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恰好春风似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2017/12/16 5:30:44 来源:网络 []

小说名:书名:恰好春风似你

第1章 床塌了
    轰的一声,床塌了。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前一秒钟,我还在努力配合另一个人的节奏呢,结果这会儿,我们俩全都愣住了。

    “卧槽,我都这么nb了,床让都让我做塌了?”

    他一边说,一边大口的喘着气。

    我看着他一脸懵逼的表情,实在没忍住笑出了声。

    “我刚才说了找个好点的旅店,你偏不听,你觉得38块钱2小时的钟点房,床能结实到哪?”

    “真tm的,你没事吧。”

    他脸色十分不好的从我身体退了出去,爬了起来之后,又把我也拉了出来。

    虽然刚才我们俩已经那个了,但是看见他一丝不挂的样子,我的脸还是瞬间就红透了。

    “帅哥,要不,就算了吧。163女人网

    我扯过旁边的浴巾,把自己裹了起来,对他笑了笑就打算去刚才被我扔在地上的衣服。

    可我还没弯下腰呢,身子就从后背被抱住了。

    “别呀,这种事情,不能半途而废的。”

    他的语气太撩人了,滚烫的呼吸就在我的耳边,让我不由自主的就是一哆嗦。

    “那,床都这样了……”

    “有把椅子就够了。”

    就如同有魔力一样,他一开口我就失去了思考能力了。

    接下来的两个一个多小时,我俩就在屋里唯一的一样家具上,完成了我从女孩到女人的漫长旅程。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你叫什么名字啊?长的这么年轻,是学生么?”

    当我洗干净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他抽着一根烟问我。

    在这破旧凌乱的小房间里,他坐在那,就如同一个杂志封面的男模特一样,不管是身材还是脸都堪称极品。

    我抿了一下唇,撒了一个慌。

    “嗯,学生。”

    “饿了吧,我去冲一下,然后带你去吃饭,我很快的。”

    没再说别的,熄了烟,他迈开长腿就进了简陋的浴室。

    花洒流水的声音十分清晰,我穿好最后一件外套,看了一眼手机。书名:恰好春风似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已经快晚上10点了,饭,还是就别吃了。

    而且,我也不打算和这个我心甘情愿交付第一次的男人,再有什么别的交集。

    轻轻的推开门,我离开了还弥漫着欢好余味的房间。

    走到前台的时候,我给了老板200块钱,毕竟,屋里的床坏了。

    再次走入城市的夜里,深吸了一口外面的冷空气,我忽然间觉得自己可能是疯了。

    刚才的那个男人是我今天晚上在地铁里认识的,只有来来回回的几个眼神,我就好像被蛊惑了一样。

    跟钱和情都没关系,当我沦陷在他深邃眸光中的那一瞬间,我脑子里面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跟他上床。书名:恰好春风似你 大结局 最新章节 全文免费阅读

    大概是我俩都急,所以出了地铁站直接就进了最近的一家小旅店。

    这种最简单又快的约p,让我觉得既刺激又减压。

    那些高利贷,那些医院的账单,还有仇人的嘴脸,就在那两个小时当中,似乎是从我的脑子里消失了一样。

    只不过跟陌生人开房的事情,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因为今天晚上已经请过假了,所以我没去上班。

    回到了我租的小公寓里,又仔细的洗了一遍澡之后,才上床睡觉。

    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下午。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即使再贪恋温暖的被窝,还是要爬起来去上班的。

    至于昨天晚上的那个男人,我全当是做了一场春梦。

    我工作的地方是旧城区里唯一的一间酒吧。

    而我要做的就是让那些劳累了一天的客人们,高兴。

    就在霓虹初上之时,我戴上了银色的假发,画了浓妆,穿上了一条超短的红色裙子。

    虽然在酒吧里跳舞没什么前途,但是就是这份工作,养活了我跟我妈这么多年。

    熟悉的开场舞曲,熟悉的聚光灯,舞台虽小,我却成了男人们此时心中的女神。

    欢呼声,口哨声,此起披伏。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今天有些怪异。

    好像有人一直盯着我,如同野兽盯着猎物一样。

    终于音乐结束了,我做了谢幕,就跑着去了后台。

    但是连化妆间都没进去呢,酒吧的老板谢哥就把我拦住了。

    “若妍,今天来了个客人,说一定让你过去坐一会儿。”

