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机灵萌宝腹黑娘】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4:23:21 来源:网络 []

小说名:机灵萌宝腹黑娘

第一章:美男相救

皇城,街头热闹非凡。来自163nvren.com

“娘亲宝宝想吃糖葫芦。”巷子里,一道糯糯的童音轻柔传来。

花千晴无语地翻了个白眼,一边牵着儿子,一边低头数落他:“吃什么吃?不知道那玩意吃多了对牙不好吗?长了蛀牙以后怎么靠你这张萌脸招蜂引蝶?!”

“哎呦,宝宝才不要吸引花蝴蝶呢!宝宝要做专一的男人。”被教训的小孩瘪了瘪嘴,小手轻拽着她的衣袖,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停眨巴,无声的向她投去请求的目光:“娘亲,你就答应宝宝啦。”

“唔,那你明天去明月楼转一圈,我就考虑答应你。”花千晴狡诈地笑着,趁机提出条件。

“宝宝不要!娘亲,宝宝的美色是不能出卖的,更不能换银子!”每回去明月楼他都会被大姐姐们捏来捏去,可娘亲呢?就会站在旁边看热闹,还说捏一把要收一两银子,太过分了!

五岁的花醉月不高兴的鼓着腮帮,气呼呼地提出抗议。163女人网

花千晴耸了耸肩膀,一副你不答应就没糖吃的样子,然而只注意着和儿子斗嘴,却全然不曾留意到巷口经过的人群。

身体刚往巷子外跨出去,迎头撞上一堵厚实的肉墙,“嘶!好痛!”花醉月不悦。

“大胆,竟敢惊扰主子的仪仗?”那被撞到的随从当即拔刀,锋利的刀刃无情的朝下劈去。

“哇!娘亲救命!”花醉月吓得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双手抱住脑袋大声呼救。

话音刚落,一抹黑影敏捷如猎豹又似疾风迅速从他的身侧冲过,五指成爪,凌空截住随从的手腕,刀刃突地停在半空中。

好大的力气!

“你还能再丢脸点吗?”花千晴冷着脸,鄙视道:“说好的临危不乱呢?”

“哎呦,人家好怕怕的,娘亲威武霸气。”危机解除,花醉月立马露出讨好的笑,大献殷勤。163女人网

“阿大,速战速决,莫要妨碍主子的正事。”有一名在后方作壁上观的随从,环抱着一把弯刀,冷声提醒。

花千晴这才看清,对方的人数远比她多得多,这帮人披盔戴甲,个个暗藏杀气,绝非普通的随从,而在人群后方,由四名黑衣死士抬着的精美轿子,正静静停在半道上,那明黄的帐帘唯有皇室中人能用。

原来是皇家的人!

眸光忽闪,花千晴笑道:“误会,纯属误会,我儿子不懂事,打扰了贵人,我代他向你们道歉。”

秉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惹麻烦的心态,花千晴顿时软化了态度。

然而路边茶楼的二楼,一抹身影悠然倚靠着护栏,龙少辰好整以暇地把玩着茶杯,睨着下方的闹剧。

“哼,胆敢惊扰主子,该死!”一抹杀意忽地暴涨,那名随从弃刀朝花千晴攻来,招招必杀,只为取她性命。说明163nvren.com

擦,要不要这么野蛮?

“娘亲加油。”花醉月一溜烟躲到后方的墙角,挥舞着拳头替她打气。

花千晴一边迎敌,一边还不忘瞪着某个罪魁祸首。

攻势如潮,花千晴只守不攻渐渐有了些许颓势,丫的,还有完没完了?

气急,花千晴双手蓦地截住袭来的拳头,身体下弯一记扫堂腿,攻向男人的下盘。

“砰——”那名随从身体砸在地上,花千晴一只脚狠狠踩了上去,优雅地拍拍手道:“我这人真的不喜欢暴力。”

见同伴失手,站在轿子前方的多名随从不禁变了脸色,杀气蓄势待发,仿佛随时会扑上来,同她拼命。

“阿二。原文http://www.163nvren.com/”一道低沉喑哑的声线幽幽从帘子内传出,“莫要耽误时辰。”

这人的声音挺好听的。

花千晴暗暗松了口气,扬唇笑道:“这位大人多谢……”

“拦路者,杀了便是。”波澜不惊的语调,却如一道惊雷炸响在她的耳边。

喂!剧情不该这样发展吧?

