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4:25:03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第一章 祸事不断1

我是来自苗族的汉族女子,谣传苗族是制蛊的民族,并不为假,但是苗族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占卜师,而我的师父就是其中之一。【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小说在线阅读

我是和姥姥一起生活的,因为姥姥重男轻女我经常受些窝囊气,师父还健在的时候,还会护着我一些,可是师父去世之后,我就再也不能忍受,背上我那少得可怜的行李,偷偷的跑了出去。

虽然我手里没有钱,但是我并不担心没有地方住,因为早在我溜出来之前就已经找好了住处。

我们班有一个长的很漂亮的女孩子,整个年级都在传她和一个富二代的绯闻,可是碰巧不巧的某天被我在他们家撞到了铁的证据。

本来我是和一个她约好了,先去她家呆几天避一下,可是,就在半个月前的某天我打算去她家找她商量一下具体时间,却没想到,我的整个世界颠覆了。

陈琳琳家的门没锁,我刚想敲门,大门就自己打开了,我愣了一下,轻轻的走进陈琳琳家,听到二楼的卧室里有一些细微的声响,我以为是小偷,就随手拿了一跟棍子走了上去。

当我推开门之后,我看到的却是令我终身难忘的一幕。

陈琳琳和一个男人躺在床上,那男人趴在陈琳琳的身上,双手还很不老实的揉捏着陈琳琳凸起的部分,双腿跪在床上,不停的向前一顶一顶的。【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小说在线阅读

而陈琳琳则是躺在那个男人身下,一副很享受的样子,“恩恩啊啊”的叫个不停。

“咣当。”

我看着他们两个的动作,一时间明白了什么,我错愕的看着那两个人,一抹不自然的红晕呈现在脸上,棍子从手中滑落,我也转身跑下了楼。

这时陈琳琳才意识到家里来了人,她急忙裹了一件衣服追出我到楼下,风轻轻吹起,镂空的下半身让我的脸红到了耳根。

陈琳琳恳求我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她答应我的所有条件,然后我们也达成了协议。

虽然我潜意识觉得陈琳琳他们家有些阴森的感觉,但是我也没太在意,过了段时间拎着包就去避难了。

那天我拿着行李箱在陈琳琳家门前,敲了很长时间的门都没人开,而我却听见屋子里有很吵的打斗的声音,良久陈琳琳才衣衫不整,拖着大大的眼袋开了门,我看见陈琳琳一脸惶恐的堵在门口,不时的回头看看屋子里的状况,就是不让我进去,还让我赶紧逃。163女人网

我透过空隙,隐约的看到屋子里不对劲,我知道陈琳琳是为我好,可是我们毕竟是朋友,而且我还是懂一些占卜术的,跟她打了几个哈哈就钻进了屋子里。

果然不出我所料,刚进屋子,我兜里的罗盘就很不友好的剧烈的抖动了起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发现什么,可是就在我有些怀疑我自己的判断能力,觉得我有些大惊小怪了的时候,一道黑影从我面前飞了过去,砸破了一面玻璃逃走了。

我呆滞的站在原地,看着远去的背影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阴冷,遍布全身。

忽然,我感觉一道黑影从我的后前飘了过去!无声无息,只有一道阴森森的影子,我猛的一回头,可是什么都没看见。

可是我依旧可以感觉到,那个影子就在我身后,虎视眈眈的看着我,我咽了一口口水,控制住自己抖动的身子,手紧紧的握着罗盘,一下子转过身去,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时我兜里的罗盘却越来越不受控制,我根本抓都抓不住,“嗖”的一下从我的衣服口袋里飞了出来,一道金光照在了我面前的不远处。

就在罗盘的金光里面,一个浑身冒着黑烟的“人”在里面挣扎着,鬼魂什么的我不是第一次遇到了,原来和师父在一起的时候经常会跟这些东西打斗,那个罗盘就属于我收服怨灵的法器。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我看着那个怨灵,冷笑一下,一伸手拿起罗盘就要打的他灰飞烟灭,就在这个时候,陈琳琳却突然跑了过来。

“小娜不要啊!这是我爸爸啊!”

陈琳琳一下子跪到了怨灵的面前,用她的身子挡住了灼伤怨灵的光,陈琳琳紧紧的抱着那个怨灵,哭的泣不成声。

没有了罗盘的光芒吞噬,怨灵明显的好受多了,而我一听,那个怨灵是陈叔叔,一脸不可置信的收起来了罗盘,紧紧的攥在手里。

“琳琳,爸爸没事。”

那个被我打伤的怨灵扶着陈琳琳慢慢站起来的时候,我才发现,原来真的是那个和蔼可亲的陈叔叔,可是如今却变成怨灵,还显得有些狼狈不堪。

我有些后悔我刚刚做的事情,低下头,喃喃的问陈琳琳:“琳琳,这……怎么回事?”

