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当渣男遇上真爱】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4:25:20 来源:网络 []

小说名称:当渣男遇上真爱

第1章一觉醒来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

铜镜里的面孔精致白皙,明眸皓齿,顾盼生辉,柔和温润的面目,不开口已是带了笑。【当渣男遇上真爱】小说在线阅读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模样,虽还稍显稚嫩,但眉眼间已然显露了风华。

黑如墨玉的头发高高绾起,只是简单簪了支琥珀海棠嵌明珠的步遥圆润细嫩的耳垂上缀着一副红珊瑚坠子,纹路精美别致,衬得脸色越发白净。微微一笑,眼睛就弯成了半月,十分耐看。

沈安卿偏过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的侧脸。从耳际到下颚处,有一道十分醒目的红痕,在这张白嫩精致的脸上,显得十分碍眼。

她不悦地眯了眯眼,据说这是被她那位不省心的未婚夫给抽的。

“姑娘莫伤心,大夫说了,您脸上这伤不会留疤,养个几日也就好了。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聆音站在沈安卿身侧,弯下身子,正要替她在伤痕处补些水粉,遮掩一二。

“别。”沈安卿抬手制止,扬了扬下巴,看着白皙莹润的面颊上突兀又丑陋的那道红痕,唇角一勾,“这样就挺好。”

遮着做什么呢,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可是姑娘,待会儿您还得去老太君院儿里请安呢。”聆音半低着头,视线正好落在铜镜里,那道红痕的位置。忠心护主的丫头这会儿也是心疼。阅读163nvren.com

沈安卿知道她是好意,是怕她这副尊荣出去,免不了又被那旁的几房姑娘们笑话。安抚地拍了拍聆音的手,沈安卿笑着宽她心。

“不过是处小伤,想必祖母也不会怪罪我冲撞了长辈。”沈安卿接过聆音手上的帕子,在红痕周围又补了层水粉,于是两相对比之下,那处扎眼的伤痕看起来就越发狰狞了。

聆音一惊,呆呆地僵在她身后,有些不解地喃喃道,“姑娘,您这是要……”

沈安卿但笑不语,手下动作流畅。面色平和,像是那处伤没在她自个儿脸上似的。

她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没在宁寿宫里,反而是在这间算得上简陋的闺房中,心情不免有些郁郁。版权http://www.163nvren.com/然而看到镜子里那张年轻水嫩的脸时,心里那点儿做不成皇太后的遗憾也就算不上什么遗憾了。

前世她和桓成帝那个渣男斗了一辈子,和他后宫里那些个女人斗了一辈子,又看着他的儿子们斗了半辈子,她也是累了。如今一梦醒来就变成了个十三四岁的小姑娘,沈安卿觉得一定是自己前世太仁慈了,才让上天如此眷顾她。

返老还童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神奇哦!

不过下颚处那道隐隐作痛的伤口却让她很不爽。沈安卿前世一路从太子妃做到了皇后的位置,再到后来成为皇太后,她从来就没有过有委屈要自己一个人受的觉悟。

谁要是让她不爽了,她怎么着也得拉着几个碍眼的人当垫背的,让她们比她更不爽才行。

想想即将要去拜见的老太君,沈安卿不免觉得实在有些戏剧化。来自163nvren.com她与那位老太君素未谋面,但是按辈分来算,老太君大抵是要随着夫家尊称她一声“姑奶奶”的。

不过她现在已经不是沈安卿了,而是安国公府最没存在感最不招人待见的长房嫡女沈念心。也就是说,她在宁寿宫睡的那一觉,硬生生把自己睡成了自己的重重外孙女。

要说这安国公府啊,还是她做太子妃那会儿,桓成帝他爹赏给她娘家的爵位呢。沈氏一门,自打开国起就是马背上打下来的功勋,彼时到她那一辈,她两位兄长皆战死沙场,无奈幼弟太过年幼,根基大损,于是为了撑起沈家门楣,她不得不以一介女子之身手持长剑上了马背。