    谢哥脸色很不好,他说这话的时候一脸的不好意思。

    在这上班这么久,我知道谢哥是什么人,他要是能帮我挡,绝对不会来找我的。

    “嗯,好。”

    我没推辞,我想,我也推辞不掉,所以也没怎么矫情就跟着谢哥重新走进了场子里。

    在夜场混了这么多年,基本的自保能力我还是有的。

    喝酒划拳,我也都没问题。

    只不过在走进卡台,看见长条沙发上坐着的男人时,我还是愣住了。

    “过去吧。”

    谢哥拍了拍我的肩膀,之后他就走了。

    我站在离沙发上的男人两步远的地方,他用一种特别无害的眼神看着我。

    “过来坐啊。”

    为什么,为什么他会来?这是巧合还是故意来找我的?

    我眨了眨粘着长睫毛的眼睛,站在原地没动。

    “过来啊,我又不能吃了你。”他说着还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我轻轻的喘着气,十分不情愿的挪了过去。

    舞台上,跑场的夜场演员在表演着二人转。

    可是坐在他的身边,那些嘈杂的声音我好像都听不到了。

    “你说是你学生,我找遍了周边所有的大学,我连高中都找了。”

    他一边说,一边拿起了果盘里的一个桔子。

    修长又干净的手指,轻轻的剥着桔子皮。

    等他剥完了,就递到了我的面前。

    “你,找我干嘛?”

    我没接桔子,而是抬头看着眼前已经和我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

    昨天在地铁里遇见的时候,他穿的很随意,就是一身休闲装,外加羽绒服。

    可今天,他穿的则是一件看着就价值不菲的深灰色的羊绒大衣。

    大衣里面是高领黑色毛衣,毛衣的领子把他本就好看的下颚轮廓衬托的更加立体了。

    “找你负责呗,睡了一次就跑了,一点道德都没有。”

    他收回了拿着桔子的手,掰了一瓣放进了自己的嘴里。

    我应该是没听错,他竟然要让我对他负责,我就算再没经验,从昨天他的表现上也能看出来,他是个老司机啊,我不找他负责就不错了,他这不是无理取闹么!
第2章 陪他相亲
    “你别跟我开玩笑了,你哪里需要我来负责。”我把眼神变凉,转过脸不再看他。

    “怎么就不用负责了,首先,在地铁上是你先勾引的我,第二,你还骗我,你知道么?为了找你,我差点就去交通部门看监控去了。”

    他说的特别委屈,说着还往我身边凑了一下。

    “就是萍水相逢,你没必要找我的。”

    “乔若妍,有没有必要,我说的算。”

    有些变冷的话音刚落,他的手臂就揽住了我的肩膀,我诧异的看着他。

    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可是转念一想,他都能在这里找到我,知道我名字也就不稀奇了。

    但是,我还是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牵扯。

    我拧了一下肩膀,挣脱了他的手臂。

    “好,我,你也已经找到了,然后呢?你想干什么?”

    不停变换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让那双深邃的眸子里,好像藏了一片璀璨星空。

    这样子,竟比昨天地铁上那一眼万年时,还要撩人。

    我无意识的咽了一口口水,强迫自己把脸转向舞台的方向。

    “刚才不是都说了,找你负责,你不能穿上衣服就翻脸不认人,是不是。”

    “……”

    我真是想揍他,他一个男人,这种话是怎么说出口的呢?

    “呵,生气了?我逗你玩呢,我今天是来找你帮个忙,就看在,睡过一次的份上。”

    “帮忙?帮什么忙?”

    “跟我去相个亲。”

    一听这话,我忍不住的嗤笑了一声,他这是被逼着去相亲,然后要找个挡箭牌么?

