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青春校园小说《天才少爷媚娇妻》在线免费阅读

2017/12/16 19:24:2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天才少爷媚娇妻

春熙是个有意思的姑娘
故事发生在一个四季都吹着海风的小城,大概是因为这里的春夏秋冬都分外相似,所以连发生的故事都差不多,不管是爱情还是亲情,但是关于一个叫春熙和晨光的故事还是可以值得提一提。青春校园小说《天才少爷媚娇妻》在线免费阅读
   “啊熙,看,它们在那儿呢,,”春熙提着裤管,右手拿着小鱼网,“嘘,,,”春熙用左手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旁边的小孩大气都不敢出了。春熙刚要顺着小鱼的方向放小鱼网,这些小淘气们一下全都逃窜开了.
  春熙拿着小鱼网的鱼竿那头敲了不远处的一个小孩,“都赖你,怎么能在这紧要关头尿裤子,喏,看,今天本来能每人一条的小鱼全教你一人吓跑了。”
   “哈哈,超子是尿包,哈哈,大尿包。”其他小孩也都纷纷取笑他。
   “都别笑了,喂,别笑了,我,,我不就是没憋住吗。”那个叫超子的小孩懊恼又羞愧地辩驳着,“啊熙,你跟我来,我还知道个好地方,那里的小鱼和这一样多,不,比这的还多,我保证。”说完小男孩还举起了宣誓一样的手势。阅读http://www.163nvren.com/
   “哈哈,那你能保证不在我捞鱼的时候尿尿不?”春熙见他认真那样忍不住逗他。
   “我,,,我尽量。”超子一脸窘态地小声应道。
   “好啦,逗你玩呢,前边带路去。”反正夏日够长,阳光也够好,那就慢慢虚掷好咯,春熙心里是这么想的。于是,在小村的另一头时不时就能听到一群孩童的笑声。
  而其实认真说起来,春熙实在不算孩童了,怎么说也是13岁的初二小姑娘了,按理说暑假来趟村看望爷爷奶奶也该干点矜持小少女该干的事,没理由和一群八九岁的小屁孩整日瞎混,不是摸鱼就是爬树。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顾家那小丫头啊,能耐哟,整天带着我家小娃往村溪跑。’
   “可不是嘛,哎哟这小姑娘的,怎么进城读书了还是这野样。’
   “...........”
   当然,不光是这些择菜的大妈想不通,春熙家的二老心里也堵得慌。但也就嘴上啰嗦两句,根本也就拿这小丫头没辙。
   而其实春熙当然也不是智障幼齿的小顽童,只是她很小很小的时候爸妈刚在城里站住脚,还在拼命打拼期,根本无暇兼顾春。
   而好在她跟爷爷奶奶也很亲,不粘爸妈,心理从四岁就断奶了,因此四岁到十岁的春熙在这个村子很自由舒服地度过了整个童年。
   而那群陪着她一起摸鱼的混小孩可是陪着她玩了一整个童年的,这种特别的情谊和大人可真是没法说清楚。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春熙自从上了初一就被突然空降的爹妈执意接回城里,事业终有成的爸妈是终于想起她们留在乡下的孩子。
   说什么孩子到了要接受优良教育的年纪,这么些年他们心里也不好受,拼死拼活日以继夜地工作就是为了将来有一天把孩子接到城里的时候,过的是衣食无忧的优质生活。
   春熙记得去年他们来接自己的时候,妈妈更是泪眼婆娑地抱着春熙说:“让妈妈好好看看,哎哟,这孩子,怎么晒黑了,来,跟妈妈回家,很快就能变得白白嫩嫩的,变成妈妈漂亮的小宝贝。”爸爸也是在一旁念着这么些年欠孩子的太多,也错过了太多孩子的成长。
   爷爷在院门口抽着烟,叭了两口,说:“唉,什么也别说了,以后多花点时间陪啊熙就没错了。”说完爷爷掐了烟,转身去春熙的房里,打开衣柜就要把衣服收进行李箱里。
   春熙见状就不干了,跑到奶奶的怀里嚎啕大哭,“我才不要去什么城里!我就要和爷爷奶奶待一块。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爷爷循着声出来,要跩春熙,“胡闹,这村里的穷地方有什么好,你还真的和爷爷待着一块种田下地一辈子不成?”不管爷爷怎么劝,春熙就是拉着奶奶不撒手。
   妈妈看这样干耗下去也不是办法,就走晓之以理的方法,柔声地和春熙说:“啊熙啊,城里可是有很多好玩的东西啊,你想你九岁那年来城里玩,不是带你去了游乐园玩蹦蹦车,摩天轮,还有很多冰淇淋,走的时候不是还说以后还要来玩吗?这次和妈妈回去,啊熙想什么时候去,妈妈就带你去玩,好不好。”
   说实话,听到这里春熙确实有心动的,城里真是有好多好多有趣的东西的,想着想着抽泣声都不知不觉小了。
   妈妈见这招挺有效的,便接着说:“啊熙啊,这次妈妈带你回去呢,是想让你上更好的学校,你还可以交到很多很好好朋友呢,而且,你以后暑假还可以回来陪爷爷奶奶啊,爸,你说是吧?”