她带兵驻守漠北边关,饮雪三年,退北齐来敌。当时桓成帝还是太子,她班师回朝后,圣旨赐婚封她为太子妃,沈氏也封了爵。推荐http://www.163nvren.com/

而现在她作为沈念心身处的沈家,就是当年她那年幼体弱的幼弟一脉。只是她没想到的是,不过区区百年,沈氏一族,就从将门忠烈沦落成了如今的后妃之族。

说起来这怪她,胞弟年幼时,她心疼他先天体弱,不忍他苦练武学,于是连带着的,他往后这一脉,都弃武从文,不过百来年的功夫,沈家竟无可再上战场之人!

至于后妃之族这传统,好像也是因为她的缘故。

桓成帝算是一个合格的皇帝,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心怀百姓疾苦,政事勤勉。不过在感情上,他绝对是个不折不扣的渣男。

大婚时候同舟共济、风雨并肩、海誓山盟、伉俪情深什么的都是狗屁,登基之后就开始贪图年轻貌美的妃嫔暖香在怀,儿子生了一个又一个,那群莺莺燕燕们再时不时到栖凤宫闹上一闹,她上辈子的后三十年里,就是看着她们斗来斗去度过的。

她也曾经怀念过东宫里温馨日常。夫妻和睦琴瑟甚笃的日子不是没有过,彼时桓成帝还只是太子,她也只是太子妃,宫殿不大人也少,日子自然也清净。她是大铭朝镇守边疆的功臣,这样的身份让原本在前朝声望不显的太子又多了几分助力。

桓成帝那渣男常夸赞她是个好皇后。沈安卿笑,她当然是个好皇后,出嫁前看顾他穆家的江山,出嫁后看顾他穆家的后院,封后之后看顾他的妃嫔,再后来看顾他的儿女们,而她自己却一生无所出。

她其实就是一个给那渣皇帝看家的老妈子。

所以她也就习惯了看着桓成帝和他的后宫们各种热闹。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巴掌,三月一冷宫的,她看着看着也就是淡定了。直到后来,再看着他的儿子们斗,斗到最后桓成帝驾崩,大铭江山连个能登基的皇子都没了,于是沈安卿又从他的侄子里过继了一个来,手把手地扶持他坐稳江山。

新帝感念她恩德,作为回报,承诺保沈氏一族永世富贵平安。于是沈氏女入宫并身居高位便成了大铭朝的传统了。而沈家的历代家主,也开始好逸恶劳,心安理得享受着沈家的女儿们牺牲一生幸福所换来的尊荣。

沈念心走在安国公府静谧的竹林小径上,不由得叹了口气,可怜她父兄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名门风骨,都葬送在那便宜的安逸里了。

第2章霸气堂妹看上她的未婚夫

走过抄手回廊,远远地,沈念心就听见松菊堂里传来叽叽喳喳的吵闹声。

“这两日姐妹们都不敢出府了,别家姑娘见了我们都毫不避讳地笑话呢!祖母这般宠溺大姐,我们姐妹几个日后在京里是没脸出门了!”

“大姑娘这回行事,确实有些不像话。没出阁的姑娘这样闹上一场,日后这婚事怕是难了。”

姑娘太太们你一嘴我一嘴的说话,完全没有名门世家该有的涵养和规矩。

沈念心前世在宫里是规矩惯了的。准确的说,她就是宫里的规矩,别说她当太后那几年,就是她还是皇后的时候,桓成帝那些个宠妃也没有人敢在她面前这般放肆的。

听雨走在前头打帘子,聆音搀着她手,进了松菊堂的门。绕过那盏琉璃插屏,屋里人一见是她来,瞬间安静了下来。

半靠在小榻上的老太君见她这长房嫡孙女来了,赶忙让人搀扶着坐了起来。沈念心见状,留聆音后面伺候,自个儿则亲昵地凑到老太君身边儿去了。

“祖母怎的不歇着了?可是见到念心来,心里头高兴了?”沈念心上辈子什么场面没见过,虽然板着脸久了,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这张十三岁的脸,对谁都能笑脸迎人了。

