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炎王毒妃】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4:27:12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炎王毒妃

001、栽脏陷害

兵部侍郎容府

“小姐,小姐,少爷出事了……”

躺在床榻上的容玥听到丫鬟青儿的声音,原本紧闭的双眼猛然睁开,眸瞳一片清明,隐隐的有一道寒光闪过。网站163nvren.com

快速下床打开房门,清冷的问道:“怎么回事?”

青儿先是福了福身,虽然清秀的小脸略显担忧,可那双眸子里却散发出丝丝冷意:“小姐,是夫人,是她隐害少爷的。”

容玥眸光微眯,率先迈步离开梨院,边走边问道:“少爷现在在哪儿?”

“在夫人的梅院,老爷也在。”青儿快速将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容玥。

现在的夫人许氏是容侍郎容正松的继室,容玥和容曜是原配所生的嫡女嫡子,八年前容玥和刚满两岁的容曜生了一场大病,被容正松送往了别处,真正的容夫人也在十年前亡故。

今日是容玥和容曜第一次回府,上午刚到,下午就出事了。

原因无他,许氏已经怀有两个月的身孕,此时出事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容玥眸中迸发着丝丝寒意,唇角勾起一抹轻嘲,这许氏也太沉不住气。163女人网

不一会儿便到了许氏的梅院,房里许氏虚弱的躺在床榻上,眼睛红肿,一脸的苍白,大夫正在为许氏症脉,容正松坐在一边,一脸的凝重之色,神色复杂的看着站在一旁的容曜。

“父亲,夫人这是怎么了?”容玥一进门便问道,声音很淡,淡得像一汪清泉平波无奇。

容正松闻言,赶紧站起身来,望着容玥,眸光微闪,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细看之下,他的额头已经冒出滴滴冷汗来。

“姐姐,不关我的事。”容曜一见容玥过来,眼里便露出一丝欣喜,眨了眨眼睛,面上很是无辜。

“老爷,不关少爷的事,是我自己不小心滑了一跤,真的不关少爷的事,还请老爷不要责罚少爷。”

许氏双眼含泪,眼里有说不出来的委屈,本来就二十出头的年纪看起来就像十七八岁的少女,长得一副柔弱的她,此时虚弱无力,看起来真真是惹人怜爱。网站163nvren.com

容玥眸光清冷,心中冷笑,许氏很聪明,这番话看似是在替容曜求情,可她看容曜的眼神却带着惊骇和害怕,这哪里是求情,分明是想坐实容曜推她的事实。

而且用不了多久,就会传出容府嫡出少爷心胸狭窄,心思恶毒,容不下自己的弟弟妹妹,而他自小不在府中长大,这样的传言一流出,更加的真实。

计谋很高明,一回来就给了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惜她惹错了人。

容曜眉头一皱,怒喝道:“你少假惺惺,本来就是你自己故意摔倒的,想要陷害本少爷,你痴心妄想。”

跟在容玥身边久了,虽然年纪小,可身上的那份气势却是不容人小觑的。

可这个时候,容曜越是盛气凌人,就越会觉得他是恼羞成怒,许氏一脸惊恐的望着容曜,容曜的罪名已经落实了。推荐163nvren.com

“曜儿。”容玥淡淡的开口,只是那双眸子却散发着冷冽的光芒直射许氏,许氏浑身一震,忙垂下眸子,心虚得不敢与容玥对视。

容曜好似不服气的冷哼了哼,偏过头去。

那边大夫也症断完了,起身向容正松过来:“容老爷,容夫人动了些胎气,待老夫开几剂药方方可,只是夫人以后一定要小心一些,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有劳大夫。”容正松一听胎儿保住,心下松了口气,脸色也变好了,吩咐下人跟着大夫去拿药。

许氏一听自己的孩子保住了,心下欢喜,可还有一件事没处理:“老爷,都是梅儿的错,没能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差点害……”

容正松大手一挥,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道:“既然没事就好好休息吧!”