   说罢,春熙妈妈看向爷爷,“对,没错,以后你什么时候想爷爷奶奶了,就跟你妈说,怕就怕你这鬼丫头在城里玩开心,早把爷爷奶奶忘在九霄云外了。”
   “不会的,我才不会呢。”憋了好久都没说话的春熙总算被爷爷激出一句话来,春熙就是这样的别扭孩子。
   最后也是在四人的轮番游说好说歹说之下,春熙才不情不愿地回屋子收拾自己行李,不过春熙想着竟然要回来,柜子里还是留着几条衣服。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而其实春熙这么些想着也是爸妈什么时候才能想起接自己回城里,做梦都会经常梦到爸爸妈妈带着自己去逛动物园,去公园玩。
   十岁这些她只能从别的孩子口中听到这些故事,但是这个以前只能把它当个梦的事一下子成真了,春熙竟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要以怎样的心情去应对了。
   新的生活就一定会更好吗?
   城里的小孩好玩吗?
   我会更开心吗?
   这些复杂的疑问想着想着春熙就睡着了,醒来时就已经是在城里的家中。掀开家里的窗帘,看着楼下来来往往的,灯红酒绿的,这可真是一个足够陌生的城啊。
   要在村里这个时辰大家都差不多熄灯睡觉了,因着村里人心里的欲望不多,日出而息,日落而作,晚饭过后与家人聊聊几句就可以安心地睡去,舒服无虑地迎接下一个日出了。妈妈说这在城里不太可能。
   但,好在春熙是个神奇的姑娘,初一开心来到新学校的时候,一切都适应得挺好,大抵是因为春熙与生俱来的天真还有纯朴,和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小孩打交道时,成了春熙特别又吸引人的地方。
   他们倒是很喜欢听那些村里发生的他们从未经历过的新奇事物,自此,春熙才知道,城里的孩子的童年单一而枯燥,不是周一下课需要去上英语口语班,就是周六还要去上小提琴培训课,好好童年就这样糟蹋了。
   春熙想到此处不免暗暗庆幸,幸好她那两位早年间拼命赚钱的爹妈把她留在了村里,现在她才能拥有一段摸鱼爬树的好玩童年。
   虽然字是没认识几个啦,英语字母表也不懂啦,大提琴和中提琴有什么区别她也说不上啦。但,没关系,至少春熙的童年回忆起来,是有颜色的。
   城市的灯火看久了眼睛也难受,再好吃的冰淇淋吃久了也生腻,况且这里游这么多规矩束缚着,对于自由惯了的春熙是有点煎熬的。
   所以一到暑假,春熙就一定要闹着去乡下找爷爷奶奶玩,而初二暑假回来也是奶奶打电话说阉了好多她喜欢的酱香鱼仔,春熙听得直流口水,所以6月一放假春熙提着书包就往想念很久的爷爷奶奶家跑。
   那些村里一块玩的小孩听说春熙要回来,可是挨家挨户通知来着,谁说不是呢,春熙从小可是孩子王来着,春熙当时离开的时候可是信誓旦旦答应过他们,下次回来的时候都会给他们每个人带礼物来着。
   “啊熙,城里好玩吗?”其中一个小孩边吃巧克力边问。
   “嗯,还行吧,有时候好玩,有时候不好玩。”春熙也嚼着久违的酱香鱼仔。
   “那下次我去城里找我小姑,你带我去玩,好不好。”另一个小孩止不住兴奋滴问。
   “没问题。”春熙因为吃得开心,所以应得也爽快。
   “那我们可说好了,啊熙不许反悔啊。”那群小孩都开心得手舞足蹈。
   晚上,天都有点黑了,小孩都各自回家,春熙也连忙赶回爷爷奶奶家,奶奶已经把晚饭菜都准备好了。
   “哎哟,小娃子,在外头玩也不看着点天,也不知道肚子饿啊?”奶奶见她又是晚饭都备好了才回来,忍不住有念叨了几句。
   “小妮子,你现在可不能还像以前一样整天就知道往外头玩,你都进城里读书了,是要有个读书娃子的样子,将来可是要考大学的,咱们村里那个开小卖部李阿婆你还记得不?小时候你特喜欢吃她的冰棍,她那个小外孙今年也读初二来着,学习成绩听说还是班里第一第二呢,你学着人家点,今年暑假回来看她外婆,有不懂的作业拿去跟人家请教请教,,”爷爷酌着两口小酒,嘴里还不忘砸吧些人生大道理。
   “知道了,知道了。”春熙嘴里虽这么应着,心里想的是,好不容易来趟村里,可不是奔着学习来着。
初遇李晨光
也不知怎的,在妈妈家春熙睡得特别沉,赖床的毛病特别的严重,就连平时上学闹钟响了,都拿枕头捂着,每每都是等到妈妈过来掀被子,拉开窗帘,春熙才舍得爬起来。
   可回到爷爷奶奶家,情况便太不一样了,村里打鸣的公鸡刚叫唤不久,春熙就速度收拾下床,用奶奶打上来的井水洗漱完毕,整个人都顿觉神清气爽。
   跟着奶奶准备了下早点,天边就已经显现了微光,村里的晨光还真是叫人着迷。
   “啊熙,来,带个小篮子,帮奶奶上那个小山坡摘点辣椒下来,你昨天不是念着说要吃麻婆豆腐和辣子鱼来着,赶紧的啊。”奶奶说罢便递给啊熙一个精致的小竹篮。
   “好叻。”啊熙可是很享受迎着晨光走上那个小山坡的舒适。
   “我从山中来,带着兰花草,种在校园中,希望花开早,,,”因为早上的风很柔和,吹得人心里也不免酥酥的,春熙禁不住就哼起了小曲。
   路两旁的花也娇艳动人,在清晨的微光照拂下,显得更加清新且自然。
   很快春熙就来到了山坡的最高处,这里漫山遍野都是奶奶最割舍不下的小辣椒,还有不胜枚数叫不上名的小野花。
   春熙记得以前自己最喜欢带着一群小伙伴来这里玩耍,现在看来这里真是还有几分世外桃源的味道,加上几抹花香,更是胜人间无数。
   春熙沉醉在好光景中,差点就忘了奶奶交代的正事,还好是颜色夺目的小辣椒提醒了她,提着小竹篮欢快地采摘小辣椒,顺带也折了几朵诱人的小野花,是嘛,哪有少女不爱花的。
   春熙看到收货得差不多,正准备回家,抬眼看到前面有颗小石榴树,上面可结了好多硕大的果实,春熙看得心痒痒,便把小竹篮先搁在一边。直直地就往那小石榴树的方向冲去。
   可春熙的个不高,伸手根本够不着那些果子,怎么办好呢?这附近压根也没有小凳子。春熙遂就把夹角拖鞋脱了,还是爬上去比较实在。
   别的不说,爬树可是春熙的拿手本事,她每摘一个就把它放兜里,爬得有点高的时候,树叶婆娑的夹缝间透过几缕光,晃了晃春熙的眼,她不禁往光的那头望了望,咦,竟然有个人!
