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农家小夫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2017/12/16 6:49:06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农家小夫妻

第一章 乌篷船上
现在正是寒冬时分,天色阴暗,江南的杭城,冷气侵人,就连那渡头的江面上,也覆上了一层皑皑的白霜。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杭城江边的芦苇丛中,漂浮着一条破旧小渔船儿,那船板上,正颤巍巍的坐着一个蓑衣老头儿,苍老的手上持着一根船杆儿,嘴里哆哆嗦嗦的念叨着,‘雪天江中钓鱼,非常人所做之事,老头儿我今儿晚也真真的学了那些个文人雅士一回啊’。

    老头儿才念叨完,就听见渡头上传来一阵悉索的脚步声,抬眼望去,只见一个三四十岁的女人,身后跟着两个贼眉鼠眼的男人,手里抬着个粗布的大麻袋子,口鼻间都是白气儿,一前一后的,哼哧哼哧的往这江边走来。

    瞧着眼前这一幕,小老头儿心中顿时升起一股好奇感,天已经入夜,江已经覆霜,这出航的船儿老早就没有了,瞧着这三人的动作,也不像是出航人啊,于是,老头儿将船儿沿着芦苇荡,缓缓的撑了过去些,想一探究竟。

    才刚靠近了些许,就见那那妇人互搓着双手,哈着暖气,话语间,是极其的不耐烦:

    “哎,我说,你们倒是快点儿啊,这都入夜了,如果回去晚了,看夫人不扒下你们的皮来”。

    “林姑姑,您也是知道的,白天这么大的雪,现在这道儿上都积着厚厚的雪,这路就更不好走了,咱们走慢了啊,您就见谅,莫怪,莫怪啊!”

    那说话的胖子提了提手中的麻袋,气喘吁吁的朝着那妇人谄媚道歉,可是心中却早就将这婆娘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一个臭婆娘,仗着自家主人,就颐指气使,简直就是个狗仗人势的主儿啊。

    “胖子,少废话,赶紧的,将这麻袋中的人儿给我扔下去,我也好早早的回去跟夫人复命!”

    “哎,哎,我们这就办,这就办!”

    那领头的胖子一听,忙驼着背,点头哈腰,使了个眼色,给后面之人。

    老头儿一听这两人的话,缩回了脑袋,心中一惊,这麻袋中,装的居然是个人,还要扔到这江中,这可是出人命的大事情啊。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老头儿现在是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声,带着斗笠的脑袋上,已经冒出了点点的汗意,那握着竹竿的大手也微微的颤抖着。

    老头再探着脑袋去瞧时,就见那两人已经把麻袋扔在了地上,解去了绳子,身旁一人,还捡了几块石头回来,扔进那袋子中,最后,把那麻袋扎紧了,贼眉鼠眼的往四周瞧了瞧,见没有人,便和那胖子一同使劲儿,将那麻袋推入了江中。只听‘噗通’一声,那江面上溅起高高的水花,后又听的“咕嘟’几声后,江面上便只留下淡淡的水纹。

    那妇人见事情办成了,就从袖子中取了银两出来,和那两人一起分了。

    待那三人走远,隐于暗处的渔船才缓缓的往那扔的地方划了过去……


 三年后

    江南的一个小村落里,已经入夜的河面上,隐约响起河水的流淌声,月色朦胧中,只见一艘前面挂着盏小小灯笼的乌篷船,正悠闲自得的在水面上缓缓移动。

    船板上没有任何的人,在黑夜中,只觉得是一艘孤寂小船儿被解了绳子,随着那河流静静的流淌着一般,可你如果仔细聆听,就能听见这船内隐隐传来的男女声音:

    “哥哥~,不想睡觉,想去外面”年轻女孩的声音带有江南水乡特有的软糯,伴着丝丝的甜甜味道。

    “不行,河上寒气重”船内男子坚定的声音,如一捧雪山清泉,清洌而动听。原文163nvren.com

    “哥哥,哥哥,想去外面啦,哥哥,好哥哥!”女孩一声声甜美又轻柔的叫着,唤的男子心都快酥了,最后,就听得一声颇为无奈的声音: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清洌悠扬的声音,仿佛还能够看见男子蹙眉的脸庞。

