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6:16:41 来源:网络 []

小说: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

第一章 冷宫凌辱

南楚新帝继位,举国欢庆。来自http://www.163nvren.com/

  富丽堂皇的坤琳宫里,夏月吟一袭明黄色的皇后宫装,含笑端坐在贵妃榻上,双手轻轻抚过微微隆起的腹部,眸含娇羞,面带幸福。

  今日,她不是步步为营,谋略过人的相府二小姐,而是一个为沈承乾出生入死,青丝成雪的小女人。

  “小姐,你真美啊!一会封后大典上,肯定能惊艳众人!”贴身婢女香花望着妆容精致的夏月吟,忍不住赞叹道。

  夏月吟白皙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一抹娇羞,嗔道,“你这丫头,就你会说。”

  眼看着封后大典的时辰都已过去了大半,才终于来了引路的太监。

  “公公可是来引月吟前往封后大典的?”

  为首的太监闻言,微微一怔,眸中含着几分悲悯,“封后大典早就结束了。”

  还不及夏月吟细想,为首的太监便抖了抖手中的圣旨,尖锐的嗓音顿时响彻整个坤琳宫,“相府二小姐夏月吟,甚得朕喜,本欲封其为后,然其不贞不洁,有失妇德,念其往日之功,免其一死,打入冷宫。阅读163nvren.com钦此。”

  不贞不洁?打入冷宫?

  她的确已非处子之身,可那都是为了替沈承乾解毒,而她肚子里的孩子,分明就是他的亲生骨肉!

  似是不愿相信,夏月吟一把夺过圣旨,想要证实一切不过是个玩笑。

  可是明黄色的圣旨衬着黑色字迹,分外显眼。显眼到,每一个字,都犹如利刃加身。

  “你方才说,封后大典已经结束了?”沉默了半晌,夏月吟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她已被打入冷宫,封后大典却如期举行,究竟是谁将她取而代之?

  本以为这横空巨变已是痛楚的极限,可接下来太监的话语却无疑是一记晴天霹雳,“是啊。新后乃是相府三小姐,夏倩希。163女人网

  正可谓字字诛心。

  她拼尽一切守护扶持的夫君在大婚当日诬陷她不贞不洁,将她打入冷宫另结新欢,而这新欢却是她的亲妹妹!

  夏月吟只觉得喉口一甜,一口鲜血却喷了出来,接着整个人便陷入了一阵黑暗。

  被像丢垃圾一样丢到冷宫中的时候,已经是七日之后了。

  这七日,对于夏月吟而言是梦魇般的存在。每日被割腕取血,结痂的伤口被生生撕裂开的痛楚与失血过多的疲惫,让夏月吟整个人都憔悴的如同鬼魅。

  “小小姐?”看到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夏月吟,香花疼惜的同时也感到不可置信,“他们究竟对你做了什么?!”

  看到香花震怒的神情,夏月吟却只是兀自溢开一抹凄绝的笑容。相比于愤怒他们的行为,她更想知道,他们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个是她拼尽一切帮助的夫君,一个是她努力守护的妹妹,即便是即便是他们真的暗度陈仓,难道就要做到如此决绝的地步?

  “爹爹可知道此事了?”靠在香花的怀里面,夏月吟舔了舔干裂的唇,嘶哑着声音问道。【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小说在线阅读

  沈承乾的负心,夏倩希的背叛,现在她唯一可以依靠的,便是她的父亲了。父亲素来对她疼爱有加,以父亲在朝的权势,只怕沈承乾身为新帝,亦要退让三分。

  香花闻言,只是一言不发,可眼中的不忍却让夏月吟如遭电击,难道

  “爹爹他,知道了?”一字一字,带着忐忑,亦含着无尽的苍凉。

  香花实在不忍心再看夏月吟。她的小姐从来都是优雅自若的,几时狼狈凄惨到这个地步?

  “不错。爹爹的确知道了,而且他今日在朝堂上亲口说了,从此以后,没有你这个不贞不洁的女儿!”一个略显尖刻的嗓音在冷宫中响起。顺着这声音,夏月吟一眼便看到了夏倩希,还有她身边的沈承乾。来自163nvren.com

  他们这是来看她的笑话吗?

  的确够可笑的。她所相信的,守护的,原来都是假的!

  夫君诬陷她不贞不洁,庶妹将她取而代之,而她最后的希望,她的父亲,却要和她断绝父女关系,将她推向死路!!

