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炎王毒妃】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4:27: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炎王毒妃

001、栽脏陷害

兵部侍郎容府

“小姐,小姐,少爷出事了……”

躺在床榻上的容玥听到丫鬟青儿的声音,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眸瞳一片清明,隐隐的有一道寒光闪过。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快速下床打开房门,清冷的问道:“怎么回事?”

青儿先是福了福身,虽然清秀的小脸略显担忧,可那双眸子里却散发出丝丝冷意:“小姐,是夫人,是她隐害少爷的。”

容玥眸光微眯,率先迈步离开梨院,边走边问道:“少爷现在在哪儿?”

“在夫人的梅院,老爷也在。”青儿快速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容玥。

现在的夫人许氏是容侍郎容正松的继室,容玥和容曜是原配所生的嫡女嫡子,八年前容玥和刚满两岁的容曜生了一场大病,被容正松送往了别处,真正的容夫人也在十年前亡故。

今日是容玥和容曜第一次回府,上午刚到,下午就出事了。

原因无他,许氏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此时出事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容玥眸中迸发着丝丝寒意,唇角勾起一抹轻嘲,这许氏也太沉不住气。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不一会儿便到了许氏的梅院,房里许氏虚弱的躺在床榻上,眼睛红肿,一脸的苍白,大夫正在为许氏症脉,容正松坐在一边,一脸的凝重之色,神色复杂的看着站在一旁的容曜。

“父亲,夫人这是怎么了?”容玥一进门便问道,声音很淡,淡得像一汪清泉平波无奇。

容正松闻言,赶紧站起身来,望着容玥,眸光微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细看之下,他的额头已经冒出滴滴冷汗来。

“姐姐,不关我的事。”容曜一见容玥过来,眼里便露出一丝欣喜,眨了眨眼睛,面上很是无辜。

“老爷,不关少爷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滑了一跤,真的不关少爷的事,还请老爷不要责罚少爷。”

许氏双眼含泪,眼里有说不出来的委屈,本来就二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就像十七八岁的少女,长得一副柔弱的她,此时虚弱无力,看起来真真是惹人怜爱。【炎王毒妃】小说在线阅读

容玥眸光清冷,心中冷笑,许氏很聪明,这番话看似是在替容曜求情,可她看容曜的眼神却带着惊骇和害怕,这哪里是求情,分明是想坐实容曜推她的事实。

而且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容府嫡出少爷心胸狭窄,心思恶毒,容不下自己的弟弟妹妹,而他自小不在府中长大,这样的传言一流出,更加的真实。

计谋很高明,一回来就给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惜她惹错了人。

容曜眉头一皱,怒喝道:“你少假惺惺,本来就是你自己故意摔倒的,想要陷害本少爷,你痴心妄想。”

跟在容玥身边久了,虽然年纪小,可身上的那份气势却是不容人小觑的。

可这个时候,容曜越是盛气凌人,就越会觉得他是恼羞成怒,许氏一脸惊恐的望着容曜,容曜的罪名已经落实了。163女人网

“曜儿。”容玥淡淡的开口,只是那双眸子却散发着冷冽的光芒直射许氏,许氏浑身一震,忙垂下眸子,心虚得不敢与容玥对视。

容曜好似不服气的冷哼了哼,偏过头去。

那边大夫也症断完了,起身向容正松过来:“容老爷,容夫人动了些胎气,待老夫开几剂药方方可,只是夫人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有劳大夫。”容正松一听胎儿保住,心下松了口气,脸色也变好了,吩咐下人跟着大夫去拿药。

许氏一听自己的孩子保住了,心下欢喜,可还有一件事没处理:“老爷,都是梅儿的错,没能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害……”

容正松大手一挥,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道:“既然没事就好好休息吧!”

