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绝对女王】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11:13:57 来源:网络 []

小说书名:绝对女王

第1章交易

晨光从窗户射了进来,窗户外,天空已经从漫天星辰变成了一片霞红,太阳已经冉冉升起,清雅的心仿佛被那道光射穿了一样,“啪”地一声碎了。说明http://www.163nvren.com/她从昨天晚上起一直在等待,等到天亮,却什么奇迹也没有。

天亮仿佛就是那最后一根稻草,让清雅所有的希望都消失干净。清雅伸手摸了摸眼角,以为自己会哭,却发现那里是干的!“呵呵。”她听到自己笑出声来,居然是干的!这种时候,这么绝望,她居然觉得无所谓!可不是超级好笑吗?

“呵呵。”清雅接着笑,然后放声大笑,“哈哈哈。”直到她自己笑出了眼泪,清雅冲进盥洗室,给自己做了一番整理。对着镜子清雅极慢极慢地梳理这头发,每梳理一下,便对自己说一句: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再奢求什么人会奇迹般地出现、什么事会奇迹般地发生了,自己去争取吧!呵。说明163nvren.com她的弟弟她一定要救,至于她的心,既然已经死了,便不用再活了。

清雅发现自己对徐一懒还是非常了解地,比如,在徐一懒必经的路上,她非常轻松地拦住了他。

“你怎么在这里。”徐一懒的声音里似乎有惊喜,不过在清雅听起来惊吓的成分更多。

“当然是有事。”清雅露出了一个非常甜美的微笑,歪了歪头,她问他,“有时间吗?”

“有。”徐一懒想也没有想就回答了,他的心有一瞬间狂跳起来,接着就被清雅的下一句话给拍死在地。推荐163nvren.com

“我跟你作比交易吧,”清雅走近他俩步,让他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呼吸,“你帮我救我弟弟,而我……”

她说得非常轻,轻得徐一懒必须侧头才能听到后续。听清楚之后,徐一懒脸上的表情很僵硬,心脏这里仿佛被狠狠捏了一把,疼得他几乎无法呼吸,但是,他听见自己回答她,“好。”

清雅笑起来,眼中有真诚的笑意,心底却开始抽疼,她顿了顿,才道,“那我等你的消息。”

第二天,徐一懒带着清雅去接她弟弟。俩人到达的时候,宠纯木已经烂醉,而且嘴里还念念有词,其中一句,让徐一懒不禁看向清雅,只见她眸底的平静,他甚至有点儿搞不懂她了。

“你...”徐一懒看着清雅,她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波动。“你知道是我做的,还一直呆在我身边吗?为什么?”徐一懒突然有一种,一直被眼前这个女人玩弄于鼓掌的感觉。来自163nvren.com

“不说这个,先送他们回去吧。”清雅上前跟他一起扶着宠纯木,见徐一懒没动,于是看着他说道,“徐一懒,夏花儿现在一个人在车上呆着,如果你有什么话想问,想说,先把他们送回去好吗?”

徐一懒看了一眼清雅,眼神里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觉,他一句话没说,扶着宠纯木到车上。

“花儿醉成这样子,一个人在家也不行,不如先把她一起送到纯木的别墅吧。”清雅坐在副驾驶座上,不安的看着后座上两个浑身酒气的人。

徐一懒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开着车。

“徐一懒,去纯木家的方向,好像不是这里...你要开到哪里去?”清雅看着徐一懒开车的方向,终于察觉到,这条路她也很熟悉,怎么会忘记呢,“为什么要去你家?”

“女人,男人怎么开车,你就怎么坐车,不要来指挥男人开车,嗯?”徐一懒用余光看了一眼清雅,见她嘟着嘴默默地不再说话,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女人似的,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终于把宠纯木和夏花儿抬进别墅,徐一懒把他俩放在客厅的沙发上就不管了,自己去倒了杯红酒,慢悠悠的喝着。阅读163nvren.com清雅去浴室烧了热水,给夏花儿洗了洗身子然后找了件干净的衣服换上,让徐一懒抱到二楼卧室去休息。这两个人喝的一身酒气刚才下车的时候又吐了一身,实在不堪入目。

徐一懒从楼上下来,见清雅正费力的搬着宠纯木往浴室走,浴室快步走下来。

“你要干嘛?”徐一懒从清雅手里接过宠纯木。

“当然是给他洗洗澡啊,你看他这个样子,你要让他睡在你床上吗?”清雅看了一眼徐一懒,无所谓的说道,“你要是都不介意的话,我也无所谓啊。”

“那样也不能你来洗啊,男女有别,赤身裸体的像什么样子。”徐一懒瞪了清雅一眼,语气里带着一丝斥责的意思。推荐163nvren.com

“你到底在想什么啊,他是我弟耶,有什么关系啊。”清雅无奈地说道,拖着宠纯木就往前走。

“你弟也不行,都是成年人了,万一...怎么办!”说着,徐一懒一把扯过宠纯木,把他全部的重量都放在自己身上。

“噗...”看到徐一懒这个样子,好像是小朋友被抢了玩具一样,清雅没忍住噗的笑出来。“什么万一啊,我弟早就被我看光光了,我可一点兴趣都没有。”

“怎么,是他的不够大,所以没兴趣?”徐一懒一脸玩味的看着清雅。“看来我的算是合格了哦?”