此刻的陈琳琳正抱着陈叔哭的一塌糊涂,陈叔安慰着陈琳琳,尴尬的笑了下,然后告诉我,说是陈琳琳前不久谈了一个有权有势的男朋友,可是谁知道那个男人就是个人渣,骗钱骗色,搞大了陈琳琳的肚子拍拍屁股就走人了。

而陈叔,气不过陈琳琳受这样的委屈,去找那个人渣理论,结果,被那个人渣活活打死,陈叔失踪了一个月,陈琳琳以为是陈叔有生意要做,就没怎么在意,可是就在几天前,陈叔的尸体还被光明正大的挂到了陈琳琳她家的门口。163女人网

我越听越觉得心惊胆战,咽了一口口水,说:“那怎么不报警啊。”

可是陈叔给我的答案更是让人气愤,陈叔说:“报警?那个人渣每年贿赂警察局局长几百万,警察局那些畜生非但没治罪给那个人渣,还绑了琳琳到那个畜生面前,那畜生当着所有人的面,一脚踹掉了琳琳肚子里的孩子……”

“爸……爸你别说了爸……爸,别说了。”此刻的陈琳琳一回想起那些场景,一想到是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爸爸,就觉得仿佛有几千几万把刀子插在自己的心上一样,痛的让她近乎接近崩溃的边缘。

我抬头看看天花板,收回了眼眶里的泪水放下手里的东西,安慰陈琳琳:“琳琳,不哭,我会帮你的。”

第二章 祸事不断2

可是,我又有什么能力帮她呢?我也只不过就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屁孩而已,虽然和师父学了那么久的占卜,又有什么用呢?

入夜,我睡在客房里,翻来覆去的想着这件事,想着那个打碎玻璃仓皇而逃的人,就在我迷迷糊糊即将睡着的时候,突然从楼上陈琳琳的房间传来一阵奔跑的声音。

我顺着声音走上了楼,看到的却是陈琳琳趴在马桶上干呕,陈叔则是和原来一样和蔼,轻轻的拍着陈琳琳的后背。

突然,我衣服口袋里的罗盘又亮了起来,只不过,一闪一闪的没有见到陈叔时那么剧烈的抖动,等陈琳琳和陈叔转过身发现我的时候,罗盘居然悄无声息的灭掉了。网站http://www.163nvren.com/

我起初只是以为是陈叔的关系,并没有多想,可是,之后我却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

“小娜啊,还不睡啊?是不是琳琳吵找你了?琳琳这几天好像吃坏了什么,总是觉得胃里不好受,这不,刚刚都吐出酸水来了。”

就在陈叔说话的那一刻,陈琳琳又冲进了卫生间抱着马桶吐了起来。

“嘭!”

楼下的门不知被谁一脚踹开了,一声巨大的声响之后,那扇门就乖乖的被打开了,我透过楼梯的空隙看到了一个男人走了过来。

那男人穿着一身西服,长的还算不错,身后还跟着几个穿黑衣戴墨镜的人,保准的高富帅标配啊!可是,我却觉得有些似曾相识,一下子想不起来了。

我刚想回头问问陈叔那个人是谁,可是我哪曾知道,陈叔在听到门响之后,就化作一团黑雾消失不见,此刻,陈叔早已经在楼下,可是如同洪水猛涨般的怨气,就让在楼上的我都不免得寒毛直立。

几秒钟之后,楼下就传来了鬼哭狼嚎的声音,此刻我大概已经猜到了那些人的来历,似乎是陈叔和我提的那个人渣。

就在不知不觉间,被我忽视掉的陈琳琳有一些异样,她呆滞的扶着马桶站了起来,空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如果仔细看一看,就会发现,在陈琳琳的肩头,赫然坐着一个透明的未成形的婴儿的怨魂。

“啪。”

陈琳琳撞了我一下,很用力很用力,以至于我的手刮到的楼梯个别凸出的尖刺上,“嘶~”我吃痛的叫了一声,因为我的手出血了,很大的一处刮伤,血流不止。

就在这时陈琳琳却像着了魔一样,飞快的往楼下跑去,我本能的抓住她的肩头,却不曾想到,我的生命里会多了一只小鬼!

