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宫锁美人之冷月 大结局

2017/12/16 11:20:03 来源:网络 []

书名:宫锁美人之冷月

第一章 私藏宝图
闺房里,冷月正在为刺绣,绣的是鸳鸯锦囊。来自http://www.163nvren.com/满脸透露的幸福的笑容,锦囊是绣给叶伯杨的。
  叶伯杨,这个从小一起玩到大的,青梅竹马的朋友。虽然两人从来没有表白过,但冷月知道,叶伯杨心里有自己。想到叶伯杨拿到锦囊时的样子,冷月嘴角又漾起了一片笑容。
  “小姐,小姐,他来了,他来了……”一听就是侍女的声音。果然,小珠推门而进,上气不接下气,好像是跑过来的。
  “小珠,什么事,谁来了!”冷月看到小珠靠在门边直喘气,有点应答不上来。推荐http://www.163nvren.com/又说“别急,慢慢说!”
  “小姐,叶少爷过来了,叶少爷过来看你了。就在前堂。”小珠顺了口了气,终于把话说完了。
  一听到是叶伯杨,冷月心中一喜,脸不禁红了。看看已经绣好的鸳鸯锦囊,悄悄地凑到小珠耳边说了些什么,小珠笑容着直点头。
  花园里,冷月慢慢地走往亭子去。还没到亭子就已经看到叶伯杨坐在亭了里,祈长的身材,锦服,玉树临风,黑丝长发在轻风的吹拂下飘了起来。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突然叶伯杨望向这边,看到了走过来的冷月,冷月害羞的低下了头
  亭子里冷月手里拿着锦囊,死死的握紧,心里紧张极了,一直不敢拿出来。叶伯杨脸色也微微泛红,道“小月,我想向冷大人提亲!你同意吗?”
  冷月一听这话,脸更红了,一时答不上话来,心里又喜又惊。良久才回答“婚姻大事由父母做主!”
  “那你愿意吗?”叶柏杨紧紧盯着冷月,眼神里一股坚毅。冷月的脸已经红透了,但我愿意三个字似乎那么难以说出口。
  “小月,我爱你,所以只有你同意我才会来提亲,我不能强求你!”
  看冷月一直不答话,叶伯杨以为冷月不同意。
  “我愿意”像蚊子的声音一样,冷月终于说出了这三个字。
  叶柏杨高兴的笑了起来,“真的吗?那我明天就让父亲请媒婆提亲。版权http://www.163nvren.com/我先走了,你等着我。”叶柏杨兴冲冲准备的向外走去。
  “等一下”冷月急忙叫住叶柏杨。
  “小月,怎么啦?”叶柏杨回头问道。
  “我,我,我有东西想要送给你!”冷月吞吞吐吐道。然后把布袋装着的锦囊递向叶柏杨。 
  叶柏杨打开一看,竟然是鸳鸯锦囊,心中又是一喜。原文163nvren.com原来小月也一直都对自己有意思,自己还担心小月只把自己当做朋友。这下子终于可以放心的提亲了。
  “谢谢了,小月,你等着我,我回去准备,明天就过来!”叶伯杨转身向家里冲去。
  看着叶伯杨远去的背影,冷月心中充满了对明天的期待。
  晚间的时候,一家人都围着桌子吃饭。冷老爷看着心事重重。
  最近,因为立太子的事,各皇子已经开始明争暗斗。163女人网早朝的时候,五皇子拖人向自己问话,是否愿意站到他那一边。立他为太子。但想到太子今后就是皇帝。
  而五皇子生性残暴,如果他当上皇帝,对百姓说只是有害而无益。于是断然拒绝。又恐得罪了他,受到抱负,不禁叹起了气来。
  “爹,你怎么啦?”冷月娇声道。
  “没事,只是现在朝中局势不稳,而爹今日恐怕已经得罪了一些人,可能……”顿了下又说“月儿是女孩子家,这些话按理不该告诉你的,只是爹最近恐怕要惹祸上身了。”
  “爹,你为官清明,为人光明磊落,百姓爱戴,谁也动不了爹的,爹就放心吧!”
  “乖,我的宝贝女儿长大了,知道关心爹了,现在也该找门亲事了。”冷大人笑道。
  “爹,你又取笑女儿”冷月撒娇道。
  冷家就冷月一位女儿,父母疼得像宝贝似的,而且琴棋书画样样皆精,才貌双全,早已有无数公子慕名来提亲都被冷大人拒绝了,因为冷大人爱惜女儿,只想她嫁一位自己满意的夫君。
  “老爷老爷,不好了,不好了……”,一个门卫飞奔着向厅堂跑来。
  “什么事,这么冒失,好好说话。”正和家人其乐融融的吃饭时,被打断,冷老爷很不高兴。
  “外面围了一大圈官兵,说是什么要搜藏赃物,老爷,您快过去吧,他们已经快闯进来了,我们拦拦不住”门卫慌慌张张的说。
  冷大人气得一瞪眼道“谁人,这么大胆连冷府都敢闯,走。”就同门卫一起跑了出去。
  门外已经被官兵围珠死死了。门卫们挡住不让进,官兵已经把好几个门卫都打倒在地。
  “何人如此大胆,为何闯我冷府,打我的人?”冷老爷站在门前道。
  “冷大人,对不住了,有人举报你冷府偷盗皇宫宝图,这张宝图关系着西楚王朝的江山社稷,若你聪明点就赶快交出来,皇上或者可以饶你不死,不然搜出来,你们可没有好下场。”马上的一位官兵说道。
  “本官为人堂堂正正,你们为何污陷本官?”冷大人不可至信,尽然有人敢私人来搜他的府院。他可是朝廷命官,何人敢如此大胆。
