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宫锁恋恋 最新章节

2017/12/16 11:50:43 来源:网络 []

小说:宫锁恋恋

第一章 没有用
永宁殿内,太监宫女纷纷忙碌着,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郭得胜身边的那两个小太监此刻正在庭院中间指挥这着那些宫女做事情,俨然一副认真的模样,几乎没有发现玉儿他们的到来。原文163nvren.com
  “玉……玉儿姐,这……这就是咱……咱今后住……住的地方呀?”小小惊讶的看着这里的一切,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想象自己也能有机会住在这样的地方。
  “对呀,这今后就是你们几个的住所了,而且你还可以担任这里的管事宫女呢!”明空听到小小这样惊讶这里的宽大,于是转过头对着小小说道。凭着小小与玉儿之间的亲密关系,在这永宁殿的管事宫女非小小不可了,这几乎不会有任何的悬念,所以明空很肯定自己的这个猜测。
  “真……真的吗?”小小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在御花园她只不过是一个毫不起眼的扫地宫女,还因为结巴而遭人嫌弃与取笑,要不是因为玉儿瞧得起她,她就永远没有机会离开御花园那个方寸之地而扬眉吐气了,此刻见自己有机会担任这永宁殿的管事宫女,就如同做梦一般,不敢相信这会是事实。
  尽管这个事情还只是明空说说,玉儿并没有开口说话,但是她能听到这样一番话,她的心里也像是喝了蜜一般,甜到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当中,令每一个细胞都活泛得很,亢奋与激动。
  “小小,你可算是走大运了,以玉主子和你的关系,你要当这的管事宫女还不是玉主子一句话的事情呀!”绣屏一副羡慕的样子,她自己在皇宫里混了这样久,起步比小小高,她可从来都没有去当过什么扫地宫女,一进宫就被安排进了皇后的含元殿,可以说是跟着了一个最有权势的主子,后来听了玉儿的那一番话,才转投了昭仪宫,可是不管在含元殿还是在昭仪宫,她也只不过是一个二等宫女,与身为管事宫女的一等宫女根本无缘。
  现在见到小小与玉儿有那种几乎和姐妹一般的情谊,自然觉得小小是走运了。网站163nvren.com毕竟玉儿在离开皇宫的那段时间别人都没有带,而只是带着小小,这种患难与共的情谊根本就不是其他关系所能取代的,说起来,绣屏倒真的希望玉儿出宫的那段时间带着的是她,走样的话,今天这样的好事情就不会落在这个结巴宫女小小的身上了。
  “对呀,以后你可是根我平起平座的地位了!”梅儿见绣屏也说了一番肺腑之言,于是也对着小小说道。说起来她也挺羡慕小小的,在她看来自己在这皇宫里面混了这样久,直到被调到昭仪宫当差,遇上了聪明锐利的明空,这才得以提拔成为昭仪宫的管事宫女,成为皇宫里面最有权势的一等宫女之一。
  可是小小呢,却没有费吹灰之力,摇身一变就从一个最低层的小小扫地宫女变成了皇宫里面的一等宫女,而且这个永宁宫管事宫女所管辖的宫女几乎要比昭仪宫多出一倍,权利相对也比她大,因此她除了羡慕还有些许的嫉妒,只是那种嫉妒深藏在心里没有表达触来而已。
  老大一席话恍然茅塞顿开,他们都是江湖中人,自然是要以一个义字当先的,既然那姓秦的小子做人没有做绝,那他们当然也不能做绝,于是他觉得他们该回去几个人,就算是不能深陷其中去杀敌,至少也要接应一下,算是进点情分了。
  “老大说的对,咱就这样走了的确很不仗义,身为江湖人,这个义字是永远都不能忘的,这是咱的规矩,也是咱做人的基本准则!”老六很同意老大的这一番说法,在他看来这根本就是必要做的事情,他们绝对没有推脱的理由,否则就愧对于自己手中的那把兵器,愧对自己在江湖中的信义二字了。
  “既然这样,老大,我带两个兄弟去走一趟,去接应那姓秦的小子吧!”阿四听到老六与老大都这样说了,自然是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只是想到之前几位弟兄因为和官兵打斗已经很疲倦了,再去显得不是很合适,所以就毛遂自荐道,打算自己亲自去接应那姓秦的小子。163女人网
  “好,你就带上小五、小七去,但是记住速战速决,不许恋战!”老大见阿四似乎已经听懂了他的话,于是对着阿四说道,这小五小七两个人伸手都还不错,而且人细心,轻功又好,最重要的是与阿四的关系很近,所以派他们两个跟着阿四去,他这个做老大的也放心,因此二话不说就同意了阿四的要求。
  阿四应声,就与小五小七打算上马去接应秦离,可是人还没有上马,就见到远处一个人悠哉悠哉的摇着扇子朝这边走来,那身形,那熟练的动作,不用说也知道是秦离了,这天底下就没有第二个人行事作风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这样稳重的人,因此阿四与小五小七都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站在原地等待着。
  “是秦……秦大哥……”小小见到对方走了过来,心里可是比什么都高兴,立刻大叫起来。虽然她说话永远是这样结巴,可是从她的脸上却完全可以看出来那份喜悦感,那是一种完全没有办法掩藏的表情。
  “这臭小子……”玉儿淡淡的说了这样一句,然后爬上了马车,微微撩开车帘子,坐进了马车里面。或许是见到那秦离已经脱离了危险,大家心里的担忧也显得多余了,这才放心上了马车。
  “怎么?都在这里等我呀?”秦离来到了马车跟前,看了看大伙一眼,然后很开心的说道。网站163nvren.com说实在的,这些年他都是一个在外漂流习惯了,如今有这样一大群人关心着他,还真让她感到浑身不自在。