说罢,便吩咐许氏的几个贴身丫鬟好好照顾她一番,便迈开大步离开了梅院。网站163nvren.com

容玥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容曜临走之前,对着许氏做了一个鬼脸,并放下狠话:“敢陷害本少爷,本少爷一定会好好回报你的。”

许氏见容正松没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再看到容玥离开的眼神和容曜说的话,小脸煞白一片,双手紧握成拳,眸子迸发着不甘和愤恨。

她们两姐弟一回来,就吸引了容正松全部目光和精力,真是岂有此理。

敢跟她放狠话,这府里是她的地盘,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她们两个,一定。

梨院容玥坐在偏厅的主位之上,一身蓝色锦衣的容曜站在下方,刚刚面对许氏的气势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跪下。推荐163nvren.com”容玥冷清的声音突兀响起,手中的茶杯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茶水四溅。

容曜抬眸望去,一脸倔强的说道:“不是我的错。”

真的不是他的错,如果不是那个许氏故意说话激他,他也不会冲动之下要对她动手,只是他还没有碰到她,她就自己摔倒了,他根本就没有碰到她。

青儿见容曜死不认错,心中着焦急不已,却又不敢替他求情。

容玥双眸微眯,清冷的眸子里迸发出一簇小小的火苗:“容曜不知悔改,执迷不悟……”

“属下愿替少爷受罚。”一名二十多岁身穿青色的男子临空一现,单膝恭敬的跪在容玥跟前。

“沐叔叔。”容曜惊叫看向来人,再看了看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容玥,咬了咬牙:“我没有错,您不用替我受罚。”

说罢,就要过去扶他,可沐正扬并没有起来,而是抬头望着坐在上面的容玥:“小姐,少爷他还小,他所犯下的错,都是因为属下这个师父没有教好,属下愿意替少爷受罚。”

“好,沐正扬自己下去领罚吧!”容玥淡淡的开口,拿起茶杯轻啜了一口茶又放下。

沐正扬领命前去。

容曜看着沐正扬离开的背影,面带愠怒的问道:“姐姐,为什么?真的不是我的错,是那个女人自己摔倒的,我没有推她,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容曜就算再懂事,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面对自己亲人的不信任,他除了吼叫哭泣之外,再无他法。

对面他的控诉,容玥不为所动,起身慢慢向他走来,黑如琉璃的眸子犹如幽潭,深不可测:“我之所以惩罚你,不是因为不相信你,而是因为……你处事不够冷静。”

002、拖出去仗毙

“什么?”容曜怔了怔,望着她。

容玥却不想再多说,立即吩咐下去:“青儿,带少爷回房,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什么时候出房门。”

说罢,一个优雅的转身走回到了座位上。

“那沐叔叔呢?”

他只是被禁了足,那沐正扬呢?姐姐折磨人的花样很多,每次进暗室被惩罚的人出来之后都会觉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沐正扬是他的师父,从小到大,跟沐正扬待在一起的时间绝对多过于眼前这位亲姐姐。

容玥挑了挑好看的秀眉,轻启樱唇:“他是受你连累,选择权在你手上。”

容曜心中气愤,可又无可奈何,哼了两声便离开了偏厅:姐姐的意思很明显,什么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会放沐正扬出来。

容玥望着容曜的背影,眸子里闪过一抹无奈。

青儿和旁边的楚忠相互看了一眼,楚忠上前一步劝慰道:“小姐,少爷还小,以后他会慢慢了解您的良苦用心的。”

“但愿如此吧!”容玥淡淡的开口,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时,厅外一个小丫鬟进来传话:“大小姐,老爷请您去一趟书房。”

容玥清冷的眸子里划过一抹了然,随即吩咐下去:“忠叔,你跟我一起去,青儿留下看着少爷。”

楚忠和青儿忙领命。

来请容玥的是容正松的贴身侍从,由他带路,容玥跟楚忠两人来到容正松书房门口,书房四周都有侍卫把手,容玥看了一眼书房外的布置,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眸瞳里有着赞赏。

不过在看到距离书房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抹浅绿色衣摆时,琉璃般的眸子蒙上一抹冷色,唇角慢慢勾起一抹冷笑。

容玥推门而入,本来坐在书桌前的容正松连忙放下狼毫,朝容玥走来,刚想有什么动作,想要说什么话,却被容玥一个冷眼给制止了。

“父亲,不知唤女儿前来所为何事?”容玥双手负立向椅子上走去,一个优雅的转身坐了下来。

容正松大惊,赶紧开了门,正好看见那抹浅绿色的身影正鬼鬼崇崇的打算离开,脸色变了又变。

“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容正松大喝一声,脸色阴沉得难看,心也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不一会儿,侍卫便抓到了那名鬼鬼崇崇的女子。

“老爷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请老爷饶命。”被侍卫扔在地上的丫鬟不断的求饶,脸上全是惊恐之色。

容玥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犹如幽潭的眸瞳像是能洞察一切的盯着小丫鬟。

容正松心里捏了一把汗,眸子闪了闪,喝斥道:“书房重地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是不能乱闯的么?”