    接着那乌篷船的帘子被人从里面掀开了一角,露出更为明亮的灯光,只见船内的男子抱着一位娇小的女孩,缓缓的从船内钻了出来。

    明亮的灯光下,男子一身的白色长衫,如谪仙般的飘渺,一张如玉的俊脸,比女人还要精致几分,狭长的凤眼透着淡漠,似乎看什么,都是无所谓的清冷,但望向怀中女孩时,却又是满眼的柔情。

    再瞧他怀中女孩儿,肌肤如玉,眉眼如月,唇若桃花。一身素雅的白色,纤细娇弱的身姿有着精灵般的美好。

    可是,如此精致的女孩,原本该盈然若水的眼眸,此刻却毫无神采,宛如两潭不起波光的黑水,一点儿的生气都没有。

    月光下,一白一粉,一冷一暖,竟如一幅淡淡水墨之画,美好而透着淡淡恋意。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清冷的男子抱孩童般的抱着怀中女孩,稳步向前,摇摇晃晃的船只被他走的就如平地一般,最后,在船头稳当落座,只见他伸手轻拢怀中女孩的衣衫,山泉般的声音透着关心:

    “冷吗?”

    小小人儿乖巧的依偎在男子紧实的胸前,听了男子的话,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伸出小小嫩嫩的藕臂,抱住了男子的强而有力的窄腰,将自己的小脸埋入他温柔而充满安全感的胸膛。

    男子见着女孩如此,也不说话,只更紧的拥着小人儿,于是,甜蜜而温馨的感觉在空气中荡漾开来。

    好一会儿,怀中人儿才软软糊糊,爱困的说道:

    “哥哥,我困了,想睡觉”

    软糯的声音才落下,便可爱的打了个小哈气,小小的身子像小猪般,扭啊扭,拱啊拱,最后,似乎终于寻到了舒服的位置,便抱着男子,自己睡去了。

    男子瞧着怀中女孩如小猪拱树般的模样,满心满眼的温柔,可是,在这静谧的空气,和暖的晚风中,突然传来了极为不和谐的声音:

    “怎么这么晚才来啊,可想死我了~”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在黑色寂静的夜晚,依旧听的非常清楚。

    “家里事情多啊~,走不开啊”接着是女人的声音缓缓传来。

    原来长青所在的小河旁边,就是一块桑树地,因为是夜晚,且他们刚刚十分的安静,所以,地上的两人并没有注意到这河边的情况。

    “快点,急死我了~”

第二章 夜晚调情
  “快点,急死我了~”

    “瞧你那死样,急什么啊”

    桑树地里,一阵衣服的摩挲和唇舌的搅动后,就听男人嘶嘶的吐着气:

    “哦~,爽,真tm爽啊!”

    然后是女人半轻半重的喘气声:

    “唔,重点,再重点啊~,”

    “骚蹄子,看我不弄死你~”

    “啊,啊,嗯,嗯,快,再快点”

    桑树下,野合的鸳鸯正激烈的肉搏着,那不断传来的脸红心跳的声,即使一向性子冷清,清心寡淡的长青,都不免有些个口干舌燥,况且,怀里还抱着个软软嫩嫩的青水。《书名:农家小夫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哥哥,什么声音啊?”

    刚睡去的青水,抬起一张迷惘的小脸,无神的大眼眨巴眨巴,可爱中带着些许的俏皮之感,这对于长青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有些燥热的长青只觉得身下一处,似火般燃了起来。

    “没什······”‘

    么’那字还没有出口,就听见女人更加急促的尖细叫喊声,听的女孩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哥哥~,有人在哭呢,我们要不要下船去看看啊?”

