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十里桃花不如你】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6 13:19:19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十里桃花不如你
第1章 离婚娶小三?

初冬的第一场雪来得无声无息,而且铺天盖地。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但屋外的大雪,却一点也没影响到卧室里交叠的一对年轻男女。

后半夜时,身形修长而健美的男人毫不留恋的从女人身上站起。床头柔和的灯光落在他俊美却又过分冷冽的侧脸上,五官如同雕塑一般完美,也如石头一般冷硬。

“纪寒灵,你这个所谓的封太太,除了做封家的生孩子工具,其他的东西,你都休想!”

他没有再多给床上那个几乎昏死过去的女人一个余光,起身直接去了浴室,数分钟后,他衣冠楚楚的从浴室了出来。

模样矜贵而优雅,丝毫没有刚刚淋漓尽致后的失态,修长的指尖里捏着一份文件,扉页上白纸黑字,是离婚协议书——

男人的手腕一抬,那纸页宛如冬日飞雪一般,冰冷无情的洒在还在蜷缩着身体喘息的女人身上。

垂下的眸子里满是寒冰一样的冷酷,极快的在女人身上一扫,没有半分波澜,漠然到极致。

转身,很快离开。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眨眼之间,屋子里火热的气氛消失殆尽,只有冬日里刺骨的寒冷。

纪寒灵细细的吸了一口气,咬牙强撑着坐起身体。

目光有些涣散的看着满床的文件,面无表情的一张张的将纸页捡起,整齐的摞好,然后拉开床头的一个抽屉,里面赫然已经整整齐齐的塞满了十几分一模一样的离婚文件。

每一份协议,在男方那一栏,都已经用黑色签字笔,签上了封靳言三个字。

纪寒灵淡淡的看了一眼,哑着嗓音低低的念了一句:“都快装不下了呢……”

他就那么着急,想要离婚吗?

顿了片刻,她将文件放在了另一边的柜子里,然后拖着浑身发软的身体,一步一步的朝着外厅走去。

熟稔的翻出避孕药,水也不用,就那么生生吞下,好似故意要品尝这药的苦涩一般。

干燥的药丸顺着喉咙艰难的咽下,苦涩的滋味狠狠的弥漫到心底里去。说明163nvren.com

“封靳言,想生了孩子就跟我离婚,没那么容易……”

一夜的折腾让纪寒灵不得不请假休息一天来恢复体力,第二天才敢去工作。

也幸好封靳言就一个月就回来一次,不然她估计就在被他折腾死了。

才到公司,助手刘薇薇就一脸拘谨小心的靠过来,小声说道:“经理,店里来了一个不太伺候的客人……是程家的三小姐。”

纪寒灵脚步不由一顿,程家三小姐,程沛曼,封靳言最疯狂的追求者,自从前几天知道她跟封靳言两个人隐婚的事情之后,没少找她麻烦,没想到今天都找到她的婚纱店里来了。

“嗯,你去忙你的吧。”纪寒灵背脊挺直,收敛的表情上看不出什么明显的情绪,进了里面的VIP区。

程沛曼穿了一件公主裙样式的婚纱,正在站在落地镜上尖酸的责骂旁边整理裙摆的员工,言辞间不过是嫌弃裙子料子不好,样式不好,给她换衣服理裙子的接待员粗鲁无礼。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程小姐,既然看不上我们的店里的婚纱,您干嘛还要过来折腾这一遭?闲着没事,也用不着给自己和别人添堵吧。”

纪寒灵嘴角轻轻勾笑,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从容和淡定,三言两语间,就狠狠挫了程沛曼的锐气。

程沛曼咬牙切齿的瞪了纪寒灵一眼,扯出一个勉强扭曲的笑容。

“我给别人添堵算什么,总比某些人阴险歹毒,吃里扒外,连自己的亲姐姐也要算计,然后抢走未来姐夫的人善良多了。说起来那个亲姐姐可真是惨啊,被抢了男朋友不说,自己被害的双腿残疾,面部毁容,连国都不敢回。真是好生凄惨啊……”

