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2017/12/16 9:46:15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

第1章 签下卖身契
 红色凌乱的床单,白皙交缠的身体,此起彼伏的呻吟和喘息,随着夜风起舞的纱织窗帘。《书名: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构成了一副旖旎暧昧的香艳画卷。

    酒精的迷人醇香和女人的芬芳体香充斥着不大小小的房间,化成了深夜里让人意乱情迷的诱惑。

    “唔······”

    一阵阵如浪潮般的疼痛和快感交替的冲击着叶伊的身体,随着大汗淋漓的男人从自己身体里抽离,叶伊打了一个酒嗝,迷迷糊糊的推开了身上的男人,然后翻身寻找垃圾桶。

    本来酒量不佳的她,喝了一杯白酒,就醉的不省人事了,此刻稍微的清醒了一点,只觉得胃部一阵翻天覆地的难受。

    男人翻了一个身,长臂一勾,想要将那个又香又软的身体拉回到自己的怀抱里。

    当男人微凉的手指触碰到叶伊的腰间时,腰上传来的细密的凉意让叶伊打了一个激灵,头皮一炸,酒也清醒了大半。

    只是,一阵阵眩晕的感觉让她无力推开那只缠绕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书名: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小说免费阅读[完整版]

    突然。

    “呕!”的一声,叶伊皱着眉扶着自己的腹部,弯下腰。

    吐了。

    而且,准确无误的吐在了男人精壮的小麦色肌肤上。

    这下,不仅是叶伊,就连傅云卿也被这混合着各种气味的液体浇的彻底清醒了。

    叶伊摇了摇脑袋,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腰,钻心的疼痛

    所以,这并不是一场梦?

    天啦,她到底干了什么。

    叶伊低头看到自己**裸的身体,立刻拉过被子遮住了重要的部位。163女人网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昨天是公司的季度庆功会,而她因为男朋友劈腿多喝了几杯,之后,之后她就断片了。

    叶伊简直是哭笑不得,她二十四年的守身如玉,结果就这么糊涂的被断送了。

    对面傅云卿的脸色同样阴沉的可怕。

    “傅,傅总,对······对不起。我会······我会对你负责的,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啊呸!

    负什么责啊。

    叶伊一定是脑子坏了,她真恨不得这只是一场噩梦,谁来告诉她她怎么会迷迷糊糊的把自己的老板给睡了呢。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听到叶伊的这句话,傅云卿嘴角倒是勾起了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他的眼睛落在传单上一块黑色的印迹上,虽然脑袋有点发麻,但是他也知道那一点血迹意味着什么。

    叶伊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慌忙的用脚勾住被子,盖住了那一块颜色明显深于其他地方的位置。

    真是丢死人了,现在,现在该怎么办啊。

    房间里除了荷尔蒙的味道,还弥漫着一丝淡淡的尴尬。

    傅云卿随手拿过一块浴巾,姿态随意的围在胯间,长腿一迈,修长有力的双腿落在了浅色的毛毯上,然后微微弯腰,骨节分明的手指勾起一个工作牌。

    “设计部,叶伊。”

    他的声音低哑,分明是不带任何的情绪,可是却让人觉得莫名的性感好听。说明163nvren.com

    傅云卿这样的天之娇子,一直都是站在神坛上被人瞻仰的,她也听说过无数次关于他的八卦,据说很多名门千金,大牌明星都对他趋之若鹜,可是至今他依旧单身一人。

    甚至有不少的人都猜想,这样一个无与伦比的优秀男人该不是取向有问题吧。

    否者,怎么一直到现在他依然是单身呢?

    就是这个全公司的乃至整个北陵市的男神,现在跟她共处一室。就在刚才还翻云覆雨,红浪翻滚,简直就让叶伊觉得不可思议。

    “傅,傅总,那个,我昨天喝多了,真是不好意思。”

    “所以,你要怎么对我负责?嗯?”