“说什么呢,没个正经。”清雅把脸侧向一边,脸上滚烫。徐一懒果然是调情的高手,难怪虽然那么冷酷可还是有那么多女人喜欢。只是,为什么跟她好好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有那么多矛盾呢。

“对,没正经...没正经....”明明在酒醉昏睡的宠纯木,却突然梦呓着重复了一遍。

“噗...”清雅和徐一懒两人愣愣的看着宠纯木,然后噗的笑出来。

最终还是徐一懒无奈的给宠纯木洗了洗身子,然后背着他上了二楼卧室,“砰”的一声把他摔在床上。

“喂,你轻点!”见徐一懒毫不怜惜的把宠纯木摔在了床上,清雅急了,连忙上去查看。“纯木在里面肯定吃了很多苦,哪经得起你这样摔啊。”

没想到清雅只是随口这么一说,徐一懒便觉得她是在谴责他把宠纯木陷害进去的事情,于是拉着她的胳膊硬把她拉进主卧。

“你要干嘛?”这间卧室清雅可一点都不陌生,如果是平时,她可能早就喊着“好累啊”然后扑上去好好睡一觉,可是现在他们俩的关系变得莫名其妙的,既不是情侣却又曾经甜蜜的纠缠在一起,也不单纯是肉体交易关系,毕竟曾经也相互有过感觉。

“我想问你,为什么你知道是我陷害宠纯木的,但是还一直留在我身边?”徐一懒看着清雅,慢慢的向她靠近。

清雅后退一步,“当然是想帮纯木啊,这还用问吗....”

“你是想自己找证据对不对?”徐一懒又逼近一步,“然后找到证据,就到了我接受报应的时候了,是不是?”徐一懒曾经这样猜测着。

“呵...”清雅后退着躲避他的一步步逼近,勉强的笑了笑,“反正纯木都已经没事了,而且也已经回公司了,过去的事情,我不想再提了。”

“可是我想知道。”徐一懒又向前一步,清雅退无可退一下跌坐在床上,徐一懒弯下腰,双手撑在清雅身侧,近距离的看着她,“我想知道你当时是怎么想的?如果当初被你找到了证据,你会怎么做?”

沉重的喘息的气息喷洒在脸上,清雅把头偏向一侧,“这种假设性的问题,我不会回答。”她学聪明了,从来不回答这些没有发生过的假设的问题。

“不要再用这个借口来逃避,告诉我。”徐一懒紧咬着这个问题不放,他似乎也做好了随时应对清雅的回答的准备。

“这种问题没有意义的,你不要再问我了。”清雅推开徐一懒站起身来,“你我之间,已经不再是关心这种问题的关系了,从昨天的交易开始,我们就只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了。”

徐一懒没想到清雅会这样说,虽然从很亲密的关系演变到现在的肉-体交易关系,可是他完全不觉得他们之间会变成清雅说的这样子。仅仅就是债主和欠债人的关系吗?

“债主?欠债人?”徐一懒冷冷哼了一声。

“我不管是你还是谁陷害纯木的,既然我已经跟你做了交易让你救纯木,但是...”清雅低头摸了摸小腹,“债在这里。如果他真的出现了,他就是你的。如果他没有出现,你对纯木一害一救,就当扯平了,我们还是谁也不欠谁。”

“你....算了,时间不早了,你去休息吧。”徐一懒盯着清雅的小腹良久,好像恨不得那肚子里立刻就有个宝宝出来。

清雅回到夏花儿睡的房间,小心翼翼的在她身边躺下来,听着夏花儿睡的昏沉的浅浅的呼吸声,觉得很安心,于是蜷其身子也沉沉的睡去。

宠纯木回公司之后,徐一懒开董事会澄清了宠纯木贪污公款的事情,于是一切都回复原貌,宠纯木还是那个董事会很看中的人才。而清雅,也安心的经营花店,夏花儿终于辞去了PUB的工作,全身心的跟清雅投入到幸福花店的经营上。

“哎呀,自从不在PUB工作之后,我的消息可就一点都不灵通了呢。”夏花儿很喜欢花店的工作,毕竟开花店她也有出一部分钱,所以她跟清雅一样把自己的全部心思都放在花店上,但是她好像故意让清雅知道她有多爱她一样,经常跟清雅抱怨说自从来花店之后,消息不灵通了呀,没有人送她礼物了呀什么的。

清雅也不理会她的抱怨,只是笑着说:“你呀,是怕消息不灵通,等不到你的子敬吧?”

“诶?你怎么知道?”夏花儿惊讶的看着清雅,她从来没跟她提过朱子敬,她是怎么知道的?