她说着眼睛里不由得带着满是恶意的兴奋和报复。

这话里的每一个字,自然都是在骂纪寒灵。【十里桃花不如你】小说在线阅读

说纪寒灵抢了她姐姐纪暖夏的男朋友,还害得纪暖夏车祸,残疾又毁容,躲在国外一年半不敢回来,而她却乘人之危,成了封靳言的封太太。

字字诛心,纪寒灵指尖有些发颤,脸上的笑容却不动声色。

结婚一年半,她受过无数的白眼和冷嘲热讽,当初的脆弱和单纯,早就被这些刀子和尖刺磨成了百毒不侵的硬壳。

“是啊,这天底下,就是坏女人多,到处都是小三,搞得我店里都乌烟瘴气的。”

纪寒灵踩着高跟鞋缓缓靠近,纤弱的身体里爆发出不同寻常的气场,让程沛曼不由自主的缩了一下肩膀。

“您身上的这件婚纱,我就送你了,您穿过的东西,我怕其他客人看不上了。”她语气清淡,轻飘飘的就反将了程沛曼一军。说明163nvren.com

程沛曼气得精致的小脸都歪了,她从小就养尊处优,从未受过气,绷不住就直接喊出一句狠话。

“纪寒灵,你别得意!我告诉你,靳言已经答应了我跟你一离婚就娶我!我今天来试婚纱才不是试着玩的,都是为了我和靳言的婚礼做准备,一会靳言也会过来呢!”

纪寒灵捏着手包的指头用力的收紧,心脏缩紧,脸上笑容不变,淡淡的回了两个字:“是吗?”

就是这么轻描淡写不以为意的两个字,彻底将程沛曼的小姐脾气气了出来,她指着纪寒灵恶狠狠的说了一句你等着,然后摸出手机给封靳言打电话。

表面上表情跋扈嚣张,其实心里虚得厉害。

她这次过来,其实只是来找纪寒灵不痛快的,刚刚的话,全是她胡诌的,封靳言对她的态度爱理不理,根本没有说过那样的话。

不过事情现在被她自己搞成了这个样子,她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把戏演过去。

只是让她诧异不已,又兴奋万分的是,听她说完前因后果后,封靳言只沉默的顿了一秒之后,竟然真的答应过来了。

狂喜的挂了电话,程沛曼跋扈的气焰几乎冲破了婚纱店的天花板,趾高气扬道:“纪寒灵,靳言马上就会过来给我撑腰了,你现在给我好好倒个歉,让我高心了,兴许我一会我就帮你在靳言面前求饶几句。”

纪寒灵下意识的掐紧手指,骨节泛白,微微垂下睫毛,挡住眼底的光芒。

隐藏在红色口红的发白嘴唇轻轻开合,出声之后依旧还是那么清淡的两个字。

“是吗……”

尾调轻轻拉长,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哀伤。

他,真的要过来了吗?

第2章 你敢骂她?

“哼,靳言亲口答应的,说十分钟后就会到!”程沛曼得意洋洋,提着婚纱裙走到纪寒灵的面前,言辞带着狠毒,“纪寒灵,你就等着吧,看一会靳言怎么帮我收拾你!”

纪寒灵心脏紧紧收缩,跳动得艰难而沉痛,抿了抿红唇,她缓缓抬起睫毛,眼眸好似平静。

“程小姐,你真以为,靳言他是在帮你?”纪寒灵淡定从容的样子显得有些莫名的高深。

这种隐晦的感觉瞬间扯出了程沛曼心里的那股心虚,封靳言对她的确是不怎么热情的,可是……他刚刚既然都答应过来了,那肯定是她在他的心里地位有了改变。

想着程沛曼又底气十足,抬着下巴,高高在上的道:“他当然是帮我,以后我还要嫁给他呢!”

纪寒灵扯出一个冷笑回她,不再跟她做这些没意义的争吵,转身自己就往楼上的办公室走。

她越是这样毫不在乎的样子,程沛曼就越是心里憋屈恼火,好似自己成了一个怒气冲冲的小丑,而这个女人就是淡定看戏的旁观者。

凭什么这个贱女人敢这么嚣张?

她越想越是觉得顺不过气,又是个从来不会隐忍的骄纵公主,当即就扯住了纪寒灵的手臂,怒道:“纪寒灵,你有没有教养!凭什么这个态度跟我说话?”