这个丫鬟不是别人,正是许氏的贴身丫鬟之一的飘红。

“奴婢知错了,求老爷饶命。”飘红拼了命的叩头求饶,就是不说来的目的。

这时容玥慢悠悠的开了口:“说出你的目的,便饶了你的命。”

反之,便是杀无赦。

飘红闻言,忙抬头看向容玥,再看了看容正松,见他不说话也不反驳,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心里再三权衡利弊,跟命比起来,一切都是浮云。

“是夫人,是夫人要奴婢前来打听的,打听老爷是怎么处罚少爷的。”飘红为了活命,倒是说出了实话。

容玥勾唇浅笑着望着容正松,可笑意未达眼底,容正松的后背一阵发凉。

“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仗毙。”容正松厉声吩咐道。

飘红满眼不可置信的望着容正松,看望了一眼容玥,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两名侍卫给拖了出去。

“大小姐,你说过的,只要我说出目的就会饶我一命的,大小姐,你这个小贱人,说话不算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飘红的话自外面传来,紧接着便只听呜呜呜的声音,侍卫堵住她的嘴所发出来的声音。

“背主的奴婢,死不足惜。”容玥的声音很淡,带着一丝轻嘲,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不寒不粟。

擅闯书房已经死罪,再加上背主这一条,飘红的命运已经注定。

容正松快速将书房门关上,转过身便跪了下来:“参见主子。”

细看之下,容正松的额头冒着冷汗,全身都在细微的颤抖。

容玥眸色一沉,迸发出一道寒芒,慢慢走向书桌前,随手翻阅了几下书桌上的几本书,不紧不慢的开口:“父亲大人这是做什么?起来吧!”

声音还是很淡,听不出喜怒,可身上那股冷冷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正因为这样才让容正松心里七上八下,还有刚才飘红的事情,已经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请主子责罚。”容正松可不敢起身来,一边以衣袖擦拭额间的汗水,一边开口请罪。

容玥正翻阅的愉悦,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哦?你所犯何事?”

容正松闻言,心里松了口气,主子听他的解释,也就是在给他机会,所以他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才行。

“属下不该擅自作主将书房周围的机关去除,更不应该让少主蒙受不白之冤。”

“啪”,容玥将翻阅的书本一合,转过身来,神色淡淡的看着容正松:“你确定夫人不是曜儿推倒的?”

容正松一怔,他是不确定,但他相信少主这就够了。

“属下相信少主。”

容玥满意的点了点头,傲然的开口:“谅你也不敢,起来吧!”

容正松谢完恩之后,哆嗦的站起身子。

“书房重地应该有不少秘密吧,如果不小心传了出来,又或者是被某些人给找出了什么把柄,到时候就连我也救不了你。”

容玥双手负后,一袭素白色长裙站在窗前,看着院中奄奄一息的飘红,眸色深了一些。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对于你们家的家事我并不感兴趣,只要不来打扰我和曜儿,便可相安无事,反之……”

容玥的话没有说完,但容正松却听得很明白,双腿一弯,便又跪了下来:“主子恕罪,属下一定会好好管教后宅的女人,不会再让她们再去打扰主子和少主。”

“这样当然最好,还有,这次的事情我希望你做得漂亮一点。”

虽然身份是假的,传扬出去,总归名声不好听,她可以不在乎,但曜儿年纪还小,所以不得不在乎。

空正松刚想答应,书房外便传来一道尖锐急切的声音:“你们好大的狗胆,都给本夫人住手。”

003、有了弱点,才好掌握

容玥转过身,秀眉一扬讳莫如深的望着容正松,好似在说“这就是你的夫人。”

容正松汗颜,当初娶许氏的时候也是主子默许的,现在又被主子掫揄,真心不好受啊!