    单纯的女孩听着桑树地里女人尖细的哭喊声,就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小手揪着男子的衣襟,有些担忧的问道。

    “小水,咳咳,没事的”

    男子假意的咳嗽一声,希望那桑树地里的人儿能够听见,可打的正火热的两人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反而,越来越激烈了。

    女孩听见动静更大了,心里更担忧了,撑着男子的胸膛,就要起来,男子见状,急忙将她抱住了,紧紧的搂在怀中。

    “哥哥,她哭的很厉害呢,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我们下船去帮帮她嘛?”女孩挣扎着要起来。

    夏日衣服穿得少,于是,隔着薄薄的布料,女孩无意的摩擦间,就蹭到了一处火热,男子眼眸一暗,黑夜中,似能听见什么被咽了下去的声音。

    “哥哥,你不能这······”话未说完,女孩突然就停下了挣扎的动作,轻轻的‘咦’了一声。《书名:农家小夫妻》全文免费在线阅读TXT

    “哥哥,你是不是身上带东西了啊?”

    因为,女孩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自己下面有个硬硬的东西,正抵着她的小屁屁,而且,那根东西,还传来了吓人的灼热感。

    于是,女孩挪了挪位置,可是,那根东西依旧低着,然后,又挪了挪,可还是抵着,就在她要挪动第三次时,放于自己腰间的大手突然一松,然后,自己圆翘的臀瓣上一紧,就听见男子低哑带着隐忍的话语传来:

    “丫头,乖点”

    “哥哥,不舒服呀!下面有东西呢!”

    单纯的女孩顿时就被这东西给吸引了注意力,也不去管那女人的声音了,只好奇的想要知道哥哥身上到底带了什么东西。

    然后,小手顺着自己的屁屁,缓缓往下摸去,就要触及到时,突然,被男子一只大手及时的握住了。

    女孩见状,很不高兴的嘟起小嘴,呢喃道:

    “小气鬼,都不让我摸,哥哥,你让我摸摸嘛,它硬硬的,顶的我难受!”说话间,又扭动着小蛮腰,去蹭他的身体。

    听着女孩童言无忌的话语,清冷的男子顿时一阵头痛,心中压抑的欲火更甚了,‘什么叫摸摸’,这种话,听在男子的耳中,便是另一番的意思了。

    桑树地里那野*合之人的呻*吟声,浪*叫声,声声入耳,怀中又是少女的丝丝沁香,声声娇哼。

    “哥哥,快点把那东西拿出来啊!小水难受,嗝的不舒服”

    娇娇软软的话语,似春风般划过男子的心膛,顿时激起黑夜中平静的湖面,望着月光下,小人儿嘟着的红嫩嫩小嘴,脸色绯红。

    就在女孩又想要开口时,清冷的男子眸色一暗,快速揽过柔软的细腰,低下头,那滚烫的唇瓣便贴了软腻的嫩唇,然后,有些个急切的吸吮了起来。
第三章 调情继续
 长青的吻一如他的人一样,清清冷冷中透着仅对她才有的温柔,淡淡默默中含着仅对她才有的眷恋。

    那有力的唇瓣吸吮着如棉花糖般清甜的粉色嫩唇,强硬的大舌和玫瑰花瓣般娇艳的小舌共舞,如此的甜美,即使内心再清冷的男人,也会露出腻死人的温柔和无穷尽的宠溺。

    青水被长青紧紧的拥着,吻着,连心脏的最深处,也感觉到了甜蜜,幸福、美好的感觉瞬间蔓延至全身,从第一次哥哥吻她开始,她就喜欢上了这种感觉,似被人捧在心尖上的宝贝感觉。

    耳边充斥着那对男女的粗重喘息声,身下又是自己最爱的女子,这让长青如何还能够把持的住,卸下原本的清冷,仅以一个七情六欲的男子身份,深深的亲吻她,从软腻的唇瓣,到细滑而娇嫩的颈项,情不自禁间,落下属于他的淡淡印记。

