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书名:青春无悔】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6 1:10:11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书名:青春无悔

1 温柔而优秀的人
  在我很小的时候,我爸就因为江湖争斗,被人砍死了,跟着他死的还有七个兄弟,后来听我妈说,当时我爸一人跑去人家地盘闹事,他那些兄弟为了救他,单枪匹马去了,当然,讲义气的结局便是,八个人没一个活着回来。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所以从小我就知道,讲义气没有好下场。

    我从没见过我爸,但我很讨厌他,因为我本来生活很富裕的,但我爸死后,我和我妈来到这座小城市,搬出了大房子,住进了小房子里,没有了私人泳池,也没有了司机,生活一贫如洗。

    会如此,都是我爸害得,因为我妈是为了我爸才来到这座城市的。

    我妈是那种无论何时都是特别温柔的女人,在年幼的我看来,我妈真的是十分优秀,无论是工作还是家务都不会给别人添麻烦,脸上也从未露出过厌烦或是不高兴的表情,对谁都是那么温柔,温柔而优秀,邻居都这样称赞我妈,我妈就是我的骄傲!

    但也因为我妈善良,从不拒绝任何人,邻里之间有啥困难他就帮,能出钱就出钱,能出力就出力,再加上拖着我这个拖油瓶,她白天打工,晚上就去人家家里当保姆,空闲的时候就干一些零话,我从未见过,我妈休息过……

    然后……我妈就过劳死了,既不是生病,也不是因为其他,仅仅只是因为“过度劳累”。

    很痛苦,真的,当时我才15岁就失去了父母,变成一个孤苦伶仃的孩子,似乎被整个世界给遗弃了,只感觉天都塌下来了。

    好在邻居家的林姨心善,不仅仅帮我妈办了葬礼,还收留我。

    林姨和我妈算是闺蜜,我妈在世的时候跟林姨感情不错,而且林姨的肚子不争气,生了一个闺女,为此他的老公没少埋怨他,这会我妈死了,她就打算收留我,也算是了却自己想生儿子的心愿。版权163nvren.com

    其实我是不愿意的,但家里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家本来就没有是多少积蓄,我还小,不跟她走根本就活下去,那只是被迫的选择。

    我妈死后,我的心里非常的不安,所以林阿姨收养我的时候,我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打算努力成为他们家中的一员。

    当天,我就被林姨接回家了,林姨有一个比我大两岁的女儿叫陈灵儿,长得很漂亮,也很会打扮,就是有点流里流气的,看着像是小太妹。

    陈灵儿一见到我,就非常厌恶的看了我一眼,很不屑的说道:“这只野狗以后要住在我们家?妈,你是不是疯了!”

    林姨让陈灵儿对我客气点,说我以后就是她弟,让她对我好一点。

    陈灵儿冷哼了一声,就扭头走了。

    我看的出来她很讨厌我,从我两第一次碰面她就讨厌我,这种讨厌是与生俱来的,就像猫天生会吃老鼠,她是猫,我是老鼠,对于她来说臭不可闻的老鼠。

    刚刚到这个陌生的家庭,心里只有害怕,还有对我妈的想念,我成天都闷闷不乐的,从来都没有笑过,因为我好像失去了微笑的理由了。163女人网

    以至于陈灵儿更加的厌恶我,说我整天板着张脸,也不知道是在抗议什么,好在林姨对我也很照顾的,我慢慢的适应了这个家,但我过的依然小心谨慎,我怕惹陈灵儿不高兴,所以我吃饭不敢多吃,有好玩的,我也不敢抢着玩,如履薄冰,只是希望陈灵儿不会讨厌我,不把我赶出去。

    但即使我处处讨好,处处委曲求全,陈灵儿对我越来越反感,无论我做什么,她都会觉得不爽,甚至都不愿意和我再同一张桌子吃饭,所以每次都让我等他们一家三口两吃完后,才允许我去吃剩菜。

    家里的家务活也一直都是我干,有时候我在拖地的时候,陈灵儿总会刻意在我面前嗑瓜子,然后把瓜子壳撒了一地,我刚拖好的地,又不得不再拖一次,这样的欺负,她每天都会变着法玩。