    他的尾音拖着长长的,似乎是有意的向上一扬,听得叶伊的心也跟着荡漾了起来。

    随即,她回过神,这样一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怎么可能是她这样的人高攀的上的。原文163nvren.com

    她尴尬的笑了笑。

    不知道现在该说什么。

    甚至连头也不敢抬一下。

    她的视线范围之内,只能看到傅云卿勾着那根绿色的绳子上挂着的工作牌,工作牌的上面,叶伊的脸上笑容明媚,在空中轻轻的晃着。

    叶伊偷偷的抬起头,瞟了一眼傅云卿,然后立刻低下头,脸上已经红的彻底。

    他真的很帅,哪怕是勾着绳子的姿势都是那么的让人觉得赏心悦目。

    负责?

    怎么负责,要是她是豪门千金,现在大概会拿出一张支票,十分潇洒的签下自己的名字。

    然后说一句:说吧,你要多少?

    可是,她叶伊顶多算得上是一个长的还算过的去的穷苦大众罢了。

    就算是在公司里面,也不过是一个卑微的跑腿的设计部新人,她能对一个身价上百亿的钻石珠宝大亨负责?

    别开玩笑了。

    叶伊裹着被子,笨拙的拿过自己的包包,然后从包里面抽出五百块钱,数了数,递到傅云卿的面前。

    “我······只有这么多,要不我给你······算是补偿你的损失。”

    叶伊不敢抬头看傅云卿,她现在稍微清醒了一点,才想起来自己似乎喝多了随便上了一辆车,然后就在后座上面睡着了。

    好像······还吐了。

    她听到了一声浅浅的笑声。

    随即是傅云卿好听的声音传了过来。

    “我可是很贵的。”

    叶伊连忙翻开钱包,拿出剩下的三十五块钱零钱,往床上一放。

    “我只有这么多了,真的······”

    其实,按道理来说的话,一个男人和女人睡了,怎么着也是女人囔囔着让男人负责,可是为毛,到了叶伊这里就变成这样了呢。

    她想一定是因为傅云卿的气场太强大,以至于她一紧张就把自己推坑里去了。

    “既然你都睡了我了,那就当我三个月的未婚妻吧,三个月之后,我们一笔勾销。”

    叶伊刚想拒绝,就听到傅云卿带着笑意的声音道:“我这是通知,不是商量,若是你不想被人知道你爬上了我的床的话,就乖乖签了那份协议。”

    “什······什么协议······”

    傅云卿恶劣的抬起叶伊的下巴,看着她无处躲藏的眼神,觉得十分的有趣。

    “当然是······”

    他靠近她的耳垂,轻轻吐气:“卖身协议。”

    叶伊被他的气息弄的痒痒的,又闹了一个红脸,她心想既然都卖身了,是不是五百块钱可以还给自己了,这可是她剩下几天的伙食费啊。

    她刚要伸手去抓床上的钱,结果一只手横在了她的面前,轻飘飘的拿走了红彤彤的人民币。

    他扬起手中的钱,笑道:“昨晚的辛苦费。”

    说罢,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

    叶伊:“······”
第2章 昨晚你也辛苦了,不用还
 叶伊亦步亦趋的跟着傅云卿,低着头跟在他的身后。

    梳洗过后的傅云卿换了一身浅蓝色的西装,这种颜色的衣服穿上他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美感。

    叶伊闷着头,依稀能够闻得到他身上传来的淡淡清香。

    突然,砰的一下,她的鼻尖酸涩,撞上了一堵肉墙。

    “你跟着我干什么?”

    傅云卿的声音有几分调笑,他有过的女人也不少,不过像她这样的倒是没有过。

    一身洗的有些发白的长裙,清汤挂面的长发,素面无妆的脸蛋,若是平常,傅云卿根本连目光都不会在她的身上停留超过三秒。

    “那个,傅总······”

    叶伊感觉自己说话都有些打结了,她实在是不敢看他,只要一看他,她就想到了昨天晚上的疯狂,体内还有那种温温热热的感觉还在不停地往上冒。

    “嗯?”

    叶伊实在觉得有些难以开口,但是不说不行啊,她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怎么去公司啊。

    “傅总,你能不能,借一百块钱给我?”

    “借钱?”傅云卿比叶伊高了一个头的距离,他低着头看她,只能看到乌黑的头发和光洁的额头,还有小巧的鼻头精致一点。

    “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了,想要打的回公司,这样,我明天就还给你可以吗?”