    野*合的男女似达到了最后的高*潮,女人嘤嘤轻啼声,似哭似忍,男人低吼之声,更加让人浮想联翩。

    情*欲中的长青不自觉间,一手已经探进女孩的衣服中,顺着滑腻而纤细的腰肢,缓缓来到柔软挺立处,然后,隔着里衣,缓缓的揉捏了起来。

    长青本是个教书先生,可不知道为什么,一双大手却有着一层薄薄的茧子,青水隔着衣衫,依旧能够感受的到,那细细的摩挲带来的别样激*情。

    点点的亲吻有着上瘾的感觉,一直到那炽热的唇瓣来到挺立处,如膜拜般隔着衣衫,亲吻上那挺翘的双*峰。

    未经人事的小姑娘,在感受到了胸前的挤压和湿润后,只觉得浑身如一阵电流划过体内,柔软的身体似如一捧清水般,毫无力气。

    长青平时也会亲亲青水,却从未有过一次,如今晚这样,又急切,又深入,青水如坠入了云端一般,整个儿酥了,麻了,颤了。

    “哥哥~”

    似求似娇的急促声音,听在闭着双眸的长青耳中,更是激起了一层浪,手上的动作不曾停下,舌头依旧舔舐着那鲜嫩如蜜的粉唇,低沉而细碎的问道:

    “怎么了?”

    听着哥哥的问话,青水有些呆愣,嫣红的小嘴轻启:

    “再亲亲”

    娇娇滴滴的声音,如燎原之火,一触即发,带着细茧的大手更加用力,唇瓣间的轻吻更加急切,身体的贴合,轻微的颤抖,紧紧的缠绵,为黑夜的寂静,带来如火的激情。

    夏日的清晨,太阳未出,只在那地平线上露出点点亮光,却早已经照的东方火红一片了。芙蓉村的河面上,悠闲而无声地飘荡着一艘乌篷船。

    乌篷船内,面容清冷的男子,此时正侧躺在凉席上,右手支起自己的半个身子,淡漠的脸上竟有着极其不相称的温柔,深不见底般的眼睛甚至可以看见极致温柔的宠溺。

    望着蜷缩在自己怀中,睡的酣甜的女孩,男人的脑海中,再次忆起那一年,她初初来到芙蓉镇的情景。
第四章 苍白记忆
 寒冷的冬天,风冷刺骨。

    长青刚从杭城回来,却在芙蓉村的村口,遇见这个让他冰冷的心融化的女孩。

    女孩那时候只有十二岁,纤细而瘦弱的身上,依旧只穿了一件单薄秋衣。许是刚刚的泪水,让原本灰黑的小脸上,有着几道白嫩的肌肤,一双红肿的大眼,泛着衰弱和病态之色。

    当长青第一眼看见那蜷缩着身子,瑟瑟发抖的女孩时,心如死寂的心脏,就像被尖锐的利器狠狠的划过一般,深不见底的眼中闪过复杂的神色。

    他才刚弯下身体,为她拭去脸上的泪痕,还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话,眼前的女孩便昏厥在了自己的怀中。

    长青望着床榻上的女孩,毫无血色的唇瓣紧抿着,仿佛在焦急的担忧着什么,漂亮的容颜,憔悴的没有丝毫的血色。

    长青的大手缓缓的抚上女孩凹陷的脸颊,语气是从未有过的疼惜:

    “你怎就到了这里呢?还成了这一副模样,难道他就不管你了吗?”

    一想到这里,本来清冷的狭长凤眼,突然就闪过一丝戾气,他曾经是那么信誓旦旦向他保证,今世都不会负了她的,可是,这才多久,既然他不能够好好的守住她,那么,就让他来吧。

    望着女孩纯净而柔弱的面容,长青冷清的声音,夹杂着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希望和快乐:

    “离了那些纷争,也是好的,倘若你愿意跟着我,我一定会许你一生的幸福和快乐。”

    可是,长青不知道的是,当女孩清醒过来时,问出的第一句话是‘我是谁?’,本就是残破不堪的回忆,且没有他的参与,若是遗失了它,长青似还有些个雀跃的。

    可是,谁能够告诉他,那本该是一双看尽天下美好的水眸大眼,如今,为什么只能够在黑暗中度过。

    大夫说,她中了毒,以致双目失明,又说,是脑部遭到重创,才会失忆,长青不敢想象,才短短一年的离开,这个本该被捧在手心中的女孩,到底经历了什么,上京到杭城,她又是如何过来的。