对着长辈,该溜须拍马的便一分都不能少。何况这老太君是如今沈家辈分最高的人,讨好了她沈念心也不怕有什么事儿委屈了。

老太君见沈念心一脸笑意,却愁眉苦脸地重重叹了口气,“我可怜的囡囡呐……”

沈念心心下一动。多少年没人这样叫过她了?彼时父兄还在,慈爱的母亲也喜欢这样唤她,而后父亲葬身边关,母亲毅然殉情,就再也没人这样叫过她了。

而现在,她是沈家的嫡女却也是沈家的孤女,父母早逝,独留她这个小姑娘在这偌大的家族里,好在老太君自小疼她,后来也是带在身边亲自教养,情分自然是二房三房的姑娘们比不得的。

“祖母真会说笑,念心有祖母疼爱,哪里就可怜了!”沈念心亲昵地挽着老太君的手臂,怡然自在地笑着,脸上的伤痕连遮也未遮,就这么大大咧咧地任由人看着。

好像那几位太太姨娘和姑娘们偷偷咬耳朵嘀咕的,不是她一样。

老太君冷眼瞪了下面的人一眼,然后拉着沈念心的手轻轻安抚。“我家念心自是极好,那曲家也实在不像个样子,回头儿祖母让你二叔重新寻一门好亲事给你!曲家那门,咱沈家不进也罢!”

沈念心眉梢微挑,杏眼微微睁大。听这意思,大概是和曲家那婚约崩了。

“祖母……!”

沈念心一愣神的功夫,下面一个与她年纪相仿的少女急得跳起来。精致的小脸儿上是不甘和不敢的矛盾糅合。

脑袋里飞快一转,沈念心想起了前因后果。这不就是三叔家的三姑娘沈映柔吗?前些天她之所以会拎着鞭子打到曲家门上去,也是因为看见这五姑娘跟那曲公子在外私会。

原本的沈念心本来脾性就彪悍些,无父母管教祖母又溺爱,堂妹们当面时候向来是比较避着她的。于是当她得知堂妹勾搭未婚夫时,心里的气愤瞬间炸开,把本就少得可怜的理智和为数不多的教养也都一并炸光了。

于是就有了后来她那渣未婚夫为了护住沈映柔,抢下她乱挥的鞭子,失手抽了她的情节。

然后就把她给抽到了沈念心身上。

“你给我闭嘴!不知羞耻的东西,沈家的脸面都让你给丢尽了!”老太君苍老的声音突然拔高,狠狠地训斥了沈映柔两句。

沈映柔委屈地红了眼眶,三太太心疼自家姑娘,就出言维护了两句。

“那曲家上门退了大姑娘的亲,母亲心里意难平儿媳也是懂的。只是柔儿也是无辜,母亲何必这般责骂她?”三太太握着沈映柔的手,扯出帕子给她抹眼泪。

听三太太那话,沈念心不悦地眯了眯眼。你维护你家女儿可以,干嘛非把别人拉下水?

沈念心从来不是好欺负的。除非是她懒得搭理,不然任谁都能到她头上踩两脚?

心下嗤笑三太太心机太浅,实在不够看,沈念心搀着老太君的手略紧了紧,带出了一丝慌乱和为难。当下就惹得老太君心疼地拍拍她手,对沈映柔那点怒气直接转到了三太太身上。

“你还有脸说?要不是你教得好女儿不顾名节地与未来堂姐夫私下往来,事情至于走到今天这地步吗?还害得念心受了伤,那两日高热,小命险些不保。你做婶母的,就是这般苛待兄嫂留下的遗孤?”

老太君气得至拍桌子,“你们一个两个地,把沈家的脸都丢尽了!庄靖懿皇后在天之灵都会被你们气得不得安宁!”