纪寒灵皱眉,不悦冷声道:“你放开。”

“那你先给我道歉!”程沛曼蛮横无理,“保证你以后都要恭恭敬敬的跟我说话!”

纪寒灵只觉得这个程沛曼的大小姐脾气彻底的没救了,还真以为全世界的人都要围着她转吗?

“我最后说一次,放开我!”纪寒灵敛眸,不悦之中带了一点蜇人的锐气。

程沛曼不依不饶的正要怒骂回去,余光忽然瞥见一辆眼熟的黑色宾利,刚停在婚纱店的门口,她眼珠子一转,一边毫无教养的骂了一声‘贱人’,另一边直接伸手就狠狠拧了一把纪寒灵雪白的手腕。

纪寒灵吃痛,又气又怒,下意识的就抬手推了一把程沛曼。

这一下并没有用多少力,但程沛曼却尖着嗓门大叫了一声,身体往后一仰,嘭的一声摔在地板上。

“纪姐姐,我到底做错什么了,你要动手打我。”程沛曼挤出了满脸泪,模样委屈的望着纪寒灵。

纪寒灵冷眼看着她做戏的样子,根本不想理会,转身就走。

可一回身,就看见一道挺拔而眼熟的身影,就站在距离自己两米远的地方。

俊美而坚硬的五官,眉眼精致俊逸,深邃的眼底里遮挡不住的露出凛冽寒气,黑色的手工西装一丝不苟的贴合在他高大的躯体上,宽肩长腿,贵气不凡。

只是那么随意站着,就散发出一股天生的强悍气场。

看一眼,就能让人心脏猛跳。

纪寒灵瞧着他,指头收紧,忽然明白了程沛曼为什么会突然摔倒。

封靳言不说话,也不继续靠近一步,只是隔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用睥睨的清淡目光,冷冷看着她,叫人猜不出情绪。

纪寒灵心跳加剧,捏紧的指头用力到有些发抖。

“靳言,我好像崴到脚了,好疼啊……”程沛曼的声音打断了两人的沉默,“靳言,你过来扶我起来好不好?”

封靳言率先移开目光,抬脚朝着程沛曼走去。

脚步渐近,从纪寒灵的身旁,不停留的径直越过她。

纪寒灵脸色发白,垂下了眼睑。

程沛曼见他真的走过来了,心里狂喜,等封靳言一靠近,就主动伸手抓住他有力的手指,含着眼泪可怜兮兮的哭道:“靳言,你终于来了,你不知道,纪姐姐好过分,一直骂我,侮辱我……”

她倒是有脸恶人先告状。

纪寒灵转过身,就静静看着,不说话不解释,只有后背倔强的绷得挺直。

封靳言掀起眼皮看纪寒灵一眼,语气冰凉:“你骂她?”

这三个字里,隐约有了要给程沛曼撑腰的意思。

程沛曼大喜不已,连连点头,立即添油加醋的说:“她不仅骂我是不要脸的小三,她还……”

话还没有说话,被封靳言凌厉的眸光轻轻一扫,眼神如刀子似的,瞬间吓得程沛曼噤了声,赶紧闭上了嘴。

封靳言继续看着纪寒灵,眸色晦暗不明:“纪寒灵,你骂她是小三?”

纪寒灵心口疼得厉害,全靠着脾气的倔强维持着平静,只是嗓音里的颤抖怎么也掩盖不住。

“封靳言……”

“纪寒灵。”封靳言直接打断她,眼神一点一点的变得阴沉森寒,“你有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小三?你自己才是那个最不要脸的小三,怎么,这才多久,你就忘了那个被你抢走了婚姻,毁掉人生,几乎疯掉的姐姐了?”

他字里像是含着尖针,狠狠往纪寒灵的心口里扎。

这婚姻,不是她从纪暖夏手里抢走的,是她从对方手里名正言顺的抢回来的!

这本来就是属于她的,当初是纪暖夏自己算计她不成,反而落进了自己挖的陷阱里,变成了如今的下场。

那是纪暖夏自己罪有应得。

可凭什么,现在所有的过错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就因为她没有按照纪暖夏的算计在那场阴谋里被毁容,被毁掉人生吗?

