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荒岛病毒】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9:22:48 来源:网络 []

小说:荒岛病毒

第一章 便宜老婆三个

云崖暖,父亲是主席的忠实粉丝,所以如果他姓铁,那就肯定叫铁索寒。阅读163nvren.com五年前在特种部队退役之后,一直跟着现在的boss到处云游。boss看中他的体力和对危险的警觉性,而他看中不菲的薪金。

五年来,一路惊险无数,但是好运似乎一直伴着他,证据自然是他一直还活着,所以他也珍惜这茫茫缥缈的运道,看不见却真切的感受着,就好像三年前在热带雨林里,一条剧毒的鸡冠蛇在树冠上袭击了正在身边和他讲话的当地向导。俩人离得如此之近,他甚至可以清晰的看到毒蛇将两颗毒牙刺进向导的脖子,然后眼睁睁看着对方的眼睛在几秒钟之内变成灰色。

那蛇毒太过猛烈,即便是带着血清也无济于事,这就是运气,因为那条蛇选择的第一目标应该是云崖暖,因为他离它更近,只是很巧那一刹那他的脚被一颗石头绊了一下,让他一瞬间低下了头,弯下了腰,躲过了一劫。从那以后,他开始相信命运,恐惧使人们相信运气。于是周易成了他背包中不可或缺的事物,当然了还有三枚古铜钱。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哲学家说人生之所以精彩是因为我们永远不知道下一秒将发生什么,然而大多数人并不喜欢这种精彩,云崖暖也很不喜欢,因为他正在用三枚方孔古铜钱占卜这一次出行是否顺利。

铜钱六爻,下离上兑一个革卦。

“己日乃孚,元亨,利贞,悔亡。很顺利,利于坚持下去,悔恨消失。”他喃喃自语:“大人虎变,未占有孚。人像老虎一样的变化?这是什么意思!”

人的性格有两面性,很多人做事总喜欢朝着坏的方面去想,而云崖暖就属于那种凡事都乐观的主儿。所以摇卦之后,从来不看动爻,也不配五行六神,全看整体卦辞。【荒岛病毒】小说在线阅读

既然卦辞说了吉利,那就没问题!当然了,如果卦辞不吉利也没关系,他会再摇一卦,直到是好卦为止!

“bula”

远远的几个年轻的斐济原住民驾着简单的小船,在村边的河里徒手抓鱼,远远看到他这个外地游客忙摆着手,欢快的同他打着招呼,之所以如此热情,一来是斐济土著本就好客,二来是因为云崖暖所在的探险队带来了很多现代化的食物和衣服。

这是一个远离尘嚣的小村庄,探险队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村子里一共就一百多口成人,四十多名女性,其中有二十位是酋长的老婆,余下的六十来男士,只能共享剩下的二十几名女士。

酋长对探险队还是非常大方的,尤其是对云崖暖,曾经在晚宴上指着他的二十几名老婆慷慨的让云崖暖随便选一个暖床,在他红着脸拒绝后,老酋长觉得很没面子,苦恼的揉了半天大肚子,对他说:“强壮的小伙子,再过三年你一定要来这里,我给你留三个处女,她们现在只有不到十岁,还太小,三年后就可以了!”

云崖暖当时一口酒呛到鼻子里,眼泪哗哗流,老酋长对他感激涕零的态度非常满意,直说云崖暖是他最好的伙伴,探险队的老板汉斯都没他好。云崖暖当时正想拒绝,但是深知斐济部落酋长权威的boss急忙拦下了来,欢快的替他答应了这件事情,于是三年后恰巧探险队要去太平洋深处,于是就又来到了这座小部落。

本来这件事情云崖暖早就忘到脑后去了,但是酋长老人家记性偏偏很好,于是还没到晚上,他的那四面透风的茅屋里已经安静的跪着三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等他晚上去**,兑现酋长的诺言。他还一再强调,这三个女孩以后是云崖暖的私产,必须带走,不带走就是不给他老人家面子。

搞得云崖暖忙解释说:“人家孩子养这么大,父母也不容易,我带走了他们会伤心的!”酋长的回答则让他无言以对,孩子的父亲是谁,连孩子的妈妈都不知道,怎么会伤心?