沈念心一口老血哽在喉咙,险些笑常她这谥号,她之前已经听说了,只是没想到这老太君倒还真是有心,这时候竟也念着她的脸面。

“祖母莫要动气,您身子最是要紧,可别气坏了自个儿,让念心为您忧心呐!”沈念心给老太君顺气儿,又转头对三太太柔声道:“婶娘刚才话里意思,念心听明白了。这婚事退了也就退了吧,是念心给沈家丢人了。”

沈念心看了一眼始终静坐不语的二太太,又回头对老太君说:“祖母说的也有道理,曲家的门咱不进也罢。既是他们上门来退婚,念心也不吊着,就一句话,让曲家能说上话的人亲自来安国公府登门,既是退亲,就把话说清楚,大大方方开诚布公地把这门亲事退了,让满盛京的人瞧瞧,这丢的是我沈念心一个人的脸面,别连累妹妹们日后议亲才好。”

“只是还有一事,这婚约解除,日后沈曲两家,便是井水不犯河水,再无往来!”

沈映柔又急得跳脚,大声反驳:“不行!”

“却是为何?”沈念心挑眉望过去,沈映柔忽然就红了脸。

“你,你明知道我与曲公子情投意合!你怕曲公子跟你解除婚约之后来娶我,丢了你的脸面,所以才要故意为难,要沈曲两家再不往来!你做长姐的怎可如此狠心!”

第3章大夫你皮肤真好

沈念心:“呵呵。”

她抬起头,脸侧下颚处那道红痕极其醒目。她眯着眸子看了沈映柔一眼,缓缓开口,“咱们自家姐妹,本不该什么都藏着掖着的。你既是心仪曲家公子,来与姐姐直说便好,两家婚事暂且放一放,过两年待你及笄之后再成婚,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大事,而且也不会影响两家交情。”

“可你没有,偏偏无名无分地与外男偷偷往来。姐姐那日是上门捉奸的,全盛京看热闹的都知道,偏偏捉出来那人是你。”沈念心遗憾地叹了口气,“我这做姐姐的,何尝不伤心?”

“我,我……”沈映柔一时失语,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沈念心不再看她。这么个战斗力负五的渣渣浪费了她那么多口水,她真心觉得划不来。

“祖母,您瞧呢,这事儿就这么办可好?”沈念心一脸“都听您的”的表情。

看老太君认同地点点头,满眼心疼地望着她,沈念心心头一软,给老太君顺气儿的动作又轻柔了几分。

“那便等二叔下了职回府之后再作商量吧。这样的大事,总不好念心自己出面的。”

老太君疼她宠她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了,但凡是她所求,有求必应。

于是跟曲家的婚事倒也就此告一段落。区区一个御史之子,沈念心并没放在心上。当年沈曲两家之所以会有这份婚约,也还是因为承袭了安国公爵位的二叔与那曲御史有点交情。

说起来她跟沈映柔说的也都是实话,那曲家公子在她眼里还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人物。若是沈映柔愿意替她嫁了,她还乐不得的呢。

不过话也不能这么说,这身子的原主性格强势,即便是自己看不上的,恐怕也容不得别人觊觎,要是没有那一鞭子,导致她高热两日不退,说不好也不会有她变成沈念心的一天。

离开松菊堂之前,沈念心倒是跟老太君提起了另一件事。

“这两日念心身子不爽利,外头的传言却也听说了些。给沈家门楣抹黑了,是念心的不是。”沈念心诚诚恳恳认错,“连带着妹妹们的名声也被念心拖累了。所以念心想着,正赶上下个月舅舅过寿,念心便去尚书府小住几日,等过段时间风头淡下去了再回来。”

老太君自然是应下,还从中馈给拨出几千两银子给她备礼。

聆音听雨一路跟着她回了玉棠苑,正赶上府里账房先生应老太君吩咐来给她送银钱。

打发走不相干的人,听雨拧干了温水里浸着的巾子伺候沈念心净脸,略带些惊异地感叹道,“奴婢觉得姑娘这回病过一场,和以前不一样了!”