  “我有圣上亲口圣谕,一定要搜回宝物,不管你是什么官,我都能查。而且有人举报了,宝图就在你府中。”马上官兵已经很是无礼。
  “大胆,你尽敢跟朝廷命官如此说话。”冷大人已经气得直打哆嗦,挡在门口就是不让他们进。
  “冷大人,竟然你这么不识好怠,我就得罪了”几个官兵把冷老爷直接架到了一边一群官兵立即涌入了院内。
  冷月正在担心,小珠匆匆跑了进来“不好了,小姐,他们把老爷抓了起来了,说是咱们府上藏有关系西楚国事的宝图,要进院内搜查。”
  冷月一听,心里一急,直接冲往门外。冷母拉住她道“月儿,别急,听小珠说完。”
  “小姐,小姐,你不能出去,外面都是官兵。”小珠焦急道。
  话还没说话,一大群人已经冲进来了,把冷月和小珠推到了地上。冷母摔到地上,起不了身。
  小珠急忙站起来,扶起冷母对着官兵道“你们这群人,可知这是冷夫人,尽敢如此对待。”
  官兵冷笑一声“你们敢偷皇宫宝物,杀了也不为过。”
  冷月阻止了小珠再跟官兵争吵,弄清事情真像要紧。
  院子里的每个房间都有官兵搜查,东西都翻了个遍,倒处都是摔东西的声音。
  冷月想到冷老爷,急忙扶着冷母向门外跑去。冷老爷被两个官兵架住,动弹不得,冷月恨恨道“放开我爹,你可知,侵犯朝廷命官是什么罪。”
  马背凶神恶煞似的一个官兵道“把她抓起来,宝画没收出来之前,院内所有人,不准放走一个。”
  一群官兵立马把冷月和门卫等都抓了起来。
  冷月道“我们冷家做人光明磊落,尔等小人再如此侵犯,等我爹参你们一本,你们一定不得好下场。”
  那官兵阴险地笑道“哈哈哈哈!恐怕你们已经没有那个机会了,你们还是好好想想自己如何死得好看点。现在估计,怎么死都由不得你们了。”
  冷月道“为何在没证据的时候,你们就说此恨话,难道是你们故意陷害栽脏。”
  似乎知道自己说漏了嘴,凶煞的官兵急忙辨“你胡说,小丫头片子,来人,把她的嘴给我堵上。”
  冷老爷气道“混账,放开月儿,你等逆……”
  话来未说完,也被堵上了嘴,冷母,珠儿,和院里其它的仆人都被用绳子绑着堵住了嘴。
  冷月明显觉查到了,这些人竟然敢明目张胆的就闯入冷府,而且在还没有罪症情况下就将一府人都捆绑起来,表明了是有备而来。指使他们的人必须是皇宫的大官。
  而他们说的宝图,自已从来都没听说过,爹为官清廉,平时就是有人送礼都一概不收,怎么会去偷图。那么为何他们如此肯定院子里
  冷月望了一眼冷大人,冷大人似乎也想到了这点。已经被人用布堵住了嘴,发不出声来了,那伙人肯定就是怕他们想到了会说出来,才急忙封口的。
  眼前的情况十分复杂,冷大人虽然是三品的官员,在京中也算大官了,都有人敢陷害。那么对手必定是更大的官员,此时还有什么人能救自己。
  如果只真的从院子里收出宝图,他们又会如何处置她们。此时,冷月已经开始害怕了。
  “报告大人,在书房收到宝图一副,确认就是皇宫的宝图。”一个官兵说着把宝图递给的马背上的那位。
  “哈哈哈哈!罪证确凿,全都给我押到天牢去。”
  阴暗潮湿的天牢,关押满了人,冷府一百多号人口都在其中。一些唉声叹气,有人在喊冤枉。小珠的旁边嘤嘤哭泣,冷月一向来娇生惯养,连睡觉都不愿熄灯,此时的她吓得在冷母怀中瑟瑟发抖。
  既然是有人存心陷害那么,等到审判的时候,那人也会再次陷害。怎么办有谁能够救得了她们。
  “月儿,是爹对不起你啊!”冷父看着如此受苦的宝贝女儿心中十分煎熬。
  “爹,你别这么说,月儿不怕。月儿知道有人陷害,但爹知道是谁吗?”月儿口中说的不怕,但发抖的身子出卖了她。
  “他们如果得势,天下必大乱,而爹不想他们为害百姓,所以……”冷大人无奈道。
  “他们是谁?”冷月问道?冷月刚问完话一群牢狱已经闯了进来。
  “都出来,准备审判!”
第二章 死刑
冷月,以及其爹娘都被压到堂上,而其他的奴仆都被绑在门外。堂案坐着两个审判官,冷老爷一看,连半点活命的希望都没有了。
  堂上的两个人,都是冷大人的死对头。一个贪财无数,被冷大人查了出来,上奏了皇上,但他收卖了皇上身边的人,为他讲好话,侥幸逃了过去。
  他对冷大人可谓恨之骨,一直都想除掉他,只是没有机会。因为冷大人为官清廉,几乎没有半点把柄能抓到,所以一直苦于没有机会报仇雪恨。今日他定会抓此机会,彻底灭了冷家人。
  而另一个,秦大人,他也一直都憎恨冷大人。去年冷月在去庙里烧香的时候,被秦大人的儿子碰上,他一眼看上美貌的冷月,直接让秦大人来冷府提。而冷大人断然拒绝。因为他知道秦大人虽然官大,如果结亲对自己也只有好处。
  可如果冷月真嫁过去,却一定不会幸福。因为他儿子不仅花心,常常留恋烟花场所,而且,家里娶了三妻四妾,喜新厌旧。冷大人就这么一个女儿,宝贝的跟命似的,所以不管秦大人送什么好礼过来,如何请求都不答应。
  秦家觉得冷家这样是故意让自己失面子,也早已怀恨在心。为了报复冷家,一直苦找机会,这一次机会肯定不会轻易放过。