“是,主子。”阿二躬身抱拳,而后,身体快如闪电,只隐隐看到一道残影隔空逼来,速度快得花千晴甚至来不及作出反应。

悲催,撞上铁板了!

浑身的寒毛一根根竖起,近在咫尺的危险感如同巨山,避无可避。【机灵萌宝腹黑娘】小说在线阅读

就在花千晴以为这次非死即伤之际,破空之声从上方袭来。

有暗器?!谁在帮她?!

然而,就在这时,轿帘飞舞,轿子内,一枚灌注玄气的暗色纽扣隔空撞上暗器,两股强悍的玄气在空中对碰,电光火石间,空气短暂扭曲。

阿二猝不及防的被暗器击中,袭向花千晴的攻势因此停下,落地后,脸色惨白的后退数步。

而他脚边一个碎掉的翡翠茶杯叮当落地,刚才既是这只茶杯暗器击中了他的丹田,导致玄气尽散,如果不是主子用纽扣及时出手,只怕他不止是重伤这般简单,定然小命不保!

“呼。”好险。

花千晴一脸后怕地拍了拍胸口,有些心有余悸。

帘子缓缓挑开,轿子内稳坐的男人优雅现身,一席华贵锦袍尊贵非凡,墨发高束,近乎完美的冷峻容颜如同神祗。

危险!

这个男人绝对危险。

只一眼,花千晴便忍不住心头发怵,能让她有这种感觉的,他是头一个。

南宫北冰冷的双眸精准无误地看向左侧茶楼二楼。

“是你。”南宫北薄唇轻启,一抹捉摸不透的暗芒悄然闪过眼底,呵,也对,能与他的修为不相上下的,怎会是普通武者?

谁?

花千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一抹清冷寡淡的白影瞬间夺走了她所有呼吸。

只见那人白衣似雪,墨发如云,修长似雅竹的身影凭倚木兰,淡薄如仙的五官,点尘不惊,仅仅是惊鸿一瞥,仿佛周遭的一切风景,通通沦为他的陪衬。

“大皇子!”龙少辰开口了,如天籁般的冷漠音色穿透云层悠然落在每一个人的耳畔,眸光微转,隔空朝她看来。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好像看到他冲自己笑了?!

“花二小姐。”

“花二小姐?”大皇子南宫北神色微变,转瞬便将那抹诧异隐去,唇瓣缓缓翘起,刹那间,一身冰霜化作三月暖阳,“你竟是丽珍的二姐,倒是本殿眼拙,未能认出自家人。”

第二章:以身相许,如何?

“大皇子说的哪里话?不打不相识嘛,对了,您这是要去见三妹吗?我这个做姐姐的,可等着早日喝到两位的喜酒呢。”花千晴顺着台阶下来,轻描淡写地将刚才的冲突带过。

大皇子南宫北,花府三小姐花丽珍的未婚夫,她名义上的妹夫!

啧,要早知道会碰到他,今天说什么她也不会出府。

流年不利埃

“多谢。”南宫北笑着应下,好似刚才什么也不曾发生过。

他礼貌地询问花千晴是否要一同前往花府,花千晴果断拒绝。

南宫北坐回轿子,仪仗再次启程,漂浮的帘子遮挡住了他峻拔的身影,也同时遮挡住了眼眸中一闪而过的阴鸷冷光。

龙少辰,这人可不是会见义勇为的人埃

他刚才出手,是不忍,亦或是别有目的?

“大皇子慢走埃”踮着脚挥手送别仪仗,直到再也看不到影子,花千晴脸上太过殷勤的笑容才蓦地卸了下来。

“娘亲,咱们还没向恩人道谢呢。”花醉月伸手拽了拽她的衣袖,然后指着茶楼脆生生提醒道,“要不是他帮忙,娘亲你早就没命啦。”

“谁说的?我命大着呢,你这混小子少咒我。”什么都能弱,就是不能弱了气势,刚才被惊到呆愣的人,绝对不是她!