说罢,便吩咐许氏的几个贴身丫鬟好好照顾她一番,便迈开大步离开了梅院。【炎王毒妃】小说在线阅读

容玥别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转身走了。

容曜临走之前,对着许氏做了一个鬼脸,并放下狠话:“敢陷害本少爷,本少爷一定会好好回报你的。”

许氏见容正松没说一句话就离开了,再看到容玥离开的眼神和容曜说的话,小脸煞白一片,双手紧握成拳,眸子迸发着不甘和愤恨。

她们两姐弟一回来,就吸引了容正松全部目光和精力,真是岂有此理。

敢跟她放狠话,这府里是她的地盘,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她们两个,一定。

梨院容玥坐在偏厅的主位之上,一身蓝色锦衣的容曜站在下方,刚刚面对许氏的气势一下子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跪下。163女人网”容玥冷清的声音突兀响起,手中的茶杯重重的落在了桌子上,茶水四溅。

容曜抬眸望去,一脸倔强的说道:“不是我的错。”

真的不是他的错,如果不是那个许氏故意说话激他,他也不会冲动之下要对她动手,只是他还没有碰到她,她就自己摔倒了,他根本就没有碰到她。

青儿见容曜死不认错,心中着焦急不已,却又不敢替他求情。

容玥双眸微眯,清冷的眸子里迸发出一簇小小的火苗:“容曜不知悔改,执迷不悟……”

“属下愿替少爷受罚。”一名二十多岁身穿青色的男子临空一现,单膝恭敬的跪在容玥跟前。

“沐叔叔。”容曜惊叫看向来人,再看了看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容玥,咬了咬牙:“我没有错,您不用替我受罚。”

说罢,就要过去扶他,可沐正扬并没有起来,而是抬头望着坐在上面的容玥:“小姐,少爷他还小,他所犯下的错,都是因为属下这个师父没有教好,属下愿意替少爷受罚。”

“好,沐正扬自己下去领罚吧!”容玥淡淡的开口,拿起茶杯轻啜了一口茶又放下。

沐正扬领命前去。

容曜看着沐正扬离开的背影,面带愠怒的问道:“姐姐,为什么?真的不是我的错,是那个女人自己摔倒的,我没有推她,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容曜就算再懂事,也只是一个十岁的孩子,面对自己亲人的不信任,他除了吼叫哭泣之外,再无他法。

对面他的控诉,容玥不为所动,起身慢慢向他走来,黑如琉璃的眸子犹如幽潭,深不可测:“我之所以惩罚你,不是因为不相信你,而是因为……你处事不够冷静。”

002、拖出去仗毙

“什么?”容曜怔了怔,望着她。

容玥却不想再多说,立即吩咐下去:“青儿,带少爷回房,什么时候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什么时候出房门。”

说罢,一个优雅的转身走回到了座位上。

“那沐叔叔呢?”

他只是被禁了足,那沐正扬呢?姐姐折磨人的花样很多,每次进暗室被惩罚的人出来之后都会觉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沐正扬是他的师父,从小到大,跟沐正扬待在一起的时间绝对多过于眼前这位亲姐姐。

容玥挑了挑好看的秀眉,轻启樱唇:“他是受你连累,选择权在你手上。”

容曜心中气愤,可又无可奈何,哼了两声便离开了偏厅:姐姐的意思很明显,什么时候他意识到自己的错误,就会放沐正扬出来。

容玥望着容曜的背影,眸子里闪过一抹无奈。

青儿和旁边的楚忠相互看了一眼,楚忠上前一步劝慰道:“小姐,少爷还小,以后他会慢慢了解您的良苦用心的。”

“但愿如此吧!”容玥淡淡的开口,心中叹了一口气。

这时,厅外一个小丫鬟进来传话:“大小姐,老爷请您去一趟书房。”