    傅云卿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这个女人倒是有几分意思。

    “抬头,看着我。”

    叶伊咬了咬唇,抬起头,正好撞进他一双墨色的眸子里,她感觉自己的脑门一热。

    脸噗通一下全红了。

    傅云卿的笑意更深了,抬起手揉了揉她柔顺的发。

    然后从口袋里抽出一百块钱给她。

    笑容暧昧:“昨晚你也辛苦了,不用还。”

    叶伊拿着那一百块钱,感觉像是接了一个烫手山芋,然后面红耳赤的看着傅云卿的背影叫到:“傅总。”

    傅云卿停住脚步,偏头看着她,似乎是在询问还有什么事情。

    叶伊有些结巴的说道:“傅总,我能不能拜托里,不要告诉公司里面的人我们之间的关系。”

    傅云卿淡淡道:“我觉得我有这个闲工夫吗?”

    叶伊一听,也是,每天围着傅云卿的美女那么多,他恐怕过了今天就会忘记自己是谁了吧。

    很显然,她是担心的有些过头了。

    叶伊朝相反的地方走去,走了一个院子之后,来到了马路上,可是走了很长的一段距离,依旧没有看到一辆车。

    这里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

    眼看着就要迟到了。

    叶伊急的直跺脚。

    就在这时,傅云卿开着一个敞篷跑车经过了她的身边,车子扬长而去,带起一阵灰尘,叶伊被灰尘呛得咳嗽了起来。

    捂着鼻子,眼睛都咳出了泪花。

    恶狠狠的对着车子喊了一句:“投胎啊。”

    下一秒,车子快速的倒退回来,停在了叶伊的身边,叶伊囧了,刚才的话,傅总应该没有听到吧。

    傅云卿看了她一眼:“愣着干什么。”

    “啊?”

    “上车。”

    “不用了,不用了。”叶伊连忙摆手,尴尬的笑道:“我等的士就好了。”

    傅云卿的脸色一变:“你想迟到吗?soul不喜欢迟到的员工。”

    叶伊更囧了,她低着头,快速的打开车子,坐了上去,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叶伊看到周围的景致都变得熟悉起来了,已经可以看到soul大厦,她才说了从上车到现在的第一句话。

    “傅总,你能不能把我在这里就放下来啊。”

    “不可以。”

    简洁有力。

    傅云卿目不斜视,并没有打算多跟她说话。

    叶伊看着越来越近的公司,心里跟猫抓似的难受,要是被公司里的那群人看到她坐在总裁的跑车上面,估计她就真的在公司里面待不下去了。

    而且,soul里面谁人不知道,设计部的总监苏曼一直都对傅云卿有意思。

    那可是她的顶头上司啊。

    “傅总,万一被公司的同事看到,我怕对你的声誉不好,所以,你还是把我放下来吧。”

    “我都不在乎,你急什么。”

    叶伊摸不清楚傅云卿的脾气,听到他的语气里面已经有了一丢丢的不爽,也不敢再说话了。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骚紫色的跑车一路开到了soul的正门口才停下。

    叶伊用包包挡住自己的脸,看到四周都没有人之后,才敢推门下车。

    “呼~~~”

    终于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叶伊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等等。”

    叶伊转过头,指了指自己的鼻子,意思是你叫我?

    傅云卿勾了勾指头:“过来。”

    “傅总,您还有什么指示么?”

    傅云卿抽出一张卡,递到叶伊的面前:“去买几身衣服。”

    “啊?”

    叶伊感觉自己脑子有点乱:“这不好吧。”

    “这三个月你是我的未婚妻,你的穿着打扮都必须符合一个总裁妻子的身份,别废话,拿着。”

    叶伊硬着头皮接下了那张卡,感觉脑子里面乱哄哄的,为什么她有一种被包养了的感觉。

    傅云卿的绯闻他不是没有听过,那都是国际影后的级别,现在······

    “叶伊,你今天怎么又迟到了。”

    叶伊捧着卡正在发呆被苏曼的声音惊的一怔,立刻把卡收回了口袋里。

    “苏总监。”

    苏曼的文件夹在叶伊的桌上叩了叩。

    “你跟我过来。”