  小小见到秦离,一把抱住住他的身子,哭泣着道:“秦……秦大哥,总算……总算见……见到你了!”
  在没有见到秦离的那一刻,她的内心可是一点也不安,满脑子都是秦离怎么样遇上了困境,怎么被对手算计了,所以脑子里那根弦绷得很紧,直到见到秦离的这一刻,那紧绷的弦才舒展开来,但是眼泪却很不争气的掉落了出来。
  “傻瓜,我不是好好的吗?”秦离开始被小小这丫头的举动弄得有点不知所措,本想将小小给轻轻推开的,却在这个时间听到了小小的抽泣声,他的心被莫名的变软了,竟然不忍心将小小给推开,反而一只手轻轻的小小背上拍着,一副安慰小小的模样。
  那些山贼们见到这一幕,老大给他的几个手下分别踹了一脚,让他们都转过去,觉得这个时间偷看人家不是很好,那些手下无奈的背过去了身子,虽然还是对小小和秦离的关系很好奇,却不敢违背老大的意思,只能是不情不愿的照着老大的意思做了。
  玉儿在马车里面坐了好一会,原本以为自己坐进来,小小就该上车了的,毕竟秦离已经回来了,小小也不该再担心什么了,可是她却一直没有等到小小上车,于是她有点着急的将帘子撩起,朝着外面去看看到底什么原因。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变迷惑,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小小那丫头竟然钻到秦离那家伙的怀里去了,看来这丫头真的是少女怀春,怪不得小小会那样在乎秦离,还不时的在她面前称呼左一个秦大哥、右一个秦大哥呢?
第二章 针锋相对
“不会吧?真是个重色轻友的小丫头!”玉儿抱怨了一句,然后将帘子放下来,整个身子都缩进了马车里面。
  过了好一会,小小爬上了马车,不知道是因为心跳过快的原因还是什么,她的脸显得有点红,像是初熟的苹果一般,煞是好看。宫锁恋恋 最新章节
  “小丫头,老实交代,你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姓秦那小子的?”玉儿见到马车已经缓缓上路,于是故意坐到小小的身边,对着小小说道,似乎要小小交代事实真相,否则绝对不放过她一样。
  “我……我……我……”小小不知道该怎么说,也难以启齿,在她看来这是很丢人的事情,说出来似乎就是犯了什么大忌,更加不能去谈论这些,所以她变得比以前还更结巴了,说话没有了别的字,就只有一个我字了。
  “好了,我不要你说了,反正你也说不清楚!”玉儿说着起身,打算出去,“我去找你的秦大哥聊聊!”
  “姐……”小小一听着急了,立刻想阻止玉儿,可是还没有来得及阻止,玉儿已经走出了马车,来到了车夫所呆的位置上,坐在了秦离的身边,面对着正专心驱赶马车的秦离看了小小一眼,小小脸一红,自然是不敢再多说什么了,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回到了马车里面。
  “小子,你家住哪里,是做什么的?”玉儿询问秦离道,俨然一副姐姐要给妹妹把关的模样。那小丫头太过天真,她担心受骗,所以不敢不去过问眼前这个叫秦离的家伙,她非要弄清楚这家伙是什么来历才行,不然怎么也不放心让小小跟着他。
  突然她觉得自己有点想自己的老妈了,每次一有男生送她回家,就对人家询问这些问题,那样子就像是那些男生已经是她男朋友了一般,实在是让她感到无奈,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也会学着当初的老妈一样,问这些话了。
  “问这些做什么?”秦离根本就没有回答的意思,只是用那种很奇怪的眼神微微看了玉儿一眼,然后直接询问玉儿问这些做什么。163女人网
  “你看看你,都和我们一路了,也不透透底,我这心里实在是空落落的,老觉得你就像是个谜!”玉儿见他的嘴巴这样严,一时间还真撬不出半个字来,依照她原来的脾气肯定会跟这个狂傲不羁的家伙翻脸的,但是现在一想到小小对这小子用情很深,她只能强忍这胸中的怒火,耐着性子与对方接着谈。
  “说到透底,我倒觉得你们该给我透透底了,你们两个小丫头到底什么人?怎么会得罪朝廷里面的高官呢?还扬言要将你给抓回去!”秦离听到透底两个字,立刻想起自己在与官府差役与官兵交手的时候,那个当官的说出来的话,所以他似乎很好奇玉儿与小小的身份!
  “高官?”玉儿显得有点莫名其妙,他们只不过是私自逃出皇宫,相信追击他们的一定是皇上的人,这些和什么高官应该没有什么关系,现在听到秦离说起高官,又不像是在开玩笑,于是有点纳闷了。
  “要不是这样的话,长孙无忌怎么会派兵抓你们?”秦离似乎觉得玉儿的回答有所保留,不知道是玉儿担心他知道了会有什么后果还是顾虑这着别的什么东西,不过他不管玉儿顾虑着什么,他都会将自己知道的东西给说出来,毕竟今天的一场打斗让他知道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你说那些士兵是长孙无忌派来的?”玉儿有点惊讶,在这之前她可是一直以为是皇上派来找他们的人,认定秦离他们是不想让那帮人找到玉儿才动手教训那些人的,原本她的心里还有些对不起皇上,毕竟这次的打斗打伤打死了不少人,可怎么也没有想到那帮人竟然会是长孙无忌派来的,这不仅让她感到意外,更加让她觉得这里面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东西而她不知道了。
  随着这个事情的知晓,她对皇上的愧疚感也顿时消失,甚至恨不得秦离将那些追兵给全部杀死,免留留后患。长孙无忌是个什么东西她很清楚,他掌管着三省六部的官员,兵部侍郎、兵部尚书都是他的门生,这要动用一些军队来追她,还不是他长孙无忌一句话的事情。
  可是她却不相信这仅仅是长孙无忌一个人的主意,或许还和后宫的萧淑妃与王皇后脱不了干系,只是现在她已经和小小在宫外了,与宫里的事情都没有了任何关系,也找不到王皇后与萧淑妃去当面对质,所以一时间她陷入了沉默。