容玥清冷的眸子里划过一抹了然,随即吩咐下去:“忠叔,你跟我一起去,青儿留下看着少爷。”

楚忠和青儿忙领命。

来请容玥的是容正松的贴身侍从,由他带路,容玥跟楚忠两人来到容正松书房门口,书房四周都有侍卫把手,容玥看了一眼书房外的布置,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眸瞳里有着赞赏。

不过在看到距离书房不远处的一颗大树下一抹浅绿色衣摆时,琉璃般的眸子蒙上一抹冷色,唇角慢慢勾起一抹冷笑。

容玥推门而入,本来坐在书桌前的容正松连忙放下狼毫,朝容玥走来,刚想有什么动作,想要说什么话,却被容玥一个冷眼给制止了。

“父亲,不知唤女儿前来所为何事?”容玥双手负立向椅子上走去,一个优雅的转身坐了下来。

容正松大惊,赶紧开了门,正好看见那抹浅绿色的身影正鬼鬼崇崇的打算离开,脸色变了又变。

“来人,把她给我抓起来。”容正松大喝一声,脸色阴沉得难看,心也一点一点的往下沉。

不一会儿,侍卫便抓到了那名鬼鬼崇崇的女子。

“老爷饶命,奴婢不是故意的,请老爷饶命。”被侍卫扔在地上的丫鬟不断的求饶,脸上全是惊恐之色。

容玥冷笑一声,没有说话,只是那双犹如幽潭的眸瞳像是能洞察一切的盯着小丫鬟。

容正松心里捏了一把汗,眸子闪了闪,喝斥道:“书房重地难道没人告诉过你是不能乱闯的么?”

这个丫鬟不是别人,正是许氏的贴身丫鬟之一的飘红。

“奴婢知错了,求老爷饶命。”飘红拼了命的叩头求饶,就是不说来的目的。

这时容玥慢悠悠的开了口:“说出你的目的,便饶了你的命。”

反之,便是杀无赦。

飘红闻言,忙抬头看向容玥,再看了看容正松,见他不说话也不反驳,眼里闪过一丝亮光,心里再三权衡利弊,跟命比起来,一切都是浮云。

“是夫人,是夫人要奴婢前来打听的,打听老爷是怎么处罚少爷的。”飘红为了活命,倒是说出了实话。

容玥勾唇浅笑着望着容正松,可笑意未达眼底,容正松的后背一阵发凉。

“来人,把她给我拖出去,仗毙。”容正松厉声吩咐道。

飘红满眼不可置信的望着容正松,看望了一眼容玥,人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被两名侍卫给拖了出去。

“大小姐,你说过的,只要我说出目的就会饶我一命的,大小姐,你这个小贱人,说话不算话,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飘红的话自外面传来,紧接着便只听呜呜呜的声音,侍卫堵住她的嘴所发出来的声音。

“背主的奴婢,死不足惜。”容玥的声音很淡,带着一丝轻嘲,可说出来的话却是让人不寒不粟。

擅闯书房已经死罪,再加上背主这一条,飘红的命运已经注定。

容正松快速将书房门关上,转过身便跪了下来:“参见主子。”

细看之下,容正松的额头冒着冷汗,全身都在细微的颤抖。

容玥眸色一沉,迸发出一道寒芒,慢慢走向书桌前,随手翻阅了几下书桌上的几本书,不紧不慢的开口:“父亲大人这是做什么?起来吧!”

声音还是很淡,听不出喜怒,可身上那股冷冷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正因为这样才让容正松心里七上八下,还有刚才飘红的事情,已经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威胁。

“请主子责罚。”容正松可不敢起身来,一边以衣袖擦拭额间的汗水,一边开口请罪。

容玥正翻阅的愉悦,有些漫不经心的问道:“哦?你所犯何事?”