    叶伊连忙跟着苏曼进了她的办公室。

    “苏总监,我今天迟到是因为·······”

    “行了,我没有空听你解释你迟到的原因,最近有个珠宝展,设计图你也准备一份。”

    soul是国际珠宝大品牌,像叶伊这种没有资历的新人一般都不会有这样的机会,她惊讶之余,欣喜若狂。

    “苏总监,谢谢你。”

    苏曼声音冰凉:“先别急着谢我,这次珠宝展,公司的几个组都会有作品,但是能够参加的全公司只有一个名额,你前几次的设计图都非常的不错,所以我希望这一次,你不要让我失望。”

    “是,苏总监,我一定会努力的。”

    苏曼看了看她这副穷酸样,挥了挥手:“出去吧。”

    叶伊一大早受到惊吓的阴霾心情在这一刻,顿时拨开云雾见青天了。

    她刚出门,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

    傅云卿的私人助理琳达。

    “叶伊,老板叫你。”

    正巧出门的苏曼也听到了,设计部所有的人都盯着叶伊看,眼睛里面意味深长。

    苏曼咳嗽了一声。

    所有的人立刻低头干自己的事情。

    叶伊看着苏曼的眼睛,突然心虚的低下头,跟着琳达上了电梯。
第3章 信不信老娘撕了你们的嘴巴
 傅云卿的办公室位于soul的最顶层。

    门推开时,傅云卿正低头在批阅文件,难怪大家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了,叶伊注视着他精致的轮廓,忍不住的又红了脸。

    大约过了十分钟之后,叶伊的腿都快要站麻了,傅云卿才悠悠的抬起了头。

    “晚上陪我一起参加家宴,记得换一身衣服,我给你的卡上的钱应该足够了。”

    叶伊说道:“我可以不去吗?”

    傅云卿扬起手中的那份卖身协议,嘴角勾了勾。

    “我现在可以叫琳达把这份合约传给公司同事,人手一份,你觉得如何。”

    叶伊脑袋一炸,立刻投降:“好吧。”

    出了总裁办公室之后,叶伊的心又开始忐忑起来,她下到了五层设计部的办公室,所有的人都看着她,小声的议论。

    “老板为什么要叫她上去啊。”

    “还能为什么,总不是这段时间天天迟到。”

    “可是老板从来都不会管理我们这些员工的啊,不会是看上她了吧。”

    说这句话的人,语气里分明是鄙夷的,女人多的地方也是是非最多的地方,叶伊作为公司长得数一数二的美女,自然遭受的非议也最多,她平日里低调惯了,基本上跟公司的同时都没有太多的交流和接触。

    所以大家对她的态度也一向冷冷淡淡的。

    “好笑吧,老板会喜欢上这么没品味的女人吗?每天都是千篇一律的发型,衣服都是一些地摊货,素面朝天的,老板要是喜欢她我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大家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丝毫不顾及叶伊是不是听得到,叶伊当然是听到了这些议论,但是她根本不在乎。

    别人的看法又不能让她少一块肉,何必太计较呢。

    可是董婉却是个暴脾气,她忍受不了别人对叶伊的指手画脚。

    “你们几个够了没?就算老板不会看上叶伊,难道会看上你们这群长舌妇吗?”

    “我们说话,你插什么嘴啊。”

    董婉桌子一拍,站起来吼道:“我就是插嘴怎么了?你们再说啊,再说信不信老娘撕烂你们的嘴巴。”

    叶伊连忙过去拉董婉:“婉婉,别理她们,嘴巴长她们身上,她们爱怎么说是她们的事情。”

    “叶子,你别拦着我,我早就受不了这群八卦的女人了。”

    “哟,挺狠的啊,你以为你自己是谁啊,还不一样是个打工的,瞧你那样。”

    “行了,婉婉。”

    “叶子,你别拦着我,老娘今天非要给她们一点颜色看看。”

    叶伊还要拉她,结果苏曼冷冷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你们干什么,上班时间吵吵嚷嚷的像什么话。”

    苏曼长长的头发精致的挽起,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她穿着一身香奈儿的套装,白色的阔腿裤隐约可见修长笔直的双腿,白色的西装在纤细的腰肢处收紧。

