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鬼影】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2:56:50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鬼影
第001章:伐棺禁忌

我叫何秋生,是个孤儿。163女人网

听爷爷说,他是在入秋的时候把我从外面捡回小河村。

为了给我个姓氏,所以爷爷才给我取了这个名字。

爷爷有一个特殊的职业,那就是棺材匠。他有一个棺材铺,除了棺材之外,丧葬的东西应有尽有。

在我们这个贫穷的地方,有一个丧葬习俗。那就是负责打造棺材的人,要陪着死人下葬!

这个陪死人下葬,并不是爷爷陪死人一起入棺,而是棺材在埋土之前,最后的两颗主棺材钉必须要由打棺材的人来钉。

所以,谁家要是死人了,来爷爷的棺材铺买棺材,还有丧葬用品,爷爷都会忙活好几天。【鬼影】小说在线阅读

不过,爷爷是个奇怪的人,打棺材有三个禁忌。

第一,恶人不打!

第二,孩童不打!

第三个禁忌,也是爷爷最害怕的一个禁忌,那就是死于大婚之日的人绝对不打,不管是新郎还是新娘!

打棺材能赚钱,比卖丧葬用品的利润高很多。

可要是遇上这三种类型的人,就算给爷爷天价他也不会打。

我小的时候很不理解,问过爷爷几次。爷爷总是慈祥的笑了笑,倒也给我简单的解释了一番。

说生前是恶人的,死后必定会到阎王殿受罪,是没有资格入土为安的。如果给他们打一口好棺材,让他们舒舒服服入土,那阴曹地府会不高兴的。网站163nvren.com

之二爷爷的第二个禁忌,孩童不打。爷爷是这样解释的,说小孩如果夭折的话,死时会带着怨气的,活人容易触霉头,倒霉运。

至于第三个爷爷最害怕的禁忌,爷爷却从来不给我解释。只是警告我,如果我以后继承这个棺材铺的话,千万不能给这类人打棺材。

就算饿死,也不能帮忙打棺材。

我那会儿小不懂事,也不理解他话里的意思。人都是好奇的,特别是对于这些邪门儿的事情,更是好奇的不行,所以就一直追问爷爷。推荐163nvren.com

我最关心的,也就是爷爷的第三个禁忌。可爷爷被我问烦了,暴揍了我一顿,还严厉的叮嘱我,以后他死了,也一定要遵守他的禁忌。

被收拾了一顿之后,我也就变乖了,再也不敢过问了。

时间过的很快,我跟着爷爷相依为命的生活了十八年之后,爷爷才让我自己来管理这棺材铺。

但爷爷有一点,就是从来不让我接触死人,还有绝对不让我跟他学习打棺材。

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是忌讳棺材铺还有寿衣店这样的店铺的,所以我从小就没有朋友。

这份选择虽说孤独了点,倒也平静,最重要的是也能养活自己。原文http://www.163nvren.com/

一直以来都是相安无事的,直到那一天,我误给人打造了一口棺材,足足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记得那天早上是阴雨天,我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来棺材铺开门了。

我们这个是赚死人钱的,只要有人死了,店里的生意才会好。

那天很奇怪,等了一天还是没有顾客上门,我看天色已经快黄昏了,这才准备关门回去休息了。

谁知,刚把店门关了一半,门外就来了两个年轻人。

这两个年轻人我认得,是隔壁幽水村的,名声很臭,一个叫大炮,一个叫小虎,平日里都是不务正业的,偷摸打人,为非作歹,是附近村庄出了名的老鼠屎。

很多人都害怕他们,避而远之。

正所谓臭名远扬,也就是这个道理。【鬼影】小说在线阅读

我见到是他们,脸立马沉了下来,没有理会他们,继续关寿衣店的门了。

“小哥,请问何阴阳在吗?”这时,那个叫小虎的人上前一步,客气的问了我一句。

解释一下,我爷爷有一个外号,叫何阴阳。十里八乡,也算是小有名气的。

我见他态度还算不错,这才反问了他一句,“你们找我爷爷做什么?”