    陈叔是个酒鬼,每次喝酒回家后,都会找借口揍我一顿出气,把在外面受的气全部都发泄在我身上。

    他跟陈灵儿一样看我不爽,似乎也很不满意林阿姨擅自收养我,每次都因为我的事跟林姨吵得不可开交。

    然后就把怨气发泄在我身上,狠狠的揍我,有一次趁林姨出差,他打的特别狠,也不送我去医院,我足足在床上躺了三天后,才自己爬起来去上学,那三天,要不是吃他们父女的剩菜,我恐怕饿死了都没人知道。

    而我又因为害怕陈叔的报复,不敢将这件事告诉林姨。163女人网

    对于这一切,我只能默默的忍受,我的心里很委屈,很难过,但却不敢反抗,一直都遵照着我妈的那句话,要成为温柔而优秀的人,所以很多时候,我都是一个人躲在厕所里偷偷流眼泪。

    我住的房间是一间杂货屋,很破,只有六平米,隔壁就是林姨和陈叔的房间,有时候晚上都能听得一些奇怪的声音,那时候我已经读初三下学期了,所以对这种事还是有点了解的,有时候被吵的睡不着,再看上春心萌动,会去厕所发泄一下。

    比起陈叔和陈灵儿这两个恶魔,林姨对我来说就像是天使一样,她很漂亮,而且很会打扮,虽然三十多岁,但每天打扮的特别潮,脸蛋也因为懂得保养,看起来特别年轻和妩媚,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陈灵儿的姐姐呢。

    林姨有的腿特别长,又喜欢穿丝袜,穿起来特别好看。

    林姨是这个家唯一对我好的人,她总是暗地里照顾我,在我被陈叔和陈灵儿欺负的时候安慰着我,暗地里保护着我,所以我很信任林阿姨。

    但是我很快就明白了,这个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对你好的人总想从你身上图点什么,林姨对我好是有目的的,这个丑陋的目的在半年后的某一天就显露了出来。

    那一天,我刚回到家,就见到林姨上身穿着一件宽松的衬衫,底下一如既往诱人的黑丝袜,修长没有一点赘肉的双腿慵懒的放在桌子上,美丽诱人,不可方物。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那一幕,实在是太勾人了,看的我的心噗噗直跳。

    林姨看向了我,我一害羞就把头低下来了,结果她非但没有责骂我,而是妩媚的问道:“陈让,我好看吗?”

    林姨这样问我,我也搞不懂啥意思,只能木纳的点了点头,刚把头抬起,就又见到林姨那凹凸有致的身体,顿时脸就红脖子那了。

    我寻思陈叔长得那么丑,又没钱,怎么会娶到林姨这样的大美女啊,也不知道林姨是看上陈叔哪里。

    林姨听我怎一说,乐呵呵的笑道:“好看?那你想不想近一点看。”

    我心里确实想,说实在话,我是一个健全的男生,虽然现在只读初三,但身体已经基本成熟了,我们班很多男的都跟女的那个了,只不过我性格比较内向,别说跟女生那个了,就连说话都会脸红,所以没什么女性朋友。

    林姨的声音在我听起来就像有一股魔力一样,让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要接近她,等我反应过来,我已经站在她的面前了,她风情万种的指了指旁边的座位,意思是让我坐。

    我吞了吞口水,有点扭捏的坐下了,林姨修长的双腿在桌子上不停的摆弄着,我知道自己的眼睛不能乱看,但还是忍不住。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紧接着就听到林姨说道:“阿让,你来我们家已经有半年了,我对你怎么样?”

    我赶紧说道:“阿姨你对我很好,这个家只有你是真心对我的,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你。”

    我说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她,因为她像条蛇一样前倾的跟我说话,我要是看她的话,难免会看到不该看的。

    我虽然看不到,但也知道林姨现在的姿势有多诱人,接着她又开口说话了,这一次她靠得我更近。

    她像个魔女一样说道:“既然我对你怎么好,那你是不是应该报答我呢?”
2 残酷的世界
   我这时候脑子一片空了,只懂的点头,林姨伸出手摸了摸我的头,然后温柔道:“好孩子,所以现在,跪下来,好好的服侍一下阿姨。”

    跪下了?这是什么意思啊,我还没反应过来,林姨就把我一推到地上,我下意识的抬起头,然后就看到林姨用黑丝包裹的脚踩住我的脸道:“好孩子,你知道你应该干什么吧?我对你那么好,至少你要懂得报答,这样的话,我才会对你更加的好!”