    十分的干练。

    苏曼在公司是老员工了,威望十足。

    所有人听到她的声音立刻噤了声,董婉翻了个白眼,她向来不喜欢冷傲自负的苏曼。

    苏曼看了一眼她,然后目光落在叶伊的身上,冷冷道:“你们还要不要工作了,不想工作的现在就可以收拾东西滚回家。”

    叶伊抬起头:“抱歉,总监,刚才的事情是因为我。”

    “叶伊,你跟我进来。”

    所有的人看着叶伊被苏曼叫进办公室都有些幸灾乐祸。

    办公室里面,苏曼看着叶伊。

    半晌,她轻声的问道:“叶伊,你来公司多久了。”

    “一年了。”

    “嗯,你今天······”苏曼想了一下,笑道:“你今天被傅总叫过去,没什么事情吧。”

    叶伊看着苏曼笑了笑:“没事,只是我的工作证落在琳达那里了,所以······”

    苏曼脸上的笑意轻轻的拉开:“我也没别的意思,你出去安心工作吧。”

    “是。”

    叶伊也没有想到,自己被苏曼叫进来,结果只是问了一下她被傅总叫过去有什么事情。

    苏曼对傅云卿的爱慕之情全公司大概都有所了解,不过苏曼她还真是太高估自己了。但是一想到自己和傅云卿之间莫名其妙的关系,叶伊又觉得十分的头疼。

    叶伊从办公室走出来,董婉立刻到了她的办公桌旁边。

    “喂,叶子,那老妖婆叫你什么事情。”

    叶伊叹了口气:“她问我去傅总办公室干嘛去了。”

    “那你干嘛去了,不会真的因为迟到被**oss给逮到了吧?要是这样能跟我的梦中情人面对面的说话的话,我宁愿天天迟到。”

    叶伊笑道:“你就别花痴了,对了,你跟你那个萧昱生怎么样了。”

    董婉一听到萧昱生的名字脸色就变了:“别提那个畜生了,倒是你,你妈最近老是逼你结婚,压力山大吧。”

    “那可不······”

    叶伊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想了。

    她拿起电话一看,一排闪耀的8简直直接亮瞎了她的眼睛。

    董婉也惊呼一声:“靠,谁的电话,号码居然······”

    叶伊耸耸肩把电话扔在桌子上,笑道:“这要么是骚扰电话,要么骗子电话,最近不是很多骗子打电话说是领导让你去一趟嘛,我估计就是。”

    董婉也点点头:“一想你这种完全没有外交生活的宅女也不会认得拥有这么逆天号码的人。”

    桌子上面的电话还在乐此不疲的响着,到第二遍的时候,叶伊笑道:“看这个骗子这么执着的份上,我来逗逗他。”

    说完,叶伊接通了电话。

    “下楼。”

    叶伊噗呲一声笑了,对着董婉指了指电话,使了个眼色,一副,瞧吧我就知道是骗子的模样。

    “你该不是我领导吧。”

    “下楼,不要让我说第三次。”

    叶伊突然觉得这个声音有些熟悉,她猛然的惊醒过来。

    靠。

    傅云卿!

    她立刻拿着电话走到了没有人的角落,压低声音,语气跟刚才的调笑截然不同:“傅总,你让我下楼干什么?”

    “出去,买衣服。”

    “可是,我现在正在上班。”

    “我是你的老板。”

    “但是······”

    “去请假。”

    “可是······”

    “还是说,让我亲自替你跟你总监请假。”

    “行行行,我立刻去请假。”

    叶伊挂了电话走回自己的格子间,董婉笑容暧昧的问道:“谁呀,神神秘秘的,该不是情人吧。”

    叶伊恶狠狠的一字一句道:“一个卖保险的。”
第4章 不想被摔死就闭嘴
 傅云卿直接开车将叶伊带到了一个奢华的私人会所。

    “傅大少,你可是第一次带女人来我这啊。”

    顾少旌笑着打量傅云卿身后的叶伊,五官长得简直是无可挑剔,只不过太素了。

    什么时候,傅大少爷居然换了口味,喜欢这么清淡的妹子了。

    倒是稀奇。

    傅云卿轻车熟路的往里走,漫不经心的说道:“少废话,今天我要带她参加一个晚宴,交给你手下的人了。”

    “行。小金,把这个妹子······诶,傅大少,我该怎么称呼,少夫人?傅太太?”