抬起眸子,纪寒灵看着面前这个在自己心里驻扎了多年的男人,忽然觉得无比的嘲讽。

就算是自己爱死了他,可在这个男人心里,她永远也只是一个阴险的贱女人模样。

因为她能嫁给他,也是因为那场算计,她当初还以为是自己因祸得福,可现在想来,不过是她的一厢情愿。

“封靳言,是我错了。”她声音低浅的开口。

当初一意孤行的嫁给他,是她错了。

现在一昧隐忍退步,纵容封靳言刁难凌辱她,也是她错了。

这些错,让现在的封靳言从不正眼看她,也让程沛曼这样的女人,有了底气随意踩在她头顶上撒泼。

封靳言拧眉,看着这个女人惨然的模样,眼底神色愈发幽暗,他一时没有确定她这个错了,具体是指的哪一件事情,不过不管是眼前的事,还是过去的事,既然她说错了,那就是示软了……

封靳言薄唇用力绷紧,原本应该乘胜追击羞辱她的话,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反而没能说出来。

倒是程沛曼,还以为纪寒灵是在给自己道歉,得意万分,不依不饶喊道:“纪寒灵,你既然知道错了,那就应该给我诚意一点道歉。”

纪寒灵垂眼看着她,忽然抬脚,主动走近面前这一对刺伤她眼睛的男女。

她现在决定不一昧忍让了,既然封靳言要跟程沛曼一起来让她不痛快,那她也要让封靳言一样不痛快!

第3章 好啊,我们离婚

纪寒灵垂眼看着她,忽然抬脚,主动走近面前这一对刺伤她眼睛的男女。

她现在决定不一昧忍让了,既然封靳言要跟程沛曼一起来让她不痛快,那她也要让封靳言一样不痛快!

——————————————————

纪寒灵这异常的举动,让程沛曼肩膀一缩,下意识的萌生出一点惧意,连忙求助的拉住了封靳言,声音软软的喊道:“靳言,我好怕啊……”

封靳言敷衍的身后揽住了她的肩膀作安抚,目光却定定的看着面前的走近的那个女人。

他很想问,她刚刚说的那句错了,到底是指的什么。

“封靳言,你不是想要跟我离婚吗?”结婚一年半来,纪寒灵第一次主动提起了离婚这件事。

她嘴角勾了一点笑,灿烂又惨烈。

封靳言忽然感觉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捏住了,紧张得连呼吸都要僵住了。

纪寒灵垂眸看了一眼装柔软扮无辜的程沛曼,嗓音轻而稳。

“那好,我成全你跟程小姐,我跟你离。”她说完,潇洒的转过身便走,留下瞪大了眼睛又惊又喜的程沛曼,还有怔楞错愕的封靳言。

这个女人,现在是终于想通了,要跟他离婚了?

这个让他厌恶了一年半的婚姻关系终于可以成功结束了,封靳言一瞬间竟然没有感到高兴,反而是盯着纪寒灵的眼神,越发的冰冷和凛冽。

从结婚到现在,不论他怎么刁难侮辱这个女人,她总是一副隐忍模样,倔强着从不同意离婚。

可现在,竟然破天荒的主动同意了?是她想通了还是……

封靳言垂下眼睛,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止不住露出欢喜笑容的程沛曼,还有附近远远站着的几个噤若寒蝉的店员。

忽然明白,纪寒灵这是在用这方式来扫他的面子。

比起所谓的正妻与小三和老公吵得面红耳赤,她这样潇洒干练的直接扔下离婚两个字,更像是打脸的巴掌,扇在封靳言的尊严上。

封靳言的眉头越拧越紧,脸色冷沉得可怕。

长腿直接迈开,他丢下程沛曼朝着纪寒灵追了过去。

上二楼办公室的楼梯就在附近,纪寒灵才走了一半,手腕就忽然被人用力的拽住了,身后,响起了封靳言冒着寒气的冰冷声音。

“纪寒灵,你什么意思?”