  “怎么了?不是被我说中了吧?”秦离见到玉儿那失神的样子,像是被他猜到了心思一样,于是立刻对玉儿说道,那副表情显得有点意外却没有任何惊喜,毕竟他猜到的这个事情并不是什么好事情,这在他们看来甚至就是灾难的开始,今后像这样的事情还会陆续发生。
  长孙无忌是个什么样的人虽然秦离没有见过,也不清楚那家伙的为人处世,但是却明白张长孙无忌不会是个好惹的角色,否则玉儿他们出了长安城这样远,怎么还会有追兵追到这样一个小镇上来?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长孙无忌根本就没有打算放过玉儿他们,因此他很想知道玉儿他们究竟是怎么得罪了那位高高在上,权利与地位都在朝野一人之下而万人之上的人物。
  “怎么?猜中了你就打算不管我们了吗?”玉儿听出了他那话是觉得有了大麻烦,于是上前对着秦离说道,“还什么英雄好汉,什么夺命书生,只不过是浪得虚名的胆小之辈,连我们两个弱女子都不如,哼……”
  玉儿说着摆出一副很生气的样子,像是不打算再和秦离这样一个胆小之人说话了一样,那架势完全是看不起秦离,不管秦离的武功有多高,也不管秦离在江湖中的名望有多大,但是在她的眼里,他就是一个胆小鬼,根本就不配称之为什么大侠!
  “等等,这话你可得和我说清楚!”秦离见到玉儿要进去里面,于是一下子挡在了玉儿的前面,对着玉儿说道,“这麻烦是你们惹的,可你们都不和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就算是我想帮你们,也没有办法下手呀!”
  秦离觉得很委屈,被一个女人看不起还是头一次,要知道他可是江湖中赫赫有名的独侠客,从来都是被人捧上天的人物,却没有想到今天居然会栽在眼前这个小姑娘的面前,甚至被对方说的是一钱不值了。
  “有些事情呢,你该去问你的小小,而不是在这里和我大呼小叫!”玉儿停下脚步,借着马车的晃动微微蹲下身子对秦离说道,“我想她在你面前肯定什么都会说的,但是有一点,你要是今后敢欺负她,或者给她难堪什么的话,我一定把你给生吞活剥了!”
  玉儿说着做了个可怕的手势,然后一把将挡在自己面前的秦离给推开,然后从新回到了马车里面,似乎不打算再和秦离这小子多说什么了,毕竟这小子太聪明了,再说下去,说不定所有的事情都会被这小子给发现的。
  “喂,你那话什么意思?”秦离似乎不明白玉儿的话,正想询问玉儿那话什么意思,可是话才刚出口,玉儿就已经进去了,根本就懒得理会他了,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是坐回自己的位置上,继续赶马了,不过在他的心里却更加肯定这两个丫头不一般了。
第三章 模样
秦离无奈,继续驱赶着马车,随着黄昏接近,马车与前面的马队进入了一片荒芜的草地,周围空旷却见不到人烟,寂静的只能听到马蒂脚下溅起的泥沙声音。
  “我……我们这……这是要……要去哪?”小小探出脑袋,看着外面那荒凉的景色,心里的茫然之感再度涌上心头,她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在哪里,也不清楚这样走下去的路到底有多长,所以心里很没有底。
  “是呀,我也不知道该去哪里!”玉儿也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情,现在已经从皇岗出来快两天了,可是马车越往前走就越荒凉,实在是不知道再这样走下去会怎么样。只不过这一路向西走却是定下来了的事情,因为西边比较荒凉,他们不必着急赶路,皇上就算是派人追他们,也不会想到他们会往那样荒凉的地方走去。
  “停下来,停下来!”就在玉儿与小小商量今后该何去何从的时候,却听到阿四的声音在马车边回荡着,看来是对方拦住了马车前进的道路,马车也随着那声音的响起而停了下来。
  “阿四,你想做什么?”秦离见到阿四那一副不让他们前进的模样,立刻对着阿四吼道,那样子就像是对方再不让开,他就要动粗驱赶了。谁都知道这秦离的伸手了得,在一路上与官兵山贼的较量中都能体会得到,尤其是阿四他们,更是有亲身经历的体会。
  “秦大侠,您先别激动,我阿四呢不是想找你的麻烦,也不想为难车里面的两位小姐,我就是想知道这两位小姐到底要去哪里?咱这一路走下来可是越来越荒凉了,再走下去,说不定都会见不到了人,我们老大就是想知道这里离目的地到底有多远,我们也好预算着时间好早点回去!”阿四见到秦离那一副摆开架势想动手的模样,本能的后退了一步,然后对着秦离解释着说道。
  现在这个事情可是他们七八个兄弟都关心的事情,要是没有个说法的话,他们谁的心里都没有底,谁都不愿意就这样盲目的走下去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得去问问他们!”秦离也被阿四问得一头雾水,他到现在也是云里雾里,根本就不知道他们的目的地究竟在哪里,也不清楚玉儿他们的目的地有多远,于是他对阿四解释着,然后敲了敲马车边上的门,打算直接去询问玉儿他们。
  或许是他也觉得该知道玉儿他们究竟要去哪里了,即便是玉儿他们真的是因为得罪了长孙无忌而惹祸上身才选择逃亡的,那也应该有一个逃亡的地方呀,再这样走下去别说是那帮山贼觉得心里没有底了,就算是他自己也会变得没着没落的,因此他顾不得其他什么因素,随即敲响了马车的们。
  这个时间所有的马匹都停了下来,老大与阿六、小五小七来到了马车边,俨然一副来倾听结果的模样,毕竟这个事情在他们看来是非常重要的,怎么着都不能错过第一时间听到的这个机会。
  随着秦离的敲门,玉儿轻轻拉开了马车的帘子,从里面走了出来,小小紧随其后,大概是因为听到了外面为她们要去的目的地争吵吧,很清楚他们出来是要给大家做出解释的,因此她们两个几乎都是同时走出来,下了马车。
  “玉儿小姐,这几位毛贼朋友呢,想知道你们到底要去什么地方,你可以现在告诉他们了!”秦离打开自己是扇子,轻轻的给自己摇着扇子扇风,这个天气虽然还没有到太热的地步,可却也高温难耐了,有把扇子多少能让他感觉到一点点凉意。