至于孩子的母亲,她们非常开心这几位女孩子跟着云崖暖,做他的女人,因为她们亲眼看到云崖暖为了救当地的一个小孩,在乱石中凭着一把匕首,杀死了一只还没成年的盐水鳄。163女人网这是他们部落里最强壮的男人也办不到的事情,足够证明他是一名伟大的勇士。

女孩跟着他,将来一定可以生很多孩子,酋长真切的希望,云崖暖将来能把生下来的男孩送过来七个八个的,女孩就不需要了,实在不够,可以去临近的部落购买,顺便说下那名当年被他救下小孩子,就是这三名女孩中的一位。

这成了云崖暖最烦心的事情,对于女色他自问得承认,自己是个很正常的男人,自然是喜好的,在休息期间,也会和热情的女人因缘际会一番,可是对着三个还没成年的小孩子,他真心一点兴趣也没有,只好去找老板求救。

老板汉斯沉思半晌决定想办法帮他弄三个护照,保证能带走三个女孩,至于不要这三个女孩,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了,酋长在部落里就是皇帝,他说一不二,你不要那就是不给面子,以后朋友都没得做。

这让云崖暖深刻的体会到了,裴济真的是由两种社会体系组成的,一个是裴济的土著,占了人口的百分之五十多,再就是印度人,占了整个人口的百分之四十以上。探险队在裴济首都苏瓦待过一段时间,那里感觉还是一个没有脱节的文明社会,但是一到了偏远地方的部落,则完全变了一个样子,正经衣服都没有,穿着草裙,屋子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了,没有家具,四面竹木墙,一个茅草顶,四面透风,采光极差,幸好是热带,不用担心寒冷。

至于饮食,那就是去海边河里抓鱼,在岸边随随便便烧烤一番,吃饱了拍拍屁股回去睡觉聊天造小人,工作是全民失业,好在天产丰富,肯定是饿不到的。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要是生病的话也没关系,这里有巫师,配上一些颜色诡异的草药喂下去,对着神灵一阵祷告。然后就是生死由命了,活了是巫师法力高,死了是神灵要带你走,巫师也没招!不过,这里的人真的很少生病,大部分是外伤,要知道,这是全世界唯一没有癌症的国度。

没有一丝风,云崖暖看着眼前如同不存在的水流,水底的沙石生物清晰可见,没有丝毫的阻隔,心中真有一丝冲动,在这里安居下来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懒散的生活,不用为金钱发愁,不需要工作,呼吸着干净的空气,吃着野生的健康的食物,世外桃源也不过如此了。

可是当他想到一旦自己住在这里,生了孩子,万一是女儿被酋长看上了可如何是好,那他只能一刀捅死酋长了,于是打消了隐居桃源的想法。

这是一个被180度子午线贯穿的地方,既是最东也是最西,每天看到世界上第一缕阳光,但却是最早日落的地方,夕阳西下,他收拾起铜钱,背上登山包,对着大海大吼了一声,然后大踏步向着村落里面走去。

第二章 有位佳人身着草裙

茅草屋里三个女孩非常安静,当云崖暖推开门时,都睁着明亮的大眼睛注视着他,有恐惧,有好奇,更多的是迷茫,只有一个女孩的眼中,却是满满的崇拜,云崖暖知道那一定是他当年救下的女孩。

斐济土语他只会简单的几个单词,很难与她们正常的沟通,于是他选择沉默,但是还不忘对着她们报以微笑,以免她们更加忐忑。推荐163nvren.com

一晚上和三个女孩洞房,这可能是很多男人都幻想过的美梦,但是当你身临其境才知道,在文明社会道德束缚下,却很难真正欢喜的去接受这件事情,所以,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云崖暖是要拒绝的,只是一定要选择合适的方式和时机,否则酋长这土皇帝的尊严是不可冒犯的。

放好背包,洗了一把脸,紧了紧腰上的鹿皮宽腰带,这是他多年的习惯,因为这条腰带上有睡觉都不离身的匕首,俄罗斯特战队专用的凤凰军刀。

这个型号的军刀刀刃很窄,但是比一般的军刀要长几厘米,非常适合刺击。在野外遇到的野兽,很多是劈砍很难造成重伤害的,但是刺就不一样,找准要害,一击足以杀死一只猎豹。

几年前在这个部落杀死那只未成年咸水鳄,靠的就是这把匕首,由鳄鱼的眼睛直刺进它的脑子,手腕一个旋转,它的脑子就变成一团稀碎的豆腐脑了。

为了适用于各种环境,他还特意打造了几个金属环套,在野外可以用这些金属环套把军刀牢牢的固定在硬木杆上,那就是一杆长枪,对付一些比较巨大,但是速度不快的野兽,那是非常好用的。这把凤凰军刀可以说是他的第二条命,所以随他寸步不离。