   谁家小孩起这么早?春熙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兴奋,从树上窜下来,套上夹脚拖鞋,就往光的方向那边走去,春熙从小可真是探求欲很高的小孩。
   春熙悄悄走近,准确地说是摸着过去,春熙本是不想搞出多大动静,稍稍猫着腰,这样一来反倒有几分鬼祟。
   那人穿着白色衬衣,水洗牛仔裤,手里握着画笔,应该是来写生吧,还真是好兴致。背影看上去给人很清瘦清爽的感觉,春熙悄悄挪到他身侧不远的地方。
   少年稍稍侧了一下脸,春熙一下子感觉好像那些晨光都铺天盖地地压了过来,那会还不知道怎么形容那种长相,也不知道轮廓鲜明,面容清俊这些词,只知道他就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人。
   那一刻,春熙只觉得心里的某块地方好像被击中了,电光火石,一瞬间心砰砰直跳,那会她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就叫春心萌动。
   春熙被自己的感知吓到了,至少在她人生的前十三年是没有过这种感觉的,这么一下春熙竟然都不敢靠近了,但她又想知道他是谁,这么好看,不会是妖怪吧。
   那我要是惊扰到他,会不会显得特别地没礼貌啊?就这么犹豫来犹豫去,踟蹰不前的竟傻站了几分钟。
   “你....你是谁啊?”春熙终究是没能忍住。
   “.....”回应他的是一片静默。
   是没听到吗?还是不愿意搭理人?
   “怎么不理人啊?我问你,你是谁呢......?”春熙不免提了提自己的声量。
   “......”还是不说话。
   春熙觉得十分懊恼,但,大概过了一分钟,那人手中的笔顿了顿,“你难道没看到我在画画吗?可不可以让我安静地画完?!”说完连正眼都没有看一眼春熙,就接着执笔画着。
   “我....”春熙还想辩驳些什么,但是细想,人家说的确实在理,本就是这少年好不容易寻了个清净地写生,她硬生生地闯入,扰了人家的好兴致。
   可是,他的态度未免也恶劣了些。罢了,果然美术老师说得没错,搞艺术的多半都是疯子。
   春熙见那人不搭理自己,便不再自讨没趣,提起小竹篮往爷爷奶奶家走去。
   春熙有往回看那人,可真是邪门,怎么就觉得那人的周遭散着某种光芒呢,是自己眼睛有毛病吗?大概是看太阳太久的原因吧。
   这么好看的人应该也有个好听的名字吧,糟糕,哎呀,自己都忘记问人家叫什么名,春熙越想越扼腕可惜。
   回家的路上,春熙越想越觉得不对,她是一个较真的人,刚才那情境,要放以往,她早跟人家杠上了。
   哪还显得那么怯懦呢,但,为什么自己不和他理论呢,是有点不敢吧,反正她不愿意留给那少年的印象是个蛮不讲理无理取闹的姑娘。
   甚至,如果可以,春熙还希望他们的初次见面不要那么糟,至少,电视剧里的可不是这样演的。
   春熙被这些情绪困扰着,不一会就回到了爷爷奶奶家。
   “哎呀,怎么去摘个小辣椒也能折腾这么久的?是不是上哪玩去了?”奶奶一向不太信春熙能安分守己地干件事。
   “没有,我没有,我就是看那里还有些小果子,然后就摘了些,然后......就回来了啊。”春熙因为心虚,后面的话就越说越小声。
   “你哟,你这小妮子,什么时候才有个姑娘家的样啊!”奶奶用手指推了推春熙的脑袋,便接过春熙手里的小辣椒。
   “奶奶,你这话得说八百遍了,好了,我都听腻了,您呐,就好好做麻婆豆腐吧,我找爷爷去了,爷爷不是说今天带我钓鱼来着。”
   “诺,你爷爷在那那后院呢,找他去吧。”
   “爷爷,什么时候带我钓鱼去?”春熙跑向了后院。
   “着什么急啊,小妮子,好东西可急不得的,这个道理可记牢了。”爷爷在后院边锄草边说,“刚才你去的地方可是后山那个小山坡?”
   “对啊,怎么了?”春熙碰了碰刚成熟的小茄子。
   “啊,我刚刚在路上碰到了那个李阿婆,他家那个小外孙哟,早早地就背着个小画板去那小山坡上面写生来着......”
   原来他是李阿婆的孩子,还真巧。
   “哎哟,那小孩可真聪明精灵,成绩又好,还会画画.....”