    林姨的话说的很露骨,我虽然没有哪方面的经历,但岛国的爱情片看过不少,所以知道有些女人喜欢玩年纪小的男生,没想到林姨居然好这口。

    她对我怎么好,又是收养我,又是照顾我的,原来是早就有目的了,她是想让我成为他的小狼狗!

    我虽然怂又懦弱,但我知道,有些事是不能干,陈叔虽然对我不好,但我能够生存下来,不多不少是仰仗他赚钱养家,我怎么可以跟林姨做那种大逆不道的事呢。

    想到这,我理智回来了,从地上爬起来慌张道:“林姨……我累了,想回房间里休息。”

    说完,我赶紧转身,但就在这个时候,林姨上前拉住我道:“陈让你可想好了,这个家只有我把你当人,你要是不听我话,知道什么下场吧?”

    把我当人?这话真可笑,要是以前我可能还认为她是好人,可现在她摆明就想让我当她的狼狗而已,我转过身,刚想说话了,结果这时候门退开了,然后就听到陈叔的声音,他问林姨在不在家。

    就在这时,林姨的眼神变了,不再含情脉脉,而是非常的凌厉,接着她抬手就给我一耳光道:“你有什么资格看我,再看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陈让,你真行,我好心收养你,你居然想对我图谋不轨!”

    这巴掌和在这些话让我完全蒙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林姨这是在陈叔面前演戏呢,果然,陈叔一听到林姨的声音,立马一脸愤怒的跑了进来,一看到我,气的骂道:“你个小畜生,既然敢干出这种事来,我弄死你!”

    陈叔一边说一边冲上前,过来就插住我的脖子,把我按在了沙发上,我还来不及解释,他的拳头就朝我脸上落下了,他平时打我从来不手软,更别说现在这个时候了,我只感觉到我脸疼的厉害,鼻子酸酸的,好像流血了,不知道他打了多少拳,最后我实在受不了只能求饶道:“陈叔,不关我的事,你别打我!”

    陈叔咬着牙道:“你他妈放屁,我亲眼看到的还有假,今天我非把你这个小畜生给打死!”

    他说话间,一只手拉着我,从地上拖着,我想只死狗一样被他拽住,林姨在一旁假哭,但我察觉到了,她嘴角似有似无的勾起了一个狠毒的笑容,就好像我被这样欺负,她会感到很开心一样。

    这都是什么心态啊,后来我才知道,林姨这行为属于心理有问题,她就是想看看我能露出多么可怜的样子,故意对我好,只是为了在之后欣赏我被她玩弄时的可笑模样。

    陈叔把我拉到了厕所,拿起菜刀就摆出像要砍我样子,当时我吓傻了,只能爬过去抱着陈叔的腿道:“叔,不要杀我,不要砍我,我以后不敢了,你放过我这一次吧!”

    陈叔一脚把我踹开,冷笑道:“你这怂样和你那死鬼老爸一样,果然有其父比有其子,简直就是一对窝囊废,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副怂样还敢干那种事,我信了你的邪!”

    对于他的羞辱,我实在不敢反驳,因为我真怕他会用手里的刀砍死我,结果他并没有,估计他也知道,砍死我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所以只是把我狠狠的揍了一顿。

    这一次下的手特别狠,把我打得都暂时昏迷过去了,等我再次醒来的时候,我还是躺在地上,全身没有一处是不疼的,孤零零从地上爬起来后,我朝着客厅中去。

    陈叔他们一家正在吃饭呢,见到我,陈灵儿手上的碗就朝我丢了过来,直接砸在我头上,接着就听她骂道:“你个小杂种,连我妈主意都敢打,平时看你一副装老实的样子我就觉得恶心,没想到你还真没让我失望呢,干出这样丧心病狂的事,就这样的,怎么还有脸在我家白吃白住呢?养条狗都比你顺眼的多,至少不会咬主人!”

    我低下头,鲜血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不敢抬头,心里很委屈,明明是林姨勾引我的,结果我却要吃这样的哑巴亏,我做错了什么啊,为什么这个家,谁都可以欺负我?

    我有点想哭,但我努力的憋住了,这算是我最后的尊严吧,我不想在这群欺负我的人面前留下一滴泪。

    见我没说话,陈灵儿从桌子上端着一锅汤,气冲冲的跑过来直接倒在我头上,滚烫的汤水一接触我的脸,我就感到火辣辣的疼,但身体的疼比不上心理的,我知道,在他们眼里,我就是一条狗,没有任何尊严的狗,他们想要怎么虐待,踩低我都可以,我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权利!