    眼盲是如此的痛苦,以至于女孩醒来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里,都是呆呆的,自闭的,对于长青也是防备的,且是不说话的。

    也终于在第二个月开始,她对他笑,对他说话,并且开始依赖他。从此,长青给了她新的身份,新的家庭,新的记忆,当然还有一个新的未来。

    思绪拉回,长青望着此刻眉眼儿弯弯,睡的香甜的女孩,顿时想起了昨晚的疯狂,不过庆幸自己最后还是残留着理智,没有在最后时刻,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情来。

    不过想起昨晚的美好,长青一阵愣怔,那莹白的身体,娇软的声音,原本十二岁的瘦弱女孩,似乎真的已经长大了。那么成亲的事情,是不是也可以开始考虑了呢?

    长青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突然,岸上传来女子嘈杂的说话声,且那吵吵嚷嚷的声音似越来越近。
第五章 碎嘴的话
  江南的水乡,河水纵横,芙蓉村的大多数村民都是靠着芙蓉河居住的,一般天一亮,各家的女人就会端着木盆,去河边洗衣服,淘米。

    喧闹的人声让原本酣睡的女孩缓缓醒来,娇憨的打着哈气,绯红的脸上有着一丝的迷惘,刚要伸手往旁边摸去,却被一只温暖的大手握住,然后,紧紧的包裹着。

    “哥哥~”带着起床时特有的沙哑声。

    长青见怀中小人儿似乎清醒了,于是,自己缓缓的撑着手臂,起了身,再将小人儿搂进怀里,抱在腿上,小心的替她整了整微微凌乱的发丝,温柔的说道:

    “乖,回家再睡”

    泛着丝丝雾霭的芙蓉河上,清冷的白衣男子,正撑着竹竿,往河岸来,站在岸边洗衣的妇人一瞧,都是一惊。

    见着白衣男子下岸,原本洗衣服的妇人姑娘们,都争先恐后的一个劲儿的往他这边瞧,有窃窃的私语的,有低头偷瞄的,当然,大胆点的就会直接抬眼观望。

    女孩子的心里,总有几个爱慕的男子,在这几个爱慕的男子里,也总有几个是给你一种只可远观不可亵渎的感觉的,而白衣飘飘的长青,就属于这一类。

    长青一张如玉般的清冷面容,本就让人有一种不好靠近的感觉,又加上他冷清寡淡的性情,所以,村里的所有姑娘都爱慕他,喜欢他,但是,却也知道,能够偷偷喜欢,足矣。

    “长青,你这一大早的,在船上干嘛呢?”岸边一位成了亲的妇人,胆子大些,就朝着那男子问道。

    “绑船”

    冷情的长青,对着外人,永远是一副淡漠极致的表情,因为那仅存的一点儿柔情,都给了船中那个叫青水的小人儿。

    轻柔的抱着小人儿出船,又寻了块寂静的地方,让她站着,自己则去了船里,将昨晚上留下的一些东西收拾收拾。

    青水乖巧的站在地上,安静的等着长青的回来,小人儿眼睛不能看,但是听觉倒是一顶一的好,就在她无聊之际,就听见自己不远处,有两个人正窃窃的私语着:

    “这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居然就宿在了船上,这成何体统啊?”

    “这要是以前,可是要进猪笼的”

    “自从叶家大人去世后,也没个人管管这长青,竟把个喂不熟的白眼儿狼捡回家,也不知道这小瞎子哪里好了?”

    “就是,脸蛋儿长的好看,有什么用······巴拉巴拉”

    青水因为眼睛的关系,很少出来,对于外面的一切,都有着好奇感,于是,旁边两人的对话,顿时就吸引了这小人儿的兴致,侧着耳朵,听了一会,咦,怎么没声音了。

    “乖,回家了”

    青水纳闷间,就感觉长青一只大手缓缓抚过自己的发顶,然后,声音柔和的说道。

    “哦~”

    原来是哥哥来了才不讲话滴呀,可是,刚刚她们说的什么意思啊,她长的像猪猪吗?为什么就喂不熟捏?

