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信息:
娱乐
频道
您的位置:首页 > 热点 > 正文

【婚途漫漫:陆少蜜宠娇妻】小说在线阅读

2017/12/12 9:53:12 来源:网络 []

小说:婚途漫漫:陆少蜜宠娇妻

第一章 物归原主

  白夏从工作室离开,直接开车回家,开车时,她一直心不在焉。163女人网

  林颜舒…

  一想起这个名字,白夏握着方向盘的手紧紧攥起,指节凸起。

  下车回家,一开门,入目就是男人的西装长裤,往里走,还能看到衬衫和女人的衣物交叠。

  空气中的腥味不散,白夏脸色一变。

  她看着搭在沙发上的胸罩微微发呆,听到身后的声响,才回过头去看。

  只穿着吊带性感睡衣的女人从卧室内悠然踱步出来,看到她以后,不慌不忙,“白夏,好久不见。”

  “林颜舒?”

  林颜舒勾唇一笑,漫不经心的抚弄着自己的长发,“见到我很惊讶吗?”

  她挑起了沙发上的胸罩,娇娇笑着,“白夏,我回来了,你占用了我的东西,现在都该物归原主了。”

  白夏垂在身侧的手紧紧攥拳,“我占用了你什么?单君遇?别忘了,五年前是你自己选择离开他,是你抛弃了她!”

  精致的脸变得扭曲,目光怨毒死死瞪着白夏,“如果不是你去告密,我怎么可能离开?!你喜欢他,所以见不得我和他好,是你拆散了我们五年!白夏,你现在的位置,是我的!”

  林颜舒将胸罩砸在她身上,扯住了她的长发,“啧啧,瞧瞧你这贱样,为了让单君遇喜欢你,你可真是煞费苦心,怎么?当了我五年替身,以为模仿我,就能代替我的位置了?”

  “赝品就是赝品,还妄想取代我?!”

  被林颜舒踩到了痛脚,那一瞬间,她刻意忽略,刻意遮掩的龌龊的心思都被剖析开,赤裸裸的摊开在她面前。说明http://www.163nvren.com/

  她知道单君遇有他不可忘怀的白月光,林颜舒跟他分手,差点让他一蹶不振。

  她喜欢单君遇,所以一直默默陪伴在他身边,甚至心甘情愿的被当成替代品,从穿衣风格到说话行事,她都刻意模仿着林颜舒,就只是为了让单君遇能够多看她两眼。

  这五年,她的生活重心只有单君遇,他不肯公开他们的关系,白夏也笑眯眯的接受,她以为只要能够守在他身边,就够了。

  可现在林颜舒回来了,单君遇就迫不及待的将她带回家乱来,完全不顾她这个老婆的感受。

  被捏中了七寸的白夏,用力推了林颜舒一把,长发被她扯断了几缕。

  砰的一声,林颜舒被她推开,撞到了落地台灯,台灯碎开,淡淡的血腥气弥漫在空气中。

  “颜颜!”

  急急跑过来的男人看都没看白夏一眼,小心翼翼的将林颜舒抱起来。说明163nvren.com

  懵了神的白夏看到他要走,下意识的拉住了他,唇瓣哆嗦,“我…我不是故意的…”

  “滚开!”冷峭的面容染上了几分狠戾,想也不想的吼了白夏一句,抱着林颜舒就往外走,独留下白夏呆站在原地。

  ……

  夜沉寒凉,单君遇将林颜舒送到了医院后,回来拿换洗衣服。

  一开灯,看到蜷缩着坐在沙发边地板上的白夏时,眼眸怔了怔。

  强烈的灯光刺在眼皮上,白夏下意识的闭了闭眼,抬眸看到回来的单君遇,急急站起了身,“你回来了啊…”

  单君遇一想到刚刚的一幕,就对白夏反感厌恶的不得了,冷着脸,一言不发的往里走。

  白夏局促不安的站在原地,手紧张的捏着裙摆,“君遇,我想和你谈谈。”