    我死死的咬住直接的嘴唇,把嘴唇都咬出血了,也不吭身,陈灵儿见我没啥反应,估计也玩腻了,朝我肚子上踹了一脚,让我滚!

    陈叔就让陈灵儿回来,不要管我这个废物,还说如果不是我在他们家吃了不少饭,还有我没在我妈的房契转让合同上签名的话,他早就把我扫地出门了。

    而林姨看了我一眼,也没再管我,我知道,我忤逆了她,以后在这个家只会更难受。

    陈灵儿哼的一声,朝我脸上吐了一口唾沫后,便回到桌子上,和陈叔一起咒骂我。

    我知道,这个家任何人都讨厌我,他们都是带着恶意,他们想要把我变成一个窝囊废,一直欺负着我,更想要夺走我妈留下的唯一遗产,房子!

    他们从来没把我当做家人,我在他们眼里,只是一条可以肆意玩弄,随意践踏,挥之即来呼之即去的狗!

    我的家人,只有那两个去世的人,他们已经不在了,没有人需要我,我没有家人,没有朋友,有的只是这个懦弱的自己。

    我为什要活着?是为了谁?是为了什么?简直就好像生活在这世上,仿佛就是在证明我比任何人都要可悲一样的存在。

    我低着头,走向了厕所,将身上的血还有汤渣都清理干净,望着镜子里懦弱的自己,我忽然笑了,心里想着,如果就这样疯了的话,那该多有趣啊?

    笑完之后,我跪倒在洗漱间,和往常一样,将心理所有的委屈都哭出来。

    我在哭的时候,陈灵儿就在外面踹门道:“狗杂种,快点开门,你在里面磨磨唧唧的干啥呢,该不会是肚子饿在吃屎,哈哈!“

    我本来就在气头上,陈灵儿还侮辱我,火气一下子就上来了,我捡起厕所陈叔经常用的刮胡刀,就气冲冲的把门打开了!

    我打开门一瞬间的想法是,如果陈灵儿还敢羞辱我,我就来狠,反正我在这个家他们把我当狗,那我就咬死他们,告诉他们狗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

    我当时确实是有点冲动了,脑子就想着,她要是欺负我,她就跟他拼命,结果没想到,一打开门,看到陈灵儿那张脸后,我瞬间就怂了。

    陈灵儿长得很好看,五官精致,皮肤白皙,无论是从五官还是身材来说,都属于女神级别的。

    只是这大半年被她欺压习惯的我,对这张脸却有着天然的恐惧感,我承认我骨子里是懦弱的,所以再见到陈灵儿的时候,我先前的那些可怕想法全都不见了,反过来,还怕她看到我的刀,下意识的藏起来。

    那时候正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子,怎么就那么怂呢,或许是我妈一直以来的教导,导致她的人生信条潜意识的转移到我身上,与其去伤害别人,不如成为被别人伤害的人,我妈从小就这样告诉我,温柔和善良的人只要这样,就会很幸福了。

    所以我不敢去伤害陈灵儿,那时我并不知道,假装对别人宽容,其实就是自己无能,因为不敢伤害别人,就懦弱而苍白的解释成原谅。

    陈灵儿一脸不耐烦的看着我道:“你这小杂种在里面磨叽什么,滚开,我要上厕所!”

    她一边说一边推了我一把,我只能低着头走了出来,手里得到刮胡刀也趁机放进口袋里,生怕陈灵儿看到,又找理由欺负我。

    我刚走到门外,陈灵儿忽然让我等一下,我心里咯噔了一下,她不会是看出什么了吧,我转过头,努力装出一副讨好的表情看向她道:“姐,怎么了?”

    我这话刚说完,陈灵儿就抬手给我一巴掌道:“谁让你叫姐了,我可不想有你这种怂货弟弟,上次不是跟你说了吗?要叫主人,懂了没?”

    说实在的,我已经麻木了,陈灵儿每天都会找借口给我几巴掌,所以心里居然一点怒气都没有。

    最可怕不是别人欺负你,而是连你都觉得别人欺负你是应该的。

    我屈辱的低下头,没有回答,陈灵儿又扬起手道:“是不是不懂啊?还要我教你一次?”