    于是,牵着哥哥大手的青水,突然就停了脚步,然后,歪着小脑袋,一脸疑惑的问道:

    “哥哥,小水长的像白眼儿狼吗?”

    长青刚迈出的步履微微一滞,就听见小人儿继续说道:

    “白眼儿狼为什么喂不熟啊,小水又不是猪猪,怎么可能喂不熟啊?”
第六章 长青的怒意
长青刚迈出的步履微微一滞,就听见小人儿继续说道:

    “白眼儿狼为什么喂不熟啊,小水又不是猪猪,怎么可能喂不熟啊?”

    听着青水孩童般单纯而疑惑的话语,长青的脸色立即就冷了下来,细长的凤眼冷冷的扫过众人。

    最后,定格在了岸边的两个妇人身上,只见那两个人,此刻正低着头,似乎在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

    长青性子冷淡,不喜欢与人争吵,当然更多的是不屑,但,凡是涉及到了青水的事情,他却又是小气到锱铢必较的,只因为,他听不得一点儿小人儿的坏话。

    刚刚说人坏话的妇人,脸上涨的通红,她们怎么知道,这个小瞎子耳朵这么灵,那么轻的声音都能够听见。

    在两人纳闷间,突然似有一阵冷冽的寒风吹过,这大夏天的,怎么会有冬天的感觉,才一抬头,两人就看见一张阴冷的俊脸:

    “娘呀~”

    突来的惊慌,让其中一个女人吓了一大跳,下意识的往后退,可不知道为什么,左脚竟踢到了旁边人的右脚,然后,一使力,‘扑腾’一声,两人都直直的摔在了地上,扬起好大的一层灰。

    “这种话,我不想听到第二次”

    淡漠和清冷已经被肃气所取代,冰寒的俊脸,配上冷硬的语气,有着迫人的气势,让摔倒在地的两个妇人顿时失了颜色,本来就知道长青性冷,却不知道,会冷到这种地步,隐隐还有戾气在浮现。

    就在这个时候:

    “哥哥,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长青听着女孩软软甜甜的话语,脸上闪过一丝温柔,随即又冷冷的警告道:

    “下次,绝对不会这么好运”

    说完这话,又回到女孩的身边,只见原本的肃气已经消失了,浑身都会温柔的气质,轻轻牵起女孩的手,温柔清丽的声音响起:

    “猪的学名就叫白眼儿狼,大家喜欢小水,才说小水是白眼儿狼的”

    “是吗?那为什么说我喂不熟啊?我吃的又不多?”

    “那是谁昨天那袋小果子都吃了的?嗯,难道是猪吗?”

    “哎呦,王家的,你这是怎么了?”

    观望的人群里,有人突然喊道,听着身后的惊慌声,长青狭长的眼眸微眯,透露出危险的气息,哼,敢说我家小水,那就得有能力承受。

    “哥哥,哥哥~”青水有些撒娇的跺了跺小脚,就嘟着小嘴,喊道。

    “怎么了?”长青停下脚步,低头疑惑的问道。

    “我叫你,你都不理我”青水嘟着小嘴,站在原地,小小的抱怨道。

    长青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晃神了,望着小人儿气呼呼的小脸,长青很干脆的又在那两人身上加了一笔,唔,先说他家小人儿的坏话,然后,是惹了小人儿不开心,嗯,这罪过大了。(你确定是她们惹的青水不开心而不是你吗?)