“等我道谢后,再来和你算账。”敲了敲儿子的脑袋,留下一句警告后,她才转身向茶楼走去。

花醉月可怜巴巴的站在原地,神色很是哀怨。

糟了,他好像把娘亲惹毛了,怎么办啊?

笑眯眯地踏上二楼,一路上,花千晴早就准备好了满肚子的感谢词,力求要把诚意表达到最完满。

站在包厢外,稍微整理一下仪容,这才抬手敲门。

门并没锁,吱嘎一声开启。

她愣了愣,心头升起一丝莫名的古怪感,怎么有种请君入瓮的错觉?

“咳,这位恩公……”她扬起一抹笑,看向窗边遗世孤立的白衣男子。

“龙少辰。”他微微侧目,言简意赅的三个字却道尽霸道,甚至有几分唯我独尊的冷傲。

面上一怔,她笑得愈发优雅:“龙公子,刚才多谢你出手相助,不然我说不定这会儿就得身首异处了。”

“嗯。”男人微微颔首,狭长的鹰眼里,闪过一丝幽光,纤细的食指轻轻敲击着窗台,极有节拍的清脆碎响,却带着一种无形的压力,“谢礼呢?”

花千晴整个愣住,“谢……谢礼?”

我去,他难道没听说过施恩不图报吗?

“救命之恩,不该以礼答谢吗?”寡淡的唇瓣往上翘起,一抹极致诱惑的邪笑染上唇角。

静则冷,笑则妖。

举手投足间,处处透着几分难以捉摸的高深。

“那公子想要什么谢礼?哎,公子不知啊,我家世一穷二白,钱囊两袋空空,喏,浑身上下就一个铜板,如果公子不嫌弃,您看,要不把它收下?礼轻情意重,公子应当不是俗气之人,对吧?”花千晴讪笑着,从怀里掏出一块铜板,手掌摊开,往他面前递了过去。

眉梢轻挑,龙少辰微微俯身,朝她逼近,随意落下的鬓发轻抚过她的面颊,呼吸近在咫尺。

身体猛地僵住,很危险,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压迫感,远比那个什么大皇子更强!

睥睨天下的威压,如同密网般,将她整个人团团围祝

脸上面具般的笑容逐渐龟裂,眸光一闪,凝眸直视他。

一个清冷邪肆,一个倔强坚韧。

目光隔空对视着,似在暗中彼此较劲。

雅致的包厢里,一片静默,半响后,他轻笑一声,狂风不羁的低笑,含着几分冷意,几分兴味:“不若以身相许,如何?”

花千晴一怔,顿时嘴角抽了抽,卧槽,她这是被调戏了么?想她堂堂二十一世纪的王牌佣兵,冷酷杀伐,在现代都没有人敢调戏她,这一遭穿越,居然被个古代人给调戏了!可恶!这个该死的男人!

“抱歉,本人早年丧偶。”花千晴机械似的吐出一句话,语气阴冷。

“无妨,我不介意。”他似是同他杠上,眸底涌动着难明的暗潮。

“咳,公子你可真会开玩笑。”花千晴立马朝后退了两步,笑得愈发虚假,“虽然不能以身相许,不过救命之恩还真不能以俗物偿还,不如这样,晚上我在清风楼摆宴,答谢公子,你看如何?”

奶奶的,敢调戏她,管他什么恩情,先整了再说!

“好。”深邃的眸子里闪烁着不明的光芒,点了点头应下。

仿佛她邀请他去的,不是京城中最红火最出名的青楼,而是别的正当场所。

……

深夜清风楼,花千晴熟门熟路穿过宾客云集的大厅,悄然上了二楼。

“红娘啊,今晚我有个朋友要到这儿来,是个男的,而且腰缠万贯,你可得把人伺候好了,招呼楼里的美人儿们都出来,这可是个赚钱的大好机会。”她殷勤地握住老鸨的手指,开始自己的坑人计划,“到时候这盈利,三七开,我三,你七。”

“好勒!”红娘风韵犹存的妩媚脸庞满是笑意,仿佛已经看到银子正在朝自己招手,“对了,小醉月呢?他今儿没同你一道?”