  果然不等审问,两位堂上大人就已经准备定罪了。秦大人奸笑道“没想到啊,你今日也落得个如此下场,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罪状由堂上拿了下来,直接放到冷大人面前。官兵大声道“画押。”
  表明了,为了快点给冷家定罪,连审问都免了。冷大人不服,不愿在上面签字,官兵直接上大刑。
  冷月据理力争却被掌嘴,冷母已经气晕了过去。审上一片混乱,冷大人最终也被打昏,官兵直接将晕过去的冷大人,拇指一按,画上了押。
  堂外已经是冤声震天。围观的百姓,有少数几个想出来说公道话的,都被官兵逮捕了。其他人敢怒不敢言,这场冤案就这样子定了下来。
  父母都已经昏死过去了,冷月是唯一一个听完审判的。冷大人被判处了死刑,壮丁要发配边疆,而女眷沦为军妓。听完审判,冷月也直接昏死了过去。
  朦胧中感觉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身上感觉很寒冷,冷月使劲睁开自己的眼睛。却发现自己还在天牢。
    “月儿,月儿,你醒醒,我来看你了!”
  是叶柏杨的声音,冷月朝发声的方向望去,确实是柏杨。
  “柏杨救救我爹,求求你,救救我爹!求你……”冷月哭嚎着,泪流满面。
  此时此刻,除了叶柏杨,她再也想不起还有谁能救他们了。冷大人为官清廉,不同流合污。
  那些贪官最恨的就是冷大人,因为冷大人从来不与他们结交,他们最怕冷大人抓住把柄,在皇上面前参他们一本。对于他们来说,冷家就是眼中沙,肉中刺,一日不拔除,他们就一日不能安心过日子。
  此刻终于有机会除去,他们都恨不得一人上来一刀。怎么可能有人来帮助她们呢?
  因为叶家与冷家是世交,而叶家又是国家最大的商贾,因此就连皇上都跟叶家有牵扯。叶家的富裕程度可谓富可敌国。国家洪灾或旱灾的时候,皇上都会跟叶家商谈,从叶家要钱来救灾。
  叶家的存在几乎可以说关系到西楚王朝的兴衰。冷月因为之前听爹谈起过救灾得事,也侧面了解到了皇上和叶家的关系。所以她这次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了叶柏杨的身上。
  叶柏杨从昨晚就有听闻冷家的事,他连夜赶到天牢,却被牢狱挡在门外。即使叶柏杨花了重金,牢狱已经心动了,但因为上头有死命令也不敢将他放入。
  很明显,这次一定是朝中高官,或是皇宫中人下的命令,所以连花钱都没办法解决。
  但牢狱给了叶柏杨一个消息,审判过后可以进。叶柏杨在门外看到了审判结果之后,立即回家请求父亲相助。
  叶家和冷家是世交,按理这次叶家一定会帮助冷家脱困。可叶父却只是唉声叹气“这次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我也想帮,但没有这个能力。”
  连一向无所不能的父亲都说这句话,叶柏杨一下子失去了信心。可是他不能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受辱。
  看着手上漂亮的鸳鸯锦囊,叶柏杨慢慢的闭上了眼,他一定要救出自己心爱的女人。
  天牢里叶柏杨让冷月靠近自己,冷月听话的凑了过去,叶柏杨低头轻搂着冷月,看似恋人之间的拥抱。
  狱头在一旁调笑,“都快要死的人了,还有心情谈情说爱,真是稀奇。”旁边的狱卒们也讥讽地哈哈大笑。
  冷月靠近时,叶柏杨悄悄地在她耳旁说了几句话,冷月一惊,叶柏杨搂着不让她抬头。
  冷月听完后慢慢的仰起了头,泪眼矇眬的望向叶柏杨。如今只有叶柏杨了,只有这个她心爱的人能拯救她和家人了。
  望着才一日不见,就削瘦不少了冷月,叶柏杨心里有说不出的痛苦。一直活泼可爱,爱笑爱闹的月儿,他一心一意,疼惜,怜爱的月儿,如今,就像一只可怜无助的小猫,满眼的哀痛和悲伤。
  他宁愿自己来替月儿受这些罪,也不想月儿像现在这样哭泣,悲痛。他慢慢地低下头,唇轻轻地靠近了月儿的小脸,吻干了挂在脸上的泪珠儿。
  双手拥抱着的月儿全身微微发抖,呼吸更加急促起来。
  叶柏杨走后,狱卒又开始调笑起来,真是个美人儿。真可惜了!去做军妓,一狱卒说,要不咱先玩玩,别浪费了。狱头呵斥道,“一边点去,刚才那公子花了大把银子,要我们照顾好点,还想再拿钱,现在就别打歪主意。”
  一听还有钱拿,狱卒们也不再打冷月主意了。
  冷月刚刚听到他们说话,心都提到嗓子眼了,现在终于放下心来。
  一转身才发现,娘还在昏睡中,爹爹已经不见了。
  冷月叫醒了娘,但是两人都不知道冷大人现在到底在哪儿,问狱卒,但狱卒没有钱自然不开口。
  冷月想了一下,摘掉耳环和身上的手饰递了过去,狱卒摸着手饰笑眯眯道“他可是死刑犯,当然不能再跟你们在一块了,他在另一个天牢里,当然日子可没你们这么好过。”
  冷月猛然醒悟过来,爹爹现在可能现在受刑,冷母一听又差点晕了过去。
  想到今晚叶柏杨说的话,冷月提醒自己一定要清醒,为了救自己家人,千万不可慌张大意了。