    一直没有说话的叶伊开口道:“你好,叫我叶伊就好了。”

    这时,傅云卿才淡淡开口:“对,叶伊,刚才一时间忘了她的名字。”

    叶伊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一个白眼,至于这样么。

    尼玛!

    叶伊趁着他们说话的时候,也偷偷的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大概是她这辈子第一次来这么高端的地方吧。

    包豪斯的简约设计,却处处透露着主人的不简单和超凡的审美品位。

    再看顾少旌和傅云卿站在一起。

    简直就是赏心悦目的一幅画,一个高冷一个雅痞,怎么看都觉得养眼。

    “叶小姐。麻烦您给我这边来。”

    “好。”

    叶伊怀着一颗忐忑的心跟着小金进了造型屋。

    顾少旌靠在沙发上,笑道:“这小妞哪里找的,清清纯纯的不错啊。”

    傅云卿翻着时尚杂志头也没抬:“你喜欢?喜欢我就让给你。”

    顾少旌连忙摆手道:“傅大少,你可别吓我,你傅总看上的女人,我哪里敢染指。”

    傅云卿勾了勾唇:“你随意。”

    顾少旌笑道:“你不会找她来就是为了拖延跟苏家的婚约吧?”

    傅云卿的笑意淡去,合上杂志不语。

    良久,顾少旌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

    “这么多年了,难道你还在等那个人?”

    “你今天话有点多。”

    顾少旌知道那个人向来是他的禁忌,当即就住了口,话锋一转:“我说这小丫头看上去清清纯纯的,骨子里有股韧劲,应该不像她表面看上去这样。”

    傅云卿想到她的样子,勾了勾唇。

    倒是没有接话。

    大概半个小时之后,叶伊走了出来。

    一袭淡黄色晚装裙,紧紧的贴合在身上,脚上一双肤色的高跟鞋,与她精致的脚踝浑然一体,晚装裙是高开叉的款式,从侧面可以窥见一截如玉质一般的肌肤,美不胜收。

    叶伊虽然个子并不是很高挑,却胜在身材比例完美,此刻穿上高跟鞋,更显得双腿修长,线条完美。

    腰肢盈盈一握,胸前风光无限。

    她黑色顺直的长发烫成大波浪的样子,像一团美丽的海藻一般静静的披在胸前。

    妆容浅淡而精致,丝毫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

    顾少旌表情夸张的道:“目前为止,叶小姐绝对是我见过穿黄色衣服最漂亮的一个,这个颜色很少有人能穿出这样的味道。”

    确实,能把清纯和性感同时结合的这么恰到好处的,他真的只见过叶伊一人。

    叶伊的眼睛特别的漂亮,特别是上了妆之后,眼尾轻轻上翘,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风情。

    傅云卿的眼里有惊艳一闪而过,随即他随口轻描淡写道:“还行。”

    叶伊很少穿高跟鞋,此刻穿着十公分的高跟鞋,走路都觉得十分的困难,脚后跟磨得生疼。

    自然没有心情关心他的审美。

    傅云卿看了一眼她的,淡淡道:“走吧。”

    “哦。”叶伊提起裙角,跟在傅云卿的身后,可是才走了两步就惊呼一声。

    尼玛,脚扭到了。

    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傅云卿眉头轻蹙,冷哼一声:“真是麻烦。”

    说罢,将叶伊一把拦腰抱起,往外面的车子走去,叶伊惊的下意识的伸出胳膊在空中胡乱的抓了一把,再睁开眼睛时,已经被他紧紧的扣在怀中。

    “喂喂喂,你干什么。”

    “不想被摔死就闭嘴。”

    叶伊赶紧闭上了嘴巴,这个傅云卿还真是有点喜怒无常。

    莫名其妙。

    顾少旌靠在门口,笑意深深的挥了挥手。

    “有点意思。收工。”

    ······

    傅云卿开着车,带着叶伊到处瞎晃悠。

    良久,叶伊终于忍不住开口:“你要带我去哪里?”