几日不见对这个奶娃娃,她倒是有几分想念。

“他啊,正和楼里的漂亮姐姐聊天呢。”一切安排妥当后,花千晴才悠然下楼,在后院里,将被塞满礼物的儿子解救出来,不理会他被掐得红彤彤的面颊,挥手同楼里的姑娘道别。

她可不想留下来迎接之后的贵客,有那么多美女陪着,相信他今晚一定会乐不思蜀。

“唔,让我看看你今晚的战利品。”一把夺走儿子怀里的金银首饰,数了数,脸上顿时乐开了花,“哈哈,不错不错,儿子啊,你就这种时候稍微有点用处。”

“娘亲,你说过的见者有份,宝宝也要分赃。”花醉月举起手臂,提出抗议。

这可是他牺牲自己的美色换来的好处,娘亲怎么能全部拿走呢?

“我给你存着,等你以后讨媳妇的时候,当聘礼再拿出来。”安抚似的拍了拍儿子的脑袋,然后拽着他偷偷躲在清风楼外不远处的一条暗巷里。

当亲眼看到那抹尊贵非凡的身影进入青楼,她才咧开嘴,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嘿嘿嘿,今晚战况激烈哦,不知道他能不能扛得祝”

脑补了一番他被众女扑倒的画面,花千晴得意的笑了两声,优雅地拍了拍手,牵着儿子掉头离开。

白日的怨气,直到这会儿才烟消云散。

自己的快乐果然要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不知道今晚会有多少银子入账。

“娘亲,刚才那位不是恩人吗?咱们不用和他打招呼?你好没礼貌。”

“你懂什么?花前月下,孤男寡女,咱们可不能打扰到人家办好事。”

“什么好事啊?”

第三章:月下暧昧

弯月如钩,寂静的皇城内,母子二人的谈话声逐渐远去。

花千晴还美滋滋的在街头吃了碗小面,一看时辰不早,立马拽着儿子准备走小道回府。

一只脚刚跨入巷子,身后,那股她绝不可能遗忘的强大气息,紧随而来。

背脊猛地一僵,不是吧?这么快?

“儿子,你马上调头跑,不要回头,听见了吗?”她一脸严肃的交代着。

花醉月愣愣地眨了眨眼睛,心里有些疑惑,娘亲干嘛要让他一个人跑啊?

“快点。”她催促道。

“哦。”他听话的缩了缩脑袋,一溜烟跑出巷子。

虽然他不明白娘亲的用意,但娘亲说的永远是对的,不能不听,立即转头跑。

素白的长衫在寒风中肆意飞舞,墨发飘扬,如同一道白色闪电,蓦地掠过夜幕,又若惊鸿,翩然在巷口旋身落下,那双狭长的鹰眼,闪烁着令人捉摸不透的幽光。

峻拔的身躯堵住巷口,月光灯火被一并阻挡在后方,整个人好似逆光而战,身后灯火璀璨,美若神祗。

寂静的夜,空荡的街头,还有背后传来的阵阵压迫感。

花千晴艰难地转过身去,憨憨摸着脑勺,故作惊讶地说道:“嗨,好巧埃”