抚摸着刀柄,没来由的心里安静了许多,他没有和三个女孩说什么,踏步走出茅屋,准备找探险队的老板想办法,解决这三个女孩带来的麻烦。

可是当他刚走出茅屋没多远,一个女人拦在了身前。她穿着斐济原始部落标志性的草裙,胸前用蟒蛇的蛇皮简单制成的胸衣拢着,玉山高处,雾隐珊瑚。露在外面的小腹有着完美的肌肉线条,深深的肚脐上镶嵌着一颗血红色的宝石。

她的脸和部落里的斐济土著女人完全不一样,没有高耸的颧骨,没有厚重的嘴唇,没有黑棕色的皮肤,取而代之的是立体而完美的脸颊,红润不失性感的嘴唇,虽然经常在太阳下却只有小麦色的皮肤。

这样的女人,即便是放在时尚杂志上,也足足胜任了,云崖暖不曾记得曾经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很显然,女人是认识他的,而且她竟然会说中文,虽然很生硬。

“云先生,请随我来!”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但是却很好听,带着一种天生的诱惑。

虽然诧异在斐济的原始部落看到这样一个绝不可能属于这个人种的女人,但是云崖暖却不担心害怕,毕竟特种部队那几年可不是吃白饭的,而且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这个女人对他没有恶意,甚至,应该是有求于他。

部落的茅草屋很分散,几乎是很随意,就和男人小便一样随意,分散的到处都是,随着她在茂密热带植物中的小路走了几分钟,一片叫不出名字的花海之中,一个茅草屋坐落其中,这间茅草屋对比部落的其他草屋可算是精巧了,随处都带着主人的细腻匠心。

女人在前打开房门径直走了进去,没有邀请,没有回头,但是云崖暖鬼使神差的就跟着走了进去,并且随手带上了房门,没来由的,这样的环境和莫名其妙出现的美女,却让他脑子里浮现出了聊斋的片段。一个狐狸变成的绝世美女,在荒郊野外勾引一个落魄的书生,就在破庙里翻云覆雨。

“云先生您请坐!”美丽的女人对着屋子里唯一的家具木床说道。

“还是先告诉我你叫我来的目的吧!”

云崖暖在她的眼里没有看到勾引和**,所以**这故事情节估计是不会发生了,那么女人叫他来,肯定有其他的原因。

“云先生,我的中文不是很好,而且我的故事并不短,所以,您还是坐下慢慢听好吗?”很随意的一摆手,却带着万种风情。

云崖暖走过去,挨着她坐在木床上,不知怎的,可能是床上的铺垫够软,也可能是女人身上的香气,他很想躺下去好好的睡一会,于是扑通一下,顺便直接躺在了床上,然后说:“现在可以说你的故事了,神秘的女士,说一晚上也没关系的!”

“哦?说一晚上,那您的三位新娘怎么办?”女人注视着他,眼睛很美,但是他却感受到了一种刺透脑海的感觉。这是军人,或者说是经过军事训练的人,才会有的眼神。

这感觉让云崖暖对这个女人更加的好奇起来,但是他不能表现出来,迎着她的目光笑道:“你应该已经猜到我不会去那个所谓的洞房,否则你不会在门外候着我出来了。所以,我觉得你还是珍惜时间,抓紧说你的故事吧,亦或是说出你的目的,当然,如果不介意的话,最好是躺在我身边说,因为这样看着你有点累。”

女人嫣然一笑,柔软的腰肢轻扭,随意而自然,已经毫无声息的就躺在了他的身边,而且挨得很近,那股香味更加清晰,应该是柠檬的味道,看着她还有些湿露的发丝,云崖暖确定,她一定刚刚洗过澡,而且用柠檬擦拭了全身,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云崖暖轻舒猿臂,搂住了她纤细的腰肢,感受着如同弓弦一般的弹力,心下疑惑更深,这个女人经过专业的柔术训练,甚至比自己还擅长搏斗,这让他不由得起了防范之心,左手不自觉的触碰了一下腰袢的凤凰军刀。

“不要担心云先生,我对您没有恶意!相信我!”