  她鼓起勇气喊了单君遇一声,可对方丝毫没有要搭理她的意思,砰的一声关上了卧室门。

  长如蝶翼的眼睫微微垂下,遮住了眸内破碎的光。【婚途漫漫:陆少蜜宠娇妻】小说在线阅读

  不知道站了多久,卧室门才开了,她唰的一下抬起了头,看到提着行李箱往外走的单君遇,心一慌,就忘了单君遇的禁忌,跑上前拉住了他的手,“我不是故意的,是她……”

  “放手!”长眉紧蹙,满眼的不耐烦。

  “君遇,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她激我,我才会推她的…”

  闻言,单君遇讥嘲的轻笑,眸色清寒冷冷看着白夏,“你的意思是她故意激怒你,所以你才会推她,你是无辜的,对吗?”

  白夏喉咙一涩,微微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

  “你知道医生都说了什么吗?”提起林颜舒,单君遇眼底明显都是对她的怜惜,“她的手毁了,以后不能拉小提琴了,可就算是这样,她也还是在为你开解,你呢?!”

  单君遇死死瞪着她,眼底的嗜血看得白夏心惊,“你问都没问过她一句,只着急着撇清楚关系,为自己辩解!”

  “白夏,如果不是颜颜拦着我,我早就废了你!滚!”他毫不留情的甩开手,提着行李箱,头也不回的离开。

  白夏痴痴的看了一眼自己空落落的手,听到屋外车辆发动的声音,才如梦初醒般追了出去。

  不是那样的,她是推了林颜舒,可力道不大,不可能会那么恰好就撞到台灯。

  她赤着脚追出去,恰好看到那辆悍马还没开出去,白夏拍着车窗,“君遇,我没撒谎,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车内的单君遇看到白夏大惊失色的脸,皱眉,脚踩油门,车子开出去的力道带倒了白夏。

  可她还是不死心,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还想追上去。版权http://www.163nvren.com/

  轰隆一声,闪电如腾蛇划破了暗黑天际。

  豆大的雨点砸落下来,大雨倾盆。

  单君遇看了眼后视镜内冒雨追车的单薄身影,眼底微有动容。

  手机嗡嗡震动着,单君遇戴上了蓝牙,接通了电话。

  “君遇,下雨了,你要不还是别过来了,我没事的,反正医院还有护士和医生。”

  “不行,别人照顾你我不放心。”

  那端的林颜舒沉默了一瞬,复又小心翼翼的说,“君遇,你没跟夏夏起冲突吧?她也不是故意的,你别怪她。163女人网

  一想起刚刚白夏着急着为自己辩解,单君遇就觉得厌恶,“你就是太善良了,才会被人欺压到头上来,你自己的手都还伤着,还想帮她开脱。”

  “白夏那个女人心肠这么恶毒,不值得你为她说话!”

  “君遇…”

  “好了,我现在在开车,你乖乖待在医院,我马上过来,嗯?”

  “好吧…”

  单君遇微微弯唇,眼底的温柔足以溺死人,“我知道你心肠好,可是有些人不值得你这么费心神,你要关心的人,只有我。”

  他跟林颜舒说了两句后,挂了电话,轻踩油门,车子猛地加速,甩开了想追上来的白夏。

  悍马消失在夜色雨幕中,白夏追的精疲力尽都没能追上那辆追尘而去的车。

  大雨婆娑又没路灯,看不清路况。

  等到白夏反应过来的时候,被车子的远光灯晃了眼睛,下意识的抬手遮住眼睛。

  “呲呀”

  白夏被疾驰的车辆撞到,后脑勺狠狠撞到了地上,意识渐渐消失。

第二章 你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

  病床上昏迷不醒的人嘴里不停呢喃着,“君遇…”

  白夏梦到了过去,她为了给单君遇送生日礼物,寒冬腊月的天,在他们学校的男生宿舍楼下等了整整一夜。

  直到天亮才离开,回去时,她远远的就看到了单君遇牵着林颜舒,体贴又温柔的帮她捋了捋鬓发,白夏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生怕被他们看见,所以逃也似的从学校跑走,只是回去后就高烧不退,大病不起。