   爷爷后面讲什么,春熙没有听进去了,她只知道自己和这少年应该算是有点缘分的。
   “来吃饭了。”奶奶在前院叫唤着。
   “来咯。”爷爷放下锄头,和春熙往前院走去。
   “好香啊!”春熙可是特别依恋奶奶做的麻婆豆腐还有辣子鱼的,这口味,都是从小给惯出来,根本忘不了。
   “香就赶紧吃,多吃点,回了城里哪还有这么鲜的鱼啊。”奶奶一直往春熙碗里夹菜。
   饭菜实在是太香,春熙吃了三碗,才舍得放下筷子,饕餮之后特别知足。但春熙突然想起件事,就往门外跑去。
   “哎哎哎,刚吃呢,小妮子,不可以跑啊,去哪呢?”奶奶担心地问道。
   “我去趟小卖部,等会就回来。”说完春熙就匆匆往李阿婆那里走。
   远远地就能看见阿婆的小卖部门口站着几个小孩,当然的,阿婆的小卖部在那群小孩的心中可是圣地一样的地方,神圣不可侵犯的,每天必来膜拜的。
   “哎呀,是春熙丫头啊。”待走近李阿婆一眼就能认出春熙来了。
   “是啊,阿婆,好久都没来了。”春熙往里头张望了几眼,没看见那人啊。
   “哎哟,都长高了,去城里读书了,可要出息啊,像我家小外孙可是我们读书读最好的,春熙可也要好好用功读书,将来有前途的啊。”阿婆对春熙亲昵恳切地说到。
   “阿婆,我今天上小坡摘小辣椒,碰到他来着,怎么现在没见着他呀?”春熙很想知道那个少年的消息。
   “哦,他呀,吃了个饭就坐车回城里了,哎,我那些外孙里面,也就这孩子最懂事,还知道回来看看我这老太婆。”说着,李阿婆叹了口气。
   “啊,这样啊,那他很喜欢画画吗?”春熙很好奇。
   “当然啊,从小就特别喜欢,还得了很多奖呢,我这老太婆也不懂什么艺术,但我看着那些画就觉得好看,觉得喜欢。”李阿婆一脸骄傲和自豪。
   春熙陷入了沉思,这样的人应该是很温暖,很特别的吧。
   春熙又和李阿婆聊了一会才走的,临走了还不忘往春熙手里塞冰棍,这让春熙异常感动,老人家疼小孩的心还真的是不需要什么名目和理由的。
   以后回奶奶爷爷家,也要过来看望李阿婆。春熙这样对自己说。
第三章 你会不会与我同校
第三章顾春熙在爷爷奶奶家待了一整个暑假,9月一开学就必须得回城里妈妈家了,带上奶奶给的腌鱼和泡菜,觉得这是回来一趟特别好的收获,而另外一个收获,顾春熙打算藏在心里,这是不与人说的青春期小秘密。
   “妈妈,我回来了。”顾春熙把奶奶给的腌鱼和泡菜递给了妈妈。
   “哎呀,怎么又变黑了,一回趟老家准保晒黑,是不是整天就出去野了,也不知道温习功课,是不是?!”妈妈总是在意春熙的肤色,总是希望自家姑娘长得水水嫩嫩的。
   “放心啦,我有写作业的,诺,不信检查呀。”春熙真的有写,因为下雨天的时候根本没法出去,无聊的时候又不能看电视,只能写点作业了。
   “我看看,嗯,这还差不多,那,有没有惹爷爷奶奶生气啊?”妈妈总怀疑这小妮子要捅出点什么事来。
   “没有没有没有!一切都很正常,你的女儿我也很乖的。”唯一的不正常就是碰到了那个好看的少年。当然十三四的岁的小女孩还没大胆到将这些情愫跟妈妈倾吐。
   所以吃晚饭的时候,春熙随意扒拉了几口,转身就想上楼。
   “哎哎哎,怎么才吃一碗,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得多吃点。”春熙妈妈可是很注重饮食健康的。
   “我吃饱了,真的是吃不下了。”春熙扔下这句话就会楼上跑。
   春熙躺在柔软的床上,想着明天就要开学了,而且就是初三了,初三啊....光听着就叫人直犯恶心。春熙想着以前初三的学姐脸上都是无光的,整个脸色都是惨白的,想想都觉得惊悚。
   不过她转念又心中暗想,那个人,那个少年,会是我们学校的吗?