就在我即将抓到陈琳琳肩膀的那一刹那,我感觉到有一个柔软又冰冷的小舌头在舔舐我受伤的手指,冰凉的感觉居然还有一些舒适感。

渐渐的,那个还未成型的怨灵长大了一些,紧紧的抓着我的手指不放,我有种不好的感觉,迫切的想要甩掉他,因为我感应到楼下有一个很危险的气息,会对陈叔造成不利,我必须去帮忙。

可是不管我怎么甩,那个婴灵就跟一块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样,死死的黏在了我的手上,我叹了一口气,真是祸不单行,反正只是几滴血,我也就没那么在意了,一个翻身从二楼跳到了一楼的沙发上。

好在一楼的这个位置有个沙发,不然我可能会被摔死,我趴在沙发上一个华丽的转身,站了起来,拍了拍我的小胸脯,还是不免得有些后怕。

谁知道,刚刚还在我手上的小家伙,看见一楼的一个高人,拿着几张黄符,不满意的哼哼了几声,居然站在我的手上一跳,直接跳到我的胸口,不见了!

这样的事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我有些惊慌失措的把自己的胸口摸了个来回,可是就是找不到那个婴灵的存在。

这时,那个另婴灵躲起来的高人开口了,只见他右手拿着一把桃木剑,左手拿着几张符,抽了抽嘴角:“孩子,别找了,那婴灵已经躲到你心脏里边去了。”

心脏?

我一下子震惊住了,我记得师父还在的时候,和我说过,婴灵是有灵性的怨魂,尤其是刚刚成型就被外力致死的胎儿。

那时候的胎儿怨气是最大的,如果未成形的胎儿在母亲的子宫里没有完全被外力全部清除出去,那么胎儿的灵魂就会变成婴灵留在母亲的肚子里,会在有危险的时候出现,如果是和婴灵有缘的人,可以滴血认主。

虽说是滴血认主,可是师父却很严肃的告诉过我,遇到婴灵要见而避之,因为,一旦滴血认主,婴灵的生存方式会在主人身体里,如果控制不了婴灵,就会被反噬的尸骨都不剩。

这时我才想起师父教导我的话,可是悔之晚矣。

我抬起头,惊奇的发现,那个所谓的高人,竟然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帅哥,我看着那个高人,吞了口唾沫。

“孩子,你是要保护那只怨魂吗?如果是,打败我,我就放过他,如果不是,你就躲远点,等我收拾好了那只怨魂,再来帮助你取出你胸口的婴灵。”那高人说着,拿起桃木剑就要刺向陈叔。

“叮!”

时间刚刚好!

我一个大踏步,召唤出了师父送给我的一只刀枪不入的怨魂,挡在了我的身前,而我身后,正是我所要保护的陈叔和陈琳琳。

“恩?占卜师?这下好玩了,李老板,你请我来的时候只是说有鬼,并没有说还有这样一个角色,是不是价钱要重新谈谈了?”

那高人看了一眼我召唤出来的神兽,不由得吃了一惊,原本只是以为我是个小角色,结果没想到我居然是个罕见的占卜师,只不过,那个高人好像没把我放在眼里,转身跟那个人渣谈价钱去了。

人渣就是人渣!没有婴灵的控制,回复原样的陈琳琳狠狠的咬着下嘴唇,心中有说不出来的怨,说不出来的恨,她恨不得亲手杀了那个人渣,恨不得把他千刀万剐,可是,她没有办法,她做不到,她没有那个能力。

或许是陈琳琳的怨和恨太多,居然成了陈叔的养料,我一直在观察着那两个人渣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向,冷不丁的出来一股这么阴冷的寒气,不免得让我寒毛直立。

第三章 祸事不断3

我刚想回头去看个所以然,突然一个黑影从我面前闪过,随后我的耳边传来了陈琳琳撕心裂肺的哭喊声:“爸爸!不!不要啊!爸爸!”

刚刚飞出去的陈叔,碰巧不巧的被那个挨千刀的高人阴了一把,原来他们两人一直在假装谈价格,可实际却是等着陈叔自投罗网。

就在陈叔快要撕碎那个人渣的一刹那,那个高人一剑,杀死了陈叔,桃木剑对于怨灵是致命的,更何况已经穿透了,我眼睁睁的看着陈叔的灵魂慢慢变得透明。

“不,爸爸!小娜,你别拦着我,不要拦着我!爸爸!爸爸!”