  “皇上皇后这是来赐死月吟么?”

  将眼中的绝望一点点埋藏,夏月吟直了直脊梁,冷漠而嘲弄的看着夏倩希和沈承乾。事已至此,她早已不想苟活人世了,只是苦了她这腹中的孩子了。

  “月吟还是那么聪慧,不过在这之前,朕还特地送了一个人来陪你。”沈承乾居高临下的望着夏月吟,“温柔”的说道。

  与此同时,一个带血的头颅被抛掷到夏月吟的面前,伴随着的,是夏月吟如同毒蛇般的声音,“大哥对你可真好,不惜违抗圣旨也要来冷宫救你。啧啧啧,这下场真是凄惨啊!身首异处,万箭穿心啊!”

  “大哥哥!!”

  夏月吟本来死寂的眸终于掀开波澜,她疯了一般的将带血的头颅抱到怀里,发出一声尖锐至极的声音,又是一口鲜血喷到了头颅上,抬起双眸,犹如厉鬼般看着夏倩希和沈承乾。原文163nvren.com

  魔鬼!他们两个就是魔鬼!

  夏月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突地从地上站了起来,狠狠的扑向沈承乾,却被沈承乾一脚踢倒在地。

  “不自量力!”沈承乾冷哼一声,搂着夏倩希的腰肢,居高临下的望着夏月吟,似是在欣赏她狼狈的姿态。

  腹部钻心的痛楚让夏月吟动弹不得,只能够死死的盯着沈承乾和夏倩希。

  沈承乾的眸光微微一恍,继而露出厌恶的表情,冷声道,“好了,人头也送到了!来人,将夏月吟和她腹中的孽种一并除了!”

  夏月吟已经没有力气思考沈承乾那句孽种的含义,她只是死死的护着夏于澈的头颅和腹部,可是满天的棍棒却没有给她丝毫的生机。

  感觉到生命一点一点的流逝,夏月吟眸中落下血红的泪,漆黑的双瞳中燃烧着如同九幽炼狱的鬼火般骇人的恨意,她一字一字,以血起誓,“若有来生,上天入地,我定叫你们生不如死!!”

第二章 携恨归来

斜阳西落,彤云如锦。

  位于京城附近的落霞山上,突然来了一批不速之客。黑衣人行动极快,向着一处僻静的山庄包围过去。

  山庄的某间茅草屋里,夏月吟把玩着手中的杯子,黑白分明的眸子里面划过一抹兴味,声音如同黄莺出谷般悦耳,偏生又含了几分散漫与慵懒,“夏家的马车还没到,倒是有人先到了。”

  不错,坐在茅草屋里的,正是本该已经死了的夏月吟。

  苍天有眼,当日夏月吟被沈承乾和夏倩希联手害死,竟然奇迹般的重生,回到了八年前,她方才七岁的时候。

  意外重生,对于夏月吟而言,活着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复仇。

  呆在相府里,做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庶出小姐,她或许永远也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因此,她偷偷逃离了相府,找到了江湖中赫赫有名的江湖组织——醉影宫。

  醉影宫是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江湖组织,夏月吟之所以知道它,是因为前世的时候,沈承乾正是中了醉影宫的算计才中了毒。

  虽不清楚醉影宫的底细,但是夏月吟很清楚,醉影宫会对沈承乾动手,就证明它不单单是江湖组织那么简单,这是她唯一可以抓住的机会。

  正如夏月吟所料,醉影宫的人知晓她的身份之后,她几乎不曾费力,就加入了醉影宫。成为了醉影宫的杀手。

  五年的时间,夏月吟拼了命的习武,完成一次又一次的暗杀,终于通过了醉影宫的考试,成为了醉影宫的四大护法之一。也终于,见到了醉影宫的宫主,那个仅仅比她大了六七岁的少年。

  仅仅一年,这个少年让夏月吟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狠辣无情,什么是真正的让人生不如死。

  在夏月吟的心中,这个少年便是如同魔鬼一般的存在,可是为了复仇,即便是和魔鬼签订契约,她亦在所不惜。

  恢复相府小姐的身份,回到相府去,是宫主指派给她的新任务,亦是她复仇的第一步。

  等了整整六年,她的耐心都快要用尽了。唇角勾起一抹冷厉的笑容,夏月吟的眸光看向屋外。

  “护法,要不要我出去看看?”