   以前春熙的好朋友追着某个学长蛮校跑的时候,她总觉得这种行为挺傻的,但这事真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时候,春熙竟觉得这一切都挺理所当然的。
   其实不过是见了一面,怎么就跟着了道一样呢,这种感觉真是微妙得不可言说。
   想着,春熙便下床,打开抽屉,拿出自己加密的日记本,这本日记本以前记得无非就是些无关痛痒的事,要么就是废话连篇的流水账。但,今天,它一定变得不一样了。
   春熙提笔在日记上写上,虽然他给人一种冷清的感觉,好像拒人千里之外,但春熙看到了,他身上的温暖因子,一定有不一样的地方,春熙带着满意的笑容安心睡去了。
   第二天清早。
   “啊熙,起床啦,要迟到啦,赶紧下床吃早餐。”一大早,春熙的妈妈就在楼下催促着。
   春熙不情愿地爬了起来,转身看见了身侧的日记本,竟然多了点起床的动力,对呀,城市也不算大,谁知道会不会遇到呢。
   春熙快速地洗漱,下楼和妈妈吃早餐,“啊熙啊,今天可是初三第一天,上课可得好好听听老师的嘱咐啊....”后面的话就都被春熙自动过滤了,大人真的真的很烦。
   吃过早饭后了,春熙背上书包就往学校去。
   真好,今天老天爷也够赏脸,天气很好,阳光也正好。
   听说换了教室,春熙费了好大劲才找着的,原来初一初二在一楼多方便啊,现在竟然跑到了四楼。
   校方的说法自然就是什么,初三可不是什么闹着玩的年纪,就是要找个清净的,人流少的地方,让要中考的学生安心复习。
   就连教学楼后的道路工程都被叫停了,一场中考都能弄得人心惶惶,春熙就不明白了。
   “啊熙,这里。”顾春熙远远就看到了黎菁。
   “哎哟,来得可早啊,当初三生很兴奋啊?!”春熙忍不住损了她几句,毕竟这女生是春熙初一初二的同桌,关系好得很,讲话根本也不需要客气那一套。
   “滚吧你,我弟弟今年初一,我爸宝贝他,特地早早来的,我这当姐姐的肯定也得跟着来啊。”黎菁转着手中的笔。
   “有什么事要必须今天做的吗?”春熙问道。
   “能有什么,不就是去班主任那签个到,交个学费,哎,可做好心理准备了,我们的老班还是那灭绝师太。”
   “啊,不是吧,这事的杀伤力太大了,左边肋骨有点疼啊。”春熙不无失望地说道。
   要知道那灭绝师太可是出了名的狠,别看是个女的,班规订的比其他男老师都可怕的多,比如迟到几分钟就去操场跑几圈,还有青蛙蹲,抄课文什么的。
   在江湖上可是闻风丧胆的,谁说的,最毒不过妇人心。
   等同学都来得差不多了以后,那灭绝师太也跟着进来了,开始了初三的第一次点名。
   师太就是师太,,衣服总是十年如一日的黄灰黑色系,但听说尽管如此,她竟然有一个不远万里来到此地追求她的绝世好男人,哎呀,班里的同学都很扼腕,就不明白那男的是怎么想的。
   但,其实平心而论,从现在的五官上能看出师太年轻的时候应该还是个美人来着,可就是因为她平时太凶,个性不讨喜,大家就都忽略了这点。
   “好了,大家都静静,开始点名,一号林子建,”
   “到。”
   “二号姚铮。”
   “到.”
   “......”
   “好,点完了,不过我想你们都应该知道了这次来学校意味着什么,以前初一初二可能你们还可以给自己找个借口玩玩闹闹,但现在不一样了,你们要时刻谨记初三的概念,以前,一些事情我还可以睁只眼,闭只眼,但现在我必须警醒你们,不可以再胡闹,你们贪玩的时候,别人在奋起直追,别人甩你一分,可能就是省重点和市重点的差别了,孩子们,你们懂不懂啊.....?”春熙自然不太听得下这些东西,看到那些小学霸们点头附和,春熙还是别过了脸去。
   因为开学的第一天还没安排座位,春熙自然选择坐在后面。
   前面的大高个挡住了老班的视线,春熙反正也听不进去那些大道理,便探头往下张望,突然,她看见远处一群拍着篮球的男生。
   其中一个人好像那天的少年,是真的好像,等春熙再想细看,那群人便已经走得更远,本来四楼就够高,还有一些树叶挡住,根本没法确认。
   哪怕是个模糊的不确切的背影,也勾起了春熙心里不小的涟漪,这太给人希望了,不知道什么信念,春熙总觉得那人就在自己的附近。
   本来就躁动的心情,已经自动屏蔽了灭绝师太的讲话内容,现在连声音也自动忽略,春熙真的进入了自己的小世界里。
   “铃铃铃....”
   “啊熙,想什么呢?下课了,怎么不走啊?”黎菁用手肘碰了碰春熙。
   “啊,没什么,都下课了啊。”春熙愣了愣。
   “傻了吧你,要放以往,这下课铃声一响,除了坐教室门口的王涛,你不就是第一个冲出去的。”黎菁嗤笑。
   “好了,别笑我了,我们赶紧吃饭去吧,等会去晚了,可乐鸡翅可就没我们的份了。”春熙说着就伸手拖着黎菁往食堂跑。
   “哇哦,果然新生开学第一天,就是够恐怖的,你等我会,我是拖家携口的人,我得打个电话给我爸那宝贝儿子,开学第一天呢,得带他吃顿饭。”说着黎菁便掏出了手机。
   “哎,黎天,这呢!”因为人太多,黎菁得踮起脚尖来用力挥手,春熙便看到一个模样乖巧的小男生走了过来。
   “春熙姐姐好,我听我姐提过你。”小孩笑得甜甜的,眉眼弯弯的。
   “啊,你好啊。”春熙还是很喜欢笑容好看的小孩的,果然是视觉系动物。
   “好了,小孩,别套近乎了,赶紧找个位置坐下吃饭才是正经事,都快饿脱水了。”黎菁推搡着两人。
   这倒让春熙更加坚信了黎菁这家伙在家里肯定是霸王,肯定是压制着这小可爱啊。
   “来,这窗口有可乐鸡翅!”黎菁像发现新大陆一样招呼着,