  当年林颜舒和单君遇是众所周知的一对金童玉女,从高中到大学,两人都形影不离。

  后来,单君遇跟林颜舒这对野鸳鸯就被单伯母强制性分开,只是这些年,单君遇一直认为都是她告密才会害的他们分手。

  可笑的是,听说当初分开时,林颜舒怀孕了,被单伯母逼着做了人流,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没保住,单君遇为了这事儿恨毒了她。

  她好几次都想说不关她的事,但是一对上单君遇那毫不遮掩的厌恶和憎恨,她就丧失了勇气。

  原以为这五年他们之间的关系已经缓和了,没想到林颜舒一回来,她就被打回了原型。

  哪怕她努力的去模仿林颜舒的一举一动,将自己活成她的模样,都代替不了林颜舒在单君遇心底的位置。

  就跟林颜舒说的一样,赝品就是赝品,永远都上不了台面。

  眼睫润湿,睫毛颤了颤。

  白夏睁开了眼睛,泪眼迷蒙的看着天花板。

  “你醒了。”

  听到不合时宜的男人声音,白夏一怔,艰难的侧过头去看。

  那坐在窗户边的男人周身沐浴在微阳中,清逸俊朗的轮廓被勾勒的愈发清晰明朗。

  “不好意思,昨晚上,我的司机撞到了你。”

  不拖不黏,声线低沉醇厚,看到他走过来,白夏这才看清楚了他的脸。

  剑眉星眸,鼻梁高挺,唇不点而朱,眉不染而浓。

  眸色沉郁而清冷,如青竹般挺峭秀逸。

  “我问过医生,也给你做过全面检查,没什么大事,你随时可以出院。”

  白夏眨了眨眼,爬着坐起来,“哦,谢谢。”

  “BOSS。”病房门忽然被人从外打开,那人直直看向床边的男人,“会议快开始了,您看…”

  他看了眼白夏,问道,“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白夏摇头,不愿多说。

  看她这样,男人没多说其他,只将名片留给了她。

  “你如果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可以联系我。”

  只淡淡交代了一句,他就迈腿离开。

  来匆匆去匆匆,白夏对那个撞了她的男人的离开,眼里没有半分起伏。

  眸如枯井幽深而无光,素手拿起了纯黑烫金边的名片,上面只有三个字——陆衍北。

  陆衍北?就是那个年纪轻轻就创立了商业帝国,被誉为华人之光的商业奇才?

  他的传闻很多,可从没有人真正见过他。

  有人说他又丑又矮,还有人说他是因为毁容了,才不肯将自己暴露在公众面前。

  白夏轻嗤了一声,人云亦云,没想到陆衍北不仅富可敌国,连长相都无可挑剔。

  有些人是天之骄子,得天独厚,得到了别人钦羡的一切。

  再看看她,事业寥寥无成,连婚姻都一塌糊涂。

  她将名片收起来,借着护士的手机打了电话去工作室。

  “白姐,你怎么还没来啊!”小五一听是白夏的声音,就咋咋咧咧的大声说。

  白夏先是一愣,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有人来闹事!就刚刚忽然间来了一群壮汉闯进来,又砸又骂的,指名道姓要找你,白姐,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没有。”得罪?白夏皱眉,想了片刻后,脑内只浮出了一个名字,单君遇!

  “小五,你先带着人躲好,他们要砸就让他们砸,等我回来再说。”

  小五的声音听上去就快哭了,“那白姐,要报警吗?”

  报警有用的话,单君遇就不会这么猖獗了,她艰难的咽了咽唾沫说,“先别报警。”

  白夏算是彻底明白了,单君遇是因为昨晚的事迁怒到了小五他们,他想为林颜舒出气,所以毁了她付出了心血,一手建立的新锐。

  挂了电话后,她拨出了那串烂熟于心的号码。

  嘟嘟,绵长的电话音过后,就被挂了。

  等她再拨过去,电话就打不通了。

  白夏心沉到了谷底,苦笑,单君遇是厌恶她厌恶到了电话都不想接的地步了吗?