“嘭……”

在陈叔的怨灵消失的一瞬间,我紧紧的抱住了陈琳琳,可是,爆发中的陈琳琳的力量远远的打过我,终于,我没有拦住她,眼睁睁的看着她跑到那个人渣面前,被那个人渣一脚踹开,陈琳琳的头准确的磕到了茶几上。

脑浆迸裂,那个瞬间,是我永远都不能忘记的。

陈琳琳的血伴随着脑浆,溅到了我的身上,我没有觉得恶心,我只是觉得很痛心,如果我没有来她的家,是不是事情就不会这样,突然有那么一刻,我恨我自己。

我慢慢的走到陈琳琳的尸体旁边,喊着泪水,帮陈琳琳闭上了眼睛,我知道,陈琳琳的灵魂此刻还在她的身体里,我缓缓低下头,在陈琳琳的耳边轻轻说着:“琳琳,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

我拿起罗盘,召唤出我所有可以召唤出来的东西,各种怨魂、各种厉鬼,好不壮观。

我是占卜师,可是我也是一个随时会爆发的女巫,我就像一个定时炸弹一般的爆炸了,把自己硬生生的拆成两个角色,一边扮演着占卜师召唤灵魂,另一边扮演着女巫,释放各种禁锢术。

可能是因为我真的爆发了,根本就没注意到,前不久躲到我身体里的那个婴灵,此刻已经从我的心脏离开,飞往他死去的母亲,陈琳琳的身边,一口一口吞噬着陈琳琳的脑浆和灵魂。

我现在已经是杀红了眼,我不管我召唤出来的那些怨灵会不会杀死他们两个,不管我是否会因此而吃牢饭,我的理智已经被无线的杀戮覆盖,我唯一的理智告诉我自己,一定要杀死他们!为陈叔和陈琳琳报仇!

那个高人原本只以为我是一个少有的占卜师,却没想到我居然又变成了女巫,我带给他的惊喜一波接着一波,危险也一波接着一波。

在我禁锢他们的阵法里,我召唤进去了数不清的怨魂、厉鬼,我现在只是冷冷的站在阵法外面,听着里边那悦耳的叫喊声,呼救声。

仿佛,现在的我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我可以轻轻松松的剥夺任何人的生产的权利,就算他们现在跪下来求我,我也要他们死!

“嘭!”

我只听到一阵巨响,之后我就被一股很强大的气流震飞,好在我召唤出来的各种怨灵都听命与我,我才侥幸被幸存的几只怨灵救下。

“咳咳……”

一阵巨响过后,屋子里弥漫了很浓的烟雾,烟雾里渐渐清醒的呈现出两个边咳边向我走来的人影,就算我亲眼看见那两个人渣还活着,我也没办法相信,他们居然真的活着。

“小姑娘,我看你资质不错,可惜,初入社会还太过于青涩,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咱们有缘再见。”

那个高人撂下一句话,转身就要走,可是,就在他搀着那个人渣转身离开的一瞬间,无意的瞟到了我的眼睛,身体微微怔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了。

我的眼睛,是阴阳瞳,师父也是因为我的眼睛才会收我为徒的。

师父说阴阳瞳在世界上几乎是不复存在的,即使真的出生,幼年也必定会经历大劫难,如果没有高人相助,必定命丧黄泉。

然而,师父就是那个助我渡劫的高人,可师父却没能活着继续保护我。

我刚刚看见那个人的眼睛里的讶异,一下子想到了8岁时师父看到我的时候的表情,不自然的,我又想到了师父逝世的那天。

那天,天降火球,师父早就占卜出那天我有大劫,我死里逃生,而师父却在那熊熊大火中……

“呼呼呼呼……”

一想起那天的景象,我的身上就止不住的冒冷汗,我总觉得,在哪个角落,师父的怨魂正恶狠狠的盯着我,因为,毕竟是我害死他老人家的。

不知何时,我竟然坐在地上睡着了,等我被吓醒的时候,天已经渐渐亮了。

我艰难的扶着身旁的家具站了起来,一抬眼,却看到了陈琳琳那破碎的尸体,我被吓了一下,但是也只是仅仅的几秒钟,我看着陈琳琳的尸体,冷笑一声,似乎躺在那里已经没有体温的人,跟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样子。

“唔……”