  跟在夏月吟身边的,是她在醉影宫的手下灵叶,听到屋外的动静,灵叶垂眸问道。

  夏月吟唇角扬起一抹懒懒的笑容,潋滟的眸光里面含着几分漫不经心,“不必了。一群乌合之众罢了。”

  黑衣人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训练有素的包围了整间屋子,并且开口问道,“不知屋内可是相府小姐夏月吟?”

  “是谁这么想见我,派这么大阵仗来请我?”

  夏月吟慵懒的声音自屋内传出,口气中是满满的悠然,仿佛来人真的只是来请她做客的仆人,而不是黑衣杀手。

  黑衣人的眼中神情飞快的变化,惊诧,愠怒交织在一起。似是想不通这住在山野的小姐,何来这样的气势和胆识,但也不敢太过无礼,只得耐着性子说道,“是太子想请小姐过府一叙。”

  “知道了,不过今天我没空。”依旧慵懒而散漫的语调,甚至还带上了高高在上的傲慢。

  太子沈浩泽?这个时候来请她过府,还能有什么好事?太子好色无度早是人尽皆知的事情了,而相府二小姐自小就出落得漂亮伶俐也是众人皆知的。

  只是,她已经失踪整整六年了。

  知道她在这山间的,除了她前几日修书告之的相府,可就没有别人了。太子缘何得知,为何派了这么大的阵仗来请她过府,不用猜,亦知道是相府的人做的手脚。

  但,是谁?

  刁蛮跋扈一直视她为眼中钉的夏思雨母女,亦或是温柔怯懦实则蛇蝎心肠的夏倩希?

  “我劝小姐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为首的黑衣人显然被夏月吟倨傲的态度给激怒了,眼中划过一丝冷厉,忍着怒气说道。

  夏月吟听到黑衣人的话,却是咯咯的笑了起来,她的笑声似银铃般悦耳,却又含着浓浓的嘲讽,“罚酒怎么吃?我倒是想看看呢!”

  “既然小姐执意不合作,那我就得罪了!”

  为首的黑衣人早就已经忍耐到了极限,只不过一个小小的相府庶女,居然敢不给太子面子?黑衣人示意左右,朝着茅草屋包围了过去。

  灵叶哪里会让他们接近茅草屋,赤手空拳就开始和黑衣人搏斗。别看灵叶个子小,功夫却是不俗,以一人对战十几人,也不落于下风。

  激烈的搏斗发出巨大的声响,茅草屋在掌风和刀光剑影下,几乎要散架,夏月吟却依旧镇定自若,仿佛屋外的打斗都与她无关。

  轻轻对着茶杯吹了一口气,正想要喝水,却见一根茅草落入了杯中,夏月吟漂亮秀气的眉毛微微一蹙,豁然起身。

  火红的衣袂比天边的彤云还要耀眼,越发衬得她肌肤胜雪,长发如墨,她唇角噙着一抹慵懒的笑容,漂亮的水眸中却漾开了一抹淡淡的不耐。

  袖袍中的丝带在空中轻轻翻飞,那群黑衣人甚至没有看清楚她是怎么出的手,就已经全部倒在地上断了气。

  随着黑衣人的倒地,夏月吟的身影翩然落地,如同一枚红色的枫叶般,优雅的落下,她伸手将一抹凌乱的发挽至耳后,道不尽的风情就已经流露出来。

  可就在刹那,她又嘟了嘟嘴,似是孩子般嗔怪,“好好的一杯天山雪茶就被他们毁了,真是讨厌。”

  明明是狠绝无情的手段,可是她的神情却是那么的天真烂漫,好像不谙世事的少女,这让一直隐在暗处观察她的祁沐琰眸中掀开一抹流光。

  层层叠叠的绿叶枝桠间,越发显得祁沐琰衣冠胜雪,眉目如画。只是那一双纯粹得如同黑曜石般的黑眸,却如同一个无形的黑洞,似要将这世间一切尽都吸了进去。

第三章 东黎太子?

夏月吟慢条斯理的从袖中拿出了化尸水,素手纤纤,对着十几具尸体轻轻一点,那些尸体一下子蒸腾开白烟,很快就彻底消失。

  灵叶正准备陪夏月吟回房的时候,夏月吟美眸中却是迸射出一抹精光,直直的看向一旁的树丛,唇角勾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

  “阁下看戏可还看得过瘾?”