凉薄的唇线微微上扬,轻扯出一抹淡笑。

这一笑,如群魔乱舞,透着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潇洒邪肆。

在他的身后,好似有大片的黑色罂粟花正在盛放,双腿缓缓迈开,朝她一步一步逼近。

“额,不是说好在清月楼碰头吗?没想到竟提前碰到,真有缘埃”花千晴讪笑道,眼神不停在前后两侧转动,寻找着脱身的方法。

这个男人带给她的压力,太大。

仅仅是面对他,就让她下意识绷紧神经。

“有缘?”龙少辰扬唇轻笑,旋身一转,似疾风般,蓦地逼近她身前。

身体被撞得狠狠贴上墙壁,冰冷的触感从后背传来,整个人被卡在了他与石壁间,无法动弹,无法挣扎。

花千晴微微抬眸,眉宇间掠过一丝冰冷。

她不喜欢这种姿势,这种太过弱势的姿势,是她不愿接受的。

“想把我卖了换银子?”他轻轻俯下头,两人之间的距离再度拉近,近到他能数清她细长浓密的黑色睫毛,属于女子的芬芳扑鼻而来,鼻尖微动,眼底有零碎的笑意浮现。

“我有吗?”花千晴一脸茫然,打死也不能承认这种事。

“女人,这就是你的诚意?”下颚被他扼住,平静的语调满是危险。

花千晴立即出手,五指成抓,精准地刺向他胸口的大穴。

龙少辰不躲也不闪,竟在瞬息间,化解了她的攻势,手掌凌空握住她的手腕,压在她的头顶上。

“放手!”杀意暴涨,她森森地瞪着他。

该死,他的身手竟比她想象中还要高强。

轻轻摇了摇头,松开她的下颚,顺势紧扣她盈盈一握的腰肢。

花千晴浑身一僵,被他触碰过的地方好似有一股电流正在窜动,心尖莫名的颤了颤,从未有过的心悸油然而生。

“好吧,我认输,我道歉。”硬的不行,她只能散去一身杀意,率先低头。

“认输?你如此算计我,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才好呢?”龙少辰垂下眼睑,嘴角悠然扬起一抹邪肆不羁的弧线,他的气息正不断地喷洒在她的颈部,暧昧横生,危险弥漫。

“咳,我们一定要用这种姿势谈话吗?龙公子,男女授受不亲,你先松……”话还未说完,巷口一阵凌乱的脚步声传来。

两人同时一惊,齐齐侧目,就在这一秒,她的唇不经意擦过他的脖颈,如鹅毛般轻柔,又似猫儿的爪子挠着他的心潮。

亲……亲上了?

花千晴整个愣住,龙少辰也略感惊讶。

那转瞬即逝的触感,温香软玉在怀的美妙滋味,竟令他生出一个不该有的渴望。

眸光幽深,似有无名的情火正在凝聚。

巷口勾肩搭背的路人并没有注意到这方的动静,没过多久便远去了。

“你不觉得,这种时候用来对持很没意思吗?”花千晴眸光忽闪,露出一抹艳如牡丹般的笑容,眉宇间风情尽显,柔软的身体蓦地朝他贴近,趴在他的胸口上,媚眼如丝,含情脉脉。

暗火汹涌,她在勾引他?

就在龙少辰晃神的瞬间,花千晴一抬腿,猛地朝他最脆弱的地方踢去。

危险!

衣袖翻飞,墨发无风自动,身体如惊鸿般朝后跳开,警觉地避开了她的攻击。

“敢调戏我?哼,再修炼几百年吧。”花千晴一瞬间跃上高墙,身影立墙而站,月光下,面容美丽生动,得意扬起的眉,唇边滑开的笑,远比这星月更加璀璨。

说罢,她扭头就跑,身影轻盈地跃起,飞快融入夜色之中。

龙少辰莞尔轻笑,并没有动身追赶她的念头。

手指轻抚过脖颈,好似上边还残留着几分属于她的余温,想到这里,被她摆了一道的抑郁,烟消云散。

花千晴气呼呼地回到花府,还没进门,就看见比她先行回来的儿子,正在府外来回踱步。

“娘亲。”花醉月眼眸一亮,激动地朝她跑来,扑到她怀里,好奇地问道:“你刚才为什么要赶宝宝走啊?”

“锻炼你的基本功。”不赶他走,难道让儿子留下来,看她如何吃瘪,如何被一个男人调戏吗?

想到方才暧昧的画面,她忍不住暗暗磨牙。

“哟,姐姐,你这是终于在外头悠闲完,肯回府了吗?”花丽珍冷嘲热讽地声音从府内传出。

府门内侧,被两名奴婢簇拥着的少女,明眸皓齿,容颜清秀,但脸上的怨毒却将这份美丽,硬生生毁掉。

花千晴只当做没听见,狗咬了她一口,难道她还能咬回去吗?

“半夜归家,姐姐,要是传出去,你这名声大概也就别想要了,呀……”她似是忽然意识到了什么,故作惊讶地捂住唇瓣:“你看我,我怎么给忘了,早在姐姐五年前被耶律大公子休回府,成为下堂妻时,就哪儿还有什么名声可言了啊?也不知道爹爹怎么想的,把你和这贱种流放到江南多好,偏偏要接回京城来给我们花家丢人!哼!”