细小的动作,并没有瞒过这个闭着眼睛靠在他怀里的女人。

“说你的目的吧,不需要说故事了!”云崖暖选择直奔主题,这个女人危险性很大,她的故事知道与否并不重要,只需要知道她的目的,确定自己是否可以帮她达到目的就可以了。

女人依旧闭着眼睛,红润丰盈的嘴唇就在他的耳边,沙沙的说:“带玛雅和我走!”

“玛雅是谁?”思索了一下,云崖暖很确定自己并不知道这个人。!

“就是你救过的那个女孩,现在在你的屋子里,是你的新娘!”

“他是你的女儿?”

“不是,是我姐姐的女儿,她已经去世了,而我也要离开这里,回到文明世界去。”女人的手在他的腹部摩挲着。

“你要走,这个部落,这座孤岛拦不住你,为什么要我带你走?”云崖暖确认这个女人绝对有这样的能力。

“我自己走当然没问题,但是我带不了一个十三岁的女孩,而我绝不会把她丢在这里,那是我姐姐唯一的孩子。而且,我们需要合法的身份和护照,你可以办到这一点。”

“你和你姐姐是哪里人?怎么会来到这个原始的部落?”云崖暖不自禁的问道。

“你不是不想知道我的故事吗?”女人风情一笑。

“我突然又想听这个故事了!因为我想直到,自己为什么帮你,这个故事或许会告诉我!”

“还需要这个故事吗?只要你答应了我,那我现在就是你的,你想怎样都可以!”

“嗯!!!”云崖暖使劲的咽了一口唾沫,深吸了一口气说:“还是要先知道故事,至于你,应该是赠品!”

第三章 万事俱备

故事没有想象的复杂,简单说来,这个女人名字叫戴安娜,父亲是墨西哥人,母亲是美国人,其父母原是mx国政府要员,姐夫马洪更是当地最大的黑帮头领。

但是七年前其国家政权更替,导致整个家族受到新掌权者的清缴,戴安娜的父母被暗杀,她和她的姐姐和华人姐夫带着玛雅出逃海外,她的姐夫为了保护她们,与追来的杀手同归于尽,而她们姐妹俩带着玛雅最终流落到这里,这与世隔绝的部落,堪称最佳的藏身宝地。

她的姐姐思念丈夫成疾,没能扛住几年,便香消玉殒,如今七年过去了,戴安娜一直用自己改装的破旧收音机了解自己国家的一切,还用当时带出来的电子产品自制了手摇充电器,现如今她得知自己的亲族再次掌权,于是就动了回国的想法。

玛雅是自己姐姐的唯一孩子,是一大笔财富的继承人,无论从亲情出发还是从利益出发,她都必须把玛雅带回去,可是凭借她的能力,根本无法完成这一切,正巧此时探险队来了,于是她找到了云崖暖。

“只要你给我和玛雅弄到合法的身份,把我们送到mx国,你就会得到一份超出你想象的报酬,足够你花天酒地一辈子,不用再过这冒险的生涯,请相信我,那对于你而言巨大的财富,在我姐姐和姐夫的财富中,根本不值一提。所以,我绝不会赖账。”戴安娜在他耳边细语说着,虽然她的汉语很是生硬,但是听起来却没来由的动听。

钱,没有谁不需要,更没有谁不喜欢,这行走在生死边缘的生活也确实该结束了,云崖暖相信戴安娜的话,她的确没有必要赖账,三百万美元对与她的家族来说,真的不算什么,她的姐夫当年是举世文明的黑帮大佬,所积累下来的财富自然无法估量。

而且以云崖暖所了解到的那个国家的情报,确实如戴安娜所说,她的亲族现在很强大,她回去拿回她姐姐的财富,几乎不会受到任何阻力,甚至,她的亲族会借着这次机会,得到更多的财富,并且完成最后的反对清缴。