    “我是你老板,现在是你上班时间,我带你去哪就去哪,乖乖坐着就行了。”

    叶伊看着窗外,忍不住的在心里腹诽。

    真霸道!

    行,你是老板,当然是你说的算。

    她看到窗户上面倒映出来的他的侧脸,笑眯眯的伸出大拇指和食指然后悄悄的对准了玻璃上面他的影子,嘴巴无声的做出一个砰的嘴型。

    叶伊被自己的这个小动作给逗乐了。

    笑眯眯的回过头,正好对着傅云卿一双意味深长的眸子。

    然后看着他性感的嘴唇悠悠的吐出二个字。

    “幼稚!”

    呃!

    被发现了。

    傅云卿一路驱车来到了郊区的公园,一路上,两个人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车内的气氛显得有些许的诡异。

    叶伊偷偷的瞟了一眼傅云卿的表情,看他一脸高冷霸道的样子,也不敢再开口问他到底要去干什么。

    车子挺稳之后,傅云卿下了车,秋日的阳光清冷,没有一丝炙热的感觉。

    郊区的公寓位于凌江边上,江风一吹,有几分冷意。

    傅云卿穿着一身齐膝的黑色风衣,静静的看着波光点点的江面,叶伊觉得有些冷,实在不知道傅云卿到底在看什么。

    他不笑的时候,本来就有几分淡漠寡凉的气质,现在在秋日惨白的月色下看上去,更加的明显,虽然他穿着黑色的衣服,可是他身上那种冰凉的感觉,几乎快要和淡白的秋色融为一体。

    傅云卿没有说一句话,兀自的往一条小道上面走去了。

    他的步子不快,却非常的稳。

    叶伊觉得他来到这里之后,就变得有些奇奇怪怪的,到底哪里奇怪他也说不上来。

    “喂,傅总,你干什么去,等等我啊。”

    叶伊怕他把自己一个人丢在这里,赶紧的跟了上去。

书名:豪门契约:诱拐小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豪门契约 或 诱拐小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菩提祖师严禁孙悟空说出师承,为何孙悟空却有一次违令?

    文小河对岸当孙悟空卖弄本领而被须菩提祖师驱出师门时,须菩提祖师曾威胁孙悟空不要泄露师承。书中如此写道:..祖师道:“你这去,定生不良。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悟空道:“决不敢提起师父一字,只说是我自家会的便罢。”但是,在书中孙悟空却有一次违令,即是当孙悟空途经黑风山,而找黑熊精要回袈裟时。黑熊精问孙悟空姓甚名谁?有多大手段时,孙悟空却坦承了师门。书中写道:..行者笑道:“我儿子,你站稳着,仔细听之

  • 当代实力派画家向楚炎

    向楚炎,1949年生于湖南,早年师从于湖南著名画家陈惠生老师硏习工笔花鸟画。求学毕业于湖南省轻工业高等专科学校美术专业(现湖南理工大学);文化部第七届岩彩画高研班画家,师从胡明哲唐勇力等名师;中国人民大学画院郑瑰玺花鸟画工作室画家;文化部张怀勇胡小敏山水画工作室画家;中国人民大学画院赵金鸰工作室画家;李金峰国展创作班画家;湖南省花鸟画家协会会员,湖南衡阳市美协会员。2003年《争輝》入选全国第二届岩彩画展;2015年作品《家园》入选中国书画报第二届华夏之星;2015年作品“火鸡”获中国书画报建刋

  • 向世界招手 百名旗袍会长高峰论坛在香港举行

    活动发起人:谭惠妤香港组委会主席:胡玉贞2018年7月16日下午,香港百乐门大剧院里高朋满座,热闹非凡,“向世界招手.一带一路旗袍文化之旅”百名旗袍会长(香港)高峰论坛在这里隆重举行,“向世界招手.一带一路旗袍文化之旅”活动组委会、香港区域组委会和来自全国各地的城市举办方参与了本次活动,本项活动的发起人谭惠妤女士发表了讲话并向在场的嘉宾汇报了活动的进度和整体情况,香港区域组委会主席胡玉贞女士发表了讲话。本项活动十多名主席和中外数十名重要嘉宾出席了活动现场。论坛嘉宾:(从左到右)叶文琳、何秋杰、胡