    被一个女人打,本来就已经是一件非常伤自尊的事,但我能怎么样,陈灵儿是个小太妹,我得罪了她,不仅仅是在家里,在外面也会被她欺负。

    我握紧拳头,咬的嘴巴都疼了,才吐出那两个完全丧失自尊的称呼。

    陈灵儿这才说了一句乖,然后把手放下,接着上下审视我道:“我记得你读的是灵溪中学吧,你们学校是不是有一个叫吴若雪的女生啊?”
3 你是个好人
   我不敢隐瞒陈灵儿这个魔女,立马老实点了点头,同时心里有点疑惑,陈灵儿找吴若雪是想干嘛啊?

    这个吴若雪是我们班的班花,长得特别好看,而且对谁都特别的友好,我在学校没有啥朋友,唯一肯跟我说话的也只有这个吴若雪,虽然她大部分都是跟我请教学习的问题,而且还保持着距离,但是这样,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陈灵儿这个小太妹找她能有啥好事,顿时我心里就有一股不详的预感,果然陈灵儿接着说道:“你今天放学把她约到哪里十八巷里,我在哪里等你,记住,必须把人给我带来!”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了,陈灵儿绝对是要找吴若雪的麻烦,只是我想不通,吴若雪一直都是品学兼优的好学习,怎么会跟读中专的陈灵儿扯上关系啊。

    无论她们是怎么扯上关系的,我可不能答应这一点,这不是害人家吴若雪吗,所以我赶紧说道:“我跟她不是一个班的,我不认识她,只知道她的名字而已。”

    陈灵儿冷哼道:“我管你们是不是一个班的,同一个学校的,那你叫她出来有多难,要不是你们学校门口最近老有一些值班的保安,我他妈早就去堵人了,还用得着你去叫。”

    我还是不肯,说人家不认识我,我去叫她也不一定会去啊,陈灵儿可不管,说她这是要帮她姐妹报仇呢,到时候十八巷没人的话,我就死定了。

    说到这,她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不给我拒绝的机会,我呆若木鸡,这叫啥事啊,算了,只能见一步走一步了,想着我就准备回房间了。

    这时候陈灵儿又把门打开了,狐疑的看着我道:“狗杂种,你口袋里藏着刮胡刀想干嘛?捅我吗?”

    还是被她给发现了,我连忙摇了摇头,说没有,就看着脏,打算洗一下而已,陈灵儿蹬着我,蹬的我有点虚,然后她松了一口气,自顾自的说道:“也是,就你那怂样,我就不信你敢捅我呢,没事了,你滚吧,记得明天把吴若雪带到十八巷那边。”

    我说我知道了,然后回自己的杂货间,因为常年遭受陈叔的虐待,所以我的房间里有从陈叔房间里偷来的红花油,自己抹了一点后,就躺在床上了。

    恍恍惚惚的睡着后,大半夜饿醒了,只能非常没有骨气的跑到厨房把那些剩菜给吃了,之后就睡不着了,满脑子都在想着吴若雪的事,我要是把吴若雪带去十八巷的话,就陈灵儿这作风,指不定把吴若雪打成什么样呢。

    而且打还好,就怕她上手脱衣服,前段时间我们学校有个女生,就因为得罪了社会上的一些大姐大,在校门口被堵了,还扒了衣服,录了视频,传到网上,后来那女生据说自杀了,那事闹得挺大,所以我们学校才雇佣了好几个保安,就是怕再出这事。

    明天要是陈灵儿也怎么干的话,那吴若雪不就……越想越觉得这事不能干,反正明天我就跟吴若雪说说,她不去也不关我的事,陈灵儿这边也算有个交代。

    隔天醒来后,全身疼的厉害,起来照镜子发现脸有点肿,所以从书包里拿出口罩,戴上后我就去学校了。

    因为父母去世,又遭受陈叔一家人的虐待,所以我的性格有点孤僻,说白了就是自卑,不是不愿意和同学打好关系,而是怕做错了啥事,说错了话,会被看不起,所以我宁愿一个人孤独,也不愿意和任何有交际。

    也幸亏这样,班里的人都把我当怪胎,没有人愿意理我,也没有人欺负我,因为怪胎在潜意识会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这点我伪装的很好,所以和班上的混混一直井水不犯河水,当然,他们背后也会对我冷嘲热讽,会用嫌弃的眼神看着我。

    我到学校后,就坐到自己的位置上了,我的位置是在最后面一排,每个人都有同桌,除了我,因为没有人愿意靠近我,我是不知道你们有没有过这种感受,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最后,好像是被整个班级遗弃了一样。

    第一节下课后,我正想着吴若雪的事呢,结果怕什么来什么,吴若雪偏偏在这个时候过来请教我数学题。

    我在给她讲题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的,因为心里总是在犹豫着要不要跟吴若雪提十八巷的事。

    吴若雪估计也看出我有点心不在焉了,她问我怎么了,我下意识的问道:“那个,你中午放学能不能去一趟十八巷?”