在口袋里掏出一包烟,点燃了深吸一口,云崖暖不能不思索,也不能不考虑,三百万美金,他一辈子也赚不到,这是一劳永逸的事情,太值得去完成,而且,似乎这并没有什么难度。

“一点也不绅士的男人,难道你就不给我点上一根烟吗?”戴安娜调笑道,她不着急,因为她知道,对与如此简单的任务,对方没有不答应的理由。

“不好意思!”云岩暖说道,然后抽出一根烟,亲自给她点燃,看她吸烟的样子,最起码是会吸烟的。

“七年没有吸烟了,这味道真好。”戴安娜闭着眼睛很是惬意。

“好,没问题,我答应带你和玛雅走,只是我要怎么和酋长大人说呢?”云崖暖思索着,确实不知道该怎么要人。

“这很简单,你只要和酋长说用另外两个女孩换我就可以了,酋长一定会答应的,因为我不符合他们的审美,他们不会在意我的!”戴安娜笑道。

她说的是实话,这个部落的审美是比较奇葩的,女人越胖越受欢迎,倒是男人身材都像健美先生。

“那好,就这么定了!”云崖暖扔掉烟屁决定道。

“你可真是一个好说话的人,我以为你知道我和玛雅的身世之后,会增加报酬呢!”戴安娜看着他说道,并且对着他的脸吐了一个烟圈。

“三百万足够了,一百万这事我都会答应,所以不加价,给你这个一次性老板增加好印象,避免被你干掉!”云崖暖说的是心里话,也是事实,这件事情贪心,很容易丧命。

“呵呵,你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也是一个聪明的男人,那么,现在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情了!”戴安娜眼神迷离,带着磁铁般的诱惑,那高耸的前胸隔着蛇皮,仍然感受到惊人的弹性,云崖暖再次使劲咽了一口唾沫,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把把她扑倒在身下,她惊呼了一声,随即云岩暖却一挺身跳下床,头也不回的往外走去。

“和老板发生桃色关系,很容易血本无归的!”他大声说着,却已经走出门外。

“哈哈哈哈”身后传来戴安娜畅快的笑声,估计是因为云崖暖逃走时慌乱的脚步有些滑稽。

酋长的晚宴真心算不上盛大,甚至不如一些有钱家庭的小聚会,不过酋长确认为这是非常盛大而隆重的,只比这片岛屿中最大的部落差那么一丢丢。

事情也比想象中顺利,在云岩暖开口要求用两个女孩交换戴安娜的时候,酋长几乎没用三秒钟的时间思考,就答应了,并且语重心长的给他讲了斐济土著的美学观,让云岩暖哭笑不得,这还是他的老板翻译经过美化加工过的,否则不知道有多奇葩。

酋长给探险队提供了很多风干的肉类和果干,避免海员长途大海缺乏维生素。对与戴安娜两个人,云崖暖只对老板说要带她们去mx国,却并没有提她家族的事情,老板是个非常爽快的人,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样,当然这与云崖暖救过他性命不下三次有很大关系,不过这年头还能记得恩情的人,已经难能可贵了。

两个人的身份护照没有问题,老板拍着胸脯答应下来,只是要等到这次探险结束之后,因为探险队这次是和几家探险公司联合作战,不可能因为两个女人中间拐道去别的地方,老板还悄悄在耳边告诉他,这次行动有几个大国暗中参与其中,可以想象这次的探险任务有多重要,马虎不得。

云崖暖小声问都那个国家参与其中了,老板对着他伸出了右手,分开了五指,云崖暖顿时明白了这次任务的重要性,五在国际社会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这五个国家参与其中,那就等于全世界都参与其中了。

“不会是外星人被发现了吧?”云崖暖实在无法想象,什么样的事情,能引起这五个国家的同时重视。

老板是个中国通,他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用手蒙了一下眼睛,捂了一下耳朵,有用手遮住了嘴。这在中国是个很常见的挂坠上的表情,一般情况下是三只猴子,一个捂眼一个捂嘴,一个捂着耳朵,大多是挂在大人物车上,等于告诫司机不该看的看不见,不该听的听不见,不该说的闭上嘴。

云崖暖不屑老板的故作高深,翻了个白眼走开,老板也不介意,哼着苏格兰小调朝着忙碌的轮船走去。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老板和云崖暖一样相信命运,对周易推崇不已,听说云崖暖摇了一个革卦,就决定五月六日启程,因为五和六正是代表着革卦。

不过云崖暖没有好心提醒他这个要看阴历。这次任务持续的时间未定,但是最少也要两三个月,长期在海上是很痛苦的事情,云崖暖本来准备让戴安娜和玛雅在部落里等着探险队回来接他们,但是归心似箭的戴安娜却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强烈要求跟随探险队一起去出发。

估计是这几年单调而平静的生活,让这个原本野性的女人早就忍受不了了吧。也不知道是不是老板故意折磨云崖暖,他竟然把戴安娜和玛雅同云崖暖安排到一个房间。

这轮船很大,但是不代表船舱客房很大,三个人住在一个船舱里,还怎么a级睡眠,再说了,把戴安娜安排与他一个房间云崖暖是非常乐意的,但是又弄个小孩来,这不是耽误事吗。他找老板理论,老板语重心长:“小崖,咱们这次出动的人力很多,有些住不开啊,你就将就一段时间吧!”