容正松闻言,心里松了口气,主子听他的解释,也就是在给他机会,所以他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才行。

“属下不该擅自作主将书房周围的机关去除,更不应该让少主蒙受不白之冤。”

“啪”,容玥将翻阅的书本一合,转过身来,神色淡淡的看着容正松:“你确定夫人不是曜儿推倒的?”

容正松一怔,他是不确定,但他相信少主这就够了。

“属下相信少主。”

容玥满意的点了点头,傲然的开口:“谅你也不敢,起来吧!”

容正松谢完恩之后,哆嗦的站起身子。

“书房重地应该有不少秘密吧,如果不小心传了出来,又或者是被某些人给找出了什么把柄,到时候就连我也救不了你。”

容玥双手负后,一袭素白色长裙站在窗前,看着院中奄奄一息的飘红,眸色深了一些。

“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我也可以明确的告诉你,对于你们家的家事我并不感兴趣,只要不来打扰我和曜儿,便可相安无事,反之……”

容玥的话没有说完,但容正松却听得很明白,双腿一弯,便又跪了下来:“主子恕罪,属下一定会好好管教后宅的女人,不会再让她们再去打扰主子和少主。”

“这样当然最好,还有,这次的事情我希望你做得漂亮一点。”

虽然身份是假的,传扬出去,总归名声不好听,她可以不在乎,但曜儿年纪还小,所以不得不在乎。

空正松刚想答应,书房外便传来一道尖锐急切的声音:“你们好大的狗胆,都给本夫人住手。”

003、有了弱点,才好掌握

容玥转过身,秀眉一扬讳莫如深的望着容正松,好似在说“这就是你的夫人。”

容正松汗颜,当初娶许氏的时候也是主子默许的,现在又被主子掫揄,真心不好受啊!

透过窗户,容玥只看见许氏带着丫鬟嬷嬷们站在院子门口,不敢靠近书房的院子半步,只能站在那里叫嚣,不由得勾了勾唇角。

“主子……”容正松战战兢兢的朝容玥开口。

容玥讳莫如深的望了他一眼,道:“下去吧,把这件事解决漂亮了,再谈其他。”

容正松心中一喜,连连点头,打开书房的门就朝许氏走去。

许氏见他一出来,原本有些苍白的小脸更加苍白如纸,再加上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柔柔弱弱的模样惹人怜爱。

“老爷,你快阻止他们,要不然飘红就没命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要掉不掉的模样,让容正松心头一软,可一想到容玥的话还在耳边回放,便牙一咬,只是搂住她的肩膀,轻轻拍打了几下,以示安慰。

“老爷,我求求你,飘红犯了什么错,你要这么对待她?”许氏美眸里划过一抹阴毒,藏在袖笼里的双手紧握成拳。

容正松虽然背对着书房的门口,但依然感觉得到背后有一双锐利的眸光正在注视着他。

“飘红差点害了你滑胎,还胆敢擅闯书房重地,被侍卫抓住还冤枉夫人,这种包藏祸心的恶奴就算死一千次也不为过。”

容正松大声开口,不但说出了处死飘红的原因,还将许氏摔倒一事也全部推在飘红身上。

“不是飘红,明明是少爷推的我,老爷。”许氏怔了怔,显然没想到容正松会这么说。

但有一点可以证明,那就是容曜在容正松心中的地位远远超过了她和肚子里的孩子,她不甘心,心中很是愤怒,想要除掉容玥和容曜的心越来越坚定了。

没过多久,飘红便晕了过去,侍卫来报,飘红已经死了。

许氏睁大了眼睛望着飘红的尸体,飘红是她从娘家带过来的,虽然有点贪生怕死,但也是她的人,现在就这么死了,不正是在打她的脸么?双眼一闭,双腿一软,便倒在了容正松怀里晕了过去。

瞬间书房外面一阵尖叫,手忙脚乱,容正松一边吩咐下人去请大夫,一边将许氏抱往梅院。

“小姐。”站在容玥身后的楚忠神情有些难看,欲言又止。

容玥望着容正松的背影,若有所思,淡淡的开口:“说。”