  她不敢耽误,从医院匆匆离开,穿着病服就回了工作室。

  前台阿美看到白夏这身装扮,惊讶道,“白姐,你怎么穿成这样就来了?”

  “一言难尽。”白夏问,“情况怎么样了?”

  “那群人跑来打砸了工作室,逼问你的下落,我们都不知道,后来小五跟他们起了冲突,我报警了,警察刚来,将小五和他们都带走了。”阿美如实说着。

  白夏一听说小五跟那群人起冲突打起来了,心都揪成了一团,不多晌,前台的电话响起。

  阿美接了电话后,脸色大变。

  “怎么了?”白夏狐疑问道。

  “警察说小五寻衅滋事,要扣留他。”

  阿美哭丧着脸,“怎么会是小五啊?小五只是正当防卫,凭什么拘留他?白姐,现在怎么办啊!”

  白夏疲累不堪,额角太阳穴凸凸跳着,“阿美,你让我好好想想。”

  她转身离开,步履缓慢的从工作室出来。

  脑仁疼的厉害,她蹲在了街边。

  单君遇是想逼死她吗?

  为了林颜舒,他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帮林颜舒出气,为她报仇是吗?

  她去了柏林影视城,没见到单君遇,回家也没找到他,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她都不知道单君遇在哪儿。

  白夏很清楚,如果单君遇这儿不松口,小五就不可能平安无事的出来。

  她请跟杂志工作室合作的私家侦探所去查,才查到了单君遇所在地。

  为了照顾林颜舒,单君遇住在医院,贴身伺候着。

  白夏好不容易找到了医院,她在医院大门口,深深吸气,鼓起勇气找去林颜舒的病房。

  “君遇,你这样什么都不管就陪着我,会不会对公司有影响?”

  “没事,对我来说,你最重要。”

  …

  男女交谈的声音,从病房内传出,白夏站在门前,脸色苍白。

第三章 跟我去民政局离婚

  白夏迟疑之时,房门被拉开。

  单君遇看到她,脸色顿时拉了下来,“你怎么来了?”

  “我…”她看着单君遇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心脏蓦地一抽,“我来找你是为什么,你应该很清楚。”

  “哦?”单君遇不怒反笑,狭长凤眸夹杂着几分讥嘲,“你白大小姐做事向来随心所欲,忽然间跑来找我,我还真不知道原因。”

  “我知道你恨我,那你冲着我来就好,没必要牵扯上无辜。”

  她一提起这个,单君遇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恨你?你未免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如果不是颜颜拦着,你还以为我不敢动你,不敢动你们白家吗?!”

  白夏喉咙一堵,刚欲开口,就听见娇弱温柔的嗓音从房门传出来,“君遇,是夏夏来了吗?”

  单君遇掀起薄唇,似笑非笑的看着白夏,“想让我放过你也可以,除非你下跪跟颜颜道歉,我满意了,自然会放过你。”

  “……”她身子彻底僵住。

  不可置信的看着单君遇,是一定要羞辱她,他才能消气吗?

  “怎么?做不到?觉得我在刁难你,觉得耻辱?”单君遇堵在门口,她看不见屋内的人,只能看着他。

  手攥拳,眸色微闪,白夏伸手推开了他,低低出声,“希望你说到做到。”

  她进屋,看到坐在病床上的林颜舒,内心在挣扎。

  白家远不如单家在桐川有影响力,单君遇要针对一个人,还没人能与之抗衡。

  只要他不肯松口,小五就得在警察局扣着。

  再怎么说,小五都是无辜的,她…

  “夏夏,你怎么了?”林颜舒狐疑的看着她,状似是在关心她。

  她咽下了溢到喉咙的苦涩,看了一眼踱步进来的单君遇。

  红唇嗫嚅,“我是来跟你道歉的,对不起。”

  指甲抠进了掌心软肉,她深吸气,微微曲起腿,咣的一声跪下。

  “请你原谅我。”