“有人酒后吐真言,不巧被我听到了。”清雅像是知道了什么大秘密一样。

“啊,那我还有没有说别的什么呀?”夏花儿跟小女人一样的,居然害羞起来。

“别的我可不知道,只是听你不停的念着‘子敬...我的子敬...你什么时候回来呀’,就这样。”清雅包了一束花递给旁边的客人,“谢谢惠顾。”然后给对着夏花儿说道,“你从来没有跟我讲过你这个子敬的事情耶,不如跟我讲一讲啊。”

“我跟他....我曾经为他怀过一个宝宝...”夏花儿羞涩的说道,“不过后来...”说道后来,夏花儿脸上笼上一层悲伤,话锋一转,“不如我跟你讲讲我跟他刚见面的时候的事情啊,虽然也没什么值得骄傲的,不过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请问,清雅小姐在吗?”

清雅送走了最后一位买花的客人,正准备专心致志的听夏花儿讲她过去的幸福事迹,听到门口有人找自己,于是抬头看去。门口站着一个身材娇小,黑色长卷发,面容精致的女人,那女人走进来,对着清雅又问了一遍,“请问,清雅小姐在吗?”

“我就是。请问你是...”清雅起身迎出去。

“你好,我叫蒋欣儿。”蒋欣儿看着清雅,莞尔一笑,大大方方的朝她伸出手,“很高兴见到你。”

“蒋欣儿?你是楚萧的老婆?”清雅还没回应,一旁的夏花儿就大叫一声。

“花儿。”清雅暗中踢了踢夏花儿的脚,示意她不要那么一惊一乍,然后伸手跟蒋欣儿握了握手,“蒋小姐,很高兴见到你。”

“你们不是应该...”清雅正想问他们不是应该在度蜜月吗,但是自己暗暗算了一下,时间已经过了,应该是度蜜月回来了,于是改口说道,“你们回来啦。啊,请坐。”说着请她在桌子前坐下来。

蒋欣儿坐下来,仔细打量着清雅,她那双黑色的眼睛很漂亮,清雅被她这样盯着,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蒋小姐找我,有什么事吗?”

“是有一些事情,所以想跟清雅小姐单独聊聊。”蒋欣儿说着看了夏花儿一眼。

“看我干嘛呀,我还能去哪儿啊?”夏花儿觉得蒋欣儿是楚萧的老婆,但是因为楚萧之前那么疯狂的喜欢清雅,所以她总觉得蒋欣儿是来找茬的,于是白了蒋欣儿一眼,“而且,我是清雅的好姐妹儿,我们之间没有秘密的,所以有什么事情你就在这儿说呗。”

第2章干姐姐

面对夏花儿的态度,蒋欣儿也不怒,十分大度,她跟清雅说起楚萧在度蜜月的期间,总是给她打电话的事情,虽然有时候问他,他也不回答,作为妻子,就算再大方,也不是不能容忍的,虽然听婆婆说过清雅是她的干女儿,也就是楚萧的干姐姐,但是,她还是冒昧来找清雅谈谈,想亲自问问看,她到底把楚萧放在什么样的位置。

“蒋小姐,既然你跟楚萧已经结婚,那我作为干姐姐,自然应该叫你一声弟妹。我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但我一直都吧楚萧当做弟弟,甚至是亲弟弟一样的。我也有弟弟,也是亲弟弟,所以你应该懂的,我不会对楚萧有任何非分之想,就像我不会对我的弟弟纯木有任何非分之想一样。”清雅知道蒋欣儿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来找茬的人,所以她不做多余的解释,只是这样表达给她听,而且她也相信,以蒋欣儿来说,她是听得懂的。

“我懂了。”蒋欣儿看着清雅,对她说的话没有丝毫怀疑,她握着清雅的手,亲切的叫了一声“姐姐”。“隅儿姐姐,其实我见到的时候,就觉得我们好像认识很久一样,这就是传说中的一见如故吧?而且,我觉得你是个很亲切的人,一点都不像他们说的那样。所以啊,就算你不是楚萧的干姐姐,我都想认你当姐姐了。”

“套什么近乎呢。”夏花儿在一旁听着蒋欣儿说着一见如故什么的话,就觉得作呕。想当初她夏花儿和清雅可以一起经历了很多事情最终才成为情比金坚的好姐妹呢,现在突然冒出个蒋欣儿来,才见第一面就说想认清雅当姐姐,第一面能看出个什么来啊,还不是再说客套话想套近乎。

“花儿。”清雅无奈的回头看着夏花儿,又回过头对蒋欣儿说道,“欣儿,花儿就是这种直脾气,她对陌生人都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你别介意。”

蒋欣儿打量了一下夏花儿,笑了笑,没说什么。

“你替我辩解个什么劲儿啊,我就是不喜欢她。”夏花儿突然冲着清雅生气的叫嚷起来,“她要真是什么好人啊,就做点值得让人相信的事情来啊,就知道说一些漂亮话。就冲她是楚萧那臭小子的老婆,我就不喜欢她。哼...”