透过窗户,容玥只看见许氏带着丫鬟嬷嬷们站在院子门口,不敢靠近书房的院子半步,只能站在那里叫嚣,不由得勾了勾唇角。

“主子……”容正松战战兢兢的朝容玥开口。

容玥讳莫如深的望了他一眼,道:“下去吧,把这件事解决漂亮了,再谈其他。”

容正松心中一喜,连连点头,打开书房的门就朝许氏走去。

许氏见他一出来,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更加苍白如纸,再加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柔柔弱弱的模样惹人怜爱。

“老爷,你快阻止他们,要不然飘红就没命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要掉不掉的模样,让容正松心头一软,可一想到容玥的话还在耳边回放,便牙一咬,只是搂住她的肩膀,轻轻拍打了几下,以示安慰。

“老爷,我求求你,飘红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对待她?”许氏美眸里划过一抹阴毒,藏在袖笼里的双手紧握成拳。

容正松虽然背对着书房的门口,但依然感觉得到背后有一双锐利的眸光正在注视着他。

“飘红差点害了你滑胎,还胆敢擅闯书房重地,被侍卫抓住还冤枉夫人,这种包藏祸心的恶奴就算死一千次也不为过。”

容正松大声开口,不但说出了处死飘红的原因,还将许氏摔倒一事也全部推在飘红身上。

“不是飘红,明明是少爷推的我,老爷。”许氏怔了怔,显然没想到容正松会这么说。

但有一点可以证明,那就是容曜在容正松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她不甘心,心中很是愤怒,想要除掉容玥和容曜的心越来越坚定了。

没过多久,飘红便晕了过去,侍卫来报,飘红已经死了。

许氏睁大了眼睛望着飘红的尸体,飘红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虽然有点贪生怕死,但也是她的人,现在就这么死了,不正是在打她的脸么?双眼一闭,双腿一软,便倒在了容正松怀里晕了过去。

瞬间书房外面一阵尖叫,手忙脚乱,容正松一边吩咐下人去请大夫,一边将许氏抱往梅院。

“小姐。”站在容玥身后的楚忠神情有些难看,欲言又止。

容玥望着容正松的背影,若有所思,淡淡的开口:“说。”

“属下认为这个容正松不可靠,他会坏了小姐的大事。”

容正松做事畏手畏尾,还阴奉阳违,小姐这一次没有通知他便回来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发现,这样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只会坏事。

容玥轻笑一声,望着楚忠,道:“我只是借容正松死去的一双儿女做掩护,其他的事你认为我会告诉他么?他现在的表现很正常。”

容正松才三十多岁,除了已去的一双儿女,目前只有一个庶出的女儿,他急切的想要个儿子也是人之常情,如果他对待许氏不管不问,容玥倒是觉得这个人不可信。

人有了弱点,才好掌握。

事情过去了十年,想要调查起来很困难,不借个假的身份不行。

当初会选中容正松,正因为他性子懦弱,贪生怕死。

楚忠垂头,不再说话。

容玥垂下眸子掩盖真实的情绪,理了理袖子,问道:“最近有什么进展?”

楚忠眸光深了几分,回道:“没有。”

容玥点了点头:“回去吧!”叹了口气,迈步离开书房,道:“去看看曜儿怎么样了!”

说这话的时候很是无奈,可眸底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

竹院容曜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狼毫在桌上练字:姐姐说过,要他修身养性,练字就是一个好方法,可他从小练到大,都做不到姐姐身上的那种淡定和从容,有时候他真怀疑,她们两个是不是亲姐弟,为什么他这么暴戾易冲动,姐姐就那么淡定,那么深不可测。

“曜儿。”容玥在外面敲了几下房门。

容曜眼前一亮,赶紧放下狼毫去开门:“姐姐,我错了。”

开门让容玥进去,便双腿一弯跪了下来。

容玥快步走到桌子面前,随手翻了翻他写的字:“说说错在哪儿了?”

“我不应该被别人的三言两语给激怒,如果我不发怒,那个女人就没有机会陷害我,所以,我错了。”这一次是真的认错,没有一点心不甘情不愿。

青儿说得没错,不管那个女人说什么,他始终是容家的大少爷,嫡出的大少爷,他的地位谁也更改不了,许氏故意激怒他就是想让他被爹赶出家门,她好坐收渔之利。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被人陷害,他一定要报仇。

容玥没想到这一次容曜会这么快领悟,偏头看向一边垂下头的青儿,唇角勾了勾。

“起来吧!”容玥看着他,“过两天父亲会安排你进国子监读书,给我记住今天所说的话。”

“进国子监?”容曜睁大了眼睛快速起来,走到容玥身边,“为什么要进国子监?”