小虎见我说话了,眼珠子贼精的转了转,立马掏出了一盒玉溪,热情的散给了我一根。

不过,做生意的人,不打笑脸人。

我接过烟,小虎便说了起来,“小哥,是这样的,我炮哥的老母亲时间不多了,这才想来麻烦何阴阳为她打口棺材,也希望能让炮哥好好尽尽孝。”

打棺材?

我立马想到了爷爷的三个禁忌,这大炮虽然臭名远扬,但他的老母亲是个老实的庄稼人,生前也不算是恶人或者是坏人。

棺材铺的后院有很多材料,可以根据人的身高体型,在短时间内打出一口棺材来。

我虽然从小跟着爷爷学习这些东西,但爷爷却不让我碰棺材这玩意儿,说这是死人的房子,年轻人别接触,是晦气。

所以,每次有人需要棺材,都是爷爷亲自动手打的。

这小虎见我沉思,立马上前一步,从口袋里拿出三叠厚厚的红太阳,小声的说道:“小哥请放心,钱不是问题。”

说实话,年轻人没有不喜欢钱的。我大约估摸了一下,差不多有三万块的样子。

这钱,足够打几口棺材了。

我平静了一下,忍住了渴望的眼神,解释道:“不好意思,我爷爷出远门去帮人看风水了。”

小虎眉头一挑,问:“小哥,不知何阴阳要啥时候回来?”

“我也不清楚……”我摇摇头,说:“爷爷是去帮人做丧葬了,可能要七天后等死人下葬了才能回来吧。”

“七天?我女……我老母亲尸体都臭了!”这时,一直没说话的大炮有些怒了。

呵!

我冷笑一声,却很是看不起他们这种小混混,心想这是你们来求我,不是我来求你们。

“小哥,别生气!”小虎见我不悦,立马打起了圆场,接着才去安慰大炮,“炮哥,何阴阳不在,可他徒弟在啊,不都是一样的吗?只要能打棺材,让你母亲入土,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埃”

大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小虎这才笑眯眯的看向我,“小哥,何阴阳既然不在的话,您就出手吧。炮哥是个孝子,只想尽尽孝,您就帮他一次吧。”

我虽然看不惯这大炮,但我是生意人,不会跟钱过不去。再者,大炮的母亲是个善良的人,倒也不属于爷爷的禁忌范围内。

想到这一点,我才点头,说:“好,看在你们是尽孝的份上,我帮你们打这口棺材。不过,我现在没时间,等明日一早我再去看看你母亲的尸体,帮她量身打一口棺材。”

我这么一说,小虎立马接话,顺手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说:“小哥,这件事就不麻烦您了。想着时间紧迫,在来之前,我们就把炮哥母亲的身高尺寸给带来了。”

“哦!”我沉思了一下,接过小虎手中的纸条,也没有看,直接点头说:“也行,你们啥时候要?”

小虎看了一眼大炮,见大炮点点头,这才问:“小哥,明晚之前可以吗?”

棺材铺后院有足够的材料,那些木头早就是做好的,赶一下通宵,也能打出来。

考虑到这一点,我才点点头,说:“好,那就明晚吧!”

“谢谢小哥,那我们明晚就来取棺材。”

“好!”

送走了他们之后,我才把那三万块钱拿在了手里。有钱在手上,心情肯定是高兴的。

简单的吃过晚饭之后,我就去后院打棺材去了。在选木头之前,我才拿着小虎给我的纸条看了一眼。

身高,一米七五。体重,六十公斤。

等等,不对啊!

这大炮的老母亲想必也是风烛残年了,哪里还会有一百二十斤重?

我知道农村的情况,一般庄稼人家庭条件都不好,营养自然也很差。特别是老人,到了晚年的时候,就只剩下皮包骨了,女性的话,最多也就时四十五公斤的体重。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我看大炮的身高,最多也就一米六的样子。可他的老母亲。竟然有一米七五。

这感觉,好像不是给老人打棺材,倒是有点像给年轻女人打棺材啊?