    “帅哥,你长这么帅,身边女人肯定多的是……”

    “你跟我很配,不管是脸,还是,那方面。”

    最后的三个字,他是笑着说的,那笑容太流氓了,昨天在小旅店里发生的一切,都不自觉的在浮现在了眼前。

    我咬着下唇,感受着自己的脸颊一点点的升温。

    “好了,去换衣服吧,我在外面等你,这里,太吵了。”

    不再给我拒绝的机会,他从我身边站起来,就往外走了。

    我看着他颀长的背影,在心底叹了一口气,真的是不能随便瞎约啊,这还惹了一个麻烦出来。

    但是看他的样子,我应该是躲不掉了。

    20分钟之后,我卸好妆,也换了衣服。

    一出酒吧的门,就看见一辆特别拉风的银灰色跑车,停在门口。

    而那个我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叫什么的男人,靠在车边。

    他的嘴边有一只点燃的烟。

    寒夜里,烟雾和口中呼出的哈气,让他看起来特别的梦幻。

    我朝他走近,他把烟扔在了地上,用脚熄灭了。

    很快,跑车就开进了城市主干道的车流之中。

    一路无语,他不说话,我也就什么都没说。

    等车停下时,我才发现我们已经到了北都市最贵的一家酒楼了。

    “走吧。”

    “嗯。”

    “哦对了,我叫江锦航,别叫错。”

    他嘱咐我了一句之后,就十分自然的牵着我的手往酒楼里面走。

    我也没拒绝,就乖巧的跟在他身边,既然来都来了,就帮他把戏演好吧。

    当时我心里就是这么想的,我还让自己面带微笑呢。

    可包房的门打开之后,我看清楚里面坐着的那些人时,我感觉自己的血液一瞬间全都凝固了。

    “锦航,你怎么才来啊,都等你呢,这,这位是。”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一身香奈儿的贵妇。

    她前半句说的还特别的亲切,后半句语调就有些变了。

    “姑,这我女朋友,乔若妍。”

    “女朋友?”

    贵妇瞪着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

    不过崩溃的可不止她一个人,圆桌的另一边,正和我对视着的女孩,画了精致妆容的脸,好像都已经变绿了。

    “若,若妍?”

    “姐,好久不见啊。”

    这一刻,真的就好像是命运的安排了。

    我被逼着来陪一个富二代相亲,结果相亲的对象竟然是我曾经最好的朋友。

    当然,她现在的身份,是我爸爸最疼爱的继女,也是我这辈子,最恨,最恨的那个人。

    “姐?这么巧么?宝宝,你怎么没跟我说过啊。”

    江锦航的手搂着我的腰,还十分亲昵低下头,笑容宠溺的看着我。

    我心里刚燃起的战火,被这一句宝宝,一下就给浇灭了。

    长这么大,我妈都没这么叫过我,我瞪了他一眼,就又看向了秦雪,还有秦雪身边坐着的,我的继母韩琳。

    “小妈,真是很久都没见了,最近还好么?”

    “别叫的那么亲,我哪里能有你这样的女儿啊。”

    这可能是史上最尴尬的饭局了。

    而且,我敢肯定,我小妈现在应该是有想弄死我的心了,见她皮笑肉不笑的样子,我心里爽的不行。

    这样的状况应该是江锦航也没想到的,不过他放在我腰间的手,轻轻的拍着我,好像是在给我撑腰一样。

    “呵呵,没想到我家锦航的女朋友竟也是秦总的家的千金,这可是缘分啊,那,就快坐吧。”

    江锦航他姑姑在旁边努力的打着圆场。

    但是我屁股还没落在椅子上呢,韩琳尖锐又嘲讽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锦航姑姑,她姓乔不姓秦,我们家可没有在酒吧夜场里跳舞的女儿,有的只有我们北都市的年轻舞蹈家,秦雪。”

    我小妈不紧不慢的说着,说完了还对我笑了笑。

    此时,整个包房里已经没了声音了。

    屋里就这么几个人,秦雪眼圈通红眼泪都快掉出来了,韩琳厌恶的看着我像看着一堆垃圾。

    但是表情变的最快的还是江锦航他姑。

    “锦航,不要胡闹。”

    她说着还重新打量了我一番,眼睛里已经没了刚才的和善了。

    “我没胡闹啊,我谈恋爱犯法么?还有,我就喜欢夜场里跳舞的。”