夏花儿说完就转身到后面的花架旁整理花架,不再理会清雅和蒋欣儿的对话。

“欣儿,别介意,她最近心情不太好,自己的爱人一直在外面没有回来,她这是羡慕你新婚呢。”清雅笑着解释道。

“没事的。”蒋欣儿摇摇头。“清雅姐,这次我跟楚萧回来,其实我也有想过,想要跟他的好兄弟们聚一聚,要在家里开一个party,如果清雅姐不介意我们结婚时没请你的话,这次可不可以来?就当是我对清雅姐的赔罪。”

“什么赔罪不赔罪的,你们请我,我当然求之不得啊。”清雅轻轻拍拍蒋欣儿的手背。

蒋欣儿走了以后,清雅看着仍然一脸不满的在整理花架的夏花儿,无奈的笑了笑走过去安慰她。谁知却被夏花儿白了一眼,“你啊,有了新的姐妹,还要我这个老~姐妹干嘛?”

看着夏花儿一副吃醋的模样,清雅笑得更厉害了,“哎呦呦,快看看我家花儿,什么时候掉进醋坛子里了,怎么浑身一股酸味啊,都可以拿来当下酒菜了。”

“行了你,别埋汰我了。”夏花儿嘟着嘴气嘟嘟的推了清雅一把,“我都听到了,她要你去他家开的什么party,你不会真的打算要去吧?”

“为什么不去啊?楚萧要请的话,肯定会请纯木啊,到时候纯木去,我当然也要去啦,你也要去。”

“我干嘛要去啊,我才不去呢!”

“你当然要去啊,说不定就碰到什么帅气的公子哥儿,把你的魂儿都勾走,你就不用心心念念想着你的子敬了呀~”清雅说笑道。

“说什么呢,又来笑话我,看我不打你...臭丫头你别跑....”

两个好姐妹嘻嘻闹闹着,嘴上谁也不饶了谁。转眼过了几天,花店收到两份请柬,清雅打开看,是楚萧和蒋欣儿举办的晚宴,特别正式的用了请柬,而且还请了夏花儿。

夏花儿虽然嘴上说着“我才不去呢”,但还是跟着清雅去买衣服,顺便给自己买一身漂亮的晚宴礼服。

“哎呦喂,是谁铁了心说不去的?现在买衣服的时候还这么积极。”清雅笑着调侃道。

“我是不想去啊,不过看你对蒋欣儿那么没有防备,我当然得跟去看看啊,万一她跟你耍什么阴招,我还能帮帮你。”夏花儿也不理会清雅的调侃,只管在镜子面前试着新衣服。

晚宴设在楚家的别墅里,出发去楚家的时候,宠纯木很是绅士的开车来花店接清雅和夏花儿。宠纯木的车刚到幸福花店没一会儿,徐一懒的车就开过来了。

“不是吧姐夫,你跟姐姐都已经...嗯,好像没什么关系了吧?”宠纯木看着徐一懒,故作一脸疑惑的说道,“你今天干吗还要特地来这里啊,来接我的亲姐姐,还是跟我的亲姐姐一样的花儿姐姐?”

徐一懒撇了宠纯木一眼没说话。从以前就知道宠纯木是个相当温润如玉的男人,但是从来没有想过他也是个内心单纯善良好不记仇的人,重新回到公司后,他从来没有因为徐一懒陷害他的事情而针对过徐一懒,而现在,对待他和清雅之间的关系,也那么看得开,竟然能当玩笑似的说出来。

“喂喂喂,我可先说好了,看在我和纯木都单身,而且没有血缘关系的份上,今天我可是纯木的女伴。”夏花儿从花店里走出来,对着徐一懒说道,“至于清雅嘛....我想纯木肯定不会介意有两个女伴的,对吧纯木?”说着还碰了碰宠纯木的胳膊,给他使了个眼色。

“啊?啊,对!”宠纯木反应过来,连忙应和着。

清雅和徐一懒相对站着,看宠纯木和夏花儿一唱一和的说着,不知道该作何态度。

徐一懒一身黑色的西装革履站在那里,看着清雅。今晚的清雅,长长的头发盘起,穿了一件白色蕾丝边的抹胸紧身长裙,纤细的身材在长裙的映衬下完全显现出来,虽然纤细瘦弱,但是胸部却极有料,所以刚好撑得起这件抹胸裙。

徐一懒呆呆的看着,花店明亮的灯光的映衬下,清雅站在满是鲜花背景的花店里,放佛自带柔光一样周身散发着光芒。他见过她的身体无数次,触摸过无数次,也见过她穿婚纱时的美丽,但是现在,她微低着头,脸上流露出的一丝尴尬衬得她更加娇羞可人。

“喂,姐夫,看的魂儿都没了,待会儿怎么去晚宴啊!”宠纯木上前伸手在徐一懒眼前晃了晃,揶揄道。

“清雅,我能邀请你做我的女伴吗?”回过神来的徐一懒,也不搭理宠纯木的揶揄,上前几步朝着清雅伸出手。

见清雅良久没说话,夏花儿笑道:“清雅,答应就答应,参加个晚宴而已,有什么好犹豫的?整的跟求婚似的,等到什么时候他跟你求婚,你倒时候再慢慢考虑要不要答应吧!呵呵呵....”