    刚说出口我就后悔了,我只是下意识的反应,可能是因为对陈灵儿的恐惧,导致我还是把这话给说出来了。

    吴若雪眨了眨大眼睛,有点好奇道:“去十八巷干嘛?”

    我立马摆了摆手,说没干嘛,我就是问问而已,不去也没关系,吴若雪哭笑不得道:“陈让,你今天有点奇怪呢,行吧,那我们放学一起走呗,也算是报答你一直教我数学题的苦劳。”

    她答应了,我没到她居然答应了,我刚想解释啥,可上课铃响了,吴若雪就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接下来的三节课,我都在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吴若雪,但对于陈灵儿的恐惧,却让我开不了口。

    中午放学的时候,吴若雪就来找我了,我也彻底放弃了,反正我和她连朋友都算不了,犯不着为了她挨陈灵儿的揍,再说了,她一定是干了啥坏事,才会被陈灵儿盯上的。

    逆向合理化,这是每个人都会干的事,我在为自己的怂找借口而已。

    和吴若雪出校门后,就朝着十八巷走去了,那巷子距离我们校门口不远也就一两百米左右,拐几个弯就到了。

    我一路沉默,而吴若雪却一直都在说话,一会问我干嘛要约她去十八巷子,一会又说没想到我会约她,因为在她的印象中,我是那种高冷的人,班上几个女生还有点怕我呢。

    我心想什么狗屁高冷啊,我只是一个不敢社交的胆小鬼而已,最后吴若雪忽然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陈让你虽然表面上冷冷的,不愿意和人交流,但骨子里却是个温柔的人,因为学习的事,我麻烦了你很多次了,可你脸上却一直都没有一点不耐烦的表情,光凭这一点,我就知道,你是个好人。”

    听到这话的时候,我们刚好要拐进十八巷了,我都能嗅到巷子后面陈灵儿的杀气,可是我却停下脚步,如果将吴若雪带去十八巷的话,她绝对会被陈灵儿打的,难道我真的要害一个,算得上是朋友的人吗?

    我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或许的吴若雪那句你是个好人吧,让我鼓起勇气道:“滚!”

    这个字我说的铿锵有力,好像是用尽全身的力气一样,可吴若雪却一脸迷茫的看着我道:“怎么了?我说错话了吗?”

    我转过头看向她,冷漠道:“听不懂人话吗?我让你滚,滚的越远越好!”

    吴若雪愣住了,奇怪的看着我,但片刻之后,眼神变得冰冷了起来,她骂道:“陈让,你有病吧,我怎么着你了?”

    我没有回话,只是推了一下她,然后指着后面道:“没时间跟你墨迹了,现在立马在我面前滚蛋!”

    吴若雪想看白痴一样耳朵看着我,估计是没想到我变脸怎么快,她嘀咕道:“难怪班上的人说你是怪胎,原来真是这样啊,行行行,我走还不行嘛,用不着你推,真是的,什么玩意啊!”

    说完,吴若雪就气愤的往回走了,我见着她走远,虽然她刚刚的话让我有点伤心,而且很有可能今天过后,她再也不会跟我说话了,但是只要她没事,一切都值了。

    那么接下来……

    我握紧拳头,准备好接受惩罚了,拐了个弯,就看到陈灵儿他们一大群人站在巷口那,有男有女,在哪抽烟聊天呢,男的都是一副吊儿郎当的小流氓样子,女的打扮的花枝招展,校服都敞开着,一看就不是正经学生。

    我不知道他们在聊什么,反正是有说有笑的,张口闭口都是操你妈,一点素质都没有,还以为那样很吊。

    我拐进十八巷的时候,那些人也发现了我,陈灵儿朝我招了招手,让我过去,我低着头就过去了,走到她面前后,陈灵儿也不废话,开口问道:“人呢?”