  “其实我们从长安出来,就没有想到要去什么地方,只是定了个大致方向,向西行走,当时我们是想着马车能走到什么地方就到什么地方,所以……”玉儿见他们问起,就实话实说了,反正他们现在也没有想好到底要去什么地方,而且她对这些古代的地名并不是很熟悉,那些现代的地名说出来也没有人知道,自然是更加到不了了,因此她只能是实话实说了。
  “什么?你不知道去哪里?”老大激动的差点没有跳起来,走了这样将近两天的路,消耗了那样多的时间与体力,现在得到的结果竟然是不知道去什么地方?这实在是让他没有办法接受。
  依照玉儿的这个说法,既可以马车走几步然后就停下来,说是到了目的地,也可以走上一年半载,或者更多的时间,再说到目的地。这两个丫头没有事情,随便怎么走都没有关系,可是他们却不能因为这样就漫无目的的跟着这两丫头盲目的寻找,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对啊,你这不是瞎胡闹吗?要出远门怎么可能没有目的地的,你是不是和姓秦这小子串谋耍着我们兄弟几个玩呢?”阿四更是不能接受,这个事情在他看来可不是什么小事情,感觉就像是他们被人家玩弄了一样,丢掉的不光是几天的时间,更是他们的尊严。
  “没……没有这个……这个意思的,我们……我们只是……是出来得太……太匆忙,所以……所以……”小小见那些山贼一个个都开始为这个事情生气起来,玉儿一时间也没有办法和他们解释清楚,于是自己主动上前跟他们说道,表现得不仅很有诚意,而且还认真诚恳,将自己所想的话给全部说了出来。
  “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听不明白,我就知道你们两个和这个姓秦的耍着我们哥几个玩,老子不干了!”老六也发起了脾气,原本他平时是没有什么脾气的,在那些山贼中就属他最温和,此刻听到小小那一连串的解释,却又说不清楚任何原因,他的心里似乎也不能接受了,认定这是早就预谋好了的事情,只是他们这帮着三贼兄弟茫然不知而已。
  “你们是不是皮痒痒了,说不干就不干?真当我说的话不好使还是怎么滴?”秦离这个时间站出来说话道,俨然一副不愿意看着他们欺负两个姑娘的模样,非要出来抱打不平不可。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觉得这样没有目的的走下去,是对我们兄弟的不尊重,其实这事要放在您身上,相信您也会有和我们一样感觉的!”老大见秦离那生气的模样,似乎已经感觉到危险就在自己身边了,要是自己的手下再这样不分轻重而和秦离闹下去的话,那一场打斗就没有办法避免了。
  只是这场打斗还没有开始,他就几乎已经感觉到了结果会是什么样子,他不想自己的在这里做无谓的牺牲,所以他才选择在这个时间出来阻止自己身边的兄弟再有任何的冒失,担心事情扩大化,对谁都没有什么好处。
  “也是,我说你们两个也真的有点不像话了,出远门也不选好个地方,这样没有目的的走下去谁知道要走多久呀?就算是要惩罚他们这些山贼,这一路上他们也没有少做事情,应该不至于这样记仇吧?”秦离见那些山贼说的话也有些道理,于是转身看着玉儿与小小说道,不管怎么样,他都希望她们两个尽快做出决定,选择一个要去的地方,这样的话大家才能更加安心的上路,不至于多想什么。
  “其实我们……”玉儿正要解释一下,要求对方给他们一点时间,让他们商量下接下来该怎么走,怎么办,可是这话还没有说出来,一群官兵就冒了出来,将他们大家给团团围住,那架势像是又要大打一场了一般。
第四章 惊慌失措
大家都有点惊慌,怎么也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荒凉的地方居然会冒出这样一大群的官兵,而且他们一个个都是全副武装,摆开全面备战的架势,那样子就像是不管怎么样都不会让玉儿他们离开。
  山贼们都纷纷默契的拿出了自己的兵器,摆好架势打算大打出手,秦离也握紧了自己手里的扇子,靠在了马车的边上,预备一会稍有不慎,他就驾着马车直接将玉儿与小小带走,不让他们两个为了这事情而惹上什么麻烦。
  “真是阴魂不散了……”玉儿见到这样一大群人将他们几个都围在了中间,于是嘴巴里面自言自语的说了这样一句话,然后朝着那些士兵当中以后工作当官的说道,“你,现在就去找你们的长孙大人,让他到这里来见我,我倒要看看这老小子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玉儿觉得有些事情还是当面说清楚的好,像这样背后给人家使绊子,根本就不是什么英雄所为,因此她打算亲自约见一下长孙无忌,在见到长孙无忌后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能明白这长孙无忌到底想做什么。
  “玉主子,您可能误会了,我们喝长孙大人没有半点关系,我们都是皇上身边的禁卫军!”那位将领在玉儿的面前解释着说道,大概是从玉儿的话里面找到了玉儿对他们身份的怀疑,这才在玉儿面前一再极力澄清的,“那日皇上在昭仪宫没有见到您,心里很着急,就让昭仪宫所有的太监宫女到处寻找了一番,就连皇后娘的的含元殿,淑妃娘娘的甘露殿都没有放过,可是却依旧没有结果,于是判断你们已经出了皇宫,这才让微臣摔禁卫军出城寻找,出宫后一直没有你们的消息,直到微臣率队来到前面那个镇子听说有一队人马与官兵打了一场架出城朝这边跑了,微臣觉得有疑,这才率队在这前面守着,感谢上天,果然让臣见到了玉主子!”
  面对玉儿那将军有几分的开心和兴奋,仿佛找到玉儿几乎耗尽了他的心力一般,此刻才让他找到玉儿,怎么能不让他喜出望外呢?
  “你们是皇上的人?”玉儿似乎听明白了对方的话,找到这队军队并不是长孙无忌派来的,心里的担忧也稍微放下了一些,于是询问那位将军道,“那皇上好吗?”