    很不屑的冷哼了一声,江锦航拽着我坐下,给我倒了一杯热茶,放在我前面。

    “宝宝,小心烫。”

    “嗯。”

    明明是陪他来演戏的,现在却是他在配合我。

    经过了前面的对话,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我跟秦家人的关系了。

    我看着对面的那对母女,笑的特别轻松。

    被从家里赶出来十几年了,今天竟会是我二十三年人生中,最开心的一天。

    可是我知道,我那牙尖嘴利的小妈,是不可能会轻易的放过我的。
第3章 做戏做全套
    “乔若妍,你上次回家好像是两年前了吧,给你的那些钱,应该早就被你挥霍没了,你现在靠什么供你妈吸毒啊?

    呵,该不会,已经下海,和你那不争气的哥哥一样,出去卖了吧。”

    韩琳的嘴,真是越来越毒,她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刀子,将我伤的体无完肤。

    看着她这几年基本上都没怎么变化的脸,我攥紧的手指甲已经深深的陷进掌心了。

    “锦航,你都多大了,怎么还跟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在一起,赶紧把她赶走。”

    还没等我开口反击呢,江锦航的姑姑完全坐不住了。

    其实看见那母女俩人时,我就想走了,能撑到现在,无非就是想看看秦雪的热闹罢了。

    只是没等我主动站起来离开呢,江锦航就把我拉了起来。

    “跟老太太说一声,我来过了。”

    只撂下这么一句话,他领着我就出去了。

    临出门之前,我还没忘了故意回头对着秦雪笑了一下,我猜她现在应该是已经气冒烟了吧。

    说不上是输了还是赢了,从酒店里一出来,我脸上的表情就都没了。

    我是阴错阳差的让她们难堪了,可我心里所有的伤痛,也都被重新翻了出来。

    还有,我终于想起来昨天随便一睡的这个叫江锦航的男人是谁了。

    “东城江家,江大公子,我是不是中奖了。”

    “你觉得呢。”

    站在酒楼外面的停车场里,他低头看我,我思考了几秒钟最后苦笑。

    拿回自己的手,我想保持距离的往后退了一步。

    “抱歉啊,不经常看八卦新闻,没认出来你。”

    “吓着了?”

    “嗯。”我诚实点点头。

    我当然被吓到了,江公子混世魔王的名号,北都市谁不知道。

    除了杀人放火,好像其他的坏事全都做过,玩过的女人,更是多到数不清。

    “嫌弃我了?是不是更不打算对我负责了?”

    我本来都离他挺远了,可是他只往前走了一步,我俩之间的距离又变得几乎没有了。

    我羽绒服的拉锁没拉,他手一伸,直接就穿过了外衣,搂在了我的腰上。

    天气很冷,但是我俩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变热了。

    “你别再逗我了,你刚才也听见了我小妈说的。”

    “嗯,那又能怎么样?”他的手臂在收紧,我能闻到他身上的浅浅烟味,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淡香。

    “我,我就是个在夜场里跳舞的,江公子,别再耍我了行么?你要再这样,会让我怀疑,你是不看上我了。”

    我皱着眉,用力的去推依然放在我腰上的手,可是推了半天,他根本就没有放开我的打算。

    “是啊,我tm的也觉得奇怪,地铁上随便看一眼就领去开房的女孩,我怎么就念念不忘了呢。”

    “你……”

    “乖,别闹了啊,你姐姐楼上看着呢,我们换个地方。”

    他这么一说,我身子马上就僵了一下。

    我想回头去看一眼,谁知道我刚有这个意图,我的后脑就被扣住。

    一个吻,猝不及防的就落在了我的唇边。

    没有深入,如同蜻蜓点水一样。

    “做戏做全套。”

    亲完了,他还揉了揉我的头发。

    我咬了一下唇瓣,想给他一个巴掌转身就离开,可是就像他说的,做戏做全套。

    秦雪看见她想嫁的豪门公子,亲的人是我,她心里得多难受啊,只要能让她难受,别说是接个吻,就算是当她面和江锦航做,我都乐意。

    没再矫情,我跟着江锦航上了车。

    而他说的换个地方,竟然是我家楼下。

    “会做饭吧,我为了找你,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我忽然间感觉到,自己在他面前可能都已经没秘密了。