    我不敢看她,眼神躲闪道:“她不跟我来,我也没办法。”

    听到我怎么说,陈灵儿抬起脚就踹了我一脚,她袭击的突然,我又没有防御,直接就被她给踹地上了。

    陈灵儿朝我冷哼道:“没用的东西,妈的,早知道你这怂货不靠谱了。”

    我坐在地上的时候,周围的人都笑了,其中一个染着黄毛的男生说道:“卧槽,灵儿,这怂逼是谁啊,该不会就是你家的那只野狗吧。”

    陈灵儿不屑道:“行了,别废话了,中午人是堵不到了,咱们下午上学的时候就在巷子门口堵,我就不信这小骚货不上学,妈的敢勾引我姐妹的男人,我不趴光他,让在她灵溪镇出名,老娘跟她姓!”

书名:青春无悔》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每日看看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每日看看书)或者(kanshu2345),关注后回复 书名 或 青春无悔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热门随机

  • 恨逢相遇不爱时7章(第七章 跟我一起下地狱(下))

    原标题:恨逢相遇不爱时7章(第七章跟我一起下地狱(下))小说:恨逢相遇不爱时第七章跟我一起下地狱(下)“夏江城,你逼我离婚,我求你救我儿子的时候,你救还是没救?”莫小冉却突然平静下来,她直视着夏江城,一字一顿的问他。“莫小冉!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现在就——!”“你回答我!”莫小冉厉声打断夏江城后面的话。“没有!”夏江城冷冷的说。“啊……”唐柒想出声求救,莫小冉威胁的收紧勒住唐柒脖子的手臂,吓得唐柒不敢作声。“在医院你狠狠的一耳光打向我之前,可曾想过放过我?”莫小冉继续问。“……没有!”夏江

  • 那年,我曾爱过你7章(第七章:逼她签字)

    原标题:那年,我曾爱过你7章(第七章:逼她签字)小说名字:那年,我曾爱过你第七章:逼她签字他怎么可以只给她两个选择?!他知不知道他要让她给陆夏的是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啊!!“我把眼睛给陆夏,那我怎么办?”“我瞎了再也看不见了怎么办?”萧楚北掐住陆晓的脖子,一张冷酷的脸填满她一双幽怨的黑眸,“像你这样的毒妇就该活在黑暗里一辈子!”“萧楚北,你没有心。”陆晓的眼底里钻出浓浓的恨意,“我恨你!”萧楚北内心波澜万丈。那个从小跟在他屁股后头一声声叫着他楚北哥哥的小女孩儿竟然说恨他?!这些年来,不论他的冷嘲热

  • 情妇7章(第7章 肚子里留着别人播的种)

    原标题:情妇7章(第7章肚子里留着别人播的种)小说书名:情妇第7章肚子里留着别人播的种我离开了郭经理的办公室前往电梯的方向,沈琛在不在办公室我不知道,但是我需要去碰碰运气。那个阴险狡诈的男人做事未免也太狠了。我有什么错,不答应他的私人要求,居然在公事上公报私仇。我瞧不起他。待我找到沈琛的办公室,我以为可以顺利的进去,事实上想进老总的办公室通常只有三种情况,一是客户,二是老婆,三是情人。我偏偏哪一种都不是。“站住,沈总的办公室岂是你区区一个小员工想进就进的?”秘书拦住我。我没有冲着无辜的秘书发难,

  • 我的相公是奸臣7章(007骑马,杀手)

    原标题:我的相公是奸臣7章(007骑马,杀手)书名:我的相公是奸臣007骑马,杀手“大人,夫人,丞相府到了。”车夫稳妥地将马车停在丞相府门前,容珏弯身,跃下马车。本欲径自进府的,但他脑海中还回荡着那声“相公”,唇角欲勾又抑制落下,仍是转了身,抬起修长的手。姜琳琅出了马车,正等厮去拿凳子来,她今日穿的是繁复的华服裙装,不能如她往常那般直接跳下去。只是没等来厮,便先惊悚地看到伸到她面前的大手。“大,大人?”她脚步微往后挪,吞了吞口水,不知所措地唤道。容珏面容微寒,对这个称呼反感地眯了下眼角,袖风一扬

  • 山村俗人7章(第7章一探究竟)