  整个晚上冷月都在狱门口期盼着,期盼着有人能来救助。但门口没有任何动静。除了喊冤声,和狱卒的走动,没有任何变化。
  冷月相信,柏杨一定会来的,他们从小一块玩到大,她清楚柏杨,只要他答应的事,就决不会反悔。他现在一定就在外面,一定在想办法冲进来。
  冷母受此打击似乎神志都已经不太清楚了,一直在念念叨叨地,“月儿,月儿,这是哪儿,我们怎么在这儿,月儿咱回家去吧!”
  冷月心如刀割,她拥着娘像安抚小孩子一样,轻声安慰。如今她就快要家破人亡了,昨天还是幸福美满的家庭,自己还在爹娘怀里撒娇的她,短短一天时间,一切都已失去。
  冷月泪水不禁打湿了衣襟,看着时间一点一滴的流失,似乎希望也在慢慢地失去。此刻好想柏杨,好像有他在身边安慰,哪怕就借一个肩膀靠一下。
  马上就快天亮了,可天牢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柏杨昨晚亲口对她说过,他会请高手来劫狱,他不会让她在这儿受罪,也绝不会让她的家人受难。
  他让她答应,一定要等他,一定要相信他,就算他宁愿自己死也不愿让她受一点罪。可他还是没有来,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望眼欲穿,感觉自己快要支撑不下去了。
  今日就是她爹的行刑日,那些狗官为了解除后患,竟然把行刑日都提前了。
  天牢白天黑夜都没有区别,但她能感觉到,现在已经快天亮了,爹爹命在旦夕,而她却无能为力。
  不行,她必须去找爹爹,“开门,开门,放我出去,求求你们,快放我出去。我要见爹爹一面,求你们……”
  不管冷月喊破啜门,嘶声力竭,狱卒都不理不问。直到狱头过来,凶狠道“丑娘们,给我闭嘴,吵了老子休息。”
  可爬过去,扯住了狱头衣服,不住恳求。明知道希望渺小,可她就是想再见爹爹一面。仰头望着狱头,满脸泪水,她那双无辜的大眼,让人一看都心酸。
  狱头开始有些于心不忍,重重地叹了一口气道“你也别在求我们了,求我们也没用,有空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你爹昨天已经受了十大酷刑,人如果要承受那种刑,还不如死了痛快呢!”
  冷月听完,瞬间觉得眼前慢慢变得越来越昏暗,一下子就失去了知觉。
第三章 选为宫女
第二日,中午顶着烈日,冷府一府人都被押往军营去。壮士被送往边疆驻地,而女眷却沦为军妓。
  有些体弱的走不动了,被士兵用鞭子抽得浑身是血,皮开肉绽,一片哀哭声,让人感觉这就是人间地狱。
  由于冷母走动不便,所以冷月被解了绳子扶着冷母往前走,冷母由于上了年纪,走走停停,背后的士兵见两人走得太慢,举起鞭子就往冷母身上抽过去。冷月一转身,鞭子狠狠的落在了冷月背上。
  “啊!”冷月感觉钻心的疼,而她后背的外衣已经裂开,内衣服一片血痕。士兵叫道“再不快走,耽误老子时间,你俩一块抽。”
  “月儿,月儿,咱们这是去哪儿,我不想在这儿,我要回家,老爷呢,我要找老爷!”冷母从昨天到现在一直神志不清,受过这么大的打击,人已经奔溃。
  叶柏杨一直到她们被押走,都没有出现过,他失约了。是因为觉得她是个累赘了吧,所以干脆连见她一面都不肯。现在的情况,他跟她再也不可能在一块了,如今她已经是带罪之身,而他还是西楚首富的少公子。
  她再也配不上他了,所以他肯定已经想清楚了这一点,所以不仅没来救她,甚至也不来见最后一面。也许是他不想担这个危险,救了她们不仅是杀头大罪,而且也是与朝廷为敌,可以他也会连身家性命都顾不上。
  是的,他没有理由来救她,她也不该奢望他过来。可是,既然这样,为何当初要给她希望,为何要给她承诺。这种生的希望被活生生灭杀的滋味使她痛断肝肠。
  昨日那一夜,她在等待,就如同熬过了一辈子。她对叶柏杨的爱,就在这一夜消失的一干二净,心里充满的是无穷的恨意,她恨叶柏杨欺骗她。
  突然,冷母不小心踢到一块石头上,连着冷月,两人都摔倒在地。冷月连接爬起来,想扶冷母一块起来,但冷母年岁已大,怎么都站不起来。
  “老爷,你在哪儿,我想回家,冷月,你叫老爷过来,咱们一块回家。”冷母趴在石头上痛哭。
  “你个疯老婆子,你家老头子今天早上就已经被砍头了,你还在这装疯卖傻。你不知道吧,砍完头之后连收尸的都没有,听说死得时候还睁着眼睛呢,你老不死的……”
  “啊……”士兵话还没说完,冷母似乎突然清醒了过来。她转过脸来,看着冷月道“月儿,他们说的是真的吗,老爷已经被冤死了吗?”
  冷月心痛的一句话也说不过来,她不能告诉冷母,爹爹已死去,可娘清醒过来一定会知道的。她伸手想擦去满眼的泪水。
  突然,冷母大声道“老爷,你等等我,我跟你一块走。”飞扑向石头,一头撞了过去。冷月反应过来时,却是“咚”的一响,石头上渐满了鲜血。
  如今就连唯一的亲人也死了。冷月已经没有了任何希望,抱着已经逝去的娘亲,冷月想也就这样跟着去算了。至少到了阴曹地府,还有她的家人。