  听到皇上为了找她费尽了心机,肯定身心都难以安然了,她担心皇上没有办法休息好,身体吃不消,这才着急询问这位小将军。
  “回玉主子的话,皇上他很好,而且他已经骑马随队来到了这里!”小将军就像是在玉儿面前汇报工作一样,不敢漏掉任何细节,将所有的事情都说了个清楚明白,于是用手指了指玉儿背后的位置。
  玉儿转身朝着背后望去,见到皇上骑着一匹白色骏马,此刻正朝着玉儿这边走来,周边所有的军队都一起跪在了地上给皇上见礼。
  “皇上?”山贼们几乎与秦离都感到有点意外,之前她只是意外那两个丫头不知道什么事情得罪了长孙无忌那样的高官,这才惹上杀身之祸逃亡在外的,却不想这次竟然连长安城皇宫里面的皇上都给惊动了,这实在是泰国意外,他觉得应该静下心来好好想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皇上……”看着李治那风尘仆仆的样子,玉儿的眼睛湿润了,她无法想象一向养尊处优的皇帝日夜骑马来追赶她所受的是什么样的苦,所以她感到胸口有什么压住了一样,让她喘不上气来。
  “傻丫头,朕今后都不许你再离开朕了!”皇上走到玉儿的身边,立刻跳下马,一把将玉儿揽在怀里,对着玉儿温柔的说道。这些日子没有玉儿在身边,他整个人都像丢掉了灵魂一般。
  皇宫里的生活本来就很无趣,玉儿是他唯一的寄托,每次下朝后他只要看上玉儿一眼,他的心里就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可是玉儿却不声不响的离开了皇宫,这对于他来说自然是等同于失去了灵魂,变成了行尸走肉一般。
  为了让自己获得新生,为了尽快能见到玉儿,他几乎放弃了他皇帝的工作,随着大队来到了这偏远而荒凉的草原上,一路上的风餐露宿,他都没有感觉到苦,一路上的骑马劳累他也没有说半个累字,因为她很清楚只要自己坚持,就一定可以见到玉儿,不过还是要感谢上苍,让他在这里见到了玉儿,了却了他对玉儿的担忧。
  “恩恩,玉儿再也不离开皇上了!”玉儿在皇上的怀里点了点头,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这或许是因为有人惦记她、呵护她的原因吧,总之她感觉自己很舒心、很开心,她不知道这是不是就是人们所说的幸福了?
  她知道自己是未来人,知道自己不可以和这个时代的任何人有任何关联,否则等到要离开的时候就会有太多的舍不得,就会有太多的放不下。可是这会她顾不了这些了,这个权倾天下的男人肯为她这个小小女子做这样多的事情,她没有办法再让自己的心保持冷漠与平静了,此刻她就是想在他的怀里多呆上一会,多感受一会那种用言语没有办法表述的温暖,那种让她刻骨铭心的感觉。
  此刻的时间像是被静止的,没有再流动,周围的野草随着威风轻轻的摇晃,像是在为玉儿与这位封建君主走到一起而鼓掌祝福……
  小小见了这样的景象,擦了下自己眼角因为感动而滑落的眼泪,然后走到那些山贼与秦离的面前,让他们转过去,不要看着玉儿他们。
  秦离是一脸茫然,在转过身后看着小小,原本不想询问什么的,可是在见到小小的那一刻,他实在是没有办法再忍耐了,于是询问小小道:“你们是皇宫里出来的人?你那个姐姐是皇上的妃子?”
  今天这一连串的事情带给他太多的震惊了,他到现在也没有办法捋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所以才向小小询问解释,希望小小能告诉他多一点的内幕,至少让他明白到底怎么回事才行。
  “不……不是的,我与……玉……玉姐姐都是……是宫里的……宫……宫女,只是……她……她和皇上……皇上的事说……说来话长了!”小小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解释,虽然她不想在秦离面前将这些话说的不清不楚的,可是面对自己的结巴和那件事情的曲折经历,她实在是觉得自己无能为力,根本就没有办法说清楚,所以最后就只能是这样简单的解释了一番。
  “我知道了,你们是因为你姐姐与皇上之间的关系,遭到宫里那些娘娘们的嫉妒,甚至是杀身之祸,所以你们选择了逃出皇宫,只是没有想到皇上会为了寻找你们而大动干戈,而之前那长孙无忌派来的人,肯定是和宫里的某位娘娘有关系,追杀你们的目的就是为了斩草除根,对不对?”秦离几乎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他是个聪明人,联想起这一路上发生的那些事情,似乎只有这个解释能够说通全部的因果原因,所以他自然就顺理成章的这样猜测下去了。
  小小点了点头,然后也和他们大家一样,转过身,背对着皇上与玉儿,眼睛看着远方的草坪之处,不再多说什么话了。
第五章 害怕
“玉儿,跟朕回去,朕向你保证,不会有任何人可以伤害到你,朕要在御花园的边上给你找自己的住所,朕要给你一个家!”皇上的声音很温和,他在玉儿的面前一再承诺着,要用自己的全部来呵护玉儿,不让玉儿受到一丝丝的伤害。
  “皇上真的要玉儿回去?”玉儿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下皇上自己的烂摊子都没有办法收拾,还怎么敢保证她的安全,再说皇宫里面根本就危机重重,早已经让玉儿感到心惊胆战了,此刻皇帝要让她回去,她当然是有点犹豫不决了。
  “朕当然希望朕的玉儿就陪在朕的身边,朕不能没有玉儿!”皇上将玉儿抱得更紧了,那样子就像是他一松手,玉儿就会立刻消失在他身边一样,他根本就不能接受那样的事情,所以他要用自己的双手牢牢抓住玉儿,不让玉儿有半点机会离开。
  “玉儿很想跟你回去,只是玉儿害怕……”玉儿在皇上的怀里说道,虽然这一刻她已经感觉到了无线的温暖和那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但是她在听到皇宫两个字的时间依旧能够感觉到那种无形的伤害与痛苦,皇宫里面的尔虞我诈就像魔鬼一样,死死的缠绕在她的脑海里面,让她始终没有办法摆脱,尤其是眉儿、玉如以及刘娥这三个人的死亡,更是让她深深体会到了皇宫里面的危险,感觉到了那种没有硝烟的血雨腥风。