这些年他该读的书沐叔叔都教了,就算现在要让他考取状元也不在话下,为什么还要那么费事进国子监。

容玥见他噘着嘴巴,不由觉得好笑,他现在的身高都快赶上她了,可在她心里容曜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子。

“我这么安排自然有我的道理,进了国子监以后,一定要收起你的性子,不可再为所欲为。”

曜儿的才学她是知道的,可是从小被惯坏了,在为人处事一窍不通,这样对他将来很不好,需要磨练一番。更何况,让曜儿进入国子监,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容曜刚想跟容玥谈条件,竹院外就传来丫鬟的声音:“大小姐,江姨娘带着二小姐去了梨院。”

容玥闻言,面色冷了几分,她回来的时候就说过,没事不要去梨院打扰她,可这个江姨娘却偏偏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看来又是一个找事的。

炎王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炎王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最新章节

    原标题:女总裁的特种保安最新章节小说名字:女总裁的特种保安目录预览:第1章最后的任务第2章第一次邂逅第3章难道是他?第4章早餐店的碰面第5章再次邂逅第1章最后的任务时间:东四点半时区早上六点整,地点:阿富汗某山脚下的一个秘密军事基地。共和国狼牙大队少校队长江成,带着他的小分队已经在此潜伏了八个小时之久了,他们是昨天晚上利用夜色成功潜入这一片地区的。早上六点的阿富汗山区阳光还未普照,天边的朝霞异常的美丽,江成心爱的擦拭着自己手中的M16,正在磨刀霍霍的准备着进攻。这已经是江成第无数次的带领自己的小

  • 贴身兵皇 最新章节

    原标题:贴身兵皇最新章节小说名字:贴身兵皇目录预览:第一章苍老师的女粉丝?第二章色男VS辣女第三章谁裤裆开了第四章小护士第五章监视女大亨第一章苍老师的女粉丝?喧嚣的出站口外人流涌动,充斥着各种味道。天空上,烈日肆意地挥洒着热量,让人不由得心中烦闷。萧风挤出庞大的出站人流,停下脚步,狠狠地吸了口香烟,眯起略显狭长的眼睛,仰头看了眼烈日,长叹道:“阳光下的生活,真好!”烟雾自口中打着旋消散在空中,回头看了眼‘九泉火车站’几个大字,脸上浮现出一丝复杂的笑容。九泉,我,又回来了!萧风收回诸多心思,用力揉

  • 女总裁的功夫神医 最新章节

    原标题:女总裁的功夫神医最新章节小说:女总裁的功夫神医目录预览:第001章天降艳遇第002章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第003章我能摸摸你的脸吗?第004章盲针第005章一文钱难倒英雄汉第001章天降艳遇沈嫣然会是一个怎么样的女孩子呢?坐在飞机座位上,霍青呆呆地望着前方,脑海中闪动着的都是这个名字。在滇池,谁不知道他和苏樱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的?偏偏,老爷子非让他去一趟东北的通河市,说是给他和一个叫做沈嫣然的女孩子订了婚约。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他怎么能干出这样的事情来了呢。霍青自然是不想去,倒是苏

  • 上位 最新章节

    原标题:上位最新章节小说名称:上位目录预览:第一章重生后的选择第二章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第三章分离第四章山南印象第五章新的征程第一章重生后的选择段泽涛慢慢苏醒过来,意识慢慢回到脑海,破旧的上下铺木床,杂乱无章堆满各种书籍和资料的书桌,还有屋角摆放的一排排热水瓶和洋铁皮水桶,入眼的一切是那样的熟悉,又有点陌生,说熟悉,是因为这和自己大学时的寝室太像了,说陌生,是因为这毕竟是太久远的事了,自己大学毕业也有十几年吧。自己不是在做梦吧?!段泽涛用力拍了拍有些晕呼呼的脑袋,有些茫然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扫视

  • 我的美女俏老婆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的美女俏老婆最新章节书名:我的美女俏老婆目录预览:第1章大哥,你的肌肉好发达啊第2章滚出去!第3章危急时刻第4章天使与恶魔的化身,鸟人啊!第5章尼玛,老子住的是狗窝第1章大哥,你的肌肉好发达啊抬头仰望着这栋位于港城繁华地段标志性大厦,单手撑在额头之上遮挡刺眼阳光的肖胜,自言自语的默念着镶嵌在大厦腹部,那四个闪眼的大字‘华鑫集团’!又与手中所捏纸条上的名字对比一下,露出憨厚笑容的肖胜,淡淡的说道:“就这了!”说完这句话,一身破旧迷彩装,身背硕大帆布包的肖胜,迈着矫健的步伐向大厦正门走去!

