,找你的零钱——”“不愧是有钱人,出口这么阔绰。”司机大叔满心欢喜,这一趟抵得上他一天的工作,只是现在的小姑娘啊……他摇摇头,想起了这少女一身酒气满脸通红的模样,他脚下一踩油门,车子缓缓的驶出这片富人区

  • 三生三世:总裁跑不了在线阅读

    原标题:三生三世:总裁跑不了在线阅读书名:三生三世:总裁跑不了目录预览:第1章彩蛋第2章妇产科第1章彩蛋灯明如昼,万籁俱寂。彩蛋用圆鼓鼓蛋壳顶着台子上躺着的一名女子,“再不醒,系统就要实行电击啦!”“唔……”风晚睁开眼,眼帘里出现一只彩色的胖乎乎的……蛋?“哪来的彩蛋?”风晚虚软的坐起,视线扫极周围,复古美式的装潢,正眼前是一张巨大的情趣圆床。彩蛋在驼色羊绒地毯上滚了几圈,嗲声嗲气的说,“没错,我名字就叫彩蛋,是虚拟人生系统的任务发布员!”虚拟人生?!一人一蛋,凝视许久。风晚大脑的记忆终于开始重

  • 神偷萌妻:陆少放过我在线阅读

    原标题:神偷萌妻:陆少放过我在线阅读小说名:神偷萌妻:陆少放过我目录预览:第一章第二章第一章“阿嚏!”人在大喜大悲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意想不到的举动,比如说,惊天新闻在眼前,却丢了摄影机的的白洛洛,突然控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大喷嚏。尽管她很快地反应了过来,死死地掩住抠鼻,但还是晚了。因为陆轩宇马上停止了呕吐,敏锐地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冷厉的目光射向了白洛洛藏身的通风口。“谁?!”白洛洛被这目光看的狠狠地打了个寒噤,抱着胳膊团成一团缩到通风道的角落里,闭着眼睛祈祷:“找不到我找不到我……”显然陆轩宇没有

  • A级婚令:军少轻点撩在线阅读

    原标题:A级婚令:军少轻点撩在线阅读小说名字:A级婚令:军少轻点撩目录预览:第一章如丧家犬一样第二章重回十四岁第一章如丧家犬一样惊天头条:聂影帝和八卦狗仔关某隐婚十年!饶是关清黎看到这样的消息,也还是被惊到了,是怎么泄露出去的呢?自打两人结婚以来,十年的时间里算起来相处在同一个房间的时间十根手指头都能数清,竟然会被人知道?没等关清黎多想,杂志社来了任务,影后夜玫和某大佬在枫林山庄密会,需要高清晰照片,关清黎回了一句:好。关清黎站在枫林山庄门口,一双黑溜溜的眼睛在寻找藏身之处,手机亮了一下,之后就

  • 强势蜜爱:隐婚进行时在线阅读

    原标题:强势蜜爱:隐婚进行时在线阅读小说:强势蜜爱:隐婚进行时目录预览:第一章鲜血淋淋的背叛第二章背负骂名第一章鲜血淋淋的背叛昏暗的天色将整个别墅笼罩。房间里。一抹娇小身影正半蹲在地上用抹布擦角落,圆滚滚的肚子,枯瘦暗黄的模样,很难让人相信她才二十二。“砰!”的一声,门忽然被大力撞开。韩亦欢面上一喜,转过头来。她还没有看得清来人,就被迎面飞来的一份文件被砸的劈头盖脸。“离婚吧!”男人冷冽无情的声音传来。韩亦欢如五雷轰顶般怔住了。抬眸,看到他身旁的女人时,她瞳孔蓦然瞪大了几分,就这么一眨不眨的盯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