    原标题:山村俗人7章(第7章一探究竟)小说名称:山村俗人第7章一探究竟在陈三斤二十多岁的那一年,村里来了个算命的,给陈三斤算了一卦。说陈三斤这一生波澜起伏,大起大落,但最终还是会成为人中之龙。三斤对此只是置之一笑,开始他根本就不信这玩意。可后来发现,很多事都被那算命先生给说中了。心里对此也不敢妄自下定论。那算命先生走的时候,告诉陈三斤,说陈三斤五行缺水,二十五岁前最好不要下深水,否则会有性命之灾,还给了陈三斤一本易经和一个罗盘。虽然不相信,但有时人的心理就是那么奇怪。总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 我有相思不敢言7章(第7章 别来无恙)

    原标题:我有相思不敢言7章(第7章别来无恙)书名:我有相思不敢言第7章别来无恙简汐从银行出来,看着手里存折上的数字,微微皱眉。余额两百万。全都是这几次慕南风赏给她的。这一年多来,她根本没一分钱的积蓄,日夜兼职赚的钱,勉强够给儿子交药费。要带孩子去国外治疗,仅医疗费至少要一千万……还差那么多,该怎么办?“简小姐,别来无恙啊?”突然,一道揶揄的声音从旁边传来。简汐愣了一下,转身便看到了那张两年未曾见过的贵妇脸。慕南风的母亲,唐亦云。咖啡厅。唐亦云轻蔑地打量了一番简汐,“你最近,是不是又见我儿子了?”

  • 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7章(第006章妖狐之祸四)

    原标题: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7章(第006章妖狐之祸四)小说书名:妖色生香:倾城夫君太磨人第006章妖狐之祸四真晦气!这是她见到他的第一个念头。糟糕,他不会发现自己的猎物了吧?这是第二个念头。决不能让他知晓自己的秘密。第三个念头蹦出来,苏念矜即刻侧身,抱着酒扭头跑,怎料完全不是对方的对手,没跑几步,被他拉进了小巷子里。安静狭窄的巷道,他双手将她困在墙壁,俯身朝她的头靠过来,苏念矜心口直跳,大喊道:“你想做什么?你再靠近一点,我叫人了!”“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莫不是……有新目标了?”江熙扬眉毛

  • 异界风流神帝7章(第7章 拍卖会)

    原标题:异界风流神帝7章(第7章拍卖会)小说:异界风流神帝第7章拍卖会看一流入定了二娘姬凤观察了一会看没事就唤出自己的幻兽---九级幻兽血凤让她照看着一流想着刚才一流看她的表情微笑着抚摸一下自己的脸回屋去洗漱了。一流在冥想中按照姬凤教他的方法去感知周围的魔法元素因为有许多失败的教训所以他的心态并不是很着急可没想到过了一会就感觉到了以往很难才能感觉到而感觉到了又使用不出魔法当时只觉得魔法元素很不配合总是躲着他。接下来一流尝试着去征服魔法元素试着把它纳为己有。他用精神力去追逐他们先选择的是淡蓝色的水

  • 爱他是人间炼狱7章(第7章)

    原标题:爱他是人间炼狱7章(第7章)小说名:爱他是人间炼狱第7章唐初抬头一看,是平常经常会送饭来的佣人。而这次有点不一样,佣人在放下盘子之后还递了一张纸条过来。唐初有些惊讶,可是展开之后看见上面的内容,却松了口气。是温南廷,他知道她被囚禁在宋家,所以专门来救自己了,太好了。果然,等到傍晚的时候,当佣人再次送来晚饭的时候,唐初,悄悄藏了一把利器,威胁了佣人,将她拖进了自己的房间内,快速的用早就准备好的床单将人紧紧地捆住,绑在柜子中。自己则是换上佣人的衣服。她端着盘子飞速的冲了出去,幸好整个别墅都没

  • 蜜桃成熟时7章(第7章)

    原标题:蜜桃成熟时7章(第7章)书名:蜜桃成熟时第7章“村长,我。。。。”这道悦耳的声音似乎在犹豫。“擦,他娘的**!”宋承业心中暗骂了一句道,真的太**了。自己他娘的就报道两次,就撞见书记和村长在这里搞女人,真他娘的**,老子要是执法者,肯定会好好的查处这些人,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在这里泡妞,大逆不道。想到这里宋承业看了从小心的从门缝里面望,还好这门缝虽然严实,却有着一丝缝隙。宋承业隐约的可以看到里面一个肥头大耳的男子,脖子里面呆着一串金项链,坐在椅子上面,眼神炽热的盯着眼前的一名少女。这名少女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