感受到同时来自清雅的嗔怪的目光和徐一懒的怒视,夏花儿吐了吐舌头,催着宠纯木赶紧上车,然后大喊一声“你们慢慢纠结,我和纯木先走了”,就催着纯木开动车子。

“走吧。”见清雅一直没有回答他,徐一懒上前主动拉着她的手,几乎是把她塞进车子里的。这个女人,是铁了心要跟他拉开距离啊,那如果他想要给她个惊喜,在一会儿的晚宴上向她下跪求婚的话,岂不是铁定要被拒绝了?徐一懒心里撇了撇嘴,驱车朝着楚家的别墅开去。

“清雅姐,你来啦!”到了楚家别墅,清雅刚挽着徐一懒的胳膊走进去,就见蒋欣儿一脸欣喜的迎了上来。

清雅冲蒋欣儿笑了笑,而徐一懒则将自己眼睛中一闪而过的惊讶隐藏起来。清雅跟蒋欣儿,两个人的关系怎么会这么好?一般来说,哪个女人也无法忍受自己的新婚丈夫会在度蜜月的时候给别的女人打电话吧?难道蒋欣儿还不知道楚萧和清雅过去的事情...徐一懒胡思乱想着进了别墅。

参加晚宴的人很多,除了楚萧自己的兄弟朋友,也有蒋欣儿的好姐妹好朋友们。蒋欣儿真心是把清雅当做自己的姐姐了,整个晚宴就拉着她跟她的朋友们介绍,说“这是楚萧的干姐姐,也就是我的姐姐,在哪哪哪开了一家幸福花店,名字很温馨吧,大家要多多照顾哦”之类的。

终于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清雅是楚萧的干姐姐,是蒋欣儿一见如故的好姐妹之后,清雅终于可以喘口气。她独自走到别墅外面的小花园里,坐在秋千椅上清净一下。

月色下,云淡风轻,清雅闭着眼睛仰起头,沐浴着皎洁的月光。没有宴会上嘈杂的音乐声和觥筹交错的谈笑声,清雅觉得整个世界仿佛都干净了。这种感觉,真好。

突然感觉到似乎有一束目光一直盯着自己,清雅睁开眼睛,四下张望着,却并不见有人,心里觉得怪怪的,于是从秋千椅上下来,一转身竟忍不住惊呼一声。

“啊...楚萧?你怎么会这里....”清雅被悄无声息出现在身后的楚萧吓了一跳,她拍拍因为收到惊吓而狂跳不止的心,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月色下,楚萧身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装,他站在那里,脸上带着浅浅的温暖的微笑看着清雅。“清雅,我回来了。”

“呵...”清雅干笑了一声,这种感觉真的很奇怪,楚萧看着她的眼神,总还是让她觉得怪怪的,“我当然知道你回来了,我都已经见过欣儿了。”

第3章照片

“我以为,你看到我会高兴。”楚萧看着清雅,他这一个月在外面,时常给她打电话她都不接,他只以为她是因为宠纯木的事情没有心思而已,可是现在见面,她竟然连一点欣喜的表情都没有。哪怕是骗他也好,好歹露出一个高兴的表情啊。

“傻小子,说什么呢,我当然高兴啊。”清雅看着楚萧脸上渐渐露出伤心的表情,心想是不是刚才自己无奈的表情太过明显伤了他,于是赶紧笑着说道,“我啊,总算把一个弟弟嫁出去了,呵呵...还有一个纯木,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这个时候,清雅还在开玩笑。楚萧盯着清雅,今天的她,真的很美很美,他一把将清雅揽进自己的怀里,用力的抱着她。

“清雅,我真的很想你。真的很想你。”跟蒋欣儿在外面的这一个月,楚萧并不是没有留意过她,蒋欣儿毕竟是大家闺秀,她端庄稳重,一点大小姐的脾气都没有,她也像清雅那样性格耿直,丝毫不做作。可是,虽然是这样,他的心里还是觉得爱清雅多一点点。

“傻小子,姐姐也想你啊。”清雅回应着,企图把楚萧推开,“你快把我勒死了,我喘不上气了。”清雅并不是真的喘不上气,只是在楚家的院子里,又是为楚萧和蒋欣儿举办的晚宴,如果被别人看到她和楚萧两个人孤男寡女的抱在一起,就算她是他的干姐姐,但是别人总是会误会的,到时候,她真的是跳进黄河洗不清了。

“清雅...”

“清雅姐。”清雅觉得有必要让楚萧记住清雅姐这个称呼,而不是一直叫她清雅。

“我都已经结婚了,你还是那么在乎这个称呼吗?”楚萧一脸挫败。他是怎样懂事的大男孩啊,他也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更何况他身边的这位妻子又是那样贤惠懂事的女人,所以就算他心里还爱着清雅,也绝对不会做越轨的事情,让家族蒙羞,让清雅陷入别人的流言蜚语中。

“清雅...姐,我结婚你都没有送我新婚礼物,我现在可不可以问你要?”