就在我准备离开这个晦气的地方,一个看起来肉呼呼的“小家伙”从我的胸口钻了出来。

我低头看了看那个“小家伙”,有点诧异,不过回想一下,我笑呵呵的摸了摸那个“小家伙”的脑袋,正愁着怎么告诉“他”太阳快出来了,让“他”赶紧躲一下。

可是,令我没想到的是,那个“小家伙”好像是我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冲我吐了下舌头,然后又消失在我的胸口处,大概,“他”又躲到我的心脏里去了吧。

这个地方不宜久留,我临走前,有些哀伤的看了看陈琳琳这个破碎的家,等耳边传来了警笛的声音的时候,我才渐渐的回过神,头也不回的向城市中心走了过去。

我拿着我的行李,漫无目的的行走在大街上,思考着我该何去何从,就在我分心的那一刻,“嘭……”的一声,我装到了一根电线杆子上。

“嘶……”

我吃痛的倒吸一口凉气,毕竟我是肉做的啊,疼!疼死劳资了!

我捂着脑袋,特意抬头看了一眼,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那根电线杆子上贴了一张招工启事。

只不过,上边写的工作和名字,让我有些摸不着头脑,阴师事务所招有缘人,包吃住,月薪看能力……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萌女捉鬼之占卜阴阳瞳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1章(第一章 红鸾心动)

    原标题: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1章(第一章红鸾心动)书名:彪悍王妃之王爷休逃第一章红鸾心动学校大道两旁种着枫树,枫宁纷飞,秋天,是忧伤的季节,也是那些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出去正式开始打拼的季节,是离开,是结束,也是一个新的开始。宁婉夜和她的好朋友周素拖着姓李走在离开学校的路上。“哎,婉夜,你的被子和那些桶还有盆都洗的干干净净的,我以为你要拿走呢,你怎么都不拿走啊?”说话的女生一头短发,看上去文静可爱。宁婉夜笑笑“我准备把这些东西捐给那些乡下的小学生,学校不是有人在组织吗,我已经和她们联系好了,明天她们会

  • 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1章(第1章 被强吻了)

    原标题: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1章(第1章被强吻了)小说:一枕缠欢:总裁宠上瘾第1章被强吻了夜半时分,月影斑驳,灯火通明的山间别墅里,苏棠穿过醉眼迷蒙的人群,满脸焦急地爬上旋转楼梯,小跑在长长的走廊里,左右张望。她妈妈失踪一天一夜了,就在她想报警前,收到同父异母姐姐安欣的短信:你妈在我手里,速来山间别墅。走廊左右两侧皆是深掩着的门,苏棠焦急地奔跑着,心里忐忑不安。安欣性格极端偏执,素来心狠手辣,胆大妄为。她一直把苏棠和她妈妈视作眼中钉,总是想方设法地侮辱苏棠母女,以此为乐,周而复始。苏棠十分害怕她

  • 傲娇鬼夫夜夜袭1章(第一章 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

    原标题:傲娇鬼夫夜夜袭1章(第一章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小说名字:傲娇鬼夫夜夜袭第一章一场艳梦之后的血案你热吗?”诱人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然后,就是一双冰凉白皙的手在我身上游离起来。“你是谁?”黑暗中,我看不清她的脸,可是能闻到她身上有股奇怪的香味,以及发丝飘荡在我脸上的酥麻。“我就是你啊!哈哈哈。”放浪的笑声,在空气中飘荡,随即,我清楚的看到了一张女人的脸。她穿着一层薄薄的纱衣,里面凹凸有致的身材若隐若现,潋滟红唇,在我面前妖娆的摆弄着身姿。我心神荡漾,看她的眼神,也迷离起来,可是,我是女的啊。

  • 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1章(第一章 睦州府杨昭君)

    原标题: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1章(第一章睦州府杨昭君)小说名:娘子来袭:夫君如此多娇第一章睦州府杨昭君湿街小镇,文人墨客闲庭信步,百姓三三两两聚拢,小贩叫卖声越来越洪亮,甚至能传达湖中悠闲游荡的一叶扁舟,好一张清明上河图。茶楼内,一说书先生正在说书。只见他摸了把徐白长胡,字调铿锵有力:“想必从古至今英雄烈士,各位都听乏了。那么今日就换个新鲜点的,就说这睦州四大世家的趣事,众位可看好?”观众应声叫好,那说书先生把手中木板那么喀嚓一声,开始说了起来。“且说这睦州府四大世家中,以苏府为首,赵齐二府次

  • 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1章(001 首席心理医师)