    “咳,好了,哥哥道歉”

    “那哥哥背背,背了,小水就原谅哥哥”话音才落,女孩就扬着小脸,乖巧的张开手臂,要背背了。

    “小懒猪!”长青宠溺的点了点青水的鼻尖,答应道:

    “好,背背”

    长青听话的伏下身子,背部碰着青水的小腿,察觉后的青水就咧着大大的笑容,往前趴了上去,然后,开心的揽住了他的脖子。

    长青的后背结实而温暖,趴在背上的青水,没有一会儿,便哈气连天了,揉了揉自己的双眼,便把小脸埋入长青的颈间,含糊道‘困,要睡觉’。

    听着脖颈处轻浅的呼吸声,望着冉冉升起的朝阳,长青觉得自己此刻,很幸福。

书名:农家小夫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农家小夫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醉舞琉璃之倾世王妃2章

    原标题:醉舞琉璃之倾世王妃2章小说名:醉舞琉璃之倾世王妃第2章不虚此行她无措的轻轻抬手,那面纱摇摇欲坠般的随着她的手一起抖颤。“一千万。”“我要她的初夜。”“我要她的面纱不能揭。”那声音仿佛夜莺轻啼,仿佛小溪击流石,仿佛幽兰乍吐芬芳,仿佛淡露轻叩着晨曦,她的手乍然停住,遥望着那声源的来处,心生惊喜,是那白色的马车。人在车内,只闻其声而不见其人。鸨儿呆在场中央,一千万,她几辈子,不,几十辈子也用不完的花花黄金啊。暖香阁,一瞬间万赖俱寂,所有的人屏住了呼吸,一千万,他们没有听错吧。这男人,注定争得了

  • 重生之总裁的贴身女佣2章

    原标题:重生之总裁的贴身女佣2章书名:重生之总裁的贴身女佣第2章去死他轻轻的就走到了莫言的身后。两条手臂极自然的就环上了她的纤腰,他的气息浓浓的喷吐在她的周遭,让她的身子不由得一颤。他的手指不老实的在她的小腹上隔着那半透明的布料轻轻的摩梭着,“妍儿,你没事吧?”他的脸就在说着话的同时已经贴上了她的发丝,然后一下一下的亲吻着,就象是在宠爱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小宠物。莫言再也受不了了,这样的画面让她难堪,让她无法忍受,在她的理念里,她的身体只会给那个她爱的男人,也就是她未来的丈夫,她是绝对不会随意与其它

  • 惹上花心前夫2章

    原标题:惹上花心前夫2章书名:惹上花心前夫第2章相片微笑,他的面上始终带着微笑。“威。”那泛着茉莉香气的女体妩媚的靠过来,两只手臂软软的环在他的颈项上,没有躲闪,依旧是他面上爱死人的微笑。“几点了。”他慵懒的声音里隐隐透着一股子杀气。她的鼻尖噌上了他的,柔柔的说:“还早呢。”他望了望手腕上的夜光表,说道:“是吗?是谁带你过来的?”她嗲声嗲气的答着:“是成哥。”那面上的微笑突然一滞,一抹冷然忽然间让女人打了个冷颤,这男人有些可怖,却后知后觉,已经晚了。一声尖叫划破静寂的夜空,一张小脸被定格在手掌间

  • 穿越之尘缘劫2章

    原标题:穿越之尘缘劫2章小说书名:穿越之尘缘劫第2章洞房花烛夜“你总该先把我‘抱’上床才对吧?而且我似乎还不知道你的名字。”这样的洞房花烛夜总不能太过单调吧,他望着她,多了一份邪肆。“我是秦婉菁。”她望着他轻语。秦婉菁?原来是宰相秦千莫的千金啊。他玩味着这个名字,曾记得有人提起过,貌似是要指给四皇子玄卓为妻的。小手覆上玄拓的肩胛,欲扶他到床上,却抬不动分毫,只涨得小脸通红。玄拓忍住了笑:“把手给我就好。”似乎不情愿地,婉菁展开雪白柔夷,另一只温暖的大手如影随形般覆上她的。触电一样的感觉令婉菁心悸

  • 穿越之庶女王妃2章

    原标题:穿越之庶女王妃2章小说书名:穿越之庶女王妃第2章下药一粒粉红色的药丸很快就被送到了莫言的唇边。她想要抗拒,可她现在,连咬牙的力气也没有了。下颌被一股力道猛的抬起。男人的手没有怜香惜玉,而是迅即的将那粒药丸送入了她的口中,随即是水,再捏着她的鼻子让她只能被动的无措的屈辱的咽下了那粒粉红色的药丸。静。四周很安静。可莫言知道,此时正有男人们猥~亵的目光再盯着她看。不过须臾间,那粒大剂量的药丸就开始在她的体内化开了。刚刚还是冷湿的地板,现在却让她躺在上面无比的舒服。她很热,她需要那地板上的凉意来