    “我神通广大呗,下车吧祖宗,我是真饿了。”

    我极不情愿的领着他上了楼。

    他一进来脱了衣服就瘫在我的小沙发上了。

    那么高大的身子,我的小沙发显得跟过家家的玩具一样。

    一心想着,给他喂饱了就把他打发走,所以我也就没管他,一个人在厨房里忙碌起来。

    随便炒了两个青菜,又热了热剩饭,简陋的不能再简陋一顿晚饭,就端上桌了。

    在我印象中,像江锦航这种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公子哥,是不可能吃的下我做的饭的。

    然而结果却是,他不但吃了,还吃了两碗米饭。

    等他放下筷子,盘子里已经连汤都不剩了。

    “啊,好饱。”

    “你真是,饥不择食。”我起来收拾碗筷,他擦了擦嘴,笑了起来。

    “呵,你这成语的用的,干嘛这么贬低自己。”

    “你什么意思。”

    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坐在那不说话只对着我灿笑。

    等想明白了,他已经哈哈的笑出声了。

    “你,你怎么那么讨厌啊。”我使劲的瞪了他一眼,就转身去刷碗了。

    “这就生气啦,还是说,跟我撒娇呢。”

    我刚拿起了一只碗,他就从后面把我抱住了。

    这亲昵的举动,让我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没撒娇,你,呃……”

    他竟然咬我的耳朵,这感觉跟本就不是语言能形容出来的,而且,而且跟昨天那种急迫的状态完全不一样。

    “别这样,痒,你吃饱了就走吧。”

    我尽力的躲着,但是我俩贴的太近了,我根本就躲不开。

    “上面饱了,下面还饿着呢,若妍,你家床结实么?”

    他轻声的说着,可是唇齿已经从我的耳廓移到耳垂。

    我的呼吸彻底乱了,手里的碗也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真的是太不争气了,他只是随意的几个动作,我就缴械投降了。

    从厨房一路拥着进了卧室,连澡都没洗,直接进入主题。

    晚上11点多开始,半夜2点多结束。

    当我浑身绵软,躺在他胳膊上,累的连胳膊都抬不起来的时候,我终于理解了,什么是小说里面经常说的身体像被碾压过。

    不过极致的缠绵过后,脑子却变异常的清醒。

    “江少,以后,别来找我了。”

    “给我个理由。”

    他把口中的烟吐向了另一边,才面色严肃的转过头来看着我。
第4章 人生的酷寒严冬
    “我妈跟我说,这辈子都别跟豪门扯上关系,不管是肉体上,还是金钱上,都不行。”

    其实还有另一个词我没说,那就是感情。

    但是这也没必要说,因为像江锦航这样的男人,是不可能会轻易和女人产生感情的,就算他真的动了情了,对象也不会是我这种挣扎在社会最底层的女孩。

    “呵,这么听你妈话啊,那你妈有没有告诉你,别随便跟男人上床啊?”

    他冷笑的有些嘲讽,我心里开始有些莫名的发酸。

    不过那微微的酸涩还是被我不留痕迹的藏了起来。

    “就睡了两次而已,我妈应该,不会生气的。”

    我故作轻松,像看着路人一样看着和我近在咫尺的男人。

    “乔若妍,我可是你第一个男人,我……”

    “不会是最后一个的。”他后面还有话的,但是我不想听,“谢谢你免费给我上了两堂生理课,你很棒。”

    “……”

    他不再说话了,脸上的温度开始一点点消失。

    我看的很清楚,他生气了。

    “我累了,我睡了。”

    忍着浑身酸疼,我翻了个身。

    闭上眼睛那一刻,我把这两天发生的事情都想了一遍。

    其实我要主动一点,我在江锦航身上应该能得到很多。

    他能跟我去开房,还能再来找我,这就证明,我对他有很大的吸引力。

    但是,不行。

    我一人太久了,我怕他再对我好一点,我就会动心。

    而当我陷进去之后,怕是他已经玩腻了。

    这是一场根本就赢不了的赌局,所以,在开局前还是全身而退的好。

    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里只有他抽烟的声音。

    等到他把烟熄灭了之后,我只觉得身边一凉,他掀开被子就下了床。

    又过了一会儿,江锦航应该是把衣服都穿好了。

    我也没动,窝在床上装睡。

    “卡里有20万,睡你两次应该够了,还有,乔若妍,我要是再来找你,我就是tm的孙子。”