  膝盖有多疼,手有多疼,都比不过心脏破开的洞。

  她垂着头,长发遮脸。

  单君遇看不到她脸上什么神情,其实说让她跪下道歉,只是一时兴起的玩弄之意,他不过是想羞辱白夏,想撕碎她假仁假义的面具。

  看到她真的跪下,单君遇眼底微动,莫名的烦躁。

  “夏夏,你这是干什么!”林颜舒挣扎着要起来拉白夏,低垂下的眼睫遮掩住了眼底的得意和讥诮。

  她就知道单君遇最爱的还是自己,白夏不过是他在寂寞时用来发泄的玩偶。

  天知道,当她回来后,得知白夏跟单君遇结婚了,有多嫉妒!她在外面吃苦受难这么多年,白夏这个女人却趁虚而入,夺了原本属于她的位置!

  她就是要让白夏看清楚,谁才是单君遇心中最重要的人!

  白夏被林颜舒拉起来,麻木不仁的站着,机械的转过头看向单君遇,清澈的眸空洞又枯寂,“你满意了吗?”

  “什么满意了吗?夏夏,你跟君遇…”林颜舒的目光不断在他们之间徘徊。

  白夏只固执的看着单君遇,“我做了你要我做的事,你也该遵守承诺了?”

  被她这么盯着,单君遇心底的烦闷更甚,想也不想的就开口说,“白夏,你要是识趣点,就早点跟我去民政局离婚。”

  “颜颜她等了我五年,五年前我辜负了她,没能力保护她,现在她好不容易才回到我身边,我不想再让她苦等。”

  “所以你迫不及待的要给她一个名分,怕委屈了她,是吗?”白夏淡声问着。

  单君遇说,“是。”

  彻底击垮了白夏心中那最后一丝幻想,长睫轻颤,她茫然的看着单君遇,任由泪水肆虐,“对你来说,我算什么?”

  “结婚五年,你说要隐婚就隐婚,你说你忙,我也从来不会打扰你,你要自由,我给你空间;你要事业,我陪着你一单一单的跑生意;现在你说你辜负了她,你不想委屈她,所以要我跟你离婚。”

  她低低笑出了声,泪水氤氲了视线,“那我呢?我算什么啊!你耍我,侮辱我,我都认了,谁让我犯贱爱上你!现在你的白月光回来了,我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你想一脚踢开我,单君遇,你的心是铁做的吗?我跟你认识了十八年,结婚五年,我这么努力都捂不热你,不管我做什么,你都无动于衷。”

  白夏绝望的将心底积压已久的怨气都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来之前,她还在幻想,或许单君遇会看在他们夫妻一场的情分上放过她,可没有!完全没有!

  期待过后就是万丈深渊,他给她的除了羞辱,就是反感厌恶,为了他,她真的什么都豁出去了,付出了一切后,他给予自己的就只是他不想委屈了林颜舒,要她懂事点,乖乖将单太太的位置交出来。

  “是你自愿的,没人逼过你。”单君遇冷冷出声。

  白夏身子一震,错愕的看着他,脸上泪水肆虐,看上去有点傻。

  她笑,“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我活该被你这么愚弄践踏?”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单君遇的脸色冷漠,“白夏,你可别忘了五年前是你告密拆散了我和颜颜,这五年,你要是忍受不了,大可以跟我离婚,可你没有,所以这都是你自找的。”

  “明知道我深爱颜颜还要耍手段逼走她,现在你来跟我高谈阔论你的感情观。”

  “呵”他冷笑,“你爱我,我就非得爱你?”

  这一句反问,让白夏惨白了脸色。

  疼痛蔓延在四肢百骸,对啊,是她犯贱,谁说自己爱他,他就非得给予自己同样平等的感情了?