  “朕答应你,你身边的这些武林高手都安排在你身边当护卫,有了他们的保护,朕相信没有谁敢欺负你!”皇上听到玉儿这样说,本能的看了看四周围,当发现那群来路不明的人物时,想起他们一路自发的帮着玉儿开路护航,于是脑子里灵光一闪,想到让他们担当玉儿将来住所里面的侍卫,好天天保护在玉儿的身边,让玉儿不再对皇宫有任何恐惧感。
  其实他哪里知道玉儿所说的怕不仅仅是因为皇宫里面的勾心斗角,更多的是好怕自己回到皇宫会无形中伤害到明空,这次的逃亡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她才铤而走险的,因此她最大的顾虑根本就不是皇上所想的那样。
  “你是说他们?”玉儿听着这话突然之间就好想笑,那个叫秦离的去当侍卫大概还勉强可以,但是那帮山贼嘛,让他们去当侍卫的话,还不见到皇宫里的好东西就往自己怀里揣?要知道他们本来就是干这个的,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养成了那种见到钱就两眼发直的臭毛病,皇上说让他们去当侍卫,那不是将几只老鼠放进了米缸吗?她真的不敢想象那些家伙究竟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怎么?他们不合适吗?”皇上很纳闷的看着怀里的玉儿,似乎不明白玉儿为什么会是这样的反应,在他看来,他们那些人都是在帮着玉儿护航,本身就承担起了玉儿身边护卫的职责,现在他只不过是打算给他们一个名符其实的名分,让他们在皇宫里面谋个一官半职,也好领点俸禄过日子,这应该很符合常理,他找不到任何不能理解的地方,所以他对玉儿的表现实在是难以理解。
  “没……没有,您觉得他们合适就一定……合适!”玉儿回答着皇上的话说道,虽然她在心里依旧觉得这个事情很好笑,但是她却尽量让自己没有笑出声来,不过看她那表情显得很难受,大概是快憋不住要笑出声来了。
  “怪怪的,朕不知道你在搞什么!”皇上松开玉儿,朝着那些在他看来还比较陌生的人物走去,当来到秦离他们身边的时候,对着秦离他们说道:“你们几个都转过身来,朕有话要对你们说!”
  他虽然没有见过这些人,但是这些人却在这一路上好好护送玉儿,这在他看来就是可用之人,他决定要任命他们了,只是现在还不知道他们的意思,所以需要询问询问。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小的结巴声参合在大家的声音里面,几乎不怎么明显,不知道是用了滥竽充数的方式加以掩盖了,还是因为别人声音都比她大,所以根本就没有听到里面那些断断续续的话。
  山贼们都很老实的跪在了皇上的面前见礼,但是秦离在见到皇上正面的那一刻却没有任何打算跪在皇帝面前见礼的意思,只是双眼圆瞪着皇上,上下牙齿咬得紧紧,双手握成拳头,发出咯咯的响声,那样子好像和皇上有什么不共戴天之仇一般,虽然什么话也没有说,但是却从那表情上看到了他内心的仇恨,和那种即将爆发的愤怒。
  也许是之前没有看清楚皇上的面孔吧,所以皇上在见玉儿的那会他还没有这种反应,这次见到皇上的正面她的反映就这样强烈,实在是让人猜不透这个与皇上从来没有见过面的秦离怎么会有这样大的仇恨?居然用这种杀伤力极强的眼神瞪着对方,俨然一副想将对方置诸死地的模样。
  “大胆,你怎么敢见到皇上不跪?吃了雄心豹子胆了吗?”这个时间一位将军见到秦离的反应,立刻来到了秦离的身边,一副斥责秦离的样子,非要秦离跪下见皇上不可,这对皇上不敬可是大逆不道,追究起来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对方说这些很苛刻。
  “将……将军,秦……秦大哥是……是江湖人,不……不懂得多……多少规矩,还望皇……皇上见见谅,将军大人见……见谅!”小小见到秦离要闯祸了,于是没有敢耽误就立刻跪着向前走了两步,对着皇上与那位将军解释着说道。
  小小很清楚得罪皇上的罪过可不比得罪那些山贼们,皇上的权利大过天,只要一个不高兴,就能地动山摇,杀声成片,这可是一场灭顶之灾,她不想让秦离被皇上砍头,这才着急在皇上的面前解释一切。
  “是啊皇上,这秦离是江湖里面的人,可能不习惯这种繁文缛节,您就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她计较了吧!”玉儿见到小小已经开始为秦离求情了,玉儿上前帮着小小一起为秦离说话。
  这秦离今天的反应的确很奇怪,让她也摸不着头脑,不过以秦离那高傲不可一世的模样,是该有人好好教训一番的,但是在见到小小苦苦为秦离求情,心里很明白小小对她的那种情分,自然是不能放任不管了,因此她没有过多的犹豫就立刻决定帮着小小在皇上面前求情了。
  “秦离可以免礼!”皇上听了小小与玉儿的话后,立刻对秦离说道,这个事情本来就不是什么大事,只要他赦免对方的罪过,对方自然就不会有什么麻烦的,只是刚才秦离对他那种仇视的模样他也看见了,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不管怎么着,玉儿都在自己的面前求情了,那么不看僧面看佛面,他也需要放过这个小子的,因此在听到玉儿的话后立刻表态道。
  “谢皇上恩典!”玉儿立刻在皇上的面前说道,似乎对皇上的宽容又多了一份尊敬。
  “谢……谢……皇上!”小小叩谢皇上,但是眼睛却看着玉儿,她知道这个事情没有玉儿的帮忙是绝对办不到的,因此她在感谢皇上的同时却在感谢玉儿。
  “你们几个,可想入朝为官,从此享尽世间的荣华富贵?”皇上伸手先让小小与那些山贼们起来,然后对着秦离和山贼们说的,俨然一副诏安纳贤的模样。