    最后撂下这一句话,他开门就走了。

    听见关门声时,我才松了一口气。

    这样挺好的,不但摆脱了我不想招惹的男人,还挣了20万,这生意真的……

    太划算了。

    抹了一下眼泪,我把被子拉高,盖住了头。

    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梦里面都是那个男人温柔亲我的样子。

    他笑起来坏坏的,严肃的时候,还是高冷范。

    咣咣咣……

    一连串的砸门声,把我从那个绮丽的梦里拉了出来。

    听着动静,应该是房东。

    我也没多想,穿上衣服就去开门了。

    可门刚打开,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门外面呢,一个特别大的公文包就扔在了我脑袋上。

    “乔若妍,你行啊,你竟然敢去勾引江公子,你是不是活腻歪了。”

    我被砸的有些晕,然而下一秒,一只大手就掐在了我的脖子上。

    “你个小贱人,你是不是听说秦雪要嫁进江家,所以特意去搞破坏?你怎么那么贱?跟你那个贱人妈一模一样。

    我告诉你乔若妍,要是秦雪的婚事因为你有一点点变故,我肯定让你生不如死。”

    咬牙切齿把这些话吼完,我便被声音的主人一个用力,摔在了地上。

    我干咳了好几下,才恢复了正常的呼吸。

    看着眼前怒不可遏的男人,我不屑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秦恒远,你有种就打死我,别跟个娘们一样,只会耍嘴皮子。”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哈哈,怎么了?我说的难道不对么?”

    我不紧不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我才看见,门外还站着一个人,那就是我小妈,韩琳。

    “老公,别跟她废话了,说正事。”韩琳倚着门框,保养的十分好的一张脸上,都是得意和骄傲。

    “哼,乔若妍你要是再敢出现在江公子的面前,就别怪我念父女之情了,我会把你哥的那些不堪的视频照片全都发到网上,我要让他在地狱里面也不安宁。”

    这个我只有血缘上能称之为父亲的男人,这个我妈爱了半辈子的男人,此时此刻就好像拿着一把钝刀,慢慢的捅进了我的心里。

    我哥已经死了,我妈也疯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放过我?

    我狠狠的瞪着他,眼泪让我忍回去了一回又一回。

    深吸了好几口气,我才冷笑着开了口。

    “好啊,我考虑考虑,不过秦总,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你要是敢打扰我哥安宁,我一激动可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

    别说是一个江锦航了,给你那宝贝继女脸上泼硫酸的事情,我也干的出来。

    所以,给滚出我的家。”

    从小就看着我妈被各种家暴长大的我,已经早就练就了一身钢筋铁骨了。

    而且我也知道,秦恒远现在是媒体眼中的著名慈善家,他怎么也不可能因为我这个被他扫地出门的女儿,而背上杀人或者杀人未遂的罪名的。

    用一根手指使劲指了我半天,秦恒远捡起地上的公文包就走了。

    可是韩琳没走,她昂着头,轻蔑的看着我。

    “小妍,我可不是你爸,你千万别忘了,是谁让你变成今天这个样子的,十年前,我能抢走你跟你妈的一切,十年后我一样能毁了你的生活,放聪明点,给我离江锦航远远儿的。”

    又瞪了我一眼,韩琳也才从我家门口消失。

    我有些绝望的跌坐在了地上。

    十年了,这十年已经成了我人生里永远都不会结束的酷寒严冬。

    仇恨永远都不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淡,只能越积越深。

    擦干眼泪,我用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出了门。

    在我跟秦家人的恩怨之中,我最怕的就是他们俩去打扰我妈,结果,怕什么来什么。

    北都市仁爱疗养院,我妈的病房里一片狼藉。

    病床上,打了安定的妈妈已经睡着了,被汗水浸湿的头发黏在额头上,脸颊上还有没擦干的血渍,她还穿上了那件已经很久都没穿过的束缚衣……

    护工告诉我,秦恒远来了之后就一直骂我妈,本来我妈最近的状态都好多了,被这么一闹,怕是又要不稳定一段时间了。

    看着眼前的一切,我整颗心都抖了起来。

    干涩的眼睛里,再次被泪水淹没了。

    秦恒远,韩琳。

    你们这对狗男女给我等着,我不会放过他们的,永远,永远都不会。

书名:恰好春风似你》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恰好春风似你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简单爱你 全文