   不过本来就是,春熙和黎菁当初能勾搭上还真是因为这可乐鸡翅。
   记得那会食堂都快关门了,这两位恶鬼附身的主都好巧不巧地冲到了同一个窗口,为什么呢,因为这里是唯一一个还有可乐鸡翅剩存的地方。
   可看到那几乎一扫而光的盘子,只剩下唯一一个鸡翅,两人都觉得时局很紧迫了。
   “我先看到的。”春熙先发话了。
   “同学,笑话,还是我先赶到的呢。”黎菁明显也较上劲儿了。
   两人僵持不下,大眼瞪小眼。
   最后还是食堂大妈实在不忍看下去了,“我说,两个小姑娘,这鸡翅块头也够大,两人打了一块分着吃不就得了,有什么好枪的。”这在大妈看来根本就不是事。
   春熙仔细想想觉得还挺在理的,看看对方,气焰好像也熄灭了不少,大概也觉得这应该是个两全的办法。
   “那就这样吧。”春熙转头对大妈说道。
   于是那天食堂临关门的时候,还能看到两个小姑娘在那大口扒饭,形象可谓全无啊,不过关于对可乐鸡翅的狂热,两人倒是达成了共识。
   虽然结实的开头很奇怪,但这大概就是江湖上说的不打不相识吧。
   一来二去的,两人竟莫名其妙地成了好朋友,所以人和人之间的相遇还真是妙不可言的,有些偏执地认为能走到天荒地老的,在半路可能就放了手。
   而一些一开始自己看不顺眼的人,最后很有可能成了莫逆之交。当然,这么高深的道理,春熙也是花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搞明白的。
第四章 原来你的名字真的好听
开学已经一个星期了,春熙都觉得日子百无聊赖,身上都快长出霉了。
   春熙在数学课上胡乱涂鸦,其实别看她一副不学无术的模样,但各科老师都承认,春熙这孩子很聪明。
   要是肯下番苦功夫,那肯定是能超越很多人的,缺点就是比较懒比较皮,什么时候顿悟了,什么时候就能激发出很强大的潜能了。
   春熙知道这大概就是有慧根的意思,但她真的是没什么心思去努力那些。
   “啊熙,今天下午有那个初三的风采篮球赛。”黎菁兴奋地说道。
   “嗯啊,然后呢?”春熙对这种比赛还真是提不起兴趣。
   “然后去看啊,有17班的小帅哥呢,看不懂比赛,看小帅哥也是一种视觉享受啊。”不用说,黎菁这小花痴已经开始往外冒桃心眼了。
   “这天有够晒的,提不起力气去呐喊加油啦,还不如去网吧狂打我的游戏。”春熙自觉得自己很掂量得清事情的轻重。
   “啊熙,你这样的想法就有够离谱的,你就窝在游戏堆里,什么时候才舍得睁眼看看外面这美美的花花世界啊。”黎菁一直对春熙的游戏嗤之以鼻的,“况且,这次还有我们班的进了半决赛呢,你好歹去一下啊,都初三了,以后想看也都没机会了,你说是吧?”黎菁眨巴着眼睛,试图说服啊熙。
   “好啦好啦,我答应你还不行吗。但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可没那气力陪你耗完整个比赛,看个差不多就撤啊。”春熙还不知道这丫头心里那点小心思,不就是冲着17班那个特别有名的小帅哥去的嘛,哎,不过叫什么名字还真不知道。
   “嗯,我家啊熙最好了。”黎菁开心地抱住啊熙。
   此时阳光从外头照进来,映在两个笑得肆无忌惮的女孩身上,很美好。
   很快下午就到了,下课铃一响,大家都一窝蜂地往操场冲去。
   此时,那些要准备上场的运动员已经在篮球场热身了,虽然比赛还没有正式开始,但这里已经充斥着口哨声,篮球着地的声音,女同学的呐喊声,想必球赛应该会挺激烈的。
   相比那个仿佛空气和时间都停滞的恐怖初三教室,这里简直就是初三学生的圣地,那些淹没在教室课本,模拟考试的来不及发出的声音都可以拿来这里宣泄。
   看着那些球场上的挥洒,还是会有触动的,那些汗水,那些不顾一切,这大概就是青春吧。
   而现在校广播放的歌也挺应景,是五月天的《干杯》
   “会不会,有一天,时间真的能倒退,
   退回,你的我的,回不去的悠悠的岁月
   当回忆,冲破考卷,冲出岁月,在我眼前,
   我和你,留着汗水,喝着汽水,在操场边....”
   “啊熙,来这边。”黎菁拉着春熙就要往另一边走去。
   “哎哎哎,这个篮球场不是我们班的嘛?你拉我去哪呢?”春熙知道她要干嘛,故意这么问的。
   “废话别那么多,你明知道的,还非得要我点破啊,咱们班那么多女生,喊加油的少我们两个不少,所以,我要去17班那边,哎呀,懒得跟你解释,跟着来就对了。”人就本来就拥挤,黎菁只得紧紧拽着啊熙。
   “17班,必胜!”
   “李晨光,加油!”
   “李晨光,你最棒!”
   春熙和黎菁被一群女生挤在外头,加上个子又不高,根本看不着比赛的状况。
   不过春熙倒是对这名字挺有兴趣的,何方神圣啊,惹得一群女生这样为他喊。
   黎菁在旁边蹦跶来蹦跶去,根本也无济于事,“啊熙,我们要做点丢脸的事情了,那边有一群男生,但人不多,可以钻进去。”黎菁指了离这边不远的一处。
   “钻啊?!”春熙听到这个动词着实觉得不妙。
   “废话,好不容易都来了一趟,甘心就被这些女生当着,什么也没看到,光听他们吼两声就走了啊?”黎菁迅速拉着春熙就往男生那边走。
   不甘心的只有你啦,我倒是无所谓。春熙这样想。
   “对不起啊,对不起,让一让啊,让一让。”春熙就这样被黎菁厚颜无耻地拉了进来。不,准确地说,就是钻进来的。
   几经周折,终于能看清球赛了。
   春熙抬眼一看,有一个球脱手了,就要往这边过来了,一个男生伸手敏捷地把它截住了,春熙从惊恐中回神过来,定睛看那人,竟然是他,竟然是那日的少年!