  此话一出,灵叶却是愣住了。居然还有人在?可是她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要知道身为醉影宫的杀手,她不但武功不俗,耳力更是过人,怎么可能有人瞒得过她?除非来人的功夫远在她之上。

  锦蓝色的衣袍在眼前掠过。下一刻,一道颀长如玉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夏月吟的面前。

  夏月吟懒懒抬眸,打量着眼前的人。一袭华贵的蓝色衣袍,彰显出他神韵独超的气质,雕琢得精致分明的五官形成了他姣好的面容。此刻他唇角正噙着温文尔雅的笑容,温柔的看着她。

  只是夏月吟可没有心思欣赏男子的容貌,她关心的,是他的身份。

  同样的,被夏月吟发现而不得不走出来的慕容逸也仔细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方才在远处,他只觉得夏月吟气质出众,自有一股难言的韵味。而如今近看,才发现她的五官亦是精致无比。

  眉若远山之黛汇聚而成,眸似秋水之波凝聚而成,唇若三月樱花拼凑而成,绝美的五官拼凑在一起,怕是再高超的画技也画不出她的美。

  美人慕容逸见过不少,可美到如斯地步的,还当真是第一次见。

  有些美人美则美矣,却失了些神韵。眼前的女子,非但容貌倾城,其手段武功更是不俗,即便是此刻慵懒的望着他的目光,也含着几分寻常女子没有的气韵。

  生平第一次,慕容逸因着一个女子失了神。

  慕容逸失神的片刻,夏月吟只是噙着似笑非笑的弧度望着他,似是在等待他开口,慕容逸觉察到自己的失神,微微蹙了蹙眉,似是在恼自己的走神。

  不过到底是城府极深的人,不过片刻,便落落大方的应道,“在下东黎太子慕容逸。”

  东黎太子?

  夏月吟面上笑意更深,看来醉影宫散播消息的本事果真不错。居然引得东黎太子亲自出马。

  不过也难怪,她天钥帝女的身份,关系到的可是前朝宝藏。这份宝藏可是四国一直以来都梦寐以求的东西,会引得东黎太子亲自过来也不稀奇。

  既然东黎太子到了,那么西岐和北桓的人怕是也该到了吧。

  敛去了眸中的精光,夏月吟作出一副微微吃惊的样子,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上投射出一片小小的阴影,恰好挡住了她眸中的算计。

  “竟是东黎太子?”夏月吟故作惊讶,看向慕容逸。

  若非方才亲眼见识了夏月吟的狠辣手腕,慕容逸只怕都以为眼前的女子是个娇滴滴的大家闺秀了。

  收敛了眸中的精光,慕容逸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不管夏月吟是不是真的天钥帝女,而帝血的传说又是否成真,他都不能放弃这次机会。

  思忖了半晌,慕容逸彬彬有礼的说道,“这山间荒野,尚不知有何危险。既然逸与小姐有缘在此相遇,不知小姐是否愿意让逸护送小姐回府?”

  护送她回府?!

  夏月吟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讥诮,却被长长垂落的睫毛掩盖的刚好。慕容逸这一番送她回府,只怕是别有用心吧。

  皇帝寿诞,按礼数,其他三国派使臣送礼便好。何需堂堂一国太子亲自过来?慕容逸既然出现在了南楚,就意味着他是为了天钥帝女的消息而来的,如今主动示好于她,目的岂不是显而易见?

  “如此,有劳太子殿下了。”夏月吟微微一笑,轻轻福身,口气温婉。

  不管慕容逸的目的是什么,总之她的目的是达成了。辛苦散布消息,将自己置于险境中,为的,不就是引起其他三国的注意?!

  他们想要利用她,她才有利用他们的机会,不是么?

  只是可惜了,本是想要塑造一个温婉天真的相府小姐的形象的,却无端被这慕容逸知晓了她的武功。

  只是夏月吟不知道的是,在那层层翠嶂之后,有一个白衣胜雪的男子至始至终都在看着。直到夏月吟和慕容逸的身影消失在视线中,祁沐琰才施施然的转过身去,顺着山间小道离开。

  他走的不疾不徐,只是在阳光与树影斑驳下,他的背影显得有几分孤绝清寂,与他温润如玉的气质有些不符。

  慕容逸护送夏月吟到了相府。一路上,慕容逸和夏月吟也算是“相谈甚欢”。

  诗词歌赋,琴棋书画,夏月吟似乎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这让慕容逸不得不对她刮目相看。七岁就走失相府的小姐,竟有这样的学识?