  冷月紧闭双眼,死死地抱着冷母。那些士兵想把冷月拖起,却见怎样也拖不动。外衣已经被士兵撕破,只剩下一件单薄的内衣裹在身上。
  内衣下冷月肤如凝脂,白皙净透,衣服单薄,更显示出了冷月娇小玲珑的身材。几个士兵见到如此场景,一个个都眼睛发直,如恶狼般,想吃了冷月似的。
  而此时的冷月一心寻死,丝毫没有觉察到自己的情况危险。冷月的静默,让这些士兵胆子更大了,其中一个干瘦的,好像带头的把三四士兵都叫过去。
  路上人少,使得他们色胆包天,竟想把冷月拖至无人处侵犯。见冷月默不作声,他们更大胆妄行。
  小珠等女眷,一直在队伍后面走着。小珠见后面一直看不到冷月,于是来前面找冷月。刚好看到几个士兵破了冷月的衣服,正准备将冷月拖至后山。
  小珠大声叫道“小姐,小姐,你们要对小姐做什么,放手。”
  由于都是女眷,怕她们带上枷锁走不动路,所以都是用绳子捆着手。
  小珠见冷月情况十分危险,也顾不得后面准备用鞭子抽她的士兵,飞跑了过去。趴在冷月身上。
  听到熟悉的声音,冷月慢慢的睁开眼睛,是小珠。冷月见到还有自己当妹妹一样看待的小珠,心里有了一丝欣慰。小珠见冷母已经逝去,不禁也泪流满面。
  主仆俩人依偎着哭了起来。四个士兵见俩女子都长得不错,顿时又开始商量起来,又多了一个享用的美色。他们想得下玩起来更愉快。
  眼看着,两人就要落入淫人之手,小珠拼命维护冷月,不让他们动冷月。小珠一直是冷月的贴身丫环,也是和冷月从小玩到大的。冷月对待小珠就如同自己的妹妹,从来没有打骂过小珠,而在小珠心里,冷月也就是自己的姐姐。
  小珠是冷月小时侯,在路上捡来了,那时闹灾荒,小珠父母把吃得都留给了小珠,自己饿死了。小珠一个孤儿无依无靠,到处找吃了,但那时人人都处于饥饿边缘,根本要不到食物,小珠饿得实在走不动了,躺在路边等死。
  然后,正好那时冷月从旁边走去。看到小珠,见小珠还有一丝气息,就命管家将小珠带回了家。
  是冷月给了小珠的一条命,所以小珠从小就对自己讲,自己以后要一辈子服待小姐,这条命也就是小姐的了,小姐以后要是用得到自己,自己一定以命相报。
  所以当四个人准备将主仆二人拖至山林时,小珠跟四人谈起了条 件,只要四人不碰小姐,一根毛发,自己愿意为他们做任何事。四人一想,等下有人心甘情愿的服待,总比强迫的好,就答应了。
  冷月惊呼一声“不行,小珠,我的妹妹。”
  小珠转过头来含着泪水道“小姐,其实在我心里也一直把你当姐姐的,是你救的小珠,小珠这一辈子无以为报,所以小珠愿以性命为报。姐姐,你要活下去,如果你能活下去,小珠死了也值得。”
  冷月想扑过去救小珠,被那个干瘦士兵一推倒在了地上。干瘦者奸笑着说“他们四人享用那个,我享用你就行了。”
  冷月知道自己也逃不过了,坐起身来狠声道“你会不得好死的。”
  干瘦者见冷月竟敢诅咒自己,气愤的一把掌扇了过去。
  冷月被打晕了,倒在了地上。
  等到冷月醒来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四周没有其它人。冷月一直以为自己一定是已经到了地狱了。可是房间装饰的一片喜气,是否是有什么大的庆典才有的摆设。 
  难道地狱也跟人间一样?冷月正胡思乱想,突然听到有人推门进来的声音。进来的是一个宫女装扮的人。
  “你醒来了,太好了,快起来,现在你在洗浴装扮一下,时间紧迫。”宫女似乎挺热情的对着她说。
  “这是哪儿,我怎么在这儿,你是谁,是谁救了我?”冷月提出一大串的问题。她实在想不通,自己怎么到的这儿的。
  “皇上今日要为苍生祈福,所以大赦天下,所有带罪之人都可以罪减一等,或释放归家。奴婢是宫中宫女绿儿,这是皇宫中的清宁宫。”
  绿儿有条不絮的回答道。
  “那我为什么会在皇宫呢?”冷月继续问道。
  “因为今日是祈福之日,所有释放之人都要同皇上一同在大殿前为苍生祈福。好了,时间快到了,小姐你已经昏睡了一天一夜了,咱们得快点收拾了”绿儿微笑着说。
  皇上大赦天下,为什么现在才大赦天下,若是早前两天,爹娘就都不会死了。不,即使如此,那些贪官想必也不会放过爹爹的。
  一边洗浴,冷月一边打听,原来被释放的人当中,来同皇上一同祈福的也不是所有人,只有罪臣之子女才有机会来同皇上一同祈福。所以她是唯一个来祈福的罪人。
  可是小珠的情况怎么也打听不到,说是没有这个人。冷月不禁为小珠担收,爹娘已经被不知道是什么厚葬了。但不知道是什么人。冷月想是叶柏杨吗?可现在一点也不愿意再想他的事了。
  在大殿祈福完毕之后,冷月就可以回家了,虽然现在真的只剩下孤身一人了,但冷月还是决定活下去。因为小珠可以为了自己已经遇难了,而小珠说过的话依然在耳边回响,小珠以一命换她一命,她必须为了小珠而活下去。
  冷月必须让自己强大起来,那个软弱的冷月在爹娘双亡时已经一块逝去。现在的这个冷月一定要尽力活下去,只要有一口气,她也要为爹娘报仇。
  而当祈福完毕,冷月准备收拾东西回家时,一个老嬷嬷却挡住了她的去路。并问她是否愿意入宫做宫女。