“属下认为这个容正松不可靠,他会坏了小姐的大事。”

容正松做事畏手畏尾,还阴奉阳违,小姐这一次没有通知他便回来了,所以才会有这么多的发现,这样一个贪生怕死的人,只会坏事。

容玥轻笑一声,望着楚忠,道:“我只是借容正松死去的一双儿女做掩护,其他的事你认为我会告诉他么?他现在的表现很正常。”

容正松才三十多岁,除了已去的一双儿女,目前只有一个庶出的女儿,他急切的想要个儿子也是人之常情,如果他对待许氏不管不问,容玥倒是觉得这个人不可信。

人有了弱点,才好掌握。

事情过去了十年,想要调查起来很困难,不借个假的身份不行。

当初会选中容正松,正因为他性子懦弱,贪生怕死。

楚忠垂头,不再说话。

容玥垂下眸子掩盖真实的情绪,理了理袖子,问道:“最近有什么进展?”

楚忠眸光深了几分,回道:“没有。”

容玥点了点头:“回去吧!”叹了口气,迈步离开书房,道:“去看看曜儿怎么样了!”

说这话的时候很是无奈,可眸底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

竹院容曜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狼毫在桌上练字:姐姐说过,要他修身养性,练字就是一个好方法,可他从小练到大,都做不到姐姐身上的那种淡定和从容,有时候他真怀疑,她们两个是不是亲姐弟,为什么他这么暴戾易冲动,姐姐就那么淡定,那么深不可测。

“曜儿。”容玥在外面敲了几下房门。

容曜眼前一亮,赶紧放下狼毫去开门:“姐姐,我错了。”

开门让容玥进去,便双腿一弯跪了下来。

容玥快步走到桌子面前,随手翻了翻他写的字:“说说错在哪儿了?”

“我不应该被别人的三言两语给激怒,如果我不发怒,那个女人就没有机会陷害我,所以,我错了。”这一次是真的认错,没有一点心不甘情不愿。

青儿说得没错,不管那个女人说什么,他始终是容家的大少爷,嫡出的大少爷,他的地位谁也更改不了,许氏故意激怒他就是想让他被爹赶出家门,她好坐收渔之利。

不过,他还是不甘心就这么被人陷害,他一定要报仇。

容玥没想到这一次容曜会这么快领悟,偏头看向一边垂下头的青儿,唇角勾了勾。

“起来吧!”容玥看着他,“过两天父亲会安排你进国子监读书,给我记住今天所说的话。”

“进国子监?”容曜睁大了眼睛快速起来,走到容玥身边,“为什么要进国子监?”

这些年他该读的书沐叔叔都教了,就算现在要让他考取状元也不在话下,为什么还要那么费事进国子监。

容玥见他噘着嘴巴,不由觉得好笑,他现在的身高都快赶上她了,可在她心里容曜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小孩子。

“我这么安排自然有我的道理,进了国子监以后,一定要收起你的性子,不可再为所欲为。”

曜儿的才学她是知道的,可是从小被惯坏了,在为人处事一窍不通,这样对他将来很不好,需要磨练一番。更何况,让曜儿进入国子监,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容曜刚想跟容玥谈条件,竹院外就传来丫鬟的声音:“大小姐,江姨娘带着二小姐去了梨院。”

容玥闻言,面色冷了几分,她回来的时候就说过,没事不要去梨院打扰她,可这个江姨娘却偏偏不把她的话放在眼里,看来又是一个找事的。

炎王毒妃》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炎王毒妃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属原作者,未注明作者均因传阅太多无从查证。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推荐

  • 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15章(第15章 金珠花是假的)