宫锁恋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宫锁恋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活死人笔记15章(第十五章 溶洞)

    原标题:活死人笔记15章(第十五章溶洞)小说名称:活死人笔记第十五章溶洞我记忆里的墓葬群和眼前的景象一模一样,但是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我有些懵逼,看着这群人的脸色也很惊异,说明他们之前也有仔细打探过周围的环境,不然也不会急着去炸开过道,寻找地下通道了。刀老大看着远处的墓地,沉默了半响,对我说:“你准备带我们过去那里么?”我迟疑了一下,偷偷瞄了一眼身后不远的张燕,然后摇头说:“不是那里,我不知道那里的这个墓葬群从哪来的,虽然和我印象里有些相似,但我要带你们去的应该不是……”“难道王老板他们走错

  • 魂原武尊15章(第十五章 赌)

    原标题:魂原武尊15章(第十五章赌)小说:魂原武尊第十五章赌“噗……”“哈哈哈……”楚原听了方胖子所讲的故事后也是忍俊不禁的,这胖子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明明有那么好的条件却要跑来体验什么生活。真是富贵人家的事情,穷人理解不了啊。话虽这么说,但楚原想了想貌似自己也是富贵人家的孩子,如果不是自己老爹出了问题,未必就没有这方胖子这么潇洒自在。两人年纪相仿,方胖子的脾气性格又极其对楚原的性格,这几杯酒下肚两人都是有些微醉了。方胖子一手搭着楚原的肩膀,一手拿着酒杯问道:“在过两个月我可就十六岁了,也不知

  • 小妾吉祥15章(015:哑巴吃黄连)

    原标题:小妾吉祥15章(015:哑巴吃黄连)小说名:小妾吉祥015:哑巴吃黄连明珠抵挡不过他的力道,脸红心跳下被他又这么摸了个遍。好象发高烧了,好热好热啊~这个男人怎么就这么无理取闹自说自话,完全不把她的个人意愿当一回事呢!厚!当她是空气啊?“那个……”好不容易上完软膏,她用被子裹着身体却迟迟没有下床。风战修站在床沿,低头俯视她,黑漆的双眸闪着精光,“爱妃,怎么还不起?难道身子还疼?也怪本王让你太操劳了!”“没有!”明珠咬牙,死抓住被子,心里却嘀咕:有也不告诉你!他又是一脸关切,沉声说道,“既然

  • 挂名新妻15章(第14章 秘密新宠)