纪寒灵回头,平静看着封靳言,脸依旧是原来的模样,甚至连口红的颜色都没有变一分,可封靳言就是觉得,这个女人,似乎有些地方不一样。

说不出是哪里,但就是跟以前不一样。

这点不一样,让他心里怪异的浮躁不安起来,他字字用力,又重复了的问了一遍:“纪寒灵,你刚刚的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纪寒灵加重语气,“封靳言,我成全你,我们离婚。”

说完,用力甩开封靳言的手,转身继续上楼。

表面上看着决绝和从容,心脏痛得有多厉害,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说离婚,只是一时气话,让封靳言在程沛曼面前骑虎难下。

这段婚姻走到现在,她忍耐了那么多,付出了那么多,就这么轻易离掉,不仅对不起她自己,还反而如了纪暖夏的意。

她才不会那么轻易放手。

封靳言盯着纪寒灵的背影,眼神灼冷,像是要直接将那个女人戳穿,看着她与平时不一样的僵硬步伐,他忽然想到了什么。

绷紧的唇角边上泄出几分冷笑。

封靳言三两步就追上了纪寒灵,抓住她纤细的手腕,一个用力,直接将她抵压在墙壁上。

微微俯身,两个人的鼻尖几乎贴在一起。

“跟我离婚是你成全我?”他压低了嗓音,醇厚却又冰冷,恶意揣测,“纪寒灵,你可真是好心机。今天我要是真的同意了跟你离婚,明天你是不是就会带着奶奶冲我公司门口,借着她的威信找我算账?”

封太奶奶是封家,唯一站在纪寒灵这一边的人。

是她出面让封靳言保证不能单方面离婚,除非两人生下孩子,或者纪寒灵主动同意。

不然两个人的婚约,将维持一辈子。

纪寒灵瞪着他说:“我还没有那么贱的去给奶奶告状!”

封靳言嘲讽冷笑:“纪寒灵,你要是不贱,那暖夏是怎么出事的,你又是怎么嫁给我的?别惺惺作态了,这天底下,还有比你更贱的女人吗?”

他每个字都夹枪带棍,对着纪寒灵最脆弱的软处戳打。

纪寒灵脸上几乎血色尽失,眼瞳不住颤抖。

封靳言咄咄逼迫,宛如恶魔:“既然今天你敢跟我提离婚,那好。我这就叫人把离婚协议书送过来,你最好乖乖的给我签了,不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他说完,毫不留恋的一把将纪寒灵丢开。

纪寒灵浑身都有些发软,失去了他作为支撑,差点直接跪倒,连忙紧紧抠住墙壁稳住身体。

封靳言的秘书动作很快,前后不过十几分钟,一份崭新的离婚协议书,就摆在了纪寒灵的面前。

“签字啊。”封靳言还主动的拿出了自己贴身携带的钢笔,摆在协议书的上面,眸色锐利逼人,紧紧抓着纪寒灵的眼睛,让她无处可逃。

咬紧嘴唇,纪寒灵不说话也不动。

“怎么不签字。”封靳言冰冷的声音里满是讽刺,“纪寒灵,不是你自己信誓旦旦的说要跟我离婚的吗?”

纪寒灵铁了心的沉默,她没想到封靳言会这么不依不饶。

可真的要就这么离婚吗?不,她才不甘心。

纪暖夏算计过她那么多,甚至现在,封靳言那么轻视她和厌恶她,也都是纪暖夏的算计,她现在就算是两败俱伤,也不要就这么放手退场,让纪暖夏的阴谋得逞。

屋子里,气氛僵冷,直到突兀的电话铃声,猛然响起。

封靳言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奶奶。

他拧眉接通电话,嗓音平和:“奶奶。”

封太奶奶一向慈祥的声音这会有些严肃:“我听说你去灵儿的婚纱店了?”

封靳言寒着脸,盯了纪寒灵,没有应声。

封太奶奶哼了一声,威胁道:“混小子,你要是敢在灵儿店里欺负她,看我不狠狠收拾你!现在马上给我到老宅来,正好我有话跟你说。”

封靳言沉默的挂了电话,盯着纪寒灵的眼神冷酷到恨不得生吃了她。

“纪寒灵,你倒是好本事啊,这么快就搬出了奶奶。”

纪寒灵迷茫的眨了下睫毛,神色无辜:“什么?”