  “君遇,你别这样…”林颜舒皱起眉,似是怕白夏难堪,可心中的安慰和欣喜按耐不住,“夏夏,你别听君遇的,他就是这会儿正在气头上,这五年来你付出了这么多,他看得到的。”

  他当然看得到,只不过是因为他不爱她罢了。

  因为不爱,所以觉得她做什么都是理所当然。

  因为不爱,所以他根本不在乎她付出了多少。

婚途漫漫:陆少蜜宠娇妻》完整版内容已被公众号【豌豆文学】收录,打开微信 → 添加朋友 → 公众号 → 搜索(豌豆文学)或者(wandouwenxue),关注后回复 婚途漫漫 或 陆少蜜宠娇妻 其中部分文字,便可继续阅读后续章节。

扫码直接关注微信公众号


通过键盘前后键←→可实现翻页阅读

文化美食体育历史游戏旅游母婴推荐

  • 【南古资讯】南古商户竞风流——江西省旗袍文化研究会年会千人旗袍秀惊艳南昌城

    1月14日下午,江西省旗袍文化研究会迎新年千人旗袍秀在南昌举行,1000余旗袍爱好者现场集体走秀以曼妙的身姿展现了旗袍的魅力。旗袍走秀环节结束,1000名旗袍女子自由拍照并进行了个人展示,让现场观众和摄影爱好者们享受了一场精彩的视觉盛宴。旗袍是中国乃至世界服饰史上最具风情的中国国粹,她不仅独具文化风韵,而且在中华民族走向现代文明的进程中,以其独特的服饰传统紧跟着现代美学,不断创造出新的服饰文明,不愧为令世界侧目的中华非遗文化。旗袍追随着时代、承载着文明,以其流动的旋律、潇洒的画意与浓郁的诗情,表

  • 【山石玉珠宝】和田玉有哪些题材,哪种寓意比较好?

    和田玉有哪些题材?和田玉的价值除了取决于本身的品质之外还有其外在雕工,咱们在挑选和田玉时,也会根据表面的图案进行选择。老话说,玉石必有工,工必有意,意必吉祥。和田玉题材丰富往往寓意吉祥,对和田玉作品的价值有一定的影响。哪种寓意比较好?和田玉作品往往造型吉祥、寓意美满。玉雕作品,通常传统题材一般采用借语、谐音、比喻之类的来刻画一个吉祥的内容,如刻的竹子上有个蝙蝠就表示祝福,竹谐音为“祝”,蝠为“福”;如在人参背后刻件如意,则就表示“一生如意”,参谐音每一个玉雕饰品或者摆件都有它的寓意,就仿佛每一块

  • 三位史官用生命才换来史书上这五个字

    文/做个青年学究1公元前548年,在齐是庄公六年。齐国大臣崔杼在家中射杀了刚即位六年的国君,剧情狗血——国君齐庄公睡了大臣崔杼的老婆。讲道理,作为一国之君本该是不缺老婆的,但或许是这位国君有特殊癖好,也或许是崔杼的老婆糖浆棠姜过于美貌。当年,她是在崔杼的疯狂追求下,以守寡之身嫁给他的,嫁娶前还算了一卦,算命先生对崔杼说,你俩八字不合,还是算了吧。崔杼说:不,我们会幸福的。面对被绿的残酷现实,崔杼当然选择:砍了这个绿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在法治健全的现在,齐庄公这种不检点的行为是可以拿出来批判一番的。

  • 2018年最新海南黄花梨原料交易市场动态?

    2018年最新海南黄花梨原料交易市场动态?

  • 念念不忘,何处回响? ——当历史的伪装退去

    话语轻佻,但其中可玩味的地方就多了。后人写前朝历史,旧人说故国往事。或粉饰太平,或脑洞修复,其中有多少的意犹未尽。或真,或假,唯有多听多辨。做不到兼听则明,也好过闭目塞听。历史的真相,在于对真相孜孜不倦的追求,在于对传承的念念不忘。当历史的伪装退去,就是真实的回响。历史的苦难其实并没有你以为的那么遥远。近代史的血泪还浸染着这片土地,被残害亡灵的呐喊还响彻穹宇。铭记历史,勿忘国耻。战场上的过去,功过都与后人评说。是黑的白不了,真英雄也不容颠覆。现代也有英雄的传说,却总是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不能公诸