沈念心指尖微动,从听雨手里接过半干的巾子,照着镜子一点点抿掉伤口周围的水粉。

她没有说话。跟听雨比起来,倒是聆音更机灵通透些,眼瞧着自家姑娘神色有异,使劲儿瞪了听雨一眼。

做婢子的,尽心伺候主子就好。姑娘的事,哪里是她们这样的奴婢该过问的?主子跟前伺候,最忌讳的便是口无遮拦的奴才。

“嗝……”听雨冷不防被聆音瞪了那么一眼,吓得打了个嗝儿。

听雨尴尬脸红,聆音强忍着笑。直到沈念心把沾了水粉的巾子丢回给听雨,看着她那副呆样儿也莞尔一笑时,聆音和听雨也跟着笑出了声儿。

气氛这才回暖。

“行了,甭在这儿耍 宝逗哏了,去往尚书府递张帖子,收拾收拾,明儿个咱便登门去。”沈念心抽出步摇散开发髻就要午休。

“姑娘,还没到午膳的时辰呢!您怎的就要歇下了?”

沈念心不在意地摆摆手,“午膳不用送了,有些乏,我就先歇了。”她躺在小榻上,腰间搭了条蚕丝凉被。

手下触感细腻丝滑,是宫里的玩意儿。想必是宫里贤妃娘娘赏下的东西。沈念心忽然发觉,有个姑姑在宫里做妃嫔还是有一点好处的,至少不会短了她的用度。

想起听雨念叨的午膳问题,沈念心忍不住背过身去撇撇嘴。这沈念心本人生养得也太好了些,身量比起她前身勉强过得去,但不像她前身是马背上驰骋过的,身上都是结实的肌理,如今这身体,倒是身娇体软,丰腴过了头。

沈念心还是觉得健康些比较好,习武这事儿,她也可以开始提上日程了。

人总不能白活一回,沈念心觉得自己就是操心的命。这一回,她可得发挥上辈子作为皇太后没有散尽的余热,想办法把沈家的路给掰正喽!

沈念心很浅眠。她驻守边关的那几年,为防备敌军突袭,自然是整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从来没有睡熟过。后来大婚之后进了宫,深宫里住久了,心也就一直飘着,总要防备着比真刀真枪更可怕的阴谋诡秘,她就更睡不好了。

直到她当了太后,觉得应该没有人再跟她有什么利益冲突了之后,这才睡得沉了些。没想到好觉没睡几年,就彻底睡过去了。

所以这也成了她融入骨血的一种习惯。不过半个时辰的功夫,沈念心就已经从午梦中转醒了。

“聆音。”沈念心唤人进来伺候,却发现声音有点哑。想必是之前那两日高热留下的毛病还没大安。

“咳咳,倒杯水来。”沈念心轻咳一声,觉得好像又受了凉。不悦地的眯了眯眼又皱皱眉,沈念心毫不客气地嫌弃这副身板儿还真是中看不中用!

想她当年什么时候卧病在床过?除了一辈子没下出个蛋来,她还真没什么别的毛玻

不过仅仅这一条,就足够否认她作为一个女人所有的优点了。

“姑娘可是又难受了?”聆音端着水给自家姑娘服下,担忧地手指绞着帕子。“莫大夫已经过府有一会儿了,听说姑娘您睡着便先去小厨房煎药了,奴婢这就去把他请过来!”

莫大夫!

沈念心一下子来了精神。这人她还是有些印象的,这两日她脸上的伤,和她高热之症,便是这位莫如是莫大夫给诊治的。

不得不说,莫如是那皮肤是真的好啊!