宫锁美人之冷月》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优优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优优文学)或者(wenxue2345),关注后回复 宫锁美人之冷月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凉风何处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凉风何处去第七章送她去死听到这个消息,温凉以为会从穆城脸上看到欣喜,或者震惊,或者其他的一些什么情绪,可没有,什么都没有。他冷静地,让她觉得他是在看一个死人,让她觉得寒凉刻骨。“我才碰过你几次,你就怀孕了?”“你什么意思?”温凉微怔,“你怀疑我骗你?”“小凉,事到如今,不要撒谎了!”“我撒谎?”温凉看着面色冷凝的穆城和痛心疾首的温母,只觉无比可笑。她真是傻了才会认为穆城会喜欢这个孩子,她真是傻了才会认为温家会欢迎孩子的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田野爱情生活》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书名:田野爱情生活第七章携美购物“这会打扰到紫经理吗?”黄羿道,他现在虽然很有能力,但在紫玫瑰面前还是感觉到一股压力。“现在下班了,没有什么紫经理,你应该才二十五岁吧,你可以叫我玫瑰姐。”紫玫瑰道,“上车吧,别婆婆妈妈的。”“谢谢!”黄羿上车,他还是第一次坐宝马车,觉得很舒服,心想以后也要买一辆。和紫玫瑰聊天,才发现这美女很平易近人,并不像他在酒店所见到的那样盛气凌人。“玫瑰姐,你好厉害,那么年轻就当上紫云轩酒店的总经理了

