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越爱越婚】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9:54:4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越爱越婚
00 第001章:老公回来了

余式微刚在自习室坐下手机就疯狂的响了起来,面对其他同学或好奇或谴责的目光她歉意的笑了笑,然后握着手机弯着腰从教室后门溜了出去。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电话是家里保姆打来的,告诉她陈瀚东回来了,夫人让她立刻回家。

陈瀚东,是她结婚没多久的老公;夫人,是她的婆婆。

电话挂断的时候她怔了怔,潜意识的不想回去,可是她也很清楚,婆婆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有些木然的回到教室,她低声对坐在她旁边的夏子苏说到:“小苏,我家里有点儿事先回去了,辅导员来了记得帮我请个假。”

夏子苏点了点头,随后一脸愁苦的说到:“高数作业你写完了没,借我瞻仰瞻仰,这些高数名人真是死了都不放过我们啊。”

余式微扑哧一乐,从课本里抽出一张a4纸递给她,上面工工整整的写着一长串推理公式,老师布置的三道题目竟是全都做完了。

夏子苏看得眼睛都直了,怎么在她眼里有如天书般的高数到了余式微这里就变成了小学算数啊?

她用那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余式微,说到:“你脑子是怎么长的啊?”

“尽量不往二百五那边长呗。163女人网”余式微眨了眨眼一脸无辜。

夏子苏可不笨,她咬着牙假装用力的捏了一下余式微的手臂低声威胁到:“竟然敢说我是二百五,不想活了是不是?”

余式微笑着往旁边一躲,课本被手臂带到了地上,一张照片飘了出来,她不由的心头一紧,刚要弯腰去捡,却被夏子苏眼疾手快的抢了过去。

她看了眼照片然后发出一阵嘿嘿嘿的奸笑声:“这位帅哥是谁啊?是不是你男朋友,快点儿从实招来。”

照片上的男人眉清目秀唇红齿白,穿着一件白衬衫露出一排整齐的牙齿,笑的时候嘴边竟然有一个小小的酒窝,像邻家大哥哥般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余式微脸蓦的一红,飞快的抢过照片重新夹进课本里,然后拍了拍她的手背说到:“别胡说,我先走了。”

夏子苏暧昧的笑着。

余式微急忙掉头走了,悄悄溜出学校,打了一辆车直奔陈家。版权163nvren.com

陈家住的是军委大院,出租车是不让进的,所以余式微在门口就下了车,门口的警卫兵这次认得她了,所以不用像第一次来这里一样被尴尬的拦在门外。

只是才刚往里走了几步,一辆吉普车就风驰电掣般从她旁边刮过,卷起一阵阵冷风,然后嚣张的在陈家大门口停了下来。

余式微脚步一顿,她想,她知道车上那人是谁了。

车门打开,一条笔直修长的腿迈了出来,因为穿着军人特制的军靴,落在地上的时候分外沉重些。

那脚步像是踩在余式微的脑袋上一样,她的头低的快要挨到地面了,没有一点力气抬起来。

幸好那人没有过来,而是直接进了家门。

听到汽车声,陈夫人等一干人纷纷奔出来迎接。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瀚东,你回来了?”陈夫人显然十分激动,连平日里常常用来教导余式微‘喜怒不形于色’的那一套都忘了,也不再用贵妇的身份让自己格外矜持。

“老二你可算回来了,一家人可都盼着你呢。”这大嗓门一听就知道是陈瀚东的二姐陈寒雪,素日里一副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样子,看似很好相处,实则……

“嗯,都进去吧。”陈瀚东英挺俊朗的脸上没什么特殊表情,他永远都是一张冰块脸,以冻死别人为乐。

这样的人,却不怎么的,就看上了沉默寡言的自己。

看着前面一堆人余式微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过去呢?就在她走神之际忽然陈瀚东状似无意的朝她这边看了一眼。

他是整场的主要人物,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他这一看,自然也把其他人的目光给拉了过来。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余式微微微一笑,张口喊了一声:“妈,大姐。”

说着已经走到了陈瀚东身边,她抬头露出一个欣喜的表情,尾音略略提高了一点:“你回来了。”