这是她第一次在封靳言面前露出这种自然的,带着小女人独有可爱的表情。

平时两人一向争锋相对,除了面目狰狞的争吵,就是漆黑夜色没有感情的缠绵,正常对话的情况,少之又少。

封靳言深深的盯了她一眼,忽然转开了视线,盯着那份离婚协议书,面容冷硬说道:“纪寒灵,你真是个令人作呕的女人。”

十里桃花不如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桐桐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桐桐文学)或者(tongtongwenxue),关注后回复 十里桃花不如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邻家师姐初长成7章(第7章 邻家是美腻师姐)

    原标题:邻家师姐初长成7章(第7章邻家是美腻师姐)小说:邻家师姐初长成第7章邻家是美腻师姐喝酒喝到吐血可不是什么好事,莫一凡想灌陈贵,陈贵脸色发白难堪。有些老师怕事情闹得太大,出来劝阻了。莫一凡耸耸肩觉得无所谓,没有再勉强。此时方健整个人都有些发愣,坐在一旁神情涣散,傻了一般。陈贵则神经绷紧,提防着莫一凡来灌火酒,哪里还顾得上什么面子。而张一国早就成了哑巴,他可不敢惹莫一凡这怪胎。发生这样的事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而后众人再吃一些便纷纷离开,留下水清柔和莫一凡。水清柔看一眼莫一凡,说道:“我们也走吧

  • 诸天神王7章(第7章 危机临近)

    原标题:诸天神王7章(第7章危机临近)小说名:诸天神王第7章危机临近“虽说受了重创,倒也因祸得福,领悟了龙象真意,龙象神拳的第一式龙象出世,我能够完整的打出了……”宋哲一边歇息,一边自我总结。……龙台宗,外门峰。邱震紧攥着手中的一封信,心神激动。黄桧抓耳挠腮,焦急问道:“邱师兄,内门那位在信上说些什么了?”他被宋哲打断的四肢,在一枚续骨丹的药力下,已经恢复如初。“嘿嘿,鹤师兄在信中说,他对宋哲那小子能够修复武脉的方法很感兴趣,让咱们把他抓回来,等待他的发落!”邱震阴森一笑,看向桌子上摆放的一个个

  • 无敌小刁民7章(第7章 很简单,收拾她)

    原标题:无敌小刁民7章(第7章很简单,收拾她)小说名称:无敌小刁民第7章很简单,收拾她汤半仙家在小南庄的西南之地,房子朝北,根据风水学来讲,这是一个相对吉祥的人居风水方位。内在和美,外在平实,是非常适合家庭居住的流年方位。以前赵宝玉可不懂这些道道,不过他现在明白过来了,这个汤半仙还真有两下子。来到汤半仙家后,赵宝玉直接翻墙而过,就看到这老头正在院子里打太极拳。他丢过去一块石头,调侃的笑道:“汤老头,你这身子骨打得还蛮像样子嘛。”汤半仙被这丢过来的石头吓了一跳,看到墙头上坐着的赵宝玉时,牛眼顿时一

  • 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7章(第7章 无耻,偷窥狂)

    原标题: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7章(第7章无耻,偷窥狂)小说名字:绝色狂妃:妖孽王爷来入赘第7章无耻,偷窥狂“奴妇这就吃了!”徐婶惊恐万状地抓起一把和着泥土的馊饭菜塞进嘴里,吃完又在云轻狂‘和善’的目光下,又抓起塞嘴里,直到吃干净为止。“滚。”云轻狂重重一踩,才收了脚。徐婶如逢大赦,吓得连滚带爬头也不回的滚了。接下来的三天里。云轻狂过得还算滋润,带伤的徐婶乖乖地将一日三餐,餐餐准时地送到小耳房里,三菜一汤,有素有荤。顺带三天内,她也为这身破烂羸弱的身子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三天下来,还是有效果,

  • 魔君大人请宽衣7章(第7章 姐妹陷害)

    原标题:魔君大人请宽衣7章(第7章姐妹陷害)书名:魔君大人请宽衣第7章姐妹陷害“奴婢春柳呀,小姐,您别吓奴婢!”那丫鬟微微一愣,随后露出了慌张的神情。苏依依故作头疼的抚了下额头,“方才不小心撞了下,很多事情不记得了,能不能告诉我,我和太子什么关系?”论演技,她可是一流的。果真,偷偷瞥了瞥那丫鬟,对方并没有丝毫的怀疑。“天啊,小姐可是哪里受了伤?小姐和太子有婚约在身,只是皇上迟迟不肯将婚期定下,小姐这几日正伤心难过呢。”苏依依的嘴角有些僵硬,她的心中升起一丝不好的预感,本尊不但长得丑中了毒,还痴心