  接近夏月吟,本是因为关于她就是天钥皇室帝女的传言,可如今,他倒是真的对这个特别的女子起了几分兴趣。

  七岁走失相府,却在这个时候归来,还伴着天钥帝女的传言,这个女子,似乎并不简单。

  眼看着相府就在眼前,慕容逸突然停下了脚步,略带深意的打量了夏月吟一眼,彬彬有礼的说道,“逸就送到这里了。”

  “多谢东黎太子。”

  慕容此刻还不宜出现在相府,这一点夏月吟很能理解。毕竟恰好看到黑衣人,跟上山间这样的谎话,骗她这个“无知”少女还行,想要瞒过一众权贵,怕不是那么容易。

  她亦不想拆穿了慕容逸,毕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他是一个可以考虑的合作对象,不过一切还要等见过北桓和西岐的人才能够下结论。

  目送着慕容逸离开,夏月吟迅速的寻了一处僻静的角落,将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涂抹在了脸上,并且在脸上带上了面纱,才重新出现在相府的门口。

相门庶女:冷帝的杀手狂后》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花朵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花朵文学)或者(huaduowenxue),关注后回复 相门庶女 或 冷帝的杀手狂后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 大结局

    原标题: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大结局小说名:金主蜜约:总裁的小辣妻目录预览:第一章你就不想我吗第二章真会演戏第三章你弄痛我了第一章你就不想我吗c市赫赫有名的柴家,今天更是热闹非凡。只因柴家大少柴哲翰要订婚了,这c市出了名的翩翩贵公子,不仅人长的英俊潇洒,性格脾性温润如玉,还是家财万贯的土豪,是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啊。可惜的是,人家名花有主了。柴家别墅三楼,身着白色西装的柴哲翰推开门,温柔的说:“音音,准备好了吗?”“哲翰,你怎么来啦?”萧千音正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化妆师给她补妆。“我来看看我

  • 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 大结局

    原标题: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大结局小说名字:枕上婚情:前夫,别来无恙目录预览:第1章我们离婚第2章你是的我的女人第3章少夫人第1章我们离婚顾家大院的走廊里,被维腊木打磨过后的地板散发着翡翠一般的光泽,不远处那精致的欧式大门隐隐的敞开着,只开了一盏落地灯的房间有些昏暗,一个穿着真丝睡袍的女人半躺在藤椅上静静的看着手中的书籍。她微微抬起眼皮,看了一眼挂在墙上的古式大钟。随后她从藤椅上起身,准备走到房门前将门关好。可她才刚走近房门,外面就传来不小的动静。苏南织微微蹙了蹙眉头,下意识的往外看了一眼。

  • 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 大结局

    原标题: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大结局小说名字:豪门退婚妻:宝贝,再嫁我一次!目录预览:第1章夜店迷情第2章无爱的婚姻第3章职场潜规则第1章夜店迷情霓虹灯下,夜色迷离。上城东区一家酒吧内。彩色旋转灯在头顶上打转,闪现出一片色彩斑驳的颓废世界。台上,一位穿着低腰短裙的妖娆女人伴随着整耳欲聋的音乐,围着一根钢管,蛇样激烈的扭动着。台下的男人们更是欢声雷动,口哨声欢呼声响彻云霄。“我还要一杯!”在吧台的一处僻静地,一个女人醉眼朦胧的指着正在调酒的服务生,大声的嚷嚷着。在她的面前,已经摆着好几个啤

  • 爱在流年 大结局

    原标题:爱在流年大结局小说书名:爱在流年目录预览:第一章初次交集第二章打架事件第三章倒霉的贾阳第一章初次交集仲夏的黄昏,炎热中弥漫着一丝清爽。安静的荫间小道,是麻雀的天下,悠闲地啄食着地上的碎面包屑。耐不了寂寞的知了也不时地叫上几声……蓦地,放学的铃声惊扰了觅食地麻雀,扑腾着小翅膀快速地飞上枝头。跟前几座教学楼上陆续地有学生跑出来,三五成群的聚到一块,此起彼伏的向朋友诉说着班里的趣事……寂静的校园充满了活力,热闹的声音渐渐往校门口延伸。许多教室已经上了锁,显然,已经没人了。转弯,后面的教室里也一