她身上穿的是白色雪纺衬衫配淡蓝色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帆布鞋,手里还拿着一个不知道什么材质看着有点破旧的包包,从头到脚的学生气息,怎么看都和这环境格格不入。

01 第002章:他的妻子

陈瀚东鼻腔里哼出一声,没理她自顾自的往前走了。

陈夫人严厉的瞪了她一眼,眼中满是警告。

得知儿子今天要回来,她一大早就起来了,把自己打扮得体之后又把大女儿以及三儿子给叫了回来,然后安排家里的佣人把整个家都打扫了一遍。

可是三儿子被他那个未婚妻缠着暂时回不来,家里人少显得不够热闹,要不是寒雪提醒,她都要忘了家里还有余式微这么一号人。来自163nvren.com

她当初看中的儿媳人选根本不是这个出身见不得人的保姆的女儿,可是陈瀚东坚持,说如果新娘不是她,那他就不结婚。

她没办法只得同意了,可越看越觉得碍眼,所以如果没事她是绝对不会主动和余式微说话的。

余式微才不怕她,心中暗暗做了一个鬼脸之后也跟了上去。

陈老司令正端端正正的坐在餐桌前看报纸,听到动静也只是扶了扶鼻梁上的眼睛,眼皮都没抬一下。

陈瀚东走到他跟前喊了一声:“爸。”

“坐吧。”陈司令应了一声。

陈家有陈家的规矩,那就是吃饭的时候绝对不说工作上的事。

“坐啊坐啊。”陈夫人推了一把陈瀚东,让他坐在了陈司令的左下手的地方,自己则坐到了陈司令的右下方。

陈寒雪立刻占据了陈瀚东旁边的位置,她没出嫁之前一直都是想坐哪里就坐哪里,也没人说她。

可是这次陈瀚东竟然盯着她看了一眼。

陈寒雪有些莫名其妙:“怎么了?”

陈瀚东皱眉问到:“她呢?”

“啊?谁?”陈寒雪傻傻的问。

陈夫人却比她精明的多,一下就猜出陈瀚东说的是什么。

她嘴角一侧抬起,有些讥讽的笑到:“小微在厨房帮着上菜呢,不用等她。”

连他在的时候他们都敢这样对她,可见他不在的时候她必定受了不少欺负。

可那个女人倔强的可怕,就算这样也不肯低头。

他冷哼一声:“她是我的妻子,不是佣人。”

陈夫人不免有些讪讪:“没人把她当佣人,是她自己……”

“好了,”陈司令突然出声打断,“把她叫过来,话多。”

陈夫人立刻收了声,这时陈寒雪也反应过来陈瀚东看自己那一眼的意思了,她虽然不太愿意但还是起身去把余式微给叫了出来,让她坐到了陈瀚东旁边,而自己坐到了陈夫人旁边。

余式微本来是故意躲到厨房去的,因为她总觉得陈瀚东看她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可这下被人叫了出来还坐到了他旁边,顿时感觉整个人都被钉住,背脊挺的直直的。

偏偏陈寒雪还刻意说:“老二,你可瞧仔细了,我们可没虐待你媳妇,还帮你把她养的白白胖胖的。”

然后陈瀚东的眼神就正大光明的落到了余式微身上。

余式微眼角抽了抽,脸上笑着,可是眼底的神色并没有多大改变。

“小微,我们老二对你这么好,你怎么也不表示表示?”陈寒雪看着余式微别有意味的笑着。

余式微故作羞涩的帮陈瀚东夹了一块葱爆海参,然后也不说话,装没存在感这种事她最拿手了。

可是气氛却一下子冷了下来。

过了一会儿陈寒雪有些得意有些夸张的说到:“亏我们家东子这么惦记你,你却连他不吃海参都不知道。”

余式微当然知道。陈家餐桌餐盘摆放也是有规律的,陈老爷子喜欢吃白色肉类,比如鱼鸡羊肉,所以这类菜一般放在他跟前。陈夫人喜食汤类,陈寒雪口味较杂,陈瀚东不怎么吃海鲜。所以这一盘海参是放在她面前的。

但是为了防止这夹菜行动没完没了的继续下去,她故意给陈瀚东夹了海参。

闻言她故作惊讶的抬起眼,说到:“啊……我真的不清楚,大约是还没熟悉的缘故吧。”