第002章:已死之人

这大炮的老母亲我倒也没见过,不过,再怎么样,年老的妇人,按道理来说不应该还有这么好的身材比列。

而爷爷说过的禁忌,我自然不敢忘记。

我原本想请示爷爷的,可爷爷也很古板,从来不用手机这玩意儿。我算了一下,距离他回来还有几天的时间。

而大炮这边,明晚就要来拉棺材了。

时间很急,主要是我也应承了下来。其实说白了,看到那一叠叠的钞票,我还是很动心。

平日里买点丧葬用品,那收入也是小数目。

权衡再三,我最终还是选择了打棺材。如果冒然拒绝的话,一方面是得罪了大炮不说,另一方面也失信于人。

开门做生意的,最怕的就是得罪顾客,名声传臭了,以后可就不好做生意了。

而且,平日里也没听谁家的姑娘结婚了,所以这口棺材也不算是在禁忌之内。

确定好了之后,我就找好一口备好的棺材,量了一下尺寸之后,就准备开始伐棺了。

对付伐棺这一点,很神秘,也很灵验。可能只有生活在农村的那些老一辈的老人,才知道这伐棺的用意。

因为现在都流行火葬,打棺材这神秘活只有在农村才流行。

所以,很多流传下来的禁忌自然也就慢慢失传了。

但我爷爷何阴阳却是一个有些手段的棺材匠,每逢为人打棺材之前,必定会请上三炷香,三叩九拜之后,这才开始重头戏了。

棺材匠伐棺的第一斧头,必定会用尽全力!

因为爷爷告诉过我,那伐出去的木屑能飞多远,也决定了这个人余下来的寿元。

当然,这只是针对活人打的棺材,才能知道这个寿元。

一斧知寿元!!!

这是一个传说,也是一个迷信!不过,很多农村的老人肯定是知道这样的传闻的。

我虽然听爷爷说过几次,但从来没有遇上过。而且对于这方面的神秘东西,如果我越是问的话,爷爷肯定就会严厉的呵斥我。

直到现在,我也没有真正的遇见过!

而这次、也是我第一次伐棺,只求希望不要遇上爷爷说的那种不干净的事儿了!

在心里祈祷鼓励了一番之后,我才开始第一次给人打棺材了。而棺材的对象,正是大炮的老母亲!

我学着爷爷之前的样子,有模有样的请上三炷香,对着鲁班像三叩九拜之后,我就把那棺材盖的木头放在了木架上。

接着,高高举起斧头,猛的劈了下去。

谁知,这木屑远远的飞出去竟然撞在了木板上,猛的反弹回来直接把我的手臂給割了一条口子!

而那块木屑,竟然落到棺材盖的下方!!!

这种场景我从来没见过,也有些蒙圈了,连手上的血液流出来也没有察觉到。

这……太邪乎了吧?

回过神来的我,连忙出去处理了一下伤口,但内心却一直是忐忑不安的,双眼皮直跳,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要发生。

一般情况下,将死之人的木屑,都是落在棺材盖面前。可我伐棺的这第一斧头却邪了,竟然落在了棺材盖下方。

“秋生,没事的,不要自己吓自己!”

深呼吸了一口之后,我自我安慰了几句。事情已经到这一步了,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了。

经历了几个小时之后,我才把这棺材给弄好了。因为时间不够,连上漆的时间都没有。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天亮了,这才回房去睡觉了。一直睡到第二天中午,简单的吃了点东西之后,我这才去棺材铺开门做生意了。

最近附近的十里八乡没有死人,所以生意很淡,也落得很清闲。

刚等到天一黑,小虎和大炮就出现了,和他们一起来的人,还有两个染着黄头发、打着耳钉的小混混,俨然一副乡村非主流的打扮。

“小哥,棺材怎么样了?”小虎一进来,就笑嘻嘻的问我。

我把手臂上的伤口遮了起来,点头道:“已经好了,你们来取吧。只是没有上漆,时间太紧急了……”

“不碍事、不碍事,我们回去自己弄就成。”这小虎是那种阴险人,笑面虎一个。

我点点头,看着大炮,说:“大炮,我想跟你说几句。”

大炮楞了一下,继而朝我走了过来,不耐烦的说了一句,说吧。

我虽然很不喜欢他这种装逼的性格,但还是提醒道:“大炮,你老母亲的寿元可能不长了,你自己准备一下后事吧!”

“知道了!”大炮显得有些焦急,问我:“棺材在哪里?”