    原标题: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15章(第15章金珠花是假的)小说名称:邪帝盛宠,狂妃要逆天第15章金珠花是假的“怎,怎么不见了?”落痕几步过去,看到玖璃脖子上的青痕不见之后甚是震惊。就连玄寒也觉得疑惑震惊,刚刚看上去明明还是相当惊悚的青痕,现在除了她自己那五个指印以外,根本看不出有青色血痕出现过!“这…”玖璃眼神闪过一丝恍惚,随即笑道:“因为,我是百毒不侵的。”既然天龙只要碰触到皮肤就能中毒,那就证明天龙身上有剧毒,中了毒却没事…也只能是百毒不侵这个理由了吧。听到她的‘解释’,玄寒眯着眸子一直盯着

  • 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15章(第15章 首秀恩爱)

    原标题: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15章(第15章首秀恩爱)小说名:医妃嫁到,邪王轻点宠第15章首秀恩爱皇后心里也很紧张,但是在看了一眼风萧萧之后。她忽然想到了一个方法,或许可以解决掉这个问题。“母后有所不知,其实并非是风家不让轻轻嫁给九王爷。而是风萧萧知道风家必有一女要嫁给九王爷,所以这才争着抢着要嫁给九王爷的。”纳尼!?这个皇后脑子有翔吗?这种脑残的话,都可以说的出口,可真有她的!“真的?”太后表示自己很不相信,常人都在说风萧萧是一个懦弱的女人。怎么可能在知道要嫁给君长墨之后,会争着抢着呢?“当然

  • 深欢厚爱15章(第15章 手表)

    原标题:深欢厚爱15章(第15章手表)小说名字:深欢厚爱第15章手表“哦!”清苓回过神来,端起牛奶一饮而尽。贺璘睿又说:“东西吃完。我不喜欢浪费。”清苓看着盘中还剩下一半的早餐,默默地拿起来吃着。贺璘睿已经吃完,却一直眯眼看着她,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直到她吃完了,他才没事人一样站起来,对张妈说:“买点东西给她补一下身子!白得像鬼一样,看了倒胃口!”说完就离开餐厅。清苓身子震动一下,僵坐在原位。“过来!”贺璘睿在玄关处喊,“过来给我穿鞋。”清苓震惊地扭头,不可置信。他叫她做什么?穿鞋?她暖床还不

  • 总裁大哥撩妻命15章(第15章 不如决斗吧)

    原标题:总裁大哥撩妻命15章(第15章不如决斗吧)小说名称:总裁大哥撩妻命第15章不如决斗吧苏安的心中泛起了嘀咕,要说修然是个好人,她是怎么都不会相信的,尤其是他那不择手段的对付女人的姿态。根本就是将女人当成了玩.物,这无疑是让苏安心惊肉跳的。而且这男人似乎在她身.上的兴趣,除了肉.欲,就是不顾一切都想要禁锢她了吧。那么,做出一些疯狂,而让人意想不到的恶毒事情,似乎对于一个如此心理变.态的人,也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不行,我还是得尽快逃出去!”苏安低喃着,这也算是她眼下唯一的执念了。独自走在绿

  • 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15章(第十七章 出席)

    原标题: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15章(第十七章出席)小说名字:蚀骨再嫁,早安!许先生第十七章出席晚会是晚上九点,而现在已经六点了,我就是怕继母,不敢去。我们僵持了大概二十分钟,我肚子饿的咕咕叫了起来。“叶清若,你到底在怕什么?”我抬头,看了一眼许以穆。“许总,你不是我,不知道我经历的,之前我很谢谢你的帮助,可是我不想连累你。那天你也看到了继母如何对待我,我和杨浩还没有离婚,现在又成了你的女伴,到时候肯定有流言蜚语,我不想连累你。”因为你是除了陆露以外对我好的人……许以穆看着我,走到我面前,浓重的

  • 婚牵梦萦,驭夫99计15章(第十五章 这里是公司,不行)