   春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就在这么近的地方,运球,过人,投篮。
   “耶!十七班,二分!”
   “怎么样,帅吧,好像是十七班主力来着,叫什么晨光...哦,对,李晨光。”黎菁很投入,看得一脸兴奋。
   晨光,晨光,还真是应了那日的光景,原来这样好看的人真的有个好听的名字。
   “不过我可不是来瞅他的,我中意的另有其人,喏,那个十七班的一号....。”
   后来黎菁再讲什么,春熙就没有再细听了,她就知道自己的眼睛根本没法挪开那个少年。
   黎菁自己在那自言自语了很久,觉得异常,旁边这位是僵了还是傻了啊,怎么都没回应的,黎菁拿着右手在春熙脸前来回挥了几下,春熙才回神过来。
   “啊,怎么了?”春熙不明状况地问。
   “怎么了。我还想问你呢,你都傻杵了好久了,看什么呢,这么入神。”黎菁皱着眉问。
   “没.....没看什么。”春熙心虚,回答得小声。
   “哎哟哟,不会是被场上哪个小帅哥勾了魂了吧。”黎菁笑得暧昧不明。
   “才没有,你以为人人都像你啊,见到一个小帅哥就招魂了。”暗恋小帅哥这种事春熙还是不愿意承认。
   “那行啊,你要心里没鬼啊,我们现在就撤啊,反正本来也是说看一会就走的。”说着就要拉着春熙往外走。
   “哎呀,不嘛,再看看嘛,篮球赛挺精彩的啊,还有你的一号不是还在场上吗?”春熙说得很冠冕堂皇。
   “行了行了,跟你闹着玩呢,你要真走,我还不乐意呢。”说完便继续沉浸在比赛和她的一号里。
   倒是春熙的心思乱了,那少年,一个会画画的人,竟然还擅长打篮球,一静一动,明明完全南辕北辙的两个爱好嘛,还是和这个人矛盾的性格一样吗?!既让人觉得疏离,冷清,寡淡,又让人觉得温暖,阳光,真是搞不懂了。
   春熙痴痴望着那个运球,投篮的人,黎菁目光也舍不得移开她的那位一号同学,竟然两人就看到了比赛的结尾。
   “哔......”比赛结束的哨声响了。
   “宣布一下比赛结果,十七班比二班,比分99:87,十七班胜。”比赛的主持人宣布了结果。
   “耶!”“赢了!”十七班这边早沸腾了。
   庆祝的人群太过嘈杂拥挤,推着春熙就要往外挤去,春熙探头使劲往里看,看见晨光被当做功臣一样地被一群男生向上抛去,他的衣服都被汗浸湿透了,向上抛的过程他看起来很开心,嘴角上扬,是发自内心的喜悦,这样精致的笑颜,是要融化人心的温暖,这和那天的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还真是反差极大,真是矛盾的人,还是你只是在相熟的人面前才愿意表现出温暖的一面?!
   “哎哟,别望了,别望了,走吧,赶紧回家吃饭啊,我肚子饿着呢。”黎菁拉着春熙往人群外走,好不容易才出来了。
   “啊熙,我先去找我爹的宝贝儿子,跟他一块回家,先走了啊,拜拜。”黎菁因为肚子饿匆匆就去初一教学楼那边了。
   “嗯,拜拜。”春熙挥手,剩下她一人走在校道上,她那不靠谱的爸爸估计又得让她一个人在学校门口傻等。
   还是想点开心的,刚才那件事还没够好好消化呢。
   那个年,叫晨光的那个人,竟然和自己同校,而自己的爷爷奶奶和他的外婆还是旧相识,还曾经有过一次挺奇怪的照面。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好像莫名其妙有些些微妙的联系和渊源。这种联系应该在某种程度上算是一种缘分了吧,想着想着,春熙忍不住地嘴角上扬。
   校门口,春熙的爸爸难得地按点到了学校,在门口闪着车前灯,春熙走过去,上车。
   “今天,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啊。”爸爸还是很关心春熙在学校的表现的。
   “恩,很好,特别的好。”春熙所指和爸爸所想的自然不是一回事。

天才少爷媚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天才少爷媚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游龙戏凤:草根皇后第14章:敌意我明白了,原来她们是因为我得罪了那个太子才对我怀有那么大的敌意,看不出来这个娘娘腔还这么得人心。我忍。我忍。我被安排到一个小房间洗衣服。门口有个小水井。天啊,这里居然堆了像小山一样高的衣服。旁边放了皂角。“这里的衣服都归你洗,皂角省着点用,用完了就没了。每个人都是有规定的。那边是住的地方,你住在最前面那件好了。”伸手指了指住的地方,说完就走了。把我独自留在了小房间,我对着那堆衣服欲哭无泪。我虽然自己洗衣服

  • 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错爱新欢:误入妻途第14章:你有选择城市的街道中弥漫着灯火的味道。夏知予抬着疲惫的脚步,慢慢往回走,身处人群,感受着浓重而拥挤的生活气,她突然很想自己的母亲,想给母亲打个电话,谁知道一摸口袋,却空空如也,糟了,把手机忘在苏沐文那里了?“叮咚,叮咚,叮咚”门铃响了许久,就是未有人应门。夏知予跺脚,这才多久啊,难道苏沐文又出去了?她改为拍门,可惜,他都没有来开门。在心中合计了一番,夏知予果断的拿起第二个花盆,呀,果然见钥匙还在,心情一震,犹

  • 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首长老公很难缠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首长老公很难缠第14章:再次相亲程子恩站在窗边,仍旧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这一次他听到浴室的门啪嗒一声打开,才转身。简俏站在门口,目不斜视,僵硬的说:“我要回家了。”程子恩挑挑眉,视线不经意的掠过她的胸前,可是简俏却如负伤的小兔子,惊恐的用双手挡在自己的胸前。程子恩怔了怔,咧嘴笑:“怎么了?还害羞?”他带着一抹邪笑,堂而皇之的朝简俏走来,深灰色的休闲服让他看起来随意不羁,带着一股倜傥的味道。他迈着坚定有力的步伐,没有丝毫的迟疑就这么笔直的立在了