  • 凡花蚀锦 大结局

    原标题:凡花蚀锦大结局书名:凡花蚀锦目录预览:第一章认祖归宗第二章嫡女应萱第三章嫡庶有别第一章认祖归宗“娘,女儿来祭拜你了。”阮祺萱泪眼朦胧地跪坐在阮湘悠的墓前,颤颤地伸出手,抚摸那崭新的碑文。在她身后,应齐、谢氏、应珙、飞盈都低头沉默。应国非哀伤地盯著那碑上的文字,双手紧紧攥住,浑身不自觉地颤抖,显然还是无法接受,眼前墓碑的所有者便是他渴望多年的生身母亲。阮湘悠并非在孟康国的玄郊城里去世,但应齐在取得了阮祺萱的同意后,在玄郊城外的风水宝地翠拥山为阮湘悠买了一个墓地,而且是合葬墓。能够给阮湘悠一

  • 娶个死人当老婆 大结局

    原标题:娶个死人当老婆大结局小说:娶个死人当老婆目录预览:第一章离棺出走第二章拒入祖坟第三章鬼异上身第一章离棺出走那是我回家奔丧的第二天,却在冷清的灵堂里,不知所措的面对着一口空空如也的棺材。我是在前天晚上接到了父亲的电话,说是我大爷爷去世了,让我回家,结果竟然出了这种事,大爷爷的尸体在我的眼皮子底下不见了。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偌大的灵堂里只有我和被我急匆匆叫来的老爹。面对着半掩的空荡棺材,我老爹的脸色很是难看,我爷爷奶奶死的早,那时候我老爹刚成家不久,大爷爷没少帮了我家,可以说两个人是情同父子

  • 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 大结局

    原标题: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大结局书名:离婚计划:总裁请签字目录预览:第一章老公出轨第二章床照都有了第三章厉靳琛回国了第一章老公出轨晚上七点,林舒雅准时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高级餐厅。司机刚把车子停下,守候在门口的服务员迎面走过来,帮她把车门打开。“顾夫人晚上好,顾总已经把餐厅包下来,就在里面等您,请您跟我过来。”服务员微弯腰,对着她伸出了手。“好的。”林舒雅踩着紫色的高跟鞋下了车,理了理裙摆,跟着服务员走进了餐厅里,迎面就嗅到了一个薰衣草的香熏味,柳眉不由轻蹙下。目光在餐厅的大厅里游走了一圈,发现

  • 精分撒旦求放过 大结局

    原标题:精分撒旦求放过大结局小说:精分撒旦求放过目录预览:第一章一路向西第二章被扑倒第三章一饭之恩第一章一路向西“……天王巨星秦以洛个人公演将三天后在小巨蛋进行,门票不要8888,不要888,只要88.8!够惊喜吧,哈哈,喜欢秦以洛的朋友到时候一定要捧场光临哦……”凌年昔手里拎着几条从商贩手中砍价得来的大鱼,漫不经心的走在回家的巷子中。广播声后是很长一段盲音,从某家商店中传出。凌年昔嘴里后知后觉的蹦出几个字:“谁是秦以洛啊?”夕阳西下,她踩着金色的余晖慢吞吞的往家的方向走。老远看见自家奶奶在街道

  • 婚妻如令 大结局

    原标题:婚妻如令大结局书名:婚妻如令目录预览:第一章360度无死角男人第二章你比我想像的卑鄙第三章引蛇出洞的美人计第一章360度无死角男人聂皓天来到M镇最著名的中医馆“安和堂”的门前,敏锐的眼睛不放过任何的蛛丝马迹。昨晚特种部队的“猎狼行动”,一举歼灭了“GD”组织在M县的秘密据点。但是,抓获的只是几个虾兵蟹将,大鱼孟少给游走了。孟少游到哪里?部队秘密审讯了一天一夜,唯一得到确切的消息,便是孟少近一个月来,频繁出现于县城知名的中医馆“安和堂”。孟少没伤没病,但却三天两头光顾这间小医馆,而医馆的主

  • 总裁先生求放过 大结局

    原标题:总裁先生求放过大结局小说名字:总裁先生求放过目录预览:第1章:陪酒第2章:是你让我帮你的第3章:计划第1章:陪酒A大学校门口,只有三三两两的学生抱着书往学校门口走去。现在已经放学许久了。一个女孩也从学校门口出来,静静地想着下午的事,一张鹅蛋蛋精致白皙,长长的睫毛微微卷翘着,高挺的鼻梁,红唇微抿。一个电话把她的思维带了回来,“喂,妈?”电话那边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晴晴,在学校过的怎么样啊?”女孩的嘴角勾勒出一丝笑容:“唔,挺好的,妈,你呢?”还没等电话那边说完,又响起另一个声音:“喂,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