    原标题:简单爱你全文小说:简单爱你目录预览:第一章不该的婚姻第二章绝望的诬陷和羞辱第三章这就是你的道歉吗第四章我可不可以不当凉小意了第五章是你不够了解小意第六章谁欠谁的还不一定第一章不该的婚姻凉小意爱苏凉默。全世界都知道。苏凉默要凉小意死。全世界也都知道。西装革履的苏凉默是优秀的,可眼睛里的恨意让凉小意整个人仿佛掉进了冰窖。苏凉默说,“凉小意,你害死了晴暖,你这个杀人凶手!”凉小意惊慌辩解,试图消除这个男人眼中疯狂的恨意:“我没有,手术之前我就给过她建议,这类脑部肿瘤的切除本身就会有风险!脑部神

  • 婚久生爱 全文

    原标题:婚久生爱全文小说书名:婚久生爱目录预览:第1章怀孕第2章如果我输了,这瓶酒我喝了第3章你老公睡觉的人第4章你抢我老公,我就抢你饭碗第5章情妇第6章今晚要怎么感谢他第1章怀孕“阳性阳性阳性……这次一定是两道杠!”我坐在马桶上,不知道第多少次捧着湿乎乎的验孕棒闭眼祈祷,只要能怀上孩子,我愿意折寿十年。调整好呼吸,不自觉的紧抿着嘴唇,战战兢兢的睁开眼睛,看向验孕棒中间显示结果的椭圆形窗口:一……二。看到第二条粉红色竖杠出现的时候,我连裤子都忘了提,直接从马桶上高兴的跳了起来。我终于怀孕了!在走

  • 猛男诞 全文

    原标题:猛男诞全文小说名:猛男诞目录预览:第001章贼人进屋第002章离异美女第003章叫姐姐第004章立功第005章敢对领导动手第006章伤心事第001章贼人进屋七月的海滨市炎热无比。这天晚上,罗军正在值班室里和同伴小周一起值班。长夜漫漫,格外寂寞无聊。小周拿着手机看着大片,他看的津津有味。所谓的大片,也就是大人看的片。“军哥,咱两一起看呀。这女的真带劲呢,太骚了。”小周邀请罗军。罗军不屑一顾,说道:“两个男的一起看有什么劲,你要是个女的我就陪你看了。”小周嘿嘿一笑,说道:“军哥,看不出你也是

  • 神级龙卫 全文

    原标题:神级龙卫全文小说:神级龙卫目录预览:第1章冰山美人第2章传说中的爱情大片啊第3章老娘跟你拼了!第4章美女总监的考核第5章他相当的下流第6章能有什么出息?第1章冰山美人“老婆,我最近没钱花了,能不能支援点?”市郊的花园别墅内,一名青年坐在高档的真皮沙发上,叹气道。“沈浪,我希望你能注意下自己的形象,你现在真的很让人恶心!”苏若雪咬着贝齿,秀眉紧紧的拧在一起。“我这也不是刚回国嘛,身上没带钱过来。”沈浪说这句话的时候,有点没底气,因为他还从来没开口向女人要过钱。沈浪对钱的概念很淡薄,突然来到

  • 一生挚爱 全文

    原标题:一生挚爱全文小说名:一生挚爱目录预览:第一章送她进监狱第二章一切都是沈先生的意思第三章出狱第四章撞见偷情第五章惹祸上身第六章许久不见不打声招呼吗第一章送她进监狱“不是我,你相信我。”简童倔强地盯着车里的人,大雨瓢泼的下,车窗被雨打湿,花了的车窗,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车子里那张冷峻的脸。简童颤抖的身子,站在车外,隔着车窗,大声的喊:“沈修瑾!你至少听一听!”车门突然打开,简童来不及高兴,一股大力,将她狠狠拽进了车子里,她栽在他的身上,干爽的白衬衫,瞬间湿了大片。“沈修瑾,那些伤害薇茗的小混混,