突然被要新婚礼物,清雅有点慌,自己确实疏忽了,今天的晚宴,应该带礼物来的,于是只得无奈的说道,“可是我现在什么都没带,不如下次...唔...”看着眼前被无限放大的楚萧的面孔,清雅慢慢的睁大了眼睛。

清雅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似乎要窒息了,她没想到楚萧向她索要的新婚礼物竟然是一个吻,这个吻非但没有止步于表面,竟然还想再进一步。

“楚萧!”清雅回过神来,用力推开楚萧,条件反射似的抬手“啪”的一声打在楚萧脸上。那一巴掌并没有很用力,但是打在楚萧脸上,却疼在清雅心里。就连之前楚萧将她推倒在床上,她都原谅他了,清雅以为那样的事情再也不会发生了。没想到竟然会在他婚后发生这样的事情。

“清雅我....”楚萧看着清雅带着愤怒的充满泪水的眼睛,突然发觉自己做的太过了,也许只是一个吻并没什么,可是他在吻上她的瞬间,就想要索取更多,所以因此激怒了她,让她伤心了吧。他想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却被清雅躲开。

“楚萧,我对你太失望了....”清雅看他的最后一眼,那么失望那么痛苦,她说出这句话,转身跑开。

“欣儿....”清雅跑到花园的拐角处,看到蒋欣儿愣愣地站在那里,地上散落着从小礼盒里掉落出来的做工极为精致的白银手链儿。“欣儿,我...”

清雅正不知道该怎样开口解释的时候,就被蒋欣儿打断:“清雅姐,你看我这笨手笨脚的,东西都掉了。”蒋欣儿笑着面对清雅,蹲下身去捡起地上的手链,重新放进盒子里,“清雅姐,这是要送给你的手链,可是却被我掉在地上弄脏了,你不会介意吧?”

清雅看着蒋欣儿强忍着泪水笑着跟她讲话的样子,心里又内疚又心疼。蒋欣儿是这样单纯的女孩子,可是她却在她新婚回来举办的宴会上跟她的老公....

“谢谢你欣儿,可是我...”

“清雅姐,你就收下吧,大不了下次,你再准备一份大礼送给我呀。”蒋欣儿笑着,把小礼盒塞进清雅手里然后转身就走,“里面还有朋友在等我,我先进去了。”

清雅打开手里的盒子,看着里面的精致的手链儿,心里说不出来的难过。就算蒋欣儿真的不介意,可是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再面对她?男女之间的忌讳,很多事情就算不说出来,但是大家心里都懂的,她清雅也心知肚明。

“清雅,你站在外面做什么,让我好找!”夏花儿在门口张望着,看到清雅站在外面发呆,于是跑出来。本来这晚宴上,夏花儿认识的人也不多,偏偏玩了一会儿,转头不见了清雅,于是赶紧四处找寻。

“你发什么呆呢,一会儿晚宴结束的时候,大家会一起跳舞,快点进去吧。”夏花儿见清雅不动,走上前去仔细看着她,这才发现她眼泪顺着脸颊啪嗒啪嗒滴落在手里的盒子上。“你...你怎么哭了?是谁欺负你了?”夏花儿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清雅被人欺负了。

“花儿,我...我想回去了。”清雅哽咽着。

“清雅,你别吓我呀,到底怎么了?”夏花儿见清雅这样子,有些惊慌失措,正追问着,见楚萧从后面走出来。

“清雅,对不起。”楚萧的这一句话似乎让夏花儿瞬间明白了什么,她冲上去毫无形象的双手扯住楚萧的衣领。

“楚萧!你这个臭小子,你到底对清雅做了什么!”夏花儿虽然生气,但是心里还算清醒,知道不能大声吼叫,否则被别人听到一定又要指责是清雅的不是了。于是她压低声音,严厉十足地质问着楚萧。

“花儿姐,我....”楚萧也不知道要怎么跟夏花儿解释,难道说自己一时没有忍住冲动所以亲了清雅吗?还是说自己只是向清雅索要一个吻作为新婚贺礼?好像不管说什么,下一刻都会被时刻准备着责骂他的夏花儿骂个半死吧。

“花儿,别问了,我们走吧....”清雅回过头,拉着夏花儿的胳膊,然后将手里的盒子塞到楚萧怀里,“这是欣儿送我的,我不知道该怎样跟她解释,你自己看着办吧。”说完就硬拉着夏花儿向外走。

楚萧愣愣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要不要追出去。

晚宴舞会开始的时候,宠纯木正打算邀请女伴跳支舞,结果看却被徐一懒一把拉到旁边,问他有没有看到清雅。

“我姐?之前一直跟着蒋欣儿在跟其他朋友打招呼呢,这会儿不知道去哪儿了。”宠纯木在大厅的人群里四下张望了一下,并没有看到像清雅的人。

“我里里外外都找遍了,没有见到她,夏花儿也不知道去哪里了。”徐一懒一脸担忧,“打电话也没有人接,真是奇怪了。”

“姐夫你别急,我找人问问去。”宠纯木说着就在人群中找到蒋欣儿的身影,朝着她走过去,向她询问。

“我不知道,我带她见完我的朋友之后,她就说想到外面花园里走走。”蒋欣儿轻描淡写的跟宠纯木说完,就走开去跟别的朋友说话去了。

宠纯木见蒋欣儿一点都不着急的样子,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这就是姐姐说的新的好姐妹吗,自己的姐妹不见了,她竟然一点都不担心?