  • 【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116】推荐小说《逆凰医妃惊天下》第7章免费在线阅读小说名:逆凰医妃惊天下007威胁,皇后忘恩“凤轻尘?”东陵子洛试探地叫了一声,凤轻尘依旧一动不动,双眼紧闭。“不会死了吧?”东陵子洛担心,不顾身后太监的阻止,亲自上前查看。东陵子洛低下头,准备去探查凤轻尘的鼻息,可就在这一刻。凤轻尘突然睁开双眼,盯着东陵子洛……“你……”东陵子洛吓了一跳,这种眼神他见过,他母后想要弄死哪个妃子时,就会显露出这样的眼神。这是杀人眼神。“是我!”凤轻尘冷笑一声,趁东陵子洛没有反应过来时,一把

  • 黄佟佟: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

    京戏《追鱼》的结尾有这么一段对话,观世音问鲤鱼:“不知你愿大隐还是小隐?”鲤鱼回问:“大隐怎的,小隐何来?”观世音回道:“大隐拔鱼鳞三片,打入凡间受苦,小隐随吾南海修炼,五百年后,得道登仙。”听到这一段,内心无比震动,我们都以为随菩萨修行是修行,其实比随菩萨修行级别更高的修行是在人间修行。确实,人生就是一场修行,活于人间是一场大修行。可能要经历上千亿年的机缘,你才终于可以来人间一趟,可是你闭上双眼,合上双耳,不修不行,随波逐流,生命荒芜一片,多么让人伤感的选择。