“不许你说娘亲坏话,大婶,你这样好丑,宝宝不喜欢你。”花醉月冲她做了个鬼脸。

童言无忌,童言无忌!

花丽珍压下了心底的怨毒,淬了毒汁的目光狠狠盯着不温不火的花千晴,“姐姐,就算你不顾自己的名声,总要顾顾你这儿子吧?说话不知轻重,毫无礼数,哼,将来难成大器!”

“说够了吗?”花千晴微微凝眉,她容不得任何人说他儿子一句不好。

她和花醉月一直生处江南相依为命,三个月前才回到京城,若不是因为那件事情……她一定要调查清楚,她才不会回到花府呢,当她稀罕这花家的一切吗?哼!

机灵萌宝腹黑娘》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机灵萌宝腹黑娘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80个文化典故,读懂沧桑中华!

    中华历史,源远流长。读了这80个文学典故,便读懂了半个文学史,读懂了沧桑中华!1、斑竹:湘妃竹。舜死后,舜的妃子娥皇和女英在湘水上啼哭,眼泪洒在竹子上,竹竿上都生了斑纹。唐刘禹锡《泰娘歌》:“如何将此千行泪,更洒湘江斑竹枝。”2、比翼鸟:传说中鹣鹣只有一只眼、一只翅膀,所以一定要两只鸟在一起才能飞,比喻夫妻。唐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3、连理枝:连生在一起的两个树枝,比如恩爱夫妻。唐白居易《长恨歌》:“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4、碧血:常与“丹心”连用,歌

  • 演出资讯 | 即将终演的宽街/外宽街剧目盘点

    又到了百老汇与外百老汇的剧目轮换期,一批剧目将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陆续迎来末场。我们按照时间顺序整理了将在2-4月完结的剧目,供大家参考。3月2日FIREANDAIR剧场:经典舞台(外宽街)编剧:TerrenceMcNally导演:JohnDoyle演员名单:DouglasHodge,JamesCusati-Moyer,JayArmstrongJohnson,JohnGlover,MarinMazzie以及MarshaMason等3月4日JOHNLITHGOW:STORIESBYHEART剧场:美

  • 冯友兰:存诚敬

    文丨冯友兰诚敬二字,宋明道学家讲得很多。这两个字的解释,可从两方面说。就一方面说,诚敬是一种立身处世的方法;就又一方面说,诚敬是一种超凡入圣的途径。我们于以下先就诚敬是一种立身处世的方法说。就这一方面说,诚的一意义是不欺。刘安世说:“某之学初无多言,旧所学于老先生者,只云由诚入。某平生所受用处,但是不欺耳。”此所谓老先生即司马光。刘安世《元城道护录》说:“安世从温公学,凡五年,得一语曰诚。安世问其目。公喜曰:‘此问甚善。当自不妄语入。’予初甚易之,及退而櫽栝日之所行,与凡所言,自相掣肘矛盾者多矣

  • 繁殖的二十条金科玉律(准则11-20)

    写给繁育者:这个职业没有门槛的同时,门槛真的很高!上一篇分享了原文中此处为链接,暂不支持采集。这里面没有一句关于几乘几繁殖最有效,用什么方法能让母犬多排卵,甚至可能和你奉行的繁殖理念相悖。但是,为什么叫它金科玉律,因为这是一个“高级繁育者养成计划”,一个繁育者用自己大半辈子的经验总结出来的。如果你想成为一个更好的繁育者,那就读完吧,吃不了亏。太长不看版(准则11-20)11.减少重复搭配。12.单胎尽量避免。13.监控犬只健康指标。14.平衡“奠基者”效应。15.适当使用异系繁殖。16.监控种群

  • 著名词作家张俊以太孝顺陪伴老娘精彩图片暖热人心

    照片说明:《中国大爱万里行》团长、总导演张俊以走进新加坡驻华大使馆录制系列电视节目《相约世界·大使说》,图为张俊以和新加坡驻华大使罗家良在新加坡大使馆内祝福“吉米飘香”香飘世界照片说明:记者获悉:日前,《中国大爱万里行》团长、总导演张俊以携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金斗等20余位艺术家赴吉林等地演出,图为李金斗和张俊以的母亲、姐姐共同祝福全国优秀企业家、全国劳动模范、人大代表、东艺集团董事长朱丙义旗下著名的品牌“吉米飘香”香飘世界照片说明:记者获悉:全国政协委员、著名青年歌唱家、中国时尚新民歌一姐陈思