    原标题:婚牵梦萦,驭夫99计15章(第十五章这里是公司,不行)小说名称:婚牵梦萦,驭夫99计第十五章这里是公司,不行林沉橙却如受了惊的兔子一般,立即往后退了几步。清了清嗓子:“徐总裁,这里是公司。”好她个林沉橙,竟然敢这么叫他?徐阔立即将她拦腰一抱,放在了自己的大腿之上,威胁道:“你不要试图挑战我的极限。”林沉橙听了这句话,立即乖乖坐正,连动也不敢动一下。不知怎么的,她如此高傲的一个人遇见徐阔之后就变得那么脆弱,她要的文件还在传输,泪水已经要夺眶而出了。她不断地在心里告诉自己,她只是徐阔的情人而

  • 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15章(第十五章 英雄救美)

    原标题: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15章(第十五章英雄救美)书名:娇妻难撩:莫少,别想逃第十五章英雄救美不过半分钟,几个人躺在地上呻吟着再也爬不起来,他的脸色却依旧如冰霜一般。“通通去自首,不然都得死!”他是真的生气了,苏茉莉能明显的感觉到他愤怒气息,紧握的拳头骨节泛红,手背上青筋暴起。“是,是。”唇钉男不是瞎子,就那一辆独特座驾就能辨识他是谁,捂着肚子如丧家之犬带着手下落荒而逃。“你,没事吧?”见那些人没了影,他才正对着她,抬起手视乎是想查看她额头的伤口,在脑门三厘米的地方顿了顿又垂了下去。“还好

  • 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15章(第十五章 刺客)

    原标题: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15章(第十五章刺客)小说名:特工重生:腹黑皇妃惹不起第十五章刺客吃到一半的时候,便有宫女上来跳舞助兴。只见这宫女穿着薄薄的一层红纱,面上带着面纱,肌肤盛雪,精心装扮过的眉目如画,腰肢软的像是杨柳一样。安然看了一眼便被吸引住了,果然啊,这古代女子也真的有倾国倾城貌。只是……安然细细的看了一眼那宫女,怎么觉得眉眼之间有些眼熟呢?是阿朱!电光火石之间,安然好像是想起了什么,猛然往身后看去,身后哪里还有阿朱的影子?安然只觉得头脑中翁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她不相信阿朱会背

  • 他未对你半分好15章(第15章 不陪酒,就陪睡)

    原标题:他未对你半分好15章(第15章不陪酒,就陪睡)小说名称:他未对你半分好第15章不陪酒,就陪睡“沈欢!你别得意的太早了!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不会当薛伟一辈子的情妇的,我早晚会取代你的位置,你马上给我滚出这间卧室!”吴晓玲用手指着我的鼻子,那张卸妆过后的脸有些扭曲,可以清晰的看到那一颗一颗的粉刺和痘痘!“不准搬去我的房间!你就住到隔壁的房间去!薛哥不是让你好好的“学习”吗?以后,你就认真的听听墙角吧!”我抱着一部分东西走到门口,将要经过吴晓玲的身边时,她忽然又说了这么两句话,语气里,又带上了得

  • 他来了别开灯15章(第15章 不喜欢泼妇)

    原标题:他来了别开灯15章(第15章不喜欢泼妇)小说名字:他来了别开灯第15章不喜欢泼妇我心里嘀咕着谁家大晚上办喜事,耳边喷洒着冰冷的气息:“你家?”身体怔了一怔,我猛地转身抬头结果就给撞到了死鬼的面具,别人家的死鬼身体都是虚的,就我家死鬼的身体是实心的。这一下,撞得我眼泪花儿都在眼圈里打转。“笨!”我都撞成这样了,这死鬼不知道安慰我也就算了,竟然还嫌弃我,简直是叔可忍婶不可忍。我双手掐腰,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这鬼再次道:“本王不喜欢泼妇的女人!”妹的,感情这鬼不是鬼,是我肚子里的蛔虫啊,我想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