  • 校花的灵王保镖7章(第7章 唐氏集团)

    原标题:校花的灵王保镖7章(第7章唐氏集团)小说:校花的灵王保镖第7章唐氏集团唐果依偎在床上抱着布娃娃,见陈妈走进来,拍拍床,道:“陈妈你坐下,陪我说几句话。”陈妈微笑着走到近前,坐在床上。唐果拉着陈妈的玉手,轻轻抚摸着,柔声道:“陈妈,梵天是一个坏蛋,他满脑袋都是利益,他接近你,是想把你从我身边抢走,你今后不要搭理他好不好?他满嘴的甜言蜜语,都是欺骗!”陈妈心中一暖,没有想到唐果是担心梵天把自己抢走,这孩子也未免太纯真了,反手握着唐果的手,轻轻爱抚道:“果果,其实小天的身世很凄惨的,你也要好好

  • 弑神之王7章(第7章 决战)

    原标题:弑神之王7章(第7章决战)小说书名:弑神之王第7章决战第一场,陈山和沈青上台。沈青依然拱起手,行了一礼,即便是对阵最强的陈山,他的眼中却没有丝毫畏惧,反倒充满了战意。“给你三个数的时间,自己滚下去吧!”陈山依然目中无人,轻蔑地说道,“三,二,一……”沈青没有动。“可惜,你真的想找死!”陈山皱了皱眉,对于沈青的举动,很不满意,在这比试台上,居然还有人敢挑战他?“我,只求一战!”沈青,显然不是轻易认输的人。“哦?我记得,你以前也是个废物吧!”陈山呵呵一笑,“难道,就不怕我再让你变成一个废人,

  • 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 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

    原标题:权少的重生悍妻7章(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小说书名:权少的重生悍妻第7章准备好接受死亡前的洗礼了吗唐姒瞬间安静了,含泪看着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认的爷爷,有那么一瞬,她几乎要忍不住冲动说出真相。可最终还是忍住了,她明白上官漫柔和卓亦宸在爷爷、在上官家的重要地位。而她,如今只是个陌生的‘外人’,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贸然说出‘上官漫柔和卓亦宸联手谋杀上官妃’的真相,不仅没有人会相信,反而可能会再一次被杀……“我梦到阿妃说……”唐姒顿了一下,从手提袋里拿出一件华丽的火红色长礼服,她才继续道

  • 囚心锁爱7章(第7章 妈咪,我们很缺钱)

    原标题:囚心锁爱7章(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小说名:囚心锁爱第7章妈咪,我们很缺钱“这个人演的好假。”庄庄从厨房端来一碗炒青菜,偶然撇到电视上的新闻,说道。庄晓刚才的想法还没走,听到这句话一下子被噎住:“你怎么说人家是演的呢?”“一看就知道,电视里的人演的比他好多了,他一定是自己害死了自己女朋友想要独吞财产!”听着庄庄一下子冒出的一句话,庄晓头皮有些发麻,一把关掉电视机,念道:“行了,别看了,吃饭时间不许看电视。”“哦。”庄庄不满地鼓起嘴巴,乖乖爬上桌子,等着吃饭。话说另一边,庄晓将这个她捣鼓

  • 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 苏晓晴现形记)

    原标题:我做主播的那些年7章(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小说:我做主播的那些年第7章苏晓晴现形记脑子里激烈的进行着思想斗争,是现在就向教授坦白还是再试一首曲子?今天出洋相是肯定的了,现在坦白或许教授还能原谅她,要是再录一首曲子恐怕。但是侥幸心理又告诉她或许刚才是太紧张了加上不适应再试一曲说不定就好了呢?教授再次示意,苏晓晴才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声音回答:“可以了老师。”琴声继续,这次开头比刚才节奏慢了不少,苏晓晴也渐渐进入了状态,双手飞快的记录这一段曲谱,开头过了曲风突然一变一段诡异的说不出来的感觉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