    原标题: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1章(001首席心理医师)小说名字:王妃嫁到:王爷请躺好001首席心理医师五月,立夏未至,已有丝丝的热意,好在清晨时分刚巧下了场淅淅沥沥的小雨,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舒爽沁脾的泥土清新香气。天京集市的大街上,人来人往,络绎不绝,小贩的叫卖声,买主的讨价还价声,声声洪亮,不绝于耳。人群之中,一青衣少女亭亭而立,虽身着棉衣布料,素面朝天,但清亮的嗓音在这嘈杂的集市中显得异常突出。“走过路过的朋友们都过来瞧一瞧看一看!十文钱,只要十文钱,便能帮您算出今后的运势,甭管是桃花运、事业

  • 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1章(第1章 绑架总裁)

    原标题: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1章(第1章绑架总裁)小说:娇妻难驯:总裁大人宠不够第1章绑架总裁“让你家人准备后事吧,没多少日子了。”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苏宛宛手里紧紧地攥着那份检查报告,耳边还回响着医生的话语。联想到今天一早发生的事,苏宛宛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灵魂都被剥离了,什么叫雪上加霜,她算是心有体会。进了工作室,被告知裁员,她是其中一个,不小心踢到腿,被忽悠验了血,却被告知骨癌晚期!苏宛宛觉得自己所有的运气都被这一天而毁坏。紧握的手被稍稍松开,她想到离世就心如死灰。她的思绪不断翻飞,却在下一

  • 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1章(第1章 竹镜子)

    原标题: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1章(第1章竹镜子)小说:鬼夫归来:夫人不太乖第1章竹镜子“不行……”那双手缓慢地解开了我外套的扣子,我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只能无力地发出一句反抗。虽说今天我确实是来和程一泽约会的,可我们分明还没有正式确定恋爱关系,这未免也太快了吧?难道我二十年来守身如玉,今天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唇角覆上了细细密密的吻,我有些透不过气,脑袋一下子放空了。天昏地暗一般,好像什么都不存在了,我只能感觉到自己被圈在一个略冰冷的怀抱里,有一双手巧妙地从衣领下探过去,沿着胸腔起伏的轮廓

  • 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1章(第一章 盛世婚礼)

    原标题: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1章(第一章盛世婚礼)书名:嫡女荣华:夫君请自重第一章盛世婚礼春意阑珊,太阳照的整个京城都一片温暖,然而在这样好的天气,却是十里菊花几乎铺满了墨都京城,百姓们纷纷关紧了门房,却又忍不住探出脑袋来看热闹。今日,是安定王娶亲的日子。众人都说,这姜未央命苦,本来能够嫁给太子,却被长姐使计谋给夺了去,只落得嫁给安定王的王妃的位置。这安定王,是京城最不按常理出牌的王爷,性子也是古里古怪的,他根本不喜欢江未央,不然的话,这娶亲大好的日子,应该是十里红妆,他却好,用祭奠死人的白菊花

  • 总裁爆宠小逃妻1章(第1章:鸿门宴)

    原标题:总裁爆宠小逃妻1章(第1章:鸿门宴)小说书名:总裁爆宠小逃妻第1章:鸿门宴M城,3月许念深吸一口气,抬头看着设计精致的招牌——‘暮色俱乐部’高档消费场所,纸醉金迷的地方。今天是她的生日,好朋友丁小媛在这儿订了包厢,替她庆生。踏进‘暮色’,便有侍应生领着她到指定包厢。某个昏暗角落,宫澈浑身散发着尊贵凛冽的气息,五官如精心雕刻般,极冷又精致绝美;高大完美的身体慵懒地靠坐在真皮沙发上,轻轻摇晃着就被,琥珀色的液体在昏暗光线下,闪烁着诡异而危险的光芒。一双如墨玉般的眼眸,冷漠地扫过场内形形色色的

  • 天才宝宝腹黑娘亲1章(第1章 死不瞑目)

    原标题:天才宝宝腹黑娘亲1章(第1章死不瞑目)小说书名:天才宝宝腹黑娘亲第1章死不瞑目S市,晚上八点。淅沥沥的雨从空中簌簌而下,豆大的雨珠砸在脸上生疼生疼的,但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冰漪已经一点也感觉不到痛了。“为什么?!”冰漪面色冰冷的质问着,她怎么也不相信,拿枪指着自己的人会是他!陈昊,那个她曾经最为信赖的挚友,那个曾经与她并肩作战的战友,那个曾与她共度生死的男人!现在,却拿枪指着她,想要她的命吗!“冰漪,交出夺天造化诀。”陈昊双眸微眯,眉间闪过一丝异样的情绪。“陈昊,你居然为了夺天造化诀背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