他们结婚第一天夜里陈瀚东接到紧急任务就离开了,直到今天才回来,所以那个借口完全站的住脚。

但是让她没想到的是,听到她这么说陈瀚东竟然侧过脸看了她一眼,虽然依旧是不苟言笑的模样,可是眼里却闪过一丝高深莫测。

余式微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右眼皮开始突突突的跳着。

她记得上一次眼皮跳的时候是她被逼嫁给了陈瀚东,那么这次……

陈寒雪又开口了:“那这次老二回来你可要仔细的留意他的生过起居,下次不要再犯这种错误了。”

余式微低头说了一声是,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她也没去在意陈瀚东到底有没有吃那块海参。

饭后陈瀚东和陈老司令上书房谈话去了。余式微被留下来接受陈夫人和陈寒雪暴风骤雨般的洗礼。

02 第003章:老公护着

陈夫人端坐在沙发上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陈寒雪坐在她右侧的小沙发上,颐指气使的看着余式微,仿佛余式微就是她们脚下的泥,可以任意践踏。

陈夫人一边喝着燕窝一边拿眼角瞟了一眼站在一旁的余式微,然后皱眉说到:“真是穷人家出身,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跟个木头桩子似的杵在那里是什么意思。”

陈寒雪翻着白眼说到:“还不快坐下,要不然待会儿东子出来了还以为我们虐待你呢,他哪知道你就会见天儿的装可怜。”

余式微强忍着想要掉头逃跑的欲望挪动着脚步乖乖坐到了对面的沙发上,心中却想起她上次因为没得到允许就坐了下来结果被她们联手教训的事,不免有些疲惫,想到还在霍家的妈妈又不得不兀自强撑着。

陈夫人让管家老莫递了三页纸给余式微,然后说到:“这是瀚东一些生活起居方面要注意的事,你必须全部牢记在心里,下次再出现今天这种失误,我饶不了你。”

陈夫人说完陈寒雪又迫不及待的开始教训她起来,余式微一言不发的听着。

他们满腹牢骚对她不满可又哪里知道她心里只怕比他们更不愿意呢?只因为他儿子的一句喜欢她就要变成一个十九岁的新娘嫁给一个不爱的男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瀚东从书房里出来了,看到楼下滔滔不绝的陈寒雪他心中掠过一丝不快。

“大姐你没事就早点回家吧,要不让姐夫过来接你也行。”

陈寒雪很怕她老公,听陈瀚东这么说立刻收了声。

陈瀚东走下楼梯,似乎无意之间站到了余式微旁边,又说到:“妈你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

他站在这里一副不想走的样子,陈夫人就算有再多的话也说不出口了。

她挥了挥手说到:“没了,你们回去休息吧。”

陈瀚东点了点头:“那我们就先上楼去了,妈你也早点睡。”

说完长腿一迈就走了。余式微急忙跟了上去。

陈寒雪忍不住低声抱怨:“这才几点就睡啊?我话还没说完呢。”

陈夫人皱眉:“你没看出来他是来救他媳妇儿的吗?”

“啊?”陈寒雪有些诧异。

陈夫人哼了一声:“娶了媳妇儿忘了娘这话果然没错。瀚东从一回来那眼睛就没离开过他那小媳妇儿,为了帮她解围竟然连海参都吃了。我看啊,用不了多久她就会爬到我头上来了。”

陈瀚东和余式微两人一前一后的往楼上走去。

看着陈瀚东宽阔结实的后背余式微却不由得一阵阵的发抖,她的脑海里回想起上次两人见面的时候发生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她不知道回到只有两个人的房间陈瀚东会对她做些什么。

鼻尖依稀传来他身上风尘仆仆的味道,和那个夜晚一模一样。

不好的记忆袭来,她的脚步顿了顿,忍不住想冲下楼去,可是才一转身就又对上了陈夫人和陈寒雪的眼睛,她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她。

她压抑不住的重重的喘了一口气,这样前有狼后有虎的处境让她觉得格外的窒息。

身后传来一声冷哼,陈瀚东斜睨了她一眼然后自顾自的转身进了房间。

余式微僵在那里,明明知道再不进去他会生气腿却犹如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这时陈寒雪不知听陈夫人说了什么竟然起身朝她这边走来。