  • 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2章

    原标题: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2章小说书名:闪婚霸爱:总裁的双面娇妻第2章结婚证“杨小姐,是吗?”“是的。”她在慢慢清醒,可听着这人的声音并不熟悉,很少人知道她这个电话的,她觉得有些奇怪。“杨小姐,你的快件,如果你在家,请开门。”快件?她想不出会有谁会给她寄东西。不过,好奇心让她慢腾腾的穿好了外套走出去开了门,再签收,一个米黄色的快递袋子就落入了她的手中。随手关上门,一边走向卧室准备继续睡觉一边撕着那快递上面的撕开口。打开。一本结婚证落入眸中。她一怔,想不到风家的老两口竟是这么快。是了,看着结

  • 陪嫁之小环2章

    原标题:陪嫁之小环2章小说名字:陪嫁之小环第2章救一个人真有一丝的犹疑,真的不想带上小环,人心都是自私的,可是刚刚在自已的院子里,她亲口说过要带上小环的,“娘,我只带小环一个就好了。”娘的脸色微微变了,“若昔,你可要想好了,为什么不选娘身边的大丫头呢,小环太小,陪你嫁过去,容家家大又人丁兴旺,只怕她帮不了你什么,娘怕你被你那些翁姑们欺负了。”“娘,不会的,女儿嫁的是三少,不是翁姑。”若昔轻笑,依然是不改的初衷,虽然有点点不情愿,却终是遂了小环的心愿。娘叹了口气,“好吧,娘就依你了”,说罢,娘转向

  • 穿越之宫主威武2章

    原标题:穿越之宫主威武2章小说名字:穿越之宫主威武第2章她要做到愣怔,随即是杰克的大笑,仿佛他听到了一个史上最可笑的笑料一样。欲的气息犹在,却暂时被花雨晴的话压到了角落里,“宝贝,你乖乖的喂饱了我,我一样会帮你杀人的。”这女人的想法虽然幼稚,可是倒还是让他感受到了她的与众不同之处。“不,我要靠我自己的力量,只要你安排我学习摔角,我就一定可以做到。”她坚定的不带一丝玩笑的说完时,眸目中都是祈盼,祈盼杰克能够答应她。那清澈的蕴含着无限水意的眸子让杰克这个杀人不眨眼的魔王突然间就有了一丝的心软,伸出手

  • 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2章

    原标题: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2章小说名:总裁太霸道:冒牌娇妻别逃跑第2章我不喜欢做第三者夏轩哲却面不改色,越过秘书间直奔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头也不回的道:“她在楼梯口,叫个人上来看看,有事就送去医院,没事,直接送她回家就是了。”酷,好酷呀,他对他未婚妻可真狠心,说不要就不要了,正迷糊的想着的时候,她也遭到了如方亚琴一样的命运,才进了夏轩哲的办公室,她就被放在了地上,男人的脸上现出了冷和淡,长腿几步就到转到了办公桌前,坐下,大班椅上舒服的一靠,柯晓晓这才发觉自己发呆半天了,到现在才回过神来。

  • 恶魔王爷快走开2章

    原标题:恶魔王爷快走开2章小说名字:恶魔王爷快走开第2章玩物几十个人就站在那轿外,看来,这是一场送亲的队伍,而她就是那个倒楣的新娘子,她穿越到了新娘子的身上,她的新身份就是包惜若,这是到目前为止她所知道的一切,却也少的可怜。“云惜若,还要叫吗?”男子的声音如撒旦一样的送到她的耳边。阿若知道她每一声的叫唤,那花轿外的人都会听得清清楚楚,她说不要,那意思自然就是指不要他要了她的身子。而轿外,那些应该是属于她的人早已被人制住,不知道是被点了穴还是怎样,此刻都如雕像般的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只有几步开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