看着大炮对自己老母亲的死漠不关心的样子,我只得无奈的摇摇头,带着他们去取棺材了。

在我们几人的合力下,总算才把这棺材给台上了车。

“小哥,再见!”小虎冲我挥了挥手,车子冒出一股黑烟,直接冲了出去。

他们走后,我才总算心安理得的得到了那丰厚的报酬。

后来几天,倒也没有发生其他的事情。

然而,三天后,意外发生了!

我完全没想到,我第一次给人伐棺就出事了。

这事儿,是在三天后。

我记得那天快下午的时候,幽水村的村民过来买丧葬用品。

在给他算账的时候,我就和他闲聊了起来:“大哥,你们村里最近有谁去世了吗?”

“是啊!”这大哥叹息了一声,没有说是谁,继续把自己购买的丧葬用品装了起来。

听到死人,我却是心中一咯噔,连忙问:“大哥,不知道是谁家的人去世了?”

“赵家的,可忙死我了,你快把东西给我准备好,那边还等我呢。”大哥的语气很焦急。

我见他这么焦急,也没有多问了,赶紧把他要的东西给准备好了。

在结账的时候,我才把自己心里的疑问问了出来,“大哥,你和你们村大炮的老母亲熟吗?”

“咋了?”大哥挑眉,悲切的说:“这该死的大炮,就是个小混蛋,把他老母亲活活给气死了!”

“死了?”我当即就惊呼了出来,但很快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了,便缓和的问:“大哥,大炮的母亲啥时候死的?”

大哥疑惑的看着我:“大炮的母亲都死了好几年,你问这个干啥?”

第003章:活见冤鬼

在听到这个大炮母亲已经死了几年的噩耗时,我手中的算盘吓的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摔的四分五裂,那些算盘珠子七零八落散落了一地。

“老弟,你咋了?咋咋呼呼的?”大哥见我失神,连忙用手在我面前挥了挥。

回过神来的我,立马倒吸了一口冷气,魂不守舍的追问:“大哥,大炮家还有其他女人吗?特别是年轻的女人。”

“哪有啊?”大哥哭笑了一下,说:“这大炮就是个混混,父母都双亡了,家里就剩下他一个人,平日里都很少回家的。好了,不唠了,我先回去了。”

这大哥走了很久,我才彻底回过神来。回过神来的我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头上的冷汗不停的淌了下来。

心里那种不好的感觉再次浮现了出来,总感觉有不好的事情即将要发生了。

一直到晚上,我都是魂不守舍的。天一黑,我就准备关门睡觉了。。

谁知,刚刚把门关上,外面就传来了咚咚咚的敲门声。这敲门声很有节奏,一声接着一声的,力道好像也是一模一样的。

“谁啊,都这么晚了……”我一边嘟囔着,一边还是去开了门。

谁知,门一打开,我就看到了站在外面的小虎。见到是小虎,我才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不过,我看他全身都是湿漉漉的,好像刚刚从水里出来的一样,那头发还有衣服都带着水草。

在灰蒙蒙夜色下,我看小虎脸色的皮肤很苍白,苍白的吓人,好像是生了大病一般。

我看着他,不解的问道:“小虎,你找我啥事?”

小虎没有说话,裂开嘴笑了起来。在他裂开嘴的时候,嘴里也是一股水流淌了出来。

这小虎很奇怪,我看的很纳闷,正要说话。小虎向前走了一步,轻轻的拍在了我的肩膀上,一脸阴森森的笑道:“小哥,我明晚来找你、明晚来找你……”

“你找我干啥?”我有点火了,语气也重了些。

可小虎根本没有理会我,木纳的转过身,朝着村口的方向慢慢的走了过去,“我明晚来找你,来找你,找你……”

“去你妈的,有病啊!”我看着他那神叨叨的样子,当即大骂了一声。

等我再次回过头的时候,小虎的身形和他那幽幽的声音已经消失在黑夜里了。

“秋生,你刚才和谁说话呢?”

就在我准备再次关门的时候,隔壁的大伯刚好从村口走进来。

我看到是大伯,礼貌的笑了一下,说道:“刚才幽水村的小虎来找我,神神叨叨的,问他啥事也不说,像变了个人一样?”

“小虎?”谁知,大伯听到我说小虎的时候,脸立马就跨了下来,神色肃穆的问我:“秋生,你刚才说你在和幽水村的小虎说话,是不是那个小混混小虎?”