当渣男遇上真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当渣男遇上真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身后有鬼 大结局

    原标题:身后有鬼大结局小说名:身后有鬼目录预览:001屡次熄灭的烟头002脖子后的血手印003对象和我分手了001屡次熄灭的烟头那是一天深夜,我们宿舍的老大突然心血来潮给我们讲鬼故事。“一个小孩过五岁生日,很开心的在床上跳呀跳,父母也在一旁给他拍录像,小孩子跳着跳着一不小心摔在了地上,死了。他的爸爸妈妈很伤心。过了几个月之后,他们拿出那天晚上的录像重看的时候发现,有一只血淋淋的大手正抓着小孩子的头发,一上一下一上一下的,最后把小孩狠狠的往地上一扔。。。”就在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后脖颈一冷,似乎有什

  • 无之青冥 大结局

    原标题:无之青冥大结局小说书名:无之青冥目录预览:第一卷第一章还有半年第二章天帝第三章花开万年后第一卷第一章还有半年地球外太空,一片虚无之地;突兀的出现了一团漩涡!此漩涡无声无息的旋转着,仿佛一张择人而嗜的大口,就在这时,漩涡深处走来了一个人影。仔细看。这道人影有着一头紫色的长发直垂腰迹;血红色的瞳孔,一张淡漠的脸上浮现着一缕无奈和一丝愁怅。此时才发现幽紫色长发男子怀中还抱着一个女子,女子一头水蓝色长发,苍白的面孔让人看了格外怜惜,这女子在男子怀中沉睡着,男子看向女子;发出一声长叹。”雅婷,雅婷

  • 错爱成瘾:撩走双面总裁 大结局

    原标题:错爱成瘾:撩走双面总裁大结局小说名:错爱成瘾:撩走双面总裁目录预览:第一章完美男人第二章羊落虎口第三章千万协议第一章完美男人色调迷离的房间里,燃着星星点点火光的壁炉前,坐着一个俊美如同恶魔的男人。光与影在男人背后仿佛交织幻化成了一对展开的黑色羽翼,浮悬在半空之中,晃若神祗降世。他修长而苍白的手虚虚轻握,慵懒的抵着左颊,右手边的酒杯中液体如血,那抹腥红令人的血液都在不自觉的颤抖沸腾。莫熙瞳痴迷的看着镜头中的男人,手上疯狂的按着快门,嘴里不住呢喃:“完美,太完美了!”“咔”!相机电量告罄的声

  • 一品贵女:娶得将军守天下 大结局

    原标题:一品贵女:娶得将军守天下大结局小说名称:一品贵女:娶得将军守天下目录预览:上卷楔子跪地求恩第1章太子,郡主,婚事?第2章白锦归家上卷楔子跪地求恩乾宣二十一年元和宫前偌大的殿前跪着一人,看面容身姿乃是一碧玉年华的少女。这少女身穿月银红宫裙,水芙色纱带曼佻腰际,悬挂着一枚凤白玉。衣襟遍绣者帝女专用的镂空混色双面绣。她颔首露出雪白的颈项,一边的耳垂坠着细长的耳坠。头上的三千墨丝以发带挽起朱钗固定,又簪上一柄八环掐金丝步摇,微风中不止的晃动,发出清脆的玉碎声。此人乃是大周第一世家——白家唯一的大

  • 婚不可欺 大结局

    原标题:婚不可欺大结局小说名称:婚不可欺目录预览:第一章凄凉的纪念日第二章别跟我提孩子第三章离婚吧第一章凄凉的纪念日“明轩,你大约几点回来?”“开会呢!”我张了张嘴,刚想说“你早点回来,今天是我结婚五周年的纪念日”,可是话还没说出,那边已经传出嘟嘟的盲音。走到窗台前,望着天边落日的余辉,我不禁叹了口气,看来今天他又加班到很晚。有多久没在一起用餐,有多久没好好的聊聊?上周还是上上周,我苦涩的摇了摇头,时间一分一秒的渡过,转眼三个小时就这么过去,此时已经晚上九点。“明轩,你……还在开会吗?”“嗯!”