  • 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杠上冰山总裁:情逢敌手第14章:真是你老公?唐嫣看着她说:“那个人真是你老公?”凌贞楠龇牙咧嘴:“该死的,你怀疑我是不是啊,来,给你看看,是不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身份,凌贞楠将他们的结婚证随时携带着,这不,又派上了用场。唐嫣终于信了她,最后还叫人打车将她送了回去。不过罗绍琛还没有回来。很显然的,那些衣服根本不是买给她的。凌贞楠将买回了的衣服摊了一床,可都是高级货,果然不同凡响。她就是故意这么摊着的,一直等到罗绍琛回来。他一看到这满床的凌

  • 小说律师前妻很抢手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律师前妻很抢手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书名:律师前妻很抢手第14章:内敛沉稳的男人坐在笔记本面前眉目俊朗的男人非但没生气,反而莞尔一笑,对着她的那几句话发呆。他穿着黑色的衬衫,肩上还披着个灰色的羊绒衫,立体的五官,棱角分明,头发修剪的整整齐齐,手指干净修长,属于瘦削有力形又内敛沉稳的男人。身后是璀璨的灯火,将这座奢华的城市装点的寂寞而热闹。热闹是别人的,寂寞是他的。身为美国华尔街最出名的软件工程师,在这个人才济济的竞争市场上能争得一席之位,那是多么的不容易。离乡背井这么多年,才换来今

  • 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婚前交易:只怪娇妻太丰满第14章:新欢旧爱“这里这里。”宋天磊从后面走上来,朱颜自动忽略他。姚蒹葭还在兴奋当中:“秦先生,我很喜欢你写的书,可不可以再麻烦你跟我合个影?”“好啊,”秦修明看着宋天磊,“这是你朋友?不如大家一起合个影吧。”“真的吗?”就这样,朱颜被半强迫的跟着合了影,她与宋天磊一个在最左端,一个在最右边,朱颜笑的很勉强。姚蒹葭千恩万谢,这才离开。“你写书的?”朱颜突然觉得很对不起秦修明,因为他们聊了工作,但是都是聊她的,

  • 小说闪婚新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闪婚新妻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名:闪婚新妻第14章:女人疯狂顾宁在喝水,差点噎着,咳嗽了起来,许铭城好心的给她拍拍背,顾宁却觉得他黄鼠狼给鸡拜年不安好心,立刻与他保持距离:“对不起,行长,我有男朋友了,谢谢您的抬爱,不过我们真不合适。”她是一个说一不二的女人,一旦认定的事情很难改变。她也不喜欢玩暧昧,或者攀附权贵,既然跟唐继轩的关系已经坐实,便不想再动。许铭城很优秀,可是顾宁固执的认为他们是两个世界的人,不论以前还是以后。许铭城危险的靠近她,将她固守在办公室和自己的双手之间,顾宁瞪

  • 小说夜来香:美人如玉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夜来香:美人如玉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夜来香:美人如玉第14章升职我根据李小楠的吩咐来到了前台,李小楠把我叫进了前台的储物间内谈话,我在进去的时候刚巧被路过的蒲蕾看到了,蒲蕾露着非常怪异的眼神看着我,我不知道她的眼神是什么意思。我有些忐忑的进到了储物室,李小楠看了我一眼问道“你好像心情很不好?”“没有。”我摇了摇头。“是不是我开除了木子鸿,你心里有点不舒服?”李小楠问道。“他做这样的事开除是应该的。”我闷闷的说道。“你知道就行了,对了,我叫你进来是有事要跟你商量,我一个人看不住他

  • 小说我和美女董事长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和美女董事长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小说:我和美女董事长第14章转移话题王炎未置可否,转移话题:“我今天找你是有公务。”“公务。”张伟一听来了精神:“什么公务?”王炎一看张伟那神情,忍不住笑了:“看你,一提工作,立马来精神了。”“少卖关子,说啊。”张伟有点迫不及待。“好事,大业务,专门找你就为这个事。”王炎接着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原来是他们公司最近要搞职工福利休假旅游,有1000多名职工分5批出去,地点定为海南岛,公司把这个事情交给王炎办理,由她全权负责。“有好几家旅游公司的找我的,我

  • 小说我的冰山美女上司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

    原标题:小说我的冰山美女上司第14章在线免费阅读书名:我的冰山美女上司第14章开眼界了王局长有些醉意:“呵呵,梅玲的酒量大,我的不行了……不能再喝了……“王局长,这酒您可一定要喝的,不然我可不依您……”梅玲的身子蹭着王局长。正值夏天,穿的都很薄,相信王局长一定很爽,不过还在拿捏着:“啸天,你看……你看……”“难得梅玲一片心意,王老兄就喝了吧,我也陪着……”马书记举起了杯子。梅玲端起王局长的杯子,举到王局长嘴边:“王局,就看您给不给小梅面子了……”“好……好……喝……”王局长就着梅玲的杯子,一张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