  • 诗词 | 心若静,风奈何

    心静了,日子才能过得波澜不惊,才能于平淡生活中发现美好。拥有平和的心态,便无惧风雨,学会包容,就会发现世界其实可以更美好。与其浮躁计较,不如放平心态,静下心来过好自己的人生。《独坐敬亭山》唐·李白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鸟儿飞远,浮云飘散,好一派闲散景致。与敬亭山相对而坐,久久凝视着敬亭山,敬亭山也好像在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山无言,心亦静。《赠汉阳辅录事其一》唐·李白闻君罢官意,我抱汉川湄。借问久疏索,何如听讼时。天清江月白,心静海鸥知。应念投沙客,空馀吊屈悲。友人早先辞官

  • 如何在生活中做一个温柔的人?

    大多数人眼中具有“温柔”这个特质的人有一个很重要的特点,就是会关心他人。“关心别人”听起来并非难事,似乎人人都能做到。但事实上,很多人都缺乏这项技能——人们并不知道怎样表达自己的关心,又或者在表达了关心之后,却发现那并不是对方要的。即使收到了他人的关心,人们也经常会觉得自己没有被真正地懂得。总而言之,真正有效的关心是很难的。而这也正解释了为什么关心别人似乎人人都会,但真正会被评价为“温柔”的人却很少。那么,究竟怎样的关心,才能真正让对方感到被懂得和被爱着,才能真的让他人感受到温柔呢?在此之前,我

  • 豪爽男28W买下了3公斤的翡翠原石,意外开出天然蓝水翡翠

    一块莫湾基的翡翠原石,一位老板娘买下的,因为家里生活条件不错,平时就爱打打麻将、赌赌石,性格比较开朗,为人豪爽,是小编这的常客了。整块原石皮壳非常老,有脱沙的表现,体积也很大。这块料价格还是很高的,但美女老板娘很直接买下了!这是开窗后的图片,可以看出是顶级蓝水了,种水非常好,目测达到高冰种,而且种老水足,干净细腻,无裂无瑕疵。提醒大家小编PL3877“赌石有风险,入行需谨慎”先打灯让大家欣赏欣赏下,灯光进去非常通透,冰味感十足。看到这耐不住想看看最终出来的成品是什么样子的。再看剥皮的全貌,简直完

  • 认筹最后5天,观海合院1月21日正式选房——大理的小院子·中区

    在风景秀丽之处与亲朋好友团聚厮守大概是多年来风雅之士的共同追求大理的小院子中区臻品精装观海合院1月21日,正式开始选房大理的小院子中区精装观海合院等你团圆△合院实景图观海合院,最后机会建筑面积约168㎡的海西观海合院陪伴你度过长达70年的大理温暖时光约52㎡的花香庭院宽敞客厅连着厨房还有枕着树影入眠的私密卧室视野宽阔的观景露台最适合亲朋好友在月下把酒言欢尽兴后各自散去伴着星空安然入睡全精装交付免去你异地装修的奔波劳累△样板房实景装修风格参考图海西珍稀地块,傍苍山观洱海大理的小院子中区坐享大理最为

  • 从舶来之子到皇室正统,看“景泰蓝”如何逆袭人生

    说起蓝色,你脑海中浮现了什么?是舍夫沙万小镇淋漓尽致肆无忌惮的摩洛哥蓝?还是爱琴海边跟白色相间相衬的圣托里尼蓝?是山的那边海的那边的那一群蓝精灵?还是潘多拉星球上的蓝色的Navi族?即便是你被限制了想象,那么下面这张图表,有木有帮你打开蓝色世界的大门?心细如发的你也许发现了,不对呀,还少了一种蓝!没错,就是——景泰蓝。大名鼎鼎的景泰蓝,可是作为“国礼”,在各种外交场所中占据头条,不信?你看↓↓↓近年来,景泰蓝作为高端定制国礼,频频亮相国际舞台,惊艳了一众海内外友人,成为国人引以为荣的“文化名片”