  • 曹操一看此人相貌说:一定要将他杀掉,结果,多年后此人势不可挡

    “以貌取人”历来是中国人最摒弃的观念,但是,事实上这种观念还是有很多人买账的。虽然我们说“永不”,但,在现实生活中,仍然有许多人只通过外表来评论对方。今天,我们说,“长相”可以用来决定一个人的命运。虽然中国人不钦佩形而上学,但大多数平民相信形而上学,甚至,一些热爱儒家教育的学者也热衷于玄学。《财富》很可能是从金代逐渐流行于唐代,有许多大师的面相。即使在现实的历史中,这些大师仍然充满了神秘感。因为我们和他们生活在不同的年龄,所以,我们不知道这些神秘力量的主人是否真的那么好。传《晋书.宣帝》便记载了

  • 云南80后小伙刘顶峰书法鉴赏

    在云南,有这么一位平凡的80后青年。当同龄人都把业余时间奉献给了游戏、麻将、喝酒。而他却显得如此“非主流”,因为他的爱好与众不同——书法、乒乓、唱歌,水平怎么样?今天,侠客带大家一探究竟......平凡之人演绎精彩人生主人翁:刘顶峰,1981年生人不一样的刘顶峰▼这个爱唱歌,爱运动的小伙,写起字来一点不含糊,常常练起字来,就是几个小时,真应了那句:矫若惊龙,静若处子。上图为刘顶峰的有偿约字公告,他拒绝免费给人写字,千万别说他抠门,这其中的心酸,只有真正练书法的人才懂得!硬笔作品每字一元,行书七折

  • 紫砂壶“全手工”与“半手工”的主要区别,体现在哪?

    紫砂壶生产使用木模、石模或陶模等,古已有之。因为模件吸水性差,没能推而广之。随着社会和市场的发展,顾景舟为代表的技术人员,借鉴其他行业的成型方法,总结出了紫砂器用石膏模具挡坯整形的方法,模型包括内模和外模。是紫砂生产发展中的进步。“全手工成型”,无论是圆、是方,是花、是筋囊,先将泥块切成不同的泥料,再把这些泥料捶打成符合所制器型要求的泥条和泥片,然后用规车等工具划成适宜宽度的泥条,旋出口、底及围片。制圆器,则是把围片粘贴在转盘正中,把泥条沿着围片围好,圈接成筒状,再以一手衬托在筒内,以另一手执薄

  • 创意丨或许你用过沙画,但一定没见过她!

    沙画,用沙作画的表演艺术。作为企业宣传、品牌展示、新品推广的一种创意性节目,沙画在各类发布会、企业年会、婚礼宴会上大放异彩。最早的沙画出自匈牙利大师弗兰克·卡科之手。沙画引入中国后风靡一时,无论是昙花一现(源自日本)的光影画,还是偏重抽象艺术(源自土耳其)的水拓画,以及惊鸿一见(源自法国)的金粉画,都不能与沙画的活动观赏性相提并论。正文分界线下面说说可与沙画一决高下的“IPAD绘画”为视觉艺术家FernandoSica所发扬光大,来自《寻梦环游记》中那个色彩斑斓的墨西哥。IPAD绘画将平板电脑绘

  • 22岁女孩癌症去世,医生告诫:90后都有2个坏习惯

    2012年2月,22岁的上海女孩因胃癌去世,这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最年轻的胃癌患者,让人痛心,近年来,胃癌的患者持续不断的增加,而且年龄呈现年轻化趋势,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日常饮食习惯所致。90后大多都有的2个坏习惯饮食不规律,早餐从来不好好吃,就凑合的吃点,一到中午,由于时间不足,就米皮、凉皮、麻辣烫、砂锅就等等,到了晚上又开始大鱼大肉,长期以往,对于身体的伤害十分大。工作太忙了,精神压力大,就容易抽烟喝酒不节制,吸烟使胃癌发病的相对风险增加了一倍,而既吸烟又喝酒的人群胃癌发病相对风险增加了5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