余式微倒抽了一口冷气,抱着书包的双臂紧了紧,然后咬牙低头冲进了卧室。

卧室门砰的一声被关上,惊动了里面那个正在脱衣服的高大男人。

陈瀚东转过身疑惑的看着一脸惊悸的余式微,宽厚的肩膀和健硕的胸膛就那样毫无遮掩的撞进了余式微的眼睛,古铜色的肌肤散发着男性阳刚的味道,八块腹肌线条流畅,形成一个标准的倒三角身材,劲瘦的腰身充满了爆发的力量,虽然下半身还穿着长裤不过依然可以看出他的身材比例是多么的完美。

因为解开了裤扣,所以他的长裤就那样松松垮垮的挂在腰部,两道深刻的人鱼线出现在了余式微的视里……

余式微先是呆了一呆,她长这么大连公共游泳池都没去过,所以还是第一次遇见这么具有冲击性的场面,在反应过来之后尖叫一声转身就想打开门逃跑。

可是陈瀚东反应比她迅速动作比她敏捷三两步就冲上前将她压在了身下,一手横在她肩膀上一手捂住她的嘴巴,耳朵敏感的察觉到了门外的动静。

余式微见陈瀚东裸着上半身朝自己冲了过来吓的快要魂飞魄散了,立刻激烈的挣扎起来。

陈瀚东手劲大,余式微的挣扎根本是无用功。

他玩儿似的制住她然后垂眼问到:“你叫什么?”

越爱越婚》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圈子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圈子小说)或者(quanzixiaoshuo),关注后回复 越爱越婚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易经》中最重要的一个字,看懂改变一生

    时也,命也。“时”指的是时机,时势。孔子晚年读《易经》让他最有感想的就是这四个字:“时也,命也。”时到了,命该去做什么就做什么,最后结果怎样,由老天决定,这里的“时”便是孔子提出的。人做事都要掌握时势和时机。时机不对就不要出头。“虎落平阳被犬欺,龙困浅滩被虾戏。”没有时机,就不要盲动,盲动只会落得被动。保存实力,待时而动。人和龙一个道理,人要像龙一样,把握时机,做到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周易》上说“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意思

  • 开工了!

    早安,吉祥:我们要撑起自己的理想和抱负,知识和能力只是其中的两股力量,最重要的一股力量是靠境界。如果你忽略了境界的提升,只想靠知识和能力打天下,最终你一定是失望的。-------【北桦林文化】丁酉年腊月初八

  • 【节日特辑】舌尖上的腊八节

    舌尖上的腊八节腊八节,俗称“腊八”,是指农历腊月(十二月)初八这一天。腊八节是用来祭祀祖先和神灵,祈求丰收和吉祥的节日,因相传这一天是佛教创始人释迦牟尼在佛陀耶菩提下成道并创立佛教的日子即农历十二月初八,故又被称为“佛成道节”。在中国,有腊八节喝腊八粥、泡腊八蒜的习俗,河南等地,腊八粥又称“大家饭”。是纪念民族英雄岳飞的一种节日食俗。腊八粥腊八这一天有喝腊八粥的习俗,腊八粥又称七宝五味粥。我国喝腊八粥的的历史已有一千多年。最早开始于宋代。每逢腊八这一天,不论是朝廷、官府、寺院还是黎民百姓家都要做

  • 今夜,我在远方寻找

    今夜,我在远方寻找,凄冷的风,是我行走的乐曲,绚丽的灯,是我孤独的伴侣,踽踽而行的身影,在江畔,写成一首无字的歌!你却躲在远方,兀自站成一棵树,静默着,观望这清冷的夜晚,不再歌唱,也不再愠怒,只把月的使者驱逐,难道你要把我扔进无边的黑夜?我却希望你走进光明,一袭华衣,灿然的笑靥,宛若三月的雪;隐约的春草,兴奋地藏在你的身后,时而顽皮地蹦跳,就差与你共同吟唱生命的欢歌!我的希望,风儿可知?它一定在惩罚不羁的魂灵,否则为何如此犀利?它嗖嗖的呼啸里,哪一声是你的,我分辨得连眼睛也花了,却只看到冰冷的江

  • 过了腊八就是年! 那些年俗, 你还知道多少?