  • 总裁老爸你太逊 大结局

    原标题:总裁老爸你太逊大结局小说:总裁老爸你太逊目录预览:第001章怎么爽怎么来第002章买你一夜第003章小骚包第001章怎么爽怎么来夜幕降临,华灯初上,B市的夜生活悄然拉开帷幕。舞池里到处是扭动的身体,五颜六色的灯光打下来,带着极致的暧昧,男男女女狂放的舞动。“给我来一杯你们这里最烈的酒。”这是一个借酒消愁的地方,胡梦坐在吧台前,看着递过来的长得很漂亮的一杯东西,咕噜噜的一口气喝下去,直接被呛得流出眼泪来。胡梦忍不住开口大骂,“什么鬼东西,那么难喝。”再定一定神看看价目牌,108元一杯!胡梦

  • 爱妻入骨:总裁老婆你真帅 大结局

    原标题:爱妻入骨:总裁老婆你真帅大结局小说:爱妻入骨:总裁老婆你真帅目录预览:第一章我回来了!第二章与她无关了第三章熟悉的眼神第一章我回来了!“好开心,终于回国了!”女孩阳光明媚的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她的身子倚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微微抬头,欣赏着漫天的星空。男孩的一只手撑在船周的栏杆上,一只手揽着怀里人儿的肩膀,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他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子,“小傻瓜,平时都不见你这么爱国。”女孩撇了撇嘴,不以为意,“我是想家了,毕竟这么久没有回去了!”她伸了一个懒腰,眼眶周围泛起层层雾气。“累了?要不

  • 新欢旧爱一起来 大结局

    原标题:新欢旧爱一起来大结局书名:新欢旧爱一起来目录预览:第一章一狠到底第二章极品帅哥第三章心跳加速第一章一狠到底“珊珊,你准备好了吗?”冷幼微握紧林珊珊的手,告诉她:“别激动,有话好好说,也许是误会!”一门之隔,不堪入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入她们的耳朵。林珊珊怒不可亵,一脚踢开门,领着冷幼微和吴雅涵冲了进去。她发疯般的抄起爱马仕铂金包就朝床上的人砸去:“我打死你们,打死你们,狗男女……”尹振东愣了半响,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数不清被打了多少下。他很镇静,并没有因为被林珊珊捉奸在床而慌乱,一把挥开

  • 豪门宠妻风云 大结局

    原标题:豪门宠妻风云大结局小说名:豪门宠妻风云目录预览:第1章:我不要被领养第2章:决心辞职第3章:身体被撞飞了第1章:我不要被领养雷雨交加的夜晚总是让人难以入眠,一个身穿旧衣打着补丁全身被淋湿看似只有十来岁大的小女孩,就好像从水里捞起般,她拉扯着一个比几乎还高的装满瓶瓶罐罐的破旧网袋艰难的前行着,她的身体完全暴露在雨中,没有遮盖,瘦小的身躯背着那么大的网袋,即使不重看起来也十分吃力。走在坑洼不平的小路上,大雨掩盖了她脚步的声音,停下来,抬手擦了擦完全擦不去的雨水和汗水,重重的吸了口气,继续拖动

  • 手眼 大结局

    原标题:手眼大结局小说:手眼目录预览:第一章一只眼第二章诡异的巧合第三章无底陷坑第一章一只眼事情的起源是在2005年的春天,那年我十九岁,还只是个刚刚辍学在家,整天混日子的傻小子。记得那天我和小伙伴带着他家的大黑狗到山上去玩,追着一只挺肥的兔子似乎是跑的远了些,一直追到了一座我们没去过的山沟,兔子不见了,大黑狗也找不到了,因为小伙伴怕回去之后被他老爸揍,所以我们只好向那山沟的更深处找了去。然后悲剧发生了,我掉进了一个陷坑里……醒来的时候,我已经躺在了县医院里,老爸和老妈就守在我身边,询问之下,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