“是埃”我苦笑着摇了摇头,回答道:“就是那个小虎,他这不是刚刚出村门口,大伯,你没碰见他吗?”

“碰见个屁啊,哎呀!”大伯激动的拍着手骂道。

我没想到大伯的情绪会这么夸张,这才问:“大伯,到底咋回事?”

“秋生,你小子撞鬼了!”大伯紧张的说道:“小虎已经死了,他叫赵小虎,前天就死了。”

嗡的一声!

我的脑瓜子瞬间就炸了,刚才那个来买丧葬用品的村民说,幽水村姓赵的人死了。

原来小虎的名字就叫赵小虎,那这样说来,刚才和我说话的那个小虎是鬼?

“秋生,秋生……”大伯赶紧摇晃了几下,我这才从恐惧中回过神来,大伯摁住我的肩膀,重重的说道:“秋生,你别怕,等你爷爷回来就没事了。你现在回家去,赶紧把门关上,知道吗?我明早就去给你找个先生凑合着,你别害怕,安心的睡一觉。”

我已经完全蒙了的状态,连思维都不会考虑了,只是傻傻的点点头。

虽说卖死人东西,可我一直以为那玩意儿是骗鬼的!

如今突然面对这个事实,我却有点不知所措了,心里更多的是恐惧!

大伯很担心我,把我送进去之后,又把门给关上了,这才回去了。

我躺在床上,这么热的天,我捂着被子都还觉得浑身发冷。

赵小虎怎么好好的就莫名奇妙的死了,而且他话说明天晚上要回来找我。

我虽然现在很害怕,但心里也清楚,赵小虎的死肯定和我打的那棺材有关联。

怎么办?

我越想越害怕,越害怕就越冷,都怪自己不听爷爷的话,为了一点钱就啥也忘记了。

我现在的情绪很复杂,除了后悔之后,更多的是害怕。

转辗反侧,很疲倦却又一点睡意都没有。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这才迷迷糊糊睡了一会儿。

刚天亮没多久,大伯就把先生给请来了。

大伯走的时候我把钥匙给他的,等他开门进来的时候,身边还带来一个先生。这先生看起来很邋遢,衣服上全是油渍,头发也是散乱不堪。

而且眼睛还好像是瞎的看不见,拄着一根竹子敲敲打打就走了进来。

“朱先生,这是我侄儿,还请您看看有没有啥办法救救他。”大伯恭敬的说道。

这朱瞎子没有说话,径直走到我的床边,用那脏兮兮又臭的手摸了摸我的额头,接着又翻了一下我的眼皮。

我以为他有办法的时候,谁知这朱瞎子转身就要走。

我还没明白怎么回事时,大伯立马拖住了他,恳求的说道:“朱先生,求您救救我侄子。”

“救不了、救不了咯!”朱瞎子摇头晃脑的说道:“他惹上了厉鬼,这鬼凶得很,我是没有这个本事咯。”

但是大伯怎么也不肯放他走,死死的抓住他的袖口,“朱先生,你别走,你走了,我侄子就没命了。”

朱瞎子甩了甩手,还是没有挣脱大伯的手,最后有些怒了,“我救不了他,我不走,我也要死咯。你最好也别参与,不然你也要死的。快松开我咯,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朱先生,钱不是问题,您要多少都行,只要能救我侄子!”说实话,大伯的话让我很感动。

他是看着我长大的,因为大婶不能生育的问题而且死得早,他们一直没有孩子。潜移默化的,大伯已经把我当成亲生儿子般对待。

“我要是想要钱,大把的是咯。”朱瞎子见我大伯还是不肯松开手,最后才叹道:“这样吧,我给你一道符咯,你再去找一只黑狗,记住了,要没有杂色的黑狗,把它拴在门口,想必能保你一晚上的命咯。”

朱瞎子说完之后,猛的甩开了大伯的手,敲着竹竿飞快的走了。

那样子,完全不是像是一个瞎子的状态。

朱瞎子走后,大伯又安慰道:“秋生,你别害怕,我这就去把邻居的小黑狗给借来。”

我看着大伯那奔波劳累的样子,心里一酸,差点哭了起来,“大伯,谢谢你。”

“傻孩子。”大伯笑了一下,说:“你等着,我马上就去给你找来。”