  • 柔怀入骨,气写丹青——我眼里的杨雪萍同学

    在我认识的女画家当中,我看好的不多,每观杨雪萍的作品,多了些风骨、多了些豪气,少了些脂粉气。所以每见她的作品关注较多、了解也较多。近几十年来,杨雪萍先后进入中央美术学院、中国书法院进修,这是女画家少有的求学精神,令人佩服。通过进修和自研,她对国画艺术和书法艺术进行了长久而认真的研究和探索,书画艺术取得了非常大的飞跃。人们看到她的作品,常常认为是艺术深厚的男艺术家的作品,不相信女士能画出大道风骨,得到了导师们的一致赞扬和认可。杨雪萍对画的理解得益于她内在的文学蒙养,她每天学习古诗词、画论、书论等,

  • 盛硒与妙界茶疗——用心品味 禅者之茶

    禅茶的主角一直都是僧人,在茶之世界里,他们悟道、修身、养性。在古时,僧人们坐禅时,通常会放一壶茶在身边,以对治昏沉。到今天,“禅茶”已经成了可以与“道”相契合的一种境界,成了高品位的文化人一种高雅气质的体现。那么,究竟什么样的茶才配得上这“禅茶”之名呢?有人说是龙井,有人云是毛尖,有的猜是碧螺春,有的则断言是铁观音……佛是茶的升华,茶是佛的禅心。佛与茶的共同诉求是心,是感悟,是顿想,是自我修行,是生命协调。佛要清除人类心灵的杂尘,茶则是洗净上面的污垢,不留一丝细痕。茶是人、神、佛共同的饮品,是天

  • 机会往往伪装成困难

    美国名校芝加哥大学的一位教授到访北大时曾提到:“芝加哥大学对学生的基本要求是——做困难的事,因为一个人要想有所成就,就必须做那些困难的事。”只有做困难的事,才能推动社会发展的进步。历史上,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大变革,无一不是在解决前人遗留的巨大困难后得到的成果,不论是科学、经济、文化、还是政治上。如果人类满足于已有认知,只做容易的事,社会发展就会停滞不前。困难的事,往往是机会所在。机会常常被认为是那些有利的条件和境遇,但从竞争的角度看,每一个困难的背后,都是一个重大的机会。因为困难的事情让大众止步

  • 两位大导演同框出镜,到底是什么样的好剧本打动了他们?

  • 昭和时代的日本女明星们

  • 山东省第三届刻字艺术展菏泽站开展

    齐鲁网菏泽7月23日讯7月22日上午,山东省第三届刻字艺术展省内巡展菏泽站展览在曹州书画院开幕。菏泽市人大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丁志刚出席开幕式,并宣布艺术展开幕。菏泽市文联主席史长华,市文联副主席、市美协主席孙建东,曹州书画院副院长王洪钦,山东省书协副主席、刻字硬笔委员会主任曹钰及各县区的书法爱好者参加了开幕式。现代刻字艺术是中国书法中的一个艺术门类,以其独具的艺术形式,展现时代特征,是一门代表中国民族风格的艺术,要求刻字作者,以刀代笔,遵循刻字艺术规律和审美的同时,注重作品的书写性。本次展览旨

  • 1984年的春晚一夜之间,诞生了多少经典作品?

    1984距离现在已经34年了,1984年的春晚一夜之间诞生了多少经典作品?从1983年首届央视春晚举办以来,能够代表央视春晚应该非歌曲《难忘今宵》莫属了。而且它也被称作是春晚最没有悬念的节目,二十多年,从诞生以来没有一个可以超越。但是,你知道春晚为什么非唱《难忘今宵》吗?关于《难忘今宵》的故事,要追溯到遥远的1983年,那一年春晚才刚刚诞生。1983年,10亿中国人基本摆脱了“百废”的生活,正在“待兴”,嗷嗷待哺想娱乐一下。春晚就在这当口应运而生。当时的主创人员也意识不到自己有多幸运。83年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