  • 红梅精神传书香,春城少年祭英灵,“书香春城·诵读经典公益行”走进黑龙潭

    在梅花盛开之际,由云南儿童网策划执行,云南省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指导,云南儿童网联合昆明市文明办、昆明市教育局、昆明市园林局、昆明市文化广播电视体育局共同主办,昆明市黑龙潭公园协办的“书香春城·经典诵读公益行”2017昆明市青少经典诵读系列活动(四)以“红梅赞”为主题走入昆明市黑龙潭公园。梅花被誉为花中四君子之一,自古便为文人雅士所称颂,因其高洁雅素、傲骨铮铮,因在百花凋零之际,唯有梅花傲雪挺立,正如那一位位英豪在国家危急存亡之际,用生命与鲜血救国救民于水火。今天,600余名来自武成小学国福校区

  • 你以为大牌只在限定款上作妖?老外的中国风魔爪已伸向衣食住行

    ▼农历狗年快要到了各大外国品牌又在比赛出中国新年限定了文字君看着这些蜜汁画风的狗东西们真的有种哭笑不得的无力感这些歪果仁到底对中国风有什么误解呢?不只是新年限定穿衣吃饭盖房子只要涉及中国风总能让你眼前一黑并只想喝二两的设计下面就跟文字君一起来看看他们的脑洞吧▼首先来看的是施华洛世奇的狗年摆件哪位少年买了这个送女朋友女朋友是肯定不会留他过年了耐克AirForce#I狗年限定过年就一定要这么喜庆吗?鞋帮上还假装有文化写了个「獒」字这大花大朵披红戴绿的画风下一步必须得是脱鞋盘腿上炕了!T恤作为男女不限

  • 读睡古诗词欣赏 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

    原创诗歌|读睡诗社配图|网络《寒流》文/紫枫雪盈高阁暮烟舞,风透寒衫乱发枯。霜染西窗芳影上,冰沉睡兀塞翁孤。《渔舟唱晚》文/木棉谁饮越城曲,唱酬兰棹章。香山升玉镜,峭屼托星光。榕树千秋岁,磐岩万里长。竹风霜露起,平仄聚寒房。《行香子年味》文/菩提树梅送红颜。雪缀群山。望天空、鹊燕鸣欢。南坡悄绿,北埝还闲。晓春将到,运将好,志将坚。千家万户,祥光瑞气。接新年、笑意酣然。憨童最乐,放炮言欢。看恋人牵,老人悦,国人圆。《江南春·花事了》文/唱枫林晚花事了,落红残。凌波堤上柳,轻钓一江烟。桃英流水香销暗

  • 粘住了时光的美味长啥样?他亲切的称它为软糯乡情

  • 宋朝的高奢食物,一般人都不敢吃!

    一句“无人知是荔枝来”,使得大唐王朝顶级高奢水果“荔枝”家喻户晓,到了宋朝,梁山好汉的“大块吃肉”又让牛肉成为行走江湖的标配,其实宋朝的美食还有很多。比如面食,就有《水浒传》中记载的,山洞梅花包子、馉蚀,还有武大郎倾情代言的“炊饼”。武大郎“每日仍旧挑卖炊饼”中的“炊饼”,就是“蒸饼”,也就是我们所说的馒头。蒸饼就蒸饼吧,干嘛又叫炊饼呢?因为宋仁宗名赵祯,祯与蒸谐音,为避讳“祯”字,称“蒸饼”为“炊饼”。施耐庵的《水浒传》成书于元末明初,那时炊饼已经叫了半个多世纪了。炊饼在宋朝是平民食品,卖炊饼

  • [美文茶舍]寂寞,却如此让人心动

    在寂寥的时光深处打坐,寻一条心路,通往净土。禅音如清泉缓缓流淌。清空内心,清静如莲。或许生命就是一场修行,活着就是活着,就这么简单。合上眼,关上耳,摒弃红尘所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参禅悟道,让心灵得到解脱,其实是一件很快乐的事。寂寞是如此让人心动,我爱寂寞,更爱独处。人生其实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是一个刺猬,抱着取暖,却伤了彼此。也许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如果不能做一枝遗世的梅,做一朵菊也好,在疏篱下独自幽香。不为等人,不为爱恋,只在寂寥的时光里,宠辱不惊,慵懒开败。一切都会静水流深,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