嗯。

一个小时过后,大伯才牵来了一条杂交狗,个头不大,但全身都是黑色的,那眼睛贼溜溜的转着,很通人性。

大伯把它拴在我的门口,喂了些肉之后,也一直陪着我。

我想着之前朱瞎子的话,这才开口道:“大伯,你回去休息吧,朱瞎子说我今晚会没事的。”

“也好。”大伯点点头,说:“我现在连夜去找你爷爷,你一定要坚持祝”

好。

大伯叮嘱了几句之后,这就出门了。

而我一个人在床上,却是无比的恐慌和忐忑,每一秒钟都好像是度日如年一般。

一等到晚上,我就把门窗全部给关上了。

小黑狗拴在我的门口,我也是捂在被子里的,手里也是紧紧的拽着朱瞎子给我的黄符。

一直快到夜里十二点的时候,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就在我以为赵小虎今晚不会来的时候,谁知门外的小黑狗忽然疯狂的狂吠了起来,一声比一声凶猛,好像遇到了恐怖的天敌一样。

紧接着,外面忽然刮进来一阵大风,啪的一声,直接把窗户给吹开了。

房间里的电灯也是瞬时兹兹的发出了电流声,接着就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烁了起来。

来了,赵小虎来了!

我猛的从床上弹坐起来,冷汗已经被衣服给打湿了。

鬼影》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荷花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荷花文学)或者(hehuawenxue),关注后回复 鬼影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我愿做你路过的一株红豆目录预览:第一章他不爱她第二章他的妹妹第三章陷害第一章他不爱她他不爱她,她一直都知道。男人轻车熟路地掀开她的裙子,手探进她的衣内。也许是刚应酬过,他身上有浓重的烟味,双手明显带着从外面的冰凉,横冲直撞着,攥住她胸前的柔软。于书被冷得一个激灵,但是她没有拒绝。何初寻在她身上的发泄,从来都是爆发式的,带着侵犯,带着毁灭。他一下一下地进攻,没有一点情爱的意味。身上的男人越来越快,在灭顶的快感要到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护花狂龙》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护花狂龙》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护花狂龙目录预览:第1章混乱KTV第2章男人要握住的东西第3章狂野小美女第1章混乱KTV混乱KTV,名字当然不叫“混乱”。只不过是这里的气氛向来有点乌烟瘴气,才使得这个很不雅观的绰号不胫而走。无论是周末放纵一把的大学生,还是忍痛潇洒一回的打工仔,又或者被女友痛宰的悲催货,都是这里的常客。当然,某些挥金如土的家伙也会出现在这里。最后这一类才是高消费群体,也是包厢公主们最关注的贵宾。又是个周末,一如既往的喧嚣。一个身穿白衬衫的小伙子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人生处处是江湖》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人生处处是江湖》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人生处处是江湖目录预览:第一章龙回故乡第二章突发事件第三章嚣张董四第一章龙回故乡看着眼前的这座都市人流如潮、车水马龙。一座座高楼大厦拔地而起,干净宽敞的马路、绿化优美的街道,又看看自己,满脸脏兮兮的,头发看上去有几个月没洗了,乱的就像头上顶个鸟巢,浑身的衣服都有点看不出原来的颜色。王胜斌深吸一口还剩半截的长白山,从背包里翻出两张照片,一张上面是一个军人,另一个上面是一个妈妈和两个小女孩的合影,王胜斌一脸严肃。“兄弟,你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成长的代价》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成长的代价》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成长的代价目录预览:悲惨童年扒裙子受尽欺负悲惨童年每个人小时候都有梦想,我不知道别人的梦想是什么,我小时候的梦想,是想做一只自由飞翔的小鸟,因为那样,我就可以飞出那扇沉重的铁门……不要误会,我不是犯人,而是一名孤儿,从小生活在孤儿院。院长也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他说是你妈抛弃的你,我问那我爸爸呢,他说是你爸抛弃的你和你妈。所以我成了没人要的孩子,和我一样的人还有很多,我们一起生活在孤儿院里。