荒岛病毒》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痴恋情郎】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痴恋情郎)或者(xiaoshuo34567),关注后回复 荒岛病毒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逆天保镖5章(第5章医者仁心)

    原标题:逆天保镖5章(第5章医者仁心)小说名称:逆天保镖第5章医者仁心吴管家恭谨的回答道:“小姐,他就是我们要接的叶神医。怎么,您认识?”“是啊,我们认识。”叶离抢先说道:“我们在火车上见过了。”顿了顿,殷勤的向顾倩说道:“美女姐姐,见到你真是太好了,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顾倩郁闷到了极点,这小混蛋怎么会是神医?分明就是个下流胚子嘛!她生着闷气转身上了车,毕竟妹妹的腿疾重要。叶离便连忙跟着上了车。这家伙脸皮厚如城墙,一点也感觉不到顾倩对他的厌恶。吴管家有些不解,不过也没有多说,跟着坐到了副驾

  • 姑娘你别跑5章(第五章 你给我站住)

    原标题:姑娘你别跑5章(第五章你给我站住)小说:姑娘你别跑第五章你给我站住冰冷的鱼塘加速了他脑袋的运转速度,想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的王小猛,猛地往嘴巴里灌了好几水,而后像个傻子一样傻笑着,暗骂狗娘养的老天爷终于开眼了!想着自己的奇遇,王小猛暗暗咽了口唾沫,这回自己想宰了孙兴没人能制止吧,握着拳头感受着身体里巨大的爆发力,他兴奋不已,看着远处的一颗大腿粗的他一下子跳了过去,然后一拳砸了出去。咔嚓……大树轰然折断,看着干净利落的断痕,王小猛咽了咽唾沫,他知道自己的人生从现在开始要彻底的转变了。兴奋的像

  • 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5章(第5章 你欠我一件东西)

    原标题: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5章(第5章你欠我一件东西)小说名:简先生,我们订了娃娃亲第5章你欠我一件东西“他不想见?我就那么让他觉得恶心?”苏安若感到难以置信,是他掐晕了她,又带走了她的母亲,现在居然连看自己一眼也觉得厌恶?虽然刚才被掐得缺氧,可是隔着这么近的距离,苏安若还是没有错过他眼神里浓浓的厌烦。“不是的。”女助理连忙解释,“这个……你过去看看就知道了……”苏安若跟着几个助理走出地下室,去一间豪华病房看见自己的母亲后,她终于安下心,然后再跟这些人来到医院顶层的一间病房门外。几名保镖守在

  • 爱上美女老板 5章(第005章 对灯发誓)

    原标题:爱上美女老板5章(第005章对灯发誓)书名:爱上美女老板第005章对灯发誓敏姐似乎经验不足,或者火药不够,声音很小,而且和伧老师肆无忌惮的怪叫声掺杂在一起,听起来有些模糊。不过,却很爽!“主人,时间到了。”30秒很短,眨眼即逝,采莲的声音响起的刹那,叶子隆右耳中各种叫人血脉贲张的怪叫声也嘎然而止。“唉,好景不长,真不过瘾。”叶子隆深吸口气,砸巴砸巴嘴,依然没能尽兴。采莲挑起柳眉,警剔道:“主人向采莲发过毒誓,不会再有下一次的。”“你放心,咱是好人,说到做到,绝对信守承诺。”叶子隆拍着胸膛

  • 总裁,撩你有毒 5章(第5章 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

    原标题:总裁,撩你有毒5章(第5章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小说名称:总裁,撩你有毒第5章我们不是你想的那样颜诺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她多希望是自己听错了,可他的嘴里不断呓语着的,真的是那个女人的名字。她觉得自己好悲哀,她知道再待下去,只会让醒来的尹天寒增加罪恶感。颜诺拿起地上散落的衣服,一件件穿在自己的身上,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她不知道,就在她刚刚离开之后,一个身影迅速来到门前,轻轻推开房门。雨若进入房间后,一件件把自己的衣服脱光,扔在地上。上床轻轻的从身后抱住尹天寒,细长的手在他的背上一遍遍的抚摸着。“