    提示:腊月二十三,俗称“小年”,传说这日是“灶王爷上天”之日。腊月二十四,掸尘扫房子,这日是约定俗成的扫除日。腊月二十五,推磨做豆腐。传说玉帝会下界查访,吃豆腐渣以表清苦。腊月二十六,杀猪割年肉,人们只在一年一度的年节中才能吃到肉。腊月二十七,宰年鸡、赶大集,春节所需物品都在置办之中。腊月二十八,打糕蒸馍贴花。古人以桃木为辟邪之木,后被红纸代替。腊月二十九,上坟请祖上大供。对于祖先的崇拜,在我国由来已久。大年三十,一夜连双岁,五更分二天。寒辞去冬雪,暖带入春风。大年初一,金鸡报晓。晚辈给长辈拜年

  • 悦读|这一生,多少人输在了这个字上?很短很精辟!

    这一生,多少人输在了这个字上?等人这一生,总是在等等将来等不忙等下次等有时间等有条件等有钱了可是后来等来等去等没了缘分等没了青春等到最后等没了健康等没了机会等没了选择等来了遗憾等来了后悔尤其是中国式父母:等你会走路我就安心了等你上学我就安心了等你考上大学我就安心了等你找到工作我就安心了等你找对象我就安心了等你结婚我就安心了等你生孩子我就安心了等你会照顾我孙子就安心了等孙子会走路我就安心了等孙子上学我就安心了等孙子考上大学我就安心了......可惜,最后他们还没有让自己享乐就走了朋友们,我们最经不

  • 一条弧线穿越万古长青,生死之恋

    春暖花开(外二首)文/子麦选稿:中乡美桂林选稿基地主编绿荫春暖花开,甩一缕秀发,远眺云彩剪开,姹紫嫣红。落地,匆匆怀抱桃红,握着内心的拥有,踩梦昨天的雪落在心坎尚未消融。美并非纯粹的红黑白风景远嫁,一张胶卷暗箱操作。记忆郁郁葱葱花很静,像沐浴后香飘飘的女人水爱动,就让它流吧。阳光选了好日子。耐心地等春暖花开,还你相思情债衣衫捎来,一帘幽梦。起伏的胸月华返潮,醉卧时间长廊,填满心中迷人的绿意给田园泡一次澡,回归本色给大地一幅新的面孔。小尺度跨越,大尺度抒情给发芽的种子鼓劲。受孕与分娩离不开隐痛。加

  • 举起秋天的高度 让温暖一点点靠近

    向日葵文/千秋红选稿:中乡美选稿基地主编黄太艳有着太阳外形的你举起秋天的高度让温暖一点点靠近喜欢你籽粒饱满无间的托盘就像缜密的心事试着一点点打开那些过往幻化成金黄的印记演绎成秋的火焰燃烧这片浑浊的天空秋的印迹往日夕阳下沉到草上,水里身边的风把温柔送到水的镜子里我从镜子里看到了秋的印迹正通过脚边落下的叶子和迷雾蒙蒙的湿气并伴着西风的袭击不由得缩回脖子秋在我的眼前正无边的蔓延正暗合我的某些心事树梢最先接近光亮和黑还有上升的新事物从高处到高处一节一节升至顶部托举外界的和来自内部的力仿佛看透你的内心使你

  • 老照片,武侠小说家梁羽生

  • 今日腊八丨《冬日之光》,在迎接春天的路上

    浪漫是一种美好的情怀,是情意缠绵的春池荡漾、也是令人心醉的美丽忧伤;是温馨一刻的忘情微笑、又是投向未来的期盼目光。英国新世纪音乐家、歌手Seay(西伊)的作品奇妙、壮观、令人欢愉。西伊生于美国,在英国伦敦苏富比艺术学院获硕士学位并开始她的音乐生涯。这首《Winterlight(冬日之光)》收录于其2007年专辑《AWinterBlessing(冬日的祝福)》。西伊可爱的声音带着空灵冥想的色彩,让你迷失在漫天繁星中。转身离开是为了真正的在心上彼此欣赏才能尽情的如花绽放冬日之光一直在迎接春天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