院长经常叫我们干活,他说劳动是美德,这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捕获女上司》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捕获女上司》在线全文阅读小说:捕获女上司目录预览:我叫江帆大胸妹老色狼我叫江帆我叫江帆,今年二十二岁,大学毕业一年多了,在江海这个城市里混着日子。因为工资不高,再加上一个村里的嫂子也在这里打工,所以我干脆就和嫂子哥哥一起合租了。嫂子名叫李妍,并不是我的亲嫂子,我村里头,差不多大的人,都是兄弟姐妹称呼的。李妍只比我大几岁,二十六岁左右,不过身段却极其丰腴,嫁做人妇的她浑身上下都透露着一股风情,让人着迷。只是碍于一个大哥的面子,我一直将对李妍的爱慕压在心里,根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娇妻来袭:总裁要温柔》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娇妻来袭:总裁要温柔》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娇妻来袭:总裁要温柔目录预览:第001章一夜余温第002章羞辱第003章醒了就别装死第001章一夜余温阳光透过纱窗照射进来,微风拂面,整个房间都很亮堂,莫晴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红肿的眼睛,大脑依旧是昏昏沉沉的。她动了动身子,“咯吱”声响起,骨骼一阵酸痛,整个身子都像是错位了。眼眶湿润,那些可怕的回忆冲击着她的脑海,莫晴的手握成了拳头,私密处也火辣辣的疼着,全身涌上了耻辱的感觉。男人声音冰冷,他迎着光线走了进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王牌绝宠:总裁晚上见目录预览:第1章掠夺他初吻第2章逃婚,冤家路窄第3章全世界都在嘲笑他第1章掠夺他初吻一对带着余温的手臂紧紧勾住他的脖子。软软的手臂一收,毫不犹豫地对着他的双唇吻了下去!她以灵巧的舌奋力撬开他的嘴,一口新鲜的空气就这样输进他的嘴里,带着少女才有的香软清甜。男人循着本能反吸过她的檀口,用力、般贪婪地汲取她口中的一切!他用双臂紧紧扣住她的娇躯,将她整个身子纳入自己的怀中用力禁锢。大手沿着她腰上曼妙的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贴心萌宝荒唐爹》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贴心萌宝荒唐爹》在线全文阅读小说书名:贴心萌宝荒唐爹目录预览:第1章抓奸在床第2章净身出户第3章得知真相第1章抓奸在床热……浑身难受如同被架在火上炙烤。程漓月眼昏昏沉沉中,眸光迷离的抓住一个人的手臂。她想要求救,鼻间传来浓郁的男性气息,扑天盖地的涌来,她微微轻启的唇被强势堵住。她本能的想要反抗,可是,男人不给她任何机会,长驱直入,挑开她的齿,吞卷她的一切。明明该是对这个陌生男人的吻感到排斥和抗拒的……可是,为什么她的身体里却涌起了亢奋?下一秒,身下却传来嘶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超级客栈》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超级客栈》在线全文阅读小说名称:超级客栈目录预览:第一章买了间客栈第二章“那些人”来了!第三章九转玉露丸第一章买了间客栈一百二十万!看着账户里的余额,陈小武露出了一抹苦涩,扭头看去,电视台正在播放“本市最大的五星级酒店易主,南阳集团入主”的消息。屏幕上,一个意气风发的年轻男子作为酒店新主人,正微笑应对着媒体。看到苏丰泽,陈小武眼中闪过一抹仇恨,五指指甲紧紧掐入血肉中,最终又放开。半年前,陈小武还是白鹭市最大五星级酒店的太子爷,他父亲陈凯经营一家五星级酒店,

  • 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爱已尽,心如灰》在线全文阅读

    原标题:今日20180426推荐小说之《爱已尽,心如灰》在线全文阅读书名:爱已尽,心如灰目录预览:第一章捐皮第二章跟母亲一样下贱第三章我不准你求他第一章捐皮漆黑的夜拉开帷幕。别墅大厅里,纪安言看着昏黄的灯光下冷不丁闯入一道冷酷的身影。顾云铭走进来,不由分说扯过她的手就往外面走:“跟我去医院。”纪安言的手死死的抠住沙发,指甲都抠的泛白了。如果不是戴着助听器,她一定不会听到这么冷傲坚硬的话。“顾云铭,你干什么?”纪安言被扯的晕头转向的,她沿着顾云铭的力道站起身,一手覆了覆腹部。难道他知道自己怀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