  • 灵长者 5章(第二章 猫与狮子 01)

    原标题:灵长者5章(第二章猫与狮子01)小说名字:灵长者第二章猫与狮子01第二章猫与狮子马车上多了一个好奇心比琴儿更重的小若若,一路上更加热闹了。若若是一只好奇的小猫女,偏偏又对会说猫族方言的兰默很有好感,一路上非要依在他的怀里撒娇个没完。看到琴儿紧咬着唇随时可能爆发脾气的样子,兰默不禁为自己的未来担心。「若若喜欢风干翻车鱼,若若喜欢咸马哈鱼肉,若若还喜欢肉干,哥哥喜欢什么呢?」若若眨巴着眼问道,一只小手紧紧抓住兰默的衣袖,彷佛自己一放手,这个大男孩就会消失一般。琴儿重重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假装什

  • 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 5章(第5章:尙北大陆 离奇的穿越5)

    原标题: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5章(第5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5)小说名字:一妃难求:邪魅王爷滚远点第5章:尙北大陆离奇的穿越5小狐狸无力的耸拉着耳朵,小模样有点无辜。暮姒颜伸手捏着小狐狸的耳朵,让它竖着,越看越觉得它像兔子“那有没有”小狐狸不好意思抓抓头“妈咪,我还小没有长大,长大就有了”暮姒颜有点无言,抚媚的面容有些无奈,看来得让大快些长大。此刻在回过头来看小狐狸,还是感觉它耸着的耳朵想兔子“兔子”暮姒颜心里想着,也就念了出来。……“妈咪,兔子是什么?很神气吗?”小狐狸,见暮姒颜这么亲切的

  • 采花贼 5章(第五章 :那一摔的风情)

    原标题:采花贼5章(第五章:那一摔的风情)书名:采花贼第五章:那一摔的风情突然感觉到雷卷的窘状,“金喜珊”俏脸一红,不知为什么,她竟然还故意拉了拉本来就已经压得很低的胸衣,左手擦着额头上的香汗说道:“哎呀,这天气好热啊,真让人受不了!”然后,右手竟然伸进脖子处往胸前那双雄伟处抹去,抹得那里一阵轻微的颤动,雷卷一瞥之下,又心跳加速起来。“啪啦…”站在桌子上想入非非的雷卷再也支持不住,一下子双腿一软,非常丢脸地从上面摔了下来,正好便压在了“金喜珊”那丰满柔软的娇躯上,两人一下子抱成一团贴在地上。而雷

  • 书名:妻子的假面5章(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

    原标题:书名:妻子的假面5章(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小说书名:书名:妻子的假面第五章手机里的秘密心脏咚咚的跳着,陈当手指颤抖着拨弄韩香的手机。他是来找韩香出轨的证据的,但是在内心深处又何尝没有一丝幻想。若这一切都只是个误会,该有多好!韩香静卧在沙发上,面色有些疲惫,修长的玉颈下,低低的领口隐约露出高耸白皙的一对。裙下一双雪白的修长而丰润,那光滑柔嫩,在电视机闪烁的灯光照射之下,显得晶莹剔透。有这样一位美丽而又贤惠的老婆相伴一生,是陈当心里最骄傲的事情。以前工作不忙的时候,甚至经常搂着老婆四处炫耀。

  • 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5章(第5章)

    原标题: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5章(第5章)小说名称:书名:修真高手在校园第5章“风儿,以后自己要小心啊,多吃饭,多休息,有什么事就给你吕叔叔打电话!”秦家老大喋喋不休的叮嘱起自己的儿子来“知道了,爸爸,你们说了很多遍了!”这些话,秦家的五个长辈不停的在秦风的耳边吹,吹的他的耳朵都快长茧了。“风儿,这件衣服你穿在身上,一定要贴身穿好啊!”秦康掏出一件薄如蝉翼衣服递给秦风。“哦!”在自己三叔的监督下,秦风穿上了三叔递过来的衣服,或许秦风不知道,这可是当初秦康在得知秦康要出门的时候,要军事研究基地的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