“蒋欣儿,我姐姐不见了,打电话也找不到人,你不是把她当做好姐妹吗,你就一点都不担心?起码帮忙找一下好吗?”宠纯木拉着蒋欣儿,义愤填膺的说道。

“好姐妹?”说起这个,蒋欣儿心里就突然觉得很难过,眼泪涌上眼眶,“清雅有把我当做好姐妹吗?我举办这个晚宴,我第一个就找的她,真心真意的希望她能来参加,以弥补我结婚时没有请她来的愧疚,可是她竟然....”

“你在说什么?现在找人比较要紧吧?”宠纯木才不想听她说这些废话,找人,还是不找,一句话的事情,说几个字有那么难吗?

“如果你是我,你看到这样的情形,你觉得我会大度到去找她吗?”蒋欣儿拿出手机,把照片翻给他看。

“什么呀,...”宠纯木心里着急找他姐姐,哪有心思看什么照片,而且就算发生天大的事情,他的第一反应也是要去找他的姐姐。宠纯木推开蒋欣儿举在自己面前的手,打算自己去找,却被徐一懒从一旁夺过蒋欣儿的手机。

徐一懒看着手机里的那张照片。朦胧的月色下,一个身穿白色笔挺西装的男人,正低头忘情的吻着另一个身穿白色抹胸礼服的女人。多么协调的搭配,就好像两个正在举办婚礼的新人。这两个人,只要是熟悉的人,一眼就可以认出来。徐一懒看着那照片,眉头紧皱,凛冽的眼神一览无遗,手不受控制的握紧,似乎要将那手机捏碎一般。“姐夫?”宠纯木没有看到那照片,但是看到徐一懒的表情,似乎知道有什么不妙的事情发生,能让徐一懒这么生气的,除了上次有人想要整垮他的徐氏集团,也就只有清雅能够让他露出这样的表情了。不会这么巧又是姐姐吧?

宠纯木正要凑过去看那照片,却被徐一懒啪的一声将手机盖子合起来,塞还给蒋欣儿。

“姐夫,喂等等我....”看着徐一懒怒气冲冲的走出去,宠纯木也顾不上什么照片了,赶紧追出去。

绝对女王》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风车小说】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风车小说)或者(fengchexiaoshuo),关注后回复 绝对女王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恰似那回眸一笑10章

    原标题:恰似那回眸一笑10章小说:恰似那回眸一笑第十章心如死灰顾箐如看着这个用生命去爱的男人,却也是伤他最深的男人,眼底满是苍凉。她永远都不会忘记他叫人打掉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也不会忘记此刻这个男人为了别的女人要挖走她的眼睛。“沈思彦,眼睛我可以还给你们,但你要跟我离婚!”顾箐如极尽淡淡的说道,她已经彻底的心如死灰。一次又一次的不信任,他始终从未信过她,爱他真的太痛了,痛到她愿意放弃看到他和这个世界。“沈思彦,你给我放开她!”手里紧握玻璃瓶,全身滴着水的意凡站在病房口,看到沈思彦又来折磨顾箐如,

  • [全集]《若我不曾爱过你》全文免费阅读钱八八

    原标题:[全集]《若我不曾爱过你》全文免费阅读钱八八小说书名:若我不曾爱过你作者:钱八八目录预览:第7章因为你只想着怎么睡我第8章她决定离开第9章他是信我,还是信你?第10章我放弃了,我不爱你了第11章把孩子拿掉?第12章了无牵挂第7章因为你只想着怎么睡我宴遇琛一张脸黑的跟包公似的,吓得周小乔大气都不敢喘。她讨好的询问道:“遇、遇琛哥哥,你能不能告诉我孩子在哪儿?”“告诉你?”宴遇琛嘲讽,一把将人推开:“做梦!”“啊!”手肘撞在墙壁上,疼的周小乔眼泪瞬间冒了出来,手腕用力红肿一片。刚走两步的宴遇

  • 别样的小幸运9章(第九章 口水,馒头)

    原标题:别样的小幸运9章(第九章口水,馒头)小说书名:别样的小幸运第九章口水,馒头顾小涵身体一僵,什么叫伺候她一晚?是她伺候这男人一晚好不?更何况,她们没有沈梦瑶想的那么肮脏!“沈梦瑶,你,你不要乱说!我可不是你,每天换一个!”“你!”沈梦瑶就这么被两人赤果果地嫌弃了。俏脸一白,她抓狂啊,不过么帅哥当前,她还得留着好形象讨男人欢心,暂时就饶了顾小涵这贱丫头!转而将手上提着的一盒热乎乎的早餐,往慕容辰谨面前一送,“帅哥,这是专程给你买的营养早餐!那些个垃圾食品狗粮什么的,你就甭吃了!”嘴角咧开,温

  • 偷爱迷情9章(第9章 大歌星)