    原标题:挂名新妻15章(第14章秘密新宠)小说名字:挂名新妻第14章秘密新宠自从叶念桐被厉御行接走后,叶忱就一直心神不宁,做什么事都不顺心,直到佣人将叶念桐最喜欢的一个青花瓷花瓶打碎,他终于忍无可忍,将佣人训斥了一顿。可是这把无名火发泄出来,并没有让他心里舒坦几分,反而越烧越旺,那股郁闷就直插胸臆间,让他坐立难安。他负手踱进叶念桐的闺房,梦幻粉色的装修风格,里面的东西基本是他亲手添置的。十五年前,三哥与三嫂空难后,他请求爸爸将桐桐的监护权交给他,从那时起,他就决定要照顾她一生一世。这些年,他用尽

  • 我的老婆是萨满15章(第十五章 神秘的小孩)

    原标题:我的老婆是萨满15章(第十五章神秘的小孩)小说:我的老婆是萨满第十五章神秘的小孩我在这间小卧室里大声喊着贼叔,但是他却被那几具干尸缠住,不能脱身。那孩子的小手缓缓的放下,微微低着头,眼睛突然变成了白眼,在黑暗中发出银白色的光!床.上坐着的那具干尸突然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把脸转向了我。迈动僵硬的腿,向我走过来。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时候逃跑才是最重要的。我刚转过身想跑,房间的门就以极大的力道“砰”地一声关上了。我的后背紧紧的靠在门上,顺手抄起了门后的一把拖布向着干尸砸了过去。结果没想到这一下居

  • 超级生物修仙15章(第十五章 血脉计划)

    原标题:超级生物修仙15章(第十五章血脉计划)小说名:超级生物修仙第十五章血脉计划“叮,恭喜宿主夺回手机,任务奖励200仙币。”手机刚一入手,秦焰立即就听到了系统的提示音,只是现在他没有时间来查看,他必须立即离开这里。因为秦焰是从实验是另外一个门进来的,陈老大那边根本就没注意到,现在他们三个人还在安心的等着。“这次咱们顺利完成任务,还能拿到一笔钱,然后咱们三个就花天酒地一番。”陈老大给两个小弟画着饼。两个小弟露出期盼的神色。而秦焰已经拿着手机离开了实验室,手机已经第一时间放入到了储物戒指中。通过

  • 鬼胎15章(第15章 苏紫,别哭)

    原标题:鬼胎15章(第15章苏紫,别哭)小说书名:鬼胎第15章苏紫,别哭“不要看,对孩子不好。”他温柔的吻了吻的额头,搂住我的腰肢,冷冰的对梁玲月低吼一声:“滚!苏紫的脑袋也是你可以碰的吗?”我从他的怀中偷偷的瞄了一眼那颗脑袋,脑袋似乎很害怕,闭上了眼睛不敢还口。他又霸道的将我的头使劲摁回去,不快的说道:“让你不许看就不许看,听见没有。”他将我的身子抱起,缓缓的走了几步,然后才将我放下,但手臂还是紧紧的搂着我的腰肢。“可以睁开眼睛了。”他的淡声说道。这是座幽静的古宅祠堂,祠堂内只放了一个牌位,那

  • 罪青春15章(第十五章 做大哥的)

    原标题:罪青春15章(第十五章做大哥的)小说名字:罪青春第十五章做大哥的有天晚上,她又拉着我出去逛街,她很少买东西,更多的是到处看看,重点就是吃东西,在这个小摊吃点东西,到那个小摊又买一点,附近好几条小吃街都被她吃遍了。“尝尝咯!”她亲手把烤鱿鱼塞进我嘴巴,“不用怕上火,等会喝它几杯凉茶。”走着走着,我突然停下脚步,并且拉住了杨洋,杨洋问我干什么,我的目光笔直的注视着前方。三个男人并排站着,腾腾杀气是个人都能感受到。李家辉站在他们身后,指着我,“就是他!”我扔掉手上的烤串,抓住杨洋的手,往后夺路

  • 甜妻慢慢撩15章(015 商量结婚事宜)

    原标题:甜妻慢慢撩15章(015商量结婚事宜)小说名称:甜妻慢慢撩015商量结婚事宜“呵呵,原来是您啊!”没来由的,李卓恩竟然对他用起了敬语。“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想一个办法,让你能够加深对我的印象呢?”电话那头的人听起来似乎很有耐心。奇怪,为什么她又一阵没来由的背脊发凉、手心发汗呢?“不用!完全不用!”李卓恩赶紧摆手,她现在已经对他的印象相当深刻了好不好!再深刻一点的话,那铁定会晚上做噩梦的!她不要啊!“马上到医院来一趟。”岑宇昊感觉跟她说话很费唇舌,于是简单将他的要求说了出来。“哦。”李卓恩答

  • 民异鬼事录15章(第十五章 阴阳通灵术)

    原标题:民异鬼事录15章(第十五章阴阳通灵术)小说名:民异鬼事录第十五章阴阳通灵术陈羽心中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幸好自己反应快,躲得及时。下面只穿了一条大裤.衩的裆部只觉得风吹蛋蛋凉。“我靠,你挑起了火来,结果你这样,无异于谋杀啊!”陈羽欲哭无泪的道。李晗欣把陈羽推开了之后,早已经跑到了床脚边,一双手紧紧的抓住自己的浴巾捂在了胸前,满脸的红晕,更是羞涩难挡。“喂喂喂,是你自己经不住诱惑好吗?我这是考验你!”李晗欣听到陈羽的话,立马就急了。陈羽苦笑不已,都说不要和女人讲道理,果不其然,女人是不需要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