  • 超级贴身保镖 最新章节

    原标题:超级贴身保镖最新章节小说名:超级贴身保镖目录预览:第一章:兵王归来第二章:我先劫个色第三章:价钱要改改第四章:不堪回首的往事第五章:带着诚意拿着钱第一章:兵王归来坐在大巴车最后一排的角落,望着窗外青翠的山坡,楚鹰心中思绪万千。离家的十六年,前十年在山上接受那老家伙地狱式的魔鬼训练,后六年满世界征战,当年的雏鹰已经蜕变成搏击长空的雄鹰。但雄鹰也是鸟,倦鸟知还,于是楚鹰便放弃过往的一切,只身返回这个朦胧记忆中的家乡。“噗……”一股臭气从后排散发出去,逐渐弥漫在大半个车厢。“谁这么没公德心,连

  • 仕途天骄 最新章节

    原标题:仕途天骄最新章节书名:仕途天骄目录预览:第一章南柯一梦第二章被胡萝卜诱惑的笨驴第三章恨不相逢未嫁时第四章冲冠一怒为红颜第五章处分第一章南柯一梦叶鸣刚刚从省地税局学习回来的那天中午,就做了一个很荒唐的梦:在梦里,他与同办公室的陈怡姐紧紧地拥抱在一起。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令他在一瞬间只觉得骨软筋酥,幸福得差点儿晕眩过去——“刮凉粉哦——”窗外忽然传来一声长长的、尖利的吆喝叫卖声,把叶鸣从春梦的激情中倏地拉到了现实世界。他迷迷朦朦地睁开眼睛,心里咒骂着外面那个天天中午都来地税局家属院卖刮凉粉的

  • 火爆医少 最新章节

    原标题:火爆医少最新章节小说名:火爆医少目录预览:第一章黑诊所里的黑医生第二章一报还一报第三章院长的烦恼第四章杨小天发话了第五章中西医结合疗效好第一章黑诊所里的黑医生“咯咯!”视频里的长发美女笑的花枝乱颤,很是开心,杨小天觉得只要自己再加把劲,今晚肯定就能把她约出来发展一段露水情缘。果然,几句话之后,美女就问道:“今晚月色迷人,不如咱们出来吃顿饭,看看电影?”“只是看电影吗?”杨小天笑着问道,他笑起来时嘴角带着好看的弧度,很有魅力。“讨厌啦你!”虽然嘴上这样说,美女却是眉目传情,“或许,或许我们

  • 极道兵王 最新章节

    原标题:极道兵王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极道兵王目录预览:第1章夜第2章小妖精第3章导师第4章师姐第5章男人的哭声第1章夜第1章夜夜,带着萧瑟寒风的冷,扬起天空无数的红叶。这里是广州军区深处的一片营地。除了几间小屋,这里别无他物。一处篝火旁胡乱的坐着十来个身影,奇怪的是这些人谁也不说话。他们只有两个姿式,不是抬头看着天空中没有一点星光的黑暗出神,就是看着不远处一间冒出微弱灯光的小屋发呆。时间已经很久了,露水很重,这些人都毫无所觉,最后所有人都看向了那间小屋。小屋内。简陋的不能再简陋,光秃秃的四壁,只有

  • 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 最新章节

    原标题: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最新章节小说书名:我和留守寡妇的那些事目录预览:1、少妇的诱惑2、那层膜是怎么破的3、丛林蜜泉4、双英战吕布5、那片多情的小树林1、少妇的诱惑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棒子就有些不正常了。棒子清楚地记得是什么事让我开始不正常的。那是一个盛夏的黄昏,忙碌了整整一天的乡亲们三三两两地坐在一起聊天下棋,女人们则在厨房里升起了炊烟。放学归来的棒子把书包随手一扔,就急着去邻居家看电视了。当时有一个叫做《恐龙特级克塞号》的日本动画片。当一身制服的主人公钻进发射装置,电视里传来人间大炮,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