  • 都市神医 全文

    原标题:都市神医全文小说:都市神医目录预览:第1章火车上的小美女第2章紧急事件第3章纯金名片第4章车站分别第5章拦路抢劫第6章拉拢小弟第1章火车上的小美女焦阳没有想到,一向老实巴交的哥哥焦鹏竟然走上了传销的道路,而且还把村里的亲朋好友三十多个人全都骗进了传销组织。在十年前,父母身体不好,比焦阳大五岁的十七岁哥哥焦鹏就扛了家里的大梁,种地、砍柴、做饭一样不落。每块地都修正的整整齐齐,跟狗舔了似的。每根木材从山上背下来,砍好后码好放在柴火堆上,整齐的就好像阅兵的队伍一样。有焦鹏这样勤快的壮劳力,焦家

  • 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 全文

    原标题: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全文小说书名:美女总裁的贴身高手目录预览:第一章不是诈尸第二章唐突佳人第三章玩的挺嗨第四章扭一扭,舔一舔第五章美女发飙第四章砸烂你的车第一章不是诈尸凌晨三点半,益青市开发区万籁俱寂。韦辰在用自己最快的速度飞行,丝毫没有作为一缕元神的觉悟。自从没了肉身,他已经昼夜不停的这么飞了半个月。从昆仑到东海碧霞宫万里迢迢,不快点的话,还没赶到就要魂飞魄散了。“不行了,没希望了。”他忽然停下,看着自己已经稀薄到半透明的身体直摇头。灵气一直在消散,根本支撑不到他走到目的地。难道今天要毙

  • 超级小农民 全文

    原标题:超级小农民全文小说名字:超级小农民目录预览:第1章挖出个未来第2章异种大蒜第3章仙泉第4章大美女陈佳第5章蔬菜量产第6章美女镇长第1章挖出个未来鸟语花香,风景秀丽,依山旁水,一户户农家房屋坐落在这较为偏远的东郊村里。此时正是清晨五点多,天蒙蒙亮,在云雾缭绕的山脚下,村里一户人家升起袅袅炊烟,美似人间仙境。“老爹,面捞上来了,你赶紧去吃。”夏阳从厨房走出来,一屁股坐在院子里的凳子上,换上一双解放鞋,说道。“从今天开始,我去打理那片地,你安心在家养病。”坐在一张破旧轮椅上的夏山把毛巾凉在竹竿

  • 美女的超级保镖 全文

    原标题:美女的超级保镖全文小说名称:美女的超级保镖目录预览:第1章传说中的大内高手第2章静海省杀手王第3章只杀人,不表演第4章杀手王第5章激战杀手王第6章出去找乐子第1章传说中的大内高手陈凌,男,二十四岁。特卫局内勤尖兵,枪法如神,功夫入化。沈出尘,女,二十八岁。国际杀手王,曾独自一人潜入印尼军中,无声无息取军阀头子首级,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陈凌没有想到过,有一天,他会与这位绝色的杀手王,成熟的御姐,因为一个意外,而滚在一个床上,那一夜,抵死缠绵,床单上,落红刺目!一切得从一个月前说起。静海

  • 前妻更风光 全文

    原标题:前妻更风光全文小说名称:前妻更风光目录预览:第一章慈善拍卖会(一)第二章慈善拍卖会(二)第三章祖母绿戒指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一章慈善拍卖会(一)“宋浩明,求求你,这次慈善拍卖会不要带洛圆圆去好吗?我爷爷今天也会去的,请你在爷爷面前给我留点儿面子,要不爷爷问起来我可怎么交代?”纪歌拉着要出门的宋浩明,一脸的哀求。“纪歌,你凭什么来求我?以你宋太太的身份?我告诉你,很快你就不是了,一个月之后律师会给你离婚协议的,这次带你去也就是给你一个面子,你要不想去就随便。”宋浩明毫不留情的扯开纪歌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