    原标题:偷爱迷情9章(第9章大歌星)小说书名:偷爱迷情第9章大歌星似乎,大家对这样的聚会都很期待,我很欣赏苏雅,在公司里,虽然大家都对她很敬畏,可也看得出来,公司上下,对苏雅还是很喜欢。有可能,是苏雅在下班以后的亲和力,很容易和公司里的员工走在一起。离开公司以后,大家和苏总就像是亲近的姐妹一样,有说有笑的。吃过晚饭后,在去大歌星的路上,苏雅让我为她开车,看到同事们羡慕的眼神,我从苏雅的手中接过了车钥匙。安雅就坐在副驾驶上,后面坐了三个时尚靓丽的美女。我不知道她们的名字,三个女孩子在后座上有说有笑

  • 总裁保镖9章(第0009章:装叉)

    原标题:总裁保镖9章(第0009章:装叉)小说书名:总裁保镖第0009章:装叉“可是,可是……主人您已经被他们找到了,”丽莎的声音有些幽怨。“小西亚,你不听我的话了?”江洹声音淡淡。丽莎在电话那头因为畏惧,身体激灵地颤抖了一下,沉默了好久才怯怯道:“主人,我知道了,我听话……”江洹无奈地摇摇头,这个女人绝对不能让她踏入华夏的国土,不然以华夏那些当权者敏感的神经,肯定会闹翻天,最后也会查到他身上,自己隐居的目的也会被破坏。说了几句宽慰和暖心的话,江洹让丽莎好好在国外待着,这才挂了电话。看了看自己的

  • 谁的风景谁的心9章(第9章碰了就要负责的女人)

    原标题:谁的风景谁的心9章(第9章碰了就要负责的女人)小说名称:谁的风景谁的心第9章碰了就要负责的女人难道这就是传说中那个俊美大BOSS的办公室。在办公室门口的小隔断里,还坐着一个长相妖媚的美女,那脸蛋张的像明星一样漂亮,她微微低头,都能看到深深的,你们明白的,果然是男人最爱的口味。莫小菲鄙视的抿抿唇,小声的嘟囔道:“龌龊男。”路过他的办公室,浑身都要起鸡皮疙瘩了。莫小菲对他们大BOSS的印象更加差。给她们培训企业文化的是大BOSS身边最得力、最亲密的秘书:李震楠,那是一个看起来干净到极致的男孩

  • 特战荣耀9章(第九章 我也想多活几分钟)

    原标题:特战荣耀9章(第九章我也想多活几分钟)小说书名:特战荣耀第九章我也想多活几分钟方正豪看了一眼工牌,简直有些不敢相信,道:“你……你是副总?”“啊,罗师傅什么时候成了咱们的副总了?”人群中,小胖子大吃一惊。“哇!这样也挺好的啊!要是罗师傅成了副总,薇姐肯定不用走了!”戴眼镜的女孩也兴奋不已。“嘿嘿,还别说,罗师傅真有霸道总裁的气质呢!好帅哦!”销售二组的副组长面露欣赏之色,道。老刘也如梦初醒,问道:“老弟,你……荣升副总了?”“是啊,刚谈下了云天集团六亿的合同,若心刚把我提上来的。”罗非不

  • 岐黄仁心隐于世9章(第九章 小小实习生)

    原标题:岐黄仁心隐于世9章(第九章小小实习生)小说名字:岐黄仁心隐于世第九章小小实习生叶晨哪里会想到自己来报道会发生这么神奇的事情。他略微顿了一下,微微一笑,脸上略微歉意的表情走进了办公室。“常院长你好,我是来报道的。”此时常院长刚刚整理好裤子,见来人竟然就是公车上遇到的青年。“什么?我没听错吧?你是来报道的?”说话的时候,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配合他刚才说的话,显然是打算给叶晨下绊子了。叶晨没有继续说话,而是伸手拿出实习证书递给常院长。美少妇站在常院长身边,看着叶晨的模样清秀,而且县医院已经很久

  • 女神佳期9章(第9章:出翡翠)

    原标题:女神佳期9章(第9章:出翡翠)小说书名:女神佳期第9章:出翡翠一连选了十几分钟,脑海里重复响起‘残次品’的鉴定结果,双手发痒发热得已经出了汗液,李文已经感到精神萎靡,而且两堆原石已经被他翻了个遍,却还是没能再发现一块蕴含玉石的原石,这让他感到有些颓废,不由得打起了退堂鼓,要是强行运用上帝给自己开的金手指,晕倒在大路上,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再摸一块,没有就走人!”李文叹了口气,走向另一堆原石,随意捧起一块海碗大小的石头,这块石头外表成色看起来亦是普普通通。“叮……极品原石,蕴含极品翡翠,

  • 都市易传录9章(第九章 大功告成)

    原标题:都市易传录9章(第九章大功告成)小说名字:都市易传录第九章大功告成药灵在想,假设自己能学会肖遥这灌滚烫汤药的这一手,估计自己的医术都会得到大大的提升,可惜的是,自己已经过了习武最好的年纪,哪怕倾尽所有,怕是都没办法习得劲气了。想到这些,他又是一脸的失落。肖遥只是瞥了他一眼,就大概知道了他的心中所想,笑着说道:“其实,也不需要这么麻烦,只是老爷子现在的情况比较特殊而已,等老爷子没事了之后,我就教你如何封穴,让病人不会被汤药烫伤的方法。”药灵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激动道:“肖先生,你说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